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东北行纪——中东铁路

31
天下无伤 (无锡) LV.10
2016-09-22 14:22 1364/5

东北行纪:9.10——9.16
day1:飞机·南京——哈尔滨
飞机夜读西南联大国文课
day2:动车:哈尔滨——齐齐哈尔
中东铁路的百年小站
day3:齐齐哈尔
人鹤之恋
day4:中东铁路:齐齐哈尔——绥芬河
边境小城的俄国魅影
day5:慢车:绥芬河-哈尔滨
day6:高铁:哈尔滨西——吉林
中秋怀想梁林:那时风华正茂
day7:吉林-龙嘉机场——南京
飞机上读三国史话

day1:南京·哈尔滨
从徐志摩的康桥到林徽因的窗外
       南京的飞机照例晚点,索性翻开《西南联大国文课》一书读民国选篇,在这个民国旧都,读来味道更浓。终于等到了厦航的那一抹鹭海之蓝,伴随着南国姑娘的微笑,飞机来到了云顶一路向北,民国文字里,徐志摩从《我所知道的康桥》一路前行,来到林徽因的《窗子以外》,才子徐看到了窗内的那个少女,动了心,我望着窗外的微光,飞机已着落在北国冰城。
         两千公里,窗外看到的只有无边的云,徐少侠亦怀念康桥的云,那黄昏的云彩,自然的性灵与脱尽尘埃气的清澈秀逸。“在星光下听水声,听近村晚钟声,听河畔倦牛刍草声……”
         飞机划过华北大地,那是郁达夫《薄奠》里故都的碧蓝,跃过关外,一头钻进了厚密的乌云,乌云的尽头却有一道金边,杨绛先生在《丙午丁未年纪事》中说:“按西方成语,每一朵乌云都有一道金边。丙午丁未年同遭大劫的人,如果由此而锻炼了个人的坚韧,彼此间加深了一点了解,尊生了一点同情和友情,就该算是那一片乌云的银边或是金边吧?因为乌云愈是厚密。银色会变成金色。”先生记忆深处最不可磨灭是这一道金色,我眼前的这道金边又是属于谁的,那激荡了五十年的友情岁月呢?
       窗外,暮色渐苍,满是乌青,云层下的世界朦胧不清,那是辽河松江的黑土平原?长白山脉的起伏山峦?那是多少生命日夜在活动着的所在,每一棵青黄麦稻,都有人在流汗,有人在吃去,寂静,热闹……林徽因先生在望着窗外的浪漫图画,打动了内心的好奇:“那一天早上,你无意中出去探古寻胜,这一省山明水秀,古刹寺院,动不动就是宋辽古物,走到一山上一个小村的关帝庙里,看到一个铁铎刻着万历年号,原来是万历赐给村里庆成王的后人的……”林先生,是看到了多年后那个晋冀田野里的自己,她爱极了那柔情的赵宋,却也有如契丹般强大的内心世界,梁思成把《中国建筑史》的宋辽交给了她……
        窗里窗外,想不明白的事似乎是多半,像这缥缈变幻的云。
         晚上,中央大街的手风琴悠扬起来,我来到中央书店,买了一本去年翻阅了未买的迟子建小说《向着白夜去旅行》,它等了我一年,那是高行健的《车站》里等待戈多似的梦,白夜一年亦是一回,它在迟子建的故乡漠河…回到青旅,听胖胖的老板讲起了老挝的各种搞笑奇闻,他在老挝亦呆过一年。
        凌晨,翻开《中东铁路史》,松花江铁路大桥的黑夜中,一辆银箭飞速驶过,悄无声息……

day2:中东铁路的那些小站
去什么地方呢?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汽笛的声音,
令人记起了许多事情。
为什么我不该挥舞手巾呢?
乘客多少都跟我有亲。
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程璧《火车》
        清晨六点,伴随着程璧悠扬的《火车》旋律起床,在江曼街坐车去哈站,沿路,雨中的索菲亚透着沁人的优雅,雾里的霁虹桥上散漫着古典味道的雍容。下桥,转弯便是哈站。
          七点进站,斑驳的1号站台上方,一块绿色的纪念牌引人注目: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事件发生地,1909.10.26。秋雨洗净了站台的地砖,有两块显得特别鲜亮,分别标注了事件发生时伊藤博文与安重根的站立之地与方向:在马关条约上让李中堂丧权辱国的伊藤相再次气势汹汹地来到东北,在中东铁路的中心站哈尔滨下车,接受众日本使者与亲日派的欢呼,过于热烈的欢呼声中,一声清脆的枪响刺破苍穹,也刺破了伊藤罪恶的心脏,他的一生就此终结在了这边给他带来无限荣耀的土地,甲午战争以平壤的侵略开始,伊藤的命运最终亦交给了朝鲜义士安重根。一百多年过去,中东铁路还在,这段历史与这个易水悲歌式的孤胆英雄亦被铭记。


