欧洲一个月之 挪威(下)卑尔根 峡湾 佛洛姆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6-06-13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00RMB

接上上上篇:多哈一日: http://www.mafengwo.cn/i/5644223.html?h=21707976
接上上篇:挪威(上)奥斯陆 特隆赫姆 http://www.mafengwo.cn/i/5662073.html?h=21934770
接上篇:欧洲一个月之 挪威(中)卑尔根http://www.mafengwo.cn/i/5698106.html

接下篇:阿姆斯特丹 (未完成)

参加峡湾边的水力发电厂

这是出差的一部分,科技部分就不说了,直接看景,跟食物。清早9点就起来集合,大巴沿着 Eidfjord 峡湾朝第一个 Dale Hydroelectric Power Plants 开,一个小时后到达。沿途有很多隧道,隧道里面里面甚至还有转盘,去不同的方向。天气很好,光线不错,以下三张均为在大巴行驶过程中拍到的,照片边缘还是看得出。

一群人几乎谁也不认识谁,导游小妹很热情给我们讲解。我看到两个亚洲脸就跟人打招呼,结果是两位来自台湾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核能研究所主任跟他的研究员。于是我们吃午饭的时候就坐一起。两位对我很客气,讲话也很谦虚,完全没有领导架子,一直照顾我喝水的杯子。我们专业方向还是不同,于是就摆了一下蒋家历史。

参观完一个发电厂后,大巴带我们去了峡湾边的一个酒店,说随便吃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没法选,好无聊。吃完了三文鱼准备走,突然每个人面前放了份甜点,下面那个脆脆的,还是热的。

在Bergen最后一次走走

参观完第二发发电厂,大巴行驶2.5个小时后,返回卑尔根。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决定去山上走走。因为知道要爬山,没背相机。google地图基本没啥大用,因为路线是三维的。一层层的爬,还是基本在原点,有点像山城重庆

爬完下山,来吃这家排名第一的意大利餐馆 Ruccola Cafe & Restauran。北欧菜尤其是三文鱼真是吃到腻。一个人特别容易安排位置。座位全部预约满,我说我就吃45分钟,吃完就走。于是上菜速度特别快。先送的面包加黄油。挪威面包不说了,质感特别好。再看这黄油的分量,于是我象征性地吃了半个。头盘烤扇贝,太爽了,十分新鲜,煎得刚好,非常大的三颗扇贝,这里比较不出大小。然后是海鲜墨汁面。吃得十分满足。

吃完以后,继续走了一圈,然后再去吃了那家冰淇淋,有梨子味的 Sobert。

感觉Bergen能走的地方基本被我走完了。完全无体力看夜景,因为要等到凌晨2点以后去了,于是放弃,早早休息了。

坐快船去山区

大清早8点45从码头坐船去Balestrand。在宾馆吃过早饭后,拖着两个大箱子,穿过鱼市场,走到码头。还希望早点去有个好位置,结果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排着长队。检票上船,挪威大叔问每个人哪里下,然后把行李按目的地分放。于是快船之旅就开始了。还是找了个靠窗位置坐下。一会突然听到有人大叫我名字,原来是一起开会的韩国妹妹,于是她坐我旁边。我们两个跑到船头,风打到门都推不开。我把全部衣服裹上出去。一开始船头挤满了人,到后来大家受不了寒冷都离开,就我们两个已经冻麻了。但是很high,各种自拍,视频狂拍。连开船的师傅都给我们比大指姆,因为我们两个是在寒冷中撑到最后的两个人。真的太冷了。

