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双山记——武功、九华连线游

26
珠珠 LV.14
2016-09-30 03:24 1196/4

之所以会去武功山九华山,纯属偶然,此前我从未把这两座山列入旅行目的地。好友学佛,某一日突然告诉我将与师兄们(学佛之人互相之间的称呼,不论男女长幼)去九华山朝拜。知她出门少,我很是为她操心地上网查火车时刻及九华山资料,意外地发现有一趟普速列车正好经停萍乡池州,并且时间非常合适,于是决定陪她一块去,并加上了武功山
武功山

这差不多可算得上是又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出发前三天突然的决定,导致火车票订不到卧铺,于是这一趟旅程就变成了这样:
D1:一通霄7.5小时火车硬座
D2:清晨五点到达萍乡,爬那漫漫无尽武功山,当晚狂风暴雨小木屋
D3:武功山又一轮漫漫无尽的下山,当晚8.5小时无座火车
D4:半夜三点到达池州九华山后山穿越,花台——天台
D5:九华山前山全线
D6:又爬一轮九华山,下山
D7:终于有卧铺16小时回家
这一趟行程,足以令人难忘。
九华山天然睡佛,数十座山峰自然天成

危崖悬寺

双山记之漫漫武功山

D1:晚上,火车出发,往萍乡
D2:萍乡武功山
一个通霄的火车硬座后,清晨五点,到达萍乡站。出站后走到马路斜对面便是萍乡长途汽车站,去武功山的车便是在这里。

夏日的清晨五点,天还未亮,但早点店、早点摊已经开了不少。来前看网上攻略,有的说去武功山的首班车时间是六点,有的说是五点四十,问摊主是几点,有的说是七点,有的则很肯定地说是六点四十,于是吃过早点后放心地回到候车室,就着自来水洗漱一下。正准备梳头呢,看见车站工作人员来到开始准备工作了,一问,说首班车时间是六点二十,一看正是此时!赶紧拿上行李冲进停车场,问准备出车的班车司机,人家说刚刚发车走了,让我们快追。赶紧马不停蹄地追出去,一眼便看见了一辆依维柯正要驶出车站,大喊等等!终于赶上了首班车。向司机确认是去武功山金顶索道售票处大门的车后,我们上了车。
原来萍乡市区去武功山的车型并不是一般常见的客车而是依维柯,首班车时间是六点二十分,发车间隔20分钟一趟,票价23元,可乘坐11人,中途可上下票价不等,没有票员,下车时直接把车费交给司机。


一路往芦溪方向驶去。武功山地跨吉安安福县、萍乡芦溪县、宜春市袁州区三地(宜春将其所属部分改名为明月山),属于萍乡这边的是麻田景区,因此也分为萍乡麻田与吉安安福两个正门入口。历史上,武功山曾声名远播,与衡山庐山并称江南大名山,被冠以“衡首庐尾武功中”的排名,徐霞客的《武功山游记》中就有记述。

渐渐远离城市,忽然公路两旁全是浓雾,想来是接近武功山的地界了。朋友很沮丧,担心今天上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说十里不同天呢。忽又晴朗无比,远处蓝天白云,朋友十分兴奋,我又打击她(其实是让她有心理准备),说山下晴山上也很有可能是浓雾……

车辆在武功山游客服务中心并未停留,而是继续向前行驶了很远,快到时遇到施工路段不能通行,车辆转而绕行了一段又陡又窄的路(据说这是老路),最终停了下来,原来已经到达索道售票处了,车程70分钟。问了师傅,返回时仍是在此处候车,返城的末班车时间是下午五点。
两旁都是兜售雨衣和竹杖的摊贩。我有备而来,雨衣和登山杖都带了,朋友则在这里买了,后来证明这绝对是明智的选择,爬武功山没有这两样实在是不行啊!

