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19博卡拉,我是一只丧偶的鹤(二)(博卡拉孤儿院)

10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09-26 16:53 263/4

大厅里响起了人物对话声,女孩子们在专心的看着电视剧和MV。电视剧的台词我不懂,但是看着里面拙劣的表情,我大概明白这应该是本土版的意难忘。

不停的有孩子加入到痴情队伍中。新到的孩子们在坐下前都会和我打招呼,我明明是个女生却要叫我“Lee”,有的可能忘了我叫Lea,直接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没说话直接坐下一秒钟进入情感模式。

其实我有点想念那个总说我是猪的淘气小男孩,可是那个总让我把愤怒的小鸟图案的尺子猛烈摇晃以向我展示他拼图和走华容道本事的小男孩告诉我,有些孩子和大男孩们出去踢球了。我也只好走到院子里,看孩子嘻嘻哈哈地在玩什么。

他们的游戏很简单,把拖鞋摆成等距离的一列,从远处跑来时踩着中间的间隙跳。从短距离到长距离,从一两双拖鞋到好几双,他们变着花样能玩很久,还鼓励着我和他们一起玩。我虽然每次玩游戏都垫底,这次却没有很悲壮。和他们的腿比,我的还算长。每次走两步就通关了,他们也觉得没看头,就没再蹿腾我,反而让我观看他们的表演。我也只好像欣赏特技一样,“哎呦真棒!”

孩子们的精力就像无上限的信用卡一样,留下我一个破产的老阿姨在路边蹲坐着。那个唯一的男志愿者告诉我,现在我左边举着拖把的小男孩是撩妹狂魔。我看他一个人玩得很嗨就没多想,没想到鞋拔子脸的他上来就握住我的手,直戳我衣服上的小笑脸,问我那是什么。

那张笑脸正好在我左胸的位置,我用中文微笑着回应他,“这是我的胸。”他看着我如此慈爱,也没多想,就跑掉接着搞怪去了。慈爱的力量是博大的,如果这是在中国或者印度,我一个巴掌呼过去让丫求我摸他。
一个抬头,看着Sornum(音译)满脸堆笑还腼腆羞涩,我就知道金发碧眼的新志愿者来了。两个前凸后翘的西班牙姑娘和他交接了一会儿就在院子里和孩子们玩了起来。我对于外国志愿者的印象非常好,他们从不嫌弃食宿,从不怕脏。尤其像蓝衣女那样,有些外国志愿者会把义工工作当作是需要精力的任务,会仔细开心地完成。他们会教孩子什么是善良,要懂得礼让,为什么分享。如果刚刚被摸胸的是他们,我想他们会耐心地进行一番连性带德的教育,而不是像我这样温柔地躲避。

孩子们玩得很高兴,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煮饭Uncle(孩子们都这样叫他)的两个孩子。怪不得孩子们都说和Sornum(音译)相比更喜欢他——他更近人世。

这时,我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Dickey,她正用脚勾着绳子,给我编手链。她说是从YouTube的视频里学的,这让我接不下去——中国禁止了这个网站。
因为中国禁止的网站太多,很多旅馆老板、小哥、外国志愿者和孩子们找我要账号时我只能诚实地说没有,简单地做解释。因此现在连个手链也不会编一一好吧,这是我的借口。Dickey靠着娴熟的手法一直像快进一样编着,直到我提醒她身后有大蚂蚁,她才得以反应过来,抬抬头,转一转脖子。我开玩笑着问她,“帅Sornum(音译)还没结婚吧?”她也抬头直了直腰,笑眯眯地说没有。
被朋友介绍来的西班牙女孩儿们并不知道上个礼拜那个总说看见我骑车的西班牙妇女的存在,还有点抱怨的说看到哪里的志愿者都是中国人。那就没什么好聊了,我给了个微笑就进了屋。一声锣响,祈祷开始,我的访问结束。Sornum(音译)在我进屋时,刚好出来一一他每周五是回家的。

Dickey看我坐在办公室,就在办公室向我借剪刀做了收尾工作。她把彩绳做的手链系得牢牢的,我开玩笑说我要留作纪念把它在我家挂起来后,又帮我耐心解松。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她就愉快得蹦跳着加入到祈祷的队伍中。

我的离去很安静,孩子们看我走掉的背影也没有伤心。回去吃饭的路依旧是漆黑的,我要穿过没有路灯和斑马线的车水马龙,到我永远安静的彼岸。一个人的博卡拉,安静的像条冰冷而没有言语的蛇。

