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5云南红河:滇越铁路行(昆明·建水·蒙自·河口)

23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09-25 21:25 366/10

昆明站: 春城昆明——回到原点
       说到昆明,第一反应就是“春城”,我是第二次来到昆明,天气一如既往地舒适。昆明的天总是美的,林徽因先生说起昆明来,总是带有美感与喜悦:
       昆明永远那样美,不论是晴天还是下雨。我窗外的景色在雷雨前后显得特别动人。在雨中,房间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浪漫氛围——天空和大地突然一起暗了下来。一个人在外面有着寂静的大花园的冷清的屋子里。这是一个人一生也忘不了的。
        从兰州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到达了昆明长水机场,到达宾馆已是深夜,安心地睡一觉,第二天又是灿烂的一天。
       第二天,天晴了,起来后到路边买了一个2块钱的烧饵块,这是昆明特有的美食,便宜又好吃,一边吃一边走往西南联大的旧址。
        从上次来这里过去一年,这一年我也读了许多关于联大的书,但再次来到这里,心里依旧不能平静。
        继续前行,来到了对面的云大,叶子花已经爬满了整面墙壁,树上的小松鼠悠闲地吃着板栗,同学们依旧忙着拍着自己的毕业照留住回忆,我来到映秋院前,这里是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为当时的云大设计的女士宿舍,话说两位大家这一生仅为自己设计过一处房子。
        它坐落在昆明东北十二公里处的一个小村上。林先生在描绘这处房子时写道:天气开始转冷,天空布满越来越多的秋天的泛光,景色迷人。空气中飘满野花香——久已忘却的无数最美好的感觉之一。每天早晨和黄昏,太阳从那奇诡的方位带来静穆而优美的快感,偷偷射进这个充满混乱和灾难的无望的世界里,人们仍然意识到安静和美的那种痛苦的感觉。战争,特别是我们自己的这场战争,正在前所未有地阴森森地逼近我们,逼近我们的皮肉、心灵和神经。梁林并未能来得及住太久,便再次离开昆明,去往长江边的小镇宜宾李庄。



        离开云大,坐上公交车前往昆明北站(云南铁路博物馆)。这里记载了百年滇越的修建历史背景、经过、意义,还保存了中国历代运行的火车,有费城29、米其林等国外客车,还有东风、东方红、和谐等国内造列车,庞大的列车头如今变成了一个个大玩具陈列在馆内,吸引着众多小朋友来此和其玩耍。
        博物馆旁就是还在使用的昆明北站,这里依然在运营着仅存的米轨铁路,从王家营——昆明北——石咀,它的前世便是未完成的米轨——滇缅铁路。来回两块钱,这里有都市里最美的流动风景与旧日情怀…
        站在这里,想起了林先生、老金、梁先生三人当年写给费慰梅的信中关于车站和站长的一段有趣评述:
 林先生说:思成是个慢性子,愿意一次只做一件事,最不善于处理杂七杂八的家务。但杂七杂八的事却像纽约中央车站任何时间都会到达的各线火车一样冲他驶来。我也许是站长,但他却是车站!我也许会被碾死,他却永远不会。老金是那样一种过客,他或是来送客,或是来接人,对交通略有干扰,却总能使正常车站显得更有趣,使站长更高兴些。
金先生附言:当着站长和正在打字的车站,旅客除了眼看一列列火车通过外,竟然不知所云,也不知所措。我曾不知多少次经过纽约的中央车站,却从未见过那站长。而在这里却实实在在地既见到了车站又见到了站长。要不然我很可能会把他们两个搞混。
思成则在信的末尾写道:现在轮到车站了:其主梁因构造不佳而严重倾斜,加以协和医院设计和施工的丑陋的钢铁支架经过七年服务已经严重损耗,从我下面经过的繁忙的战时交通看来已经动摇了我的基础。

