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默剧。--2016. 09.02 - 09.10 阿拉斯加

  • 出发时间/2016-09-0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669RMB

行程详细

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要放刘老师的行程单在前面这里供人参(瞻)考(仰)一下.... 

这么详尽的单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满满的都是干货啊....

啊…这里"艺名" 就是微信名…

没错...凡是蓝字都是有link的...没错...刘老师还列出了备用活动!!!

不管你们怎么想,我是膜拜的!!!!

至于费用的话,这一趟下来不算机票不算吃饭,全部基本花销是8392刀,平均到每个人是1199刀,不过鉴于阿拉斯加是免税州,自己买的会有点多...

没错,这个数字也是刘老师顺手直接算出来的....

前言:我跨过两个国家来见你

很小的时候听张韶涵那首欧若拉,觉得特别好听。当时这首歌火得一塌糊涂,天天嘴里哼着唱着,却并不知道什么是欧若拉。
后来慢慢长大了,知道欧若拉就是极光,知道它美得一塌糊涂,却仍然觉得有它的地方特别遥远。

半年前听朋友说今年是十年内最后一次极光爆发,下一次就要等到2024年了。我心里想去却没有挂上日程。6月回国去了台湾,回来之后还有一半的假期不知如何是好。辗转之间目的地从一开始打算去的NYC变到夏威夷,又从夏威夷阴差阳错改了阿拉斯加

和美帝主领土隔加拿大相望的阿拉斯加是美帝用720万刀从俄国手里买来的。720万刀到账后,它更名换姓,成了美帝最大的一个州。阿拉斯加,位于北美大陆西北方,东邻加拿大,南滨太平洋,北接北极海,西临白令海,同时隔着白令海峡默默遥望西伯利亚(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红菜汤在那头?)。地理上看来它几乎三面环海,临白令海那边的海岸线像一只熊怯怯向对面西伯利亚伸出爪子。然而俄罗斯顶着一张嫌弃脸以720万美金的价格贱卖掉了它,永久更换了它的姓氏。
这样一块占地一百五十三萬六百九十三平方公里的陆地,离它近的领土庞大的俄罗斯嫌累赘不肯要它,肯要它的美帝却隔着一整个加拿大在大洲的另外一端。讽刺的是1968年阿拉斯加终于被人发现了它一直藏着掖着揣在怀里的黑色金子--石油,从此就踏上了成为香饽饽的路一去不回头。

多年以来想象里的阿拉斯加都是白色的。积雪皑皑终年不化,冰川冷漠地延伸出视线之外。我从未思考过阿拉斯加的季节变换。它的冬天蛮横地停滞在想象里,图片生动又呆板。
和听歌不一样。听歌的时候如果旋律严重偏离听者隐隐期待的轨道,那么就会产生极度不和谐感。旅行是另外一种东西。符合了想象,是一种遇见故人的契合感。不符,则是被另外更澎湃的惊喜狠狠击中的震荡。
九月初的阿拉斯加没有给我望不见尽头的冷酷冰雪,却转手给视觉端上来河流般最汹涌盛丽的油画色彩。然而这是后话了。

2016年9月2号晚上,LAX车流人流在冷光灯下形容匆匆。我和同在LA的小伙伴Jan在正常车程外又堵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紧赶慢赶换了登机牌托运了行李,光荣成为最后几个登机的乘客之一。那时候我长出一口气坐在靠走廊的位置上满心想着会不会在飞机上看到极光,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

阿拉斯加的机场实在很霸气,不是霸气在装潢,而是摆设...像LAX基本也就钢筋水泥,但是阿拉斯加..他们摆的是标本..狼啊..熊啊...驼鹿啊...都生猛地站在大厅里盯着机场里的迎来送往。
头一次见到这么有生机的机场,于是默默在心里唱只是因为在机场群里看了你一眼,从此其他机场都忘了

猜猜这个大家伙有多高?照片我都是仰视着拍的...

5个小时35分钟,从2号晚上11:35到3号凌晨4:00. 
如此,我怀着一肚子期待和幻想,跨过了两个国家来见你。

09.03 寻龙记1

预计凌晨4:00到的飞机,等走出来已经近五点了。七个人的驴友团里我和Jan是最后到的,落地后在机场和早我们半个小时到的芝加哥小伙伴Crystal,艺诺还有教授汇合。三番的小伙伴刘老师和奥利奥则是前一天晚上到,在anchorage住一宿之后第二天到机场。

原本刘老师下单租的车是chevy SUV, 结果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于是打算等等看3号早上我们到的时候有什么车型。
反正都是凌晨,不如就在租车厅等着算了。一群人一人拖着一个小箱子,眼睛下面挂着黑眼圈,目光放空地在空旷大厅里游来荡去,顺便刷个牙洗个脸,看看租车公司都几点开。

询问过一些租车公司譬如AVIS啊Hertz啊什么的,没想到居然一家比一家贵,同一款车型,从$600+一周一直飙升到$1700+一周!!可怕!!

机场的公司剩下的都是各种minivan,可以说大家最初的友情就是在搜车的过程里建立起来的吧....
基本最后我们所有的要求都已经退到“只要可以同时塞下所有行李和所有箱子就可以”的程度了,只有刘老师坚持一定要四驱SUV...为了这台SUV我们又特地跑到downtown那边的enterprise.  这样一来时间就落后了很多。

不过幸好刘老师坚持一定要SUV!! 不然minivan是绝对扛不过这一路来自柏油路水泥路土路山路跌跌撞撞的恶意的!!

