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Wandi】夏季京都深度游の私房推荐(柊家旅馆,角屋,艺伎咖啡馆)

13
Wandi (美国) LV.5
2016-09-28 07:10 507/4
  • 出发时间/2015-12-1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0000RMB

写在前面

大家好,我叫Wandi~~

自我介绍一下:专业比较文学出身,文学博士休假中,斯坦福毕业后曾求学于西雅图。因为怀念加州的阳光、一号公路、自带文艺滤镜的旧金山、满树金灿灿的大橙子和淳朴的码农而定居这里。

热爱文学,热爱旅行,有一个和大家分享生活的公众号AlwaysWithMe~

在马蜂窝潜水多年,受益良多,今天鼓起勇气第一次发帖,感谢大家观看~~

因为在美国读东亚文学系的缘故,学过日语,也接触过很多日本教授和同学,对于在旅行中让我们印象至深的柊家旅馆、角屋和艺伎咖啡馆,我写了三篇小文字,记录了旅行中一点美好的回忆,希望能给大家的日本行一些小小启发。

柊家旅馆:桂花深处的亚洲最奢华旅馆

1818年创业。6代传承。仅28间。京都御三家。人生必去的50个地方之一。

就是这样闲闲地列下几个数字,无须刺目的光泽与夺人的色彩,就宛如那座幽静的和式小楼,散发着珍珠一般低调的光辉。

京都,一个细雨的午后,我坐在窗畔,看着雨丝丝落下。时间仿佛静止。就是在这里,我清楚地意识到,宁静这种感觉,只属于古老的日本。”

这是日本文学巨匠川端康成在柊家旅馆写下的文字。万分幸运的是,在我们所短暂留驻的两日里,那种大师笔下恬静的氛围,确实曾光顾我们,于是那份旅人的心,也就渐渐地起了安适的喜悦。

“柊”字,在汉语中的解释,为一种木樨属的植物,应当就是桂花吧。因此柊家旅馆的标志,就是一片典雅的桂叶。

日本,经年的老铺都有自己独特的像徽,随处可见。在柊家一进门处的那扇小门,朴素的白色棉布帘子上就有柊叶的图案。那扇小门里面就是放鞋子的地方,不过客人是没有机会进去的。每次要出入的时候,客人在玄关换拖鞋,旅馆的服务人员会殷勤地把客人的鞋子拿进储藏室,绝对不会出错。阴冷的冬天,拿出来的鞋子却被烘得暖暖的,日式酒店的周到细致可见一斑。

像柊家这样的旅馆被称作“Ryokan”,和我们所熟悉的“Hotel”有着本质的区别。和有着统一服务标准,追求规范和趋于模式化的Hotel服务比起来,Ryokan所给予的,是个性化和细腻的入住体验。每一家Ryokan悠久的历史使其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与风格,也包括一批忠实的拥趸者。喜爱柊家旅馆的人,包括前文中提到的川端康成,和另一位日本文学巨匠三岛由纪夫,后者在这里创作了他著名的《金阁寺》。日本唯美派文学家谷崎润一郎,世界默剧大师卓别林,著名法国影星阿兰·德龙以及“披头士”灵魂人物约翰·列侬等等都是柊家的粉丝。

柊家全木质结构的老馆已经被评为物质文化遗产,我们所入住的是一街之隔的别馆,与本馆一样,这里的布置、服务和料理都秉承了百年老铺一丝不苟的传统。

我们的房间是纯和式的,很宽敞,有人说日式酒店的保温不好,这一点倒是没有感受。

早在入住之前,电热毯就温好了,空调也早吹着暖风了,我们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小型暖风机,但根本不需要打开,室内就已温暖如春。淡淡的熏香味和榻榻米柔软的草香,最是让人轻松怡然。

房间正对着私人花园,可以坐在椅子上欣赏美景,也可以拉开门出去散步。庭景房是要专门预订的,一般提前三个月就已经一屋难求,为了保护一楼客人的宁静和隐私,二楼的房客是不可以到庭院中来散步的。在我看来,这样一个流水淙淙,鸟鸣啁啾的雅致庭院是如此生动,若是不能晨昏相亲,乐趣便要减了许多了。

到这里,欢迎我们的总是一个九十度的深躬,亲切的微笑,整洁的房间与美味的热茶。仲居(日式酒店的客房专属女管家)会把一切都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每一次“回家”,都有不同的饮品和点心,有甜而浓稠姜茶、口感细腻的抹茶和香喷喷的煎茶,还配上特制的小点心。

