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法国科西嘉岛GR20徒步日记

16
🐌喜枚鹿 LV.3
2016-09-28 22:12 213/7
  • 出发时间/2016-09-08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出发
GR20 南北两条线路的避难所分布图,北线官方行程9天,南线官方行程7天。
  我耗时7天完成北线,大神耗时10天完成南北两线。

9月8日 晴
  GR20出发!这次对自己挺满意,结果暂且不论,第一次在欧洲重装徒步就果断选择穿越科西嘉,号称欧洲最艰苦的一条徒步大线,但如我不果断是乎也没有其他选择,难得有大神愿意带我,且不怕拖累。

  

之后每天记录一些路途中遇到的趣人、趣事,要是有坏事也一并记下。
  
      晚7点邮轮从马赛新港出发,一切都好,点了红酒餐厅小酌,很是惬意,酒足饭饱甲板上抽根小烟就打算回仓睡觉了,一个阿拉伯小哥晃悠过来讨烟抽,我们也没2根了,船上也没有烟店,于是拒绝了,谁知这小哥一会儿说要给钱换、一会又说你们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如此小气云云,懒着不走了!一直碎念到没人再理会他,这厮才咕噜着上甲板了,回到休息仓这人竟就坐在我旁,整晚不睡和他伙伴唧呱、溅笑到半夜,出师就遇到这煞风景之人,甚是不爽!

好在一下船就遇到趣事两桩,心情瞬间扭转。从港口转火车去山里始发点,伙伴拿出军人证询问是否有优待,售票老头带着一脸慈祥的笑容说道:这里是科西嘉,不是法国,明白?第一句和岛人说话就应证了法国人的说法,科西嘉人很特别、科西嘉人想独立,我们瞬间就被逗乐了,他表情认真而滑稽。

  第二桩趣事,火车上我们对面一对60岁左右的老夫妇一上火车就意见不合,因为是否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问题,吵架时保持各自目视前方,他们不像年轻人吵停了头各向一边,各自冷静然后一方或双方妥协,扭过头来亲嘴和好,一脸开心或委屈。他们吵完仍目视前方、沉默良久后,突然很自然的交谈起来,就像刚才啥也没发生,一同赞扬了窗外的美景和谈论了他们的另一个朋友,他们就像掐好时间共同完成的表演,精准而乏味的带着表情读完一系列台词,演的主要是肥皂剧。

  我们在等火车时遇到徒友,2个意大利小伙,2个乌克兰中年男人,还有2男1女组合的法国小队,大家交换行程计划后,主动结成一大队,准备下火车打车去往始发村庄calenzana开始第一天的徒步,车费平摊。

接下来就是6小时徒步去往第一站高山避难所,我和伙伴走在最前面,乌克兰男人们一直在我们后面,另外2个意大利小伙和法国小队下了车就没和我们选择同一条道上山,一直不见踪影。

 和我们一起出发的乌克兰伙伴~

这第一天是我最难熬的日子,因为从没背过十几公斤的包重装徒步的经历,上山时每走一步都大口喘气、听到自己发出的很陌生、可怕的呼吸声,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面峭壁面前,抬头一看有斜坡、有锁链、有山羊、还有些湿滑……此时此刻复杂的情绪难以言语,这始发点已经让我双腿发抖了。我愣在原地,看着我伙伴已经赤膊爬山斜壁拉着铁链凹造型了。

好吧……毕竟我身边还有个大神带玩,硬着头皮上吧!心里有些担心会拖累到他,这时听到来自峭壁上的一句鼓励:看,你体能还是不错的嘛,那两乌克兰人已经追不上我们了。虽然鼓励无法消除疲惫和害怕,但在这大山深处,确实给人力量,以为要拖累大神垫底的第一程却出乎意料的好!