然后大家的行李就塞成了下图的样子... 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后排最右不坐人改放行李,装车的时候放成下图样子了再关上后备箱,再从前面往里塞!卸的时候要先拿出一部分零散的东西,再有一个人从后座扣住行李箱免得一开后备箱行李就砰砰砰往下蹦....

从前面看,是这样的.... 车内空间目测没有一点浪费的地方,要么就是塞行李,要么就是塞人


似乎是十点左右?一行人才真正踏上从anchorage一路开到fairbanks的征程。路程是走Denali Hwy景观大道8号公路。

旅行吸引人的一点就是它的未知性。所以我们那一刻也不知道这条路会是那么堵...和那么尘土飞扬。

找了很久也没能找到那段路的照片,大概是大家都熬了一宿,眼圈乌黑满心只想睡觉

远处山川

近处湖泊

趁着天色尚好,第一张合照。

除了公路之外,渺无人烟。

没有人烟也挡不住它热闹非凡。从远山雪川到近处湖水如镜面倒映出另一个维度的世界,加之公路蛇形盘绕紧贴地势起伏蜿蜒,不知道谁拿着调色板混了姜黄橙黄茜红赭色,一刷之下拖出正值盛夏的阿拉斯加原野翘首望不见尽头。
冷风袭卷处草木涌动如舞者成群渐次跃起下落,寥阔天地下浑不经意成就这一场张力十足的艳丽默剧。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嗯?看见有辆车?有辆车??!!!!!

路遇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的车,被几株树拦腰挡着没再继续往下滚。看得几个人都唏嘘不已。 

大概在十几年几十年过去它也会像那辆自行车一样和树木长在一起,永久回归成世界的一部分。

路上走走停停,等到fairbanks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十点了。

一天下来基本都是靠在沃尔玛买点面包零食之类的垫肚子(其实这几天都很少正儿八经吃三餐,更多时候都是在路上赶路随便吃一点不饿就行 一群人也是拼),到了晚上几乎24小时没怎么休息进食的一群人求进食的欲望都达到巅峰,辗转找到一家Wendy's买了些热乎食物带回Hotel匆忙吃饱,再换上厚一点的衣服,就马不停蹄出发去看极光啦!!(后来才知道,如果直接去看极光的话,11点到1点其实是有一场6级极光爆发的)

多说一句,这一路上很多地方是没有信号的,一直靠手机拍照自动记录地点和时间的我于是就栽了...完全不记得是在哪里拍的。幸好还有之前做计划的时候大神刘老师详细在google doc上罗列了各个看极光的点,才终于找到是Chena Lake!!
手机是完全拍不出极光的!手机是完全拍不出极光的!手机是完全拍不出极光的!重要的话说三遍!下面上图

照片出自大神刘老师和摄影师奥利奥之手!!都是一下车先架好三脚架调镜头的摄影狂人,两架相机架在那里,剩下我们围着一声连一声惊叹 

到这里其实还有个小惊悚故事。
到湖边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又是特地挑了一个车少人少的地方停下来拍极光,所以周围极寂静,只有我们七个人说话和相机的声音。

绿色Aurora略艳的柔光把情景都覆上一层魔幻主义色彩。而就在这个时候,寂静荒野夜里下图底部那辆车,突然传来砰砰砰冲撞车体的声音。
从外面看进去,车内是漆黑的,没有灯,看似也没有人,至少我们一直这么以为。一开始大家还没有管那么多,大概因为几乎都是老司机 对看一眼说不要打扰别人雅兴了吧?也就自顾自看极光拍摄没怎么理会。随着时间推移,车内拍打车窗车体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有绝望的意思,夹杂着还有人声呼救的语气,可惜完全听不清说的到底是什么。所有人瞬间都静了下来,盯着那辆车如临大敌。惊悚片的气氛在砰砰击打车体的声音中悄然扩散,寒意顿生。在试着朝车的方向喊了几句话没有得到人声回应后,胆大如艺诺和教授居然一步步朝车的方向走过去试图看清楚车内状况。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四周一片死寂,紧张扯成一根弦绷得死紧。随着他们离车越来越近,夜也愈来愈凉。
.....
.........
..............
哦你问故事结尾吗?结尾是后来有个大叔拎着一盏探照灯从湖边深一脚浅一脚走过来,还问我们“What are u doing with my truck",我们一边解释一边好奇心满满看他开了车门...他从车里抱出来一个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最后的最后结尾的结尾是大叔安抚好小女孩之后,就又把她自己扔车里自己回湖边了....
自己回湖边了....
回湖边了....
湖边了...
边了...
了....

