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牽了手,一輩子跟你走------我的爺爺奶奶

5
ako (佛山) LV.12
2016-09-24 13:16 281/4

           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 却活在一个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這兩句話恐怕是前一段時間朋友圈里最感嘆愛情的一句話,那段時間鋪天蓋地是各種朴素而不言愛的世紀婚姻,當時我也動了一個念頭,要把爺爺奶奶的這輩子寫出來,或許不是最浪漫最熱烈的愛情,但在我們晚輩面前,每年回去到爺爺奶奶坟前祭拜時,一大家子一起講講他們相處時的瑣事,總會讓大家會心一笑,也總會讓我流下思念的淚.

         農歷八月份,是阮家生日最多的一個月,而以前壓軸的便是奶奶,她1927年農歷8月29出生,然後,六位小孩有三位就是農歷八月,孫輩中又有兩位,曾孫輩一位.這篇文章特意在奶奶生日前發出來,也算是送給奶奶的生日禮物吧,也希望遠在天國的爺爺奶奶高興的看到大家一起重溫細節,也篤信爺爺會高興地再喝一杯.

       爺爺出生於益陽石笋鑼鼓村(這個地方只有爺爺在三叔十歲時帶他去過),1919年農歷五月初四出生,因為爺爺住蘭溪,姥姥當時和嫁到龍光橋黃逸灣的女兒住一起,然後老去,這個地址我幼年時過小年去給姥姥送亮(益陽一種風俗 農歷12月24小年和大年必須去祖輩坟地送亮,讓他們能找到回家的路.那是一個純樸的小山村,屬於丘陵地區,但我們一般是當天去回,父親他們會去看望一下老表們,因為爺爺之前有個哥哥青年時外出做生意離家便未回來,姐姐就嫁在那里,是他惟一親人.姐姐生了五兒兩女,最大的兒子和我奶奶同齡.這些叔伯們一般在逢年過節或紅白喜事中會出現,父親兄弟五也會去看望他們,到我們這一輩,几乎交流方式為零了!

      

      

蘭溪鎮有一位富農,姓曹,有三十多畝地,養了五個女兒,最後終於得了個少爺,因為田地多,家中長期雇了勞力,爺爺走到曹家時已經24歲,170個頭,濃眉大眼,隆鼻闊嘴,氣宇軒昂,他做事非常勤快,言語不多,讓主人家贊賞不已,當時曹當家的前四個女兒都是在眾多幫工中挑選,所以有嫁會武功治跌打損傷的;有嫁會種農活的好把式,總之,都替女兒們入贅,招有一技之長的男子相伴終生.爺爺在那里幫忙做了兩年事,然後順理成章地在1945年娶了小八歲的奶奶,之前日本鬼子打到蘭溪時,爺爺還帶領大家躲去過石笋,是否之前兩人屬自由戀愛,我不得而知,每次奶奶都會說:"我可是你爺爺用轎子抬進門的!",細節若干,能分享的或許只有他們兩人了.

   爺爺奶奶一輩子養育了十個子女,其中存活了五子一女,夭折了兩女兩兒,幼年時,偶爾廳到奶奶說道其中有兩個長到了一個兩歲,一個四歲,一個喜歡吃魚,一個喜歡吃肉,所以一個叫"肉崽几",一個叫"魚妹几",另兩個卻是半歲內便夭折.當時我聽到奶奶說時,只認為是因為我愛吃魚,所以引發她感慨,現在想來,不能存活的四個子女也是她們一輩子未曾放下的遺憾吧!

     結婚几年後,經歷過孩子夭折,經歷過娘家田產所有歸為國有,奶奶兩個姐姐搬去華容,一個姐姐搬去四門閘,蘭溪鎮就留下三姐弟.解放後,爺爺奶奶分到了現菜市場的兩三間房子,開始了獨立的生活.這也是以前一個地主家的老宅子,高高的圍牆,青色的磚瓦是我最深印像.在這里,他們迎來了我父親,1949年8月27生,跟奶奶生日僅差兩天,恰逢解放,所以取名放民.

    完全沒有娘家依附後,爺爺就靠做木工生活,每天雷打不動的一斤白酒,一包煙(最早是買煙絲,裝進煙斗里面抽  90年以後改買盒裝煙)成了爺爺生活中未曾缺少的兩樣.這輩子爺爺大部分做木工,奶奶做生意,可以說他們日子過得比較愜意.奶奶在五姐妹中算嫁得最好滴,過門後沒有公婆困擾(沒有同住,但需贍養),爺爺從來不自己花錢,所有收入一律上交,奶奶當了一輩子家,這在他們那個男權年代是非常難得.

