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消失的地平线,愿我没打扰到你——记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13
小小 (成都) LV.5
2016-09-24 16:15 517/6

       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旅行是件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太多的牵绊和约束。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旅行又是那么上瘾的事儿,一旦有一丁点的机会,就会在时间的夹缝中酝酿一次旅行。机会终于来了,我激动的想了一天,想在这个暑假的旅游旺季中找到一处花钱少游客少所需时间短而且还得有意义的目的地,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我打算放弃了,准备沉下心来看看图书馆借的书,翻开书,我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地理名字——木里,马上问度娘这是哪,答案可把我激动坏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目的地就是这里啊,木里,我来了!

路途(成都——西昌——盐源——木里)

       没来得及看书后面的内容,也没来得及看攻略,当晚忙着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被自己的浪漫感动了),对木里,对即将到来的旅途一无所知而带来的神秘感让我既兴奋又忐忑,当然更多的是期待,有个人可能会陪我一起,她是我的大学室友老马,彝族,现在在盐源县,而盐源就在木里附近。
      带着一本书旅行的感觉真的很好,无聊的旅途顿时充实起来,书里的故事一直牵动着我的神经,让我时而悲伤,时而兴奋,时而感动,时而惊讶。读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泪,感受着别人的情感,想着自己的故事。突然有种感觉,来木里,是冥冥中中注定的一次缘分。
       在火车上预订了西昌索玛花开国际青年旅社的一间帐篷,想象在开满花的屋顶,睡在帐篷里数星星该是多么浪漫的事,可实际的情况让我傻了眼,帐篷没在屋顶,即使搬到屋顶也不敢睡,西昌早晚温差大,这帐篷和自己买的远没法比,睡在这样的帐篷里既不舒适又容易感冒。屋顶虽然没开满花儿,但地儿大,宁静,天上还散落着几颗星星,在此喝茶谈天还是不错,只是没那个谈天的人。

       第二天一早从西昌出发去盐源看看老马,她告诉我她去不了了,但好久没见,我想去看看她。老马真的有点像老马了,有点心疼她,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谈天说地,只是说的内容变了,老马感冒了,但一直强打身体听我诉说自己的故事,后来感冒就更严重了,罪过啊。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踏上了去木里的车。上车后我环顾四周看有没有像游客的,有点失望,车上似乎都是本地人。但随着向木里的深入沿途的景色很快让惊喜取代了失望,那天细雨蒙蒙,车在大山的怀抱中驰骋,眼前的景色变幻无穷,时而被一团雾气包围,除了白看不见其他,身在一团白雾中深感温暖而神奇。时而雾气退去,眼前大山依稀可见,大山之间时而架起云桥,时而被云雾环绕,罩上一层白色面纱,时而和轻薄的云雾组成一幅仙气萦绕的山水画。车前的美景搭配车里的音乐可把车里的我激动坏了,激动得想流泪,感谢自然的馈赠,这趟旅行看见这些美丽可爱的云雾就已知足,为了拍到最好的效果我需要打开窗子,怕冷着车里的人我需要关上窗子,所以我就在那里把玻璃窗一开一关,一关一开。我可笑的动作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他就是我旅途遇到的唯一游客——卯木,一个背包客,已经一个人在外旅行了半年。他说旅行是一种修行,我深以为然。
 
 

       木里县城不算大,我们几乎走遍了木里所有的旅店都没发现游客,这里交通不便,到达所有的景点都需要自驾或者包车,这可能是我出发前完全没想到的,由于遇见雨季,路途艰难,对车辆和司机的要求比较高,价格当然不菲。汽车能达到的景点就只有木里大寺,木里大寺在木里县瓦厂镇附近,第二天我坐上了去瓦厂的车。卯木与我同行,他本来是去徒步洛克线(从木里县洛水镇徒步到亚丁稻城),但当天没有开往洛水的车(有到洛水的班车,但由于当天人太少,可能就卯木一人吧,汽车就不会发车)。