        这里不会有纽约中央车站的杂七杂八,只有慢下来的米轨风景,远处,一辆绿色车头的东方红慢慢悠悠驶进车站。车头造于1984年,是常州戚墅堰制造,已经服役了超过30年。这里没有繁忙的站长与拥挤的旅客,只有悠闲的法式车站与仅有的一辆老车停靠。这里的车站可以直接上车,上车再买票,单程一块,票还是手写的老式车票,售票员即写即卖,当高铁已经不需要取票直接刷身份证的时候,这里还存有着这样的八十年代的古老,车上大多是父母带着几岁的小孩出来欢度周末,还有白发苍苍的老夫妻在车上回忆过去,享受天伦之乐,当然亦有我这样的铁粉和摄影爱好者。
        列车缓缓启动,打开车上的窗户,窗外的清风让这样的老式列车格外美丽,三十码的时速,一路上经过城市道口的不断轰鸣,每个道口的车辆仪仗队式的注目,让这样的米轨列车成为了城市里的稀有风景,一路缓缓前行,带着两旁大家的凝望。半小时后,列车在一个叫麻园的小站停车了,没有那些车站的必备要素,大家就在铁轨旁上下车,却也都早已习惯了。再往前行,就到了终点站石咀。大家都下车,看着这东方红火车头在铁轨上写意地调头,头与车身的分离再结合,每一步,列车的工作人员都一丝不苟,这是他们的责任,而我们这些乘客都下车一起好奇地观摩着这一切。调头后,这辆列车又带着我们缓缓地往回,一个小时候到达了昆明北站。
        晚上,在滇越铁路起点昆明南站旧址那里吃晚饭,这里有一家1910火车南站主题餐厅,坐在铁轨边的位置上吃一顿传统老滇菜,仿佛时光回到了百年前…
  

建水站:小城建水从前慢
从前的生活  
那种天长地久的氛围  
当时的人是不知觉的 , 
从前的家庭  
不论贫富尊卑  
都显得天长
地久久 
                          ——木心《失去的氛围》
        生活在水泥森林的城市里,我们似乎早已习惯了提速的生命,忘却了那些从前曾拥有的诗意,失去了一个又一个氛围。幸好那些偏远地区的小城、小镇,还有那属于从前慢的氛围…
        我喜欢走在云南的那些小城、小镇,巍山沙溪蒙自,感受那些岁月的长长久久,这次我来到了早已倾慕已久的文献名邦——小城建水建水位于滇南红河州一隅,一个曾经的临安府儒学兴盛之地,一个百年滇越穿此而过的小城,一个拥有众多古井和古桥细水长流之城。
铁轨上的建水人生
        下午三时,从昆明火车站坐上红河号列车沿着新的滇越铁路前行三个小时就到达了建水,相比建水的名字,我更喜欢它“临安”的旧称,临安二字总使这百年小站带上了江南的诗意,来到临安车站,法式的墙体,绿色的门窗,还有那属于上个世纪的偶像剧中场景的“临安车站”四个字,让这里的送别更添一份感伤。
        走在曾经的米轨铁路上,母亲带着自己才学会走路的孩子过来爬铁轨,一步一跨,再一步,坐在了铁轨上,萌萌的孩子就这样开始了自己与铁轨的情缘,继续向前,一辆崭新的木质旅游列车让米轨恢复新生,通往团山古村,我无心多停留,径直走到前面一段已被废弃的米轨铁路上,斑驳的铁轨上早已绿草丛生,对于个碧石铁路,这里已经荒废了十多年,但对于建水的百姓来说,却从未缺席过他们的生活:
        饭后散步的老夫妻、小情侣,悠闲地在铁轨上跨越;许是同村的两个男人坐在铁轨的两端,各点上一支烟,聊着什么,陆陆续续有更多的人凑了过来坐了下来,有人从两者之间的铁轨上穿过,寒暄几句,一个微笑,继续向前;还有那些日落时分刚刚从农田水塘挑着当地特色的草芽的妇女,一根扁担,两框草芽,赤脚在铁轨上走着,不需要低头看脚下,两根铁轨之间的距离早已成为了他们脚下默认的步长,一步一步在铁轨上如履平地般前行的身影与我每一步行走低头看铁轨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不是生来的技巧,却也是早已烂熟于心的生活本能,他们出生之时,铁路早已存在了多少年,历经了岁月的沧桑,也带给了建水人脚下每一步的从容淡定;在这段废弃的铁轨尽头有一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上面涂鸦了一个爱心和一段曾经发生于此的浪漫爱情故事,却不知主人公现在已怎样。
        铁轨边的小野花虽不起眼却也开得鲜艳,在背后的一阵阵笑声中,夜色渐渐到来,无须太多地去打扰他们,在这短短的一段废弃铁轨上,我看到了建水人生活的一隅,却也从这一隅中感受到了这百年的滇越带给他们相伴相依的情感,滇越铁路曾给他们的祖辈父辈带来了繁华,他们也不会把铁路从他们生活中抹去。“像火车铁轨边的蔓草那样的一生呵。”,木心之言。
        自己想来,许也挺好。车轮自己会滚,历史会走它自己的路,许兴许衰,何必看那么重呢?不做那风云变幻的车站和铁轨,在一旁淡淡地看着轰鸣与欢笑…



