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吴哥窑.哆啦号

7
張子房 (香港) LV.9
2016-09-24 16:57 178/6
  • 出发时间/2016-01-1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000RMB

吴哥日常

「这边,这边。」哆啦又在人群车群中,找到迷茫不知方向的我。他笑面如常,躺在吊床上滑动他的二手iphone︰「我在看大陆的电影。」大陆电影?「嗯,练习普通话。」手机是二手买来,回想也觉当时太冲动︰「我上一台手机破掉,拿到手机店去修,他们说不值钱。我生气了,然后就跟朋友借钱,买了这一台。」每次哆啦拿出手机,旁人定必责难,区区嘟嘟车司机,何必用到这么贵的手机?「可是你如今所有生计都靠着它,证明它值这个钱。」哆啦点点头,觉得总算遇见识货之人。

嘟嘟车司机看似容易,只要定时定刻接载客人到固定的景点,到步后睡一觉,等客人游览完毕,再载到其他地方即可。可是,光是看个日出,游客便需四点半出门,作为司机,好歹也得四点起床准备。如果客人比较麻烦,玩到九点十点才回旅店,司机吃饭休息的时间就只有五、六小时可以休息。

休息时间并不全是休息。哆啦回去后,要上网更新行程信息,回复客人查询行程,回电邮。其他嘟嘟车司机,都有固定合作的饭店,饭店安排客人,从中获中介费用。哆啦则全部依靠网络,自力更新,facebook和背包客栈是他最常使用的平台。他家没有计算机,固全赖他二手买来的iphone,在四吋的莹幕上处理。

是夜听哆啦吩咐,不到八时便睡觉。第二天四点半出门,神息半在梦中,全然不知他要带我到哪里。到达某处,漆黑一片,隐约是一个花圃。四周寂静不已,虫叫人声皆无。哆啦说从这边直走进去,我依言,走到近处,有几个看守人,拿着电梯检查游人入场证。不到三十秒,看守放行,一众老外和陆客,争先恐后,打开电筒和手机的照明灯,竞步前行。四周还是漆黑的,我甚么准备都没有,没手电筒,更不知该任何处去,唯有跟随灯光缓跑。

大家的目标和方向都很明确,我痴痴呆呆,不知往哪去,也不慌张。捧着相机走啊走,先走过一段毕直又冷硬的石砌长道,光滑的阶梯出现,一时放缓脚步,跨过去,刚才跟随的灯光已经走远。

重新找到另一位掌灯人,蓦地进入一黑暗空间,灯光照着持灯人的脚步,我只能凭实时记忆和不灵敏的身手,跳跃前进,彷佛走在冥河的石上,不可回头。越过这局束的短暂黑暗,眼前豁然开朗。星光下雄奇的建筑轮廓,像一头千年巨象,泛起隐隐的红光。我觉得自己走在象征死亡的东门,穿过长长的甫道,左右对称地轰立两座依稀的神殿,就如神话中审判灵魂的处所,黑洞般的殿内寄宿着陌生国度的死神。

可惜无法停步欣赏,途人愈来愈多,脚步愈来愈快。我是幽魂,但香港人死了也要斗快,紧紧跟随那几盏灯光,中途离开石砌大道,冲下阶梯,奔至水池边。游客太厉害了,应该都是第一次参观吧,却已经很了解似的,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完全不会迷路。

五小时后,我兴奋地告诉哆啦在吴哥寺里的见闻,哆啦笑而不语,也不知是否听懂,或听得多了,不感兴趣。就如那些知道路向的旅客,在热门的旅游景点,没有任何秘密。游人依照相同的动线参观,手捧相同的旅游书,阅读相同的文字,观后发表相同的感兴。我的新奇见闻,之于哆啦,只如都巿人抱怨工作一样的日常话语。

