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雷龙 ~~不丹

21
任自言 (东城) LV.11
2016-09-26 10:25 264/2
  • 出发时间/2015-06-0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5000RMB

雷龙~~不丹 之一 百分之百满足你

雷龙国记之一  百分之百满足你

      夫人喊着要旅游,她说听其他小姐妹说喜马拉雅山下的尼泊尔很漂亮,因此一定要去尼泊尔看雪山,我对夫人说,我百分之百的满足你。
     4月底,尼泊尔大地震。夫人边看新闻边撅起了嘴。旅行社的工作人员犹犹豫豫地表示地震归地震,您二位是5月底的行程,时间充裕,应该还是可以出发的。我也对夫人表示,只要不地震,尼泊尔咱一定去,我百分之百的满足你。
     5月中旬,尼泊尔余震7.6级。夫人边看新闻边皱起了眉,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凄凄惨惨地表示,您二位还是换地方吧,要命要紧。我对夫人也沮丧地表示,咱们换个地方吧,只要地方安全,我百分之百的满足你。
     夫人没了主心骨,问我想去哪儿? 我窃喜了,我站在书房的地图前,指着离尼泊尔右边不远的一个小圆疙瘩大的地方,坚定地说,咱们去哪儿吧!
    夫人看了看我手指的地理位置,停了20秒,突然对俺呵斥:难道哪儿就不地震!!
    我心虚的,坚定的,咬着牙,说,不地震!
     小时候看《国旗图册》总感觉那个黄桔颜色相间,中间有条白龙握珠的国旗很有意思,以为是大清国国旗,后来经过“辨认”,看清这个国旗上的白龙是三只爪,跟大清国的五爪金龙差着行市。后来又经过“淆习”,国旗上的白龙有个名称,叫雷龙,而且这个画雷龙国旗的国家跟咱大清国的国土面积没法比,没吐鲁番大,也就跟吐鲁番的兄弟海南岛个头差不多~~~~这个国家就叫不丹

      我记得我四岁,四岁的时候,就问过我父亲,这个国家好玩吗?捏时候,父亲别说不丹邯郸估计都没去过,他只是含糊的说这国家很穷,是个封建国家。我估计,父亲是在敷衍我,但是,敷衍的还真是那么回事。90年代中期,不丹第四世国王才允许电视机进入这个国家,到了2006年,不丹国王才允许网络进入这个国家,到了2013年,这个国家似乎比我们强了些,捏位看官问:强什么了?呵呵,反正我长到这么大,没见过啥叫民主选举。这个国王独裁,完全君主制的国家却对国民强制推行了民主制度。
   在我的努力劝说下,夫人终于答应放弃尼泊尔,同意跟我去不丹了。我高兴地立即联系旅行社,告诉工作人员,我们不去尼泊尔啦!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如释重负,电话那边似乎在拍着胸脯说,任先生,只要不去尼泊尔,你去哪儿,我百分之百的满足你!我说我们打算去不丹

      那边的电话停顿了,过了大约30秒,旅行社的工作人员问我,任先生,不丹跟咱没建交,咋去啊?!
      我对着电话大喊: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能百分之百的满足我吗?
     嘟。。。。。。。。。。。。
    那边盲音了。。。。。。。。。。。。。。

雷龙~~不丹之二 越来越近的不丹

中国不丹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不丹与大部分国家也没有建立外交关系。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不丹的外交是由印度来指导,不丹印度的关系,咱们慢慢会聊到。
     在旅行社的帮助下,我们很快获得了不丹的签证。因此俺一直坚信,没有我们中国人办不到的事情,没有我们中国人不能去的地方。
    尼泊尔地震了,原先从加德满都前往不丹的航班只能改由泰国曼谷转机。这一路可不近,还真不是让媳妇烙两张糖饼就能对付过去的事情。夫人很乐观,说飞机上有的吃,我们饿不着,不用烙饼,再者家里也没面。我说还是买点儿巧克力糖或黄油球啥的,万一有个闪失,咱还能有救济,不至于闹饥荒。夫人很坚定,带那些干嘛?曼谷机场嘛没有?嘛没卖的?好吃的嘛买不到?
       打好行李卷,出门奔机场,邻居大爷还问,你们公母俩去哪儿啊?我说去不丹,大爷直纳闷,不单?,你们俩人一起去,是不单啊。没法跟大爷解释,我跟夫人赶紧挤上公交车直奔机场,找到机场国航专柜,打了去泰国的飞机票,直奔曼谷。国航的飞机还是好认的,机身全是蓝白道儿,尽管看着不大舒服,但相对其他航空公司来说还是安全的,只是国航的飞机餐实在不敢恭维,夫人咽了两口潲水味的盒饭,就把餐盒还给了空姐,她坚信在曼谷机场“好吃的嘛买不到?”。
       这次国航飞机还真没晚点,准时到达了曼谷素万纳普国际机场,看看表,泰国时间凌晨2点了。素万纳普机场还真大,大到“好吃的嘛都买不到!” 。大夜晚的,机场里泰国风味的饭摊早就下板儿了,只有洋人的汉堡王在营业,俺们找个旮旯,嚼着几个无味的洋肉馍,等着不丹航空公司的通知,随时准备办理登机手续。

