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缅于斯,沉甸于心--缅甸9日行走与发现

15
jojo2316 (广州) LV.16
2016-09-24 04:25 820/12
  • 出发时间/2016-02-10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4500RMB

微博:@jojo2316 QQ&微信:451802777,关于世界各地的旅行问题随时欢迎骚扰。

其实现在还没走过几个国家。

最近缅甸6.8级地震毁坏了蒲甘著名的苏拉玛尼,还有其他寺庙也有各种损坏,正是那句话“再不去,就晚了”,你无法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基于缅甸政府的尿性,修复寺庙或许是几年乃至十年之大计。对于一个旅游潜力在不断发掘的国家而言,难言沉痛。

过年前纠结了很长时间,去泰国还是缅甸,一想到逢年过节期间新马泰被中国游客所占领的场景,果断选择了单程机票2250的南航广州直飞仰光。只需要付多300块钱就可以坐头等舱了,看看白云机场国际候机的人,完全不觉得是中国出发的航班,各种欧美的老外。就现在来看,也许缅甸是被中国游客所遗忘的国度。

缅甸概况

位于东六区,比中国晚一个半小时,东南亚南亚之交汇点,濒临孟加拉湾,有着蜿蜒的海岸线,地处喜马拉雅山与横断山之麓,同样也有支离破碎般的高原。作为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却有着全世界仅次于美国的慷慨国民;一个徘徊于民主与强权的国家,新闻报道中多次渲染昂山素季的力量。一条连接两大城仰光曼德勒和首都内比都的高速公路看上去提升了这个国家的运输能力,殊不知凹凸不平的高速公路只是这个国家的遮羞布。缅甸由多个民族组成,几大少数民族拥有自己的武装,除了缅甸一些比较有名的地区外,很多地方的进出都有限制,从中国陆路进出都要申请批文,缅甸的旅游业依旧在快速发展的道路上。现在去,人不多,正好。

城市

仰光(Yangon):曾经的缅甸首都,缅甸最大,人口最多的城市,经历过长期的英国殖民统治,很多地方都有殖民地的痕迹。瑞光大金塔伫立在仰光城中央的小山上,没有太多高楼的仰光市区远远能望见。作为国家交通的枢纽,有飞往国内多地的航班和发往各地的长途车,以及漫漫无期的堵车。
娘水(茵莱湖)(Nyaung-Shwe):地处掸邦,位于缅甸中东部的高原上,属于东枝管辖,高原气候所带来的昼夜温差极大。这里能看到原始的手工业和渔业,也有传统的缅甸“长脖”妇女。除了各色的茵莱湖一日游之外,也可以租上一辆自行车在周边的村落转悠。
娘乌(蒲甘)(Nyaung U):12世纪开始盛行于此的蒲甘王朝,在伊洛瓦底江畔筑起了4000多座佛塔,超过两万个佛像。它是缅甸展示给世人的名片,同样也是小乘佛教的精髓和魅力所在。娘乌在蒲甘古城的东北10公里处,是蒲甘机场、火车站和客运站的所在地。
曼德勒(Mandalay):位于缅甸中北部,曾经是多个王朝的首都,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战场,皇宫在战争中变成一片废墟。如今看到的曼德勒繁华不再,但城市中各色的寺庙展示出这座城市最美的风景。
实皆(Sagaing):位于缅甸中北部,隔着伊洛瓦底江和曼德勒相望,也曾经是一代王朝的首府。实皆山上有大大小小500座佛塔,旱季的烟尘有点多,遥望有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彬乌伦(Pyin Oo Lwin):殖民时期英国人在此建造了一个避暑胜地,处于曼德勒瑞丽的公路上,很具有南亚次大陆风情的小城市。二战时期蒋介石曾经亲临此地督战远征军,主干道上面的大钟和全缅甸最大的植物园都深深刻上了殖民者的烙印。
昔卜(Hsipaw):处于曼德勒瑞丽的公路上,或许在中国南方人的眼中,那份田园风光再普通不过了,可欧美的游客看来则会有种不一样的激动心情,这也是为什么LP缅甸会推荐这里,而且很多人会选择从彬乌伦摇7个小时的火车过来,为的就是体验路上的谷特大桥。
木姐(Mu Se):边境城市,位于缅甸东北,与中国云南瑞丽隔墙相望。络绎不绝的边贸人群和许多在此居住的华人会让你倍感亲切,但高昂的住宿费也不会让你在此停留太长时间。
勃固(Bago):位于仰光东北70公里处,位于市区的金塔寺大佛和位于斋托山上享誉盛名的大金石,大金石在缅甸当地人心目中的地位与大金塔相当,在仰光选择包车一日游可以囊括这两地。
谬杭(Mrauk U):距离孟加拉国不远的克钦帮,目前只有飞机前往实兑(Sittwe)再转轮船进入,一年不超过一万的游客,不逊于蒲甘的晨雾,孤寂的寺庙和守候于此的僧侣,在这里恍如隔世。

货币与消费

缅甸货币叫Kyat(基亚),又可称做“甲”(K),1000甲差不多等于5.5RMB,在明加拉顿机场和普通的兑换点的美元汇率差不多在1200K上下。市区小卖部饮料在300K-1000K,同等产品如可口可乐和百事要比国内价格便宜,零食也一样。街头大排档人均在3000K-5000K之间,要吃顿好的估计人均不会超过10000K。住宿也许是缅甸槽点满满的地方,全程下来我都是住青旅和GH,最便宜的GH一晚10刀感觉比越南柬埔寨3刀一晚的还要差,当然整个缅甸的旅游产业并未发达,配备的旅馆房间数量还是太少,像蒲甘茵莱湖的住宿旺季必须要提前预定。有听当地华人说政府部门会在旅馆住宿费里面抽佣,才导致价格比东南亚其他国家要高很多,当然这也许是片面之词。在仰光曼德勒买明信片比较划算,一般是100-300K一张,仰光中央邮局可以买1000K十张一套的明信片,寄往世界各地的邮资统一为500K。值得一提的是,缅甸对于美元纸币的要求非常的高,一点污损甚至中间有一点点褶皱痕迹的美金他们都不会收,各位出国的时候尤其要注意手上的美元是否符合要求,以免吃哑巴亏。

