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延边纪略:眺望不尽的国殇往事

  • 出发时间/2015-06-19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200RMB

 
       犹记得去年端午之际,我临时决定前往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游览。在短暂的两天半时间里,我先后走过延吉珲春两地的知名景观。那会儿,高铁尚未开通到延边,煎熬地在火车上将就一宿,我于端午节当天早晨抵达延边州首府延吉市。确切地说,那趟延边之行很大程度上是奔着当地特色美食而去,也想趁机近距离感受别样的民俗风情。
      倘若让我谈起延吉这座城市给我留存下的印象,我心底却又不免犯嘀咕。别看延吉延边州的首府,城市规模跟我所居住的辽阳相差无几,都属于中小城市。既然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城市风貌上多少会呈现些民族特征,最显而易见的是街市上各类店铺牌匾都用朝文(也可以说是韩文)标识。在延吉的两天里,不论我是乘公交还是去超市、饭店,总能听到周围的人操着朝语(也是韩语)嘀咕聊着,公园、商场里也播放着鲜族歌曲或韩国流行乐,不禁令我觉得似乎来到了另一个国度。毕竟在延边朝鲜族人口占有很大比例,与韩半岛上国度本身同文同种,加之又处于边境地带,“韩流”文化理所当然地与延边的民风民俗无缝对接。且不说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韩国连锁超市、韩式料理店,听说延边的鲜族人大多曾赴韩国出劳务,而延边的很多学校、教堂亦可见到韩国的志愿者。所以,只要树立起牢固的文化认同感,纵使有国别之隔亦不可阻挡思潮涌入。


       延吉市除了一个帽儿山之外,也几乎再无叫得出名儿的景点。帽儿山位于延吉市南边,我走下火车便乘公交过去爬山,以我个人感观帽儿山就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小山而已,山势既不高耸也不险峻,好在山间树木茂盛茁壮,倒也是消遣休憩的理想处所。延吉的景观了无新意也就罢了,饮食却也令人不敢恭维,本想借此机会品尝下地道的鲜族料理(叫韩式料理亦可),怎知吃过不少家的冷面、紫菜包饭、石锅拌饭等传统鲜族菜肴,可我就是没觉得有何出奇之处。另外,在我起初的印象中鲜族人是天生的生意人,记得我在大连上大学时经常去青泥洼地下的韩式料理美食城,里面的一个小餐饮店都是鲜族人经营的,入座点餐即便只点了一碗冷面,店家都会给配上几碟泡菜和一壶大麦茶,泡菜和麦草用没了还可以再续。我却没能在延吉的餐馆里享受到那种待遇,也许当地人觉得在家门口做生意比较容易,也就不太在意那些小细节了! 
       差不多绕延吉市转悠了一圈,我考虑再三决定奔赴珲春防川景区游览。珲春延边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 处于吉林省最东端,与俄罗斯、北韩两国山水毗邻。说起历史沿革来,延吉珲春之间发生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嬗变,清光绪年间朝廷设立珲春副都统,管辖范围包括延吉在内的现在的延边州大部分区域。珲春还曾是吉林省首屈一指的对外贸易口岸,可惜因历史原因失去了出海口,从此也就日渐衰落被延吉后来居上。

       从珲春走出之后,我连忙去客运站售票窗口咨询前往防川的路径。去往防川景区可选择的途径有两种,要么到客运站售票窗口报旅游团,要么去跟别人拼车前往。 我考虑了一阵儿,还是决定不跟团与别人共同拼车,事后证明我的选择太过主观。黑车司机跟你天花乱坠地白话一通,都是为了自己那点盘算做掩饰,我是跟另外两位由长春赶来的聋哑女大学生一起拼车的,游览的过程中我还给她俩充当了“讲解”,她俩递给我一个小本子,我将沿途听到的故事轶闻简略写在本上,然后再传递给她俩参阅。

      去往防川的途中,我倚着车窗朝外观景,一路上郁郁葱葱,微风轻抚,路途似乎越走越漫长,或许静谧、空旷才是边境风光应有的特质,极度平静的表象下又隐藏着波诡云谲。车驶入圈防公路后,只见周围的景致更有意境,道路左侧是延绵不绝的青山,右侧则是蜿蜒流淌的图们江,绵延山色与宽广的图们江咫尺相望。公路两侧拉起的长长铁丝网不言自明是国界线,一条县际公交穿插在两国之间也是个奇观。听司机师傅叨咕,圈防公路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与苏联爆发的张鼓峰事件的结果,对那场战役我多少有所耳闻,后来,到张鼓峰事件纪念馆参观我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小小的防川因为“雁鸣闻三国,虎啸惊三疆”的独特地缘,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围绕她发生了一系列对时局产生过深远影响的事件。除了张鼓峰事件,清末中俄勘界的故事至今仍众说纷纭,我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是在大学军训时,当时听得的故事梗概是这样:清政府与沙俄进过谈判划定了边界线,各自派士兵背着界碑到指定位置树立起来,结果清朝的士兵烟瘾犯了,还没到指定位置就不愿往前走了,界碑就立在了图们江入海口处,中国日本海沿岸建立港口的千载良机就此丧失。口耳相传的故事经不起史实的推敲,清末的那桩勘界往事绕不开一个人,他就是一代名臣吴大澂,正是他当年在天时地利人和一个不占的谈判桌上,与俄国人据理力争,迫使他们重立界碑、并对图们江出海权上对中国做出妥协。更直白地说,我们今天还能拥有防川这块图们江入海口,吴大澂绝对居功至伟,那时若不是有他在,贪婪成性的俄国人不知会将界碑树立在何处。在圈防公路中段一侧,吴大澂的石像矗立在那里,虽说雕塑师刀功很粗糙,石像方位设计倒是恰到好处,那双被修饰的异常深邃的双目直盯着图们江入海口