  清晨4点,终于挨到办理不丹航空公司的登机手续了,我们离不丹越来越近了。帮助办理登机牌的泰国大姐还真好心,给我们安排了靠窗户的座位,她说这位置好,又得听,又得看的。
    候机时,发现去不丹的旅客不是很多,印度人占大多数,还有几个老日本。似乎中国人就我们公母俩。摆渡车把我们摆渡到了很远的地方,这才登上了一个机翼画有鱼纹标志的空客小飞机。上了飞机,空姐让人眼前一亮,看不见其他航空公司空姐的黑丝袜,看不见其航空公司空姐若隐若现的白嫩大腿,看不见其他航空公司空姐的细细的高跟鞋,不丹航空公司的空姐身着一身长围裙,外罩黄马褂!
     不丹全国只有两个航空公司,一家是机翼画着国旗的不丹皇家航空公司,另一家就是机翼画着鱼纹的不丹航空公司。这两家公司把控不丹出入境的航线,不丹国家规定不允许他国航空公司染指不丹的航空线路。当然了,有这两家公司也就足够了,太大的飞机还真飞不进这个只有一跑道的机场。
     进入了机舱就等于我的一条大腿已经迈进入了我几十年想去的国家的国境了。当飞机起飞时,我们真的离不丹越来越近了。飞行了近1个小时,飞机开始下降,我透过机窗往下望去,一个大城市就在我的眼下,那里高楼林立,那里马路宽阔,路上汽车熙熙攘攘,这就是不丹啊!繁华的城市啊!我有些激动啊!当飞机平稳的降到了陆地,身着黄马褂的航空小姐很热情告诉我们:
   先生们,女士们,加尔各达,到了!
   啊? 上错飞机啦!!!

雷龙~~不丹 之三 美丽大姐勾搭我

 空姐示意我们不要着急,请坐在原位等候,这是经停,不丹帕罗机场才是终点。俺这才发现,飞机上的散着咖喱味儿的印度人开始提了这大包小包的陆续走出机舱。飞机上的咖喱味儿也逐渐散去,清新的空气从外面冒进来,机舱里的味道好闻多了。飞机里的旅客越发的少了,还好,除了我们公母俩,我们还遇见了一位中国大姐。
       飞机继续起飞,这次是真正奔向了不丹帕罗机场建在离首都廷布西面50多公里的帕罗市,帕罗机场是不丹唯一的机场,建在海拔2300米的帕罗山谷里,据说,帕罗机场是最考验飞行员的机场,世界上只有8个飞行员能安全驾驶飞机降落在这里。看来,开俺们这架飞机的也是8个人之一。
        飞机延着帕罗山谷飞翔,依山而飞,望着窗外的机翼快要撞到山体时,机舱里传来了旅客的声声尖叫,我这才明白,办理登机手续时,泰国大姐为啥要靠窗户好,又得听,又得看的。驾驶员在驾驶着飞机在山谷打了几个大回旋,便毫无悬念的冲向飞机跑道,安全着陆!夫人脸色有些异样,我轻轻拍了跑怹的肩头,我轻声跟怹说,这是世界上顶级的着陆,我早就知道,我就是不说。
        飞机停稳,准备走出机舱时,那位中国大姐走过来跟我道别,并由衷地感慨,终于踏到了这块叫不丹的神秘土地,激动地她都热泪盈眶啊!~~,临走前,她还对我表示,即使飞机坠毁在这帕罗山谷里也是一种幸福的,望着大姐的背影,我的背后冒出一丝丝的凉气~
        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走出了机舱,双脚踏上了不丹的土地,不说激动那是假话,激动归激动,你还得双脚走进机场大厅办理入境手续。机场着实的小,一条跑道的机场,你还能奢望什么摆渡车来接你吗?在不丹民族式的机场大楼外树着一张“一油头粉面的男的搂着一美丽女人”的巨幅照片。我没仔细看那男的长啥样,那女的长的是又勾勾,又銩铥,虽然被那男人搂在怀里,那双迷离的大眼睛却温柔的看着我,似乎在招呼我,来啊,快来啊,我家没人~~,
       后来一扫听,那男的是国王,那女的是王后,王后今年整整25岁,我站在巨幅照片下,看着这么年轻的王后,我浮想联翩,她这年纪,我这岁数~~

      夫人把愣神的我拽进机场大楼,帕罗的机场也就相当于咱们国内的三线城市的机场,很快就办完了入境手续,当托着行李走出机场时,一个穿着不丹民族服装,壮实敦厚,面带诚恳的青年男子迎了上来给俺献上了哈达,嘴里念叨着“扎西得勒”,我也赶紧与他握手,他说,他就是我们公母俩的导游。我问他叫什么名字?
       敦实的导游操着清晰地汉语对我说,“我叫旺杵!”
       没想到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世界的尽头还能看见说相声的,或者是跑江湖的!多吉利的名字啊~我心里这么琢磨。