当翻过峭壁,远远望见避难所时,我几乎要奔跑起来,后又跋涉了近两小时才真正站到了它面前。

一近屋,我两都惊呆了,设施之简陋前所未见,我决定自己搭帐篷,屋内实在是太湿冷阴晦了,买了4瓶岛啤,我们准备在公用厨角做饭时,我掏出饭烧光,大神掏出一袋米,我们两面面相觑,都惊呆了,真是不是一路人不上一只船,后来我们交换食物才发现所带的东西加起来够吃半程了!幸福、满足不言而喻……

桌上就是著名的科西嘉啤酒~

就这么安静的休息,让落日时光静静地流走。此时意大利队已经比我们提前到达了,而乌克兰队和法国队仍不见踪影……希望他们能抹黑顺利到达,希望明早能与他们不期而遇。

GR20徒步第二天

  9月10日 晴
  这一夜,很煎熬。露营对我是家常便饭了,可帐篷就扎在悬崖的一块斜地上,整晚迎着风还是第一次。昨晚到达天已擦黑,早到的驴子早已把驴友们用石块砌成的半圆形挡风墙里平整的宝地全部占满。

  和大神就带了一个帐篷,睡各自的气垫和睡袋,他竟然还带了个充气枕头,我就枕着自己的衣服睡。我两头高脚低的躺下,本来睡意很足的,累了,可刚要睡着,我连人裹着睡袋开始下滑,睁开眼一看我头都滑到林的胳肢窝下面了,真怕就这么一直滑下去扯着帐篷掉下山,后来的一整夜我就持续在睡睡往上爬爬的状态中,风就在耳边呼呼的吹,帐篷被时不时鼓起又瘪下去,当空气倒抽出去时,左边的胳膊隔着睡袋立刻感到被冰镇了一下,手伸出去一摸帐篷、睡袋表面完全湿透,出发前林让我买个羽绒睡袋是对的,里面仍然保持着干燥。纳闷的是大神怎么睡得这么沉且稳如泰山

人家的帐篷有挡风墙,我们就这么斜在旁边~再往下就是一个很高的坎子~到下一层岩壁~

  周围一片漆黑,可太阳已经像个拔了皮的西红柿带点透明、带点微弱的光韵挂在山头了。我爬出帐篷去打水准备烧咖啡,竟与乌克兰队的其中一个不期而遇。他面色疲惫,可看到我还是抖擞了一下精神,我则想到昨晚他们也是和我们在同一块崖地上安顿下来就很安心。他们帐篷搭在离我们50米远的崖边,比我们还斜。我们没有太多交谈,各自忙出发的事去了。
  

我吹着山风喝着咖啡,林正收拾帐篷。旁边帐篷的法国老头搭讪说你们往哪走?我是南往北向,因我们正好反向走,我立刻询问那您昨天走的路困难吗?他果决的回答都是平道,然后还又加了一句:后面两天都平!这一句就像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既然都平,那就一天走两段吧,昨天那么困难的山崖都爬过来了,我心想。

  一切就绪,7:40分出发,我提议今天平路走两段。大神面无表情,低沉着嗓子说,我都行,先走着,看你情况再定。其实是有点扫我兴,难得我整夜爬睡还斗志不减。不过走着走着就发现并没有平路,甚至难度比昨天还大,爬升海拔陡然拔高,抬头是根本就忘不见顶的山头,脚下是高过我腰的巨石阵纵横交错。大神问:走两段?!我哑口无言。

大神走走停停,我在后面一直追,刚追到他脚边他抬腿又走了,我一刻不得歇!只有在山半腰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岩石夹缝,大约5米高,这儿是个难点,走在我们前面的许多驴子都卡在了这儿,排队上行,我得以休息了一会。
  

大神嘛自然是几大步就上到了石台上,我手脚并用艰难的往上蹭,爬到一半把卡包上侧兜的水壶给蹭掉下坡去,我顾不得看继续往上,爬到顶上回头才看到排在我后面的是三位老太太,头发全白了,其中一个手里拿着我的水壶。我让林去帮助她们,想必她们也非常需要有人拉一把。林两脚分开踩在岩峰各一边,悬在半空伸手下去把她们一个个扯上来,都上到平台后,老人们很高兴!和我们贴脸表示感谢,夸奖我们是好青年,我也感谢她们给我捡到了水壶,此时大神终于浮出一个笑脸,难得。

过了这个关口,我们又继续翻越了两个垭口才到达住处。今天到很早,看看表2点半左右,尽管早但这强度无论如何我也是不可能再爬一程的了,我们决定扎营、喝酒、休整,明日再战。此时我们又与乌克兰队相遇,他们正在吃方便面,比我们还早到,想必是被昨天的夜徒给吓坏了,今天极速前进,并表示吃完还要继续出发,就这路况是万万到不了下一个避难所的,估计他们今晚是决定要野营了。