    1956年成立了木業社,爺爺必須去那里做事,爺爺和一群木匠們一起工作,切磋技藝,也和蘭溪木廠的王癩子結識,學會了一部分機器操作,也更好的學到了一些機械制作,為以後生活打下了結實底子,經歷過再次孩子夭折後,姑姑於56年8月28出生,和奶奶生日僅差一天.那時候大食堂,大家都去建新大隊過共產主义社會,大食堂,所有人都一起端飯吃,小孩不用操心太多.為了創造更好經濟條件,1958年爺爺在畜牧場工作,我爸留在蘭溪讀書,奶奶決定和姐姐一家去爛泥湖去放魚,她帶著大女兒和剛出生沒多久的二兒子(1959年),將近過了四年,1962年關閉食堂開糧倉後,大家不再住到棚戶區,而是各回各家.因母親眼睛近瞎,奶奶便回家專心帶小孩,照顧母親,以前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成了女漢子,娘家弟弟從沒有做過事,因而娘家的事大大小小都靠奶奶幫忙操辦,一直到父母老去,臨終前留下一個秘密讓奶奶保守.

  之前彈棉花純為手工操作

 網路圖,彈花機核心技术就是鋸齒滾要做得均勻牢固.



  1962年開始,除了白天上班,晚上爺爺帶著爸爸開始做彈花機的滾筒,當時蘭溪鎮是魚米之鄉,棉被棉衣是每家必備,所以當時用機器壓棉花是一個新鮮行業,而當初一套滾本錢約20元,市場價可賣100元,而爺爺帶著爸爸一個晚上便可以完成一套滾,記得那是一根軸承上密密用麻釘釘滿了鋸齒,一不小心, 很容易掛傷.最早一台壓花機是手動的,奶奶有時間就去市場去喊棉花來彈松,几斤棉花壓完,整個人都有一層棉絮飄在身上,甚至眉毛上沾有,變成白眉毛.奶奶最早一個人做,後面顧客多了,便和人合伙,她負責提供機器喊生意,別人負責壓,利潤分半,後面媽媽嫁過來後,就婆媳一起,直到我們分家修房子.後面有電之後,買了如上圖那種電動的機器,我清處地記得就放在金塘旁的魚棚處,小時後我還幫媽媽多次用過這個機器,直到後面太空棉興起,那台機器就完成它使命,被母親送給一個遠方很鄉下親戚,因為那里還用得上.

    爺爺是一個非常勤快的人,技藝也高,早期幫人家做家具,後面做彈花機,裝耕田用的犁,作耘田機,做鞭炮手工卷紙機(小時後臨進春節生意特別好,做鞭子有很多工序,這個機器那個卷紙木頭好重,偉表弟六歲時貪玩,當時就被機器沖斷了鼻梁,留下了一生的記憶),做紡紗機,織布機 做織布的梭子, 只要是木工能做的,好像都無所不能.當時爺爺出去做工要價也高,他經常得意的跟別人說,我一釘鎚便值五元錢,那時所有木匠都是榫卯結構,以致於很多年後爺爺看到三膠板家具,都很鄙夷.爺爺自己不愛花錢,而賺錢相對較多,家里有一台壓棉花機,一台滾鞭子機,小日子過得很紅火,因爺爺每天要喝酒,所以只要爺爺在家,肯定用泥爐上支個小火鍋,一家人圍著吃,哪怕是夏天,爺爺也不吃涼的菜.這期間,又添了兩個兒子,雖然小孩子多(四兒一女),但經濟尚可.當時叫花子到爺爺家要米,不是手握的一把,而是碗裝的一小碗,奶奶也會經常接濟一些親戚或鄰居,其中一戶叫曹國保的,認了奶奶做干姐姐,沒飯吃了,就來提半袋米回家應急.以前家里養一頭豬,過年殺了,家里面總是要留半頭,做腊肉,或者糟肉,也會買些魚薰好,存起來,因為爺爺沒有這些葷菜是吃不下飯,喝不下酒滴!在那個物質匱乏年代,這種真屬於低調而奢華.

  或許是有人眼熱爺爺家富足的生活,也許是整個地方就我們一戶姓阮,1965年,把爺爺抓進了工商所,然後抄家把一罐子油  一只船(價值3000元人民幣)直接充公.因為當初錢都不存銀行,家里床鋪稻草  棉絮 衣櫃 磚縫 壜子 等到處被奶奶藏錢,具體那次抄走多少現金,沒有人知道.只是從這次後,他們更低調更小心了,吃飯時門窗也關得更緊,甚至香味都恨不得吸進去,不讓它飄出來.1967年八月,奶奶又生了最小的兒子,從此,家里有五個兒子,一個女兒, 一家八口全靠爺爺奶奶辛勤工作撫養,我父親從小耳濡目染,讀書時夜晚幫忙,初中畢業後也跟爺爺學會了木工,開始分擔家里生活重擔.

