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漫步巴黎,Promade dan Paris

15
phk189 (北京) LV.11
2016-09-27 14:06 253/2
  • 出发时间/2016-07-25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带小孩

Day 1: 抵达

2016年春天就计划带孩子去巴黎,看看我曾经战斗过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巴黎,最快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Thayls,大力士火车,从阿姆斯特丹巴黎欧洲高速列车。订票网址:www.thalys.com,可以预定3个月内的车票,车票价格浮动很大,建议越早订越好。我提前2个月订的,头等座,比2等座还便宜。头等座包括安静舒适的环境,和餐点以及免费的WiFi服务。儿童的头等车票往返才19欧元,真是赚了。车次很多,我订的是下午2:00的火车。官网订票,信用卡付款,留下邮箱,等着收电子票,打出来随身带着就可以了。或者也可以下一个大力士的手机app,接收二维码即可。我不是常旅客,收E-mail打印更方便。
买了Thalys的车票意味着从阿姆斯特丹巴黎只是3小时18分钟的事。

我们从阿姆斯特丹出发,站台上堆满了人,我秉承在欧洲坐火车传统,只提前10来分钟到车站。等我们来到站台,还没站定,Thalys就进站了,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的站台提示有误,提示一等座在最前端,实际上是在中间,站台上候车的人乱成一团重新找自己的车厢。等我们溜达到一等座时一个胖胖的列车员大叔笑眯眯地说Goede middag, 我们就上车了。
车厢很干净,舒适,不过不比国内的大,可能更挤。
荷兰出发的列车广播是荷语和英语。刚出中央火车站,列车员就开始派发毛巾,5分钟后就是餐点,很丰富的咖啡、茶、冷饮和点心。对小孩照顾得特别好,又是聊又是加吃的喝的。吃喝完毕,那个胖胖的列车员大叔才现身,开始查票。吐个槽,大力士火车上的WiFi很烂。我先用的自己手机做热点,发现没有信号,转大力士WiFi,结果发现人家也不行。
晃悠过schipol机场到鹿特丹,又上来几个人,然后又是新一轮餐点。列车长应该是荷兰人,广播告诉大家这是在荷兰最后一站。然后列车飞快的到了安特卫普安特卫普上来一群荷枪实弹的比利时警察,估计是被去年8月的袭击事件搞怕了,每节列车连接处站着两个。
布鲁塞尔,最后一次上乘客,一等座塞满了。又是一轮餐点。我们从阿姆斯特丹上车的已经吃了三轮了。我家娃儿从阿姆斯特丹发车开始就在不停地吃吃喝喝,美女服务员还一个劲问她们还要不要尝尝别的点心。我想到巴黎可以不吃晚饭了。
大力士火车的一等座车厢更像荷兰——比利时——法国的差旅专列,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穿西服打领带的差旅乘客,很多旅客直接在火车上办公,其中也包括我家那位爸爸。不停地跟我抱怨wifi信号不好。

北边开来的火车么,自然停靠巴黎北站,离北站还有几分钟大家开始收拾物品,心急的就已经站在车厢连接处了。下火车是,我发现比利时警察也不知所踪。他们什么时候下车的?