今天我们早、地盘任我们选,我们挑了一块又平又干燥的空地,还有石桌椅在旁边,非常满意。
  搭好帐篷,我们就去避难所小铺喝酒了,拿出一根林带的肉肠下酒,正喝着,意大利队2小伙向我们走来,昨天没见今天又遇上了,一起喝酒吃肉也是幸事,看看表4:30比我们整整晚到2小时,他们解释说他们早上起床有困难,后面所有的路段他们再也没赶上我们,也因为同样的原因。

今天的营地,后面是厕所和冷水浴室

  喝好酒,我们回帐篷附近,拿出煤气罐开始做晚饭了,此时3个老太太摇晃着进营来,大家一见面自然非常亲切,笑逐颜开,彼此恭喜顺利完成今天的路段。我从心里佩服她们,欧洲老人的确精神世界很强大!

这个避难所就在悬崖上,运输只能靠直升机,这是运输平台!

  在第一垭口我们还碰到了在上面休息的两老头儿,都是法国北部人南北向前进,其中一个腿上刮破了,满腿都是干掉的血迹。从他们包上就能看出他们是在路途中相遇搭伴前进的,他们是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情踏上这条线路的。每人包上都挂着一个牌,写明自己的名字、国籍、地址、证件号码,一看年纪不禁惊呆了,一位73岁,一位70岁。老者和林交谈了很一会,我在远处休息、望着他们,临别时老头和林互敬军礼,我也就知道他们所谈为何事了,男人间的交谈以一种豪迈与自豪而达成的默契,是女人与男人间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触动,问题是男人与女人间的某些微妙关系我们间也不具备,比如说怜惜、保护,也许我在他心里是不男不女、不能不累的吧,拿我当兵练,多少我还是有些抱怨的,我要求他不要离我太远,可他却说习惯不了我的节奏,我说:人情味不足,会错过很多美好的风景与感受,我已经尽力了,他说:我的目标是把你锻炼成强驴。心怀不同的目标,却要共同完成一段艰难的旅途,接下来的路程我们的话愈来愈少,我有点煎熬……不过我并不沮丧,男女之间不是演绎平凡,就是要演变成为一场行为艺术。

GR20徒步第三天

  9月10日 晴
  昨天脚起了两个大泡,所以今天起很晚,竟比意大利小哥还晚出发!商议好了不赶路,一是不希望脚上的泡情况恶化,二是下一个落脚点不光有避难所,还有为岛上的一个滑雪场设置的木屋和宾馆可以选择。忍了两天深山里,没电源、没热水、没信号、没美食的日子,就等着今天洗个热水澡、手机充满电、吃点好吃的、发个朋友圈。
  昨晚我牢骚了几句,仿佛发生了点什么事一般,离开避难所走上爬坡的小径、跨过山间瀑布的吊桥,林离我近了很多,我两都非常平静的走着,但仍旧是无话可说。

今天有一件事让林非常不快,爬岩壁时一直走在我们前面的另两个老太太,其中一个从山顶蹬下一块大石头连同碎石就从大神头顶划过、他大声的几乎是吼叫着叫我躲避,索性我正嵌在一个石缝之间,我们都没有被击中,否则直接被砸下岩壁是肯定的。这件事几乎激怒了大神,之后一路他给我讲解了很多户外安全自保的方法,这两斯巴达老太仍一路走在我们前面,他看到她们就来气,忍不住抱怨,我听得有点烦闷,呛了他一句:别唠叨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玩户外的人,生命不是死于自己的大意,就是死于他人的疏忽,这是命,谁也不想,可谁又能阻挡厄运的降临。
  

 挺佩服欧洲老人,就是戴帽子的这位蹬落的滑石,可我怎么也对她恨不起来!

在山顶上我们一人吃了一半木屋小店里买的苹果,0.5欧一个,真是世上最好吃的果子。我后面这对坐着的夫妇,一直在我们前面走了,男的显然体力好,不用登山杖且还穿着一双凉鞋,女的就明显差一些,在攀爬时非常吃力,男士总是在前头半米的地方侯着她,很恩爱! 我走到一半时水就快喝完了,询问他们哪里可以打到山泉,他们说估计比较困难,可以把他们的水分一些给我,后来林爬过一个石坡给我打到一壶溪水,就没有分他们的水,但心里还是很感动!