雷龙~~不丹之四 屁股的升值空间大

     旺杵把我们接出帕罗机场,第一站就是直接把我们送到首都廷布,首先要参观廷布和拜佛。一路上,旺杵给我们介绍了不丹的情况。旺杵是佛教徒,信奉的是红教。不丹大部分民众只信奉两种藏传佛教,一个是红教,另一个是白教,白教的领袖就是国王。红教的领袖就是当今的大法王。所谓不丹,在藏语中是西藏边陲的意思,可是西藏的达赖喇嘛却在这个西藏边陲不吃香,因为达赖与班禅都是黄教的,在不丹的信众不是很多。
       车子驶出帕罗山谷,延着山路,顺着旺楚河向东50多公里开下去首都廷布廷布不丹的文化政治中心,首都有20多万人口,是不丹人口最多的大城市。旺杵问我北京多少人啊?我说大约2000万吧,旺杵乍了乍舌,含含糊糊的没算清楚2000万是20万的多少倍。
     廷布没有摩天大厦,按国家规定,廷布的楼房只能盖到6层,估计是6层以上没有电梯,可以省电。廷布没有麦当劳、肯德基,更没什么全聚德、狗不理,按照旺杵的说法,全国人民是不杀生的,肉都是从印度进口的,俺寻思,象麦当劳,全聚德什么的店铺,肉的需求量太大,吃素的不丹人可能接受不了。油大,不消化。

     廷布在咱们大城市的老百姓眼里就是小城镇,没什么可以大逛特逛的,到国家邮政局时,我径直要上阶梯进去参观,旺杵说牌子是邮局的牌子的,但邮局在旁边,俺往右边一看,就是一间小平房。不丹的邮票很出名,好像任何小国家的邮票都很出名,而且可以制作自己头像的邮票,也不贵,一版邮票,合人民币30来块,做张留个纪念也是好的。
       天气真好,彩云飘飘的,旺杵带着我们去廷布山拜佛,廷布山上正在建一个30多米的大铜佛。国王要求把这个大佛要当成廷布的坐标建筑。当今的国王很还算年轻,出过国,留过洋,吃过,见过,脑子应该摩登些,他想把廷布的大佛与米国的自由女神,巴西的水泥耶稣齐名。行啊,我还是相信他的,只要肯登攀。
        据说是这30米高的大佛是香港富商出资修建的,大佛及广场已经完成建筑的百分之九十,只是大佛的莲花底座还正修葺。
        仰看大佛金身,金身大佛真大!在印度释迦摩尼排行老九,在不丹释迦摩尼排行老大!是神圣是不可侵犯的老大!旺杵见了大佛就参拜,俺们也赶紧双手合十拜拜大佛。广场上,工人在搭建舞台,有工人正在把一把大靠椅往台上放,旺杵说明天这里有集会,那椅子是首相坐的,我跑过去,问工人这椅子可以坐吗?工人把椅子放下,掸了掸椅子上的尘土,示意我坐上去。
         首相还没坐过座椅,我一屁股坐上去,俺感觉俺的屁股瞬间升值了不少!

雷龙~~不丹 之五 纪念塔 塔金

      从廷布山上走进廷布市区的路上,旺杵说廷布市区有十二条大的街道,我咋也没找到那么多,总感觉就那么几条街道在车前转悠,当车停到一座白塔前,我问这是啥庙供的啥神,旺杵告诉我这是不丹国家纪念碑。
国家纪念碑是廷布乃至不丹全国老百姓心中算是比较伟大的建筑,相当于咱们国家的英雄纪念碑。国家纪念碑建于70年代,是纪念当今五世国王的爷爷而建的。碑体是藏式白塔,塔身四面都建有佛像,老百姓们可以在碑前打坐,拜祭,绕塔,民众下班之后,都愿意在这里绕上三六九圈甚至一百零八圈,我和夫人也绕了三圈,也是我们对佛祖的尊重。
转经轮一般都设立寺院大门傍边,信佛的不丹人或是祈求设施的穷人都会坐在那里,等人布施,俺感紧搜罗钱包,串了串柜,可惜,我们公母俩身上都没带零钱,面额1000元的大票又怕被施舍的人找不开,只好对坐在那里的穷人,双手合十,表示歉意。不丹的穷人很和善,没有施舍,也会含笑着与你点点头,那意思是,没事,下次来,多带点儿零钱。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国家纪念碑不远处有个小动物园,我问有老虎大象狮子猴吗?旺杵摇了摇头,说动物园里只有不丹的国兽塔金。说是动物园,其实就散养塔金的小山丘但是,离近看了看国兽,感觉就是羚牛或羚羊的一种,但是,为了尊重旺杵,我也只能称这种动物叫国兽塔金。国兽塔金,传说是不丹的狂圣喇嘛朱卡库拉用牛羊的骨头所创造,朱卡库拉把羊头插在了牛的骸骨上,创作出了塔金。那位看官问了,这朱卡库拉是干啥的?旺杵告诉你,朱卡库拉就相当于中国的济公活佛。
离着栅栏,看见好几只塔金在山上悠闲地吃草、蹭痒。国兽可能看出我心里对它的小不敬,俺叫它,呼唤它,它都不搭理我,连个眼神都不跟我交流,我只能望国兽兴叹了,~不就是国兽吗,头是头,脚是脚,小皮鞋嘎嘎的,就这态度,得叫个写相声的好好讽刺讽刺你。   

 旺杵好像对国兽也不大感兴趣,只顾逗耍一只黑山羊,黑山羊也不生气,任由旺杵在那里戏耍。
     估计不丹国里是没人吃过塔金的,我问旺杵,你们不杀生,那养着羊干什么啊?言下之意,总不是耍着玩儿吧?旺杵很实诚,说养羊可以喝羊奶啊~我们不杀生的,也不吃羊肉的。
        我没跟他说涮羊肉有多好吃。