大力士的一等车厢

Day1: 巴黎北站

巴黎北站,Gare du Nord是一个巨大的交通枢纽,有欧洲之星、RER、地铁,在巴黎北部靠近 Saint-Denis。而Saint-Denis聚集着很多北非移民,上回恐袭的恐怖分子就在Saint-Denis。巴黎北站是出了名的脏乱差。去北站的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对北站应该是很熟悉的,以前每次从荷兰巴黎都是在北站下车。以前做穷学生,会寄住在朋友家,她家在Saint-Denis,北站是乘车去她家的地方。(那时候Siant-Denis已经名声在外,但是还没现在乱)。
我带着家人直接下去找地铁。酒店订了拉德芳斯希尔顿,理论上坐4号线,转1号线坐到终点站出来就是了。但是这天在地铁车站相当的不顺。先是我在自动售票机上买地铁票,北站的破机器贼难用,连续几个机器的滚轮都是坏的,最后试到第4台机器的滚轮才能够用。付款时,master卡被拒了,visa也被拒了,最后换荷兰的ABN的卡才买上票,前后耽误了20分钟。后来我一直留着硬币就准备买车票用。接下来,我迷路了。直接下到了RER,郊区快线层。糊涂如我,居然找不到Metro4的入口,看见了metro5就是看不到4!我让爸爸带着两个小盆友在站台等我,我去找找4线,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大在抹眼泪,看见我就搂住我说,“I really really don't like Paris! Let's go back to Amsterdam, I miss Amsterdam already! Paris is so scary! It is full of strange people!" 汗啊!好在没什么人能听懂她说的话。我拉着她领着家人向Metro4走去,老大一直在念叨要回阿姆斯特丹的事情。妹妹在她后面笑,不过也很紧张。北站几乎到处是黑色、白色的长袍,两人都知道去年巴黎恐袭和7月尼斯的恐袭,知道都是阿拉伯人干的。我也开始想,我干嘛在这时候带着孩子一家人到巴黎来!
到地铁里,娃娃稍稍镇定一些了,至少这里比RER干净一些。但是姐姐还在哭,搂着我说I hate this city, it is so scary, I want to go back to Amsterdam! 一号线地铁里已经有人能听懂英语了,好几个乘客在旁边忍着不笑出来。一个美国人问我孩子怎么吓着了,我说我们刚在北站下火车,被北站地下的情景吓着了。他也说北站是很乱。
拉德芳斯跟我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以前下班的点大家都是从拉德芳斯乘车出去,去拉德芳斯的人很少,现在一直挤到一号线终点。下车之后,发现这里有RER B、D,有郊区小火车!How times flies by! How things changed!
拉德芳斯地下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大迷宫。好在有希尔顿的标,希尔顿坐落在一个shopping mall里面。在shopping mall 入口附近,姐姐看见了熟悉的HEMA(荷兰的廉价百货),镇静了一些,跟妹妹说巴黎也有HEMA。但是,我们在入口处,被一个袖子上标着security的人拦住了:Ouvre ton sac!我震惊了,什么?开包!什么状况!那人解释是Contrôle de sécurité,好吧。刚发生过恐袭,我理解。我把自己的包打开,解释给娃爸爸和娃听,要开包检查。那人又指着我们的行李箱。我说这太麻烦了把,两根打包带呢!他拿金属探测仪扫描了一下,问我从哪儿来,我说中国人,从荷兰来。他就放行了。我们收拾东西时他试图跟我家两个娃儿聊天(难道妈妈讲法语,娃儿一定讲法语?)我家娃很坚定地告诉他,听不懂法语。他试着解释他自己英语很差。最后还是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他们三做了翻译。我顺道问了问希尔顿怎么走,那人表示要先下电梯,直行,上两层电梯,在对面就是。
希尔顿的前台非要我出示订酒店的e-mail,我也是服了!他手上明明拿着我订酒店的预定单!我在iPad里一通找。他说可以先去房间,找到了给他发个e-mail就可以。什么?这e-mail不是酒店发给我的确认吗?我再发回酒店?什么道理!从没遇到这事。好在我很快就找到了确认的邮件。娃儿爸爸表示住过N个希尔顿,这事头一次发生。不过,因为爸爸是希尔顿的VIP会员,我们升房了。
看见大而舒适的房间,姐姐暂时不哭了。我督促姐妹俩洗手洗脸换衣服好出去吃饭。我问她们在火车上吃了那么多,还吃晚饭吗?回答很统一,吃!姐姐说:I'm starving! 爸爸开始拿手机软件找了找附近吃的,评价好的。我们决定去对面的一家自助Pizza。
我有点儿后悔定了拉德芳斯。因为我订了车票之后一直没动手订酒店,本打算订我在巴黎出差经常住的bleu marine,在蒙巴纳斯附近。没想到那家已经改换门庭,价格飙升。其他合适的酒店都是这里有3天能住,那里有4天能住,巴黎酒店紧张啊!所以无奈,只好订拉德芳斯了。
收拾好行李,挂好衣服,收拾好娃,我们准备去那家评价不错的Pizza。在对面一个叫4 temps的shopping mall附近。拉德芳斯凯旋门右侧,高高的台阶上(如果你面朝旧凯旋门)
这个Pizza店的样式我倒是头次遇到。进门拿卡,在窗口点餐,有点像国内大食代,但是不用先充钱,吃完出门结账。我让爸爸带孩子找个位置坐下,我去点餐。Pizza窗口人很多,研究了半天菜单,决定点两个Pizza。居然是现点,现做的。搞定了Pizza,我去点沙拉。也是现点先做。有点儿害怕掉进法国沙拉的坑,特意跟柜台的女士确认我点的里面没有羊奶酪。我能吃荷兰的奶酪,但是真的吃不了羊奶酪。没想到娃爸跑过来说要点个有羊奶酪的沙拉尝尝。我只好跟那位女士说加一份羊奶酪,单独放盘子里,别跟沙拉拌在一起。那位女士很迷惑地看了我一眼。
这家餐馆的桌子上有很多盆栽,不是薄荷就是罗勒,妹妹问我能不能摘几片薄荷叶子泡水喝。我正在犹豫,看见邻座一家撕了几根薄荷扔水杯里了,又摘了几片罗勒洒在pizza上,敢情还真是养着给大家调味的啊!
Pizza味道不错,姐妹俩吃开心了。结完账,去看那个所谓的新凯旋门,拉德芳斯的门在修,乱糟糟的,台阶上的砖都撬了起来,大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留了一条小路可以上去,从那上面姐妹们看见了巴黎,落日余晖下的巴黎非常美丽。终于不说回阿姆斯特丹的事情了。妹妹指着下面广场,那里有个fair!对,是个市场。我们决定去看看那个露天市场。又是开包检查,好在只有我一个人有个小随身包。集市里各种吃喝,姐妹两开始后悔刚刚吃了晚餐,说明天要在这里吃晚饭。在市场里漫无目的的逛了好几圈,女孩们决定吃点儿薯条,爸爸说那他喝点啤酒,我说那我来杯咖啡。于是,我们开始了晚上的第二轮。
巴黎7月底的天气应该是一年中最好的了(我第一年在巴黎工作遇到高温,37-40度,其他时候都还行,至少早晚凉爽),今年只有25度上下。广场上都是散步的人群,还有一些黑人拿着录音机在跳街舞,硬是把巴黎的傍晚造出了纽约的影子。