比如“胧月”就是一家京都的和果子老铺专门为柊家制作的茶点。顺便提一下,比较高档的日式酒店一切都讲究专属,比如我们所使用的洗浴用品——洗发露、护发素、浴液、洁面乳等等,都是资生堂为柊家量身打造,香气清新,质感温润,只有柊家的客人专享,在外面是不能买到的。

对于大多数中国的旅游者,旅馆只是奔波一天之后的栖身之处罢了,实在没有关乎风花雪月的必要,而本地人花不菲的价格入住这样的酒店多半是为了能够充分放松和交流感情。

日式酒店都是提供“一泊两食”的,即夜宿附带早午餐,一般入住以后的日程是这样的,泡汤,换浴袍,夕食(即晚餐),再泡汤,就寝,晨起再泡汤,朝食(早餐),这样足不出户,就可消磨掉一整天。

因此,虽然京都的五光十色具有深深的诱惑,召唤我们赶紧跑到街上玩耍,但我们仍然感到,心的安闲才是真正的休息,恰是冬季昼短夜长,因此白天虽然过得充实,但也一定要泡汤,仔细用了朝食才离开。

晚上七点前,夜幕深沉,一定按时回来享受一顿长而丰富的怀石料理,然后再泡汤才罢。柊家的饭食,实在有那么点举世无双的意思,请允许我放在后面单讲,这里先说说泡汤。

公共浴室自是别有它的风情趣味,柊家旅馆提供的却是更加舒适的私人入浴体验。

浴室是全木质的,温馨亲人,各个客房分时段使用,接近预约时间,前台会打电话到客房,说可以入浴了。于是,客人穿着宽大的浴袍,趿着拖鞋,穿过窄窄的雅致走廊,到达尽头,那里早有一位深蓝棉袍的老年男性侍者,鞠躬将你引入浴室。那里早已打扫的清洁齐整,各色毛巾分类整齐的摞好,洗漱用品码放整齐,客人都可随意取用。澡盆散发着桧木香,坐浴淋浴的水温都已事先调试好。

日式温泉入浴前要洗好淋浴,头发盘起来,泡汤的时候毛巾首饰等等都不能带进去,务必保持水质清透,泡好以后再冲个凉,全身随和惬意,就可以悠然而归了。回到房间,一定有铺好的床铺在等待着。

入住的时候,旅馆人员会询问好晨起、用餐、泡汤和就寝的时间,方便服务。一般来说,早起洗漱和晚上泡汤的时候,是仲居进来收拾床铺的时间。因为训练有素,虽然有好几床厚实的垫子、还有被褥、粟玉的枕头、床头灯等等杂物,但五分钟之内,只需要一个人,一切都能井然有序,甚至连声音都极少出。

晚上离开前,仲居会在小几上摆好一壶热水、一壶冰水,各色茶具,以备客人夜里口渴,然后在床头点上一盏日式纸灯,放下一支手电筒,然后微笑鞠躬离去。

不得不说,日式酒店的服务者的动作轻柔、迅捷,说话也是轻声细语,有时候我会细细的观察她们工作的样子。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而且绝不拖泥带水,多人配合也很默契,几乎不需要说话,在客人的房间里,如果需要交谈,音调近乎耳语。她们的进进出出给人一种细浪漫过沙洲的感觉,真应了那句“润物细无声”啊。

出色的料理也是我们选择这里的一个重要理由。在京都最顶级的“御三家”日式旅馆中,只有柊家的料理获得了米其林一星的荣誉。我们有幸在这里享用了四顿顶级饭食,美食美器传达出来的,是一份精微的体验。早餐必有烤鱼,虽然只是窄窄一块,但居然能飘溢得满室浓香,让人垂涎三尺。

这里朝食夕食都是客房服务,十几道精致菜肴,会掐着恰到好处的时间依次呈上,足以消磨一个多小时,食器也都出自名家之手,很是别致。例如在享受刺身过后,发现天青色的碟子底部,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小鱼,雕工精美,仿佛即将跃然而出。又或是盛着鲜美河豚的盘子,是大腹便便、惟妙惟肖的河豚形。除了河豚,我还喜爱这里烤鱼肝、汤豆腐、各类京渍物和黑豆冰淇淋。与其说京怀石是一程味觉之旅,更不如说是场感官盛宴。