1968年,生產隊合並,大家都出集體工,每天一人十分,清塘泥 除草 修田埂,農村的活要怎麼做都做不完.因為爺爺父子不擅長農活,故將他們派出去做木工掙錢交集體,42元/月/人,兩父子一年要交900元一年,這在當時也是個天文數字,但爺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從此,兩父子沒日沒夜幹,奶奶偶爾做點私活,一家人總能吃飽穿暖,.雖然家里子女多,但因為家境不錯,做媒相當多,我母親三歲喪母,外公草藥很熟,比較斯文,三個子女無法養活,逼得將姨送走,所以小時候母親受了很多苦,當聽說婆家衣食無憂時,便於1969年12月13結婚了.俗話說"長嫂當母",下面五個弟妹,媽媽嫁過來除了要去集體出工,還要協助大量家務.因為爺爺特愛干淨,所以家務操勞後面仰賴母親,因奶奶乳汁不多且乳頭極易被咬爛,叔叔們大部分靠米糕養活.姑姑放學後要喂弟妹們吃飯,哄他們睡覺,一大家子齊心協力,雖然辛苦,也比一般家庭好過.自我有記憶起,奶奶家就養了兩只鵝,夏天我們一般把涼床(竹制家具)搬到河堤上歇涼,晚餐也經常在涼床上吃,因為要早點吃完趕緊洗澡,那時候夏天傍晚吃得最多的便是鵝蛋.大人們出工回來,便到彈簧廠那個碼頭去游泳.

      爺爺規定晚上九點前必須回家,吃飯時間沒趕上就不準吃飯,否則嚴懲, 對於有五個兒子的家規確實嚴了點.可憐的奶奶就只能趁爺爺睡了,在屋里搭梯子,讓誤餐或晚歸的兒子翻圍牆回家,再塞給她藏好的飯菜,如果第二天爺爺想起來,還是會教訓一番,更多時候可能都裝聾作啞了.這麼多年過去,幾個叔叔回憶這種躲迷藏還得意呢!

      以為家庭會這樣一帆風順時,生活便來搗亂了.1971年,我出生了,在我幾個月時,母親得了急性腦膜炎,渾身滾燙僵直,緊咬舌頭,那時後緊急找了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藥,硬是在生死線上把她救回來,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爸媽現在還常說到那個情景,那段時間姑姑承擔了所有家務.姑姑水汪汪的大眼睛,筆挺的鼻梁,一笑還有酒窩,個性非常溫柔,在五個混小子的家里,深得爺爺奶奶喜愛.她自小成積優異,當時初中升高中時要推薦上學,因家中沒後台,名額硬被人擠掉了.那時後,利用蘭溪有利條件,奶奶開始了小販生涯.1972年,姑姑和表姐去老家黃逸灣時,回來經過坟地,吹到風,受了驚,到家就病了,然後精神便有點失常,一改平常文靜,變得罵人打人,無法理喻,這對於驕傲的爺爺可是個最大的打擊.奶奶終日以淚洗面,一聽到哪里有好偏方好醫生,不管多貴,不管多遠,第二天一定出發,爺爺平常出門掙錢,如果姑姑不發病還好,如果一發病,他就會找個借口,狠揍兒子,所以只要看到氣氛不對,大家都繞他走.甚至,在這期間,爺爺還和赤腳醫療隊的醫生們到湖北學采藥,希望能憑自己能力治好姑姑,爺爺也確實學到了很多中草藥習性和簡單小病治法,甚至有人還慕名找他治病.將近三年治病生涯,花費無數,甚至奶奶把她陪嫁的手鐲都賣掉,終於把姑姑治好了,一家人才算過上安靜日子.後面,奶奶姐姐幫姑姑介紹了一位大11歲男孩,結婚了.

     伴隨著兩個兒子陸續出生,奶奶干弟弟去世,1977臨終前將他房子300元賣給我爺爺,所以我們一家五口算是正式自立門戶,搬到隔爺爺家不到一公里地方居住.因為隔得近,我們經常去爺爺奶奶家,有時後吃飽飯過去,看到爺爺家桌上擺的菜,難免會露出饞相,奶奶一般都會多裝一碗在桌上,這時候如果不吃,那100%的爺爺就是一"斋公(我們土話 是用食指中指合並的第一關節用力敲頭 "就過來了,因為從他立戶起,任何人只要在吃飯時間到他家,就必須坐下吃飯,如果喝酒滴,必須喝一盅,否則他不接受,不管你是誰.1978火燒房子後,我們在隊屋栖身一年,當初看中電影院那塊地想修房子,有人百般阻撓,有個傍晚,爺爺喝了酒後,提著開山斧,站在那塊地皮前,大聲說道:"有誰再敢阻擾我大兒子修房子,要問我手中的斧頭答不答應!"年幼的我已經看過水滸傳,覺得爺爺就是那里面的英雄好漢!1980年我們有了第一台黑白電視機,終於結束了去學校或去工兵里蹭電視的畫面,偶爾也幻想當明星呢!