拉德芳斯大门拍的,远远的是凯旋门

Day2: 巴黎漫步

先来一幅巴黎手绘地图,基本上著名景点都包括了。

真的,我们在巴黎溜达了一整天。
希尔顿的早餐还是不错的,又给小朋友单独派发了糖果、巧克力。这几乎是欧洲还过得去的酒店都有的服务。妹妹这个有选择恐惧症的姑娘面对一大盘端在面前的各种糖果、巧克力、零食想了又想。服务生乐了,说: take your time, choose wisely. 姐姐飞快地选了自己的。妹妹看着姐姐说,你帮我选吧。姐姐高兴地行使权力,拿了一根巧克力。
吃完早饭才8点,姐妹两想早点儿去巴黎看看。我们就出发了。巴黎的地铁1号线几乎就是游览专线,沿途都是著名景点。周二,卢浮宫闭馆,我们买了4天的博物馆通卡,明天朋友会带我们去莫奈花园,所以我们决定这天不进能用博物馆通票的博物馆。
第一站:卢浮宫
一号线地铁到Palais Royal Musee du Louvre下,要是去卢浮宫,不用上地面,在地下有通道可以进去,并且人不多。但是周二卢浮宫闭馆,我们只是去看看卢浮宫,便上到地面上。
地铁站的标是我喜欢的样式,穿过卢浮宫的拱廊,可以看见马利中庭,今天闭馆,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流,马力中庭很安静。
大玻璃金字塔前没有几个人,衬托着蓝天白云,拍照很漂亮。姐妹两在水池边各种搞怪完全忽视面前有一座宫殿。直到她们看见了卡鲁塞尔凯旋门。过马路,到卡鲁赛尔凯旋门,又在杜伊勒利花园里逛了逛,我们决定去塞纳河边上的奥赛博物馆去看看,再溜达到巴黎圣母院,然后去左岸,去先贤祠。

