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来大理,有一个地方你必须去看看

写在前面

来到大理的第一天,我不禁好奇地问客栈老板:“大理古城在哪里呢?”

老板一脸惊讶地回答:“这里不就是嘛!”

诶呀,我心里OS着——

这哪里是古城嘛,分明是一堆古不古,今不今的仿建楼群好么?

所谓“白族建筑”,不过是在墙头描画了一些白描山水而已,后来才知道,这些象征着“白族民居”的图案,只是1980年河南古建筑队设计的仿古标识。

仿建的白族民居,远远望去一片黛瓦,倒是很有几分古城风貌,可走近看时,多数墙壁洁白,粉刷一新,哪里还有些许岁月的痕迹?

其实,真正的白族建筑,和仿建的白族建筑很容易区分。

白族民居往往就地取材,主要建筑材料是石头,外墙粉刷着石灰粉,有时还混和着碾碎的麦秸秆,因此从外表看,传统的白族建筑不仅有年代,而且建筑质地扎实,不会像仿建的白族建筑那样单薄苍白。

想要看看真正的白族建筑,有一个地方你必须得去,那就是——

喜洲

喜洲,与大理古城仅10公里之隔。来大理游玩的人,或许对这里多少有所耳闻,然而,仅仅沿着洱海骑行,来喜洲兜上一圈可不算数。想真正了解喜洲,至少要在古镇住上两日。

喜洲周边的景点不少,包括海舌公园、蝴蝶泉、周城等等。早前看过一篇攻略,全方位介绍了如何在一天的不同时段中,把古镇及其周边景点都游览一遍。

不过,我倒更愿意腾出一整天的时间,只在古镇里待着。因为,光是古镇的寻常日子、街巷坊间,就足够你慢慢玩味了。

喜洲古镇,你的一天当如此虚度。

上午——早起、逛最美的市集

每天清晨,喜洲居民都会在门前插上一柱香,为新的一天祈福。

随后,穿戴整齐,背起竹篓,热热闹闹地去赶集。不同于大理其他乡镇集市的沿街摊位,喜洲的市集,拥有一片专供摆摊的区域——市户街。

我相信,每个看到喜洲早市照片的人,都会不由感叹:

“天哪,这市集的背景,怎么像电影幕布一样?”

没错,如果不告诉你这是彩云之南的喜洲,你或许真的会以为,这是在巨大的山水摄影棚里拍片呢。

苍山云雾缭绕,天空碧蓝,云朵那么近,这背景如同巨大的棚盖,笼罩于市集上方。而行走在市集的白族居民,如同上演着一场民族风情秀。

虽然如今,白族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穿着时装,但赶集的白族中老年,还是习惯于穿着传统服饰。

坎肩、上衣、腰带、裙裤,五颜六色地层层搭配着,颇有层次感。当地人的白族服饰通常是订做的,她们延续着传统装束,不只是因为它们漂亮,更因为它们合身、耐脏、不易破损,穿着白族服装,做家务和干农活都方便。

白族人喜欢戴头饰,将“风花雪月”戴在头上。随风摇晃的穗子代表风,艳丽的花饰代表花,洁白的冒顶代表苍山之雪,弯弯的造型代表洱海明月。

背篓,亦是喜洲市集的一大看点。喜洲依山,郁郁葱葱的植被,为竹篓的制造提供了天然的原料。

一只竹篓不仅容量大,而且编织牢固,负重强又耐用,但凡买菜,只要在肩上背一个,就能装下一整天的食材。

历史上的白族,并没有留下太多文化记忆,唯独这靓丽多彩的服饰,这晃悠悠的竹背篓,承载着满满的民族精髓。

除了琳琅满目的蔬菜肉类,你也可以在早市看到正宗的小吃餐点。流动的早餐铺子,通常提供着最地道的喜洲早餐——豌豆粉。

豌豆粉有冷热两种吃法,趁热吃,被大理人俗称稀豆粉,有点像粘稠的豆浆。而冷凝后的豌豆粉,样子有些像刮凉粉。

一块倒扣着的大圆糕,用刮刀刮下一条一条的粗粉,加上木瓜醋、油泼辣子、花生酱、香菜、秘制酱油,凉拌后即可食用。

如果你是游客,我不太会推荐豌豆粉,因为多数人吃不惯这种味道。但它,却是喜洲的特色之一。走在集市,看着身着白族服饰的阿嬷们,用娴熟的一点一点手工刮粉,一勺一勺加上各色调料,绝对会看上瘾的。