等他们走的时候我们看到大叔旁边还跟着一位应该是他妻子的女性一起回车...
这一对熊爹妈...估计是看孩子睡着了就把孩子扔车里自己去看极光... 也是脑子有坑啊
来来来现在我们言归正传,算一下小女孩被自己丢车里和我们七个人半夜皮卡惊魂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

人生中第一次,拥抱极光

极光下的合照。

相聚即是缘分,能共同仰望同一抹极光,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照片拍不出的是极光流动的样子。

午夜的天空呈极深的墨蓝色。虽然色调差距极大,但妙就妙在浑然一体,决不突兀。
正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极光有了一波肉眼可见的爆发。说是爆发,其实看上去柔软得不可思议。光流以深蓝夜幕为滤纸,就从它背后泼天地晕染下来,飘渺和柔又铺开流淌得舒缓,模糊。颜色会生出属于自己的四肢身体,沉默着极尽扩散,翻滚,延展,融化,一泻千里,像一角轻盈衣袂轻轻掠过这个安静无声的角落。爆发的瞬间是安静的感动,大概毕竟持墨的不是凡人,如此明亮鲜活的颜色也能绽放得很清湛,艳绿的柔光铺天盖地横扫,瞬息万变,没有固定形状,没有固定方向,没有去处,没有来处,没有前因,没有后果,它只是极尽地存在在这个没有言语,没有歌声,也没有管弦的场景下,成就这一晚任何配乐都无法相匹的盛大光影默剧。

这是世界尽头最优雅的寂寞。

09.04 寻龙记2

从2号晚上登机,到3号晚上看完极光,几乎所有人都是24h+无睡眠状态,因此!!4号早上大家就齐齐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到中午12点了群里都还是静悄悄的。原定计划是4号要去狗拉雪橇,不过盛夏么,狗是有的,雪嘛是没有的,自然就要改计划啦。

本着来都来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实在不想一整天都睡倒在房间里的精神,我,Crystal,艺诺还有教授四个人干脆把完全睡不醒的Jan,奥利奥和刘老师丢在Hotel继续睡,四个人去了附近Fountainhead antique auto museum逛逛.

如果形成不紧张的话,这里还是很值得一去的!外面看上去小房子不大,进去就别有洞天啦。里面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各个年代不同品牌的古董汽车!!!最激动的是它们都还是可以开出去正常工作的!!!旁边立着牌子详细介绍车辆状况,还配了当时那个年代的衣着,有种成了午夜巴黎里男主Pender的感觉

他们还给提供各个语言版本的语音解说器材,我们要了中文版,柜台妹子害羞羞地告诉我们“It might sound a little weird",在轮番听过了满满牛排味的普通话之后,四个人一致觉得还不如要英文版的了哈哈哈

这台停在维修间里保养。

每一辆车都经过精心保养,光鲜得好像刚刚出厂一样

跑车



最妙的是他们还专门准备了一台车搭配上背景,旁边放了一柜子古着,供前来参观的游客穿着衣服坐上车子一过复古瘾



这个...由于身高原因...那件大衣虽然是小码...到我这里...仍然像套了个面口袋一样....啊,残念

逛完了博物馆,剩下三个人也睡醒过来了。

泡温泉一向也是吸引游客的一个点,身体泡在暖暖微烫冒着臭味(对略有点臭味)的温泉水里,脑袋顶着冷空气。可惜不是冬天,冬天就可以感受头发结冰啦

Chena hot springs没怎么拍照片...基本都泡在池子里了。不过那天人蛮多的,Crystal, 艺诺和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找到储物箱。

泡完出来直奔极光而去。

我们也真的足够幸运,两天都看得到极光,而且第二天比第一天更盛

光帘模糊天地交接线自下而上拔起

巨大绿色绸缎般的流光挟裹星尘,成为一股洪流横扫冲荡洗刷整个天空

这张已经被我拿来当做手机屏保了哈哈哈

它美得哑口无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物理学角度来说,太阳带电粒子进入地球磁场,于是在南北极高空产生极光现象。

本人文科狗,还是爱看神话多一点。
传说很久很久之前,有个女子叫做附宝,她孑然独坐在旷野,痴迷仰望亘古不变的天空。幸运如她,得以窥见一场极光昙花一现。附宝从此身怀六甲,诞下一个男婴,即黄帝轩辕氏。

另外一个说法是山海经里有一个著名的大妖怪,这回不是那个已经被各种影视作品用烂了的混沌了(手动微笑脸,真不明白为什么古典传说里那么多厉害的大妖怪,他们却非得要抓着一个混沌争执不休),它叫烛龙。

“钟山之神 ,名日烛阴 ,视为昼 ,瞑为夜 ,吹为冬 ,呼为夏。不饮 ,不食 ,不息 ,息为风。身长千里 ,在无启之东。其为物。 人面蛇身赤色 ,居钟山下。西北海外 ,赤水之北 ,有章尾山。 有神人面蛇身而赤 ,直目正乘。 其瞑乃晦 ,其视乃明。 不食 ,不寝 ,不息;风雨是谒。 是烛九阴 ,是谓烛龙”

这样的描述听起来,犹如盘古化为天地。睁眼白昼,闭眼即为黑夜。呼吸间四季乍生,庞大的身体绵延千里渺无尽头。
有人说烛龙说的是太阳,有人认为是祝融,也有人说,其中一句“人面蛇身赤色,居钟山下。西北海外,赤水之北,有章伟山”  联系起其他描述,更像是在描述红色的极光。

“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09.05 66°33’

Dalton Hwy, 一条跻身世界危险公路top 10的尘土路,是我们的必经行程之一。全程414mile,当然我们没有跑完全程,只是从fairbanks开到了The Artic Circle。这是通向北极圈的唯一一条路,而且很多地方都是土路...对,就是跑起来前面车轮扬起来的土糊住后面车视线的那种土路。路上没有信号,手机一路都是no service状态,也就意味着一旦发生点什么事情, u are basically on ur own.
这条路上的常客都是运油大卡车,窄窄的土路上大卡车轰轰轰掀着尘扬着土小坦克一样地开过来了,不用什么规矩我想其他小车都会本能让到一边去吧,因为它过去的几秒内基本是在盲开的情况,根本看不到前方!!而这也是它被列入为10大危险公路之一的一个理由吧。