卢浮宫地铁站Palais Royal Musee du Louvre地面

没有人的马力中庭

闭馆的时候卢浮宫门口好安静

真的是漫步,因为我在巴黎游览的方式基本上是走,顶多加上地铁。好消息是巴黎两圈之内,确实可以到处走走。巴黎的精华基本上就在这两圈以内的地方。
从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走到塞纳河畔是件非常舒心的事情,平缓的河流在蓝天白云下静静地流淌着,右岸是卢浮宫,左岸是奥赛博物馆。
因为不想浪费博物馆通卡,于是没有进奥赛博物馆,而是向左岸,像巴黎圣母院走去。路经法兰西研究院。

île  de la Cite西岱岛,巴黎圣母院所在的岛。
像是塞纳河上的一艘船。到西岱岛之前,先在新桥看看。叫新桥,实际上是塞纳河上最老的桥。桥两边有可以坐的地方,可以休息一下,看看不远处的艺术家桥,和桥上的几万把锁。

巴黎古监狱

然后,就看见巴黎圣母院了,它那么有特色的建筑,你一定不会迷路的。
巴黎圣母院的游客比以前也多了很多,我家姑娘们还没到能欣赏巴黎圣母院的建筑和历史的年纪,她们最爱的还是在广场上喂鸽子。

离开巴黎圣母院,往拉丁区走,娃儿们说饿了,正好来到花神咖啡馆的外面。不过,我没打算带三个对花神咖啡馆一无所知的人进去,加上同样的食物花神比其他地方要贵,味道未必就好,带着孩子估计来此的小资也会觉得扫兴。我就找了花神斜对面的餐厅,在露台座上坐下。服务生是一个快60岁的老人,估计这家餐厅是家族生意。11:30,顾客还不是很多。除了我们附近坐了一家美国人。老先生会一点儿英语,开始试图英语跟我沟通,发现我会法语之后,感觉长舒了口气。
姐妹一个要吃勃艮第牛肉,一个要吃牛排,配乡村面包,我跟爸爸一人点了一份沙拉。隔壁美国人一家点的都是汉堡,估计他们对法国食物拿不准,只敢点汉堡。我跟爸爸都是做好准备吃掉姐妹两吃不完的食物。
点完菜,跟爸爸说对面是花神咖啡,爸爸问,为啥我们不去那里。我说在这里看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去挨宰?再说了,萨特和西蒙娜去的地方又不代表一定好吃,他两都是烟鬼。
姐妹两估计是走了一上午,肚子空空,居然把自己点的菜扫荡得一干二净。我跟爸爸都看糊涂了,这姐俩饭量已经比我大了。
借洗手间的功夫,在餐厅里面看了看,里面还有很宽敞的地方,还有几桌。居然只有两个服务生,另一个看起来是这位老先生的女儿。
吃完饭,我们溜达去先贤祠。我又光荣地迷路了。在试图找到位置未果之后,求助于Google map. 拿着手机,在左岸溜达,向左岸的高地进发。

先贤祠,法国伟大灵魂的栖息地。博物馆通卡是包括的,我们没有进去。10年前我还是学生时进去过一次。带着小盆友,还是不去打扰休息的伟人啦。里面可能玛丽居里夫妇两的陵寝是瞻仰的人最多的,上回去时是这样,有明显标志指着去玛丽居里陵寝的方向。另外就是雨果、伏尔泰等人。

我咋觉得这铁栏杆也是新的,我记得以前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坐在台阶上看外面,感觉在先贤祠的脚下,我们是如何的渺小