      

     

           小叔出生後,奶奶開始做小販,因為需趕早,經常要從蘭溪走路去益陽,18里地,要提或挑著看好的貨物,並不輕松.當時奶奶沒有固定販賣甚麼,有時候新鮮辣椒,有時候鱔魚泥鰍,有時候鮮雞土蛋,有時候魚干蝦仁,總之每天早上看到哪種好,有可能價差大,她就販賣哪種,因為這個,奶奶被批鬥過,做為投機打倒把典型罵過,沒收過無數把稱.最早蘭溪到益陽三里橋只有船票,一毛二一張票,後面開通公共汽車,到赫山廟要兩角一張,奶奶每天都出門,利潤最少鎖定在三元,後來四兒子(1965 2 10 )可以幫上手後,利潤就定在4到五元.姑姑嫁在益陽大海棠,奶奶如果貨物賣不完,也會在女兒家呆一晚,隔天大早賣掉後再從益陽返帶一些貨物到蘭溪.如果碰巧有女兒一家喜歡的東西,奶奶不管多高利潤,總會留一些帶過去.因為姑父家條件不好,再加上擔心姑姑,奶奶每周都會去探望.姑父是個巧手,文藝活動非常活躍,並有一手好泥磚活,幫人砌的節能灶成了他獨門絕技,業務很好.爺爺自己大奶奶八歲,這輩子根本拿奶奶沒轍,但當奶奶做主要把女兒嫁大11歲窮小子時,他卻非常反對,擔心女兒受苦.當成事實後,面惡心善的爺爺總念叨要奶奶多去看多去幫心愛女兒一家,每年的寒暑假,也會早早地吩咐把兩個外甥接過來過假期,不管那兩個小子如何玩劣,自有外公外婆撐腰,我們這群人都要靠邊站了!

      話說曹家大少爺自從父母過世後,留下的一些積蓄因為他不善運作所剩無幾,兩兒兩女的舅爺爺生活經常陷入困境.因為爺爺討厭懶惰的人,也不肯對他們一家多作救濟.到1978年,奶奶實在看不過去,便和爺爺約了舅爺爺夫妻過來,把父母當年埋下銀元的位置告知舅爺爺.其實,這個秘密只有奶奶知道,她堅守著父母對她的重托,生活再怎麼艱難也沒有動過一絲念頭.就這樣,某天晚上,在楓林橋石獅子前第三塊麻石下,三叔和和平叔把銀圓全部取出來,當時市值人民幣19元,據說發了個小財.舅爺爺一家也對奶奶感激不盡, 奶奶卻覺得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奶奶的眼睛因為那三年太過傷心流淚太多,視力下降嚴重,睫毛容易倒刺,風吹易流淚.當時我外公會治病,奶奶就帶我去找外公拿中藥,記得把藥搗爛用紗布包好在奶奶右手手腕處,沒多久,手腕處便有潰爛,據外公說是毒氣.奶奶敷藥那一個月,我就幫奶奶洗了一個月澡,一個月衣服.後面眼睛稍微好轉,但根本沒有根治,從那時後起,奶奶身上從沒有少過手絹,因為要用來擦眼淚.也曾帶奶奶專程看過眼科,也沒有道出個所以然,所以奶奶每隔一段時間便要去洗一下眼睛,我每年回去也會幫她買兩條小手絹.奶奶雖然視力不好,但一點不妨礙她做生意和打牌,看秤也是清清楚楚.奶奶因為眼睛時去求菩薩,許下心願,每個月的初三 十三 二十三逢三就吃齋,這個習慣一直遵守到她過世.

 子女陸續大了,1980年兩個兒子已經結婚分家出去,在菜市場老房子被征用,爺爺奶奶搬到了現有地基,修了五間房,那時後爺爺很想開個木廠,但因為這些年被抄家被割尾巴,一次又一次地被迫貧窮,奶奶就沒有同意這樣做.奶奶認為只要人勤快,不愁賺不到錢,而不要冒那樣大風險去當出頭鳥.就拿最簡單的幾件事:每年端午,奶奶必然會在楓林橋邊擺一張或兩張桌子,上面擺茶水,兩分錢一杯,另外用竹筒量蝅豆,五分錢一筒,後面是賣冰棍,總之,在人山人海的端午節,總會有丰厚的回報;另外,奶奶購置了一桿大秤,可以稱到兩百斤以內,每天早上派一個兒子到市場,兩分錢稱一次,每天都會有將近五毛甚至一塊錢收入;也會要求小孩去檢桃核,把它砸開後賣桃仁出去換錢;所有只要在奶奶眼中可以掙錢的方式,她都會嘗試一下,或者讓兒子媳婦去做,爭取讓家中有活錢入門.對於金錢,奶奶很會利用,所有參與賺錢的人都有獎勵,成積好表現好也有獎勵,那時候我讀小學,因為懂事特遭爺爺奶奶疼愛,奶奶每天先給我五分,後慢慢漲到一毛或兩毛,讓其他弟妹們羨慕不已.奶奶對於所有媳婦 子女生日記得很清楚,每個人生日一定會收到她和爺爺備的禮物. 所以搬到新房子後,爺爺繼續作木匠,我父親在米廠上班,我也每天多了一份零花錢.

  平凡的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我們家也因為電影院征收而於1982搬到了金塘邊,和學校只有一水之遙.有一天傍晚,爺爺突然提著一把斧子跑到我家,一看就是喝了酒,一進門,把我家三門櫃 床 書桌亂砍一番,還一邊說:"翅牓硬了哇",和以前英雄好漢形象比,那一刻我看到是害怕,因為不知道發生了啥事,幾分鐘後,奶奶趕了過來,喊一聲後, 爺爺乖乖地回去了!事後查明,是有人拔弄是非,說了婆媳之間壞話,奶奶誤會了,話才說到一半,爺爺就立馬出手.在爺爺心目中,奶奶只有他可以說,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評論,我還見過他姐夫只是講了一句玩笑話,被爺爺立馬趕出去不準他再到他們家的尷尬.事後爺爺查明後,爺爺並沒有跟我爸媽說甚麼,只是立馬做了一個大櫃子送過來.以爺爺個性,這也算是一種低頭吧!

