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赴唐第一步?云冈大佛笑无语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1
lenkazhang (东城) LV.4
2016-09-22 15:42 694/4
  • 出发时间/2016-09-15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带小孩
  • 人均费用/1200RMB

在去云冈石窟之前,我未曾料到这些1500余年前的石壁佛造像能这么震撼人心。由于母女二人的亲子游,女儿活蹦乱跳还不大耐心能听导游解说,因此很多洞窟都只能抓住耳旁不同导游的只言片语大致了解了些。实际导游大多数仅做肤浅介绍,对于这里面的人文逸事、文化底蕴却很难周知。然而看到这些佛像,却像是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开始真正理解中华文化的大门。幸甚!

在回京的路上,我倒是狠狠百度了下露天大佛,才知道“犍陀罗风格”是怎么回事,亲身了解到波斯帝国、孔雀王朝以及鲜卑王朝对于这些佛造像的意义所在。

援引余秋雨对北魏史学的一段评论——“秦汉两朝,皆竭力抵御北方铁骑以卫护华夏文化,谁知公元五世纪鲜卑拓跋氏铁骑建立之北魏反而大力提振华夏文化,且广泛汲取印度希腊文化、波斯文化而形成当时人类文明交汇中心。山西大同曾为北魏之首都,云冈石窟则为交汇之铁证”。因此他认为,“先秦诸子好则好矣,却缺少马背雄风、异域视野,无法建立煌煌大唐,待北魏以小集大,以野遵文,血缘相融,大气新凝,则大唐不远矣“。

至此,我才听说这么一句话:”何处赴唐第一步?云冈巨佛笑无语“。

此前我一直就当大同是“煤都”,从来未曾将它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国际大都市“平城”联系到一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太有必要了,此前虽然也有带着孩子做日韩游学之旅,但是这次9月中旬山西之旅,让我迫切地意识到了我们对于中国古代文化的知识匮乏,也暗暗下定决心未来的每个假期都充分用上,走遍这些文化圣地。初期先将大同云冈石窟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天水麦积山石窟这四大石窟给读遍、走遍!是的,我要当女儿的专职导游,提前做好文化储备。

道武帝拓跋迁都平城(大同),天兴元年(公元398年)七月“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经历明元帝、太武帝扩建,到孝文帝已经趋完善,形成了一个由宫城、外城和郭城三部分组成的城都。至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历经北魏六位皇帝,达97年之久。平城当时是中国北方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一座拥有百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这里胡风汉俗,杂糅共荣。

前几年大同市政府也对原址进行了拆迁复建工作,至今新修的城墙晚间看上去甚为巍峨,不过酒店住得略远,第二天也要早起赶往云冈石窟,也就没有“绕城一周”。倒是听到导游介绍大同前市长耿彦波“耿拆拆”的逸事,现任太原市长,也正针对明太原县城东西南北四面城在做复建工作。这个被称作“造城市长”的主政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在不同的执政地,他或开发或修缮了不同的古迹——榆次老城、常家庄园、大同古城、云冈石窟、华严寺、善化寺(好像就是主席夫人前往礼拜的尼姑庵,高僧云集)……

虽然被老百姓称为“耿拆拆”,的确也因为古迹工程劳民伤财、修旧并不如旧、拆迁安置补偿不到位,甚至因为任期结束后修复计划难以为继等问题,即便旧貌换新颜,仍是令耿彦波无法避开“争议”这个词。然而这种“唐风晋韵的文脉特色”的执政特点,我倒是比较认同。据说耿拆拆在大同任职五年(2008-2013),大同城建投入超过1000亿元,其中政府占比7成,大同每年财政收入仅100亿元,主要在原址修复大同古城,同时在古城东面打造御东新区。虽说是一名小百姓,但是我们的民生无不与地方官员相关,这倒是提示了我在未来女儿的教育过程中多一些政治嗅觉的培养。