说dalton hwy孤独,是因为一路荒无人烟,414mile的全程里只有deadhorse, wiseman, coldfoot三座城(简直想称之为村子..他们合起来在只有60个常住居民啊...deadhorse能多一些因为还有5000左右的油管工人),除了这三个村子以外,没有任何可以得到补给的地方。要是在半路没油了,或者车坏了,恭喜恭喜,是时候尝试一下荒野求生有多带感了。

dalton hwy说孤单也不孤单,与其并行的是阿拉斯加的生命线油管。油管长达800miles,一直从北冰洋铺设到valdes那个exxon漏油事件发生的地方。一路下来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它就在公路旁边守着,坐在车里透过窗外就可以看到。但油管并不是一直在地上,有时候它会神出鬼没地不见了扎进地下,有时候一个没注意又会发现它就在旁边。据说这样一段地上一段地下的设计是为了照顾野生动物迁徙的习性,给他们让路,还有防止泥石流和雪崩发生导致管道损伤。


出发前先来一张!!

从fairbanks出发进入dalton hwy要先经过一段Elliott Highway,才到达这块牌子。
Elliott Hightway有一段路大雾迷蒙,空气里白茫茫的,渺茫得可视度极低,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车,只能循着地上的线走。这一段回想起来其实已经不算什么了,当天晚上赶路时路况才叫可怕!!后面再提。

在这里遇见很多应该已经年过半百(?)的大叔大妈同样开车来寻访这条号称top10危险的公路。
他们并没有开进去,只是在牌子前和公路口满怀期待好奇地看了一看拍几张照片,就调头回程了。
说真的我挺佩服他们,都说岁月不饶人,年纪大了,体力当然比不上我们这些年轻人扛折腾。然而不管最终有没有进dalton hwy吧,最终他们还是开到了这里,开开心心地感受这条公路的孤独和它所代表的意义,有一种证明自己仍未老去的仪式感。自由是超越一个人自身的束缚的,身份,性别,年龄... 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想要去看一看这条公路,就来看一看。

然而看着他们我仍然恐惧老去,犹如看见一面镜子。对于这片苔原,冰川,甚至这条公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的区别也不过是多了几轮春秋交替。而想到漫长岁月后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这把年纪走到这里就很不错啦”的样子,就茫茫然不知所措。

公路与管道并行,蜿蜒曲伸。


噢对,差点忘了说。普通租车公司的车是不允许开到这条路上的。如果冒险开上这条路,那么所有的保险全部不cover。 开这条路一定要租当地专门出租来开 dalton hwy的车才可以。

这简直都不能被称之为公路,说真的,路况跟村里门口老大爷搬个马扎往路边一坐抽根烟等三蹦子的路一样...
不过这条路也不能修成平整的柏油路,由于地理条件的原因,地下是永冻层,由永冻层保证这里地形不变。柏油路容易吸收阳光让永冻层融化,会导致道路翻浆而恶化路况。有几段柏油路是因为政府不出钱修护土路,所以只能修几段柏油路来申请资金。

有的时候公路离油管会特别近,可以把车往旁边空地上一停,下来看看。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Yukon River.
全长约3190公里,流域面积约854700平方公里,平均流量约6430立方米/秒。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Llewellyn Glacier起始,西经加拿大Yukon Territory,进而入阿拉斯加,最终目标白令海。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淘金潮”时期重要的水上交通要道。



长河与横拦河腰的桥。 

一路总有种关山外的萧索。天地辽阔,长空万里。苔原蔓延河水席卷中,闲人自有去处。


路遇一个景点,叫做finger mountain. 看着很近,其实很远。由于赶路的问题就没有走过去看。

不过!!我们找到了它对面的一块岩可以登高望出很远!!!

图上看得到的是一块石头,看不见的是那块石头顶端(就是我坐的那个位置)是凹下去的,然后后背部分有凸起像靠背一样!!天然的冰封王座,俯视脚底公路

其实本来想把自己塞进那凉快岩石中间的,奈何太胖(手动微笑脸)


这张最明显了!公路和油管完全平行步调一致


第一天在机场见面大家互相猜是哪里人,在两个身高170+妹子的衬托下并没有人猜到我是东北的.....

理由是太矮了....
由是太矮了....
是太矮了....
太矮了....
矮了....
了....

听到我心流血的声音了么?小河流水哗啦啦啦啦的

成长期有一半时间在南方的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身高有什么违和的地方....
甚至有从前东北的小伙伴一脸担忧地说“你看你,对自己也不上点心,连165都不到也不去医院查查,万一是个二等残废怎么办”的时候... 还觉得丫是不是找抽....
如今....
憋跟我缩身高的问题...