早市地址:四方街以西,彩云街以南,靠近进士府和大超市。
营业时间:清晨6:00陆续摆摊,中午12:30左右结束。

午间——遇见、奢侈的手工披萨

在人头攒动的早市中,你偶尔也会看到特立独行的身影,小童便是其中一个。

一身极简的休闲装,一辆浅蓝色的脚踏车,车篓里、把手上,装着、挂着一袋袋新鲜菜蔬。满载而归的小童,在街巷里畅快骑行,车铃偶尔叮铃作响。

最终,她把车子锁在了“ROSE PIZZA”的小铺门口。

这是一间在大众点评上搜不到的披萨店,小小的木招牌上,用粉笔写着玫瑰二字。

不到20平米的店铺里,摆着两张木桌,搭配紫色和黄色的干花,五彩缤纷的马克杯,精致的调味盘。

通体的墙壁,被漆成森林系的绿色,乍一看,像极了欧洲小镇上的西餐馆。

小童是个让我一见倾心的闽南女子,两排洁白的牙齿,露出招牌式的爽朗笑容,言语间的妩媚,颇有几分莫文蔚的性感。

我一直相信,食物的美味程度,取决于原材料的新鲜度。ROSE PIZZA的可贵之处,在于其番茄、洋葱、蘑菇、青椒、面粉等原料,都是小童每天清晨从喜洲早市上采买的。

然而,光有新鲜的食材是还不够的,每一块ROSE PIZZA的制作,都凝结着小童对料理的精益求精。在这里,每制作一块薄皮披萨,都要花上半个多钟头的时间。

开始制作前,小童会先问客人,你们赶时间么?披萨是现做的,需要等久一点。

而回答通常都是,不会,你慢慢做吧。

的确,在喜洲,没有人需要赶时间。

小童走进厨房,隔着米色的麻布帘子,可以看见她灵巧的双手,正娴熟地揉面、擀面。面需要擀很久,直到薄如纸张。

随后,重要的步骤来了,小童拿起尖尖的叉子,垂直向下,在薄薄的面皮上轻轻敲出无数个小孔。

我问小童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这是为了防止面粉在烘烤的过程中膨胀,影响到面皮的口感。

擀好面皮,撒上芝士丝,还有切好的番茄、洋葱、黄瓜、青椒、蘑菇、培根,然后放入烤箱,一会儿,浓浓的芝士味,面皮烘烤的焦香,菜蔬加热的清甜,溢满全屋。

热腾腾的披萨端上,一口咬下去,面底在齿间发出“咯吱”一声轻响,清脆回香。绵密的芝士软软的,拉出长长的丝,那丰盛的一层蔬菜,咬在口中,新鲜的汁水迸发于舌尖,既没有熟透,又没有过生,烤制的程度、时长都刚刚好。

“怎么样,好吃么?”收拾完毕厨房,小童笑吟吟地问。
我一边连连点头,一边仍旧大嚼着食物。嘻,没办法,实在太好吃啦!

我好奇地问小童,这家店的食物如此美味,为什么没能在大众点评上搜到呢?

小童说,她没有在任何网络平台上做宣传,因为这间店本来就小,最多只能容纳8个人用餐,客人少,她一个人还张罗得过来。人一旦多了,可就力不从心了。

小童说罢,点起一支烟,俏皮地吐出烟圈,笑着说:

“利益是很容易诱惑人的,如果客人多了,来不及手工料理披萨,那么我很有可能去批发现成的面皮,购买罐装的速食材料……这样或许会带来更多收益,但披萨的品质就下降了。”

我听了,心下暗服。小童在大理打拼多年,定然经历过不少风雨,也正因为如此,才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其实精于工艺与运营成本,本身就是对矛盾体,两者之间的权衡拿捏,无关对错,只是选择。好比星巴克创立之初,也以手工研磨、精选咖啡豆脱引而出,然而随着销量飙升,不得不转而采用机器制作。如今的星巴克虽然品质脱离了初衷,但已然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咖啡店。

不过,ROSE PIZZA大抵会一直这样偏安于世。光顾这里的人,除了附近熟客,多是路过的外国驴友,或是外国家庭。

说话间,小童的好友进来找她聊天。看得出,她朋友也是在喜洲创业的外来移民。二人聊得正欢,我也就先行告辞了。

不少人用“理想国”形容大理,这不是没有缘由的。

大理拥有山川俊秀,又兼具生活机能。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冒险家、歌手、旅行家,在周游四方后,纷纷将落脚之地选在大理