哆啦带我到一家他相熟的小店午饭。尚未到步,他先道歉︰「这里吃的会比较贵,因为园区里做生意,要交税。」小店在一长列帆布作顶的竹棚之下,这种棚搭的商贩遍布园区每一个古迹的每一个出入口。或卖椰青开水,或卖手工纪念品,或开百来张小桌作餐饮。餐饮店桌子只有平常一半大小,走道亦只容半人通过,甚是局束。哆啦指着桌布说︰「桌布颜色不同,店家也不同。这个棚内有红绿蓝三种颜色,是三家不同的店,有三个老板。」

年轻的女服务员走近,和哆啦用柬语闲聊几句。这家店同样是哆啦相熟的,在地谋生的司机,有一两家相熟的店,并不为过,但他相熟的店家全是年轻女性。我顺便取笑他︰「你facebook上面贴的,都是女生的合照喔。」哆啦毫不忌讳,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知道吗?在柬埔寨娶老婆,要两千美金。」我说,两千美金不贵啊,你一趟能跑八十元,最紧要有对象。他淡然一笑。

哆啦和她的四个女人

事实上找到哆啦也是托一位女子的福。一五年冬初,工作压力太大,没想太多便请假,找个近一点的地方旅游。吴哥窑是铁定要去的,同事提起,二话不说订机票,顺道问学妹有没有相熟的朋友在暹粒,可作导游。学妹去过暹粒,是从她的facebook得知,但她没说如何认识哆啦。

「她待了很久,那时她来柬埔寨当志工,我在她住的旅馆工作。」他说。我惊讶,以为他为学妹开嘟嘟,没想到事情这么曲折。哆啦的技术无话可说,对吴哥的一切了如指掌,除了神准的小吴哥日出时机,他提议女皇宫应在六点进场参观,着我当日五点起床。经历前一天四点的日出,第二天原想多睡,但他的建议,必定有原因。结果真如他所料,我从女皇宫出来,差不多七时三十分,大批游客涌入。我参观的时候,只有我一人,就如特地为我开放一样。以为他经验丰富,开了好多年,他却说︰「我开嘟嘟才半年而已。半年前还在台湾老板开的旅馆工作。」

不晓得他所讲的旅馆,是否他给我安排的那一家。这辈子旅行,为省钱,我只住多人房。哆啦给我安排了一间双人房,两张床,还打折头。他自豪说若不是他帮我订,外边找不到这个房价。房价便宜的原因,自然是哆啦有相熟的朋友在旅馆工作──一个眼睛又大又明亮的女孩。

她年纪二十出头,与其他街上的女孩差不多,一身赤道地带的健康黝黑的皮肤。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透出独特的精力和活力,感觉是个坐不住的人,甚少在前枱出现。她见着我,会跟我讲中文,当作练习。见到哆啦,则离开前枱,到沙发上抚桌闲谈。我问哆啦,他怎会认识这么多女生啊,他说她是中文学校的同学。

在吴哥的古迹里,经常同时听到各国外语,尤其于空间狭窄而游人众多的塔普伦寺。塔普伦寺同时是唯一规定旅游动线的景点。沿路驻足等候登上树平台拍照,法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四面八方涌来,就像同时开启六台收音机,分听不同国家新闻频道。寻声望去,看见讲话的都是柬埔寨人,他们穿着卡奇色导游服,向世界各地游客讲解遗迹与文化。

我不通外语,只懂普通话,柬埔寨人的普通话非常地道,十分亲切。比如说︰「这个喔,圆孤形的东西象征阳具,也就是阳具的崇拜喔。」「因为柬埔寨没有台风,该直的树,都长得直直的。」前面是标准的台湾腔,「直直的」是马来西亚华侨的惯用口语。这些常用语书本上学不来,若果没有出国待过,怎么学得来?

