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12安徽寿县:楚国流韵·古城质地

         古城的质地——寿县

        告别过往渴望新生的第一天,脑洞一开,买了张票,装上几本书背个书包就出发了,两个小时的动车就到达了皖西大别山下的六安。第二天早上喝上一碗牛肉汤,就从汽车北站坐上中巴约两个多小时到达了小城寿县
        想来寿县的想法已经由来已久,作为安徽最有内涵的两座历史文化小城(寿县歙县)之一,它有很多让我为之倾心的理由,最后的楚国故都、最早的水利工程千年芍陂、仙气升腾的淮南王与豆腐、传奇的淝水之战古战场、固若金汤的千年古城墙…

智慧:楚都流韵
        楚庄王时,令尹孙叔敖在寿县城南安丰塘修建芍陂,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有详细记载:东北径白芍亭东,积而为湖,谓之芍陂。陂周百二十许里,在寿春县南八十里,言楚相孙叔敖所造…陂有五门,吐纳川流,西北为香门陂,陂水北径孙叔敖祠下…芍陂建成后,使安丰一带每年都生产出大量的粮食,并很快成为楚国的经济要地,楚国亦日渐强大,打败了当时实力雄厚的晋国军队,楚庄王也一跃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达到了其势力的顶峰。
        历史总是在兴衰之间摇摆,经历了宣威盛世、楚怀王的改革失败,三百多年后,楚考烈王二十二年,楚国令尹春申君组织东方国家最后一次合纵,楚国被秦国打败,已经风雨飘摇的楚考烈王便把都城迁到这里,并把寿春改名为郢,寿春城成为了繁盛一时的楚文化的最后归宿。两百年前,强大的楚国在寿州灭掉晚期迁徙至此的蔡国,未曾想到自己在晚年落魄之时亦迁都于此,十八年后,曾经的不可一世终究化作了秦军刀下的一抹幻影,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无限唏嘘。
        二千多年以后,站在寿县博物馆,看着春申君之子楚幽王墓中出土的楚大鼎的厚重光影,遥想起这个与中原纷争了八百年的芈姓大国,亦为其出土以后历经抗战文物大转移之颠沛流离幸存于今的身世而庆幸;站在古城外的春申广场,看着春申驾四的气宇飞昂,感怀起战国四公子的智慧与气度,却亦为其因门客兴亦因门客而死之一生而唏嘘,太史公适楚,观春申君故城后感叹曰:“初,春申君之说秦昭王,及出身遣楚太子归,何其智之明也!后制于李园,旄矣。语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春申君失朱英之谓邪?”;站在芍陂畔,看着碧波荡漾,感受那二千多年来一直默默灌溉良田万顷的伟大智慧,电视里有热播的芈月传,这里却亦有绝代了千年的楚国风华…

                         

仙道:淮南王时代
        寿春城的繁华并未因亡国于秦之耻辱而迅速消退,秦之短命与汉之兴起,流云回转间,淮南王的到来让其重获新生。
        淮南王刘安乃汉高祖刘邦之孙。郦道元登临北门城外的八公山,在《水经注》中写道:“(刘安)折节下士,笃好儒学,养方术之徒数十人,皆为俊异焉。多神仙秘法鸿宝之道。忽有八公,皆须眉皓素,诣门希见。门者曰:吾王好长生,今先生无住衰之术,未敢相闻。八公咸变成童,王甚敬之。八士并能炼金化丹,出入无间,乃与安登山,薶金于地,白日升天。余药在器,鸡犬舐之者,俱得上升。其所升之处,践石皆陷,人马迹存焉。故山即以八公为目,余登其上,人马之迹无闻矣,惟庙像存焉,庙中图安及八士像,皆坐床帐如平生,被服纤丽,咸羽扇裙彼,中壶枕物,一如常居。”如今的八公山早已不见郦道元所记之寺庙遗迹与仙气升腾,唯有八公山下的淮南王长眠于此。
        淮南王刘安的一生极具争议,渴望出世而因反伏诛,却亦因“牢笼天地,博极古今”的鸿篇巨制《淮南子》而名垂青史。《淮南子》一书其旨“近老子淡泊无为,蹈虚守静,出入经道。言其大也,则焘天载地;说其细也,则沦于无垠;及古今治乱存亡祸福、世间诡异瑰奇之事。其义著,其文富,物事之类无所不载。”其书以黄老思想为主,却亦如《吕氏春秋》一样,杂糅百家。春申广场的法治警言便都是引用《淮南子》中的言论,例如“法生于义,义生于众适,众适合于人心,此治之要也。”此种法治思想,放之于今日追求法治时代,亦仍振聋发聩也。
        说到《淮南子》,我想到了民国时期为其注解的怪才刘文典,刘文典在云南时嗜好“二云”(云烟、云腿),同是云雾升起,其吞云吐雾之黑脸模样与喜食云腿之贪婪情状与仙居山林、发明豆腐的淮南八公之反差实在大矣,不忍直视.有一次吃午饭的时候,我跟我研究生导师两个人聊到西南联大的时候聊起了刘文典,两人饭后沿着莫邪路聊了一路,说到了其各种怪诞不已的典故,有一次刘文典跑警报时看见他眼中“四块大洋都不值”的沈从文,便说,我是为《庄子》跑警报,你为什么跑呢?问得那时还年轻的沈从文张口无言,讲到这里,我们都不禁在路上笑了起来…