烧豆腐里的从前慢
        建水有美食,汽锅鸡、西门烧豆腐,乃两大上过舌尖上的中国之美食也,说到两大美食,离不开慢火烧造的建水紫陶,离不开那西门外的那口古井。
        建水之行,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建水的烧豆腐。早上起来,从北正街出来后,走到了西门口,在一家小店吃了一碗正宗的带皮小黄牛米线,吃饱以后,我问老板娘这里有没有烧豆腐吃,老板娘笑着说,有的,要等会,你先去西门外看看古井,这里的豆腐都是用古井的井水做的,那样才会好吃。
        我还未尝美食,先出发去寻找美食的源头,走到西门外,我先一路往前,看到不起眼的小村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是做豆腐的,熏得发黑的墙面与一块块雪白的豆腐形成了鲜明对比,不一会,我找到了一口古井:渊泉,又叫小板井,始建于明朝年间。听这里的村民讲,这口井的井水甘洌,四时不绝,据记载,小板井水质、水味与大板井相似,但水温却比溥博泉低,因而有“小节井前喝凉水,一点一滴凉心头”之说,我探过头去看,井水清澈,里面还养着金鱼,这口井有一个老人专门看管,村民过来打井水洗衣服,还有人拿着大大小小的桶过来装水,小桶五毛钱,大桶一块钱,水都是拿回家自己喝或者做豆腐的,相对于自来水,这里的村民还是习惯于早已喝了多少代的古井水。 
        听村民说另一边还有一口大板井,我就继续寻找,经过几番迷路,终于在一条不起眼的小巷中找到了它,它叫溥博泉,坐落于西城外梨园街西头。据《云南通志》载:“溥博泉在城西半里,俗称大板井,水洁味甘,供全城之饮。”民间有大板井“水味之美,贯甲全滇”之说,被列为建水甜水井之冠,有“滇南第一井”誉称,闻名天下的烧豆腐就是拿这里的井水做的豆腐。快到中饭时间,陆续来了很多打水的村民,大家默默地打完就离开,我在古井的一角看到了一座大板井龙王庙的石碑,这口古井,对于村民来说早已超脱了生活之外,他们用一种宗教仪礼式的虔诚祈祷着这座古井之水永远不绝,造福于他们的子子孙孙,这是一种素朴的信仰。
        历经了数百年的沧桑岁月,青石井栏上的绳索印痕已深多寸,有些甚至已被磨穿。古井不但记载着建水的历史,同时也承载了古城人对于生活的一种质朴与纯真,一种浸透了数百年的清澈无华。
        回到小店,坐下来,放一碟蘸豆腐的酱,老板娘用炭火烤好一块,我就夹起一块,轻轻地用舌尖咬一小口,金黄色的外皮里藏着如此鲜嫩的内在,蘸一下酱,再放到嘴里,继续咬一小口,每一块豆腐吃起来的味道,在美味的同时,却也感到了一种寻常,平和,温泽,一如古城人待人的诚挚与温情,和着那嘴里留有的豆腐余香,静静地飘散于古老的岁月间。有人说美食是让舌尖和味蕾得到一种快感,而在此时,它的味道带来的一份暖到心底的慰藉,心底一丝丝淡淡的长久的温润,这是一种对于古老时光的敬畏。
        这是安静小城特有的味道,它让我想起了巍山的耙肉饵丝,当一碗温软的银丝安静于如白玉般散发香气的汤里,一碗炖得软硬合适肥而不腻的扒肉呈于面前,一天的好心情,一天的好劲头,就在这样的一碗小吃里获得了底气和抚慰。
        几块下肚,自己忘了数吃了多少,问老板娘怎么算账,她笑着说烤一块,吃一块,算一块,每块四毛钱,吃掉一块,她会拿出一个玉米粒摆放在旁边,一共多少玉米粒就是多少钱。这原始的计数法让我大为惊讶,在早已快餐化一切的今天,在这不起眼的小店里,这不就是木心先生笔下的从前慢。
        走在古城,晨光里最大的享受,莫过于随意找家小店,坐下来,来几块烧豆腐,慢慢享受其中时光的味道。