交通

北京广州香港南宁昆明都有直飞仰光的航班,昆明每天有直飞曼德勒的航班,空进空出似乎是这个国家最方便的出入方式,不过直飞机票价格比飞东南亚其他国家要贵很多。当然从东南亚那边过来的朋友就不用花太多钱,东南亚主要城市到仰光的廉航还是很多的。缅甸的交通很糟糕,地面交通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也达不到我国一半的水平,而最快捷的飞机机票价格偏高。城市之间的交通建议选择大巴,连接仰光曼德勒的高速公路路面崎岖不平,过夜大巴上晃得难以入睡,普通公路路窄而且蜿蜒多山路,车子完全提不上速度,而且还有可能遇上堵车。然而除了蒲甘曼德勒之间的距离较短之外,像仰光茵莱湖茵莱湖蒲甘之间的行程都要坐过夜大巴,预算不充分的朋友还是稍微将就一下吧。缅甸的火车速度要比汽车慢得多,而且很多铁路都是比较旧的线路,提不上速度还全程摇晃,如果不是体验缅北的谷特铁路桥并不建议乘坐火车。之前有一些游记提到缅甸的车票要提前预定,有可能会遇到全部订满的情况,但来过这边之后发现其实城市之间的车次还是比较多的,有很多家客运公司在运营,无非就是舒适程度不同而已。需要提前预订的朋友可以在某宝上面拍一下缅甸车票,具体如何操作店家也有详细介绍的。

其他需知

缅甸人讲缅语,曾经英国殖民过,在英语普及率方面,比很多国家要高,出租车司机也是能懂一些英语的,在交流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缅甸有大量日本韩国的二手车,通常会出现不同舵位的汽车,会给初来乍到的人一种混乱感,其实缅甸是靠右行驶的国家,但有些时候公交车门在另外一边确实让人纠结。
最佳旅行时间在10月到翌年2月,此时降水不多,体感也比较舒服。冬季的缅甸昼夜温差比较大,东部掸邦和北部克钦邦晚上会有点冷,要准备一件薄外套来应付日落后温度的骤降。
这里的所有寺庙进入参观都要把鞋子脱掉,当地人几乎都是踢着拖鞋出门的,为了省去进出寺庙前的各种繁琐事,入乡随俗是最好的建议。
缅甸寺庙里的佛像,当地人也会拿出手机去拍照,可能这种方式在国内的寺庙不允许,但在缅甸,这并无太大忌讳,当然拍照与否,也取决于你本人。
缅甸中国云南陆路的口岸有很多个,一般游客选择进出的是木姐-瑞丽口岸,缅甸早已废除了飞进飞出,陆进陆出的条例。从木姐-瑞丽口岸进出缅甸需要办理批文,一般要提前一个多星期去申请,批文办理可以联系木姐当地的旅行社。(如有需要当地旅行社联系人的信息,可以加我微信)

行程

2.10 广州-仰光
    明加拉顿国际机场打车到市区1.5小时-波特涛塔-乔达基卧佛寺-Nga Htat Gyi Paya-瑞大 光金塔
2.11 仰光-娘水(过夜大巴)
    仰光环线火车-苏雷宝塔-昂山市场-仰光市政厅-原首相官邸-皇家大湖-Meilamu Paya-Aung Mingalar汽车站
2.12 茵莱湖-蒲甘(过夜大巴)
    茵莱湖一日游
2.13 蒲甘
    蒲甘小环线
2.14 蒲甘
    蒲甘大环线
2.15 蒲甘-曼德勒-实皆-阿玛拉普拉-曼德勒
    蒲甘小巴到曼德勒5小时-实皆山-贡慕多寺-因瓦古城-乌本桥-曼德勒
2.16 曼德勒-敏贡-曼德勒
    曼德勒渡轮到敏贡古城1小时-敏贡佛塔-敏贡大钟-辛比梅佛塔-敏贡古城渡轮回曼德勒40分钟-加乌库奇佛塔-固都陶佛塔-金色宫殿僧院-马哈木尼佛塔-乌本桥
2.17 曼德勒-彬乌伦
    曼德勒山-曼德勒皇宫-喜迎宾僧院-曼德勒拼车到彬乌伦2小时
2.18 彬乌伦-昔卜-木姐
    彬乌伦火车站-谷特大桥-昔卜火车站-昔卜拼车到木姐7小时
2.19 木姐-瑞丽-腾冲
    木姐陆路过境瑞丽-瑞丽腾冲和顺大巴4小时-和顺古镇
2.20 腾冲-昆明(过夜大巴)
    和顺古镇-滇西抗战纪念馆-国殇墓园-热海
2.21 昆明-罗平-兴义
    昆明罗平汽车3小时-螺蛳田-九龙瀑布群-金鸡岭
2.22 兴义-南宁(过夜火车)
    万峰林(东峰林)-马岭河峡谷
2.23 南宁-广州

仰光-初见亭台楼阁点石成金

起个大早赶早班的机场大巴,早上8点多的飞机直飞仰光。明加拉顿国际机场位于仰光市中心以北十公里,快速通过海关安检,然后换汇,本想一切该很顺利,然而这十公里路让我见识了一个真正的仰光。无处不在的堵车,路窄,私家车多,路口多,没有快速路,白天任何时候主干道都特别地堵。机场拼车到苏雷宝塔附近的青年旅舍Myanmar Backpacker,十公里不到的路跑了整整一个半小时,7000K的价格换算一下也不觉得多亏。

缅甸,见到最多的就是挂着中国三大品牌手机的门店,华为,OPPO,VIVO各领风骚,还有各色各样印有中文的档口和产品,街边摊大排档一般提供勺子作为主要餐具,但向他们要一次性筷子他们也会有,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这里受到中国的影响太多了。然而在仰光这个缅甸第一大城市,没有看到有太多的华人,而更多的是印度裔。漫步仰光街头,印度教,伊斯兰教的风情夹杂在满是佛教寺庙的大街小巷。各种各样的寺庙,数不清佛像,每走几步路就是一个寺院。当然最有名气的是瑞大光金塔,放眼仰光,大金塔矗立在中部的小山上,站在青旅的阳台能看得到。Myanmar Backpacker(256 Pansodan Street, Tower A, Level 9)位于老城区一栋住宅的9楼,12美金一个床位,和很多寺庙一样,进门要脱鞋子,这个价格算是缅甸青旅里面比较低的价格,和越南泰国等比贵太多了。

穿过老城区街道,走过集装箱码头,忘记了这天早起赶飞机的疲倦,继续以我最熟悉的方式,行走来到下个目的地。初见之波特涛塔(Botataung Paya),门票3美元,塔里聚集了很多当地人,面对着玻璃窗里面的金佛,人们排好队,面朝佛像双手合十,跪地而拜。一说寺庙神圣,穿鞋子进入有玷污寺庙圣洁之象,而我认为,脱掉鞋子,让肉体与地面碰触,使之更加接地气。尽管我非佛教徒,无任何信仰,但耳濡目染中国传统习俗也让我和当地人一样,在佛像面前虔诚地合十而拜,祈祷家人朋友平安。每个寺庙都有捐款箱,和国内寺庙的功德箱一样,用于寺庙的维护和扩建。

