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东非看稀奇 之一 —— 角马过河

31
红猪 (成都) LV.15
2016-09-22 16:11 1173/6
  • 出发时间/2016-08-13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0RMB

        马赛马拉和塞伦盖蒂其实指的是同一片草原。因为分属于肯尼亚坦桑尼亚两国,所以各自国境内的草原取的不同的名字而已。马赛马拉属肯尼亚,面积只有整个草原面积的四分之一左右,而剩下的则全部属于坦桑尼亚管辖的塞伦盖蒂。其实,真在草原上,两国的界限也没有那么清楚,车子在一天内,经常在两国边境徘徊,而我们一天出国N次,也是有可能的。
         除了面积大小,非要说一说两处草原的不同的话,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肯尼亚旅游业更为发达的原因,马赛马拉比较商业化,塞伦盖蒂更原生态一点。当然,这个比较是相对来说的。因为比起国内的某草原之类的,马赛马拉还是可以说是很原生态的。这点也可以作为你选择去哪一边的一个依据。
        马赛马拉游客较多,动物相对少一些,而塞伦盖蒂则条件相对来说比较艰苦,但面积大,动物多。当然,时间因素对于选择也很重要,而角马,在这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搞清楚了两个草原的特点,我们再来说说主角——角马吧!
        这东西,说它是主角,真心有点不好意思。为啥?丑啊,真心的丑啊!看看人家电影电视里的主角,哪个不是小鲜肉,哪个不是看着赏心悦目啊。可作为非了几千公里,花了大把钞票来看的主角,它们真心是——丑。
         说是马吧,那样子又有点像牛,只是那脸长得比马脸还长,灰扑扑的身子,没有牛的健壮,到是跟驴差不多,可又没人家驴能卖萌,驼这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又不是羊,长一大把胡子。所有的角马都长一个样,一群呆在一起公母都分不出来。胆子小,看到车来了,撒着欢的跑,跑开两步,转回头用那种呆滞中带着迷茫,迷茫着透着痴傻,痴傻中散发郁闷,郁闷之外又有点可怜的目光看着你。脑子里立马出现了一个词“二货”,感觉这个词是为角马度身定制的。
         不过好在我们的适应能力还是蛮强的,面对着草地上,无处不在,成百万上千万的黑压压的角马,看着看着也就看习惯了,到了最后,还赞扬了它们一句——还是二得挺可爱的。
     吐槽完毕,说点正经的。
     看过《动物世界》理解的就是角马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每年要进行一次大迁徙。到了马赛马拉,才知道,角马迁徙不是每年一次,而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它们迁徙的次数主要取决于头马的心情。哈哈,当然不是啦,主要是根据头马的判断。它会根据自己所带领的团队所在地方草的长势情况,判断到底往哪走。
      在马赛马拉,目之所及感觉草原已经很辽阔了,无法想象,在领队嘴里有着“草原收割机”之称的角马群,如何一夜之间把方圆几公里的高达2米的草吃得跟足球草坪一般。只是知道,角马很能吃,所以他们的领导不得不随时带着他们寻找新的食物。于是便有了角马的迁徙,才有了角马每天的迁徙。
       角马的迁徙本来不算什么,当一群,一大群角马迁徙,同时二号主角的配合,才使得每一年的迁徙季节成为了摄友的盛宴。想一想,几百万只角马不是“嗖”的一声从地里冒出来的,只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才出现,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角马一年有10个月呆在塞伦盖蒂,每年7-8月部分角马(大约40%)进入马赛马拉,然后9~10月左右,又转回到塞伦盖蒂。
       而且角马过河不是只过一条马拉河,而是有好几条。场面壮观的主要是两条河,一条叫格卢米提河,一条是赫赫有名的马拉河。我们这次是8月初去的,所以选择了马赛马拉,因为这个时候是塞伦盖蒂的角马迁徙进马赛马拉的时候,而他们所要经过的马拉河有2/3段在马赛马拉。(格卢米提河全部都在塞伦盖蒂境内)
       好了,接下来介绍一下故事发生的地点——马拉河。马拉河全长有约400公里,发源于肯尼亚山区,流过马赛马拉草原,流进坦桑尼亚的马拉湿地,最后流进维多利亚湖。亲眼见到这条著名的河流,有一些失望,毕竟因为角马过河而出名的这条河流没有想象中那么雄壮。8月算是水量充沛的季节,黄色的河水流过草原,没有波涛汹涌,没有激情澎湃,河面也不是很宽,我们路过的最宽的地方也就20~30米的样子。而角马们选择过河的地方,河道更窄一些,两边有缓坡,水流不是很大,水比较浅,这样就减少了被鳄鱼袭击的可能。