公元四世纪时中国北方地区还处在五胡十六国的混乱之中,此时在北方草原兴起的鲜卑族拓跋氏的首领拓跋珪,将都城从内蒙古盛乐迁到平城,即现在的大同

北魏(386-534)建国初期,频繁进行大规模的徙民活动,随着北魏统一整个北方地区,不计其数的人民从华北、关中及河西等地区来到平城。这些人之中有不少的佛教信徒,如侍奉道武帝和明元帝的道人统法果出生于河北赵郡,文成帝时期的道人统师贤、沙门统昙曜等来自凉州。在这些高僧的引导下,北魏皇帝崇信佛教,法果提出“皇帝即当今如来”的思想。在北魏统治阶级和佛教集团互相依靠的关系之下,佛教得到北魏皇室的保护。其间虽经受过太武帝的灭佛(云冈古称武州塞,自赵武灵王以来即是贯通西北的边关。北魏太武帝跋焘平定西域,中西文化交流日盛,武洲山大石窟寺称为平城丝绸之路的前瞻,唐辽金元之后,这里仍是胡汉之间的重要通道),但文成帝即位之后立刻复佛,其发展趋势马上超过了灭佛前的程度。在此背景下,沙门统昙曜主持开凿了云冈石窟

云冈石窟是佛教东传中国后,第一次由一个民族,而且是一个逐渐汉化的草原民族,用一个朝代雕造而成的,它是公元5世纪中西文化融合的历史丰碑。

第16~20窟即帝王象征的昙曜五窟,也是云冈石窟最早开凿的五个洞窟范围。洞窟呈椭圆形平面设计,窟内宽敞,主要造像占去大部分面积。各个洞窟的主尊分别为:第十六窟是施无畏印的佛立像、第十七窟为交脚菩萨像、第十八窟也是佛立像、第十九窟是施无畏印的佛坐像、第二十窟是施禅定印的佛坐像。主佛像均模拟北魏王朝道武、明元 、太武、景穆、文成五世皇帝的形象,象征北魏皇帝是如来佛的化身。其中一尊大佛的脸上和脚部都各嵌一黑石,据说与文成帝身上的黑痣部位完全吻合。昙曜显然是在告示世人,文成帝就是佛的化身,君权神授,不可动摇。在大佛周围还雕刻有许多大小不等的佛像,簇拥着大佛,它们是群臣的象征。此外,还配有许多形状如 云冈石窟第20窟佛像 侏儒的矮小人像,象征民众和奴隶。石窟顶部为巨型浮雕,刻有手执乐器、凌空飞舞的飞天,把大佛衬托得更加雄伟庄严,更突出了皇帝至高无上的权位。整个洞窟俨然是一幅封建统治的图象。

其中第16窟(第四代文成帝)是一个以伎乐驰名的洞窟,主尊为佛立像,高13.5米,其形象与其他四洞主尊差异较大,头部刻有波状头发,面部长圆,身上穿的不是袒右肩袈裟,而是袈裟从双肩搭下来后其衣角搭在左肘上,胸前用带子打结的形式——这种着衣形式称为“双领下垂式”或“中国式袈裟”。中间巨佛立于莲柱上,昂首挺胸,气概非凡,被西方游客誉为"美男子",或英俊清秀,或肃穆端庄,或披千佛袈裟而立,或合十而坐。周壁有千佛、佛龛。这些造像,神情生动,姿态美妙,或吹笛,或弹琵琶,令人叹为观止。

第17窟(代表太武帝之子,尚未即位就死去的景穆帝)形制较特殊,洞窟地面低于洞外地面。主尊也和前面几个洞窟不同,是交脚菩萨,高15.5米,面部、双臂及背光的大部分已崩塌,腿部雕刻尚未完工。戴宝冠,身上饰璎珞、臂钏,胸前佩蛇纹饰带。开凿洞窟时应是由上而下雕刻的,或因当初第十七窟的施工规划不完善或其他原因,主尊造像体量过大,雕凿腿部时发现洞窟的高度不够,工匠们毫不犹豫地将洞窟的地面向下挖掘,终于把交脚菩萨成功地容纳到洞窟里。