索道开始运行时间是上午八点半,所以虽然七点半已经到达售票处,可还是得等着。我和朋友并不是重装徒步健将,又背着全部行李,加之时间因素,我行前拟定的路线是乘坐金顶一级索道上到中庵,徒步到二级索道,继续乘坐二级索道上山,最终到达金顶,明日则徒步从金顶下山到中庵,乘坐一级索道下到山脚。由于时间有限,此行的目的只在金顶的草甸、星空及日出,至于发云界等其他景区就不去了。

八点半终于开始售票。武功山门票70元,一级索道上行65元。缆车缓缓而上,只见茂密青翠的竹林树木在身下渐行渐远,大山连绵起伏,全为绿色覆盖,随海拔升高不同类型的植被变化,从大灌木到竹林、乔木、小灌木,层次分明。时而有花岗岩石偶露峥嵘,奇峰陡崖。昨夜一场暴雨过后空气清冽,沁人心脾。
十分钟后到达一级索道上站。可是一出站就傻眼了:茫茫浓雾,啥也看不见,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从索道站往上走便到紫极宫,一般又称中庵,大约是因为它在山的中等高度位置吧。当初规划线路时准备乘坐二级索道上金顶,是考虑到从吊马桩爬上金顶的话十分陡峭艰难,一般建议索道上徒步下。但看到浓雾弥漫,我改变了主意,决定挑战一下吊马桩,理由是虽然难爬,可是现在就算上到金顶也看不到东西,还不如慢慢爬上去等待雾散之后。于是,开始了超出想象的漫漫无尽登山路……

树木绿意盎然,时不时树叶上还滴落下水珠,有时候岩石上飘落的水滴就象小雨一样密。暴雨后形成的小瀑布从石崖上一泄而下,又贴着石壁继续流下山去,潺潺的流水声在幽静山谷中特别明显。走到转弯处偶一回头,却见山下仍是阳光灿烂,天蓝云白,可是自己身处的山谷却仍是被浓雾遮挡得严严实实。

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碰到一个扫地的大姐,问大概还要多久可以走到吊马桩,说还要一个多小时!
瞬间被吓了一跳!可是几次再问迎面而来的下山人,大多也都是这样回答的,个个都气喘吁吁。好吧,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踏踏实实地走完吧,反正想返回头也要走很远了。而且走着走着赫然发现朋友早已不在身后,呼叫电话都无回音,想是因体力原因与我拉开了距离,好在只有这一条路绝不用担心走岔,就省省说话的力气拿来努力登山吧。

后来才知道,这已经是最好走最不费劲的一段了。走着走着,眼前陡然出现了一段极陡峭的台阶,数百级的陡直台阶!

拄着登山杖,一步一步往上挪动,每一步都盼望看到尽头,却久久看不到尽头。肩上的行李成了重负,身体的重心全压在登山杖上。如此凉爽甚至略有些寒冷的温度,我却每一步都汗如雨下,汗珠一颗一颗不住地从额头滑落。终于登上了这一段!在小小的缓坡上,有个小摊位卖泡面、黄瓜、雨衣等等,写着“好汉坡”,原来刚刚这一段就是好汉坡。就这样,一路沿着悬崖绝壁、森林古木穿行,一路深壑幽谷,终于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

一过好汉坡,植被立刻发生了变化,灌木完全没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武功山著名的高山草甸。此时此地也开始感受到了高山上的大风,一阵风吹来,两旁的山崖便略微显露出来,让人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山石。

很快便看到了一处散布着许多帐篷的草地,还有一间小卖部,看到门额上写着“吊马桩”,我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到达了吊马桩!一看时间,50分钟,从中庵到达吊马桩,马不停蹄。终于可以歇一下了,立刻掏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一问,她还远没到好汉坡呢。


吊马桩这里是一处露营基地,帐篷就扎在草甸上。虽然仍是浓雾,但景象又大有不同。山风极大,靠在栏杆上都担心会给吹跑。风一阵一阵不停地吹,扎营的帐篷时不时从雾中显露出来,五颜六色,煞是醒目好看。旁边还见到搭了一个台子,原来今晚这里举办音乐节。想想要那么辛苦地爬到高山上玩音乐节,也真是佩服了。帐篷区那边的那一条路就是重装穿越者必走的路,通往约30公里外的发云界。

每当风吹过,雨雾缥缈,刚刚走过的好汉坡旁的山峰也会若隐若现,就象一个巨大的猴头(景名叫“巨猿啸天”),怪石林立,很想拍一张清晰的却始终不得,实在是奇怪了,如此大的风,怎么就不能把雾吹开来呢?