       从木里到瓦厂,整个路途都是在山间穿梭,而且是没有铺柏油的泥巴路,由于是雨季,车子常深陷泥潭,沿途滑坡,落石,垮塌很常见,有两次我们需要下来徒步。坐在车里,整个身体会不由自主地一跳一跳的,这样的旅途司机的歌声成了我的镇定剂,他看起来自信满满。途中老马来了电话,说她木里的朋友问我来木里了为什么没联系她,让我赶快给她木里的朋友梅打电话。其实我到木里就想联系梅的,但没梅的电话,而老马又在病中不好意思打扰她,后来事实证明当地有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早点联系我就不用来颠簸这样一条胆战心惊的路,两个多小时就可顺利达到木里大寺而不是8小时了(从木里到瓦厂有条新路,但不是政府修的,还有其他众多原因汽车还是只能走老路),梅帮我联系了现在正在瓦厂的红,联系上这个朋友让我以后的旅途顺畅了很多。
 

       到达木里大寺山脚已经快六点了,我们寻找到了一条最近也是最陡峭的道路,一路听着马铃铛声,呼吸着大山新鲜的空气,抓住最后的余晖朝大寺走去。

路过玛尼堆,我虔诚地围绕玛尼堆转了三圈,捡了一块石头放了上去。

       来到大寺,我竟一时分辨不清宾馆和寺庙,正当我们在猜测这到底是宾馆还是寺庙时,四辆越野车开了过来,下来一拨人,喇嘛们给他们献上白色的哈达,后来才知道这是县上来的领导,为第二天省长的到来做着最后的检查和准备,我们和他们一样在大寺受到了热情的招待,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酥油茶。喝茶的功夫,红已经为我安排好了回到镇山的车和食宿。车就是我刚刚看见的四辆越野中的一辆。
 

木里大寺

       第二天一早我们准备从瓦厂镇徒步去大寺,有人相伴的路途变得不再那么遥远,徒步过半时遇见好心人开车将我们送到了大寺,木里大寺曾经被美国探险家与植物学家洛克形容为雪山下最美丽的寺庙,当时的木里王就住在大寺里,根据洛克拍摄的照片可以想象当年寺庙的辉煌,而这样的寺庙掩藏在大山深处,又矗立于大山之巅,视野开阔,云雾萦绕,仙气十足,香火旺盛,可惜难逃文革劫难,现在只剩下这一土丘守着它的过往。
 

        文革后修复了部分木里大寺,修复后的大寺依然散发着寺庙的独特气息,可今天这里已经弃而不用,因为有了更为豪华的新建筑,就是被我误以为是宾馆的这部分。说实话,我欣赏不了这么高这么豪华的寺庙。当我真诚地把自己的想法和瓦厂杨书记交流时,他让我不要否定它,或许在当地人眼中,木里大寺再怎么变也是心中神圣的所在,不忍别人说它的不是。

今天的木里大寺

文革后修复的大经堂

       早上没能早起以为错过了诵经,没想到9点过也有诵经,我有幸第一次听喇嘛诵经,我的对面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喇嘛,身上依然有着孩子调皮的天性,在诵经过程中一会儿偷吃食物,一会儿与旁边的人说话,一会儿打瞌睡,当有大喇嘛走过来时他赶快跟上别人的步调诵几句。诵经的中途喇嘛们会喝酥油茶,一批小喇嘛们飞快地为所有人包括我们倒好酥油茶,当喝完时马上又有人为我们倒上,喝完酥油茶,我看见对面的小喇嘛认真多了,只是他没有随着大众诵读经文,而是读着自己的经文。或许他是很有自己想法的孩子吧。听经过程中我不能一直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想着外面这时候的风景应该很好吧,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同行的其他两人却能比我更专注,但喇嘛送了我一本佛教三世因果文而没送他们两人,是不是看我的佛缘更深?
       听完经,我们来到了喇嘛家做客,继续喝酥油茶,在这里看见了最正宗的酥油茶的做法,现在喇嘛的住宿条件真的是很好,统一装修的屋子,屋子里冰箱电视一应俱全。
 