亚洲人果然是一样的,就是吃。她说她要请我吃挪威韩国面,然后下去买了两杯泡面上来,我们就把各自带来的零食摆了一桌子。对面的美国couple就看我们一直吃吃吃。韩国妹妹在首尔念大学,研究家庭节能用电的。我们聊到各自人生经历,于是把护照拿出来互相看。她在NGO工作,竟然去过5,6次非洲,包括肯尼亚马拉维做志愿者,还去过大概10次缅甸贫困地区支教。她说她去非洲没打疫苗,疫苗副作用太大。一有寒暑假她就往这些地方跑。这次她在挪威开完会后,就直接去泰国开另外一个会。几乎没有旅游地,连欧洲也是她第一次来。相比她的护照,我的档次就略低了。她说完非洲的时候,连对面那对美国人都对她肃然起敬,虽然我们旁边还有吃剩的泡面杯子。

这是在挪威各大超市都能买到的杯面,29克朗。这个还有袋装的,18克朗。我箱子里面随时都备得有,其实味道还不错,面质量也非常好,比普通泡面其实好吃很多,只有一包料。在很多情况下,能解决吃饭的大问题。写到此刻,我肚子饿了,真想去搞一碗。

Dragsvik 山区小村

船到达Balestrand。很多人都不会选择在此停留,而是直接去了Flam。说实话,我特别喜欢Balestrand,尤其是距离镇上10km外的 Dragsvik。我去Dragsvik也是因为宾馆定错了被迫去的。但是去了真的不遗憾。人好少,好清静,动物比人多。安静到不想走。


接下来,有惊无险的一天记录在此:http://www.mafengwo.cn/i/5524277.html
当晚回去,我窝在床上,赶紧写完了这篇,心想的是,幸好没有死在这里。

节选:
“昨天晚上我在查询如何到达宾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傻逼的范了个错误,我订的宾馆在码头的另外一段,虽然直线距离只有400米,中间隔着峡湾的延伸,过去有10公里。我跟宾馆写信问能不能接我。直到今天上船都没有收到回信。在这个只有1300人的山区小镇,Uber就不要指望了。这1300人都聚集在镇中心,而我的宾馆在10公里开外。大概快到之前我收到宾馆回信说有辆银色宝马会在那里等我,问我是不是从卑尔根坐船过来。下船之后,当我看见宝马的时候无比兴奋。开车的小哥是本地人,一路给我介绍骑自行车路线,爬山路线,走路路线。到了宾馆,人少到没午饭,我泡了泡面拿了饼干,鱼片,橙子跑到外面面朝峡湾抽烟吃午饭。有四个骑自行车的人路过跟我打招呼。……饭后小憩一下便背着包去爬山。一开始还好,后来下雨也不用打伞。爬山有2条线路,红色最长4.1公里,往返7个小时,我决定来这个。然而没有走多远,路被封了,在建发电厂。然后我改蓝色1.7公里,路边几个漂亮豪宅让我留恋。随着越走越高,峡湾也越来越壮观了。到了最高一处,有做开着玫瑰花的豪宅,我发现没有合适的路在继续走了。就在我徘徊的时候,一个老头身穿皮围腰的老头从豪宅里面走出来给我打招呼,说蓝色线路因为前几天的暴雨,树枝大量断裂已经不好走了。如果非要走,就要注意烂树枝。我见他围裙上别了几个很有意思的胸章,就问了一句这些从哪里来的,很有趣。他说是他们家做的,并邀请我去看他的工作间。进门就看到两张熊皮,屋内装饰极好,到处都是琉璃。一个老太太正在整齐放满各种器材,颜料,成品的工作间画琉璃。工作间三面大玻璃窗正对峡湾跟远山。墙上是各种琉璃的画。老头Rolf,77岁,给我详细讲述琉璃的制作过程,以及好几副图的来由。老太太 Solveig 76岁,制作手工琉璃是她终身的职业,到过中国3次,其中在云贵川跟少数民族呆过很长一段时间体验生活,被挪威媒体多次报道,收到邀请去美国讲授琉璃艺术。Solveig听说我来自成都,跟我聊了好久她对川菜的热爱。一番好聊之后,我选了一个貌似原始图腾般的项链,用ipad刷卡付款。……”