稍歇片刻,向金顶进发。
路标上,从吊马桩到金顶仅1.8公里。心想自己平时走路的速度并不慢,平路1.8公里最多也就20多分钟,刚才都说要一个多小时的路段自己也只用了50分钟,那么1小时那样怎么也能到金顶吧?可是询问了好几个从金顶走下来的重装徒步者,都说要快两个小时。他们是不是打量我这单薄的身板说的呢?可是他们都无奈地说,确实要这么长的时间,因为虽然标称距离只有1.8公里,可是是不断地往上抬升地爬1.8公里,最关键的是一个接一个的坡,要走一个又一个走不完的坡……走吧!

武功山最值得称道的应该便是它的登山步道了,规整防滑,十分好走。而觉得最少的,是极少见垃圾桶和卫生间,卖吃的也很少,所以再难背也得把水和吃食背上来。从吊马桩往上已全是高山草甸的覆盖区,虽是浓雾笼罩,仍然看得到一望无际的草甸。风实在太大太大了!不停地吹不停地吹!好几次停下脚步,扎稳脚跟,抵御狂风,怕把自己吹下山去!等风势略一减小,赶紧再往上攀登。

一路顶着狂风浓雾前行,我早已顾不上感叹“果然是一个又一个的坡啊”,也顾不上估计走过的时间和路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时从雾中冒出下山的徒步者,大家都相视而笑,我佩服他们重装徒步的负重,他们也佩服我相机三脚架的行李重量,笑彼此都是为了自己心中所好愿意不辞辛劳,互相道一声鼓励的话语擦肩而过。

听这些下山的人说,他们已经露营了两个晚上,结果两个早上都是浓雾什么都没看到,更别提日出了。自己的运气又将如何呢?

一路看不尽的台阶,走不完的上坡。无穷无尽。
“万宝柜”。

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有个老人在卖水。武功山上的水可能是国内高山景区里最便宜的了,即便到了最高峰金顶,水也只卖5元一瓶,而同等海拔的其他高山上早就卖到15、20一瓶了。一个小小的路牌指向金顶,询问另一条路,是下山的。于是打电话告诉朋友,让她注意这里有一个岔道,别走错了。
又遇到了一个岔路,没有路标,只是右边向上的小道被一块板子遮盖了一下,左边的小路则比较平缓。正在想该走哪条路呢,按理金顶还需向上攀登,好在此时来了一个当地人,一问得知是走左边的小路。其实右边向上的小道是以前的老路,也可以上金顶,只是因为太过陡峭,所以现在挡住不让走了。
可是左边这条小路非常烂并且积水,所幸不算太长。忽然看见马帮。再一抬头,忽然发现一片房子。金顶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到啦!那数不清的一个接一个的坡,终于被我甩在了身后!

行前因为看到网上对金顶住宿的不确定性的描述,第一次没有预订住宿便出发了。途中听说今晚在山上办音乐节时,担心会人太多订不到住宿。正巧,一同走到金顶的几个广东摄影人大约是看到我一个人吧,问我有没有订住宿,我说没有,他们说他们是预订了帐篷的,问我要不要也一起订,我求之不得,跟着他们找到了老板,赶紧订下了一顶帐篷。打电话告诉朋友,她刚刚爬到吊马桩。看了一下时间,从吊马桩到金顶,我用了70分钟,真不慢。但实际上这里只是金顶住宿区,真正的金顶还在上面。

说到打电话,可真是不容易!刚拿出手机时,完全没有信号,邻座的挑夫告诉我就在旁边的基站架子坏了,正在维修,修好了就有信号了。果然说话间就有了信号,给朋友打了电话。还收到了安福武功山管委会的欢迎短信,为什么麻田武功山管委会不在金顶发短信欢迎我呀?可一下又没信号了!后来大家的经历证明,在这里手机信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饭店门前路上一定范围内有信号,房里就别想了。