第18窟(代表第二代明元帝),洞窟外观与第19窟基本相同,有一门及明窗。窟内主尊为立佛,同时还有胁侍菩萨立像、佛立像以及比丘像的群像结构。主尊高15.5米,立在很低平的莲花座上,素面高肉髻,面相浑圆,大目、高鼻、垂耳、面带微笑,宽肩,右臂垂下,手已残,左手举于胸前持袈裟。身着贴身的袒右肩袈裟,沿着袈裟衣纹贴满了小坐佛。主尊两侧各有一胁侍菩萨,在菩萨头上各雕五尊比丘像,共十尊,有的双手合十,有的捏莲花或水瓶等,身姿各异,它们可能是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左右侧壁各有一立佛像,高约9米,其容貌与主尊十分相似,具圆形头光,身躯短粗,着通肩袈裟,右手举于胸前,五指伸展(东壁佛把大拇指和食指捏一起),掌心向前,左手垂于体侧持袈裟衣角。

第19窟是昙曜五窟中最大的洞窟(代表开国皇帝拓跋珪),主洞左右各开一个侧洞,洞窟外立面风化严重。主洞平面为椭圆形,穹窿顶,开有门和明窗。这是昙曜五窟的共同形式。主尊高约17米,占据窟内主要空间,高肉髻,素面,面相丰圆,下颌部分已崩塌,其容貌与第20窟大佛极为相似。大佛直接坐在石窟地面上,无台座。身穿与第20窟大佛同样的袒右肩、右肩覆衣的袈裟,右手举于胸前,五指伸展,左手持衣角置于腹前,衣纹表现与第20窟相同。窟内壁刻满千佛,并在前壁左右两隅的千佛中刻有较大的佛立像,立佛膝下有一小孩,佛摸小孩头,据说这是释迦牟尼和其子罗睺罗。因造像太大,不管在窟内还是窟外,无法把握大佛的全貌,礼拜者必须站在洞窟外面,透过明窗才得以瞻仰大佛容貌。大佛和洞窟限制了参观者的视角,也就是说大佛拒绝参观者无礼的眼光,只有在它规定的范围内才允许与其交流。

第20窟(代表太武帝)露天大佛结跏跌坐,被称为云冈石刻的象征。佛像为释迦坐像,高13.7米,胸以上因石质坚硬,保存完好。造型古朴硕大,两肩宽厚,袈裟右袒(着袒右肩袈裟而右肩覆衣角的形式常见于凉州地区,故此亦称“凉州式袈裟”),面形丰圆,薄唇高鼻,神情肃穆。背光的大焰纹和坐佛、飞天等浮雕十分华美,把主佛衬托得更加刚健雄浑,为云冈石窟中的代表作品。石窟前有清顺治八年所建五间四层木构楼阁,琉璃瓦顶,颇为壮观。

公元前后佛陀像分别在犍陀罗和秣菟罗地区出现,此时,已有了袒右肩式和通肩式袈裟。佛教初传入中国时期,佛陀像还沿袭着这两种早期着衣形式。然而,随着佛教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日益深化,佛陀也改穿上中国式的衣着,因此产生了所谓“中国式袈裟”。第16窟主尊应为中国式袈裟佛陀像的早期范例之一。
从洞窟平面看,其他四洞主尊都占满整个窟内空间,而第16窟主尊和前壁之间有较大距离,由此有学者认为第16窟在初期开凿工程中并未完成,后来经重新改凿才得以竣工。

第20窟(代表太武帝)露天大佛结跏跌坐,被称为云冈石刻的象征。佛像为释迦坐像,高13.7米,胸以上因石质坚硬,保存完好。造型古朴硕大,两肩宽厚,袈裟右袒(着袒右肩袈裟而右肩覆衣角的形式常见于凉州地区,故此亦称“凉州式袈裟”),面形丰圆,薄唇高鼻,神情肃穆。背光的大焰纹和坐佛、飞天等浮雕十分华美,把主佛衬托得更加刚健雄浑,为云冈石窟中的代表作品。石窟前有清顺治八年所建五间四层木构楼阁,琉璃瓦顶,颇为壮观。