雷龙~~不丹之六 扎西却宗外的内急

  逗耍完黑山羊的旺杵,看了看时间,说是快下午5点了,咱们去扎西却宗吧。夫人问旺杵什么是扎西却宗?是SHOPMALL吗?        旺杵没听懂我媳妇说的啥意思,他继续解释,扎西却宗是国王办公的地方,也是国王做佛事的地方,所谓的宗就是行政办公和宗教场所的意思。如果早去,有可能看见国王的,因为国王晚上6点下班。只有国王下班,游客才能参观扎西却宗。
       夫人眼前一亮,赶紧拉着我上车,催促司机感激开车可见她对国王很有感情。合着,我看王后照片时,她早对国王有意思了,怪不得拽着我赶紧出帕罗机场呢,原来她十分想见赵忠祥!
       相对不丹这样的小国,扎西却宗真的宏大!当今五世国王每天早上9点在扎西却宗上班,处理国政,下午6点下班回离扎西却宗不远的小王宫休息。也不知道,每天王后给国王带啥午饭?估计是发面饼,娘娘给烙的发面饼。

     在国王办公室的窗下,夫人一直在翘望,国王也没站窗口见我们一下,旺杵说,见国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对夫人说,见国王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旺杵也说,咱们进扎西却宗吧,国王的家庙是可以参观的。

      扎西却宗的皇家警察很认真的检查各个游客的背包,生怕有刺客拿铁器啥的到扎西却宗刺王杀驾。走进宗,那真是豁然开朗,旺杵让我们拖鞋走进宗里供奉莲花生大师的宗庙。不丹信奉释迦摩尼,更信奉佛莲花生大师,莲花生大师是释迦摩尼的徒弟,在不丹是建国大神,五代国王都是莲花生大师的忠实信徒。
我们也以崇敬的心情,望着莲花生大师圣像,心无杂念的鞠躬膜拜。莲花生大师宗庙外就转经轮,按照顺时针的方向,大家都在转“转经轮”,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也走过去,默默的转起来。

    在扎西却宗,心灵是净化的,可是,因为喝水喝得多了,身体也要求必须赶紧净化。旺杵帮我在宗里找不到厕所,去国王办公室找国王借厕所也不是个事儿,只好赶紧走出扎西却宗。在宗外的一片房子里找寻,旺杵和我一脑袋扎进一门房,旺杵向门房里一个貌似领导模样的人说了些什么,于是,领导就把我们引进了还算干净的 卫生间。
     一泡尿出去,身体净化,轻松了很多。当走出门房,看见大门上的牌子有几个金灿灿的大字“不丹皇家农业部”。宰相门前七品官啊,这带我们去撒尿的l领导,起码也是个处长吧?
   这事闹的,一泡尿撒在不丹的衙门里了

雷龙~~不丹之七 山国美食后的尴尬

人是铁饭是钢,人总是要吃饭的。在不丹的飞机上,吃了不丹航空公司提供的飞机餐,可能是因为好奇的缘故,我把一盒炒米饭都吃光了,夫人对不丹航空公司的飞机餐感到满意,总之,比国航的强,起码能咽的下去。
        廷布是首都,按说美食在廷布还是能寻到的,可惜廷布又太少,国际美食也不大会汇集到这样的僻壤。飞机上的杂志说,在廷布能吃到韩国烤肉和日本寿司。但真要在廷布吃这些东西,总感觉怪怪的。

      不丹的饭馆都不大。在饭馆吃晚饭和午饭的本地人也不多,大多都是旅行客和背包客。再次重复一遍,不丹人是不杀生的,因此,肉都是从印度进口的。所以对于肉食主义者来说,在不丹的这几天是相当受罪的,能喝上不丹肉汤就是很幸运的,土豆、碎猪肉 ,萝卜熬出来的肉汤在不丹算是美食之一。   几天下来,除了干瘪的青菜就是咖喱鸡块,柠檬鸡块。有时能喝上不丹国产的啤酒,感觉稍微舒服点,因为喝点酒能把难嚼的菜叶顺嗓子眼儿送下去。旺杵对我们的饮食还是很关心的,他看出了我对肉的渴望,终于在我对看不见大肥肉要发火而没发火的时候,他在饭馆变出了红烧肉!红烧猪肉啊,对于小十天没见闻到肉味儿的我,大块朵颐红烧肉,真是人间的美事。夫人一直劝我,少吃些吧,看着跟八戒似的

      不丹是山国,大早上一出门就能看见山,山里盛产土豆与辣椒,这样的农作物在山里最好养活。土豆可以当主食,辣椒可以御寒,杀牛是不能的,但牛奶是可以喝的,牛羊奶又能制造成奶酪,因此,奶酪配土豆,奶酪配辣椒就成了不丹的国菜,辣椒的辣,土豆的土腥,再加上奶酪的黏糯腻乎,那味道,你,你,你想去吧~~
         好在早餐还是可以下咽的,向侍应生要个煎蛋或煮蛋,来杯红茶或牛奶,配上些香肠果酱啥的也能对付过去。不丹在18世纪是就由英国人光顾了,早餐也带有英国的味道。其实饭食上还是偏向印度风味,一到午餐或晚餐,浓烈的咖喱味道就象你扑来,那味道是正经的咖喱味,不添加一丝的改良。香臭浓烈的咖喱,有时都不敢多吃一口。
        在下榻的饭店用餐时,我把些许咖喱浇在米饭上,边咽边与夫人讲我在印度的经历,我告诉她,这饭食还算不错了,毕竟还能吃下去,这要到了印度内地,小饭馆里苍蝇满桌飞,一到做饭点,一万多只苍蝇能把人从饭馆里推出去,天天吃臭咖喱,吃的浑身都是小茴香味儿,那才叫真受罪,我虽然没看见廷布的公共厕所,印度的公共厕所那可真。。。。,还没说完,夫人气得把钗子扔到桌上,不吃了,假话真情的说了四个字:我吃饱了!