        这课老树附近曾经是喇嘛们辩经的地方,也是上代活佛打坐之地,现在一片荒草丛生,花开鸟鸣,我极其喜欢,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普通话说的很好喇嘛在敬水,我很好奇外地人怎么会在此当喇嘛,而如果是本地人普通话怎么会说这么好,一打听确实是木里本地人,他普通话说得好源于他喜欢听收音机,通过收音机学习,了解外面的世界。和他接触确实感觉比之前接触的喇嘛更有学识和悟性。所以不同的喇嘛的修为是不一样的。现在正值法会期间,没法听见授课和辩经,有点遗憾。

        我提议去寻找当年洛克拍摄木里大寺的位置,两个同伴欣然同意,翻围墙,过草丛,毫无怨言,这样的旅伴让我倍感欣慰。
 
 

终于找到了洛克当年拍摄木里大寺的位置,历史就在这一刻相遇。

        这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切都不确定也没具体的计划,直到游玩木里大寺的当天晚上才确定了接下来的行程——利加咀和仁江寺。这两个地方是杨书记给我推荐的,还给我讲了仁江寺的传说故事。我和他探讨了木里的旅游的发展,木里发展旅游的资本就是独特的民俗、宗教文化和美丽的风景,而现在最大的阻碍就是交通。现在木里正在大力修路为大规模的旅游开发做准备,但我担心外来游客的增多会破坏这里淳朴的民风,传统的民俗而变得商业化,物质化。杨书记也知道保护传统的重要,但他更想开发,更想让当地人能摆脱贫困变得富裕,所以他告诉我开发即保护。说实话当今的环境下我很难认同。我也很矛盾,每个来过这里,爱上这里的人可能跟我一样矛盾,也怀着一颗私心,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这里,就像杨书记给我说的有个非常有名的学者80年代就发现了木里俄亚大村,但至今都没对外宣传。

利加咀

我对名字天生比较迟钝,不管是人名还是地名,其实我旅途中带的这本书作者有介绍利加咀的,我在去往利加咀的途中才想起。
“你曾随马脚子前往屋脚乡利加咀,看见了那远离尘世的神山和山坳中宁静美丽的村庄、小溪和田园风光。利加咀以它特有的神秘气息瞬间深深震撼了你的心灵。你对我说,在女神巴登娜姆庇佑的土地上行走,村庄也好,摩梭人也好,打巴教也好,似乎比泸沽湖畔更多了一层原始、野性和神秘。
你在利加咀村庄找到了家的感觉,那里是原始母系部落。我想,你的灵魂漂泊累时,会回家,那么让我在家中遇见你吧。
贡嘎岭雪山回到木里县城,我们直接去了木里唯一的屋脚蒙古族自治乡屋脚村,村庄有十二户蒙古族,每户都有十至二十人。屋脚村与乡政府相邻,坐落在一个山坳里。木楞房散落在山洼边的土坡上,坡下有一大片农田,一条清澈的小溪从田间流过。山坡顶端是一片苍翠茂密的松树林。
我和大洋走进屋脚村时正是黄昏,夕阳笼罩着对面西林山巅的雪峰,缭绕在雪峰间的云正慢慢地消失在山野里。”——摘自《一个人的朝圣》
我也是黄昏到达利加咀的,本来一早出发两个多小时就可以达到结果上厕所的功夫路被挖断,重新修好花了6个小时,一路人送我到利加咀后就都回去了,我成了村里唯一的游客。送我来的一个大哥说如果有人欺负我就报xx单位,大哥真的多虑了,这里非常宁静,祥和,村民们也非常友好,当他们不能说汉话时就以热情的笑容替代。我住在村长家,接待我的是村长的侄女,她给我一一介绍了他们家的成员,一个外婆,母亲,小姨,三个舅舅。这是按母亲的血缘组成的家庭,婚姻形式是走婚(在利加咀当地称走婚的双方为阿夏,男不娶女不嫁,双方都住母亲家。男子夜间到女方家过夜,次日清晨返回母亲家。两人生的子女为女方家庭成员,随母亲姓。)。外界对走婚充满了诸多好奇,泸沽湖地区的走婚几乎成了约炮的代名词,而利加咀的走婚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着变化,今天的村里的青年男女几乎都外出打工了,容易确立阿夏关系的锅庄舞也不再那么频繁(以前天天有,现在差不多就过年的时候会跳了),村长的侄女告诉我她以前也在外面打工有了孩子才在家里带孩子,过年孩子他爸回来可以一起在双方家里住上一段时间了。据我了解到的阿夏关系只要一方不愿意持续了,可以比较轻松地结束。所以我问她是结婚更稳固还是走婚?她认为是走婚,因为见面少,所以矛盾少啊。会不会有些道理呢?
这个村全是蒙古人,据说是成吉思汗那个时代蒙古族的后裔,我在有古老壁画的村民家确实看见了成吉思汗相。全村信仰藏传佛教,我曾经问瓦厂的镇长,你们藏族大概有多少信仰藏传佛教,他说百分之百。木里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多个少数民族,有各自的历史、习俗、语言,但却有一个共同的信仰——藏传佛教,这是一块有信仰的神奇土地。