公元前后佛陀像分别在犍陀罗和秣菟罗地区出现,此时,已有了袒右肩式和通肩式袈裟。佛教初传入中国时期,佛陀像还沿袭着这两种早期着衣形式。然而,随着佛教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日益深化,佛陀也改穿上中国式的衣着,因此产生了所谓“中国式袈裟”。第16窟主尊应为中国式袈裟佛陀像的早期范例之一。
从洞窟平面看,其他四洞主尊都占满整个窟内空间,而第16窟主尊和前壁之间有较大距离,由此有学者认为第16窟在初期开凿工程中并未完成,后来经重新改凿才得以竣工。

云冈石窟历经了一千五百年的历史沧桑,由于风雨侵蚀,石窟破损严重,许多精美的雕刻已经面目全非,甚至茫然无存,佛头佛像被凿被盗的刀斧痕迹至今犹存(这里又要说到另外一件事情,整个云冈现存造像51000多尊,最高达17米,最小仅2厘米;由于受到风化、水蚀和地震损毁消失的,以及清代和民国年间被盗的佛头、佛像达到1400多尊,流失到海外有据可查的有300多尊。在清代以前,少有石窟造像被盗纪录,总体来看被盗主要发生在1907-1935年间,其中1918-1930年间最为猖獗,其中窃贼的代表人物叫岳彬,其起家靠的就是盗卖到京城的七尊云冈石窟佛头)。

这次旅游才了解到云冈石窟位于大同煤田之中,距离石窟仅仅350米的109国道云冈段大吨位煤车比比皆是,严重的粉尘污染对石窟影响很大,于是98年的时候国家投入1.2亿元巨资对109国道进行改线,原来公路则开辟为旅游专线;周边居民也被安置搬迁,重新规划布局由地堡式游客服务中心,昙曜广场,礼佛大道,帝后礼佛图,山堂水殿建筑群,陈列馆,主石窟群,皮影戏中心,商业食货街组成串联式游览路线形成新的云冈石窟大型景区,突出了皇家园林和佛教圣地的恢弘气势。

上图中麦淼淼同学飞奔过来的身后的窟檐,也是为了解决窟群渗水严重的问题,造成石窟风化的最直接原因是水,包括地下毛细水、空气凝结水、雨水和石窟后壁山体渗水。其中山体渗水和雨水直接冲刷是两种最为严重的破坏形式。而窟檐可以使文物免受太阳直接照射,也可以使洞窟内温度相对保持稳定,减少水与岩石的直接接触,大大减缓石雕的风化速度。


为了保护文物,背后有很多学者的功力付出,如《云冈石窟砂岩石雕风化的问题》、《环境污染对云冈石窟的影响》、《云冈石窟风化因素之探讨》、《云冈石窟风化微测探试验》、《大同云冈石窟石雕表面和表层的粉状物及其在石雕风化中的作用研究》、《治理云冈石窟石雕风化的对策》、《大同云冈石窟工程地质勘察报告》、《环境条件变化对云冈石窟的影响》、《云冈石窟石雕的风化与保护》等,给出了理论依据。

而我国最早研究云冈石窟的学者为史学泰斗陈垣,1919年发表了《记大同武周山石窟寺》一文,不仅记录了云冈石窟遗存及历史风貌,还收集了清朝年间的文人诗赋,首开国内研究云冈石窟之风。后又著《云冈石窟寺之译经与刘孝标》,论述了云冈的译经情况,着重介绍了云冈石窟译经创始者昙曜所译之经。  1933年,中国学者梁思成、林徽因、刘敦桢等营造学社同人考察云冈石窟,随后在合著的《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中,刊发了《云冈石窟中所表现的北魏建筑》一文,厘定了云冈诸窟的名称,讨论了云冈飞仙的雕刻,分析了云冈石窟表现的建筑形式和窟前的附属建筑,第一次从建筑角度研究了云冈石刻价值。1936年,周一良撰写《云冈石佛小记》,文章全面论述了云冈的名称、石窟的开凿、石窟寺的数目与名称、云冈石佛之西域影响、窟内铭识,指出“云冈石佛为我国雕刻之精英,其壮伟遒丽,后世罕及”。1938年,汤用彤先生整理出版了《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书中有多篇有关云冈的文论,如《凉州与黄龙》、《释玄高》、《太武帝毁法》、《昙曜复兴佛法》、《北魏诸帝与佛法》、《北朝造像》等,为云冈石窟的研究提供了非常难得的历史依据和研究线索。