        列车缓缓驶过屏风般展开的松花江铁路大桥,昨天眼里的风景,今天我自己成了它的一部分。列车经过冷清的太阳岛进入松嫩平原,百年小站肇东.安达躲在新站房一侧古典气质依稀尚存;成片绵延数十公里的湿地显得静谧,此刻我多想换乘绿皮车打开车窗,张开怀抱拥抱它;到了大庆,满城尽是石油勘探的磕头机:铁路两旁,城市道路,小区绿化,远郊稻田,直到视线的尽头。铁路两侧的磕头机像是在微笑地点头欢迎这些好奇的旅人,似乎又笑的有些诡异,一旁的油田老工人说,铁路下面也都是石油,哦,原来……图谋轨下。磕头过后,是热情的大风车,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使劲转着,富得流油,说的就是大庆这样的油城。列车终于到达北方名城齐齐哈尔新建车站与日伪老建筑一左一右并排而立,犹如萧梁神道之镜像,均为左右不对称状。日伪建筑透着几分深棕色的幽暗,却被屋顶两旁“中国共产党万岁”与“毛泽东思想万岁”的大红照亮……


         上午十点多,从新齐站坐上绿皮5103次沿着百年老铁齐昂铁路去往小站昂昂溪,这座曾经的旧齐站。坐在车厢的最尽头,一旁的列车长看我在写着什么,问我去哪里,告诉她昂昂溪时,她先是瞪大眼睛,进而嘴角露出几分不屑:“昂昂溪这种小地有啥好瞅的,破破烂烂的,你应该去富拉尔基或碾子山!”我笑着说:“我就要去昂昂溪,富拉尔基蒸汽机车都没了,碾子山的金长城太远了。”半个多小时,火车就到站了,开车门前,这个东北女人又瞅了我一眼还有胸前的相机,可能还没捣鼓明白,她就目送我走下了站台。
         站台上的这座百年小站,粉色系的站房前围着低矮的墨绿色栅栏,有一种克雷洛夫童话之感,百年前,这里是开放的露天式餐厅,金发的俄罗斯女服务员,地道的俄罗斯红肠列巴和苏波汤,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梦幻蓝色的马兰花,让这个车站犹如风情万种的女人花。站台一旁银灰色的木质天桥宽广厚实,犹如守护这美丽少女的优雅男士,廊桥总要木质的才有诗意味道,极致便是浙闽青山间那深藏了几百年的风雨廊桥。
         流连其中迟迟未出站,乘警走了过来,表明同行的身份总算没赶我出站,站台闲晃,碰见两个工作人员,一个说看中东铁路就该到这里来,都是好东西,一个转身,另一个拎着饭盒去往食堂的大哥,透着跟刚刚女列车长一样的嫌弃,“有啥好瞅的”,然后就走远了,饭盒叮呤哐,嘴里哼着东北小曲……


        走出小站,小镇出奇得安静,从迎宾路到罗西亚大街,旧时的铁路俱乐部,物产段,铁路医院,一百多栋俄罗斯民居依然保存完好,却衰败得鲜有人气,老房子总是要有人住才有体温,才能长存。上世纪的工业遗存煤场,水塔,大烟囱,还有各种卖着笨鸡笨猪,榨笨油的食杂店只有门牌依稀可辨,有的门口黑板上的大字还未来得及擦店就关门大吉了,这座铁路带来的工业小镇仿佛被人遗忘了数十年,时间静止在了刻在墙体上的那些年代,1976.1980……         
红火的只有木楞窗上的一串串红辣椒,金色闪耀的是丰收的苞米和盛开的向日葵🌻,当工业喧嚣热闹散去,只剩下黑土地上的农业生活与自然的生长气息。


       从小站回到齐齐哈尔,在兴隆路的卜奎便宜坊觅小食,烤鸡架,鸡手,石蛋,鱿鱼确实好吃到不讲道理,佐上一瓶秋林格瓦斯,已然没朋友。“卜奎”已经成了这里注册的美食商标,“卜奎”二字实亦这座城市的符号,“先有卜奎寺,后有齐城”,在卜奎大街的胡同里,有一座清朝古建卜奎清真寺,来时,恰逢伊斯兰人的重大节日古尔邦,犹如我去年在青州碰见了盖德尔晚夕一样幸运……

      晚上,沿着中环走到尽头,便是龙沙夜市,几里长的夜市有上百家各地风味美食,是城市人气最高的地方。背后的公园里,则是散步的齐市人,游乐场里的小孩,还有那些静静的古迹望江楼、关帝庙,望着的是鹤城的母亲河嫩江……
        秋意渐凉,回到住处,翻开那本《向着白夜去旅行》,这个坐惯了东北火车的北极村女人,笔下的那些火车,车站,广场,还有那些地点里的人与故事,总是那么浑厚,带着几分龙江的粗岔气!
        