   

        1985年,因為征收,我們的住宅面積大大變小,再修平房已經不可能夠我們居住.考慮到磚貴且運輸成本高,姑父指導,老爸他們居然靠自己箍窑燒磚,那時候可是個新鮮事,從挑土  和泥 套泥模的每一天開始,爺爺每天會過來看進展,家里面整天都是人頭湧湧,點火時我們在上學,聽說舉行了儀式.拆窑後,看到一塊塊成功的紅磚,大家才松了一口氣,這在當時可以說是一個壯舉吧!後面自己做預制版,倒小件,硬是修好了一個兩層十間樓房和五間雜屋!爺爺口頭沒說,心里可是極驕傲滴!對於我母親,他嘴里雖然不表揚,但透過奶奶的嘴,大家都知道了爺爺的肯定.

 搬過來金塘邊,我家承包了金塘養魚,另外還有一個魚池,又修了三間房子專門養豬.當時養豬的糞水流到沼氣池,所以很早就點上明亮的沼氣燈,這樣照明電基本用沼氣,煮飯也是用沼氣爐.沼氣發酵過的水或澆菜或養魚,簡直就是當時地理書上桑基魚塘的典范.因為養魚需要魚草,除了自己種的蘇丹草之外,我們三放學後都規定要扯一籃豬草,還要根據年齡分配魚草重量,媽媽還要軋棉花,一家人忙得不得了,甚至有次因為弟弟把磚塊藏在青草中冒充重量被打得半死. 那時候,一言不合就是武力,好像不會溝通似滴!家長權威不容挑戰!
  
       因為有兩個魚塘,几乎一年有300天左右會賣魚.每天五點左右父母和坤伯先起床,他們划船撒網打魚,約摸五點四十左右,媽媽就在堤上喊:"鴿子,起床啦,抬魚阿!"因為自己最大,父親他們還要繼續撒網,我就必須和母親一起將魚運到菜市場,新鮮活蹦亂跳的金塘魚一直比其他魚貴兩毛一斤,還是搶手貨.我們就需要幫忙到父親過來才匆匆跑到鎮上吃個早餐趕去學校,因而,我們家似乎都沒有一起早餐的習慣,這是否是因為缺少足夠睡眠而致我長不高吧!回來扯豬草 剁豬草 喂豬食也是我們協助工作之一,那時後飼養二三十頭豬的農戶不多,居然還有人過來取經呢!母親1980--1996年一直堅持養豬,她常說,養豬不能賺很多錢,但會把每天投資進去滴錢存起來,到豬出欄時,小錢就變成了大錢,這可能也是受爺爺奶奶影響吧!勤檢持家是中國傳統女性的美德,85年稅物局征收了我們一部分住房和豬舍,剛好在快到暑假時運磚修房子,我和母親 嬸嬸和另外兩位成年人,五個人硬是把他們几十萬塊甚至上百萬磚給卸完了!看來搬磚是有歷史傳統的!那時後因為政策好,大家幹勁特別足,恨不得一天當兩天用!不像現在,需要那麼多後台,有那麼多城管,只要勤快,一定有回報!

每年快過年時會把金塘的水全部抽干,除了魚苗,其他都賣掉.

逢年過節需要花色魚(青魚 草魚 鯉魚)走岳家,平常最常有是鰱魚.

家里的另一個魚池,有時後會用網箱先養一段時間,待價而售

一年的大部分早上,媽媽就在市場賣魚.

  1994年我買了第一台傻瓜相機,回去後到處照相,可惜爺爺奶奶怕攝掉魂魄不準拍照,我們也不怎麼敢違背心意.這是94年我們家配備,那時候雙卡收錄音機,可以聽音樂聽新聞評書,買了好多好多磁帶,那個時代的歌几乎全會唱,一放學,音樂聲鐵定響起.牆上也貼了明星海報,每天有帥哥美女陪著睡覺,是個很美好的事情.那時後還會有些工藝品,應該不是义烏制造吧!我的床上還掛了個風鈴,現在想想應該很少有機會被吹響吧! 硬殼開水瓶搭配的茶杯,能夠沖一杯賣乳精就是待客之道,物質匱乏的年代,精神卻很富足,是那個時代特性吧!

    當時去找別人軟磨硬泡要了一個指標,把電視機換成韶峰牌彩電,放在一樓,方便大家一起觀賞.