传奇:东晋时代
        黄昏落日时,北门城外的一条并不算宽广的河水静静流淌,浸染了夕阳的光影,显得如此温婉,而它却因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一场战役而名声大噪,这便是淝水。
        公元383年,统一北中国的前秦雄主苻坚一心伐晋,力图统一南北,其不听众劝,率自认为足以“投鞭断流”之大军伐晋,而东晋宰相谢安面对此危情,却仍与亲朋交游,以别墅作赌注与其侄谢玄对弈,两方主心骨之态度,也许早就注定了这场战役的结局。
        苻坚与苻融登上寿春城而望王师,见布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顾谓融曰:此亦劲敌也,何谓少乎?怃然有惧色。两军列阵淝水,谢玄率精兵八千渡水击之。秦兵大败,“闻风声鹤唳,皆以为王师已至,草行露宿,重以饥冻,死者十七八。”这支“投鞭断流”的大军最终却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惶恐中大败而归,苻坚被杀,前秦灭亡。
        何以统一北方的前秦大军会在一条小小的淝水之畔和一向文弱的东晋面前变得如此惊慌,百思不得其解,许是八公山草木之仙气与淝水之天命所佑,这一战,让淝水成就了自己,也让文弱的东晋为自己正名。当我登上古城楼,淝水之战的硝烟早已散去,这平静的河水上上演的智者博弈却依然让每一个来此的人津津乐道…


温暖:守望了千年的固若金汤
        说起古城的今生,还要从一种糕点“大救驾”说起。
        公元956年,后周世宗淮南国,命大将赵匡胤率兵急攻南唐(寿县)。南唐守军誓死抵抗,战斗激烈,赵匡胤久攻不下,差点儿误了军机。历经整九个月的围城之战,赵匡胤终于打进了寿县。由于操劳过度,赵匡胤一连数日,水米难进,急坏了全军将士。这时军中一位厨师,向寿县有经验的厨师请教后,采用优质的面粉、白糖、猪油、香油、青红丝、桔饼、核桃仁等作主料,精心制作成带馅的圆形点心,送进帅府。赵匡胤只觉一股香气袭来,再看桌上摆着的点心形状美观,不觉心动。他拿起一只放进嘴里,只觉香酥脆甜十分可口。再仔细看那馅心,有如白云伴着彩虹一般美丽清爽,于是一连吃了许多,身子顿觉增加了力气。此后,他连续吃了几次,很快恢复了健康,还率领军队又连续打了几个大胜仗。后来,赵匡胤黄袍加身,当上了大宋朝的开国皇帝,不时谈起南唐一战,对在寿县吃的点心总有念念不忘之意。他曾对部下说:“那次鞍马之劳,战后之疾,多亏它从中救驾呢。”于是便叫这种糕点为“大救驾”。现在的古城内,处处可见售卖“大救驾”的店铺,我买了一个尝一尝,味道其实一般,但仔细一想,它之所以成名的最关键之处便是当人饿了的时候。
       “大救驾”的故事还有一个版本,便是在云南腾冲,清初,吴三桂率清军打进昆明,明朝永历皇帝逃往滇西,清军紧追不舍。农民起义军大西军领袖李定国命大将靳统武护送永历皇帝至腾冲,当时天色已晚,此一行人走了一天山路,疲惫不堪,饥饿难忍。找到一户农家,主人把家里认为最好的食品炒在一起,做成了由饵块、火腿、鸡蛋,青菜组合的一盘菜。永历皇帝吃后赞不绝口地说:“炒饵块救了朕的大驾。”从此,腾冲炒饵快便有了一个别名——“大救驾”。我吃过炒饵块的味道,要说其有多美味,想必亦如吃到寿县“大救驾”的感受相同吧。
        没有了赵匡胤的操劳过度,没有了永历皇帝那样饥饿的肚子,那样奔波劳碌后的好胃口,也就吃不出其中的好了,俗话说“饿了什么都好吃”,但大凡饿了的时候吃过的东西,“此情可待成追忆”,但后来再去吃也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所以“大救驾”之类往往其实是靠不住的。我没有经历过父辈们的饥荒之饿,但人在旅途,饮食无定,亦时常会有此种饥饿感,寒风中深夜而至,来上几串羊肉串的温暖人心,一碗老鸡汤的荡气回肠,火车上困了一天一夜,一碗路边摊臊子面吃下去的喜极而泣,火焰山下暴晒一天后来上一块烫手的馕继续踏上征程,此等快感,无法言说,却也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无法复制。
        一场“救驾”,让小城的地位变得光鲜起来,南宋时期,建康都统许俊重筑城墙,便有了今日古城墙之面貌。城有四门,东为宾阳,南曰通淝,西称定湖,北名靖淮。四门原皆有瓮城,其中西门的外门朝北,北门的外门朝西,东门内外两门平行错置,具有军事防御和防汛抗洪双重功能。与城墙有密切关联的“舐犊情深”、“刘仁赡死节守城”、“当面锣对面鼓”、“门里人”、“人心不足蛇吞象”等美好传说,伴随古城流传至今。苏轼过此,曾作《寿阳岸下》:“街东街西翠幄成,池南池北绿栈生,幽人独来带残酒,偶听黄鹂第一声。”如今的古城墙,只剩下北门、东门瓮城依存,南门新修后则是古城中唯一可以通行汽车进出的城门。