否则用行动告诉你什么叫最萌身高差!!!!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万物生于自然,长于自然,于情于理,结尾也应回归自然。



对面滚滚而来的油罐车。路窄且车宽,压迫感油然而生



公路两旁都是低矮的植被,是生长在永久冻土层上的苔原。之前曾经看过别人的游记,他们有幸看到了苔原的剖面,就像三明治一样,地表覆盖着或绿或黄的植被,植被下就是白皑皑的冰雪冻土。



北极圈!!!从fairbanks到这块牌子,单程5个小时。
终于看到这块牌子的时候,真的是喷笑了。
单程5个小时,来回10个小时的土路,只是为了来看一眼这块牌子。
说起来有种谜之嘲讽,但是又非来不可。
大概就像前面碰到的夕阳红旅游团一样,追求一种仪式感吧。在生命里立下一个里程碑,对自己说我也来过北极圈了!
21岁这年,我跳了伞,去了北极圈(虽然只看了个牌子)。
21岁之后,前面的路还很远,和时间一样,没有尽头。



不要划太快!在接着往下看之前先猜猜温度吧,是红裙的艺诺还是蓝冲锋衣的教授呢?



其实温度比较暧昧,上图艺诺穿裙子没有很冷,教授穿冲锋衣也没有特别热。

我还要特地把外套脱了挂在那儿,看!!是不是牛13!!!在北极圈都照样短袖穿得飞起!!!



细细数数就会发现哎?怎么少了一个!!

工作狂奥利奥在出发的最后一秒决定他还有工作要做,就不跟我们一起走dalton hwy了... 不知道我们回来之后给他看照片他有没有后悔  这一路的景色风光加之天公作美,比第一天的景观大道不知道好多少!

其实还想说说这位大叔。

当时在围着北极圈牌子拍照的有挺多人的,光我们就是6个人,加上旁边有另外两群人,大概能有十几个人在拍照吧。大叔来了之后没有说话,也没有往前走,就一直在旁边默默等着,像个背景墙。
后来问他要不要拍张照,他很开心地说好啊,姿势相机都摆好了,他突然说等等!然后从包里拿出来一个ipad,翻出一张照片举在胸前。照片里是一个漂亮的女子,笑得温柔。他等了快半个小时,拍了那一张照片就走了。我们猜测那也许是他女友?爱人?妻子?并没有答案。然而我们在四轮车里且不轻松,他却一身风尘仆仆,怀揣着那一张照片并着念想单骑走戴顿,只拍了一张照便心满意足。
这一个背影,不知道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去的时候是好好的一辆车,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掉了辆车在泥里。
泥神捞出一辆车问我:这台奔驰是你的吗?
我:是啊!!!
泥神白了我一眼,洗干净出来还是辆ford :)


从dalton hwy驱车回来,在fairbanks换回了原来的普通车,就启程往当天住宿点去了。

那天晚上的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讲吧,瞪着眼睛一点困意都没有。因为在深夜里开夜车,加之浓雾弥漫,车前头是冲进浓云里一样茫茫的一片白。看不清前面的车,看不见对面的车,寂静岭一样的场景下,我们的老司机刘老师一直把油门踩到了60迈。
60迈啊!!除了地上黄线其他啥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像少年啦飞驰啊!!!
果然是老司机!!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是我的话估计会找块空地停着死都不挪窝了吧....
更可怕的是居然还有车从我们旁边超过去....而那条路..同一个方向并没有两条车道.....

当天晚上是住在小木屋的。小木屋本来应该是很有感觉的一个住宿点,但由于我们半夜一两点才到,早上又一大早六点多就起来准备去Denali National Park的Tour,所以就硬生生住出了汽车旅馆那种牛嚼牡丹的粗略感... 还好还好的是行程后两天晚上还有小木屋可以住   

因为天太黑..又没有路灯...导致找屋子就找了能有小半个小时....居然大家第二天早上都能爬起来我觉得也是够拼!!

09.06 Denali

在Denali National Park, 连续奔波三天的劳累后所有人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
这是一个早上8点出发的Tour, 后来被戏称为夕阳红团...因为车上基本都是中老年人  

不过高强度过后,能在Tour的大巴车上放松一下也是蛮好的。

Denali National Park,世界最大的自然保护地之一。 始建于1917年,占地24585平方公里。当地土著语言中“Denali”是“高”的意思。“1896年,淘金客威廉.迪奇将它更名为「麦金利峰」,向俄亥俄州的政治人物威廉.麦金利致敬;威廉.麦金利随后成为美国第25任总统。然后,去年夏天,奥巴马政府行使行政权,恢复了这座山的原名。”



这一路上车上最不缺的就是惊呼!! 司机说任何人只要在车上看到了动物,就可以大喊"STOP"!!  他就会停车让大家慢慢找慢慢拍照。

所以一路上不论是司机还是车上游客,眼睛都在寻找各种野生动物的蛛丝马迹,一旦发现了就像看到宝藏一样!!

moose,驼鹿

鹿


野鸡


熊!!!!



如此摘花吃草,真的好?

这只肥成一团,看着就团团软软的万分好捏的样子

在wonder lake旁边长的低矮灌木,导游说上面结了蔓越莓啊蓝莓啊什么的。

红色的小果子是蔓越莓。
蓝莓的话上面一层都没了是因为被熊吃了
那蔓越莓为什么还有那么多?
哦,因为熊都不吃那个...

吃了一颗熊都不吃的蔓越莓,顿时感觉被熊碾压了智商。



超级喜欢下图这张!!Crystal手微微弯曲的弧度特别温柔!!



