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广州:旧城剪影

23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09-24 21:15 427/3

中山大学:陈寅恪故居与小蛮腰
        第一次到广州还是四年前,当时登上了广州的地标“小蛮腰”一睹广州全城与珠江就匆匆离开,去年本来已经买好了到广州的车票却因为一场超强台风而被迫取消,今年从苏州回来以后,满脑子去一下长汀广州的念想,请了几天假就来了。
         到达广州的第一站便是直奔中山大学而去,也许是早上火车到的太早,我竟然坐错车跑到了中山大学的北校区,那就索性从北校区坐公交去南校区的康乐园,清晨的公交是最舒服的,没有地铁的一片漆黑,吹着初春的清风,看着太阳东升,公交经过海印桥,桥上远眺,可以看见那小蛮腰与珠江新城的摩天楼群,还未到中大,得到了这意外美景。
        到中大以后,我从南门进入,沿着逸仙路上一路往前,该校区原为岭南大学康乐园,后于1952年并入中山大学,逸仙路乃校园之中轴线,一直延伸到北门外的国立中山大学牌坊,甚是壮观,而西式的教学楼与这中国古典式的中轴线、牌坊糅合在一起,却也相得益彰,也体现出广州这座城市文化的多元性。
        逸仙路中段,是中大的标志孙中山铜像与怀士堂,右侧有一座二层西式小屋显得异常幽静,四面皆草坪,唯有一条水泥小路通向门前,我走过去一探,它便是我一路追寻所要寻找的地方——陈寅恪故居。


        陈寅恪故居位于康乐园东南区1号,从1952年至1969年先生去世,他与夫人唐篔一直居住于此。今天是周末,故居并不开放,我便坐在门口的水泥地上读起了陆键东所著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岭南余生,先生最悠闲的时光便是在门口的小路上与夫人一起散步或是拄着一根黄藤手杖坐在门前草坪的一张藤椅上。如今的故居门口,竖立起了一座陈先生拄着手杖坐在藤椅望着远处的铜像,虽然双目失明,但那眼神总是透着对现实的忧虑与对人世的悲悯。那条水泥小路在清晨透过绿荫的阳光投射下,或暗或明,显得格外鲜活,刚刚经历了一周暴雨的广州迎来了许久不见的阳光,一位老者也在此路上自在地练着太极。
        从14年3月份我去庐山植物园拜谒陈寅恪夫妇墓开始,我先后到昆明蒙自寻访西南联大的先生足迹,清华大学寻找那块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成都华西坝感知其忧国情怀,亦有成都鹤鸣茶馆偶遇先生在此喝茶思考的故事、凤凰古城偶遇陈家治理边城的故事,两年的时间探访了先生大大小小的多处足迹,亦越发敬仰先生之傲然风骨,有了他,民国就有了魂。寄身岭南一隅的先生,面对解放后一波比一波凶猛的政治思潮,英雄无用武之地,政府反而对其多次加以迫害,这样一个早已失明的老人,却毕其功于一役,用其惊人的毅力与悲悯的情怀,写就了《柳如是别传》这一精神之作。