乔达基卧佛寺(Chaukhtatgyi Paya)和Ngahtatgyi Paya隔路相望,两个寺庙本想匆匆一瞥,却又驻足观看许久,两个不同风格的寺庙,建筑砖瓦结构和木质结构,卧佛与坐佛。让人震撼的是乔达基65米长的卧佛,巨大的脚上贴满了各种不同形象的贴片。卧佛旁的一个圆台有八尊佛像,对应下面八种动物,缅甸属相分八个(虎、狮、象、无牙象、鼠、天竺鼠、龙、妙翅鸟),按一周七天算,其中周三早上和下午分别为象和无牙象两个属相,和中国的十二生肖有异曲同工之妙。而狮与虎作为守护神位居属相之前二,和中国传统文化相仿的是,门前两只石狮也是作为门神那般存在,在缅甸多处亦可见到。

进入金塔(Shwedagon Paya)最佳时间是下午五点,这时候地面不会太热,很多缅甸上班族也乘着下班时间赶过来。外国游客需付八美元或者8000甲的进圆费,有东南西北四个入口,拖鞋寄存要收200甲,当然这些费用对于缅甸地标而言不值得纠结。1500多年前开始修建的大金塔在经过不同朝代的扩建,达到现在100米的高度,金塔顶盖上镶有几千颗价值连城的宝石和一颗76克拉的钻石,而购置珠宝这些费用,也是通过民间募集而来,甚至将镶满珠宝的塔顶盖放于塔尖上也是靠缅甸人自发前来帮忙的。夕阳西下,天色渐暗,灯光照亮整座金塔,越来越多的本地人涌进来,而我也不知不觉绕了金塔三圈。找个地方坐下来蹭一下金塔寺里面的公共wifi,眼前尽是绕金塔转的人,似乎他们下班之后的日常就是过来这里,时而转悠,或者席地而坐,信仰驱使着他们每天固定时间赶来。佛教讲求因果,因果之于缅甸,水代表和平,花代表美丽,蜡烛代表智慧,水果代表富裕,缅甸人献上如上之物,寄希望于佛能带来相应的回报。

金塔的时候碰到一个韩国大妈团,导游在最前面指着塔尖嘀咕,大妈们一个接着一个排好队,突然一个大妈说一大堆然后把我拉到她前面,再排几个人就轮到我了。轮到我的时候,导游将我肩膀下压让我去看塔尖,宝石在灯光照射下,反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落在金塔旁的一片空地上,而我站的地方,正好是反射蓝光的地儿,往身后挪动几步更是看到不一样的颜色,满是惊叹。

时间慢慢而过,中间有一次动身想往大门口走,回首望去大金塔,却又转身回到那片熙攘的广场中来。不知为何,总觉得在这里三个小时并不够,有股力量让一天下来疲惫的我再转金塔一圈,看看金塔四周佛像前的众生相。对于接下来8天时间将面对无数佛像的旅行者而言,可能有人会说看就看最具代表性的几个,其他的也是大同小异,看多了就没意思。可对于我来说,不同的地方会遇见不同的人,不一样的事,旅行的意义在于接地气的感受这片异域,尽管时间并不长,带有目的性去了解一方水土文化似乎更适合我。

所以也有了第二天的仰光一日暴走,仰光有条火车环线,本地人说一般住在火车环线附近的人都会坐环线上下班而避开交通拥堵,火车站位于青旅不远处,跨过铁路桥便是。环线单程票800甲,全程绕至城北明加拉顿国际机场之后回来,需要3个小时时间完成一圈,一天有差不多10趟往两个方向发出的环线车,时刻表:http://yangon-rangoon.com/yangon-circular-train.html,仅供参考,火车晚点现象严重,如想体验,坐几站到近郊即可,时间紧的朋友坐太远就有点浪费时间了。可能还是老式铁轨,火车行驶中不停地摇晃,在列车上完全站不稳。跟路上跑的二手汽车一样,火车也是日本八九十年代淘汰下来的,不用换内部格局,刷个漆就能够重新上路。Tha mine站下车后又跟上班族一起挤公交回市中心,白天上30度的高温,没有空调的公交简直要把人给烤了。

仰光老城区以苏雷宝塔为中心,中间横七竖八插有不同的街巷,老城区的规划不会让人轻易迷路,我按照LP上的路线去打卡,也有乱入的几条街巷。仰光的确是一种带有南亚次大陆风情的城市,路上随处可见晒得很黑的印度裔,小巷里如同一个菜市场,走累了肚子饿了歇脚地就是个路边小吃摊,不过比传说中的印度飞饼,手抓饭看起来要干净些。昂山市场(Bogyoke Aung San Market)很有名气,是各国游客必去之地,出于工作的原因,见惯市场上一大堆made in China的产品,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冒,若不是玉器行家,不建议去买玉,可能会被宰得很惨。昂山市场里好多档口能提供银联pos机刷卡,明显也是讨好全球最具购买力的中国游客。

听青旅的前台说去城北Aung Mingalar车站要提前2个多小时出发,赶下午6点去茵莱湖的车,看到皇家大湖(Kandawgyi Lake)在去城北的路上,于是3点不到就背上行囊出门了。大湖位于瑞大光金塔的东侧,以双龙头游船餐厅而出名,可跨过半个湖到餐厅门口却不再开放了。再往北打车去Meilamu寺,司机说最远送到这儿了,给他10000甲都不愿意把我送到汽车站,无奈又跑到Meilamu寺里面逛了一圈出来,恰好拦下另一部出租车,3000甲直接带到汽车站。跟司机说汽车站一定要报车哪个公司的车票,汽车站很大,不同站台有不同公司的大巴车,之前订好JJ Express的车,司机直接带到JJ Express的站台。5点51分,算是踩着点上车,果然是受到多篇游记好评的公司,大巴车很新很舒服。开车后不久上高速,会发一些零食和饮料,当然路上还得跑一段时间才能到指定服务区,要是怕饿肚子还得带点零食。汽车凌晨行驶下高速之后就是盘山公路,司机的车速快而且路面颠簸,晕车的朋友需要注意一下。

茵莱湖-划过水上涟漪人生百态

天还没亮风尘仆仆地来到娘水镇,2月的清晨,缅甸东部高原依旧是凉风习习,没穿长袖长裤的我差点栽在娘水的冷风当中。同车的朋友订了在娘水镇的旅行颂(The Song of Travel Hostel)青旅,由一位来自腊戌的华人开的,位置有点偏,走过去镇中心要花点时间,老板娘在台湾发行过一本缅甸的旅行指南,之后在曼德勒碰到的台湾朋友手里就拿着这本指南来玩缅甸。之前也说过缅甸有众多华人,在我行程的第三天总算碰到,可以在异国毫无交流障碍地和当地人探讨当地的各种话题。

当初在茵莱湖安排了一天的时间,实际上一日游足够了。一早到娘水镇,在青旅3000K借浴室洗个澡和吃一顿早饭,晚上赶8点多的车直接去蒲甘茵莱湖一日游分很多种,一般是4人拼一游艇,有4000K-5000K的普通游和15000K-30000K的豪华游,普通游和豪华游的区别在于一个有各种购物点,另一个纯玩。当然船夫把你拉到购物点,你不去买买买的话,他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微笑相迎,微笑相送。