巴黎大学法学院,建筑上的字:自由、平等、博爱.
这一带就是巴黎一大——索邦大学——先贤祠

索邦大学曾经被称为学问的养母,现在虽然比不上往日,但是依然是世界著名大学之一。上面是索邦的历史,建于1254年。
看完索邦大学,爸爸一时兴起要坐塞纳河水上bus,我们回到巴黎圣母院边上,从那儿的码头上水上巴士。准备去埃菲尔铁塔。

亚历山大三世桥,那个金光闪闪的是残老院,也叫荣军院,Invalid。拿破仑的墓在那里,所以,我来来往往巴黎这么多次,从来没去过invalid。
爸爸在船上没坐多久,到了香街这一站,突然提议去香街看看,于是,我们都下了船。
我又想起,都到香街了,凯旋门就在前面,去凯旋门好了。结果在香街又开始各种逛街,进各种店。再去我老东家的办公室看看,就耽误了很长时间。在LANCEL的专门店,老二不干了,坐沙发上哭,说说好了去铁塔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皇宫

我老东家在香街的店铺,今非昔比了。以前电话亭上到处是俺们LOGO, 我刚到那里工作的那会儿LOGO还不是这样,是&形状的。06年吧,整合成这货了。
在老二气呼呼的哭声中,我们还是走到了凯旋门。

凯旋门看德方斯的门

姐妹俩简直是考我法语,指着地上的一块块铜制铭牌问我都是干什么的。我只好一个一个给她们读:纪念二战死难者,纪念一战,等等。
爸爸好像从没到过巴黎一样,到处拍照。(其实我带他来过,在巴黎住过一周)
等爸爸拍照拍够了,我答应妹妹立即出发去铁塔。当然,路上我们先找了个餐馆有吃了一餐下午茶。包括:各种甜点和蔬菜塔,以及咖啡、牛奶、红茶。
终于,走到了铁塔。
看见铁塔,老二不生气了,跟我说她看的Lonely Planet上说在铁塔下面乘坐旋转木马是传统,因此,她和姐姐能不能遵守这样的传统。我说这里有两个旋转木马,哪个是传统里提到的?妹妹肯定的说是现在看见的,于是我们花了5欧元,姐妹两开心地上了木马。
当我们走到铁塔下,看见那个木马时,姐姐说这个才是传统的木马。好吧,不管哪个,想去就去吧。
这两个木马都又大又漂亮,是两层的哦。鉴于小人儿的照片就不外泄了。找张网上的给大家看

