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呼伦贝尔旅游:鸡冠之旅(三)室韦,临江

1
浪人 (广州) LV.2
2016-09-29 09:55 387/0

界河

今天的线路很短,从恩和临江,才100多公里。所以我们早上在恩和逛了很久才起程,路上和我呼师傅说起今天的目的地临江,那是我上次来感觉最好的地方,上次我们选择了在临江住宿而不是室韦,是很正确的选择,同样也是今天这样的行程,我们在那里玩足了一个下午,骑马赏花,登高望远,不亦乐夫。

但呼师傅说,现在的临江也和室韦一样了,很闹了,不如以往好也了。我问是否还有其中选择,他说现在有些人去太平屯住。

不过前年在临江的美好记忆还是占了上风,如果我们去太平屯住,中间还要去老鹰嘴和月亮泡子,就没有太多时间在临江玩了,也没法在临江看日落,因此我还是坚持按原计划线路。

离开恩和不远,我们就到了哈乌尔河,上次我已经来过一次,感觉还算可以,当时是30元的门票,今年已经涨到了50元了。不过进去看看,里面还是有些改观的。

哈乌尔河有“天下第二曲水”之称,要看到它必须爬到一个山坡上,而山下有一大片原始的白桦 林,这片林子和昨天经过的白桦林一样的宁静,在早上清凉的空气中, 走在木栈道上感觉非常惬意,而今天的天空和昨天下午不一样了,纯净的蓝天,洁白的云朵,早晨的天光透过树梢洒落在白桦林中,柔和而又明媚。

这一路的白桦林,除了树林和天光,其它的元素也不寂寞,道旁增设不少森林体验,比如锯木、捕获动物的装置等,还有一些秋千、跷跷板、绳桥等简单游乐 设施,本来这些东西在这里是显得不伦不类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身边有一帮玩了几十年的同学,看到这些儿时的游戏项目时,大家都很有了亲切感,大家还上去玩了几把,当然现在玩这样个,那都属于“老夫聊发少年狂”了。

白桦林

顺着木栈道爬上了坡顶,天空确实是无比的晴朗啊,我们都感叹如果第一天在草原就有这样的天色就太好了,不过现在也不迟。更为赞叹的是今天的朵朵白云,面对它的时候我都无法用恰当的言语去表现它的美丽,还是直接看图片好了。

这里已经开始属于大兴安岭的边了, 蓝天白云之下,山林茂密,一座白桦树做的房子很恰当在建在了山坡之上,我笑着对大家重复了去年在独龙江山上说过的话:我们到瑞士了。

这里已经是大兴安岭的边缘了

这条哈乌尔河完全可说是莫日格勒河的缩小版,说它是一条溪似乎更合适一些,但它曲折的形状却是很美的,河边还有一些小树长着,使曲水多了一些层次感。虽然我们视线里能看到的哈乌尔河很短,但看看资料,它也有近200公里长。

哈乌尔河

哈乌尔河

哈乌尔河

从哈乌尔河出来,再往前很快就要到室韦了,路上经过一个旅游区叫“蒙古大营”。两年前来时它还在修建,我进去看过,除了野花很漂亮外,其实就是一个人造的景观区,建了些蒙古包等蒙古文族特色的建筑,也没有什么看头,当时还是不收门票的。如今这个景区正式营运了,就要60元的门票了,自然这类景区我们基本上就是在门口照张相就是的了。

室韦就到了,这里是一个边境小镇,现在由于旅游业的发展让这个小镇兴旺了,因为好多旅游团队选择住在这里,所以镇上客栈、饭馆非常多,各式建筑混杂,多少有些乱。

但到了额尔古纳界河边上,室韦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对岸有一个俄罗斯的村子,界河上放马的不少,也有许多当地人从事带旅客骑马的生意,一片和平景象,完全没有边境那种紧张的状况。

其实室韦这个地方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它是蒙古族的发源地。蒙兀室韦又作“失韦”、“失围”。中唐以后,文献上又把室韦称作“达怛”、“鞑靼”,在历史上是东胡的一支,也是现代蒙古族的祖先。另据法国学者伯希和即P.佩利奥的推测,室韦是“鲜卑”的同词异译。



也许是今天的线路太短了,呼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到室韦后建议多走一段,去七卡方向走一下,看看当年的边境公路。这段路我两年前是走过的,一直走到黑山头,当时野花盛放,非常美丽,我们还在路上采了好多野生黄花菜。所以我也觉得走一走看看挺好,虽然现在野花并不多,黄花菜也还没出来。