本来是计划把帐篷扎在栈道上,今晚拍星轨,明早拍日出。可是广东的朋友很快便跟我说他们不住帐篷了,改住小木屋,因为今夜很可能仍有暴雨。于是我也立刻把帐篷改成了房间。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绝对是那天最明智的决定了!
说是小木屋,其实房间非常小而简陋,除了漏风的木板墙、低矮的屋顶、一张小小的床和一个小塑料凳可以放放水杯外就别无他物,人也几乎没有转身之地,行李也只能搁在床上。连门锁都没有。但在如此海拔的山顶能有这么一个栖身之处我已非常满足。交了全额房款给老板,叮嘱他千万要记住这几间房我们已经要了并且付了钱了,老板言之凿凿让放心。可是待我们下午出去爬金顶后回到房间时,竟然发现四间房里有一间真的住进了别人!网上说的金顶住宿的不靠谱真的让我们遇到了!再找老板,他也不叫人搬出来,好在当时还有房,就换了间房住了。老板对住客的微词完全不屑一顾,爱住不住,反正越到后面房间越好卖,供不应求嘛!

一路上来都是浓雾弥漫,到得金顶却是阳光灿烂。金顶又称白鹤峰,住宿区上就是白鹤观,观以峰名,这里也是露营的地方。白鹤峰道观始建于清康熙六十年,虽然看上去很简陋,但是仍然保持着道教风貌。

武功山地处罗霄山脉北段,主峰白鹤峰(金顶)海拔1918.3米,是江西第一高峰。此刻虽然距真正的最高点还有一段距离,但已足够高。向下一望,无边无际的草原呈现在眼前,
此时此刻,我终于看清了自己走过的路。每一个人都在感叹没想到自己走过了如此漫长的路,从那么低的山谷登上了这样的高处。

再往上走,一座奇特的石头建筑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近前一看,标牌写着“汪仙坛”,原来这就是武功山“三大绝景”之一的江南古祭坛。附近还散落着几处类似的祭坛。不同于一般影视剧中看到的露天、圆形的祭坛,这些古祭坛是方形、斜坡顶的屋子,以石头砌垒而成,类似庙宇,原始而古朴。

江南祭坛群,江南古代祭祀文化的活化石,古人用来与上苍沟通的桥梁,武功山最富特色的人文绝景之一,地处武功山金顶海拔1900米处,巍然而立。四座朝向各异、建筑风格独特的石垒祭坛,自从三国东吴初年创建开始,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被称为“华夏一绝”。

葛仙坛,全称为“东吴雷霆玄省之坛,又称老坛、观日台,为道教丹鼎派祖师葛玄(三国吴人,164年-224年)所建,供奉葛玄。

冲应坛

虽然每一座祭坛规模都不大,但是武功山上全是草甸,那一块一块垒砌的石头当年又是从何处搬运到这般高山顶?在那久远的年代,这也应该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吧!

顺着木栈道,又走到了一座不大的庙宇,名字很特别而直白:求嗣坛。据当地人说,在这里求生育特别灵验,饮了这里的泉水,求男得男,求女得女,附近欲生育的人家都会来此礼拜,打一些泉水回家。我们笑说自己早已不用求这个了,当地人便说就算不求子嗣了,饮这里的泉水也会保佑身体健康的,还问我们有没有带瓶子呢。

走进庙里,先是见到一水池,池底很中国特色地也扔有许多硬币,我以为是喝这里面的水,并不是。

里面便是跪拜的人们,供奉着观音,从未见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观音下方的墙壁开了一个不大的洞,面前的地板湿漉漉的,上面铺着塑料布,一个人便整个身体侧躺在塑料布上,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想是在祝祷祈愿吧。完毕后便起身,提上装满了泉水的瓶子出去,下一个人立刻便又躺到了塑料布上,完成一套同样的仪式后提着泉水走出,有的甚至是拿桶来提的呢。

我们没有预备专门的瓶子,便都把自己随身带的水杯里的水倒了去,可是却没有发现泉眼在哪里。见人从旁边拿过来一个象是白铁皮做的非常长的管状工具,蹲在墙洞前,努力地把这个奇特的工具往下伸去并且象给单车打气一样地抽动,原来就是用这个特制的巨型“打气筒”把泉水从墙洞处的地下给抽上来的!用力地抽动了好一阵后,他把这个气筒拿了出来,把吸进筒里的泉水放出到水瓢里,我们每个人都用手捧着喝了几口,并且按照他说的边喝边在心中许愿,愿观音菩萨保佑自己和家人身体健康。每个人又都用水杯装了这清冽甘甜、据说有特殊功效的泉水,这才离去。