      当我们用完美食,离开餐位时,一位和善的印度黑脸大妈把我拦住了,面带愧疚地说:您说的中文我明白,我不会说中文,但我只知道您说的意思,我对您在印度的遭遇真的很抱歉。。。。。
       俺的脸色当时就赤橙黄绿青蓝紫了。。。
       媳妇掩着嘴这个乐。。。。。。

雷龙~~不丹之八108塔下的惆怅

       终于离开了大城廷布,车辆进出廷布这样的大城市也要登记,如同大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出城一样,旺杵说这是为了安全。旺杵在出城办公室办好手续,办公人员在文件上盖了章,我们就可以离开首都了。

      廷布的城市道路窄小逼仄,但毕竟还平坦,坐在车里还是很舒服。车子开离办公室的窗口,自此,再无坦途。
       地无三分平说的是贵州,地无一分平说的就是不丹了。没有好的驾驶技术,走在不丹的山路上是要出祸事的。当然,我们是相信我们的司机的,在山路上车开的游刃有余,安全还是有保证。只是路上的颠簸,终于让我这个有30多年的坐车历史上的老乘客有了晕车并想呕吐的感觉。夫人说,之所以晕车,想呕吐,绝对是你吃饱了撑的!那么难吃的饭菜你都能把肚子塞满,这再一颠荡,能不想吐吗?----说的还是有点儿道理啊。

        别看山道崎岖,不丹人对佛祖的信念却不减一分。路边随时可以看见不丹样式的佛塔,梯形的塔身,上面罩的三角形的塔顶。我以为塔身里是实轴的,旺杵说,塔身里是空心的,里面供放着佛经和佛事用品。俺想之所以,路上崎岖,但是交通事故不多,这与佛祖保佑也有关系吧。
       旺杵说我们行程目的是旺地,途中要路过“多雄拉山口”,那里有108个佛塔。我说108个塔啊,是纪念水浒108将吗?旺杵问108将是干啥的,我告诉他这108将就是中国108个贼匪。旺杵介绍,俺们这108塔也叫楚克旺耶纪念碑,是当今王太后纪念老国王在2005年剿灭游击队而建立的。是纪念烈士的。---这么小的国家还有游击队?旺杵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108塔建在3140米的多雄拉山口,面向着喜马拉雅山。秋冬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见喜马拉亚山的山脉。可惜,春夏间,山中云雾太大,一片白茫茫,啥都看不见,旺杵也很失望的告诉我们这几天都不会看见雪山了。我似乎听见了喜马拉雅山的山神在向我呼唤,“你们来的太早啦,我的匾还没挂呢”。

      怅然间,遇见俩个小女童在旌旗杆下玩耍,俺偷偷凑过去,轻声告诉俩,“招呼我啊,我姓逗,我叫。。”边说想抱一下可爱的小女童们时,女童的母亲叫她俩去餐厅吃饭,小孩们一听有吃的,一溜烟儿的跑了。。。。。
      把我杆在哪儿了。。。。

雷龙~~不丹 之九迤逦风光下的无聊

    旺杵告诉我们,走过108塔,咱们就奔着富毕卡谷地,都是山路,但是风景是好的。临来不丹前,看了看介绍,说是富毕卡谷地堪比瑞士风光,我对夫人说,这就等于你去了瑞士,当时,夫人还不以为然,当看到谷地郁郁葱葱的样子,她也不再说啥了。

     我还是去过的瑞士的,对那里的绿色,早已没什么印象了,因为它那里已经是第一世界了,总有繁华或是豪华的感觉。富毕卡的绿色,实在是让人记忆犹新的,山区里的大山,几千年来都没开发,绿的让人眼晕。真不知道,鲁莽的背包客走进深山迷路咋办?不成泰山也得变成人猿。  不丹这样的山国还真不好开发,大山一片连着一片,真要开通铁路,非得把连片的大山一一掏通,这可真不是五六十年能干好的。这崎岖的沥青破山路,还是印度人花了几十年才修成的。一到六七月就是雨季,山洪暴发,山石崩裂什么的,这路就得年年修。在不丹的山道堵车、会车,狭窄的泥道避让大卡车,在不丹的司机的眼里都不叫事。

     因为时常要修路,等上两三个小时才能通车,对于不丹司机是轻松平常的。可俺们受不了车里的等待,车里熬不住了就下车走走,看看满眼的绿色之外,有时还能找些乐趣。山区的老百姓对于佛祖更加敬重,孩子很小的时候,家长就让他穿上喇嘛的服装随时送进庙里。小喇嘛给我们这些穷极无聊的旅人带了些许乐趣,山里人也不知道个生意经,随意与小喇嘛照相,家长也不介意,这要市场经济了,照张像,收个10块20块的也不算罪过。