古城墙的温暖:慢工出良城
       过去的人,做一件事,盖因不讲究效率,所以才能倾心,全盘考虑。慢工出细活,小到一件手工艺品的制作,大到一座城池的建立,无不如此。
        八百年前修筑的宋城墙,经过后人的历代修缮,至今依旧固若金汤,抚摸古城墙上那些经历风雨侵蚀的城砖,不得不再次感叹古人的责任心,大到每一座城楼,小到每一块城砖,古代的匠人都用一个字对待之:心。
        说到瓮城、月城,抛开军事功能,最让我们为其智慧而钦佩的是其防汛功能。东门城外,1991年淮河大水的标记线还在,精细与巧妙的设计(城内原建有涵道,与城外相通。东西涵看墙之上,分别镌有“崇墉障流”、“金汤巩固”字样。涵口之上筑有月坝,与城墙等高,既利于城内积水的排出,又能在洪水季节堵阻外水倒灌入城。洪水泛滥时,只要关上城门,滴水不入。),让古城居民奇迹般地却又似乎很安然地躲过此种劫难,因为他们不是第一代的受恩惠者,世世代代的古城人依靠着古人智慧的庇护躲过了淮河水的一次次决堤,他们对城墙是如此的放心。这让我想起了另一座宋代古城赣州,当城外看海之时,城内的居民却千年免受近在咫尺的赣江洪峰之侵袭。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温暖,寿县人对城墙是如此地亲近,城墙上,到处是遛弯的古城人,两位老者偶然相遇,总要寒暄几句,“出来溜的啊!”“是啊,你往这溜啊,我往那溜!”一个相互的挥手告别,留下城墙上继续前行的背影;城墙一角,几个人倚靠在墙垛上,对着远处的报恩寺一番评点,“这个大殿应该是新修的了”“这里面的罗汉像是清朝的,这前面那座殿是乾隆时候的”。
        东门下的“歪门邪道”(外门与内门相互平行,一条斜道相连),数百年的人来人往,让这里的青石古道留下了深邃的岁月痕迹,骑自行车的老人到了门洞口,便会下车,推着自行车与旁边的人一起缓缓步行经过门洞,互相聊着家常;年轻的人们则骑着新电瓶车在古道的皱纹上狭路相逢,气盛的他们不会下车,车子弯弯扭扭地在皱纹上绕圈,看似将要碰到却又总能相安无事地拐进另一条皱纹里避开,相逢一笑后,一个出城,一个进城;亦有孤独的老者缓步走着,留下一个与城墙为伴的孤独却又温暖的背影…我坐在瓮城里的一角,看着“歪门邪道”上演绎的一个个带着古城最初质地的温暖瞬间…