他们拥有自己的圈子,结交挚友、开茶会、办沙龙。同时,世界各地的风俗文化也涌入大理,生活在这里的人,逐渐学会了做披萨、烤蛋糕、煎牛肉、煮咖啡……

只是,大理古城在过去的十年间,随着外来移民迁入,不少地产商也蜂拥而至。

琳琅满目的酒吧、咖啡馆、创意客栈,遍布大街小巷的同时,房价租金,也在短短几年内翻了翻。由于运营成本的与日俱增,曾经的理想国,也日渐成为各大商家弱肉强食的战场。

还好在喜洲,我找到了一处平衡。

原住民生活于此,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创意店面隐藏在街巷中,如同散布空中的几点繁星。

虽是西式料理、创意菜肴,其食材却是购自喜洲的市集,取自巍峨的苍山,取自洱海之畔的农田。


ROSE PIZZA 地址:市坪街阿波小厨旁
营业时间:通常从中午开始,直到深夜

下午——吃着烤乳扇,游走白族民居

你一定会问,来到喜洲,为什么不推荐一些本土特色菜?

因为对于我这个南方人而言,这里的米线、饵丝,真的不太适合我的肠胃,吃不惯不说,吃完后还会腹泻。

不过有一样小吃,倒是个特例,不仅当地人爱吃,游客们也对之赞不绝口。

那就是烤乳扇。

走在喜洲的大街小巷,你常常会听见老阿姨的叫卖声。这不起眼的小烤炉摊上,售卖的就是历史悠久、老少皆宜的喜洲美食——传说中,一斤牛奶只能做一片的烤乳扇。

递给阿姨五元钱后,她会问你:“加炼乳还是加玫瑰乳?”

之后再从烤炉下,抽出一片奶黄色的新鲜乳扇,乳扇被拉长的一角,沾粘着竹签子。

阿姨将乳扇整片铺开,用小勺抹上香乳,然后在烤炉上慢慢加热,渐渐地,乳扇的颜色开始范白,并散发出诱人的奶香,阿姨便开始小心翼翼地转动竹签,将整片乳扇轻轻卷起,远距离微烤,直至焦香。

我选择的是炼乳口味,但在递给我烤乳扇前,阿姨说,“再给你加一点玫瑰乳尝尝吧。”于是,她在乳扇顶部浇了些玫瑰乳,好像给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戴了只小帽。

乳扇的吃起来很像烤乳酪,但比乳酪更香、更有嚼劲。乳扇卷中包裹的炼乳,在咬下的一刻,如熔岩般溢出,甜甜的,混合着Q弹的乳皮咀嚼,味道棒极了。

一边吃正宗的烤乳扇,一边游走于白族建筑间,绝对是融入当地的美妙体验。

如果说,大理古城的所谓“白族建筑”是一种矫饰和伪造,那么喜洲的白族建筑,则是真实与古老的再现。

白族人很在意住宅的品质,即便缩衣减食、倾其所有,也要为自己的家庭建造一座高大上的宅院。

喜洲的白族民居,大多呈现闭合式院落形态,门面不大,进去后却豁然开朗。天井、照壁、正厅、耳房,层层分明。门前匾额、院前照壁,都要题辞以昭示家族声望。

喜洲也是著名的侨乡,早在上世纪初,喜洲商帮在这里勃然兴起。喜洲存留的白族建筑,也有不少出自商帮。这些宅院除了带有传统的白族风情,也融入了雕梁画栋的徽派建筑风格。

严家大院是著名的商帮豪宅,不过如今被开发商承包,参观需要门票。而其余的商帮大宅如尹氏宅院,则同喜洲的其它民居一样,分给多户人家居住。

只是,由于文革时期的大肆破坏,商帮宅院内的浮雕、壁画、匾额已被擦除损毁,唯有院门口墙壁上,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报表,依然清晰可见。

不过,我们依旧可以透过那些残缺的印迹,窥探曾经商贸繁华的百年风貌。


小贴士:
1、在喜洲,多数白族民居是对外开放的,有些需要收取几元钱的门票。
2、造访民宅多少会打扰到当地人,因此参观的时候,尽量放轻脚步,避免大声喧哗,遇到长者记得打招呼,以表尊敬。