空中迁徙的鸟。



适逢阴天。山腰云雾缭绕,鲜少能看到山顶。


云雾大面积地压下来,连小径的痕迹也严严实实地掩住。空气湿漉漉的,伸手一捞是满掌细碎的雨滴。


鹿角守着这杳杳寒山道。


说到denali national park, 还有个人物要提。

这个和Denali National Park牵连不断的名字,是1870年出生于Nebraska(没错就是生活大爆炸里Penny的故乡)的Fannie Quigley.
 在故乡充斥着贫穷和暴风雪的生活里,6岁丧母的Fannie没有就此安于现状。16岁的时候,她打好了包裹顺着铁路线往下走,一去没回头。27岁的时候,Fannie不可免俗地加入了淘金的队伍。然而聪明的她很快意识到在如此庞大的队伍下淘金已经不是能轻松发家的路,她另辟蹊径看准商机,背着炉灶和牌匾,在荒郊野岭和一群群吃不到家乡饭菜的淘金者中间做饭,以此谋生,获得"Fannie the hike"称号。
漫长的一生中,Fannie有过两任丈夫。第一任是矿主Angus. 不幸的是,Fannie和Angus都酗酒成性。这样的两个人根本相处不来,有时甚至诉诸武力。
1906年的Fannie证明了她仍然有着16岁时的灵魂。就像当年沿着铁轨的轨迹离开家乡一样,她孤身一人,顺着悠长的Yukon River徒步800miles, 遇到了阿拉斯加,也遇到了第二个丈夫Joe Quigley.  1918年,他们结婚了。
现在常有妹子自我标榜女汉子,号称强悍无比。曾经我也以为自己是女汉子,直到听到Fannie的故事之后,分分钟感觉自己被迫击炮轰成了渣渣。什么样的才够格呢?Fannie这样独自猎熊猎狼猎鹿,连自己丈夫Joe都只能仰望的才能真正算吧!!!
她并非没有钱,也不是刻意隐居。她只是和这些空旷广袤的大地山川更加脾性相投。它们就是她的soulmate,而这个位置非常人可以承担。她和Joe最终还是离婚了。离婚后她就在自己的小木屋里,自己种花浇菜,登山打猎。她彻底融在Denali一草一木寸寸土地中,不可分离。1944年,她在小屋里溘然长逝,时74岁。

她活得实在很恣意。
远方在哪里,有什么,她似乎全不在意。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什么,然后沿着蜿蜒铁路,汹涌长河,慢慢地走下去。


路的尽头。

‘till the end of the road?


说起来动物的进化其实是最智能的,就拿保护色来说吧,经常别人惊叫起来提醒哪里哪里几点方向发现什么什么的时候我都会第一时间去看,然后从开头搜到结尾,也没找到那只熊/鹿在哪里... 他们的毛色和周围颜色浑然一体,跟玩3D版找茬一样...

譬如下面这张图,刚打开的时候我还在想为什么要拍一地灌木....再睁大近视眼凑近了好好搜才发现哦!那是两头鹿!!!


这只就萌萌哒。

看它站立的姿势突然想起来少年派里满岛的狐獴了.... 有点慎得慌。

不过其实它应该是土拨鼠...对,就是那只被玩坏了的土拨鼠....会尖叫的那种.....啊!!!!!!!



有蓝天的云雾缭绕是仙境,没有蓝天只有蔽日雾汽的... BGM就自动往略惊悚的方向转了。

水流如树杈样四散分开又弯曲交织。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Braided River,就像姑娘的麻花辫一样



悠悠分旷野。



晚上住的是airbnb定的小房子,一楼有三张床,一个洗手间内含洗衣机烘干机,二楼有一个小客厅,客厅有一张床,往里面走的两间房间各有一张。

晚上准备安排洗漱,教授拿着几件衣服,问奥利奥:你要一起洗(衣服)吗?
奥利奥(正打算洗澡)一脸惊吓:啊?一起洗?怎么洗?

09.07 塞翁失马

计划没有变化快,俗语诚不欺我。
一早起来,烟雨濛濛。细雨沥沥地下着,直到踩着湿润泥土走去外面吃完了早餐也没有停的意思。

虽然雨并不大,不过也足以让我们的搭小飞机俯瞰麦金利山的行程泡汤了。后来又去问过小飞机那边大概什么时候可以飞,得到的答复却也不尽人意,说是三点可能天气会好一些,然而也不能确保就可以飞,就算可以飞,也不一定能看得见想要的景色。

再三权衡之下,我们还是放弃了小飞机,决定用这一天慢慢赶回Anchorage。

在早餐店门口看到槲寄生。

第一次看到槲寄生这个名字还是在Harry Potter里看到的,哈利就是在它下面吻了秋张。
圣诞习俗里传说如果年轻男女(非情侣)在槲寄生下相遇,那么其中少女就可以得到一个吻,而男生则要摘走树上的一颗浆果。等所有的红色浆果都被摘光之后,亲吻的特权就没有啦。同时少女如果走在槲寄生下却没有得到一个吻的话,据说是会影响她来年结婚的运势哒

如果他们是情侣的话呢,在槲寄生下亲吻就又有了愿两个人琴瑟和谐携手白头的殷殷期待。

红果子身负盛名,大概就像东方的红豆一样?跟相思两个字缠来绕去解不开。


我竟不知该惋惜还是该庆幸。
也许是补偿?小飞机没坐成,却在山野安静间蓦然撞上一道彩虹涧。

不知道这算不算鸟鸣青溪中,人行彩虹外?只不过不是洗药归来而已。
如此偶然路遇,也是旅途中可遇不可求的小确幸


艺诺宝宝绣口一吐就是半个彩虹   还有人说是吸天地之精华



山的那边呢?还是山。

比远方更远的地方呢?不知道。要去过了才知道。



孤独的摄影师奥利奥



找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大家玩high了!!

