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遇见黄山

19
蓝忍 (南京) LV.6
2016-09-24 09:12 441/4

我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会说走就走。
短暂二十几年,看不出自己的一些优点,反倒是缺点如烙印,深深烙在脸上,一眼便知。选择困难症算是我自认为最大的烙印了,多少次出现类似的笑话 — —站在超市货架面前,面对满排架的面条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因为我不知该如何选择,即使只是一筒面条!如果眼前只有一筒面条,兴许我连价格都不问就会拿走,可眼前满排的面条呀?怎么选?就好像人生的道路一样,如果单行线反而走的简单,活的开心,可生活毕竟是复杂的生活呀!
周五的中午做好了简单的工作安排,请了假,计划着人生一场重要的旅行,一个人去向往很久的地方。
下了班我清楚的记得,在金鹰等老友吃晚饭的场景,当时也写了篇《廊桥在回首》的文章,有朋友调侃我说文章名应该叫《涂着口红的女人》。一个人在 COSTA COFFEE 室外坐着的等人的时候,我就在纠结一个事情,次日的自由行是泰山,还是黄山
在纠结中匆匆的吃了晚饭,送朋友回家,回来时已经凌晨一点了。入眠前,我又躺床上纠结了半小时在思索对比泰山黄山的选择,看了网上的论坛,也看了两座山的自由行攻略,甚至连两座山乘车的信息都已经清楚的查询,现在只差一个选择,一个简单的选择。最终定了闹铃,去黄山
早起,收拾行李,做个简单的背包客,叫了车,南京南站。和大多驴友不同,我喜欢在高铁临窗贴着玻璃东张西望,看窗外的山村,树林,飞鸟和行人,看一晃而逝的美景,看大山下面的梯田......
高铁邻座的老哥姓王,三十出头,带着两个上初一的外甥。这是他第三次黄山行,第一次大学兄弟,第二次和结发妻子,第三次领着俩外甥。他说他还会来第四次,应该是一家三口上山吧,他要做爸爸了。我看他说着他黄山行的故事,男人脸上依然可以荡起女人幸福的涟漪。
一个人的穷游最大的乐趣莫过于与同样的人结伴而行,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点相遇结伴,到达目的地之后再分开,在结伴在分开......人来人往,无需牵挂。我与王哥就这是这样结伴的,我们的结伴从合肥南站开始,中间散开,又巧合的在黄山北站同一列车回合肥。我很开心可以遇到务实的王哥,还有两个外甥。我们从黄山北站下高铁,转乘景区大巴。我从小在平原地区长大,甚至连江苏省最高峰花果山都没见过的人,第一次穿梭的黄山景区的环山公路上,不免有点激动与紧张,那种感觉就像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却没机会开口说话,所有的欣喜如同小鹿在心里乱闯。
到底黄山山脚下,已经是中午11点多了。有山的地方的确是凉快很多,丝丝凉意如同山泉,沁人心脾。王哥跟我说准备从后山云谷寺登山道上山,我原先的意思是缆车直接观光上山,倒是两个外甥看出了我的疑虑,争先抢着我的背包去背。我执意不肯,拗不过小家伙的好意,王哥也示意让小家伙来,我就不再客气了,于是四人结伴徒步就上山了。
   黄山,自古就有诸多的诗篇点缀过这块宝地,秀丽无需多言,要说的是登山过程的享受。黄山山脉广阔,山峰诸多,像极了雨后竹林,处处竹笋破土矗立,巍峨遒劲!黄山上山的道路很多,最出名的莫过于云谷寺登山道和慈光阁登山道两条路线。我们登山路线选择的便是云谷寺登山道,这条道路的特点是陡峭而曲直,沿途基本上没有平坦的过渡带,陡峭的地方连体力旺盛的青年人恐怕也难以一口气攀登。云谷寺上山的这条青石台阶从山顶远远的看下去仿佛上千年的青蛇盘延在树林中,有宛若云梯斜插在峭壁里。这条道被驴友称作最适合上山的路线,穿过白鹅岭可以直达黄山西海大峡谷。
下午时日,西海的视野极好,随意一处山峰峭壁处都可以看见美丽的云海,像山间裹了棉花糖,棉絮缠绕在山峰之间。海拔低点的山峰刚好似出水的荷尖,白云像浩瀚的大海,偶尔有风,便起了层层涟漪。黄山以奇松怪石著称,素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美誉,西海的奇松怪石定当是黄山的翘楚。西海的怪石异常的奇特,其中当属“飞来石”、“妙笔生花”、“猴子观海”甲西海,彼此难分伯仲。我们在西海一直待到日落时分,期待着晚霞烧着的西海,可惜日落的时候山顶起了雾气。据说黄山的天气格外矫情,尤其是山腰,时长落细雨。回酒店的途中路过光明顶,山林雾气回荡像深秋的大雾,朦胧而惊悚!
我和王哥穿过光明顶边上的山林,天黑之前赶到了白云宾馆,各自去了定好的房间。
黄山山顶的酒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为了日出汇聚在一个小小的房间,像极了大学的宿舍。舍友却有俏皮的孩子,有儒雅的中年人,也有和蔼的老人。经历一天的登山大家都很疲惫,却依然兴奋地讲述着每个人白天看到的景象。入睡前,熄灯后的畅谈,谈的话题总是这一个—黄山的俊美。说到攻略我边铺的兄弟忽然像吸了毒,起了劲,从包里掏出了他的攻略图,侃侃而谈,似乎每个人也都愿意听他的描述,虽是第一次来,他坚定地眼神告诉我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我也是在这愉快的聊天中,分享了我白日所拍的景色,有个老者跟我讨要了一组我的摄影作品,然后得意的睡了,喃喃的说着“老了走不动了,就拿着这些照片回去炫耀炫耀吧”。