  因为对斯巴达老太想法不同,我们又开始沉默了,直到翻过最困难的垭口,进入松林,软软的松枝踩在脚下,缓解了不少我脚上的痛苦,我心情大好,才又找林说话闲聊。

路上我们发现一只大树菇,散发着很浓郁的香味,撬下来,咬一口,很干!如果我们要是有心带在路上,估计可以吃好几天蘑菇汤,它足有半斤重。但我的包10公斤,大神的包30公斤,谁也不想再添重了,只好扔掉它。

今天的路对于大神显然强度不够,他显得很无聊,边走边东敲敲西撮撮,他一拳打向一颗倒下的松树枝干,里面竟然出现了半两一只的奶白色树虫!看上去满满的胶原蛋白,我拿起一只作势要吃的样子,林给我抓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说了一句嫌弃我的话,又一次少了我的兴致,我就把它扔掉了。其实我真想吃,城里去哪找这么天然的美容佳品!
  

有想成为女贝爷的冲动!

  下午4点我们到达目的地,选择了滑雪木屋4人间住下,又遇到了前面我们帮助过的三位老太太,她们正忧心匆匆的谈论着明天的天气,好像是情况不佳,但这第四天是驴子们公认的全线最危险路段。我也内心忐忑,老太太们提议如果下雨,她们就带着我打车去到离下一个避难所最近的村庄,然后我们再反爬上山大概3小时路程,这样在雷雨前能够赶到,车费大家平摊。

  让大神找其它年轻的小伙组队务必在预报雷电来临之前,下午两点左右攻克此山头。我们两表示同意!然后大家各自晚餐去了,等晚餐结束,老太们又来和我们商议,具住店老板娘反应明天也许并不会下雨,那她们还是决定要挑战全线最难路段,此时林许下承诺如果不下雨,就由他做领队,保护我们4个上山。此刻老太们很感动、我很感动、估计他也感动了自己!

 木屋的休息平台,和平台对面的避难所营地

这里被评委为多年的欧洲背包客理想地

滑雪场BOX墙上还画着壁画,这是一个6人间,我们住的是带窗的四人间。

  晚上我们舒服的洗了热水澡,洗净并烘干了所有脏衣服,早早的就睡下了,干爽的床垫、温暖的木屋,睡个好觉!对了,我们还预定了自助早餐,不希望把出发时间浪费在做早餐这事上。

  就在我正要睡着时,老太摇醒了我,告知她们还是决定放弃这一程了,并随时欢迎我继续和她们拼车,然后我就开始犹豫不决了,心理有点害怕,怕危险,也怕拖大神后退。结果一夜又没睡好,感觉到处都很痒,一直挠到大半夜。


  GR20徒步第四天

  9月11日 阴雨
  天终于微亮了,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光我发现我全身红肿,从眼睛、到下颚、到胳膊、到大腿,我被蜘蛛或是别的什么玩意儿给蛰了。没带任何药膏,就涂了点风油精了事,在平日这等大事如今真不算个事。7点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自助早餐每人12欧,火腿、面包、咖啡、奶酪、水果一应俱全,想到今天是没有办法再如往常那样山顶架炉煮面、喝咖啡了,我就吃撑了。

今天我们早、地盘任我们选,我们挑了一块又平又干燥的空地,还有石桌椅在旁边,非常满意。
  搭好帐篷,我们就去避难所小铺喝酒了,拿出一根林带的肉肠下酒,正喝着,意大利队2小伙向我们走来,昨天没见今天又遇上了,一起喝酒吃肉也是幸事,看看表4:30比我们整整晚到2小时,他们解释说他们早上起床有困难,后面所有的路段他们再也没赶上我们,也因为同样的原因。

。后来得知是跳蚤

  7:40我们走进了树林,可才行不过千余米,丛山峻岭已耸立在我们面前,我们前后空荡无人,有点奇怪,也不知是我们过于紧张出发早于他人,还是他们过于紧张已经早上山了。介于今天路段险峻,大神一直在我身边,我们虽没话可说,心里却也不像平日那么寂寥,就是一心一意的埋头往上爬,一直爬。
  

上到半山腰衣服已沁透,又被山风反复地吹干,抬头望见几个凹洞里嵌着一些雪,中间是雪白的,周围裹着一圈黑色的沙土,就像小时候掉到操场上再也拾不起来的雪糕,让人沮丧。今天即使是手机已经充满电,对着如此冰冷单调的景致我竟没有任何欲望那怕是拍一张照。