实际上最开始云冈研究的,国际上以日本学者为主。1902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建筑学家伊东忠太撰写了《云冈旅行记》,随后于1906年发表了《北清建筑调查报告》和《支那山西云冈石窟寺》,分别对云冈石窟艺术渊源和雕像来源进行了论述。伊东忠太这些著文引起了国际学者及世人对云冈石窟的关注,开创了云冈的百年研究之路。

然而随着宿白先生提出的《云冈石窟分期试论》引发了中外学者之间的论战,直到1990年才改变了世人对“云冈学在日本”的看法。中国学者百花齐放的云冈研究成果不断涌现:刘汝醴《伟大的雕刻艺术——云冈》(1954),刘玉英《云冈图案》(1959),苏州丝绸工学院工艺美术系编绘《云冈石窟装饰》(1986),辛长青《云冈史话》(1989),昝凯《云冈石窟》(1990),宿白《中国石窟寺研究》(1996),王建舜《云冈石窟艺术审美论》(1998),大同学者赵一德《云冈石窟文化》(1998),张焯《云冈石窟编年史》(2006),王恒《云冈石窟辞典》(2012),韩府编著《历代咏云冈石窟诗萃——附历代咏大同名胜古迹历史风物诗选》(2002),阎文儒《云冈石窟研究》(2003),王建舜《云冈石窟双窟论》(2003),聂还贵《雕刻在石头上的王朝》(2004),王恒《云冈石窟佛教造像》(2004),李雪芹、李立芬主编《云冈解读》(2006),李雪芹主编《云冈石窟研究院——带你走进博物馆》(2007),崔晓霞编《世界遗产丛书•云冈石窟》(2008),赵昆雨《云冈石窟佛教故事雕刻艺术》(2010),王天銮《岩•时•空——云冈石窟空间艺术》(2013)等,深入浅出、各具特色,都在试图从不同研究角度入手,为读者呈现一个不一样的云冈。这些书从历史文化、佛教造像、窟龛形制、碑文铭记、历史人物等方面对云冈石窟进行了全方位的介绍。

在摄影美术领域,李治国主编《云冈》(2000)、中国石窟雕塑全集编辑委员会编《中国美术分类全集•中国石窟雕塑全集•云冈》(第三卷:李治国主编)(2001)、毛志喜著《云冈石窟线描集》(2008)、冯骥才主编《中国大同雕塑全集•云冈石窟雕刻卷》(上、下)(2010)、张焯主编《中国石窟艺术•云冈》(2011)、王晨绘著《云冈石窟装饰图案集》(2011)、张焯主编《中国皇家雕刻艺术:云冈石窟》(2013)等著作,将云冈石窟的精品雕刻和图片汇聚一册,并配有简洁精炼的文字描述,以图文并茂的形式生动地展现了我国北魏石窟雕刻艺术的精华。

这些资料先存上,预备将张焯《云冈石窟编年史》(2006),王恒《云冈石窟辞典》(2012)这两本淘来看看。是以为记。

本篇游记共含6651个文字,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9-22 17:32

引用 觅食金鱼 发表于 2016-09-22 17:32:10 的回复: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回复觅食金鱼:啥情况?

2016-09-23 15:05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2016-09-26 10:56

引用 cinplex 发表于 2016-09-26 10:56:01 的回复: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回复cinplex:呃,主要针对云冈石窟做了一点记录,基本不算游记后期倒是带着孩子接触了不少佛教相关常识,很有意思

2016-12-01 16: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