夜晚——青旅拼饭,看露天电影

走在喜洲的羊肠小道,会有这样一处老宅,在众多民居中吸引了你的好奇。古镇以东,临近田园。门前一口古井,木板拼接着大门,雪白的圆形招牌上,赫然印着“逆旅·花时间”。

这是一座由喜洲老宅改造的青年旅舍,一幢二层小楼,一处耳房,一片院子。

虽是青旅,逆旅却没有过多脑洞大开的设计元素。白墙黛瓦还是原本的白墙黛瓦,只是在破损之处修修补补,还原本来的样子。

二楼的客房保留了四方天窗,白天可以看到蓝天白云,晚上可以仰望漫天繁星。

一方小院,放置着草编桌椅、秋千,供大家坐着聊天。

院落一角的花坛,除了种植淡粉色的野花,还有绿油油的蔬菜。若要烹饪,还可以摘一些尝尝鲜。

唯一的装饰,便是耳房墙壁上的两幅彩绘。一副是蔚蓝的大海,一副是小王子和狐狸眺望远方的场景。这样童话般的色彩,如同老屋生命的一种延续。

有句话说,不能拼饭的青旅不是好青旅,逆旅虽没有吧台、音响和台球桌,拼饭氛围却是极好的。

老板柚子,是个富有艺术气质的双鱼座女孩儿。她和老公曾在大理古城经营青旅多年,因向往喜洲的宁静,今年7月搬入此地,开设了逆时光青年旅舍。

柚子除了拥有温文尔雅的谈吐,更有着一手值得称道的好厨艺。夕阳西下,小小的厨房间飘出诱人的香味。

我们把桌椅搬到院子中央,傲娇的猫咪在我们之间钻来钻去。这天厨房的存菜不多了,柚子只用了剩余的马铃薯、菜瓜、排骨,摘了些许园子里的香葱、绿叶菜,炒了四个蔬菜,炖了一锅马铃薯排骨,搭配着热乎乎的白粥,吃起来好清爽。

虽然不习惯云南菜的重口,但柚子的料理却让我情有独钟。辣得刚刚好,保留着食物本身的清爽甘甜。

喜洲的夜晚沉睡得很早,没有熙熙攘攘的夜市,没有夜夜笙歌的酒吧街。店铺早早打了烊,更别提居民人家了。不过,逆旅的小院,却依然继续着欢乐之夜。

院子里的白墙,到了夜晚变身成电影幕布。投影仪在漆黑的夜下闪出一道白光,投射了满墙。当晚,放的是《唐伯虎点秋香》,来自香港福建广东的小伙伴,在漫天繁星下随着电影说笑着。

我们一致认为,当年周星驰的片,看百遍都不觉得腻,虽然如今,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然而经典,就是这样用来怀念的。

或许,只有在这不谙世事的小镇,才得此宁静一隅的青旅小院。看老片、寒暄彼此,日子悠长、供我们虚度时光。


到达方式:搭车到喜洲站后,按照百度导航步行,看到云客栈的指示牌时,左拐进入巷子,步行50米,青旅位于道路左侧。
每晚房价:33-40元/床,大床房120-140元/间

尾声

在旅行的途中,我企图去寻找那些原生态的风景,有感于原汁原味的生活风貌。

虽然我一直被告诫,同时也告诉自己,一个地方要发展,拓宽道路、整修建筑、统一化管理,是必经之路。的确,商业化虽有弊端,却是推动旅游业发展的捷径。丽江在先,大理也紧追不舍。

只是,作为旅游者,我依然略带私心地期望,这些商业发展的脚步,能慢一点、再慢一点,等我,把古老的光景看透了再说。

或许,十年后的喜洲,会成为和大理古城相似的旅游胜地,又或许,喜洲会成为一个特例。

不同于多数古镇旧宅的萧条清冷,喜洲,似乎在这水草丰美之地,保持着那份原住民、原生态的精气神。

这日复一日旺盛香火,这热闹非凡的早间市集,这繁华无限的深宅大院,让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一个民族对传统的执念。

同时,移民于此的年轻人、梦想家,亦在不断钻研、探索着。

他们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在保持传统和运营发展间,寻求一种平衡,他们期待着喜洲古镇,拥有另一种延续的可能。

我想十年之后,无论喜洲是怎样的样貌,我都不会忘记2016年,我在这里的所见所闻。永远、铭记着。

交通方式:
喜洲古镇距离大理下关34公里,大理古城10公里,两处皆有巴士可达。

大理下关——喜洲
下关客运站有去往喜洲的巴士,票价10元。

大理古城——喜洲
大理古城到喜洲,可在风花雪月大酒店对面的公车站,招手拦停巴士,开往丽江洱源、蝴蝶泉、喜洲的巴士都可到达喜洲,票价不会超过8元。

双廊——喜洲
双廊喜洲的公交车很少,建议拼车前往,价格30元以内,大约30-40分钟可达。

本篇游记共含6012个文字,4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美文美图,收藏了慢慢观赏~

2016-09-24 19: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第一次看到这么细致的介绍喜洲的,楼主用心了

2016-09-24 20:0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9-25 06:44

好专业的游记,楼主棒棒的

2016-09-25 10:58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9-26 17: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