利加咀新建的玛尼堆

       在利加咀,可能很多现代人不能适应,这里没有信号,不能打电话、上网,没有厕所(现在很多家庭在开始修了),上厕所需要到附近的地里,我来的时候蚊虫苍蝇遍地,晚上我是将头巾罩在脸上睡觉的,比起蚊虫更让我害怕的是门不能锁(这里可是走婚啊,哈哈,会不会多虑了),半夜4点醒来安抚了自己好久才入睡,后来又被一股巨大的震动给惊醒了,醒来了心跳加快想象着引起巨大震动的各种可能。第二天才知道我遇见地震了,真的是吓死宝宝啦。早上推开门,眼前的美景让昨晚的不良情绪都无影无踪啦。

       吃完早饭,我就开始逛村落了,想寻找作者书中提到的人物和故事,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扎西的等待有没有结果?次玛到底是和大城市的画家在一起了还是扎西。我问了村长一家都说这里没有次玛,而扎西有好几个,而这些扎西都外出打工了,书中提到次玛家有棵老树,我就一直在村里寻找那棵老树,好多家里都没人,大家都一早出去干活 了,很多人晚上才能回来。如果在屋门前没遇见人我都不敢贸然进入,虽然这里的人对客人比较热情友好,但我怕狗啊。所以在村里转了一圈就只去了一户村民家,当然没找到屋门前有老树的次玛家。 

舅舅带上做饭和放牧的工具出发了

村里的两个大树,好像夫妻树啊

这里的猪牛羊马都是放养,全生态。每家都做有猪膘肉,可以存放7、8年不坏。

这里是全家的中心,即议事、炊事、进餐的地方。

这儿一片忙碌与安详,我不愿打搅他们,又没有其他游客,我的时间有限,内心总有点焦躁,所以不能平静而安心地享受这份孤独与宁静,这份焦躁甚至让我怀疑旅行的意义,这份焦躁催促着我早点离开。早点离开就不得不改变计划,不得不通知来接我的人调整时间,由于村里没信号,这个改变麻烦了不少人,这一路来都是在麻烦别人,真是内心不安,除了感激,希望还能做点什么。

仁江寺

村长和村里的一个喇嘛一起将我送到了仁江寺,村长的弟弟也在仁江寺做喇嘛,所以到这感觉身边都是熟人,没有一点陌生,这是一个很小的寺庙,但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寺庙内有历史悠久的佛教壁画,外面有棵古老的百香树,关于这个寺庙的来历就与这棵柏香树有关,最初仁江寺在另外一个地方,但有天晚上,寺庙的主持梦见巴登拉姆女神在一棵柏香树上休息,后来就在这里找到了这棵梦中的柏香树,将寺庙搬迁到了这里。