至善的女性

第二天晚上,哆啦带我到他学中文的地方。他称为「中文学校」,我误会成使用中文作教学语言的中学,抵步才知,是一间语言学习中心。中心位处暹粒最大巿场Upper Market 附近的横街,一楝简陋平房里,「至善文教协会」招牌不起眼地挂在门楣上。平房三层,与台南的透天厝没两样。没有骑楼,没有露台,水泥前地停着三五辆脚踏车和两台机车。铁闸带锈,白瓷砖地,空间一分为二,前厅摆着两排桌椅,主厅两方桌拼成一大桌,一台笔机打开,一块白板挂墙。

八时正,学生刚好下课。这里的学生年龄差距非常大,中小学生数字,还有两个师奶级数,女性为多,连同导师,在场的男性只有我和哆啦。导师一胖一瘦,哆啦也不介绍,一进门就和胖导师闲谈。瘦导师叫思颖,刷着一把马尾,大大的笑容,有着台湾东南部女孩爽直而不妞妮的性格,大学毕业后来到这边当志工,刚好三年。

至善文化协会驻暹粒的机关全职员工有三位,除思颖和小萍,还有一位主任。思颖和小萍至少也教三年了,哆啦算是她们的「高足」,偶尔会回去当小导师。她们是机构在暹粒全职志工,薪水只能维持最基本生活,暹粒没甚么消费,固然也谈不上甚么生活质素。假如到美国教中文,待遇和薪水都非常好,大学毕业是最黄金的时期,思颖放下台湾的一切跑到这落后国家,我感慨说也曾经考虑如此,然而无法放下自以为重要的事业,她说︰「追寻梦想多大年纪也不会晚。」这句话在电视节目中那些穿着标准流浪服饰,骑在游轮栅杆边捧着红酒的艺人听得太多,如今说出这句话的,却是一位白色短袖T-shirt,踢着拖鞋,脂粉不施,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性。思颖指指小萍︰「她工作十年才来这边。」

小萍闻言,搭话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你哪间大学啊?」成大。「成大?啊我也成大啊,怎么没见过你。」我侨生啊。「啊我也侨生,我马来西亚。你哪里的侨生?」香港

哆啦瞪大眼睛问︰「你香港人?」正和哆啦讨论下周小测的思颖闻声︰「你都不知道客人是哪里人?」哆啦说︰「我以为他台湾人。」思颖也说︰「喔我也以为你台湾人。」我苦笑,学妹是香港人,我自然也是香港人。

接下来是一段叙旧话。小萍学姐早我十年毕业,资管系。我们口中的学校,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世界,毫无交杂和共通点。她不知道云平大楼前立了两座「太极」,亦不知医学院盖新大楼。这份奇遇,令我十分惊讶,教哆啦中文的老师居然是自己同校学姐。

小萍学姐说,柬埔寨推行全国旅游业,柬人很爱学外语,外语能力都很强。只要学一门外语,考试过后,就能当导游。她指一指哆啦︰「你不是要考试当导游,赶快回去背书啦。还在这边晃来晃去。」哆啦一副小弟脸,笑说︰「我没时间。」

时光机

哆啦说没时间,并非虚言。出发前一星期,期盼他回复行程信息,却落空。临行前一日,他发讯息,附一张打点滴的照片。原来他患上严重胃病,住院动弹不得。当日应了我的约,饭前吃药,早晚仍需到医院打针。我非常过意不去,唯有提醒他按时吃药。不敢问他何以致病,是肠胃不好呢?或是食物中毒?是第三世界国家水源不洁?或是其他种种原因……

到得第三天傍晚,他带我到一家暹粒巿区的路边摊。路边摊刚好在桥的前方,马路十字路口,店名叫「包青天」,金超群穿着乌鸦官服的大头照厉目瞪视路人,大头照下方压着柬文的可口可乐广告。哆啦点了我要求的烤鱼,柬式色拉骨,加一道他喜欢的椰子肉。味道有点偏越南,各款小菜均附三色酱料。我问哆啦,这么难消化的东西他能吃吗?他说︰「只要不辣就行。吃了半个月粥,想吃点别的。这一家是我和朋友,差不多一个月来一次。我在这边没甚么朋友。他们赚到钱,就去喝酒,花钱。我不喜欢。」略顿,他说︰「我的胃病是没有吃饭得来的。」