     山区里也能遇见咖啡屋,司机与旺杵也坐下来喝些红茶,补充补充体力与精神。我和夫人也在咖啡屋外溜达溜达,伸伸腰,呼吸呼吸山里的清新空气,不这样做,还真对不起这一天的颠簸。旺杵喝完茶,就招呼我们赶紧上车,他说天色快黑的时候,要赶到山区的酒店,我望了望山区的道路,还是赶紧上车吧,这要瞎摸黑眼的在山路上行车,司机放心,我也不放心,我媳妇也不放心啊。

      在天色昏暗前赶到了酒店,酒店坐落在一个山上村落里。我们也是乏了,便在酒店里赶紧用餐,山区酒店能有什么特色,无非就是农家菜而已,土豆,木耳,还有意大利面!山区就是山区啊,不通网络也就罢了,连个电视机都没有,象我这样爱学习的人只能盖着大被子,开着暖气,听着外面的山风,无所事事的在床上挺着。还是夫人有先见之明,早在手机里下了电影,自己盖着被子在哪里看的嘎嘎直乐。
       我已经无语问这山区里的黑茫茫的苍天了

雷龙~~不丹之十 岗提寺的休闲

     晨曦照耀山区的时候,我早就起床站在阳台看风景了,旺杵起的也早,正好与他聊聊天,旺杵不住在酒店,与村里的农户住在一起,真正的做到了与当地人民是打成一片。
我问旺杵这是什么地界,旺杵说,这地方叫黑山,山谷的名字叫岗提。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寺庙,说那里就是岗提寺。它是红教圣人白玛令巴在17世纪40年代所建的。旺杵把“红教”两个字说的很重,我知道他特意的提醒我,他是藏传红教的忠实信徒。

       吃罢早饭,旺杵就带着我们溜溜达达的往岗提寺走去。黑山不黑满眼翠色,圣人真会找地方修行。绕过寺前村落的白塔,走过还算寂静的村街小道,岗提寺映入眼帘。
       这里的游人真的很少,这也方便我们的游览。旺杵把我们引进山门,供奉莲花生大师的大殿威严肃穆,据说这大殿是由8棵巨大木柱支撑着,在不丹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建筑。寺院里的喇嘛们正做早课,我们不好去打搅人家的清修,只得先从大殿的旁门楼梯走上去,先拜拜莲花生大师的护法大神。小喇嘛把护法大神的殿门打开,旺杵一跨过门槛就磕头跪拜下去。我们也赶紧合十躬身下拜。既然是护法大神,屋子里挂满了刀剑、盾牌,头盔,旺杵说武器都是信徒供奉的,我摸着这些锈迹斑驳刀剑,感慨着这些刀剑上百年的沧桑历史,正在兴叹中,忽见墙上还挂了一把AK47!

     喇嘛们做早课还没结束,旺杵就带着我们在大殿的广场上闲坐,殿前的几只野狗懒洋洋的躺在那里,旺杵又开始逗起狗来。不丹的野狗从未野过,什么时候都是懒洋洋的躺在那里,旺杵又抱又搂的,狗也和配合的与他撒欢。
      喇嘛们陆续的做完早课,走出大殿,小喇嘛们蹦蹦跳跳,嬉闹追逐,幼稚的脸上看去没啥烦恼,不象其他国家大城市里的孩子,背着硕大的书包,一脸苦相的去上学,可怜兮兮的。
      喇嘛们把大殿正门打开,旺杵膜拜红教的大圣人,开国的大神莲花生大师。旺杵不时地给我讲授大殿里的壁画故事,讲授佛陀成佛的因由,我们默默的听着,能记多少就记多少,尽管他的普通话实在是听得不大明白。

       走出大殿,乌鸦在头上飞过,呱呱的叫着,旺杵很高兴,因为乌鸦是在不丹是神兽,吉祥的代表,旺杵说乌鸦呱呱叫的意思就是问你干啥呢,你吃了吗?
        我也向乌鸦呱呱了两声,乌鸦们呱呱的回应。我又呱呱了两声,旺杵兴奋的认为我也会鸟语
   其实我问乌鸦的意思是:你吃了吗?
   乌鸦回答:我没吃,真没吃呢
    我应声道,真没吃啊~!?拜拜~~

雷龙~~不丹 之十一旧都普纳卡

岗提寺所在在岗提山谷属于旺度波德朗地区,简称旺地,旺地宗有着四百多年的历史。宗里的文物琳琅满目,建筑气势非凡。可惜,前些年的一把大火,把旺地宗烧的一干二净。
       好在比旺地宗还要恢弘的是普纳卡宗没有啥事,普纳卡宗与西藏的布达拉宫齐名,要看不丹的宗,必去普纳卡。只是,又要从旺地颠荡到普纳卡还得3个多小时,这屁股还得受些罪。
       一路上山道弯弯的,大山里就我们一辆车在行驶,我都感觉有些害怕,真要穿出个车匪路霸啥的,我们四个人,咋对付啊。我问旺杵,不丹的治安好吗?旺杵很自豪的说,我们很幸福。这回答的与我问你今年多大了,他说我肚子不疼差不多。
       普纳卡是不丹的旧首都。坐落在普纳卡山谷,位于一条叫父亲河,一条叫母亲河的交汇处。普纳卡宗号称是不丹最漂亮的宗,无论从啥地方瞧,都能找到好的角度摄影,我是不懂拍照技术的,只感觉这个建筑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能取景,便于傻瓜相机的咔嚓。
    车子停在宗外的时候,一辆车从我们傍边驶过,旺杵说那是老王的老丈人的座驾。我们没看见当今国王,也没看见老王的真容,老王的老丈人也擦肩而过,真是很遗憾。