窄窄的房间,我结识了另外一个驴友,后面的旅途便铁了心的傍上这位攻略小哥刘一。原定凌晨去光明顶与王哥汇合看日出的,后来索性拉着王哥跟着刘一一起去了鳌鱼峰。据刘一说,鳌鱼峰是黄山众多观看日出最佳的地点之一,早晨的日出是从两座山峰之间爬出来的,衬着幽暗的山峰轮廓格外的有情调。
    星辰未落,我们便早早起了床,白云宾馆楼下的草坪上一座座帐篷也亮起了弱弱灯光,与星星相辉映。早起看日出的友人各自问好,行色匆匆,深怕日出让别人看了先。我和王哥通了电话,他说两个小孩起不来,叫我先去,我便与王哥在白云宾馆作了别。我与王哥黄山的相伴,也许也是人生的相遇就这样结束了。我随刘一和同伴匆匆上路,赶往鳌鱼峰。途中知道刘一是常州人,听了他讲述了今年最有成就的一件事—环东极岛徒步旅行。穿过一片黑色的树林后,远处隐约见着一座山峰,刘一不能确定是否是鳌鱼峰,问询了挑夫,黄山的路多半是这样,一旦错了路就得耽搁好多时间回头。
看日出的路上,昨日精神抖擞的刘一没了精气神,步履蹒跚,倒是我内心面对日出充满了期待,膝盖都忘却了疲乏,走的异常的快。
达到鳌鱼峰山顶的时候,已经有裹着棉被穿着羽绒服的人早早的来了,我在想这些人是不是露宿在这的?日出前的等待,大家的心都一样,在寒冷中瑟瑟发抖却丝毫不愿离开,没人会舍得这神圣的时刻。“快看,出来了!”一个异常尖锐的声音打破了寒冷的气氛,身体似乎也热了起来,远处的东方一条朝霞红的彩条中,像放大镜聚光烧着的红点,那是日出呀!日出的过程很快,宛若晨露,瞬间即逝。日出的时候,有陌生的驴友拿着自拍杆喊着“大家拍照啦”,各种陌生的笑脸就这样塞进了同一块屏幕里,然后各起身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行走。刘一告诉我,早上我们要赶在7点半之前通过“一线天”那是一个单行线的登山台阶,素有黄山“最陡台阶”之称。
穿过“一线天”我们就进入了黄山前山景区,也是驴友推荐的下山路线。我清楚的知道我距离跟刘一作别的时间只差“一线天”到玉屏楼的距离了,这段山路较为平坦,但经过“百步云梯”的确有点双腿发软的酸楚,快到玉屏楼的时候,我的心里涌出丝许忐忑。我知道我的黄山行,按照时间计划只剩下儿时父亲烟盒上那著名的“迎客松”标志,忽然有朝一日能在现实中看到这些遥不可及的图片,也或者说是记忆走进了现实,说不出的感触,感觉长大后自己那些儿时的美好都是生命中可以通过努力争取来的。
去玉屏楼的路上首先经过的是“送客松”,在向前经过玉屏楼,玉屏楼广场整块光滑的山体上镌刻着“黄山第一处”。8点的清晨,阳光柔和,微风和煦,就连行人的目光也格外的友善,玉屏楼山前观景平台上早已挤满了人,都是圆梦的旅人,一睹迎客松圣容。我也臭美的架起了自拍杆,逆着阳光,与迎客松合了影,阳光似七彩的针从我的头上穿过,深深定格在这刹那!
看了看时间,与刘一一行留影拥抱作了别,他们去了黄山最陡峭的天都峰,而我沐浴着阳光,悠然的进了玉屏缆车站。黄山清晨的鸟鸣在山谷间格外的清脆,像山泉悠远流畅,像微风楚楚佛面,也像站台长鸣的汽笛,催促着行人匆匆离去的脚步。我在缆车仓中早已沉醉,像诗人饮了酒,粗犷不羁;像道人品了茶,闲情自若。陶醉的我透过玻璃心满意足地静静感受着黄山的一切,不敢有一丝的贪婪,只这一次似乎再也不曾离去,也不知是我走进了黄山,还是黄山走进了我的心……
下了山,赶在中午之前,去了趟宏村。在宏村度过了安静的水墨午间。我在数间文艺小店里流连忘返,淘了张Jane的吉他民谣,一束干花和一盒黄山照片。行程差不多到站的时候,我趁车赶往了黄山北站,在北站的候车台上我又遇到了王哥和他两个外甥,然后在作别。
南京的路上本来想着把这篇文章写了,烦于琐事,便耽搁了些时日。趁中秋前的闲暇,便草草给自己的愿望画了简单的句号,至此我的黄山行才算圆满的到了终点。                  
                        写于2016年9月16日晚办公室

本篇游记共含3624个文字,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9-25 10:25

引用 dilin 发表于 2016-09-25 10:25:22 的回复: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回复dilin:这个国庆准备 贵州黔东南五日自驾

2016-09-26 10:11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9-26 16:56

引用 茉莉嬷嬷茶 发表于 2016-09-26 16:56:40 的回复: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回复茉莉嬷嬷茶:哈哈加油(困小蜂

2016-09-26 19: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