这次一日游四个购物点,三个游玩点,彭都奥佛塔,茵汀村,跳猫寺,游玩点并非最重要,感受水上人家的生活,即便是来往游客络绎不绝,这里依旧保留掸族多样的传统。船驶出河道被偌大的茵莱湖环抱之时,一群渔夫在人们面前展现各种姿势,当你按下快门的一刻,就免不了要被他们缠住,要1000K才能把人打发走。耐心一点,到后面渔船更多的地方尽管拍,动作更加自然,而且也不会要小费。

对于一日游当中的购物点,我们一船4人都只是看看而已,偶尔看到一些感兴趣的会咨询一下店里的人,最后还是眼看手毋动。4个购物点里面展示的都是当地掸族的传统手工艺产品,个别可以看到现场加工的情景和缅甸有名的长脖妇女。长脖妇女是在脖子上套铜圈,每过几岁套上一个铜圈,最多要套20个,铜圈太重将肩膀下压使得脖子变得修长。缅甸这个传统的民族妇女是以套铜圈为美,而和中国裹脚一样,这一规矩已经被当地政府废除,不过仍有部分传统观念浓厚的家庭沿袭此举。茵莱湖一行,有幸目睹,不知道多久以后,这样的传统留不住,不知对大家来说,又有如何看法。

船驶入茵汀村要穿过多条河道,见到不少在河里游泳的人,对来往的游艇司空见惯,发动机轰鸣声也不影响他们在水里的活动。茵汀村和普通的缅甸村庄没什么区别,一条沿湖公路可以让车轻松开进来,河边的码头则是当地捕鱼人的生存之本,村里的两个佛塔群曾经受到过地震的影响仍没修复。冬季茵莱湖昼夜温差非常大,凌晨还是10来度,可以在白天攀升至30多度,坐游艇长时间把身体暴露在阳光之下,一没注意就晒伤了。

无妨,既然选择一天在船上,也就随时接受阳光的暴晒。午饭的时候总算有机会了解同行三人,马来华人出门各种任性,累了直接飞的到东南亚任何一个国家度假;瑞士工人说走就走,辞职后买了张到新加坡的机票开始为期10个月的旅行;意大利设计师无时无刻抱怨亚平宁半岛南部的人被地中海的阳光晒成了游手好闲的刁民。来旅行能遇到世界各地的游客,也能认识世界各地的轶闻趣事,简单的英语交流,能够相互明白对方意思即可。

一日游还有两座佛塔都是最后再上岸参观的,与仰光的五步一楼十步一寺不同,茵莱湖很大,却不是每一个小岛都适合修建佛塔。每当雨季来临,茵莱湖的水位上涨,一些低洼地被淹,尽管人们常说茵莱湖上多是浮岛,可将佛塔建在飘摇小岛上并不可取,彭都奥佛塔就建在一座离水平面较高的岛上,而跳猫寺这个木质建筑则架高于湖面之上。潮涨潮落,寺庙也为当地那些虔诚的信徒提供一个信仰寄托。跳猫寺以僧人训练猫儿跳圈而出名,眼见十只猫抢食物打架,却不见一跃飞过,只能说游客太多让这里的动物们拘束。

湖上看日落,过后温度直线下降,飞驰的快艇上寒风阵阵,再次披上外套。当伙伴们往他们的旅馆走去的时候,留下我一人在镇上等下一趟前往蒲甘的过夜车。一般人安排茵莱湖两天时间,而我压缩到一天,两趟过夜大巴,不知道当时体力是有多好才这样安排,而眼下的蒲甘也是体能消耗最最大的地方。

蒲甘-看尽浮华尘世万千佛塔

中部平原上,伊洛瓦底江畔,曾经辉煌数百年的蒲甘王朝,万千佛塔如同一场梦。在这里,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最好的佛塔,各有特色,统领了不同时代下的蒲甘王朝。你可以跟着攻略行走,一座一座佛塔打卡过去,比较其不一之处;也可以找寻最适合自己佛塔,席地而坐,在塔上欣赏日出日落,云卷云舒。对我而言,我可以用最少的时间,选择打卡而过,同样也在不知名的佛塔上和其他国家的驴友谈天说地,安静地欣赏唯美日落。用Google地图拼接了一幅蒲甘的地图,标出了一大堆值得打卡的佛塔,至于其他的,山外有山,等待其他爱探索的驴友进行补充。

蒲甘分为Nyaung-U(娘乌镇),Old Bagan(旧蒲甘),New Bagan(新蒲甘),娘乌和新蒲甘有很多住宿和餐饮的选择,一般背包客喜欢选在娘乌,其位置靠近机场火车站汽车站,距离旧蒲甘主要佛塔群差不多有7公里路。纵观地图上的佛塔,大部分聚集在旧蒲甘一带,除了一些比较有名的零零散散分布在中部的平原上,如果规划两日游可以集中一天去参观旧蒲甘一带的佛塔,而另一天则可以在中部平原一代随意而逛。蒲甘的门票据说是20美元一个人,可我大清早到蒲甘车站并没有人收取门票费用,而且白天在各个寺庙也没有人来查票,问过其他人都说有人收门票钱的,就有点搞不懂了。整个蒲甘,最有人气的莫过于旧蒲甘城外的瑞三陀佛塔(Shwesandaw Paya),由于谐音,很多中国游客都喜欢叫它许三多,后面游记当中就以许三多来表示。在蒲甘这么多座佛塔,由于维护需要,并没有多少座可以开放登顶,即便是能够登顶的佛塔,像许三多的台阶特别的陡,还有一些佛塔的过道很窄,走起路来特别费劲,扛着长枪短炮的朋友登塔要格外小心。除了几条主干道之外,剩下那些都是尘土飞扬的沙土路,要是汽车呼啸而过,跟在屁股后面只有吃土的份儿。沙土路不建议骑自行车,地面软硬不一的很容易摔跤,有点预算的朋友还是租一辆电动车吧,不然全程骑车下来体力消耗太大了。早上9点到下午3点是阳光最强的时候,即便是火热的阳光炙烤着地面,进入任何一座寺庙都要把鞋子脱掉,脚掌承受如同铁板烧的温度,时间充裕的朋友可以避开这一时间出动。