继续沿着栈道走去。此时此刻,不仅眼前已是无边无际的草甸,就连身后都是,已经被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包围。高山顶的天气实在是变化莫测啊,本也是浓雾笼罩只看得见眼前的栈道,一瞬间却突然云开雾散,云海出现。就这样时而浓雾漫天,时而晴空万里,让人忽而欣喜,忽而沮丧,满怀期盼。置身迷雾中时,人好似飘飘欲仙;云雾散开之时,眼前又顿时豁然开朗,漫山遍野的绿晃了眼。

天蓝如洗,云海升腾,阳光照射到草甸上,发出耀眼的光。风还是很大,绿草随风飘扬,好似一波波碧绿的海浪。绿草如茵,青翠欲滴,间或有小野花点缀其中,就象一颗颗彩色的小星星镶嵌在绿色的地毯上,有时又有一排芦花摇曳。远处还有一汪碧水,那是一座水库。每当一阵风吹过,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不知不觉间又已经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坡,一直走上了一条窄窄的山脊,孤零零地立着一棵小树,我很怀疑是不是因为常年山风太大的缘故,竟然没有一片叶子?树旁便是一个移动的基站。

这一条山脊极特别,如此窄的山脊两侧,竟然是截然不同的两般景象:以山脊为界,一侧阳光明媚,通透清澈,另一侧却浓雾弥漫,看不见任何东西。

不时有徒步者从被浓雾笼罩的山脊的那一端走来,原来这里便是徒步穿越武功山的经典路线——从沈子村登金顶的线路。

浓雾的一侧有几块突出的怪石,下面便是悬崖,路过的人都爱爬上去拍纪念照,只是有些人全无畏惧,也有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却战战兢兢呢!

一阵风吹过,浓雾散开,便可以看到怪石下嶙峋的山石,以及更深更远处小小的田园和村庄。

这时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她终于爬到了金顶的住宿区。她从中庵到金顶,一共用了4个半小时。我让她不要上来找我了,就在那里休息。

走到这里我们便往回走了,虽然也很想体验一下重装穿越者走的这条路线,可是知道要是走下去的话又会是漫漫无尽头,回头爬金顶吧!

回头望去,原来金顶这一片有好多条木栈道,有的直通金顶。我们没走栈道,从草甸陡坡爬了上去,这一条小路全是碎石,很容易滑倒。到顶上看到矗立着长长的绿色的铁丝网,那么网外的部分是不能去的了。顺着铁丝网走过去,远远地便看到了金顶石碑,全是人和徒步群的旗帜在包围着。

不过当地人说是金顶“残碑”,因为原来的石碑已被雷击毁。原来的石碑于2000年在金顶刻立,成为标志性建筑,因此称之为“世纪之碑”。这块碑于2013年5月24日下午遭遇强烈雷击,全部损毁成碎块。2014年公开向社会征集图案并重建,于是有了现在的金顶石碑,碑的一面刻着“武功山”三个大字,另一面刻着“金顶”两个大字及“海拔1918.3米”。在这里拍一张纪念照是每一个登上金顶的人必做的事,于是不可避免地,每一个人的纪念照都成了与陌生人的合影。

这里便是观日出、赏云海、看草甸的最佳地点。站在金顶,极目远眺,远近广袤起伏、无边无垠的草原连绵不断,似一幅巨大的绿色画卷,真是“一览众山小”,气势磅礴!

察看好拍日落的位置后,我们往下回到白鹤观处的住宿区,准备拿上三脚架再上去拍日落。此时已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在栈道上搭建帐篷,五颜六色的睡袋搭在栏杆上晒太阳。因为今日是武功山帐篷节的周末加之音乐节,预计今晚会人满为患,据说其中光是一家公司组织员工活动就订了几百顶帐篷呢。不断有人来询问有无房间,让我更庆幸自己幸亏早一点上山订下了房,不然今晚真要“露宿”了!