大弟和同學在我家

有相機後,必拍地方就是楓林橋,那時的楓林橋古典

小堂妹

爺爺愛穿淺色衣服,夏天常穿白襯衣或白汗衫,有時候奶奶沒洗干淨,他還會自己洗一次,一般每周他會把廚房炊具整理一次,我也見過他一邊整理一邊嘀咕奶奶情形,但一旦奶奶現身,他又不做聲了,小時後以為爺爺怕奶奶,現在想起來應該是他寵這個比他小八歲的老婆.搬到新居後,隨著兵叔1978年結婚,1984年12月化叔最小的兒子已於1991年結婚,那會兒爺爺已經不再做事,奶奶一直在做小販生意,直到小叔修好新樓房,他們搬過去後,奶奶就擺了一個百貨檯(土話叫寶欄),賣煙賣檳榔和一些小孩零嘴.奶奶閒著無事,就每天邀人打紙牌,叫措胡子,據說這是一種很活的組合方式.76年左右,因為奶奶打牌,爺爺累了一天在旁邊就看了看,結果被派出所抓了,第二天在鎮上游街,在那時後可真是很丟臉的事,我當時已經上學了,被發小或同學們恥笑好久,尤其是和小朋友吵架時,他們就會說:"你們家是壞份子 投機倒把四六份子 賭博滴資本主義:",一到這里,我們便不敢回聲,哭著回家找大人去了! 
     
       1986年後, 爺爺有時候不高興,就偷偷地把奶奶所有紙牌丟到馬路上,一般十分鐘內,奶奶就會懸賞讓孫子們撿回來,几付牌湊成一付,繼續打牌,實在不行,再去買一付新的.就這樣周而復始,奶奶把他三餐照顧好,爺爺就曬曬太陽 烤烤火,偶爾和老伙計聊聊天.其實爺爺所有牌都會打,只是他很討厭賭博,偏偏娶了個打了一輩子牌的老婆 ,這種搭配,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了!奶奶這個壞習慣,是最強大滴基因,讓一個個子女孫輩都成了賭性堅強滴人!孫子們光是圍在奶奶身邊,三歲就學會了~!現在偶爾回想,如果我們繼承的是爺爺認真學習  勤儉節約 精益求精的所有優點,再加上奶奶的頭腦,而不是傳承爺爺的暴燥 奶奶的嗜賭,恐怕這一家子的命運會大不相同吧!

湊在一起,就是打麻將

或者拖拉機或向七

這是奶奶住到姑姑家後常用的一付骨牌,雖然我不會打,還是把它帶來這邊,當作一個回憶吧!

           我們慢慢長大,爺爺奶奶日漸變老,所有兒女孫輩到外詆地求學工作的日漸增多,當時爺爺有個外甥在湘西做副縣長,每逢端午中秋過年都一定會來拜訪舅舅舅媽,提過來也是一些新鮮奇特的物品,奶奶一定會讓家里所有人一起分享,有一年中秋,我在外地求學,中秋後十天奶奶生日時回家,奶奶打開大櫃門,拿出留的彌猴桃和月餅,都已經長了霉了,心中是無比的感念.因為時間緊迫,每年一般只有一兩次見到爺爺奶奶了.最早回去,看到爺爺還是煙酒不離,還是喜歡吃薰魚腊肉,我總會勸他戒酒戒煙,改變飲食習慣,爺爺總會笑著說:"我都吃了七十多年了,沒有看到生病.生死由命,別管那麼多!"後面,爺爺奶奶開始追蹤我們的婚姻大事,期待能早日四代同堂.

當年的我,後面這一排房子就是豬舍,因為在另一地修建新房,所以也沒有再修葺.

當初媽媽非要幫它們照相,留個念想.這反而讓我想起以前養的那條狗,那個故事更長了

家鄉特色的烤火,那時後是木炭燃燒後用灰覆蓋,火燼可以保暖,每家會做火箱,烤火被.

 1999年,爺爺在就著小酒吃著黃牙叫火鍋時,不慎被一根大刺卡到,引起輕微中風,送到醫院,所幸沒事.那一年春節我結婚了,也是從這一年起,已過八十的爺爺在每次春節四桌團聚時,總會流淚,總會說不知到明年能不能一起吃團年飯了!這是那麼多年來,爺爺在我們面前流露最脆弱的一面,所以每年回去,大家都盡最大可能聚在一起,吃飯 喝酒 打牌,讓老人家高興.雖然大家不是很富裕,但回家那種親密無間的氣氛也讓其他人羨慕不已.

大合照,還是少了个別人未到齊,但卻是爺爺惟一一張和後輩一起的家庭照.

因為孫子輩外出就業的多,所以過年時回去一定要給爺爺奶奶買酒買香西瓜子等等,當然最方便的就是給現金.大家都知道爺爺從不管錢,當把錢交奶奶時,她一定要求一分為二,要我們親自將那一半交給爺爺,可能是因為怕爺爺沒有做事有種失落感吧!每當爺爺把錢收好,我們就知道這已經是上交國庫了,表示這個錢不會進入流通市場.然後,奶奶就會一一清著該給曾孫們壓歲錢,該給新客們大紅包,所有人情奶奶從不會漏掉,心里永遠裝著小一輩們. (五兒一女含孫子25人,包含13個孫子 結婚 生子 生日 等等 該是多少雜事) . 我先生1997第一次去我家時,見到爺爺穿一件白衣,正用斧頭在砍木頭,覺得爺爺好精神,天然有一種威嚴感;第一次見我奶奶便覺得她那視力不好的眼睛卻有洞察一切的了然,覺得爺爺奶奶無比親近,讓從小沒有和爺爺奶奶親進的他羨慕不已,從而打破常規,在明理的公婆支持下,每次在我家中午過了大年團聚再到公婆家吃晚餐團聚.