蒲甘过了三个夜晚,每个晚上都出动找寻最佳拍星空地点,奈何污染过于严重,空中总是弥漫着一层沙尘,而且路上的大灯远远能看见,长曝射入了很多杂光,我比较懒不想处理照片。凌晨3点到达娘乌镇,没有订旅馆却误打误撞找到一家有人刚退房的,10美金一个单人间,Pyinsa Rupa GH(+95 061 60607, Main Road Nyaung U),不知为何旅馆名片上的地址如此简单,在主路上的也并不难找。早上5点钟就可以租自行车了,在蒲甘,租自行车一天大概是1500K-3000K这个价位,电动车8000K-10000K,马车没有咨询过,应该也不会太贵,相对来说热气球则可以说贵得离谱了,保底消费300美金,而且还需要提前预定,至于这么畅销吗?第一天清晨骑车穿过漆黑的主路,眼前晃过多辆载客前往Old Bagan的客车,无一不是涌向许三多看日出的,起早贪黑小试牛刀拍几张,对着一座特别壮观的佛塔就是摆好架势一通拍,被告知是达比纽而不是许三多,沿着当地人指向飞快骑过去。果不其然,已经有很多人在佛塔上守候日出了。说许三多是最佳日出日落观赏点并不为过,正东方恰好是达玛央吉寺庙和众多若隐若现的佛塔,西面则是旧蒲甘的几座高塔和远处的伊洛瓦底江,无论是日出日落,想要占个好位置需要一早到那守着。

除了许三多的日出和日落之外,很多当地人会去帕塔达看日落,中部平原上面也有不少可以登顶看日落的地方,相比较中部平原上的游客会少很多,沙土路上自行车和电动车骑过来都格外费劲,大巴更不用想了。在蒲甘看的两次日落都在中部平原不知名的佛塔上,不闻其名,只见其景,翻遍google的网站均无法搜到详尽信息。

番外之夜行蒲甘
用一天时间熟悉蒲甘的路况,接连两个晚上在许三多和达玛央吉找到拍星轨的地方。许三多的经历还算蛮顺利,达玛央吉却不尽人意,在不断接近寺庙的时候,不时传出狗吠声,听来不止一只狗在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沙土路上,只拿着一个移动电源的LED作为照明的我瞬间懵了。从娘乌骑车过来旧蒲甘,马路上连一个人都见不着,在几只野狗面前认怂了,折返回到远处。
对于那些想要尝鲜去拍星空的朋友,可以在ios下载star rover这个app,先设定好你逗留在目的地的时间和坐标,查看不同方位的星空所代表的星座与星系,或者直接找到银河的走向,这些都能够方便你们先找准最佳摄影角度。自行车租赁点过了晚上8点就不开门了,如果要租车得等到第二天5点才行,此时需要从白天租借自行车直落到晚上,得跟租赁点提前打好招呼。夜里穿过的主干道只有Anawrahta Rd.有路灯,其他路都是黑漆漆一片,需要有强大的内心来冲出这片黑暗。

白天的蒲甘,不止有游客。僧侣们在佛学院里面认真进修,放牛人引着牛群行走于庙宇之间,走累的人挨在塔里一阵小憩。假使没有游客,一切秩序如常,蒲甘的生活也该如此,游客的出现也没有过分影响这里的生活,村里的农民依旧拥有那片耕地,小孩子在伊洛瓦底江畔赤足奔跑。当地人也会窜到寺庙里面进行讲解,不以付小费为目的的讲解,到头来也会换回一阵白眼。人们总喜欢拿蒲甘吴哥窟做对比,同样是寺庙,吴哥窟的寺庙藏于密林当中,蒲甘的寺庙则展现在高处开阔的视野里面,没有固定的行走线路,压过的沙土又变成一条新的道路,漫无目的地闲逛总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一座塔,试着给它命个名,依靠在佛塔边上,或站在高处,与素不相识的人一起,掠过人世间最精彩的日出日落。

按着LP的地图逐个打卡的佛塔
许三多(Shwesandaw Paya)
翻遍整个相册没有找到一张在白天拍的许三多,总是嫌弃它的摩肩接踵,却又在离开的时候无比想念它。蒲甘的初印象,从多部游记当中略窥一斑,这么多的介绍怎么少得了它。它的日出和日落倍受欢迎,仅此一张,在夜空下的许三多,仰望繁星点点,夜深人静,却依旧让人怦然心动。行走蒲甘最早的目标,行程也是从登顶许三多之后放射开来,从没想过一个个去打卡,却被这片平原上散落各处的佛塔打动,用仅有的两天时间,寻找最理想的归属地。

达玛央吉寺(Dhammayangyi Pahto)
许三多看日出,映在眼前的建筑就是达玛央吉,整个蒲甘地区最庞大的寺庙,没有想到转了两天蒲甘,终点到了这里。骑着自行车,穿越整个中部平原的沙土路,原本还以为找到最佳拍摄星空的方位,当晚却被不知远近的野狗给赶回来。

瑞喜宫佛塔(Shwezigon Paya)
离娘乌镇最近的一座佛塔,塔全身被金箔所覆盖,无论白天和黑夜都能够远远看到金光闪闪的塔身。

塔外面不远是娘乌本地人经常下的馆子,主营缅菜,晚上从旧蒲甘骑车回来看到当地人聚在餐馆内看球赛,缅甸人对足球特别狂热,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尤爱看英超。

悉隆敏罗寺(Htilominlo Pahto)

塔贝茂克塔(Thabek Hmauk)
有点不起眼,在苏拉玛尼寺旁边,一开始拿着LP问路人是哪座塔就指着塔贝茂克,怎么看都不像。

苏拉玛尼寺(Sulamani Pahto)
LP封面佛塔,塔里的壁画、雕刻保留完好,里面可以多逛一点时间。但在最近的这次地震当中受损最严重,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或许将来多少年都很难会有变化,疯狂按动的快门没想到成为这座塔给我留下最后的印象。

帕塔达塔(Pyathada Paya)
缅甸人喜欢在这里看日落,还没到日落时间这里早已被当地人占领。规模比达玛央吉稍微小一点,而且进去的路也不太好走,日落过后等旅游车队离去再骑车走,不然要吃一肚子的灰。

阿难陀寺(Ananda Pahto)
重点当中的重点,来蒲甘必逛的地方,首先是不同于其他佛塔寺庙的白色,无论表里都有保存最完好的结构,从差不多1000年前至今没受到地震等破坏。里面的四座金灿灿的立佛简直是炫到没有朋友,甩去其他寺庙十几条仰曼高速的距离。

卜帕耶寺(Bupaya)
位于旧蒲甘伊洛瓦底江边上,佛塔不远处正是当地人过伊洛瓦底江的渡口。和一个日本女孩一起骑车过来,如果没有她的彩图,我也不曾想过要到这里转一圈。没有去成勃固的大金石,发现这座塔和金石有异曲同工之妙,扼住伊洛瓦底江的转角咽喉,正如金石扼住安达曼海一样。

摩诃菩提佛塔(Mahabodhi Paya)

嘉德帕林寺(Gawdawpalin Pahto)

美因宫佛塔(Meenyeingone Paya)
这座佛塔比较安静独立于旧蒲甘城外,有花相伴,可能是天气太热,外面逛太累,直接坐在佛塔里面小憩,似乎没有太多人过来打扰。

明玛朗僧院(Mimalaung Kyaung)