接下来写点别的。我到的时候已经是午饭点后了,店家告诉我只有沙拉……我就自己搞了一堆吃的。顺便预定了晚饭,鱼,250克朗。东西普通了,但是也将就了,点了杯不含酒精的啤酒。拿这电脑边写东西边吃。后来,这个不大的餐厅居然坐满了。当我买单之后,还有四个老外因为预定了床边座位而需要等在边上发脾气,搞得服务小妹十分为难。

这幅图是她根据几千年前的石头上的印记好画出来的。那个时候根本还没有记载说有船,但是貌似那个时候的挪威人就已经开始有船了。 

第二天早晨,在Dragsvik Hotel吃了顿丰盛的挪威早饭。虽然是山区小旅馆,东西都不少。因为这里经常有人徒步一天,需要打包午饭,于是我也打包了一个三明治。正在我打包的时候,清洁阿姨过来给我说:“你是不是要去徒步”。其实我11点就要去码头,趁还有几个小时,准备在峡湾边上走走。她又说:“多拿点,多装几个鸡蛋在包包里面。” 听这几句话觉得十分温暖。这是一家有100多年历史的家庭旅馆,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开在这个不起眼的,过去是为了方便来往的人,现在也不是一个很热门的地方。

我收拾好行李后,还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就出门走了。我只有两个小时时间。于是算好什么时候返回,店家开宝马送我去码头。这两个小时,真的好放松。我就沿着马路走,路上还是湿的。每个从我身边开过的汽车都自动放慢速度开过。我就到处走,到处看,到处照。遇到一群绵羊,我靠近的时候都朝我叫,后来见我不做什么,就不叫了。没啥好用文字描写的,选了几张图贴上来。

在码头等船的时候又下雨了。跑去超市买了一堆零食跟水果就上船了。

继续坐船去佛洛姆

从Balestrand 到Flam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航程。一会,船停靠,一堆人涌出去看“瀑布”,就只有10几米高……没啥意思,但是其他人好兴奋。

到了Flam,下船,码头跟火车站大巴站在一起。几十辆大巴,好多旅行团哦,估计有上千人在。我穿过人群,走路到几百米开外的青年旅社。还是节约点钱,住一晚便宜的。主要是因为离车站近,第二天早晨8点,还要去做高山或者到Myrdal 米尔达去转火车回奥斯陆,然后在奥斯陆中央火车站转车去奥斯陆机场,中间转火车只有9分钟,真怕火车晚点,因为要飞阿姆斯特丹,是国际航班需要提前45分钟,而我火车到也就只有1小时20分。是周日,火车也20分钟一趟。好怕误了飞机。于是就住这里了。

环境太美好了。我住的四人间里只住了两个人,另外一个女生,我问都不用问就知道她是新加坡的。那新加坡口音太地道了。聊了半天,原来她还是新加坡国家手球队的,来挪威训练,趁机也出来玩。她已经来了一天了,就给我介绍哪里可以走。完了她就自己去厨房做吃的了。

那天晚上大概有20个大爷大妈操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在厨房里面欢天喜地的。女的切菜,黄瓜,西红柿,莲花白,男的炒菜,煎鱼,太有画面感了。整个楼都弥漫着亚洲菜的香味,那个新加坡小妹妹都快不行了。到了晚上,我都回来以后,我发现整个厨房连墙壁跟炉子都擦得发亮,整个厨房比他们来之前还干净。这个素质也太高了。我以为他们是日本人。第二天早晨我去泡咖啡,他们又来了一轮这样的早餐,我才忍不住问了他们是哪里来的。结果是上海人。我好想去要点吃的,又不好意思,人家忙着high,也没功夫理我。

我躺在床上,把 Flam所有餐馆看了一遍,选了一家排名第一的挪威餐馆 Aegir Brewery & Pub 作为晚饭目的地,就出门了。到处拍,自拍……累了就去吃饭。