前面这部分寺庙是新建的,与旧建筑融为一体,新建部分所有绘画都是村长的弟弟画的,而他完全是自学成才。

这个小寺庙就像一个小家庭,共九个人,这里没有太多的规矩和约束,下午时分喇嘛们会一起到山上采蘑菇,想家了就可以回家看看,我到的时候寺庙里的一个老喇嘛准备回家组织修建厕所,正准备走的时候附近两个村民找到他,请他帮忙算一卦,老喇嘛手捏佛珠,认真地算起来,结果让他们笑得好灿烂,可惜语言不通,不知道他们到底说的什么。

这儿接待我的主要是一个小喇嘛,十多岁来到了这里,从来的一天就开始负责做饭,一天都没落下,这么多年没有半点怨言,他还学了藏医和藏语,喜欢看书看电视,卧室里有不少书。他带我参观了寺庙三楼藏经阁,主要是藏文经书,有少部分汉文经书,我翻开汉文的看了看,表示很难看懂文言文和繁体字啊,现在的人要修成高僧真是太不容易了。寺庙二楼是活佛的卧室,活佛一年就来一次,但却为他空出了整个二楼,可见活佛在这里的地位了,一楼是佛教壁画和佛陀与菩萨塑像,也是念经打坐的地方,比较有意思的是这里的女神巴登拉姆不轻易示人,小喇嘛说她不喜欢别人看她的脸,我说喜欢就不看吧。

听着柴火的啪啪声,看着跳跃的火苗,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呆着,也觉得美好

不管是猪膘肉还是腊肉这里都会用柴火烤一烤,让肉质更香。

全生态晚餐

花开正艳

在这儿,内心的浮躁已不再,有的只是一片宁静祥和,早上醒来,露珠滋润着花蕾,鸟儿在房檐歌唱,轻盈的雾气想把这儿萦绕成人间仙境。我围绕着寺庙转圈,内心充实而快乐,这里有股神奇的力量让我不想走了,我想在这听经,想着让小喇嘛带我去采蘑菇,想去菩萨洞朝拜巴登拉姆女神。可我已与接我的人约好了时间,真不好意思再更改了。我怀着不舍告别了小喇嘛,告别了仁江寺。

下山时,我脸上不自觉地洋溢着微笑,与路人笑脸相迎,这几天所遇见的笑容让我意识到这块贫瘠的土地孕育着不贫瘠的内心,他们心怀信仰,内心善良淳朴,愿他们一直受佛的庇佑,能够坚守信仰,保持那份纯真,永远绽开天使般的笑容。这笑容和这里的美景曾经打动了第一个来木里探险、科考的西方人——洛克,他用诗一般的语言赞美木里是“上帝游览的花园”,“神仙居住的地方”,也打动了作者的爱人,就以作者爱人的一段话作为结束吧
“在木里行走,会在那些残破的碉楼里感受到战乱,却不会在饱经风霜的老人眼里读到苦难;会在随马帮走上三天山路才能到达的偏远村庄感受到土地的贫瘠,却不会在原始耕作的农人眼读到忧伤;会在散落于山谷里的破旧寺庙感受到岁月的沧桑,却不会在穿着红色袈裟的小喇嘛眼中读到迷茫。”——《一个人的朝圣》

到达泸沽湖,感觉自己从一个世界达到了另一个世界,下车后有人惊讶的问我:“你从哪儿来的?”。
眼前的泸沽湖完全没有了三年前来的感觉·······我们总是追赶着时间的脚步,去寻找心中最原始的角落。

本篇游记共含6808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2016-09-26 18:25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2016-09-26 18:59

引用 色橄榄 发表于 2016-09-26 18:25:30 的回复:

楼主一般都是在旅行中就记下细节,还是回来之后看图回忆写的啊?

回复色橄榄:这篇是回来回忆写的哈

2016-09-29 13: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kylove 发表于 2016-09-26 18:59:09 的回复:

真想好好写游记,可是自己懒!楼主写得不错。

回复skylove:谢谢,有了第一篇游记就会有第二篇游记的,万事开头难,开个头就好😊

2016-09-29 13: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0-08 15:51

2016-10-08 15: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