帕陀沙慕亚(Pahtothamya)
也是一座不起眼的佛塔,里面精致的墙绘壁画着实让人吃惊。

纳斯隆僧院(Nathlaung Kyaung)
整个蒲甘地区唯一一座印度教寺庙,可以利用不同的窗门去构造不一样的画框照片,当然这个也是当地的热心人跟我说的,事后问我要不要买精品的时候,我却只买了一瓶大水。

摩诃泽迪塔(Mahazedi Paya)
蒲甘地区比较少有的一座能登高的佛塔,达比纽寺和瑞古吉寺近在眼前,绝佳的拍照地点。

达比纽寺(Thatbyinnyu Pahto)

瑞古吉寺(Shwegugyi)

明噶拉塔(Mingalazedi Paya)

摩耶塔(Myazedi Paya)

马努哈佛塔(Manuha Paya)

阿比雅达那寺(Abeyadana Pahto)

达玛斯迦塔(Dhammayazika Paya)
第一天在许三多看日出的时候,就看见正南方远处一座金灿灿的塔顶,山长水远骑车过去果然没让人失望,入夜的灯光照射下更加好看。

只在蒲甘住了一个晚上,最后一晚回旅馆3点多,大厅小憩一阵,坐上5点的飞奔至曼德勒。旅馆一般可以直接买蒲甘曼德勒的车票,如果在娘乌住的话,车子会到旅馆门口接人的,不用费时间去娘乌车站坐。

曼德勒-往事繁花似锦繁华无尽

如果曼德勒单纯作为缅甸行的终点是完美的,从殖民到故都,从乡村到城市。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缅甸故都曼德勒曾经繁花似锦繁华无尽,如今依旧是我眼中的最美。曼德勒又称瓦城,蒲甘王朝式微后,缅甸的王朝首府更迭似乎有些频繁,多数倚着伊洛瓦底江而建,阿瓦王朝,东吁王朝,贡榜王朝主宰西方文艺复兴至中国洋务运动时期的缅甸。阿瓦和贡榜在江两岸四地建立起都城,阿瓦的因瓦古城,贡榜的实皆古城还有贡榜后期的曼德勒,如今的曼德勒城市圈也是100多年前奠定下来的。

曼德勒曼德勒周边的四个片区实皆(Sagaing)、因瓦(Inwa)、敏贡(Mingun)、阿玛拉布拉(Amarapura),我这边就并称大曼德勒地区吧。蒲甘曼德勒市中心的要跑5个小时,到阿玛拉布拉则是4个小时,早上5点的车,赶到阿玛拉布拉正好9点,可以赶上千人僧饭。千人僧饭是位于乌本桥不远处的马哈伽纳扬僧院,每天早上10点前僧人会陆续赶来排队打饭,也是在这个点,大部分的游客也聚集在此欣赏这一壮观的场景。然而前一天没睡的我,跟司乘说好要在阿玛拉布拉下车,最后睡过头了直接到曼德勒市区。
先前订好了到Four River Hotel(543, 82nd Street, between 37th & 38th Street)也因为有突发情况而将我转到位置更好的Royal GH(25th Street, between 82nd & 83rd Street),12刀的价格从多人间升级到大床房,想想半个小时前的窝心事,也不会过于在意了。包了一个摩托车向导带路玩实皆、因瓦还有阿玛拉布拉,一天费用15000K,11点钟才出发,烈日当空下飞速前往实皆

通往实皆只有两座大桥,有阿瓦大桥公路铁路两用,据说是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并排而建的曼德勒大桥(Yadanabon Bridge)落成后,缓解了通往实皆的交通压力。曼德勒大桥和实皆山隔河相望,若没有污染,山上成片的庙宇清晰可数,倒是那分污染,有点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觉。要说实皆山上这么多座寺庙,只跟着向导去了两座推荐的,Pone Nya Shin和Umin Thonezeb,前者拥有可睥睨伊洛瓦底江的绝佳观景台,后者座落在一个斜坡上,爬上一平台有壮观的45尊佛像,是各路摄影高手取材地,眺望远方还能看到实皆另一地标贡慕多寺。贡慕多寺(Kaunghmudaw Paya),造型以女性乳房为灵感,更多的是对女性默默无闻奉献的赞美,坐摩托从实皆山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路上碰到当地人的婚礼,大象直接走上马路,婚礼队伍横穿马路拦路很长时间。

比起如今依旧繁华的实皆,因瓦古城则有点破败,向导把我送到渡轮码头,1000K的来回船票摆渡过去古城,船夫会根据船只情况载上一两部摩托车,自租摩托车的朋友可以不用担心。古城外便有不少马车寻觅游人,坐马车游古城是最多人选择的方式。因瓦古城每个景点都不远,也可以沿着马车行进的道路徒步游玩。曾经的古国皇城,经历过战争风雨,如今回到农民手上,菜地,玉米地,稻田,除去几座保存完好的寺庙,丝毫未有其余古建筑痕迹。进大门处的马哈昂美寺(Maha Aungmye Bonzan)能让你惊艳一番,而最里面的巴洽亚僧院(Bagaya Kyaung)仍保留着那份木质建筑的深幽。只能说徒步探索时,时不时会有马车经过,弄得满脸土灰,各位朋友过来的话,还是不要做如此体验吧。

心之所向的乌本桥还没看到,始终不能歇下来,阿玛拉布拉距离因瓦渡口差不多7公里吧,日落时分正好赶到乌本桥旁,这座柚木结构的长桥早已被各路游客所占领。乌本桥(U-Bein Bridge)横跨东塔曼湖,连接湖两岸。来曼德勒,必来乌本桥,来乌本桥,必欣赏这世界上最唯美的日出日落。冬季属于枯水期,湖中央露出一片洼地,当我赶到时,绝佳的摄影位置早就被各路长枪短炮所占领,甚至在湖面上都是5000K租的木舟。行人来往穿插于乌本桥上,眼前掠过的各种剪影,僧人和游客交杂在桥面上,想象当中的乌本桥是只有零散几个僧人踏着落日余晖而行,或许日落美景对大多数游客而言早已耳濡目染,日出则没有这么多纷纷扰扰,为了看日出的朋友可以选择住在阿玛拉布拉,曼德勒摩托车过去还是要半个小时时间。第一天仍未看过瘾的我,第二天从马哈木尼寺出来之后毅然选择一路向南,骑车到乌本桥边,独自一人享受这番百看不厌的景色。

踏着夜色,跟着晚高峰一起转战曼德勒市区,RoyalGH在曼德勒皇宫附近,旁边也是比较多人逛的街市。整天下来没休息,解决了份街头小吃赶紧回旅馆补眠。

敏贡古城(Mingun)位于曼德勒西北,在曼德勒最佳的前往方式是沿26th St.一路向西到伊洛瓦底江边的渡轮码头,5000K可以买到来回票,每天早上固定9点钟发船,一小时航程,回程下午1点,顺流而下40分钟就回到曼德勒。据说丰水期的时候,江上的客轮轮渡将会停止,查LP上面的运营时间是十月到翌年三月,这段时间也是缅甸下雨最少的月份。如果错过了早上9点这一班船,码头上会有各样的船夫拉客包船去敏贡,据说人多拼船还比坐大船要划算,没尝试过不知道是否如此。选择住在实皆的朋友也可以包车沿着伊洛瓦底江过去,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时间。