先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家路边摊吃了咖喱鱼。

因为这里中国游客太多,纪念品商店挤满的人,各种便宜货,什么羽绒服,羊毛的,估计都是假的。好多售货员都是中国人。一帮大妈什么都在买,还直接问店员人民币多少,店员还自动帮忙换算。导游就带着游客也帮忙忽悠。哎……

相比纪念品商店,这个火车博物馆这里居然没有人。里面好几个展厅,展示了从Flam到Myrdal这条全程只有20分钟,但是却修了20年的高山铁路。据说这是世界上修建难度最大的铁路,因为山太险,要打洞,搭桥,因为在以前开山也很困难。博物馆有个礼品店,我进去的时候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卖的全是质量很好的东西,而且比游客店的便宜太多了。我只在博物馆,艺术馆附带的纪念品店买只有他们才有的纪念品。比如梵高博物馆,海牙的美术馆等等。

晚饭就吃了一个鱼汤。我说这里好黑,服务员说Viking Style……维京人就是这样黑灯瞎火的吃饭的。

走太多路,加上之前爬山到腿软,我于是早早睡了,第二天六点就要起床了去赶火车赶飞机。

高山火车 火车回奥斯陆

这几天看山看水看的麻木。其他人大呼小叫的还是多。去了Dragsvik,再来Flam,就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在这个火车上,行李箱都必须固定,因为火车会经历坡度特别大的一段,箱子放不好的,都要滚出来。

火车听在瀑布边,停大概10分钟吧。外面水汽好大,我就没出去。一会音乐响起,一个红衣女子在岩石上突然出现,在遥远的岩石上跳舞。太惊艳了。之前没听说有这个项目啊。不过感觉非常好。

到达米尔达,从高山火车上下来,等从卑尔根经过这里的火车去奥斯陆。赶紧抽一根。我点烟的时候,一个韩国旅行团里面的大叔一直盯着,然后叽里呱啦说了一堆韩语,问我哪里来的,是不是韩国人,会不会韩国话。我把我会的韩语全部说了一遍,大叔眼睛都发亮了,然后主动帮我拍照。高山上真的冷啊,还看得到积雪。前一天的Flam都20多度,突然一下子,我只想赶紧上车,此时手都被冻麻了。

加90克朗,买的豪华座的票,有免费的咖啡。我旁边坐了一个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奶奶,对面是一对来此布里斯班的老couple,男人还穿着一件西澳旅游的Tshirt。一会老奶奶开始打毛线,我说我也会打,还把我的作品照片给她看。奶奶大惊,居然现在年轻人还有干这一行的,于是让我加入一个打毛线的社交网站,喊我加她好友。她说她那里有100多件作品。一路都跟老年人说话。每次旅途中遇到人,基本要被问的就是那三大哲学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关于从哪里来这个问题,特别复杂。我是成都人,现在刚搬去墨尔本,以前住悉尼,在珀斯上过学,从卑尔根过来,现在回奥斯陆阿姆斯特丹,玩完荷兰,去德国比利时,从巴黎墨尔本

餐车上买的鱼汤,服务员说有面包,结果面包就是这个袋子里面的,确切说,这个是饼干。感觉略咸,但是好歹还是热的,我还没吃早饭。第一次感觉饿。这一盒260克朗……我是想到了机场再吃顿好点的。

飞阿姆斯特丹

一到机场,去退税。斯堪的纳维亚买的东西,可以在离开前退税。办完退税,已经离登机时间不远了,买了个法棍吃。上了飞机以后发现已经被升为SAS的plus用户,送了3个course的food的时候,我已经吃不下了。

挪威, 我十分喜欢,ByeBye。希望以后有钱的时候再来。

下一集:阿姆斯特丹 —— 一个有文化的小流氓

本篇游记共含5375个文字,9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9-22 12:26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2016-09-26 17:53

引用 干净又环保 发表于 2016-09-26 17:53:10 的回复:

请问楼主当地适合去的季节是什么时候呀?

回复干净又环保:当然是夏天啊,冬天冷死了。

2016-09-28 08:3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