        正在遗憾的时候。一群学生结伴下课家走。学生很热情,看见我们一身休闲装外国人在河边逛荡,就主动上前拉着我们,背对着普纳卡宗照相。天气有些热,学生们还是正儿八经得穿着民族服装。我这才发现,这天气不管多热,旺杵也穿着不丹的民族服装陪着我们爬山涉水,我问他穿这衣服身热不?旺杵表示穿习惯了就没感觉了。而且,他说他得必须穿着这身民族服装接客,因为这是国家的规定。不丹的民族服装,男的叫幗,女的叫旗拉。我这才了然。空姐穿的那不叫长袍马褂。

       通过木廊走进普纳卡宗,宗的建筑在不丹都是大同小异,只是在格局上有些不同。普纳卡宗有三进院落在不丹的宗的建筑还是比较罕见的。供奉莲花生大师的经堂竖立着54根大柱,大师的法相立在经堂供信众参拜。
    经堂外,信众悠闲的在庭院聊天,小童们在庭院内嬉戏。按说,宗是政府办公和宗教场所,普纳卡宗又相当于直辖市的市政府,这要在咱大中国,老百姓去省政府,只能是求老爷们办事,或上访吧?

雷龙~~不丹 之 十二净化我们的心灵

    普纳卡在不丹算个大镇店,毕竟是旧都,有些繁华气象。
   我还是挺爱逛当地市场的,走在市场里更能了解当地的风情,。市场上农妇卖着自己种的纯天然的果实,那神态,好说很惬意,不好说就是爱买不,不买。生活在这里的人,似乎很满足现状,这样的生活很放松,也就时常充满了幸福感。

  总说俺们生活压力大,其实还是心里没放下许多欲望,我跟夫人解释着,夫人正在与卖菠萝的农妇讨价还价,拿眼睛白了我一下,嘴里挤出八个字“你有病吧?,赶紧掏钱”
当车子驾驶过普纳卡的乡村街道时,学校传来了诵经声,旺杵告诉我们,学生在操场诵经呢。我们赶紧下车走进学校,学校门口也没个看门的老大爷拦阻我们,我们很自然的径直走到学校操场,学生们穿着帼与旗拉工工整整地坐在操场上,在老师的教导与监督下,看着经书一起诵念心经。

      诵经是佛国里学生们每天必须做的功课,上学和下学前都要记背诵唱。这与咱们的国内教育也差不多,每天让学生背诵什么24个字真言,背了管屁用?现在我也背出这24个字来,人家念念经还能净化净化心灵。咱背的这些糟粕,只能洗洗纯洁青少年的脑袋。

      离学校不远,有个朱卡库拉庙,朱卡库拉就是上文书说过的不丹式济公,导游要是碰见到日本人,估计会说这是不丹式的一休。反正是个疯疯癫癫的圣人。庙宇是他堂兄所建。快到寺庙时,小喇嘛正要关门吃晚饭,看见有游客参观,赶紧把山门打开,全无到点收工,能不干就不干的消极工作态度。我还真应该向怹学习这种工作态度。寺庙里种着一枝繁叶盛的大树,旺杵走过去,伸手就摘树上的叶子,在这两天的寺庙修行中,我的心灵早已经净化了,我不能让这么不文明的举动出现,上前立即制止!叱问旺杵,你怎么能破坏公物呢!怎么能随便揪树上的叶子呢?

        旺杵解释说,这是菩提树,当年佛祖就在菩提树下修行成佛,因此我们都愿意把菩提树成熟的树叶采摘下来,当作书签使用,这也是对佛爷的尊重。
    你早说啊!我家书还不少呢,摘个百十片树叶没问题吧?
    旺杵望了望菩提树上的叶子,没理我。

雷龙~~不丹之十三 帕罗城里的福气

      帕罗离普纳卡不是很远,3个多小时就能到达这5万多人口的大城市。旺杵说在帕罗城里最著名的建筑就是帕罗宗和克楚寺。
帕罗宗是不丹的统一者南嘉于大明崇祯十七年所建。当年,有个电影叫《小活佛》,就在这里取景。俺还记得《小活佛》里,“刘麻子”英若诚还演过一老活佛
     帕罗宗是帕罗地区的行政管理和宗教活动的中心,在帕罗山山谷,依山而建,在帕罗的市区就能望见。帕罗宗号称是“一堆珍宝上的城堡”,估计里面的金银珍宝不老少的。进入帕罗宗,要登记注册,如同我们进入省政府要出示身份证一样。旺杵去登记,我们就参观廊道的壁画,俺拜了拜壁画上画着长寿佛,也期望父母长辈长寿

      在帕罗宗的前院是行政办公区,时不时有公务员进进出出。俺寻见了帕罗宗皇家法院的牌子,本想进到法院里坐坐,被旺杵拦住了。我问旺杵,不丹有死刑吗?旺杵说,死刑是有的,但是几十年也没有执行过,不丹的犯罪率还是很低的,只是印度人在这里经常小偷小摸的,抓起来判个三年五载的也就放了。