文庙里的儒学之道
       早上七点,趁着古城还在安静的时候起床,沿着临安路走到了古城之魂所在——建水文庙。
        说到建水文庙,首先要了解这座临安城的历史。
        元至元十七年(一二八O年)元朝廷在建水临安广西道军民宣抚司。至顺二年(一三三一年)宣抚司升格为临安广西元江等处宣慰司兼管军万户府,统管临安路、广西路、元江路的军政事务。由此,建水开始成为滇南一带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元至元二十二年(一二八五年)临安广西道宣抚使张立道首创建水庙学。为云南行省继中庆路之后,与大理同时开设的庙学,开滇南文化教育和儒家思想传播的先河。明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年)在建水临安府,为滇南最高行政机关,辖六州五县九长官司。辖地包括今红河州、玉溪地区和文山州大部,北抵澄江,西连楚雄,南邻交趾。明洪武年间山西布政使韩宜可、右参政王奎,因事谪戍临安卫,在此讲学十五六年,临安子弟争相受学,文风大振,士子学业猛进,人文始著。郡人在文庙内建景贤祠,追忆二公。《临安府志》谓:“临安文化之开,自韩都谏、王学士两先生谪戍始”。有诗云:“人沐诗书忆二贤”。康乾时代,建水文庙进行大幅增修扩建,文庙规制宏敞,金碧壮丽甲于全滇,仅次于山东曲阜孔庙,建水文风也随之兴盛至极,成为“滇南邹鲁”、“文献名邦”。
        五月的清晨,莲花初开,文庙里显得如此清幽,南国的鸡蛋花随风飘落,或孤独地掉在树枝上让人爱怜,或落在地上被保洁人员扫走,一旁是旁若无人的太极爱好者,慢慢地挥动着自己的每一拳,其中带着一份儒雅的中庸,文庙中的儒学之道与太极的以柔克刚在此得到了交融。
        数百年的文脉潺潺,教会了这里的人慢下来读书,慢下来生活。这也许就是文庙对今天的建水人价值所在。
        在建水的行走是短暂的,还有团山古村、朱家花园、哈尼山寨没有去探访,但在古城里所见到的生活一隅,却也让我找到了自己一直倾心的从前慢,不需要太多的浮华雕饰,一切只是与收入无关的精致人生,与岁月无关的日久弥新。
        下午,再次坐上火车,沿着滇越铁路去往下一站——蒙自



蒙自站:             蒙自——滇越铁路的兴衰
        下午5时,从建水坐着火车来到了蒙自,在新建成的蒙自站下了车,这个车站是去年年底蒙河铁路通车才新建成的。
        从蒙自站出来穿过老城区就来到了城里的南湖,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蒙自,吃完一碗米线,沿着南湖沿岸行走,经过了一段滇越铁路遗留下来的木轨,再往前沿着海关路行走,南湖畔的法式建筑在夕阳的余晖下分外沧桑,一侧是法式钟楼,曾经的墨脱酒馆已经停业关门,去年说好今年要进去的心愿又没有达成,另一侧的海关内是西南联大时期蒙自校区的教室,可惜现在因持枪的武警官兵把守挡住了我进去的念想,继续往前就是美丽的法国花园,这里曾经是滇越铁路的邮局所在,如今变成了一个湖畔的咖啡馆,夕阳下,坐下来喝一杯咖啡看看南湖美景,甚是美妙。
        继续往前找以前的哥胪士酒楼,顺着导航一路向前,走到一家幼儿园门口导航显示已经到了,我呆在那里,反复搜了几回,总是找不到这酒楼在哪里,酒楼去不成,却也尽兴而返,没有酒楼还有哥胪士洋行,闻一多先生当年曾在此留下了“何妨下一楼”的典故,这里现在是西南联大蒙自纪念馆,站在旧址纪念碑前,一个小孩在纪念碑的描红大字痕迹上用自己还稚嫩的手指一笔一笔描画,我想起的还是陈寅恪先生的那一首《蒙自南湖》:
景物居然似旧京,荷花海子忆升平。
桥头鬓影还明灭,楼外笙歌杂醉酲。
南渡自应思往事,北归端恐待来生。
黄河难塞黄金尽,日暮人间几万程。