不得不说,巴黎改变了很多。埃菲尔铁塔周围的改变我很惊讶。首先是夏乐宫外面金色的雕塑,以前我在巴黎时是金光闪闪,现在是破败不堪。

这是我第一次到巴黎拍的。现在的情景无比凄惨。有些地方斑驳到露出里面的石膏了

夏乐宫附近是Tram的工地。最大的变化是,铁塔被法国人用铁丝网围起来了,装了N个安检门,逐一安检进入。这样差不多要耽误20分钟时间。
我看看排队乘电梯的队伍,差不多2小时都未必上的去,就问娃儿们愿不愿意爬上去。娃儿自然喜欢。于是我就带她们去了步行上去的入口。那儿只有20来个人在排队,很快就安检上塔了。娃儿们健步如飞,我只好让爸爸看着,爸爸淡定地说,这里她们能跑到哪儿去啊!好吧,这么淡定的爹。我们约好在第二层平台见。等我上到第二层,娃儿们不知所踪。爸爸继续淡定地说,肯定在纪念品商店。果然,两人看见我跑过来,问能不能买个纪念品,她们已经挑好了。
老大挑了一个写着:“法国制造”的铁塔雪球,妹妹要买等值的铅笔,就是,4支。我同意了。估计是吸引购买,几个大雪球还有别的一些商品上标着大大的,欧盟制造,或者法国制造。我开玩笑,说其他一定是made in china。果然,拿起来全部都是fabric en chine.
第二层有一段是透明的地板,可以看到楼下的花园、排队的人群,不过不像伦敦塔桥,感觉一点儿也不吓人。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注意到就走了。
接着又上到第三层,继续是cafe和纪念品商店。最上一层只能乘电梯,我们放弃了。
我们在铁塔上吃吃喝喝(铁塔上有个餐厅,请提前N个月预定)、玩玩乐乐。一直到10点灯光亮起才走下去。
爸爸继续发扬似乎从来没到过巴黎,没上过铁塔的做风,到处拍照。嘴里说,走吧走吧。等我们都走了,一扭头,爸爸一个人还在拍照。
沿着塔下楼梯的功夫,姐妹俩交了两个朋友,两个荷兰小盆友,我听他们又开始了荷兰好还是法国好的话题。四个人的结论是荷兰好,巴黎太吓人了。我跟那对荷兰夫妻都乐了。那对夫妻也开始说巴黎的安检和路上拿AK47巡逻的士兵这场景太震撼了。
下到地面,妹妹说她又冷又累,就想回家睡觉。看着她好像站不住了,我们赶紧打车回宾馆。

战神广场

阳西下时的铁塔,其实已经8点多快9点了

Day3: 莫奈花园

今天朋友Y说要带我们去莫奈花园。她家2个孩子,小朋友们去年见过,今年正好再一起玩玩了。这省去了我们很多麻烦。如果乘公共交通去莫奈花园,需要在巴黎圣拉扎尔车站乘火车到纪梵尼,然后打车或者乘半小时才一班的公交到莫奈故居。听说折趟火车已经挤到要站着了。
从拉德芳斯开车过去58公里,纪梵尼是一个安静的小镇子,除了莫奈故居前,其他地方都安安静静的。停了车,发现故居门前排着长队,基本都是欧美人,有几个韩国人。有个小冰淇淋摊子。我们给小朋友买冰淇淋时过来一对中国小情侣,问我们香草和巧克力怎么用法语说。那就是这一天遇到的中国人了。

入口排队,买票。买票、检票、进入一体化的,法国人办事贼慢,本来用不着排这么久的。

莫奈故居有两个花园,一个西式,一个是日本花园。据我家老二说,日本花园和那个著名的日本桥在二战期间被德国人炸毁,现在的花园和桥都是重新修建的。哪天让老二再给我上一下关于莫奈的课以及关于印象派的课。
姐妹两学美术,临摹了很多印象派的油画。这就是为啥我们一定要来莫奈花园

莫奈故居和花园的地图

莫奈的故居里人实在太多了,空气不流通,木质楼梯上都挤满了人。比起欣赏他的故居和画,我更担心小小的楼梯会塌掉。于是我们都带着孩子很快就出来了。在花园里玩。他的花园真的很美。色彩浓郁,花香四溢。日本花园和日本桥跟莫奈画里的一样。夏季,两个花园都绽放着各种花,薰衣草、玫瑰、马鞭草、睡莲,等等。4个孩子在花园里发疯地玩。

Day4: 卢浮宫一日

关于卢浮宫的游览线路,一定要记下这个:http://www.louvre.fr/zh/routes/%E5%8D%A2%E6%B5%AE%E5%AE%AB%E9%A6%86%E8%97%8F%E6%9D%B0%E4%BD%9C?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这可是卢浮宫官方提供的,有很多条线路。有这个路线图在手,跟着走就好了。所以,我进门之后自信到连卢浮宫的地图都没有拿。