敏贡最大的看点无疑是最早进入人们视线的敏贡佛塔(MingunPaya),佛塔之外的大钟(Mingun Bell)还有辛比梅佛塔(Hsinbyume Paya)各有千秋,比起实皆因瓦更值得一走。敏贡佛塔曾遭受地震损坏,早期地震的痕迹有如一大伤疤,塔身被“撕裂”成几块,沿着被“撕”下的那一角可以徒步登塔,路比许三多的台阶还要难走。登顶后的平台,走起来也特别艰难,进入寺庙需要光着脚,顶上各种时代久远的裂缝走起路来要倍加小心。前文有提到仰光金塔旁有缅甸的第二大钟,第一大钟毫无疑问地花落敏贡之上。辛比梅佛塔离前两者距离也不太远,敏贡三小时的游玩时间十分充裕了。

曼德勒的景点非常多,要不想走马观花,4天时间也不够,市区的景点主要集中在城市东北一片,包括曼德勒皇宫(Mandalay Fortress)、曼德勒山(MandalayHill)和多座寺庙。租一辆自行车,2000K一天足以逛完半个曼德勒。作为故都,曼德勒皇宫在二战期间遭到战火毁灭,如今建筑群也只是基于旧照片复原而来,军人把守的东城门是唯一进入皇宫的通道,过关卡的时候需要手推自行车而过,后期复原的一座瞭望台成为了这片地方最好的观景处,不要相信那些能看到曼德勒全景的介绍,即便是城北的曼德勒山,想看到整座城市也很有难度。

话说曼德勒山在城北,登山必须要赤足,光是这点就给这座山赋予神圣的地位,据说日落时分看到的风景更赞。曼德勒安排两天半时间,可以安排乌本桥和曼德勒山欣赏日落。然而我独爱乌本桥,即便是骑自行车,也愿意踏足十几公里,吃遍一路灰土过去。曼德勒往阿玛拉布拉方向的马哈木尼寺(Mahamuni Paya)是很多佛教徒向往之地,围着金塔的四座佛像有不少当地人前来拜谒,佛身下早已被游客贴满了各样金箔。寺庙周围的各色小商铺,可以淘到很多物美价廉的手工艺品,以宝石为主打的饰品各有千秋,说不定淘着淘着能淘到好货。再次提醒:在缅甸想买成色好的翡翠、宝石,不懂行请谨慎,很容易被坑。

皇宫周边的寺庙有很多,东北面一圈可以一起逛,个人推荐山达穆尼(Sandamuni Paya)和金色宫殿(Shwenandaw Kyaung)。山达穆尼满是白色的佛塔看着和青海塔尔寺有点相像,金色宫殿僧院的木质结构建筑躲过了二战的轰炸,隐藏在街市当中。另一座隐藏在街市当中的木结构寺庙,喜迎宾僧院(Shwe In Bin Kyaung)在水沟边,骑车穿过多少条小路才发现这个隐匿于平房之中的寺庙,作为曼德勒行的最后一站,从神圣之道走回平凡之路,也许曾经的繁荣带给这座城市无尽辉煌,如今早已回归平凡。

离开曼德勒前一天,有幸跟着路上碰到的台湾朋友去城东一带,住的Dreamland Hostel是当地华人开的。离GH不远的地方有华人开的烤鱼馆,3000K,4000K一条鱼不等,不怕辣的可以让人在鱼肚子里塞辣椒,缅甸的酸辣味丝毫不逊云贵。餐馆老板是闽南早期移民,讲了很多关于缅甸和瓦城的事情,华人在缅甸都是上华人开设的学校,早期的时候学语文中国大陆的和台湾地区的课本两本一起用,这让他们简繁体字可以随意切换,说普通话完全没有问题。缅甸的华人众多,主要来自福建闽南一带,像如今传统的福建人一样,闽南文化依旧渗入在每一个身居缅甸福建人身上,五代人过去了依旧不忘根。餐馆的员工多是缅人,在每个季度的抓阄抽奖活动中,一人抽中了20000K的现金大奖,在我们看来并不多,而对于一个劳动者月薪普遍在100美元的缅甸而言,算是一笔大钱了。老板还不忘黑一把缅甸政府,敛财、不作为、以公谋私各种难听的话一一道来,当然这也是昂山素季上台前的一番言论,目前缅甸未来的一切,仍是未知数。

背上行囊前往拼车点,到彬乌伦的拼车在28th Street和82nd Street之间,6000K一个人,到下午能拼到的人就更少了,我也在路边等了大半个小时才拼上几个人一起出发。曼德勒到彬乌伦路上有军人设卡查证件,需要备好护照。

缅北-跨过蜿蜒小路茂密山林

不到70公里路,跑了两个多小时,其中有接近一个小时的盘山路,路况更是比中南部一带的国道还要糟糕。到达彬乌伦的Grace Hotel,天色渐暗。彬乌伦又称眉谬,是早期英国殖民者的一块避暑胜地,有一座欧式风格的花园,马路上跑的出租车不是四个轮子的小轿车,而是有人在驾驭的马车,旅馆不远处的大钟楼映着那分殖民的气息。但凡以为这座小城市非常小清新和偏欧式风格则大错特错。羊群随意走上马路,奶牛肆无忌惮横穿市场,这可好比到处开挂的印度一样。

炫酷的印度教寺庙还有白色的清真寺,隐秘于郊野的教堂和不缺金光的寺庙,多种宗教结合在小小的彬乌伦里。在集市旁,可以遇到几十年前离开中国江西省的移民,简简单单坐着小吃摊生意,虽然不及国内的生存环境,但被问及生活依旧回答满足。路边的广肇会馆让我更多的联想到当地的华人势力,而旁边大小不一的餐馆更多是在缅华人所开,无论是哪一座在曼德勒到木姐公路上的城市,永远有华人的身影,也离不开熟悉的普通话。缅甸的果敢号称是被中国遗忘的角落,每年都会和当局有冲突事件发生,相比果敢,缅北掸邦一带的其他华人则更多选择默默努力去为这个国家做奉献,承认是华人的同时,也认可自己是个缅甸人。