我们在古都的深处做了两天长长的大梦,以至于离开的时候,竟有一丝挥别桃花源的怅然。

据说柊家旅馆的名字,取自一座种满了柊树的神社。这里的安详的气氛,让人的心胸朗阔的神韵,的确让我想到凝固着岁月潺潺的神居处。

走过这条每日清水洒扫的小径,湿漉漉的气息依旧,柊叶也仍是繁茂,忽然发现,自己心中,已然惦念起了下一次的到来。哦,或许说,“归来”更确切些。

柊家和同为御三家的俵屋,曾经一起上榜亚洲最奢华的旅馆。如果奢华的含义是如此澄澹,没有金碧辉煌、前呼后拥,有的只是壁上古人的墨迹和凹间寂静的插花,只是一个优雅的背影亦或一声低低的呼唤,只是绿意映过窗棂的一个清浅的光影,如此,我倒可以被是称作一个爱好奢华的人了。

角屋文化美术馆:天皇与艺伎的温柔之乡

能够有缘得见这颗隐藏在古老京都的明珠,还要感谢我的一位老师。

这位教授是我斯坦福同系师兄,据说当年在学校里就因为学问做得扎实而十分出名,他专攻日本古代文学,如今已是蜚声国际大学者,考虑到他变身如此成功,估计他的帅也会很快闻名国际学术圈的。据说从前一直是典型中年大叔的形象。直到去年九月份开学,不仅身材变得很好,蓄的胡子也刮得干干净净,看起来整整年轻了二十岁,身上的旧夹克也变成了一套一套剪裁得体的西服,从那以后,所到之处无不引来无数小女生的窃窃私语。

非常幸运,在我们去年年底计划日本旅行的时候,这位老师也准备去日本参加学术活动,略一交谈,发现我们停留在京都的时间居然重合。他提议带我们去转一转那些名不见经传、但却真正值得一去的景点。因为对方是研究日本古代文化的专家,曾经在京都住过很多年,娶得又是日本太太,我们自然非常欢喜地答应了。

老师带我们去参观的这个地方,不仅在我几年来为日本旅游做功课时闻所未闻,甚至在日本人中也是名不见经传。然而,我相信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无法忘记它绝伦的精妙之美。毫不夸张地说,历史感在那里的房椽、屋檐、台阶和苍翠的树叶上流动着,犹如荷瓣上饱满的露珠,带着鲜活、丰沛、饱含渗透力的芬芳。
 
这就是京都的角屋,我叫它——天皇与艺伎的温柔之乡。

在过去的日本,规格最高的宴会就是艺伎宴会,在艺伎所工作的华丽“扬屋”,客人们像置身于丝绸的海洋之中。他们不仅可以享受精致的美食,还能观赏古老的歌舞和茶道。虽然艺伎们主要以精湛的艺术造诣谋生,扬屋仍然是一个很暧昧的场所。

“角屋”是一间连日本天皇都会光顾的扬屋。堂堂天皇居然亲临此处与艺伎们相会,让我想到宋徽宗和李师师的风流韵事。相传徽宗夜访名妓李师师的寓所,不巧词人周邦彦在此。听闻天子驾临,只好躲在床下。徽宗携来江南进贡的新橙一颗,与李师师谑语。后来,周邦彦写下了这首名满天下的《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故事虽不足取信,却香艳别致得很,堂堂天子倒成了不速之客,还自携鲜橙一枚,应当是微服私访,很是惬意自在。相比之下,角屋的气氛倒是太过隆重华丽了,和式房间一般以小巧居多,内部常贴的是米黄或者草绿色的墙纸,而角屋不仅宽敞气派到令人咋舌,还贴着砖红色或是湛蓝色的墙纸,规格如此之高,可见天皇到访,应当是堂而皇之,与中国故事里的宋徽宗很不一样。
 
角屋作为日本江户时代红极一时的扬屋,是当时社会名流的雅集之处,不仅内部装饰极尽奢华,还藏有一些如今很难见到的名家字画玩器,凡此种种,不能备述,倒是漫步其中的一些独特感受,很想与大家分享。

角屋的室内的墙面和金银装饰均微微发黑,据介绍,在修复之前,几乎完全乌黑一片。只因旧时的夜晚尚没有电灯,像角屋这样高档次的娱乐场所,为了追求排场,要用蜡烛把室内照的比白昼还要亮才行。因此每到夜晚,角屋内部都被数不清的灯火照映得光华灿烂,日复一日,蜡烛的轻烟居然将室内的全部装饰悉数熏黑。