       最后一个登场的,就是二号主角——鳄鱼。一个字形容它“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我的观点的,鳄鱼给人的印象就是黑暗和血腥。它们俨然就是马拉河里的霸主,作为食物链的顶端,它们除了不敢去招惹它们的邻居河马,估计没有谁再是它的对手了。
       在旱季,河里没有什么水,没有什么动物往河里跑,最多也是偷偷摸摸地过来喝口水,在岸边一有什么动静马上撒开蹄子就跑,鳄鱼在岸上捕食哪有在河里游刃有余啊。本着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原则,鳄鱼一直在河边坚守,哪怕饿肚子也不离开。他们就等着6月开始的盛宴。这个时候,无数的角马每天来来回回的在它的地盘上过去过来,它们由最开始的饱餐,到最后的咬来玩,真真是差别太大。
      不是我夸张,在雨季,按照鳄鱼的食量来说,一匹角马够他们消化好几天了,但眼看着每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角马,鳄鱼们本着不放过的原则,只要自己能消灭的,那就来一个灭一个,自己也吃不过来,就让死去的角马尸体泡在水里,流向下游。我们看的第一次角马过河,在我们呆的约2个小时时间里,1只鳄鱼起码咬死了4匹角马,而最后我们在下游,就看到了满河的尸体和恶臭。估计最开心的要算那些天上的秃鹫了,他们成群结队的在天空盘旋,等待着水流把美餐冲到岸边,他们好美餐一顿。
      在车里,举着相机,拿着望远镜看着角马在岸边集结,然后散开,再集结,在散开,最后一匹鼓起勇气跳进水里,接着二匹,三匹,大部队跟上,而第一匹早已经成为潜伏在水里的鳄鱼的目标。我们只能看到,像块枯木一样鳄鱼向着那匹角马逼近,等距离角马不到一米时,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将猎物拖到水下。一匹角马的牺牲换来后面一部分同伴的顺利经过,等鳄鱼弄死一只之后,它又会回来,在水里的角马群里寻找下一个下手的目标。或许那只角马发现了,奋力地向着对岸游去,我们也在岸上不住的给角马加油,它哪里赶得上鳄鱼在水里的速度,随着一声声叹息和河面溅起的水花,我们知道,又一只角马“牺牲”了。
        虽然角马数量很多很多,但是真要看它们过河,还是需要比拼一点运气的。还好我们这群人品将就,在草原上呆了4天,看了3场角马过河。第一场鳄鱼捕猎秀,第二场过河数量最多,第三场没有鳄鱼,但角马们表演了左右两边同时交叉过河的情景。不过最精彩的还是第一场,看着满河的尸体,我们真的觉得角马真心有点笨。在人类的认知里,他们完全可以团结起来,一起同时过河,就算鳄鱼来了,也只有被踩死的份。可它们就是因为纠结,各种纠结,一部分探路的、性子急的、老弱的被鳄鱼盯上了。可角马毕竟是角马,它们只知道跟随头领的脚步前进,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角马胆小,不过也有让人佩服的地方。就是第一场有鳄鱼捕猎的地方,有看到有些角马好不容易过了河,到了对岸不知道是发现自己亲人没有过来还是什么原因,它们又再次跳入危险的河里,游了回去。   
        也许也是因为角马太过胆小且数量太多的缘故,它们集结一次,相当不容易。曾经有一次,等着角马集结就等了2个多小时,不过好在没有白等。之后有遇到一个摄影团队,他们在马赛马拉等了5天,一场过河都没见到,有一次从早上9点等到下午2点,好不容易角马集结到河边,正准备过河,确被不知道谁飞过去的无人机给全部吓了回去。所以呀,去草原之前,还是要祈祷自己好运吧。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亲眼看了鳄鱼捕猎角马的情景,很是震撼,毕竟是异常真实的、血腥的场面。我们可是也觉得鳄鱼很讨厌,本着自然规律,它饿了吃一两只角马无可厚非,可这样咬死了,又不吃,就有点讨厌了。不过领队却说,现在鳄鱼、狮子、豹子等以角马为食的动物现在越来越少了。角马虽然可怜,但他们数量真的很多,所以生活艰难的,还是食肉动物多一点。而且草原上也不会有浪费的事情发生,一匹角马死了,先是大型食肉动物吃,如狮子豹子,然后是小型的食腐类动物,比如鬣狗、豺,然后再是食腐的鸟类……一定一点也不会浪费。经过这样一解释,我们也才释然了。是啊,大自然既然这样安排,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我们只需要默默地看着,便好。  