嘟嘟车司机工作不定时,往往安排了行程,客人却临时变卦,由十来分钟的车程演变成个半钟头的长途之旅。哆啦偶尔会劝喻,但客人嘛,总以为自己永远正确。开嘟嘟车看似简单,不就是一辆机车连牵一台没有引撆的二轮后座吗?要费的力气倒不少,比起开机车费力得多。二轮后座相等于三个成年人的重量,如果满载,即多加四个成年人。一天十小时,即使开私家车,也不容易。加上暹粒路况也并不太好,巿区左穿右插,园区里未至于比快,亦不能太慢。哆啦不习惯带干粮,加上游客去的食肆一般比较讲究,哆啦不愿消费(与年轻女客人例外),左省右省,反而省出病来。

我算是比较随性的游客,哆啦吃甚么,我就吃甚么。陪去他在买粥的小馆子吃简餐,顺手带上几颗说不出名字的粽子,坐在十二生肖塔前,出神地望着马路对面的癫王台。小摊贩的档主亲切递上一罐汽水,她年纪老大了,只一条狗在陪伴顾店,与哆啦闲话日常。

我半躺在椅子上,感慨说︰「这样的日子真好。每日望着这样的景色顾店,不愁生意。」哆啦摇头说︰「生意难做,都用抢的。现在是罕季,淡季。旺季的时候可忙了。」剎那间,我想起吴哥寺里 ,在黑暗中打着手电筒,拿着餐牌,Coffee?Tea?沿水池一个一个不厌其烦问过去的胖妇人,以及那些捧着数十本第八版lonely planet兜售,高不及腰的赤脚孩子。我心里一度埋怨他们太缠人。

他指向前方光秃秃的大树︰「到雨季,这边全是绿油油的,非常漂亮。」他又捧起一把沙︰「你看这沙多幼细,里面全是贝壳,说明从前这里是一条河。一条大河。」我从哆啦的瞳孔里看见周达观路过癫王台,俯视脚下的滔滔河水,水深及膝,真腊国民弯腰在河上淘沙,或用扁舟载些蔬菜鱼粮。官员们邀请着、提醒着、催促着,周达观一步三回首,国民们劳动的身影吸引着他,这些瘦小的黑肤人民,虽在劳动之中,笑声仍不绝于耳。这些瘦小的真腊人,冒着摔死的风险,把神殿的阶梯修建得抑近直角,以示真心诚意。可惜,往昔的黄金时代,如今已成废墟。「有时看到背包客栈的人抱怨来柬埔寨被坑了,会觉得很难受。出门旅游不小心被坑了一次,又何妨。」

他取出手机,播放一段三分钟的短片。短片之中绿叶处处,明媚的阳光枝叶间透视而出,绿叶闪闪生辉。叶间长着大小不一的果子,镜头随摄影者脚步移动,前方的植物明显矮了一截,却每一株都坚毅地攀爬,生机勃勃。「这是胡椒园。我的。」哆啦笑容灿烂︰「借了银行的钱开水井,三年后收成,今年第一年。因此我才开嘟嘟车,赚得比较多。」哆啦号是他通往未来的时光机。

一个人的完成

离开崩密列,哆啦载着我走快捷方式回暹粒巿区。快捷方式穿过一条小村庄,哆啦虽说是他发现的,但沿途还有其他嘟嘟车。他只用机车载我,反正客人只有我一个,没差。村里没铺柏油路,仅一条容两车经过的狭窄泥路,干罕扬起黄土,擦了四五张纸巾,才抹干净半块脸。路经一瓦筑小站,他停下来,取过刚才购自农家的几根玉米,指着超越我们的嘟嘟车︰「先吃吧,他们不会比我们快。」

玉米粗短,籽粒色如白玉,比香港常见的黄玉米短了一半,清新,但不甜。哆啦买了四支,啃完往田里一抛。顺着不完整的拋物线望去,田里的牛,是白的;鸭,也是白的。鸡很瘦,瘦得像电影里的斗鸡。瘦归瘦,肉质却是爽口,骨头烤得苏香。吃过柬埔寨的大蕉,中午时还是完好,到傍晚竟自然成熟,烂透了。哆啦也请我吃牛奶果,腮红皮薄,口感像山竹。而我在柬埔寨吃过最美味的,是一碗平平无奇而惊喜处处的牛肉米粉。清甜,充满萝卜鲜味,老板说用牛肉熬成汤底。喝不出半点骨头的油腻,汤底生津解渴,我吃了个碗底朝天。这碗牛肉粉是哆啦随便停在一马路边的吊脚楼,小店只卖牛肉米粉和白粥。
 