在一起吃團年飯

孫子輩一桌

我帶著弟妹們一起,相對而言,我們堂秭妹感情比一般的要深厚.

1996年,我們在靠近爺爺奶奶房子旁重新修了三層樓,當時居然會把家里吊頂裝個種色燈,也算是特色?表哥和三弟在二樓客廳

當年清秀的樣子

   奶奶做生意一直有些小伙伴,她們之前就經常作會,五個人大家用這種方式存錢及做資金周轉,每次都是奶奶做會頭,後面有些積蓄後,她也會放息錢出去,每個月定時有人送利息給她做月用.記得有一次打電話回家,奶奶還告訴我和可麻子奶奶划著腳盆去湖里摘了菱角,只是為了重溫小時後滴快樂,要知道,她那時候可是七十歲的人了,聽到電話里她得意笑聲,我可是擔心不已.

   就這樣,奶奶仍然煮著不好吃的菜(她廚藝一點都不好,又很多東西不吃),堅持和爺爺一起單獨吃住,媳婦們有好吃的就會送一些過來,姑姑一周回來一趟幫他們整理內物,當我弟弟第一個兒子(2001)出生時,爺爺終於看到了第四代,有次,他難得地沒有躲閃鏡頭,照了一張生活照.要知道,在那之前,他只有大合影時照過一次,然後擔心照相會摄走魂魄,一直不允許我們拍他和奶奶.直到現在,我還有些遺憾,沒有用相機多記錄他們更多面容,或許當初更多是考量希望他們長壽,不願違背其心願吧.

   
   每年回去,爺爺仍是用眼淚送別我們,.爺爺老了後慈祥很多,我們也敢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分別時,會故意夸張地說路費很貴,然後我一定揪揪他耳朵,扯扯他長長的壽眉,叮囑他要等待我們第二年回來,雖然在電話中會問到他們近況,總也是擔心年事已高的他們哪天突然離去.


2001年重孫的出生讓爺爺高興不已

奶奶口袋小手絹探頭

四代入鏡

爺爺奶奶的老伙伴常來聊聊天

      2003年左右,爺爺身體健康急速下降,有點兒尿頻,越發依賴奶奶,有時候就用拐杖敲奶奶打牌的小桌子,甚至把那兩個近90歲的牌友趕走,每次聽到附近有老伙伴過世的消息,便要把他們從小到大的故事復述一次,然後感嘆自己還有多少日子.去醫院看過,說有點老年癡呆症狀,不嚴重.記得那時後,大家會買一些核桃或保健品讓他吃吃.不久,因奶奶走得太急,摔了一跤,腳踝處骨折了.因兩老很少分開,姑姑家比較靠近縣醫院,爺爺就跟著奶奶去姑姑家住了三四個月.奶奶年紀大,沒法徹底恢復,所以後面腳有一點跛,偶爾需要用拐杖了.病一恢復,爺爺就吵著要回蘭溪,不管女兒一家怎麼挽留.

   爺爺這輩子不怎麼過生日,因為他生日是端午前一天,因而也很好記,2005年大家一起過端午時,大家覺得爺爺身體還很不錯,認為最少有90以上的壽.可是到鬼月時,爺爺照例看著兒子們抄包燒包(爺爺毛筆字寫得不錯,年輕時他帶著父親寫,後面父親帶弟弟們寫,偶爾我們在家,不大會用毛筆,用水筆將就寫了),一邊感嘆自己是否活不久,兒子們就長了個心眼,把他送到醫院,醫生查過身上沒有啥病,是各種器官老化了.就這樣,五個兒子每天就會到爺爺奶奶家陪著聊聊天,晚上才各回各家.八月初四,五個兒子在那兒聊天,爺爺嫌吵,跟他們說:"今天我不會死,你們都回去休息吧!" 那時後已經十二點多,爺爺還和奶奶說了一會話,當凌晨四點多奶奶醒來時,一摸爺爺,已經沒有呼吸,五個兒子在身邊,居然都沒有送到終.但回頭想想,他一輩子雖然辛苦,但可以基本上順自已心意做事,靠自己努力養活一大家人,在整個鎮上只有一家外姓情況下開枝散葉,雖不是大富大貴,或許也因為孩子太多拖累了他的事業,但在那種大環境下,讓自己兒女從未試過饑餓的感覺,這已經是莫大成就了.爺爺臨終時,他口袋里裝著4800元,是這些年後輩孝敬他的,應該一分沒用,我們管這叫發財錢,自然每個後輩都分了,甚至我們在坟頭接的發財米,也帶來了佛山.