我只见过一两只蜡烛在漆黑的夜晚点亮的效果,那一点点萤火之光,似乎随时要被无尽的黑暗淹没,很难想象要用多少蜡烛,加上多少个繁忙喧哗的不眠之夜,才能在如此宽敞的建筑内部悉数涂上这重重的黑色油彩。

角屋最让我心醉神迷之处,是房柱上的两处剑痕,尤其是二楼的那一处,在室内富丽悠闲的气氛中格外显眼。讲解员告诉我们,作为当时最豪华的消费场所之一,角屋的常客包括当时的大名鼎鼎的新撰组成员。“新撰组”是日本幕末时期名声显赫的京都武士组织,他们支持幕府,反对维新势力,在京都东山一带横行,名曰维持治安,实际像当地商家强行收取“保护费”。就些人常常带着佩刀出入这里,赊账饮酒,所以在角屋的进门处,就有一个华丽的刀架。

武士们日日在角屋纵酒消遣,寻衅滋事,经常酒后乱斗。“新撰组”的头领芹泽鸭在被暗杀前,还在角屋酩酊大醉,在一层用刀砍向柱子,留下一道明显的刀痕,就在当晚,他被人带至别处暗杀。

芹泽鸭死后留下天价账单,新一任老大近藤勇不得不出面缴清了酒钱,却禁止角屋允许这些人继续赊账。于是,其中的一位“平队士”,在喝醉之后,因为被告之不能赊账,而勃然大怒,拔刀击柱,在二层留下了一道痕迹,这件事情发生在1863年。一百多年后,剑痕仍旧清晰、凌厉,锐气犹在。当这些历史的痕迹触手所及的时候,角屋里所蕴藏的剑气和杀机,也似乎只有咫尺之遥似的。

角屋的一楼是门厅、厨房和一间巨大的接待室,接待室虽然富丽堂皇,却因为是某次大火之后重建的,成为这栋建筑中唯一没有被政府定为重要文化遗产的地方。如果想要上二楼,需要事先预约,额外买门票,全程也不许拍照。这里没有游人如织,有的只是三五游客,和一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工作人员,大家都一本正经地跪坐在地上,呼吸着榻榻米淡淡的清香,听着耳边和悦的日语声低低地讲解,随着目光的流转,时间仿佛倒流。

角屋的珍贵,在于历久而如斯。有人说,北京故宫最大的价值,不是《清明上河图》或是任何一件珍贵藏品,而是故宫本身,实实在在是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权力中心,帝王的居所。所以也有人说,台北故宫看宝贝,中国故宫看建筑。如今的角屋,也是一间文化美术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别致的博物馆,如果在日本只能选择参观一家博物馆,我一定会选择角屋。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一件传递着光阴的无价之宝。

游览角屋的奇特之处,在于参观的开始地是它的厨房,参观结束后,又会被带到这里。看惯了日本窄小的住所,角屋的巨大厨房可谓是令人瞠目结舌,住上五六家人也不成问题。厨房的天井很大,冷空气毫无遮拦的弥散进来,微微打着寒战,看着那成排的灶台,在冬日苍白的日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我却不禁想象着入夜后,无数灶台里发着炽烈的光和热,菜香和酒香扑面而来,一口口大锅冒着浓雾一般的水蒸气,包裹着鼎沸的人生和穿梭的脚步,衬着二楼三味线的乐声、袅袅的歌声和觥筹交错间的笑语。

那场穿越时空的繁华,是如此深深地触动了我,胜过一切最真实的梦境。

注:角屋除庭院景和厨房景外,其他地方一律禁止拍照,所以部分照片来源于网络。

艺伎咖啡馆:京都老铺优佳雅(よーじや)

因为想要一个不落俗套的日本之旅,我特别计划,一定要在京都的艺伎咖啡馆坐上一坐。

对艺伎咖啡馆的兴趣,源自对京都老铺“优佳雅”(よーじや)的迷恋。

在古老的京都,有一种职业,就是沿街叫卖化妆品。这种传统在中国也有,从朱门绣户的贵太太到寻常人家的小姑娘,都盼着兜售花儿粉儿的小贩路过自己门前,这样足不出户,就可以买下一枝头花,或是挑一挑首饰。京都的艺伎们是最爱美的一类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优佳雅”就是这样,在1904年起家的,后来成了一家专门为艺伎和其他舞台演员经营化妆品的店面。