也确实是时间的问题,边防公路还是没有两年前的好看,主要是野花和黄花菜都没有出来,不过也有不少虞美人(也有人叫野罂粟)就已经怒放,给边防公路添上一些色彩。

额尔古纳界河对岸的俄罗斯却展示它壮阔自然的美丽,那边是属于俄罗斯的远东地区,比较少人居住,保持了很良好的生态环境,这种环境才正是我们国家最难得的。

这条边防公路以往都没有地名,只能以哨卡作为地点标记,因此就有十卡、九卡。。。。。。五卡等的,现在还沿用了当时的叫法,我们从室韦的十卡开始,过了九卡不久就开始回头了,前往今天的目的地临江

九卡

额尔古纳界河和对岸的俄罗斯

到达临江村,发现真有些像呼师傅说的,临江现在好开始乱了,毕竟多人来了,各种客栈、饭店、商店等就开始乱建了,而缺乏规划是中国旅游景区的普遍问题。前年河边的铁丝网是不能越过的,现在有一段已经被弄开,给游客骑马用了,到处脏脏的。与两年前相比,确实感觉有些倒退。

午饭后我先带大家上了北山,从高处看看临江村和对岸的俄罗斯,两年前山上野花处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次又只能回忆了,不过旅行总是这样,遗憾过后,有的是重游的动力。

呼和师傅

这是两年前我在山顶上一座刚建好框架的木房里拍的。

今年这房子已经建好了,应该是座客栈。

野花不是很多,但还是有不少蒲公英

山顶的另一边开始种麦子了

下午再带领大家到南山,准备一直呆到日落,我一直感觉这里是一个风景非常好的地方,这次来虽然山坡上的野花都没开,只是结着苞儿,大概还得半个月后才开,但眼前广阔的景色仍然是动人的。对岸的俄罗斯土地没有人住,但哨楼林立,时不时看到它们的军车在巡逻。国境线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也是宣示国家主权的地方,每个强调主权的国家都会非常重视。

我们就在山顶上逛着,坐在以前的碉堡顶上发呆,终于有一个时间让大家轻松一下,减缓这几天不断坐车的疲劳。前年我是骑马上来的,因为租马的原因,呆的时间有些短,这次要补回来了。

大家在这里拍了不少的照,不过由于野花的问题和天气的原因,今天的相片还是不如两年前好。

在碉堡顶上遇到一个小伙子,聊起来大家的行程都差不多,他也是八个人包了两辆车,也是准备明天去奇乾,看来明天路上有更多的伴了。

太阳要下山了,不过今天的云有些厚,阳光透不过那厚重的云,形不成那动人的彩霞,所以我们把碉堡顶让给了后来才上山的人,先行撤退了

前年山上的野芍药

前年的额尔古纳

我在想那片岛是怎样管理的呢?

呼和师傅

有必要再说一下临江的饮食,上次来我被这里的三样食品吸引,一是额尔古纳冷水鲶鱼,二是俄式酸黄瓜、三是发面饼,因此这次来也是找这东西吃,不过有些遗憾的是现在估计能打到鲶鱼不多,虽然店家还是说有这鲶鱼,但我感觉饭馆里做出来的已经不是河里打上来的野生鲶鱼了,而是人工饲养的鲶鱼了,这种鱼很大条,失去了野那种鱼的细嫩鲜美,不过总的说来,还是不错的。酸黄瓜现在到处都有,大致还是差不多。可喜的是大家也开始学我一样,尝试品尝发面饼了。

交通攻略:

1、广州或全国各地前往海拉尔,有几种方式,可以直飞海拉尔,但有季节限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这航班,而且价钱较贵。另外可以坐飞机到哈尔滨沈阳转火车到海拉尔,基本上就是一晚上的火车就到了。再就是直接坐火车到海拉尔

2、海拉尔包车司机信息:

呼和:蒙古族师傅,对内蒙一带以及草原和牧场非常熟悉,非常专业和敬业,有全心为客人服务的意识,把行程交给他,绝对可以放心,我已经和他合作过两次,完全可以信任。

电话:13847006047

和他联系时,说是广州洋哥介绍的,相信会有更好的效果。

本篇游记共含3030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额尔古纳   呼伦贝尔   内蒙古
2761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