        

day3:人鹤之恋
       早上八点,坐306路公交车前往扎龙湿地,寻找这座城市最闪耀的一张名片:丹顶鹤。小时候知道丹顶鹤是知道它每年冬天要飞到盐城过冬的习性,还有听到的甘萍演唱的歌曲《一首真实的故事》,那个悲伤而又感人的故事:生于扎龙的齐齐哈尔女孩因为爱鹤,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盐城的丹顶鹤保护区工作,一次因为救鹤不幸陷入沼泽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演绎了人与鹤的生死恋曲。在镇江焦山,西麓断崖上有一块六朝古碑《瘞鹤铭》,萧梁残碑写就的是一人一鹤,相依相伴,鹤死人尚存,空留无限哀思的平人潇湘。
         在扎龙湿地,穿过一片望不到边的芦苇,就来到了芦苇中修建的观鹤平台,这里所能看到的是放养的丹顶鹤,每天由饲养员定时喂食,一天四次出来进行野化训练。而野鹤还在湿地的最深处,无缘目睹真容。早上九点半,第一次野驯放飞时刻到来,数十只鹤在上空盘旋一圈,然后落到平台对面的草地与浅水中,捕食小鱼,喝水,并用水擦拭自己洁白的翅膀,使其保持雪白如新。


         成年丹顶鹤,朱丹如冠,翅洁若雪,神态飘逸,确如翩翩君子。难怪古代要将莲与鹤作为君子的象征。河南博物馆有一件镇馆之宝便是春秋的莲鹤方壶,乃青铜时代的绝唱与春秋精神的化身;广东博物馆内一件鹤莲熏炉,作为文人雅器,体现出了主人的高雅风致。
         一阵捕食过后,几只老鹤缓缓爬上小山丘,站在制高点仰天长鸣,鹤鸣云天,声闻于野,震慑人心。成都的一家百年老茶馆鹤鸣,我每次去成都都会到那小坐,抗战时期,这里是华西坝人感时忧世,大摆龙门之地,当时眼睛有疾的陈寅恪经常会从华西坝的学校走到这里来思索眼前这个已然模糊不清的世界,发出民族之最强音,一如“鹤鸣”。
        饲养员带着鹤群逐渐归去,只剩三只,两只成年鹤与一只小鹤,看来是一家三口,小鹤的羽毛还是乳黄色,尚未变白,头顶还没有那一抹红色,一只成年鹤将嘴里的鱼叼给了它稚嫩的孩子,爱犊情深,观之皆觉感人。

      归去,登上山头制高点,可以看到芦苇湿地与放养基地的全貌。放养鹤与野鹤,二者最大的区别便在于放养之鹤听任于饲养员之口令指挥,轻易不飞,虽亦有鹤鸣九皋之心。二者的关系让我想到中国古代的两位爱鹤之士白居易与林逋。
         摒弃科举周游江淮后回到家乡的林逋,在西湖孤山盖一草庐,每日清谈,放鹤赏梅,清晨将白鹤放归山林,日落天晚,白鹤便自行还家。林逋养鹤,不仅是白鹤来愉悦自己,更是以自己去效仿白鹤的心性与品格,成为北宋文人清气之象征。
         同是养鹤之人,在西湖做太守时得到松江华亭美鹤的白香山将鹤带至东都履道坊,渴望“共闲作伴无如鹤”,但因屡次出外做官,香山先生只能寄鹤裴家,裴度相乃河东裴氏,一代望族,自不会霸占之,香山归则还之。二者的君子之交因鹤而不染俗尘亦充满诗意。
        相比林逋,香山先生没有将野鹤放归山林的气魄,也就没有了让自己彻底舍弃仕途的旷达。鹤是自然界的飞禽,只有回归本性才能展现最美身姿,湿地,蓝天,芦苇,云霞,这是鹤应有的世界。
         
         
        