想到艺伎,我们不由得会想到她们雪白的面孔和鲜红欲滴的嘴唇。这种不为现代人所理解的妆感,就像她们考究的和服与繁琐的礼仪一样,都是传统的产物。在没有电灯的时代里,艺伎的工作时间是用蜡烛照明的晚上,涂成雪白的皮肤,在昏黄烛光的照耀下,更能显得皮肤润泽柔嫩。

因为艺伎本身就被看做有生命的艺术品,举手投足间力求完美无瑕,因此她们对自己的妆容要求很高。优佳雅的王牌产品——含有金箔的吸油纸,可以长时间保持浓艳妆面的清爽,因此深受追捧。优佳雅还有一系列深具日本韵味的产品,如胭脂、蚕丝皂等,甚至还有精美的手帕镜子等小物,广受女性顾客的喜爱,逐渐成为百年老店。

当然,如果购物之余还未尽兴,亦或是对化妆品没有兴趣,优佳雅还有人见人爱的咖啡厅,不仅提供特色的艺伎咖啡、风味甜点,还有各种别致的纪念品贩售。

京都的几家优佳雅咖啡店可谓各有千秋,岚山店风景秀美、三条店装潢明快、银阁寺店则静谧古朴。虽然优佳雅咖啡馆在东京的涩谷和羽田机场也开设了分店,但我仍然固执地认为,品尝艺伎咖啡必在古都,方能相得益彰。因此,我们所前往的,就是京都最著名艺伎区——祗园的这一家。

祗园店离著名的“花见小路”(路边都是艺伎陪酒的“置屋”,堪称旧时的“红灯区”)、八坂神社(艺伎们祭拜的神社)只有咫尺之遥。看过这些古迹,再品尝艺伎咖啡,风味就愈加浓厚独特了。

祗园的优佳雅咖啡店坐落于祗园中心区某商业楼的二层,一条极窄的楼梯可通,算是闹中取静。只是爬上二楼的第一印象只有一个字,“挤”。咖啡厅门外那点空间,经常摩肩接踵。客人们需要签到,然后等着叫号,排队四十分钟以上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这就显出祗园店的好处了:我们签了字,然后悠然踱步到八坂神社参观。转了一圈之后,恰好半个小时,遂从容回到咖啡店门口,小坐上五分钟,随即被引入咖啡店内,没有虚度一点光阴。

这就是咖啡店的门口。从照片上可以看到,门内门外坐着等待的人很多,有些时候门口连站着的地方都没有,队会一直排到楼梯间里。

终于落座,要说到这里的咖啡了,艺伎面容做得非常清秀优雅,令人不舍得下口。热气腾腾的咖啡味道极佳,抹茶口味的摩卡尤其好,京都毕竟是抹茶爱好者的天堂呢。

只要略加小心地喝,艺伎的美丽面容可以保持很久,甚至你把她的樱桃小口喝掉以后,脸部也不会变形。这真是我喝过的“颜值”最高的咖啡。


除了咖啡,这里还有其他简餐和甜品。例如精致的三明治、意面,还有带着抹茶、糯米等京都和果子口味的冰淇淋,有一些还是季节限定,非常值得尝试。

说实话,现在的花见小路已经非常商业化了,虽然仍是日式风情的建筑,但门口大多摆着高档餐厅锃亮的菜单,实在未必唤得起旅人的欢乐。听说如今真正的京都艺伎深为熙熙攘攘的游客头痛,当途围观者还好,甚至有人直接上前抱住手臂要合影。她们沉重的和服加上木屐小碎步,显然经不起拉拉扯扯。若是我说,与其裹挟在喧哗拥挤中,不如寻得这样的好地方,坐一坐、出出神。令人铭记的美好瞬间,似乎总是恬淡从容的。

咖啡厅的客人,很多是美丽的和服女孩。这样的景象,似乎只有在京都,才能得见了。

优佳雅咖啡厅祗园店店址:
京都市东山区祗园町北侧266番地 井泽大厦二层
(10:00-21:00 全年无休)

优佳雅咖啡厅官方中文网址(含店铺介绍及所有分店店址)
http://www.yojiya.co.jp/chinese/index.html 

完结

喜欢旅行中每一个新奇和令人留恋的瞬间,喜欢洗手作羹汤,工作时要泡咖啡馆。稀奇古怪的爱好包括弹竖琴、古筝和刻印章,最大的梦想是拥有自己的马儿,还好谋生工具是取价低廉、携带方便的笔杆子……

再次感谢大家的观看~

本篇游记共含7401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9-28 10:44

2016-09-28 10:47

2016-09-28 11:36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2016-10-03 2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