北京路:南越王宫·联合书店
       北京路,现在是广州城热闹的步行街,也被称为“广州的原点”,原因是它的身下曾经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成为广州乃至岭南的中心,一切要从那个遥远的南越国说起…
       曲流石渠,是御苑的一部分,御苑则是南越王宫的一角。秦末,任嚣成为了岭南这片化外之地的统治者,后将此地交于副帅赵佗。这个来自燕赵的正定汉子,从此扎根岭南,娶一位本土的越女为妻。他亦将中原文化带到了这里,与百越之地的蛮族文化相交融,成为了岭南文化的开创者。秦末暴政,天下大乱,赵佗遂自立门户,成为“南越王”,统领这远离中土的南方边陲。赵佗在如今的北京路一带兴建南越王宫,这里遂成为广州的历史中心,五代时期的南汉亦在此地建造宫殿,这里的土地下方,留存了从南越至民国几乎所有朝代的痕迹。
        南越国时,赵佗利用广州特殊的地理位置,几乎与西域的丝绸之路同时,开展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沉香之路、南越王墓中波斯银壶的出土都可佐证)。丝路的来往也带来了西方的建筑风格,不同于中古时代木构或砖木结构的建筑,曲流石渠的整体是石构,各种石柱、石桥、望柱石的出土,带给了我们古罗马式的西方臆想。
        汉代的南方有曲流石渠,而千里之外的关中帝都,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梦想着有一座涵盖了天下万物的无上园林供自己狩猎。上林苑便是因此而起,那个少年成为了寻求天下一统的汉武帝,在这座长达300里的园林里,蓄养百兽,种植天下各地的花木,建造宫殿供自己享乐,铸造十二铜人承露盘、堆砌海上仙山,寻求长生不老之道。柔软娇弱的曲流石渠终究没有抵挡住咄咄逼人的汉武帝,园林里需要包容万物,现实的政治生态里,他亦渴望征服所有目的地,南越国终成为了中原的附属,南越王宫被毁之一炬,所有的木构建筑在一场大火中灰飞烟灭,一如当年的阿房宫。唯有那并不起眼的石渠还在,历经淬火之石,二千多年以后依然画出一条优雅的曲线陶醉了世人,而上林苑却在王朝末日与漫漫黄土中早已不见了踪影,遗存下来的却亦是昆明池畔的一对石刻——牛郎织女。
       一个“曲”字,道尽了东方园林之妙。不同于西方几何式的园林构造,曲径通幽、曲水流觞,营造出了一种灵动的东方山水意境。沿着曲流石渠的遗址走了一圈,看着曲流石渠的复原图,我想到了江南绍兴城的曲水流觞,一场魏晋的文人雅集,成就了那篇天下第一的《兰亭集序》,从此绍兴兰亭不仅成了名胜,在曲水上饮酒赋诗亦成为了一种文人的文化沙龙,北京紫禁城的宁寿宫花园和承德避暑山庄都有“曲水流觞”亭,昔日兰亭的天然流水变成了亭中地面上石刻的曲水之渠。
       人们都渴望在“曲水”的意象之中,找到那些背后所涵的文化性情,感知园林里的古典意境。


        每到一个大城市,对于我来说,最渴望的地方便是城市里的独立书店,到了广州这样一座拥有数家实体书店的城市自不必说。北京路上的“联合书店”与广粤新天地·天河中信的唐宁书店口碑亦颇佳。早茶优哉游哉喝太晚了,我只能忍痛割爱选择了一家相对就近的联合书店,“联合书店”据说有大量的港台书,位置还是在以前的中华书局旧址,这也让我对它增加了一分偏喜。
        联合书店招牌并不显眼,我第一眼路过时都没有看见它,书店不是特别大,不会像南京大众书局那样第一眼看到满世界的书密密麻麻有种惊恐之感,一楼是咖啡厅,二楼是政治、历史、艺文、哲学、流行读物之类,我还在角落里看到了介绍广州的专题书柜,而在书柜的右上角摆放了陈寅恪的全集与诗集笺证稿,看来广州人早已把这位寓居岭南二十年的江西义宁人氏看做了自己城市的文化骄傲。
        三楼是建筑艺术类和港台书籍,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建筑类书籍中的众多梁思成的书,还有台湾建筑学家汉宝德的许多著作。介绍中国古代传统建筑的书是我爱,我一口气买了六本,有同济的古城保护专家阮仪三的《古城笔记》、清华楼庆西的《中国古建筑二十讲》·《中国小品建筑十讲》、北大方拥的《中国传统建筑十五讲》和汉宝德的《中国建筑文化》,另外一本是英国罗斯金的《建筑的诗意》讲述建筑的美学。在港台书柜,我不偏不倚港台各选了一本,牛津出版的国学大师饶宗颐的《文化之旅》与远流出版的三人行《稀游记》两本关于旅行方面的书,牛津的纸张是我在所有书里最喜欢的,摸上去的质感让我对书的好感增加三分,同学之前托朋友在香港给我带的“禁书”章诒和的《最后的贵族》便是牛津出版,手感甚好,可惜这里毕竟是内地,“禁书”还是无法出现,略有遗憾。在书店呆了一下午晚上要坐火车走人,必然是没有时间去唐宁了,还有博尔赫斯、左岸这样的小众书店,那就期待下次的广东之行吧。买完书去旁边喝上一碗冰凉的双皮奶。