   爺爺走後,先由兒子媳婦們照顧奶奶,因母親和嬸嬸們都在做生意,奶奶覺得過意不去,姑父剛好也不再作事,姑父姑姑就把奶奶接過去同住,照顧得無微不至.每年清明過年或有大喜事,奶奶就回蘭溪.我們只要回湖南,第一站看奶奶,姑姑還在工作,姑父對奶奶比誰都照顧得好.奶奶每天吃完早餐出門,走到娛樂室或者姑父邀牌友到家,開始小賭怡情.如果在娛樂室,中午一般由曾孫送飯(聰明的奶奶每次都會給點零花錢).到下午四點左右結束一天工作,和家人一起晚餐,聊聊天,由姑姑伺候後休息.奶奶這輩子生病洗澡就只有我和姑姑做過 ,其他人她不要幫助.有一次姑姑念了一下奶奶,倔犟的老祖宗居然在凌晨五點帶個小包裹拄著拐杖到公路上搭車,中巴司機看到沒有年輕人陪伴,都不敢載.姑父五點半起來到一樓請安,才發現老太太不見了,趕緊把一家人叫醒找人,那一次,接到姑姑告狀後,我把奶奶狠狠地修理一次.不過,那次離家出走未遂,姑姑她也更注意奶奶情緒了,惹不起可是躲得起呢!

 

 

2005後

 2005年後開始用數碼相機,照片很少沖印出來,但有些有意義的我們一定會特別洗成照片讓老人家看. 2007年,大家回去祝賀奶奶八十歲生日.

孫輩和重孫輩

看到奶奶身體那麼好,我和父母商量把她接過來出個遠門.因2008年冰災,我們全部沒有回去過年,2009年正月十五過來,到佛山呆了兩個月,盡我們孝心.這是帶她出去旅遊照片,和公司同事一起.可惜當時還有些照片目前沒有找到.

2009年清明父親陪奶奶回去掃墓,沒幾個月,奶奶感覺乳房腫痛,去醫院檢查,里面有腫瘤,動手术割除後化驗不是癌症,但老人家恢復很慢,傷口愈合不是很理想,但奶奶還是挺過來了!

  下圖為2012年奶奶看到我們用IPAD玩游戲,充滿好奇.

她玩了不到十分鐘,總是切不到水果,眼睛也受不了,便任性地放棄了!

喜歡笑的奶奶

2013年正月初六(2月15),奶奶參加堂弟婚禮,大部分人員在一起合照,這是奶奶最後一次出現在我們鏡頭里.

      2013年農歷四月十三,陽曆5/22,接到父親電話,他是在聽聞奶奶身體不大好時回湖南,回去後發現身體挺好,就陪她在姑姑家住了一段時間,後面搬回我家.一切好像沒有任何先兆,奶奶要父親帶她去表伯娛樂室去看看,因為她居然有三天沒有打牌了,有點小思念,後面想想姑姑要回來看她,就作罷.結果,姑姑還沒到家,老人家就突然離世,爸爸陪在身邊.奶奶這些年來衣食住行由姑姑一家多多照應,她早把她那一萬五千元發財錢作了安排,可以說,爺爺奶奶兩位高壽老人,沒有因病痛或行動不便地麻煩到晚輩或對方,清醒又保持經濟上的尊嚴到了最後,這也是我們大家莫大的福氣.

這是聽聞奶奶離開後在火車上一邊流淚一邊打滴微信,記得那種痛彻心扉的感覺,與其說對爺爺我們有一種畏懼感,奶奶便是我心中自強自立的一個榜樣,直到離開最後一天,她沒有增添子女麻煩,永遠帶著樂觀的笑容生活.當將爺爺奶奶合葬時,我們在坟前含淚說:"爺爺,您不再孤單了,奶奶陪您去了!"

之前微信資料因太激動,有个別和事實有點出入.長文是我通過和叔叔姑姑們再次確認過滴!

      2015有一天晚上,從沒夢見奶奶的我居然入夢,並且在夢中奶奶受苦,當我哭著醒來,一早便打電話給老爸買些香蠟錢紙到他們坟前祭拜,那次後,一夜安睡.

      我們都向往愛情,有時候總覺得愛情需要驚天動地,需要悱惻纏綿,但當回望我們長輩愛情時,或許只是勞累歸來擺在桌上的煙酒,只是自己可以大聲吼別人不能有一絲不敬,也許只是老後一起拉拉家常順便抱怨一下,或許六十年睡在同一個床頭,或許是奶奶和媳婦們及我聊天時說爺爺八十多還對她毛手毛腳的那一抹嬌羞!

  遠在天國的爺爺奶奶,你們攜手一起走過那麼多年,相信現在仍幸福快樂生活在一起,您的晚輩都在思念!

本篇游记共含13141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2016-09-26 17:48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9-26 21:59

引用 家有淇宝贝 发表于 2016-09-26 21:59:54 的回复: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回复家有淇宝贝:啥意思?好好生活 天天向上

2016-09-27 11:36

引用 fangaslytj 发表于 2016-09-26 17:48:05 的回复:

上个月的旅行也该拍点照片记录下啊,后悔,羡慕你能记录。

回复fangaslytj:我已經養成記錄 拍照好習慣

2016-09-27 11:3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