被Crystal的大招轰飞了!!


来前听说阿拉斯加蚊子肆虐,刘老师在google doc里的必备品一栏都加了驱蚊水什么的,还托了刚巧从国内回来的教授带了七顶蚊帐帽过来。然而除了第一天蚊虫扑面之外,其他时间蚊子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那么嚣张。但是!!帽子不能白白穿过了大洲大洋几千公里带过来再带回去!!!

于是秀一波蚊帐帽,向阿拉斯加致敬



山势兜转间一汪湖静静窝在这里,水色清冷,寒意浸骨。



趁你不注意踹你下湖的老司机


我想飞。


薄雾浓云



山那头满溢出来的一线积雪



彩虹桥延伸到蓝天的瞬间就消失了

当天到住处的时候天已经是全黑下来了,加上大家也很累,全忙着赶紧把行李搬进屋,洗漱一下早点睡觉。

也就成就了第二天一早的惊喜。

09.08 cruise

这几天里睡懒觉一直都是件奢侈的事情。而定在11:30am的cruise给了我们一个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完美理由。

但如果你像我一样是那种没有闹钟就可以一天连睡24小时的人的话,就不要怪门外山水不等你了。

甫一开窗,初睡醒还在发直的眼睛瞬间不会转了,那样的景色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撞进瞳孔里的。谁都没想到,这居然是个临湖木屋


纹路一波波从湖水深处向岸边爬行,它成行扩散的样子像深谷里的回声,悠长而寂静。
云也是从看不见的地方滚滚地来的,一团乱棉状堆在湖尽头的山头上,偶尔堆得太多就淹了山尖,不那么绵软的则渺渺然在山腰荡漾。
由于山脚总是被忽视的暗处,所以从被分割处开始,山体是长在云上的,看起来很轻,轻到好像它不是不可移动,只是自己慵懒任性选择悠哉游哉浮在那里。远远看着,最远的小半边湖连着山脚都浸在浅浅的雪白雾汽里,隐隐约约难睹清晰五官。
到了湖的正上方云就被纺成了线,一根一根扯直了排整齐。如果从云上方往下看,它大概会和湖面的涟漪穿梭交织成菱格的样子。


整个画面充斥的都是冷色调。
也许有人烟的地方就有烟火,而火的颜色又是赤红?形容人间的通常都是暖色,譬如人面桃花,譬如红尘俗世,凡是主暖色的地方都染着一丝热情在里面。
而仙境在世人脑洞里总是对红粉世界一避再避,恨不能一丝凡尘烟火不沾,生活在苍茫云海间的仙人也个个酌雾饮霜,就算吃点东西也是只吃不拉的貔貅状。不开灶,自然无火。无火,则脱离了俗气腾腾的麻辣烫酱肘子佛跳墙糟鸭掌水煮鱼等等,脸上也白着没个红晕。
于是世人形容一个人美如天仙总是说冰肌玉骨。以冰为肌以玉为骨啊,且不说质地,就这气质都冷,冷到任何牵扯到“贪,嗔,痴,恨,爱,恶,欲”的元素好像都跟他们搭不上边儿。

就这样的人才有吸引力呢,譬如小龙女啊[笑]

人总是会动摇的,你看小龙女被一个杨过给扯到红尘里去了(偏偏不说尹志平),但这样苍山冷水蔽日林木的性冷淡气质却不是区区几群人就能从云端上扯落的。

一开始觉得这地方是小龙女的终南山,后来又觉得不对啊,活死人墓那么幽闭,不食人间烟火是硬生生刻意给拗出来的。清冷东西啊或者说万物吧我也不怕扯太大,最怕的就是落得一个刻意,如魏晋名士不鞋而屐那种安然淡漠浑不在意要是这样努力去扮演直到刻意起来,就成矫情了。

气质相符的该是楚人的少司命,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

说巴山楚水凄凉地,怎么生出了楚人这样无可救药的浪漫?



好赞!!!



林间大朵大朵的蘑菇菌类长得很随意。
不知道能不能吃?



早上好。

之前看过一本书,书名叫“不存在的女孩”,作者是Ruth Ozeki。其中主人公夫妻就是住在这样的林间小屋里,比我们好一点的是他们断断续续还是有网络的(对这个小木屋实在够原始...没有网!!所以短期来住一住度个假很合适,长年住下去大概就不太舒服了)



在这里吃个早餐好像等了能有一个小时?
等得一行人起了大早赶了晚急!



cruise是11:30开始的6个小时行程。期间还可以看到各种野生动物。



虽然外面风大又挺冷(是真的挺冷...手机放袖管里捂着可还是一冒头就关机),不过就是舍不得离开甲板啊。
风越大越冷越神清气爽,什么压力啊烦心事儿啊分分钟全部弃之脑后,整个人都轻得要飞起来(对体重有种蜜汁自信?)

不过说真的,站在前行的船头甲板上靠着栏杆,那种迎面破开虚空,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眼看着船只裁纸一样切破开水面前行的时候,真的感觉身上只有灵魂的重量。



大片雪原从身边掠过。
说句实在话,我没有那么喜欢春夏,对花草也兴趣缺缺。
特别喜欢的是寒冷的天气下,窗户上有凝成的冰花,出门脚下是松软的雪地,一步一个脚印。有的地方有冰,助跑几步可以冲出老远。
这趟对我来说其实有个小小的遗憾,就是没有步上冰川雪原,没有亲身处于冰雪之中。
这样远观也很美,可惜就略缺了冬天那种冰天雪地风如虎的震慑感和冬雪封上枝的美。



穿行在其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驯龙高手”那部电影,像不像维京人的居地?