西关:木趟栊与广州美食
        如果说越秀代表了广州的历史,小蛮腰成为了广州的新地标,那广州的“西关”就是近代的城市焦点。
       西关民居,最有岭南特征的是大门的“三件套”:吊脚扇门、木趟栊、大木门。三者层层递进,层次分明。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木趟栊。木趟栊是由十几根圆木条横向排列的木栅门,与门廊齐高,有通风与保护安全之作用。我第一次在广州见到木趟栊是在老西关宝华路旁的陈添记鱼皮店里,陈添记虽藏在深巷,但鱼皮、艇仔粥、肠粉这“老三样”有似民居大门的三件头,成为了西关地区的招牌美食。
        吃完我就继续在西关的窄巷里寻找着这样有趟栊的房子:有小孩子趴在趟栊的横格子上向外观看,我则想象着她如何在这样的老宅里长大成人;有几只懒猫躺在横格子上,享受着许久不见的阳光;有老人坐在门厅的凳子上闭目养神,趟栊的格子映在门厅的地板上,像精致的刻度随时间而变化,在这里生活久了的老者,看着这趟栊影子的位置就可以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吧。趟栊便于通风,趟栊外的脚门则有遮阳之用,二者巧妙互补。不同于趟栊的简单素雅,脚门一般雕刻精致,由两扇雕花的折叠木板门组成,脚门可遮挡阳光与防止飘雨对大门下部的侵蚀。
        西关的民居,大木门一般是开着的,让屋内一直享受着春风,这边的人出门,如果时间较长会把大木门锁上;如果不远,一般只把趟栊关上,就是出去买个菜什么的就回来了;如果趟栊半开,脚门亦开着,说明屋里肯定有人。有小朋友过来上学去,隔着趟栊喊一声,屋里的同学就一蹦一跳地出来了。西关的门,透露出了广州民居的开放性质,亦是广州这座城市的性格体现,与有意以影壁封堵外界视线的北京四合院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西关民居,不管是大屋还是小宅,都是湿热的岭南之地生长出的建筑之花,它们的每一处设计都与岭南的天地自然保持着天衣无缝的呼应关系,房屋的坡屋顶、瓦垅、封火山墙等建筑构件,不仅是美的意象,更使房屋具有了隔热的本能,房屋之间错综复杂的平面关系使懒惰的风成为了宅子里的常客。
       透过西关民居背后,我们暌违整个时代,会发现西关是真正的藏龙卧虎之地,这里是近代广州城的财富与文化所在。当时十三行的洋行与商业行庄,以及富商、科举士绅的馆舍宅邸,多集中于此,最著名的便是潘、卢、伍、叶这四大家族。“潘氏住在颜家巷及连庆桥附近的海山仙馆,卢氏在十七甫,伍氏的住宅在十八甫,现在的富善东、西两街就是它的两个正门,叶氏住在十六甫的占大部分。至于科举人物,最吃香的就是三鼎甲:状元、榜眼、探花三及第。当时的状元梁耀枢住在十一甫状元第;榜眼谭宗竣住在十二甫;探花李文田住在至宝桥。”西关遍布着大家族的徽记,在那些旧时的大屋里,老爷、少爷、小姐、丫环的故事彼此纠缠着,每一张不同的脸上我们都会看到那个时代里的不同欲望。那个时代,“西关小姐”与“东山少爷”成为了这座城市的符号,“西关小姐”代表了家族的财富所在,亦意蕴了新旧交会之际,那些新女性不安于封建守旧、渴望冲破时代桎梏的欲望,这是她们的欲望,亦可以说是整个时代、整个中国的欲望。
       门板是木雕的宝瓶图案,宝瓶里的花雕得一丝不苟;窗子是满州窗,套色的西洋花玻璃使这座城市并不诱人的阳光在经过它的修饰之后变得活泼可爱;门厅里是名贵的中式家具,泛着老旧的霉味,这里属于西关的主人;大小姐的闺房在二楼,顺着陡峭的楼梯,你听到了小姐高跟皮鞋的脚步声,皮鞋是香港意大利订制,小姐刚从“上下九”的“豪华”理发店做完头发回来,手中拎着让人稀罕的皮包,小姐走到房里,打开留声机,放上一曲《水晶帘下看梳头》,那声音咿咿呀呀,若有若无,仿佛岭南的雨丝。她坐在梳妆台前,眉头微皱,对着镜子打量自己,思量着属于她的小心思,西关大屋严守着她们的秘密,我们透过西关民居试图窥视着时代的博弈…




       西关地区,最诱人的当然是美食,银记肠粉、宝华面馆的云吞面、广州酒家的早茶、各种烧腊店、陈添记鱼皮、顺记冰室、仁信双皮奶、伍记的艇仔粥,还有光孝路的集北水蛇粥、文明路的达杨炖品、北京路的吴记…

本篇游记共含4683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啊,广州,带着我多年回忆的地方

2016-09-25 01:37

过几天我也要去这儿啦,回来跟你交流哦,超兴奋ing~~

2016-09-25 17:25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09-26 14: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