       到张鼓峰事件纪念馆,我替那俩女大学生购买了门票,进入参观我边听讲解边写在本子上给她俩看。说是纪念馆,实际上就是由两间平房组成,里面的陈设也很简陋,除了墙壁上挂着的图文资料,展柜上摆放着当年日本占领军使用过的武器及随军物件,听馆内讲解员说这些事物都从附近村民家中收集来的。纪念馆的后院便可望见张鼓峰,那座海拔并不高的山峰因那场战役而名声鹊起,原本整座山峰都是中国的领土,战役结束之后,苏联占去了一多半的地方,在张鼓峰峰顶立起界碑。后院里有的锈迹斑斑的老洋井, 上面刻有“西村”字样,听讲解得知,这是当年的日军军官的姓氏,我恍然大悟原来自身身处在曾经的前沿指挥部里,若不是偶然听得,恐怕真不会注意到这处线索。张鼓峰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清末日俄战争的延续,日本、苏联两个强盗又一次在中国东北的黑土地上位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战争过后的一切后果最终还是由中国承担。张鼓峰战役结束后,日本做为战败一方采取收缩性防御举措,不仅将张鼓峰辟为禁区,还强行将防川的村民全部迁走,还在图们江口布满柱桩砂带,至此,原属中国图们江出海口彻底丧失。 
        从纪念馆走出来,我的心绪却久久不能平静,不禁联想:既然防川景区声称宣扬爱国主义精神,纪念馆所在地正是那场战役的遗迹,完全可将将那块地方开辟得生动、丰富,何至于纪念馆简陋的无以复加,还不如其旁边的旅游商品商店装饰整齐。接下来司机师傅带我们来到了土字碑,我们走近观看,那是一块长条花岗岩石碑,正中竖向刻有“土字牌”三个大字,左侧竖刻有“光绪十二年四月立”八个小字,是同时所立的中俄边界的第五块界碑。土字碑左侧紧挨着的是俄国双头鹰界碑,碑细长最上端是锃亮的双头鹰标识,双头鹰是俄国的国徽图案,联想到俄国对外侵略扩张领土的历史,双头鹰标识很符合俄罗斯的民族品性,摄取领土犹如鹰隼啄肉,一旦西边向欧洲拓展受阻,便立即跳转向东面亚洲这扩张,从清末以来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非俄国莫属!更教人不可理喻的是,中国有很大一部分人竟然畅想与俄罗斯结盟对抗美、日,妄以为此举可一劳永逸地觉得领土争端,进而实现国家统一。殊不知,俄国不论是在过去的沙皇时期还是尔后的红色布尔什维克,甚至是如今的威权体制,均不希望中国真正强大起来达到与之平起平坐的地步,所谓的战略合作伙伴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

        防川景区最后一站,我们一起爬上望海阁眺望图们江入海口风光,走到瞭望台上才知道,这里并不想景区宣传得那样可一眼望见日本海。毕竟,望海阁距离日本海还有段距离,天际晴朗时刻用望远镜窥探得端倪。不巧的是,我们上去那会儿,天色突然暗沉下来,图们江面上雾霭沉沉,加之我们站在高处觉得风头正劲,有时吹得我们难睁开眼。由瞭望台向下居高俯瞰,左侧的俄罗斯边境小镇及边防哨所皆肉眼可及,右侧的北韩境内依旧一片萧然。图们江面横跨着的那条低矮的铁路是俄罗斯北海之间的铁道桥,偶然听得珲春地方政府甚至吉林省府都想重启图们江出海口航运,但那条铁道桥成了一个大大的障碍,它桥墩太过低矮以致大型船舶无法通过,这条铁桥简直如同扼住图们江咽喉的锁链。虽说还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去跟沿岸两国谈判,只要想想一边是历来贪得无厌的双头鹰,另一边是总也喂不饱的白眼狼,恢复图们江出海口又是遥遥无期。。。。。。 
         后记:游览完防川景区之后,我和那俩女大学生又一起乘车返回延吉,我与她俩也就此别过,后来,她俩又结伴去了东北还有内蒙的其他知名旅游目的地,现在回想来颇佩服这俩女生的勇气,我在延吉又转悠了小半天,于端午假期最后一天乘坐返程的火车。

本篇游记共含3555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等着楼主发下一篇游记~ 感觉没看够

2016-09-26 14:38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9-26 14:57

引用 zercq 发表于 2016-09-26 14:38:10 的回复:

等着楼主发下一篇游记~ 感觉没看够

回复zercq:好的 等我十一旅行回来滴!

2016-09-27 21:12

引用 tanya 发表于 2016-09-26 14:57:15 的回复:

记录的真好~怀念!

回复tanya:是滴 旅行中的点点滴滴都是很怀念!

2016-09-27 21:1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