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0
Matthew (上海) LV.11
2016-09-29 17:50 28/0
  • 出发时间/2015-05-3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磨人的出发

在机场睡觉,这是第一次。当然,以后可能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那都不足为奇,但第一次要在候机大厅的长椅上横躺下来,的确是需要打破一些心理防线,再重新进行一番心理建设。

凌晨2点直飞亚庇的飞机,大名鼎鼎的马来西亚航空。晚上9点钟陆续到机场,然后就是百无聊赖的磨人的等待。当然,再没有比候机的时间更适合阅读的了。那个晚上刷完了拖延许久小说,直到敖莎和老郭都睡去,我才端正摆放好我的U型枕,侧躺在长椅上,朦胧合上眼睛。深夜的候机大厅依然明亮,情侣们互相倚靠在一起,没有人说话,就是单纯的明亮。

夜航,出机舱,东南亚的热浪以一种与上海的热浪截然不同的姿势,向我们侵袭而来。

恢弘日落

我们在沙滩边的木亭子里吃晚餐。桌上摆着一排的大餐盘,餐盘里皆是当地新鲜的海鲜、蔬菜、米面等等,大家端着盘子依次取餐,每一道菜都香喷喷。在岛上的这样一批游客,似乎不经意就自成了一个旅行团,这样吃饭的方式,类似于团餐,可我却相当满意,也吃得很欢腾。大个的海虾,肉质紧实有韧性,大快朵颐。

渐渐天边越来越红,云朵都着火,

红树林 长鼻猴 萤火虫

舶船在河道上缓慢地行驶,发动机发出吃力的突突声,船尾的波浪像船身两边荡开。暮色四合,可是红树林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船公提着橘黄色的灯盏站在船舷边,游客们都伸长着脖子往河岸两边看。红树林把河岸两边填得没有一丝空隙,黑色的树影层层叠叠,直到有人惊喜得喊了一声,看,萤火虫!船公得意地笑,船舷边的游客们都站起身来,半个身子探出船外,急不可耐地搜寻着萤火虫的身影。

红树林的黑影里,飘忽忽地飞出一些自带尾灯的小飞虫,不疾不徐,它们飞近舶船的时候,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些试探的意味。它们被船公手里橘黄的灯光吸引,这夜晚黑黢黢的红树林里唯一的光源,几乎是萤火虫难抵的诱惑。当它们终于无声地飞近舶船,轻盈地盘旋在每个人的臂弯间,或者是在游客们的头顶,轻盈又动情。

我站在船头,斜靠在系缆绳的铁杆上,伸手出去,想等一只会停在我指尖的萤火虫。不一会儿,我就等到了。这么柔弱又轻盈的一个小生命,在我的指尖盘旋片刻,仿佛下了一些决心似的,终于降落。我所感受到的指尖的酥痒,却是这个小飞虫全部的生命的重量。它从我的指尖缓缓爬到掌心,再调转一下方向,倏忽地振翅又飞走了。四周还是那许多轻盈的萤火虫来回穿梭,闪闪的荧光让人无法追踪到他们的航向,它们在此处闪亮一下,旋即遁入黑暗之后,又从黑夜的另一处冒出头来,再闪亮一下。我握着手心有些出神,这么柔软、轻盈、又脆弱、渺小的一个生命,是从何处来的信任与勇气,敢停在陌生的我的指尖 —— 人类虽于天地也同样渺小苍微,但相较于这样一个小飞虫,却属可以握掌生死的帝神般存在了。

直到后来在环滩岛,不会游泳的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纵身就往海里跳,水里张开双臂迎着我的也只是初次相见的潜水教练而已。可能人与人之间,或两个生命之间的信任,也并不以曾相识而作为前提,我们的初心总是愿意信任,也愿意托付。

那么,此刻在我眼前的红树林又是怎样的景象呢 —— 萤火虫如繁星缀饰在树枝上,亦闪烁如繁星,成片的红树林就如同星空幕布,亦如童话世界里的圣诞树,装点起一个梦幻般的世界。舶船上的游客们赞叹声连连,船公又得意地笑,每日能穿梭在这样的河道里,将是多么美满的事儿呢。再精密的照相机都无法记录这样如梦如幻的夜晚红树林,贪图这美景,尽量多看两眼,舶船在不绝的赞叹声中渐渐驶远。沙巴海岛之美,虽没却并不独一,世间海岛千万,得天独厚者众多,唯这红树林间的萤火虫,方觉此行之不虚。

本篇游记共含1433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