牛肉汤的温暖:热气升腾的人间烟火
        寿县现在是国家级贫困县,并不富裕,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虽是豆腐的发源地,可这里的豆腐总是带着一点点仙气,最实在亦最温暖的还是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汤。淮南牛肉汤正是发源于此。
        早上一碗牛肉汤加上一块葱油饼,价格不贵,六、七块钱足已,门口的那口牛肉汤锅里热气升腾,升起的是对即将开始的一天工作的美好期盼,晚上,劳累了一天人困马乏的古城人,一碗牛肉汤,两块葱油饼,一小瓶白酒,是对自己一天辛苦工作最好的犒劳,生活虽不易,可总在继续,明天总会到来,每天的一碗牛肉汤注入的是对生活最温暖的关怀,一个个坐满了人的牛肉汤店,一口口热气升腾的汤锅,我站在汤锅前,眼睛却有些湿润,这升腾的热气代表了最朴实的人间烟火,再多的辛酸与苦闷,在面前的这碗汤里都会暂时消散,此刻只有一碗汤下肚的荡气回肠和脸上朴素的笑容,粉丝、绿豆粉皮、千张、牛肉,一勺辣子,一碟小菜,一碗温情满满的牛肉汤让我在寒冷的夜晚无比温暖。
        问起对面陶醉在小酒中的师傅,他说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喝上一碗,不要什么菜,有口酒有口汤,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我在他脸上看到了最简单的幸福表情,这也许就是我每每可以毫无违和感地迅速融入这样的小城氛围所感知到的吧。

信仰的温暖:心中的众神
        如今的古城人,很多都是太平天国战乱迁徙至此的流民,但古城中各大古建的历史则远远早于此,元代的文庙、明代的清真寺、唐代的报恩寺、三圣庵,古建一直在,当流民变成了主人,其也就试着去拥抱信仰的温暖。
        西大街中段的寿县文庙占据了很显眼的位置,一座古城不会没有文庙,相比我去过的很多文庙,这里没有门票,没有大门,古朴的大成殿前是两棵一雌一雄的古银杏树,《淮南子·说山训》中说: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梧桐落叶意味着秋之到来,而对于这里来说,银杏叶落则意味着冬日降临,岁确将暮。寿县的每座古建大殿前几乎都有上千年的古银杏树,每逢深秋初冬,满城金黄进而满城萧索,这千年的古意,未曾走远。
        城西的留犊祠巷尽头便是寿县清真寺,留犊祠巷还有着时苗“舐犊情深”的典故。此座清真寺,不同于我们正常所见之伊斯兰风格,二层的大殿斗栱飞檐,分明是一座佛寺之模样,有似扬州的仙鹤寺,是外来宗教与中国古典文化的完美融合。城西,以清真寺为核心,周围的居民大多都是信仰的伊斯兰教,民居上的真主安拉门牌,巷子口随处可见的羊肉摊子,这里似乎变成了城中城,偶然定居于其周围的居民,时间久了,渐渐地也都抱槐在清真寺中,信仰带给了颠沛的流民以最初的温暖。
        城东北的报恩寺亦深藏于小巷之中,宋代的九级天圣塔只剩残存的地基与博物馆内那惊世骇俗的地宫舍利,子瞻“寿州已见白石塔,短棹未转黄茅岗”只能留在想象之中。大殿内的清代泥塑十八罗汉依旧金光闪耀,却似少了保圣寺、灵岩寺那唐宋罗汉的神韵。报恩寺香火依然旺盛,来此烧香的人络绎不绝,虽处深巷,但香火已经弥漫上空一千年,成为了古城人萦绕不去的灵魂归宿。
        城东中段有一座天主教堂,二层古建的顶上巨大的十字架格外醒目,而其前身更是中共寿县一大的代表会议旧址。不同的信仰将其混搭在一起,信仰共产主义的无神论者却将其大本营拱手让给了基督教徒,耐人寻味。
        这两年,走过了很多这样具有亲和力的历史小城,却也总是在这样的小城里找到了身边城市在钢筋水泥里早已失去的最初洪荒,当一座古城变得万众瞩目,人们往往更容易将目光聚集在现代人所赋予它的特质上,而它本来的面目,则在这些标签之下日渐被人忽略。寿县古城,还不曾吸引太多人的目光,故也未有诸多“身外之名”,去到这样一座古城,我们感受的更多的是属于它本身尚未被后天过多雕琢的质地。

本篇游记共含6278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9-26 13:40

2016-09-26 15:06
相关目的地:   安徽   淮南
594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寿县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