商店里采购完第二天火车上的零食,第二天起个大早,打一辆马车到火车站那。彬乌伦火车站还是那种古朴的风格,车站上早已被各路欧美老外占据半壁江山。从曼德勒发至腊戍的火车早上4点从曼德勒发车,早上7点52分到达彬乌伦,停留半个小时之后继续缓慢往腊戍方向行进,沿途经谷特、皎梅、昔卜等城市。其实城市之间的距离并不远,老旧的铁路线并不能满足火车提速的要求。当场买了张从彬乌伦到皎梅的硬座车票950K,软座其实也不算太贵,到站下车后发现皎梅火车站出来到市区的交通不便又多坐一站到昔卜才下,出站没有人来查票,稍稍逃了一程票。

如果说坐这条铁路去昔卜的最大意义,无非是那座赫赫有名的谷特铁路大桥。从彬乌伦到昔卜打的只需要三个半小时,而火车则要漫长的六个半小时,当天赶路到木姐也是我的选择,为了体验这段铁路线,我也顾不上能否在当天国门关闭前入境中国了,国门在中国时间晚上12点,缅甸时间晚上10点半正式关闭,要到中国时间早上8点才能再次开启。火车缓慢地行驶在缅北山区的原野上,速度完全提不上来,全程下来一路在摇摆。火车门随时可以推开,行驶中根本不敢站起来,更不用说去车门边,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和我一起坐硬座的两位泰国朋友交谈甚欢,两个半小时时间马上过去,在一段盘山路线当中隐约看到谷特大桥,全车都开始沸腾起来。

谷特大桥,1901年由宾夕法尼亚钢铁公司主持修建,高318尺,长2257尺,是当时世界上第二高桥。经历百年风雨,每天依旧通过两趟火车。火车过桥之前,先停个十分钟给大家拍拍照,其实这也只是让维护路桥的人查看一下铁桥是否安全。确认安全之后,叫齐所有人上车,由于时间久远,铁桥的无法快速通过,火车大概保持在10KM/H的匀速过桥,没有玻璃窗的火车可以随时探出脑袋,俯瞰下方的深谷河流。过桥后到Nawmpeng,硬座的那批美国旅行团下车了,转到旁边一辆回曼德勒的火车,从腊戍发至曼德勒的火车正好在此站交汇。跳过皎梅站,直奔昔卜。

下午三点多,感觉晚上十点半之前还是能赶到木姐的,被突突带到曼德勒-木姐公路上的一个车站,等大巴车来。起码有一个小时,大巴车等不到,才等来一辆载满蔬果的出租车。15000K,归国心切的我管不上那么多,赶时间挤一挤也好,就连后座都放满蔬果了,我的背包就只能够用绳子拴着搁在车子最顶上。

看着诺基亚地图的导航,一个镇一个镇跑过去,太阳还没下山前,车子还能跑到80码。入夜了,两边没有路灯,司机只能保持在40码的速度,而且当地人说今天的路况还算比较好的,没有发生堵车情况,照往时最忙的时候可以在这条公路堵上一天一夜。缅甸时间晚上11点才到达木姐,国门已关,整个木姐大部分人已经进入梦乡,路上找了几家旅馆都不愿意接待外国人。木姐可以说是缅甸最黑的一个地方,普通的旅馆,缅甸人住一晚只要20美金,而外国人持护照入住,最低消费一晚50美金。即使前台都是华人,他们也不敢在缅人政府面前偷天换日,该要登记的还是给他登记。入住酒店,望着一墙之隔的中国瑞丽,满是心酸。那个挂车顶的背包,吸尽了200公里路缅甸的黄尘渣土,到酒店时已经面目全非。

重点说一下批文,可能很多人被灌输了飞机飞出陆进陆出的原则已久,其实这项措施早已废除。中国缅甸有很多个通关口岸,但好像只有四个符合普通游客陆路出入境的要求,但这四个口岸出入境无一例外都需要给缅甸政府做批文。这就带动了瑞丽和木姐的旅行社办理此业务,办理批文需要5-7个工作日,我是在仰光入境当天才将护照首页和航班号发给木姐一个旅行社负责人的微信来办理。恰恰是我到木姐的那天,批文才弄好出来,着实把我吓个半死,要是没出来还要在这贵得离谱的木姐住多几天。为了不要对别人产生骚扰,我这边就不放联系方式上来了,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发你。

睡个自然醒,背上背包,去旅行社领回批文,跟着工作人员直接走绿色通道离境缅甸,入境的时候果不其然被海关问了一大堆话。根据我后期两次出国的经历,盖上瑞丽出入境章很有可能被问话,毕竟是敏感地带啊。

这50年间缅甸始终摆脱不了贫困,即便是有着全世界最慷慨的国民,依然改变不了局部动乱和政府腐败。一带一路,或许是契机,以高铁作为投资项目,用便捷的交通带动区域经济,未来十几年也许是这个国家发展最快的时候。旅游业,可能还要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但这样的缅甸我很喜欢,没有被过分商业化包装的人和事,保留了最原始的想法,但愿以后依然如初。缅西的秘境谬杭,始终对它念念不忘,也许以后,准备好足足一个星期去探索,可是这些地方,又会不会像苏拉玛尼那样转瞬即逝?要去,趁早!

本篇游记共含18490个文字,45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去的

2016-09-26 12:55

我很想去  可是闺蜜怕不安全,所以,... 想问问你觉得安全吗  就是仰光跟曼德拉

2016-09-26 12:56

然后你是从瑞丽口岸出的关吗? 程序复杂吗?坐汽车去的曼德拉 ?

2016-09-26 12: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jojo2316 的图片:

很喜欢这张

2016-09-27 15:42

引用 jojo2316 的图片:

过这个桥看起来很吓人啊

2016-09-27 15:59

引用 jojo2316 的图片:

左边那片区域应该算是蒲甘老城吧,感觉主要佛塔都集中在那里。

2016-09-27 16:01

引用 小花啊~ 发表于 2016-09-26 12:55:28 的回复: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去的

回复小花啊~:春节去的 陆路口岸过去缅甸比较麻烦 建议坐飞机过去

2016-10-10 13:09

引用 ZYM 发表于 2016-09-27 15:42:48 的回复:

很喜欢这张

回复ZYM:这是一座隐藏在旧蒲甘城内的佛塔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错过了

2016-10-10 13:11

引用 小胖妞妞 发表于 2016-09-27 15:59:28 的回复:

过这个桥看起来很吓人啊

回复小胖妞妞:还好啦 车速不快 可以慢慢欣赏美景 明年就要翻修了 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沧桑了

2016-10-10 13:11

引用 小胖妞妞 发表于 2016-09-27 16:01:48 的回复:

左边那片区域应该算是蒲甘老城吧,感觉主要佛塔都集中在那里。

回复小胖妞妞:有一条黑色线围住的是旧蒲甘城

2016-10-10 13:12

引用 jojo2316 发表于 2016-10-10 13:09:53 的回复:

春节去的 陆路口岸过去缅甸比较麻烦 建议坐飞机过去

回复jojo2316:恩, 我们改坐飞机了

2016-10-14 22:06

引用 jojo2316 的图片:

2016-12-04 13: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