山的阴面

  就这样枯燥、死寂的爬了3个小时,可当我登上垭口的那一刻,一切都改变了,阳面和阴面的地貌截然不同,阴面是冷峻、菱角分明的峭壁,阳面却是宽广的碎石坡,我们陡然转向山脉的阳面,两只湛蓝、深邃的大眼睛出现在我们面前,它是两汪高山沉积湖,就像油画笔下点在画布上的那一抹高光,一下提亮了整个景致,一下明亮了整个心情。

我掏出手机、在深深的喘息声中拍下了全程的第一段视频。从此刻我才真正的享受到了苦旅的乐趣,我不再像第一天那样不适应重装、也不再像第二天那样急于求成、更不像第三天那般犹豫忐忑。到达这个顶峰,我轻松了、平静了、坦然了。

我们在山头逗留了一回,又见到了陆续登上垭口的其他驴友,大家相视一笑表示鼓励。我比大神早一步下山,其实不管他比我多歇多久,只要他一起身很快就能赶上我,然后再甩我一大截,但是下坡让我感到舒服,当大神赶上我时我竟学着他的方法在下滑的碎石间跑起来!

学着跑山路

  我学会了一项新技能,脚后跟着地,身体略向后倾,让包和身体达到一定的平衡,就可以跑起来了,我简直跑得停不下来,一直到前方恩爱夫妇挡住了我的去路才作罢,女人对我说:看你永远在追赶他,你自己的旅途呢?驻足亦很快乐你该试试的。我站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喝溪里的水,才发现这山真的很美、让人沉醉。

哪怕仅以我这样的节奏,蜗牛式的上爬、风一样的下,下午2:30我们也已到达GR20全线最难到达的高山避难所。有点小激动,既没下雨、也没太累,这么高难的路段就这么完成了!我们再碰到我们的乌克兰老朋友,其他都是新面孔。

再次与我们的老朋友乌克兰驴友碰到!留下第二张照片。

刚晃了一丝太阳,天就沉下来了。我们的小帐篷,搭得最高的一个了,平地错落在山石之间。


我们今天特意选峭壁搭营,人胆走大了,就可以任性一点了,图个清净和高瞻远瞩。

  今天在小铺客厅喝了8瓶喜力,第一天在岛上买到非岛啤,我们都很好兴致,正探讨着户外行业的很多问题,恩爱夫妻两人合端着一口锅里面是蔬菜泥,坐在我们旁边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来,羡煞旁人。

 避难所房间离的大通铺,14欧一晚,早晨8欧,自己带睡袋。

  小卖铺里物资单调而昂贵,一罐喜力4欧,我们买了一包早餐饼5欧,硬得像石头一样。

 避难所厅里有喝酒的,打牌的,也有人在做饭,这里还提供免费的厨房给大家使用,这里算全线比较舒适、有情调的一个聚点了。

山上所有铝罐都要通过这个机械杠杆喝完自己压瘪。

大神拿出我们的第二颗腊肠和花生与他们分享,他们没有太客套,却表情腼腆,高山上的肉肠,真的实属佳肴了,吃完下午茶,大神回帐篷睡觉了,我终于翻开了背了这么些天从未打开的小说,里面讲述着歌岛上,一对清新的年轻人懵懂的爱情。

我就这样一直看到天擦黑,大神起来做晚餐,我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上做了一会拉伸,跑到简易浴室用刺骨的山泉水洗了个澡,吃完饭,天已黑透,躺下,让思绪飘得很远……为什么我要选择这样的苦旅、为什么这样的日子怎么也过不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冤家路窄的同伴,执意认为我有做强驴的潜质?其实我无所谓早一天或晚一天到达,我爱这苦中作乐的滋味,爱着与陌生人之间瞬间迸发的心有灵犀,可无奈却与最熟悉的陌生人渐渐失去了语言。。。

我见过的最美厕所没有之一


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7318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9-29 17:25

引用 yoyoc 发表于 2016-09-29 17:25:40 的回复: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回复yoyoc:此线太虐了!都在攀岩感觉~

2016-09-30 16:53

不能跟新了吗!我还要继续写哒,只能重新开贴吗》

2016-09-30 17:02

2016-10-01 04:53

有好心情就有好风景。

2016-10-03 10:55

引用 水冰蓝tt 发表于 2016-10-03 10:55:04 的回复:

有好心情就有好风景。

回复水冰蓝tt:心情越走越好,慢慢就忘记累了~

2016-10-03 20:07

版主怎么更新呀,我不要开新帖

2016-10-04 19:41
相关目的地:   法国
583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科西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