        

day4·5绥芬河:边境小城的俄式魅影
        从齐齐哈尔出发,沿着中东铁路坐了一夜火车,雨中的清晨到达了中东铁路的最东端——绥芬河。并非那百年老站台,出站一看,原来现在已经停靠在阔气的高铁新站房,为中东铁路而来,必须还是要去那个已经停用的老站。
        从中心广场出来沿着新华路往坡下走,到花园路口左转就到了老站,一旁的公交站牌显示这一站的站牌为百年火车站。老站大门紧闭,那蓝色的候车室堆满杂物,站房上空原有的绥芬河站几个大字也被拿掉,唯有那闪闪红星依旧光芒四射。
        沿着旁边一扇小门进入铁轨上,一旁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只有最内侧三根为准轨,其他的都是俄罗斯火车适用的宽轨,因为两国轨道线不同,需要在此换装,犹如一百年前的滇越小站碧色寨。在绥芬河到俄格罗迭科沃之间使用了套轨,将准轨和宽轨套在了一起,被称为骑马线。
         早上九点,一辆深蓝色东风8型车头牵引的绥芬河——格罗迭科沃国际列车缓缓驶过车站,几分钟后,一辆宽轨版东风7c机车拖着一车木材进站,随着国内木材的禁止砍伐,大量西伯利亚来的木材被源源不断地拖到这里然后转向国内各地。早上十点,伴随着车顶浓烟与暴力的轰鸣声,俄罗斯3TE10M型机车从老火车桥下驶来,三机重联的车头犹如彪悍粗犷的硬汉,符合俄罗斯的面容特征与这个国家的民族性格,我从车尾走到车头,一路端详着这辆外来物种。

      从车站出来,回到绥芬河城,城区建在500多米的山坡上,源于当年俄国人在修建中东铁路时,因为从河谷平原穿过太平岭地段的地质结构太过复杂,故由原来位置向北移动了50公里,于是绥芬河城就远离了绥芬河,来到了现在的小山坡上。旭升酒店的中心广场被称为旗镇广场,广场上空竖立着数十个国家的国旗,在百年前,随着铁路的修建,俄日英美法意等国相继来次修建领事馆,绥芬河也就有了“旗镇”这个略带屈辱意义的称谓。
        小山城里,现在还分布着众多的中东铁路遗迹:文化街路口的铁路大白楼曾与中共六大在苏联的召开有密切联系,周恩来等人当年都曾秘密下榻于此;铁路工务段旧址旁,废弃的上游蒸汽机车头下,一个老头在心无旁骛地打着太极;车站对面,金色的尼古拉大教堂至今仍在回荡着虔诚的钟声;蓝色门窗的苏俄学校旧址现在成了教育局的机关幼儿园;听着有些恐怖的“人头楼”现在成了一家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画院,一扫往日阴森。
         在绥芬河闲逛,无处不在的俄罗斯人与店铺上密集的俄文让我仿佛身在异国,许多的俄国人在匆忙地走着,手中都拎着一袋袋采购的物品,也有闲庭信步的大妈听到店里的嗨乐不自觉地扭动起那比水桶还宽的腰,乐哉。去往国门,发现景区已经不再开放,只能远远地眺望那恢宏的绥芬河口岸门楼,坐104路回头,在乌苏里大街上望见了山顶的大光明寺,回到城市,在夜色里静静等待,明日晨曦中的教堂钟声。
        当百年前,俄国人修建这条铁路,打通了西伯利亚与中国,当苏俄文化被楔入绥芬河畔,并与中国传统文化发生碰撞交融,一个外形和内涵更似异国城市的小城就此扎根山间,并一步步走向了现代化。

      晚上,躺在房间沙发上,翻开托尔斯泰的小说,笔下的火车如此无与伦比,而且不动声色:  
       “她迈着迅速的轻盈的步伐,走下从水塔到铁轨的台阶,直到紧挨着开过来的火车的地方才停下来,凝视着车厢下面,凝视着螺旋推进器,锁链和缓缓开来的第一节车的大铁轮,试着衡量前轮和后轮的中心点和那个中心点正对着她的时间。”《安娜》
         《安娜》中反复出现过的一个意象就是铁轨和车站。车站见证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渥伦和安娜在人来人往的车站相识,在冬夜空寂的车站相爱,最终在人声鼎沸的车站永别,他们除了在乡下短暂停留始终未在一起生活,遂车站又成为了无家可归的象征,渥伦与安娜他们的人生始终是并行的轨道,每个人都担负着个人的全部重负艰难前行。
        安娜一头栽向了冰冷的铁轨慷慨赴死,渥伦选择了奔赴九死一生的前线,而作者托翁,亦执意出发,要在无家可归的状态下实现灵魂里对上帝的爱,命运使然,他的生命终点亦留在了一座小站——阿斯塔波沃,最后的剧本由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上演。