注意:
      一般观看角马过河最好的时间是早上8点开始和中午2点,这个时间段角马过河最佳时间,你一定要与有着丰富经验的向导们及时沟通,安排好自己的时间。
      除了看角马过河,你还能遇到许多跟随着角马群迁徙的食肉动物,比如斑点鬣狗、黑背豺等。
      在观看角马过河时,要注意不要高声喧哗,不要站到车顶上去,小心被草原警察看到,他们会勒令你马上离开草原的。
     角马虽然个子大,但它们的胆子比兔子大不了多少,所以啊,凡是不能对兔子干的一切事情,也不要对角马做,切记。


图说角马过河

先来一张二货角马的正面免冠照片,看看它到底长什么样子!

男二号,鳄鱼先生,弄死不给正面,莫法,我惹不起它,只有来张侧面慵懒照!

再来张男一背面及侧面的,让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看看这货到底有好丑。

马赛马拉草原,成群结队的角马是最常见的动物,没有之一。

每年往返于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的角马总数约有200万只左右,到处都是角马的身影。

角马是一种胆小的动物,所以造就了它异常纠结的性格。站在河边的旁边的土坡上,为下不下坡,先纠结一下!

数以万计、十万计的角马聚集到河边,本身就是很震撼的画面,飞扬的尘土震天蔽日,非常壮观。

无数次的来回,无数次的集结,需要耐心,才能等到他们过河的时刻。

一个小小的动静,哪怕是它们内部谁不小心打了个喷嚏,都能够让一大群角马吓得仓皇后退!

他们在河边徘徊、纠结,观察着河面的情况寻找他们认为最佳的时机。

什么叫出身牛犊不怕虎?一头小角马率先向着河对岸走去!

可惜,猎人已经在不远的地方等着它了!

远处已经开始上演生死时速了,可旁边的角马似乎啥都没看到!???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有不到1米了!

鳄鱼已经开始预备的姿势,角马想转个弯,躲避掉眼前的恶魔!

可惜,它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鳄鱼,血盆大口已经罩了下来,我们似乎能够听到角马绝望的叫声!

很快,角马被拖入了水底,不见踪影,只有河面上的一点点水花,在记录着刚刚发生的残酷故事。

后面的大批角马开始过河了,而鳄鱼又守在了旁边,寻找可以下手的机会。

越往河中间走,河水越深水流越湍急,这正是鳄鱼下手的好地方。角马似乎不是游泳,他们仿佛在水里是跳跃,一蹦一蹦的前行。

快了,快了,马上就要就要到河对岸了,马上就安全了!

又一匹角马的路被鳄鱼堵死了

鳄鱼潜入水底,准备发动攻击!

狠狠的一口,角马的后腿遭到了重创!

角马奋力挣扎,脱离了鳄口,我们都在岸上为它鼓掌加油。它转头向着来的方向逃去!

水里永远都是鳄鱼的地盘,游出也就几米,它还是被鳄鱼抓到了。

又是一番挣扎,溅起巨大的水花,我们似乎能够感觉角马求生的努力,最后,在距离不到岸边3米的地方,它还是被鳄鱼咬住,拖进了水里。岸边的角马同伴,就这样眼睁睁的开着自己的伙伴在眼前死去。

鳄鱼继续扑咬,一直接着一只,他们也不吃,只是把能够咬死的角马全部咬死,然后扔在水里,似乎是一场游戏,它们在互相比赛,看谁咬死的角马更多而已。

虽然鳄鱼很多,伙伴也死了不少,角马群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过河,河对面的美食正诱惑着它们,所以的牛为草亡就是这样吧!

过河的大军里还有斑马,它们可比角马干脆,来到河边,左右看看,跳到水里,三下五除二就过河去了。完全不纠结。

或许是因为胆子大些,或许体型大一些,所以斑马过河要容易得多。我们还看到有几匹斑马来来回回的过,嘚瑟得很啊。不过鳄鱼也是要咬斑马的,只是我们在的这会没有看到!

在河中心,角马一蹦一蹦的,所以我在怀疑他们是在跳,不是游的。

角马会找河面较窄切浅,水流不急的地方过河。

一次大规模的角马队伍过河,可能有几万匹!

搞笑的是,有可能看到两个不同的角马群体,左右两边同时过河,这样的节奏,真心不清楚河哪边的草场要好一些了!

两对河马同时左右两边过河。最后领队解释,角马也不是故意过河,在他们每天前进的路上,如果遇到河,他们就过,如果它们当天正好是S型的线路,要过2次河,那就过2次,真是一根筋啊!

预备!

跳!

其实,大家一起过河,是最安全的选择,可惜很多时候,总是要先牺牲1两只同伴,他们才能鼓起勇气,陆陆续续的过河,如果走到一半,一直角马犹豫了,后面跟着的角马又都会退回来!

到了河对岸,也不是万事大吉,山坡上的石头太滑,一个不小心就滑到了。如果因为摔跤而受了外伤,那对于角马来说,也是致命的。

短短2个小时,河面上就漂满了角马的尸体。

远远看去就好像河中的石头,仔细一看,哎!

过完河的角马,飞快的奔向了丰饶的草场。

看看岸边等候的汽车,感觉车比角马多哦,哈哈。其实不然,马赛马拉是限制人数进去的,毕竟连接待能力有限,所以再多,也就二三十台车而已。

本篇游记共含5240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赞!2顶!

2016-09-22 17: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9-22 17:19:54 的回复:

赞!2顶!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

2016-09-22 17:2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请问当地有什么特色美食吗?

2016-09-22 17:25

引用 jiangyingc 发表于 2016-09-22 17:25:53 的回复:

楼主请问当地有什么特色美食吗?

回复jiangyingc:美食真心没有,只是一路上酒店的自助餐还算可以吃而已!内罗毕有一家不错的烤肉,我也是看攻略提过,去试了试,我觉得一般,就不推荐了!

2016-09-22 17: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9-26 16:54

您好,看到您肯尼亚的照片拍的非常好,请问有兴趣参加我们“狂野肯尼亚”摄影大赛吗?(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野去自然旅行资讯,回复后台“摄影赛”获取详细信息。)

2017-07-14 11: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