直到这条蛇派出了老大爷。这位老大爷真是因缺斯汀,我总是看着他的各种夸张和小伎俩微笑。这不,他说从这里到去奇特旺的公交车站需要200rs。他说也可以送我,但是也要给他出租车价。还说如果我不知道是那辆车可以指给我,但是他回来的出租车费需要我掏钱。
他一定像所有人一样把我想成了普通姑娘,娇生惯养唯唯诺诺,出门前要梳头照镜子见人要微笑少说话的那种。老娘我最擅长的就是拖着行到处跑了,我就看着你笑不说话。后来他的女儿出来,一边抓着饭吃一边喂自己辣椒。这一刻,简直是这家人给我上演的喜剧中最精彩的高潮。

住家女儿不想尴尬的看我吃,就问我需不需要再吃一碗。“我快走了,不想给你们留下一个大胃王的印象。好印象总是好的,对吧?”她再一次被我逗笑,记得上一次她笑成这样还是因为我总走错路。“没关系,你可以再吃一碗。我谁都不告诉。”
今晚,是我和博卡拉睡的最后一觉。站在楼顶平台看着外面的起起落落纷纷扬扬,刚想痛快地破口大骂,天空就开始拉稀,淅淅沥沥给了点小雨,我也只能扬长而去。这个城市,好像是上天在世界这盘棋里忘记的一颗棋子,等着懂它的人来拾起。已经回国的小伙伴们还在进行信息轰炸,我也尽快回复。但是他们还没长大,不知道时间是怎么冲淡一切的——没怎么,就那么,什么就都淡了。

他们还沉浸在刚分别的余温里,没意识到这碗感情杂汤终会渐凉,最后终结于下水道。我只是比他们早步入了清醒阶段,感情慢慢成了本我的余震。他们总说的那句回国见面,就是我昨天摘掉的韭菜叶,我感情上愿意投入,表情上却只有微笑。最可能的是,我们永远不见,生活在彼此的电子设备里。对于彼此的感情也像开关,开机就有,关机就没。瞬间产生,马上消失。永远想着,永远无言。
或许也真的会见,鬼知道,人什么都干的出来。但那一定是很久以后,久到见面因为尴尬不敢对视,或者兴奋得难以自制。可是,那时也是最好的我们。
事实是,我更相信我们就这么保持着暧昧久远的距离,彼此吃青菜时想着彼此的好,谁也不烧谁的独木桥。他们是我一路上愿意接受的变数,就像博卡拉一样。我活得虽然不算久,但是当下终于做到了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
这么久以来,我也习惯了自己的第三视角。见每一个人,做每一件事,我都像看映像一样——哦,是这样。那会让你减少痛苦,当然也会减少快乐。但我宁愿自己就是生活和世界摩擦的那点小余温,慢慢发生慢慢消散。
在我大博的最后一天,穿上了所有的衣服送走了一只马蜂,套紧了所有的袋子捏走了一只壁虎,并且没有计较住家大爷想赚钱的热情装傻点了头谢谢叔叔。今天没有在雨中奔跑让理发店带银色假头套本来想自拍的小哥转身抓拍,也没有啊呀大蜻蜓裸体在浴室摔啊摔起不来,更没有再次进行我的蚂蚁实验买面包以不同方式储存看哪种招得蚂蚁最多。
掉过纳加阔特山里的水沟留下了晚霞般的我就不褪淤青顺便撒娇撸裤腿你看我这么惨客房便宜点呗,逃过加德满都的天价门票和刚遇上的潮汕无业大叔对着检票员一秒入戏我就不会英语你说啥,吃过博卡拉的蚂蚁还是因为手痒才发现原来吃蛋白质全靠偶然,照过巴德岗民居的死胡同一个转身一个大叔以为下一场戏就是强奸。明天40度的奇特旺,抽风式停电导致的废柴电扇和比我胸还大的毒蜘蛛正在等着我,我没有理由再叹气。











想带你去看喷薄欲出的天地,万箭穿身的众生,讳莫如深的侧脸,意犹未尽的背影,呼之欲出的艺术,风淡云轻的眉眼。想把躯体里所有的真诚压榨成汁灌给你,世界上一切的清澈浓缩成丹喂给你,人心中每处善良都采摘成果送给你,双目中全部的热情烘烤成一口冒热气的真气运给你。但我永远太小,读得懂上天入地读不懂眼神睥睨,孤独,毕竟是一个人的朝圣,多一条狗都不行。

本篇游记共含2998个文字,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9-26 17:48

引用 汪love喵 发表于 2016-09-26 17:48:22 的回复: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回复汪love喵:我记得这句话也有人说过呢,不管怎样您的好评不枉我上课走神干别的事情。谢谢关注。

2016-09-26 19:26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10-03 20:51

引用 bailehuu 发表于 2016-10-03 20:51:08 的回复: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回复bailehuu:我看完一遍有想再回去的冲动,可是梦里的我们没有行李啊。谢谢关注。

2016-10-04 09:33
相关目的地:   尼泊尔   卡斯基
1764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博卡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