车站的变迁
碧色寨——蒙自老站——蒙自
碧色寨
        第二天清晨,从蒙自汽车北站坐上前往草坝的乡村公交,沿路都是成千上万亩的石榴园,相比苏大校园里还在盛开的石榴花,这里充足的阳光让石榴的果实已经含苞待放,还有一个多月,这里的石榴就要丰收了吧,想必味道一定很美,大约半个小时,我在碧色寨下了车。
        虽然是第二次来到碧色寨,没有了第一次的激动,但来的路上心里却有一丝隐忧,因为听说去年年底碧色寨开始开发旅游,开始修缮各个遗留的老建筑了,不知道半年过去这里会变得怎样。到了以后,发现滇越铁路碧色寨站的主体建筑没变,大通公司、个碧石铁路碧色寨站在维修,而已经修缮过的法式员工食堂重新焕发新生。
        首先我还是来到了碧色寨的站房,坐在站房前,回味百年滇越铁路的昨日今生。昨日繁华的“小巴黎”曾如日中天、西南联大众大师乘坐滇越铁路在这里下车开启一代文风…而在今日,新的滇越铁路告别米轨,迎来了准轨的新时代,人们可以再次乘着火车领略滇越铁路的绮丽风光,车窗外的人文长卷渐次铺展;而那衰败了多年的老滇越铁路,也老夫聊发少年狂,重焕青春,在被当做国宝文物保护起来,更是纳入了未来的申遗之名录,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定会看到它成为一处新的世界文化遗产。
         我忽然想到了关于滇越铁路上的“人字桥”背后的故事。人字桥的修建使滇越铁路的最大难关解决,由此也让此铁路见证了中国与世界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河口起义、护国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援越抗法、援越抗美、自卫反击、对外开放、东盟贸易。而主持修建人字桥的一名意大利工程师在修建完工以后,在桥下搭建一座小屋,终老人字桥旁,此生与桥相守,颇让人感动。
        在铁轨两旁的村庄中行走,碧色寨站牌下的小卖部依然开着,不同的是去年坐在这里的老头不见踪影,换成了几个村上的老太,一人一张小板凳,坐着聊着,虽然听不懂她们的话,但看上去她们聊得很开心;废弃的个碧石铁路寸轨旁,去年所见的老站房现在正在维修,披上了绿色的保护罩,而铁轨间鲜绿的仙人掌甚是显眼,这种代表了坚韧与顽强的植物,也预示了这座历经了兴衰的碧色寨,在宠爱与冷落的大起大落间仍如昨日,笑看历史。铁轨旁,一座已经废弃了的站房依旧在那,想必是不会修缮它了,中国第一块网球场现在变成了篮球场,篮球架上爬满了绿藤,篮板已低下了头颅,篮圈也不见了踪影,荒废了多年的篮球架,却有了那绿油油的衰败诗意,这是我见过的最诗意的篮球架,它与一旁小屋里漫出来的紫色叶子花形成了一幅美丽的铁轨一角图景。
        中国还有很多废弃的铁路桥墩、老车站、老商业建筑、老厂房,在几十年后的今天看来,它们都是已经逝去的那个早期工业化时代的遗迹,属于祖国的近代史,在被侵略的悲情与闹革命的豪情的时代风云下,似乎工业化不是中国文化的产物,从它身上联想到的只有入侵的屈辱与政府的腐朽,这使我们后人在对待这些产物时,总有几分回避与轻视,几分冷漠与残忍。其实在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理应清醒地认识中国工业化的历史进程,急需对那个时代精神的认同,这种认同是价值、意义的接受,并由此产生爱惜的责任与关注的热忱。这样的工业景观就是遗产,帮助我们记忆一个时代。如果把“我们”看作一个历史概念,那这些遗产其实也正是“我们”的一部分。
        碧色寨的忽然受宠,不知政府是出于经济利益大一些还是出于保护工业遗产的历史使命大一些,但不管怎样,它在人们的重视中被保护了起来,我也期待滇越铁路上更多的工业遗产被保护,期待其他属于中国早期工业化时代的历史遗迹可以一直留存下去,因为它们是属于一个时代的特殊符号。