哆啦说︰「我很喜欢这条村子,能看到很多东西。」村子一整列的民居,房子高高支起,四支脚深入泥土,分上下两层,称为吊脚楼。上层的屋型建筑为起居间,下方多半摆一张竹桌,挂吊床,晒衣服,农具、大水缸,大水缸能装下一头牛。吊脚楼的形制并不统一,按着主人的意愿建筑,以竹为主,村中也有一楝水泥砖盖的。这样的群落就似大澳棚屋,房多人少。

人到哪里?种田去了吧?或是像哆啦一样,到巿场当嘟嘟车司机?伟大的古迹使柬埔寨举国上下向旅游业倾斜,未来的柬埔寨人或许不再务农、不再养鱼,像上班族一样的穿梭巿区与郊外。遗迹到底是滋养着他们,抑或束缚了他们。

望着吊脚楼,哆啦说︰「这里是另一面的柬埔寨,我乡下就长这样,其他乡下也是这样。有时我会去乡下帮忙做翻译。做翻译有薪水,不多啦,嘟嘟一个月如果开满,比较赚。做工一定要赚到钱。像今天,如果我用汽车载你,今天就做白工了。因为我要向别人租车,那边二十美金 ,加上油钱四美金,就没有了。不过路程远,客人要求坐汽车,我也得开啊。我的团固定是三天或五天,一个月最多八趟。其他时间照顾胡椒田。都在做工,所以在这里没甚么朋友。」

哆啦一口气把他的辛酸与考虑道尽,寂寞得乞求我这位远方的来客给予认同。他的朋友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赚了外国人的钱,就去花费娱乐。也有一些朋友,读书成绩优秀,毕业后从事文职工作︰「每天坐写字楼,赚得比我多。可是三年后,等我的胡椒田收成,我的钱就会比他们多。到时候就可以去香港找你了。」

一切只是前奏

上飞机前,我和哆啦坐在机场外的长椅,大口吞吃扎肉法国面包。我完全忘了出发前说要一尝风味混杂的法国面包,枉为法国面包爱好者。法国面包夹着扎肉,腌青瓜,类似炸菜的腌菜,不知中文叫甚么的酱料,面包微微烤过,配料却冰冰凉凉,感觉像零食。

哆啦把去香港的日子提前至八月,这个短期目标,已成为努力工作的目标之一。香港物价高,我固然担心,但不敢明言。他问我相机的价钱,说其实客人也赞赏他拍照好看云云。那一刻我有点冲动,如果我的小相机还在,就便宜地送他。

最后无话,我把包包里的《吴哥深度导览》送他。他坚决付钱,我坚决拒绝。他颇为惊讶,几天以来,我全部听他的话,听他安排,最后忽然强硬。我在书上草草的签了名,希望这本书能惠及下一位哆啦号的乘客。

本篇游记共含6425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09-26 11:38

引用 gaximu 发表于 2016-09-26 11:38:07 的回复: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回复gaximu:多謝支持!! 這麼長的文章能看完,大感動ing~~

2016-09-28 16:08

哆啦的联系方式方便给吗?

2016-10-19 10: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快乐宝宝 发表于 2016-10-19 10:54:17 的回复:

哆啦的联系方式方便给吗?

回复快乐宝宝:可以啊,但我只有他fb
https://www.facebook.com/tora.kheng

2016-10-20 22:30

谢谢啦,翻墙看看

2016-10-21 21: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快乐宝宝 发表于 2016-10-21 21:38:38 的回复:

谢谢啦,翻墙看看

回复快乐宝宝:翻牆加油!

2016-10-22 14: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