我已经是第五次进卢浮宫,之前两次都是从开馆到闭馆。后来就是想看什么看什么。这次本来以为会3小时了事,结果没想到从十点待到了闭馆。小朋友们在馆里写生,画雕塑和自己喜欢的小物件。看完了经典线路又要求看别的。倒是卢浮宫的两翼都看到了。
跟我预料的一样,两人以看希腊罗马的雕塑为主。文艺复兴及之后的油画也是重点,顺道看了看荷兰画派。本来埃及馆是要绕着走了,结果我带他们去找拿破仑三世的公寓时迷路了,经过了埃及馆,看见了木乃伊和棺木,小妹妹吓得快哭了。
法国绘画馆,看见一对韩国小情侣,先是两人在拿破仑加冕那幅巨画前拍照,well, 还算正常。下一秒,两人在美杜莎之筏前面拍照。我就不解了。是不了解美杜莎之筏的背景么?还是两人准备出了卢浮宫自相残杀去?
同是达芬奇的画,岩间圣母和其他几幅面前就聊聊无几的人,蒙娜丽莎前人山人海。
中午,我们在叙利馆的餐厅,看艺术也是需要能量的,小朋友们各自干掉一个12寸三明治。餐厅的露天座上看风景特别好。

大玻璃金字塔里看外面

维纳斯

中午吃饭时拍的风景

狩猎女神

马力中庭,那天就拍过。我们来时快闭馆了,也没几个人

卢浮宫外

德拉克罗瓦名画:自由引导人民

岩间圣母

不说啥了

闭馆之后,在纪念品商店,老二差点儿走丢了。她还蛮镇定,说爸爸妈妈肯定会找她的,她原地不动就好了。说反正她会讲英语,也能跟工作人员沟通。淡定小妹妹。

7:00回到宾馆,两人惦记着露天摊,要求去露天摊吃西班牙海鲜炒饭。我们顺道在住的拉德芳斯逛了逛。

Day5:奥赛博物馆以及塞纳河畔一日

梵高众多星空中,我最喜欢的一幅。站在它对面你能看见水是懂的,水里的星光是闪烁的

莫奈众多的睡莲之一

学美术的娃儿临摹过很多印象派的画作,于是一大早我们就地铁一号线去奥赛博物馆了。奥赛也是当年巴黎博览会留下的,原本是为了博览会建的一个车站,奥赛车站。
奥赛馆游览最好方式就是直接从最高一层(第五层)看下来,4-5层经常有些特展,值得看看,如果无特展,可以只看1-3层的印象派和罗丹等人雕塑。
奥赛馆一直不停的循环播放:要看好自己随身物品,发现无主人的行李会导致博物馆被疏散,警察来处置。还是法语、英语、德语、日语、中文、韩语轮流的循环播,真是有点儿吵人。而其实,进馆的时候大件行李(包括双肩背包就是要存起来的)。搞得气氛比卢浮宫紧张好多倍。

当年巴黎博览会。步行楼梯下来有很多详细介绍,包括铁塔建设中各个阶段的介绍。

德加的芭蕾舞者

我最喜欢的view

离开奥赛博物馆已经是下午4点了,爸爸提议去蒙马特高地,被娃儿们拒绝了。爸爸又提议沿着塞纳河散步。娃儿们雀跃的同意了。

可以这样沿着塞纳河走好几公里

塞纳河边

戴望舒有篇散文,巴黎的书摊,写的就是塞纳河边的这些绿色的木质箱子,打开就是书摊。这些书摊出现在很多电视电影里,比如午夜巴黎,主人公在这里买到了他穿越时空遇到的女孩的日记,跑到罗丹博物馆,请导游姐姐(卡米拉@布吕尼替他翻译)。
可惜,现在书摊今非昔比了,古董书少了,多了很多游客喜欢的纪念品。

沿河散步的结果就是到了新桥时,爸爸突然想起上回只坐了几站,要求坐游轮,这次不要求坐BUS,改游船了!于是我们就在新桥码头上了游船,开始突然想起来的游船游览塞纳河。