       在帕罗宗的后院就是学佛恭佛的经堂、佛堂,小喇嘛们在这样的宗教场所里念经学习。小喇嘛的学习费用都是国家提供,小喇嘛们只要在宗里认真学习就佛法就行了,我在喇嘛们的教室里与小喇们学习了片刻,经文上满眼的藏文,我是一个字也没看懂,连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读经都没弄明白。走出帕罗宗,看见一堆人不丹人边逗狗边靠墙在那里等候着,旺杵说他们是来办事的老百姓,只要有困难就可以来找宗里的公务员。
         离帕罗宗20分钟的路程,到了克楚寺。旺杵告诉我,西藏有个藏王叫松赞干布的,在西藏建了24座寺庙,不丹留下了两处,克楚寺就是其中的一座。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  寺里供奉的莲花生大师外,还有松赞干布的塑像,旺杵说这个寺庙虽然不大,但佛祖有求必应,相当灵验。我告诉旺杵,松赞干布有个媳妇是中国人,旺杵摇头说不知道;我又告诉旺杵,唐朝时松赞干布统治的西藏叫土蕃,旺杵继续摇头说不知道,看来旺杵的历史学的也挺二五眼的。

      寺外有不少云游的喇嘛,有位老喇嘛坐在克楚寺的寺门外,一直诵经,我们向他布施了一些钱财。旺杵与老喇嘛攀谈了几句后,转身告诉我们,这个老喇嘛告诉旺杵,他已经100岁了,他走遍了不丹的大小寺院。我们不好真的追究老喇嘛的岁数,我们相信出家人不说谎话。
遇见百岁老喇嘛,也是我们的福气。

雷龙~~不丹之十四 幸福就在你身边

      到帕罗,来到不丹,不去虎穴寺,等于到北京,来到中国不去长城是一样的。
     虎穴寺建在帕罗山悬崖峭壁之上,8世纪时,释迦摩尼佛祖的徒弟、莲花生大师骑着飞虎来到帕罗山,降服帕罗山上的妖魔鬼怪,便留在此地修行传法,从此不丹人民信奉莲花生大师,藏传红教,白教在这里流传繁衍。

     山高路远,旺杵怕我们的身子骨头爬不到山上,便让我们骑马上山,这样还保存些体力,在半山的咖啡馆下马后,我们就必须柱着攀山杖,一步一步的走上帕罗山,走进虎穴寺。
     在2005年前,虎穴寺是不允许外国人进入的。但是一部叫《功夫熊猫》的动画片把虎穴寺带入旅者的视角,从此,虎穴寺也开始慢慢地向外国人开放。为了保持寺里的安静与洁净,更为了寺里喇嘛们的清修,虎穴寺不让拍照,不许带任何的摄影器材,手机,攀山杖都不得带进寺内。

        旺杵还给我借来了一身帼,给我夫人借来了一身旗拉。我们打扮好,成立不丹人的模样,在警察的严格搜查后踱进虎穴寺的寺门,走进了不丹人心目中的“麦加”。寺里有莲花生大师的闭关出关的密道,有莲花生大师庄严的法像。在寺院的讲经堂,正赶上虎穴寺的主持活佛向喇嘛们讲法。旺杵说咱们太幸运了,我们赶紧悄悄地走进去,悄悄地拜倒在老活佛的座下,老活佛看出了我们的虔诚,招手让我们走到他的座前,拿金了刚杵在我们的头上敲了敲。退出活佛的讲经堂,旺杵对我们的脑袋看来看去,直说你们真的很幸福很幸运!因为很少有人走进活佛的经堂,老活佛真的很关照你们啊!在虎穴寺莲花生大师的法相前,祝各位如意平安。
    等等,文章没有结束~~~ 怎么能把更幸运的事情忘记告诉大家呢。。
     我们走向虎穴寺时,一大群红衣喇嘛要从我们这边走过来。喇嘛们抬着一个座椅,座椅上端坐一位老人。旺杵兴奋地向我大喊“法王,法王!红教的最大法王!”。
对于一个藏传红教的忠实信奉者,看见了红教在人间最大的神,这种幸福,兴奋是无法用文字表达的。
对于我们这样的旅游者,在不丹没有看见国王,没有看见王后,但我们百年不遇的遇见了法王,感谢佛祖的庇佑与恩赐。
      大法王坐在座椅上,从我们身边走过,旺杵和我们虔诚的用前额碰触法王的法驾,法王看见,老人微笑了一下,便在众喇嘛的簇拥下抬了过去。跟随法座后面的喇嘛微笑着与我们祝福。旺杵这时已经兴奋不已,激动地说都不能话了!~
在下山的时候,敦实、虔诚的旺杵还念念不忘头触法王坐驾的幸福。他感激我们,因为我们的到来,让他有幸见到了他心目中的真神。
是啊,还有什么比我们幸运与幸福的呢?
愿法王的仙气给诸位带来吉祥如意,愿各位福寿安康
《雷龙国记》至此全始全终。谢谢各位拨冗收看。

奉上

龙多加参阿秋遍智法王---藏密寧瑪巴大怙主,是第二佛陀蓮花生大師的25位大得登巴之一的龍薩娘波尊者的轉世。红教大法王圣像。

祝各位朋友吉祥如意!!!

本篇游记共含14386个文字,4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09-26 18:27

哈哈我和楼主差不多时间去的,也许还曾经擦肩而过!

2016-10-03 15: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