day:6·7吉林:梁林那年风华正茂
        雨后的清晨,从哈尔滨西站坐车去往松花江上游的吉林市,两个小时的车程,经过了扶余故地,省会长春,列车抵达了新设计的吉林站。我的第一站,是位于船营区的吉林西站。
         吉林,满语吉林乌拉,意为沿江的城池,吉林城顺应水势依松花江而建,江水呈反S型绕城而过。从厦门街出来,经过临江门大桥来到了船营区。明清时期这里是造船厂,顺治时建船厂与水师营,认为吉林扼三省之要冲,两京之屏障,周边是松木繁荣的群山,松花江在城内穿越而过,水深且渺,是木船打造与试航的理想之地,康熙十年建城。

         吉林西站,位于新生街的路口,它的历史是因为八十多年前一条铁路的新建。1928年,吉林省督军张作相在吉林市主持完成了东北大地上第一条中国人自主修建的铁路——吉海铁路。由中方筹款,通过官商合办,分段修筑,分段通车的方式艰难完成,吉林西站就是吉海铁路的吉林总站,并邀请了刚刚学成归来的东北大学建筑系开创者梁林夫妇设计规划,由林设计,梁审定,最终在1929年,一座寓意中华民族雄狮初醒的哥特式车站出现在了这片土地。车站外观上,如雄狮横卧,狮尾巧妙设计成钟楼,站房,钟楼,塔楼呈不对称布局,高低错落,主次分明,不同于中国传统建筑的风格,后来醉心于中国古建的梁林夫妇为何会设计出这样一座欧洲中世纪风格的建筑,不知答案,许是当时刚刚归国的夫妇还未太多浸淫于营造法式与中国的古建之美,还未开始华北大地的古建考察。


         吉林西站与曾经德国人设计的津浦铁路济南站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命运迥异。1992年,济南站被无知地拆除,吉林西站遂成为了孤例。车站现已大门紧闭,很遗憾不能入内,路上碰到当地的老人,也很无奈。他跟我聊起了军阀张作相与这座车站的美丽,我们愉快地聊了一会,不进去也罢,那就尽兴而归吧,继续前往不远处的东北电力大学,那里还有梁思成的开山之作。
        到了门卫,好说歹说,总算让我进了学校,穿过东北电力大学主楼,就是传闻中的“石头楼”了。这里也跟张作相有关,张督军兴办教育,建立了吉林大学,石头楼便是旧吉林大学仅剩的老建筑。石头楼有三幢,主楼,东楼,西楼,用长方形的花岗岩砌成,象形军舰、飞机、堡垒的特点进行设计,气势非凡。中世纪古堡式的墙体上,却镶嵌着中国传统古建的斗栱,来学校时,夕阳西下,金光洒在这灰墙绿牖,我忽然感到很温暖,似乎看到了这灰色墙体上梁思成内心深处浇筑的古建情结,看到了他那时年少对未来一生的梦想执着。暮色中,楼前的年轻人轻轻弹起了一首《送别》,伴随着这悠扬而略带感伤的旋律,我离开了学校,还要继续上路,继续寻踪梁林的足迹。

        中秋之夜,百年老店福源馆买两块月饼,穿过松北胡同来到松花江畔,江畔夜景华丽璀璨,灯光点缀的天主教堂依然笃定人心,夜空中升起了一盏盏祈福的孔明灯,一切都为了烘托夜色中唯一的主角——那轮圆月。中秋晚会在长安城盛开,唐朝乐队在奋力地《梦回唐朝》,梦回的唐朝是啥?是李白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们追寻李白,追寻的是啥?也许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奋力飚着高音的丁武是这样,离家千里追逐梦想的我……望见了故乡


         千里之外的戈壁滩上,天宫二号载着中国人几千年的梦想升空揽月,远在额济纳旗东北驴友激动万分,在离酒泉一百多公里的居延故地看到了火箭升空,为之酣醉。松花江上空,忽然雷公发怒,暴雨来袭,明月不现,我该回家了。

本篇游记共含7855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9-23 13:26

引用 天下无伤 的图片:

上次来还真没注意到

2016-09-23 23:40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9-26 13:56

2016-10-09 08:0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天下无伤 的图片:

姥姥家在吉林,常常去吉林玩,但是却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看来回家得抽空去一次,好好了解下吉林的过去

2017-03-02 20:4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