带头巾的是导游,巴黎大学的学生,勤工俭学。用法语和英语解说。左下角那位红衣男士长得极像我的导师,我看了他好几眼,确认不是遇到了Dick Peles

方尖碑闪闪发光的顶部

塞纳河畔每年夏天都有Paris Plage,塞納河人造沙滩。不怕晒的可以去玩玩。塞納河边晒得红红的人比比皆是。

Day6: 凡尔赛宫殿和花园

La Defense (Grande Arche) SNCF 车站,到Versailles-Chantiers 直达火车,18分钟就到,下了车,出了车站就是凡尔赛宫。步行也就是3分钟的事。
凡尔赛的宫殿是包含在巴黎博物馆通卡里的,但是不能免排队。上午排队的人很多,所以,我们直接拐进了花园。花园通常是免费的,但是夏季有音乐喷泉展,是收费的。但是那个巨大的十字形状的湖是不收费的,如果你只是想在哪儿野餐,晒太阳可以绕过去,玛丽安托瓦奈特的Petit Trianon在那一带。那个后来被砍了头的玛丽皇后曾在Petit Trianon扮农家女玩家家酒。当然了,Petit Trianon很漂亮,值得看看。

上午排队进凡尔赛宫是这样的

下午4点多离开花园时发现宫殿门口空荡荡的,我问工作人员可以进吗?他说有票就可以进,现在不卖票了。我们拿博物馆通票进去了。

除了镜厅,几乎哪儿都没几个人。到6点前几分钟,突然之间工作人员开始关窗户,然后就开始清场。我打算带娃儿去趟洗手间,结果门口有工作人员说,closed!效率啊!
出去发现连纪念品商店和书店都关了。娃儿表示伤心,她们想买关于太阳国王的书。
我们就出发去火车站。大多数游客都是去坐RER的,去SNCF的人很少。我们途径凡尔赛的市政厅。

凡尔赛市政厅,也有自由、平等、博爱几个字

Day7:毕加索博物馆和蒙马特高地

最后再利用一下博物馆通卡:毕加索博物馆。我们买的四天的卡,这是有效期的最后一天了。
这个馆涵盖了毕加索各个时期的代表作,有雕塑,有手稿,绘画,还有一些同时期相关艺术家的作品以及部落文化的小物件。不过它只是世界上4个毕加索博物馆之一。
毕加索博物馆的观众不多,解说器语言选择很少,只有英语、法语、西班牙语。看一圈花不了太多时间。期间看见很多年纪很大的人来参观,颤颤巍巍的。

去毕加索博物馆时路边的小花园

路边花园的雕塑,据说1280S 已经有了

从毕加索博物馆出来还早,爸爸又提起蒙马特高地,这回孩子们同意了。于是我们乘地铁去蒙马特。出了地铁没走几步路,孩子们说饿了,于是,我们找了一家法餐坐了下来,这次是室内,没坐露天坐。爸爸点了勃艮第牛肉,姐姐和我三文鱼,妹妹要吃牛排。开胃菜姐妹两都是蜗牛,我是汤,爸爸要了三文鱼塔。
这回的女服务生会讲英语,她跟我家孩子聊天,问为什么妈妈不教她们学法语。我家娃说法语太复杂了。
刚点完菜就发现外面突降大雨,路上的人都尖叫着找躲雨的地方。爸爸高兴地说,这次吃饭的决定做得真好。
我家娃吃高兴了跟服务生说菜特别好吃,她开心地把主厨叫了出来。主厨是个有点害羞的法国人,不会讲英语,一说话就脸红。

该回阿姆斯特丹了

回程,巴黎北站上车要提前至少半小时到,因为,要!安!检!

巴黎国际列车建了安检门,上车前就要查票,跟阿姆斯特丹完全不同。
这趟列车,我不禁佩服那个广播的列车员,他明显是一个法国人,用法语和带口音的荷兰语、英语广播。送早餐的服务生也是三种语言都会,还跟我旁边的一个德国人讲了几句德语。看来这Thalys上的活也不是谁都能干。
又是三轮餐点轰炸。我家娃从容吞下整套早餐、若干牛角面包和两杯牛奶,在列车员问她还需要什么点心时又挑了一块cheese,一块蛋糕和一个牛角。我说娃儿啊,我们在希尔顿退房前是吃了早餐的啊!

本篇游记共含10966个文字,14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09-28 10:25

从办公椅上发来贺电,羡慕在路上的人啊

2016-10-03 10: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