终于到了Glacier。船上staff说冬天的时候远远不止这一点啊



期间还下了雨,不过雨也不是白下的,看到了双彩虹!![不用找了那是我眼睛看到的,图里木有。这就是为啥一定要自己亲眼去看啊]



看到了吗!!完整的彩虹!!右边有淡淡的第二道彩虹!!


圆滚滚的Harbor Seal.


同样圆滚滚的Stellar Sea Lion。 
之前在La Jolla那边近距离观察过Sea Lion,它们咳嗽的声音跟人没差别我会说?



Crystal和艺诺两个人都是身高170+身量相差无几的黑长直,又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衣,这样从背影看来,像不像双胞胎?



Sea Otter!!! 刚出海就遇见的小可爱



排排坐吃果果



牵手手走不丢



山姆大叔的家徽[笑] 

美国的象征,Bald Eagle. 未成熟的雏鹰有棕色羽毛,4-5岁的时候会长成白头白尾的样子。
残酷的是生存竞争中同一窝雏鹰一般不会全数存活下来。



冰川融下来的一块冰,打捞上来宝贝一样供大家摸一摸

啃一口?


nonononono  问船上工作的小哥(右一)这玩意能不能吃,他很尴尬地说最好还是别...因为里面...可能会有登山者的...呃...尿.....
所以摆拍一下就行....真吃...就算了吧......



宝贝在此,都来摸摸!!



孤独的摄影师奥利奥


下船后去了趟Walmart,买了烧火的木头连带其他的东西,在难得的没有网络的地方,不如大家围坐在篝火旁,你有故事我有酒,一慰风尘。

09.09 last day


对于最后一天的行程大家纠结了好久。因为7号小飞机的缺席,8号还是觉得不甘心,所以艺诺找到了另外一家,可是后来那边说9号天气不稳定,仍然无法飞行,这就成了整个行程的一点小遗憾。


然后早上起来发现敬业摄影师奥利奥正蹲在湖边


路上风景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想玩这个梗很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果然是一点时间都没有浪费 

过了全美最长的2.5miles的隧道,还去了3个小时的hiking



上坡沙石路。艺诺,Crystal和奥利奥三个人简直健步如飞啊连个影子都抓不到...

奥利奥还背着一个硕大无比又巨重的器材包....

6666666!!!!


被艺诺这张侧脸+黑长直秒到了我会说?!!!



啊!!!发图才发现卖萌的奥利奥!!天知道我们为了拍这一张花了多大气力



落日。

尾声

其实到这里旅程差不多就已经是最后了。

之所以是默剧,是因为阿拉斯加地广人稀。很多时候它都是安静的。苔原是安静的,极光是安静的,dalton hwy是安静的,路上的“小石潭“是安静的,冰川雪原也是安静的。它们不张口,但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说话。就算对人类来说,交流也不全靠说话,我们也有肢体行为语言,有微妙眼神,有面部表情。山川河海也一样,只不过他们的方式更多。苔原有自己的三明治夹心层小九九,极光有自己短暂艳丽的温柔,dalton hwy有一路尘土飞扬的沧桑,“小石潭”有自己的隐士风度,冰川雪原也有自己的性冷淡式清冷辽阔。
无需说话,他们日复一日上演默剧,永不知疲惫。
他们都是不说话的话痨。


从前也讲过,出游的重点不止是去哪个地方,还有旅途中认识的人新结交的朋友,乐莫乐兮新相知嘛。

不打算写很多啦,在这里特别鸣谢一下刘老师,奥利奥,Jan,还有教授四位司机!!这一趟几乎全都是在车轮上,很多时候路况又很不好,大雾天尘土路夜行车全都开了个遍,辛苦啦!!

大部分照片出自刘老师,孤独的摄影师奥利奥(无比敬业,在Denali Park Tour的时候为了拍照居然差一点被司机落下),还有Jan之手   大神们拍照技术赞赞的!!那么美的极光都靠刘老师和奥利奥的好技术留下来啦!!

还有一路同睡(同房间啊别多想)的艺诺和Crystal,承蒙照顾不胜感激  就是以后小心一点别再掉下去了啊!!! 咚一声听着都好痛啊!!!

最后,非常开心能遇到大家  

很搞笑的是回来之后刘老师在群里说30号还有七级极光,瞬间几乎所有人都躁起来了开始查机票打算说走就走再去一趟阿拉斯加,还存有理智的奥利奥和Jan则默默看着我们欢脱查机票,并没有出手阻止...场面马上要失控的时候刘老师又发了图...fairbanks那两天都有雨.......于是.这一把火...就这样由他烧起来....又由他灭了下去....

本篇游记共含16008个文字,18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09-27 12:26

引用 lipeihao 发表于 2016-09-27 12:26:19 的回复: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回复lipeihao:你这句…跟我上一篇SF游记的有条评论一模一样  讲真,是同一个人吗

2016-09-27 15: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阿拉斯加回忆杀!完结撒花!

2016-09-28 02:0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2016-10-03 11:50

果断收藏!!

2016-10-08 22:4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