蒙自老站
        离开碧色寨,回到汽车北站,在对面的新安荟馆吃了一碗菊花过桥米线。二十块钱,一大碗肉,一大碗米线,混在一起,米线温润,里脊嫩滑,鸭腿有劲,五花肉肥而不腻,土鸡蛋喷香,米线,就是蒙自人生活中最离不开的东西,一碗米线下肚,几百年的蒙自历史与生活都在其中…
        吃完米线,继续往前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地方,大门已没有了门牌,唯独铁路交通的标志告诉我这里应该就是以前的蒙自站。里面一段废弃的铁轨,几间早已不用的站房,瞬间跑出四五只小狗让我停住了脚步,这里已经十多年不通火车了,默默走开,回望铁路尽头紧锁的大门与杂草垃圾,这里属于上个世纪,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将接力棒交给了5公里以外的新蒙自站。


蒙自
        来到新的蒙自站广场,还在忙碌的施工,唯有高大的棕榈树已经屹立于此,再一次告别蒙自,有些期待,有些不舍,一年来,蒙河线已经开通,让我可以顺着滇越铁路去往边城河口。
        小小的蒙自城,承载了百年滇越的几代变迁,下一次我还会来蒙自,等石榴成熟之际,我依然在南湖畔读诗,在碧色寨、芷村的法式站房流连漫步…

河口站:          边城河口——红河
        从蒙自坐车一个多小时便到了河口北站,一下车,感觉在蒸桑拿,到了河口,已经到了热带,将近40度的温度,让初至河口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坐在车上感觉在蒸桑拿,这时一杯冰椰汁或芒果汁就再爽不过了。从河口北站坐车到了住处——河口国际公寓,一间真正的边界酒店,站在房间里,可以饱览对面的越南风光与界河流水…
        楼下门口就是中越铁路大桥,先去红河边的滨江路走走,来杯冰饮缓解一下天气的炎热,这里的果汁可都是鲜榨的,满大街最不缺的就是热带水果,喝完果汁到河口口岸的大门口看看两地边民的来来往往与神圣的第102号国界碑。
        南溪河与红河在此交汇,河水也分开了两个国家,但阻隔不了来往两地的边民,站在红河边,想起了那部电影《红河》,越南智障少女阿桃与瑶族青年阿夏上演了一场温情、伤感的爱情故事,让我们引发了对人性的纯真善良是否需要回到智力为童年时代的深思。红河依然汹涌,边民却似乎看上去很温顺,河边有许多遛鸟的人,这在热带地区看到对我还是新鲜事,再高的温度也阻挡不了这里边民的雅兴。晚上,在一家红河谷1897小饭店吃饭,几盘越南美食(卷粉、春卷、干水),一瓶越南啤酒,一盘瑶族花米饭,让人在边境小城感受到了浓浓的异域味道。
        入夜了,口岸关上了忙碌了一天的通道大门,连接口岸的公路桥亮起了多彩的灯光,望着对面的越南,眼角有些湿润。作为一个旅行者,总是对边界怀着莫名的期待,中国的大地幅员如此辽阔,但走到边界看到耸立的界碑与守卫的卫兵总有一种来到道路尽头的神圣感与淡淡的哀伤,口岸边,许多的野导游问我要不要去越南看看,都说可以立马就带我过去,他们看中的正是我们这些旅行者对于难以到达的地方心理涌动着的窥视欲吧。
清晨的边民生活
        早上起来,八点钟一到,口岸开闸,越南那面的妇女大多背着巨大的背篓向河口这边冲过来,背篓里装满了各式水果和蔬菜,巨大而又沉重的背篓把本来就长得瘦小的越南女人压得背快要压成90度垂直,但她们都没有放下脚步的意思,前行的速度超乎我想象的快,走到我面前的边贸市场时,看到她们已经满头大汗,每个人都咬牙前行,这里有中国河口的运货三轮车在等着,三四个越南妇女拼一辆货运三轮,这是属于她们特有的“拼车”,装满一车后,三轮就带着几个人往前方疾驰而去。一车又一车,一批又一批的清一色越南女人,持续了大概有四十分钟,热闹才过去,不管是卖菜的越南女人还是装货的中国男人,每天都在继续,都在前行,只是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家,大家都想抢得每天生意的先机,以为了可以赚到更多的钱,one must go on living,and it makes one selfish。
         边贸市场的热闹快要过去时,一声火车的轰鸣声把我引向了一旁的滇越铁路,一列货运列车从对面的越南老街沿中越铁路大桥开到了河口,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个抗战的年代。 1938年,炮火中的中国南方大地,西南联大的师生从上海乘船至越南,然后一列列火车从越南海防,通过滇越铁路,由此中越铁路大桥进入滇南,直至昆明,西南联大的师生由此在昆明蒙自等地安顿,进而开始了九年的西南联大的辉煌。余光中在其文《记忆像铁轨一样长》中回忆道:“滇越铁路与富良江(即红河)同行,依着横断山蹲踞的余势,江水滚滚向南,车轮铿铿向北,也不知越过多少桥,穿过多少山洞。”1940年,日军欲借道滇越铁路北犯云南,危急时刻,国民政府毅然炸毁了这座中越铁路大桥,保住了后方。如今浴火重生的铁路大桥早已重新屹立在了南溪河上,河口这座边城也经历了援越抗美、自卫反击、东盟贸易口岸的起起伏伏,新的滇越铁路又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光明未来。
         詹姆斯·希尔顿在《消失的地平线》里,曾描写过一条从东南亚乘坐火车直上滇藏,朝拜香格里拉的“蓝色通道”,如今,70多年前的诗意幻想变成了现实。
     

本篇游记共含9924个文字,9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对火车有很深的情愫哦!

2016-09-26 13:42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09-26 15:26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2016-09-26 16:58

引用 qiuqiu 发表于 2016-09-26 16:58:25 的回复: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回复qiuqiu:可以的,都是挺安全的地儿,交通也方便

2016-09-26 17:0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你的这个线路,就是我马上要走的。看着你的游记,我更想马上启程了。你的回程是怎样的线路?

2016-10-31 00:21

引用 njlq 发表于 2016-10-31 00:21:23 的回复:

楼主,你的这个线路,就是我马上要走的。看着你的游记,我更想马上启程了。你的回程是怎样的线路?

回复njlq:回程就直接从河口坐回昆明了

2016-10-31 00: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今天在河口,昨下午到的,去了老河口站,和车站值班员聊天…… 去寻找了几处一般人不会去的地方。河对面就不去了,因为与我的主题无关,我是滇越铁路行……明天,回程昆明了,然后飞机回家……

2016-11-24 17:49

引用 njlq 发表于 2016-11-24 17:49:16 的回复:

今天在河口,昨下午到的,去了老河口站,和车站值班员聊天…… 去寻找了几处一般人不会去的地方。河对面就不去了,因为与我的主题无关,我是滇越铁路行……明天,回程昆明了,然后飞机回家……

回复njlq:挺好,我去河口时间短了,早上去老站看了看没时间进去聊聊天,还是有点遗憾,期待你的滇越铁路游记,另外看见你的自贡宜宾游记,都是我很喜欢的地方,去年十月去的,就是游记还没传到马蜂上,哈哈

2016-11-24 18: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天下无伤 发表于 2016-11-24 18:00:28 的回复:

挺好,我去河口时间短了,早上去老站看了看没时间进去聊聊天,还是有点遗憾,期待你的滇越铁路游记,另外看见你的自贡宜宾游记,都是我很喜欢的地方,去年十月去的,就是游记还没传到马蜂上,哈哈

回复天下无伤:下午去了河口镇镇政府内,看到了一栋老建筑——河口对汛督办公署旧址,还看到了一个清朝政府与安南国的界碑,这栋楼是现在河口文管所的办公楼,与一小姑娘交谈,了解了河口法国建筑的情况。下午再去老车站拍照时,从滇越铁路最后一个隧道回看河口站,走出走出隧道,恰遇越南方火车过来,满足了我的拍摄梦……

2016-11-24 23:23

引用 njlq 发表于 2016-11-24 23:23:37 的回复:

下午去了河口镇镇政府内,看到了一栋老建筑——河口对汛督办公署旧址,还看到了一个清朝政府与安南国的界碑,这栋楼是现在河口文管所的办公楼,与一小姑娘交谈,了解了河口法国建筑的情况。下午再去老车站拍照时,从滇越铁路最后一个隧道回看河口站,走出走出隧道,恰遇越南方火车过来,满足了我的拍摄梦……

回复njlq:我喜欢听当地人和文管所的人讲城市的历史故事

2016-11-28 22: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