遗憾的是,待准备再上金顶拍日落时,晴朗的天空却突然变脸,乌云笼罩,再无一丝阳光。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希望仍能象刚才一样来回切换天气模式,说不定一会又云开雾散了呢?可是始终未能如愿。我还不死心,抱着万一的希望,又重新登上了金顶,这时栈道上已密密麻麻扎满了帐篷,一顶接着一顶,人从旁边都很难通行。可是在金顶上等了一阵,仍然毫无希望,便从金顶往下走回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出了问题。走到栈道上后,除了脚边的帐篷外,已经完全看不见浓雾中的任何事物,完全无从辨认方向。栈道四通八达,走到一个岔路口,我凭感觉走过去,可是越走越感觉不对,就算问帐篷里的游客也讲不清楚吧,好不容易碰到个还在栈道上卖水的小贩,问往白鹤峰是不是这个方向,告诉我走错了!于是我又折回去,重新走到了刚才的那个路口,定定神,大致凭转弯的方向判断出刚才从金顶下来的一条栈道,排除身后走错的一条栈道,再选出一条估计是下山的栈道,一路走一路心里打鼓,第一次心里有了些心慌的感觉,担心自己走不出去了!天色已黑,雾气浓重,我真怕自己又一次走错了方向,这漫漫的栈道会把我带向何方?我也想过实在不行就给留在住宿区的朋友打电话,让她请饭店老板上来带我下山,如果担心找不到我的话,哪怕我重新爬上金顶为会合点也行啊,问题是这个方案我担心也行不通,很简单,住宿区那里的手机信号都是时有时无可遇而不可求,电话怕都打不通吧!
心中真是千回百转,脚下却丝毫不敢停步,走了一段后又看到一个栈道上卖水的小贩,简直如同见到救星,赶紧询问下山的方向,一听这次没走错,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晚可以睡到床铺上了,不用在栈道上迷路了,开心啊!实际上再走了几步便看到了白鹤观!其实我已经走到这里了!只是雾太浓,近在咫尺那么大一座建筑竟然都丝毫看不到!

终于与朋友会合了,虽然这金顶上的餐费很贵,可是整整一天爬得这么辛苦中午也只是在路上吃了干粮,我们还是决定去吃一顿热乎的——吃方便面“犒劳”自己。可是没想到,就算想吃这15元一包的方便面都吃不成,因为老板说没开水了!游客太多吃饭的人太多连菜都搞不及,谁还来帮你们烧开水?而且此时就算再狠狠心愿意吃米饭都不成了,存货都已经搞空了。这住宿区的饭店就这么点,家家的都已经卖空了。不得已,晚餐继续吃干粮了……
虽然今天一路爬来不知出了多少汗、衣服多少次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可是我们决定今晚做个邋遢宝,不洗澡了!在金顶,洗澡是要另外交钱的。反正夜里这么冷,反正明天又要爬出汗,不洗了。上厕所也要排长队。晚上,吃完饭后的饭店也收起了全部的桌椅,地板就打成了地铺又睡了很多游客。

那就早早睡吧,今晚星空星轨肯定是没戏的了,不用熬夜数星星了。正准备躺到床上时吓了一跳,差点就睡到臭虫上面了!说到臭虫,今天白天时已有深刻印象,走在栈道上时常常看到小孩去碾臭虫,于是空气中就散发出臭虫那股特有的臭味,叫他们别碾也不听。栈道上到处落着臭虫,偏偏颜色又跟栈道的颜色相近,常常让人不经意间便踩了上去,于是那股臭味便经久不散。难怪当地人说武功山还有一个名字叫“臭山”,据说现在的臭虫已经少多了,以前是栈道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落着一层厚厚的臭虫的!想想都恐怖。问为什么会臭虫这么多呢,没人知道。可是就算现在说臭虫已少多了,仍然备受困扰,不时便在床铺上、凳子上、房间地面上、自己的背包上与臭虫不期而遇,甚至还有臭虫落在了我的相机镜头上,又不敢用力赶,只好对着它吹气把臭虫从镜头上吹了下去。

D3:武功山萍乡池州
登金顶、看日出、赏云海是武功山最值得体验的三大项,金顶登上了,云海看到了,还能不能有日出呢?次日清晨,我按照准备拍日出的时间早早起了床,可是一走出去就知道希望落空了,就算是漆黑一片,也能看得到满山浓雾。此时温度非常低,穿上了羽绒衣仍然觉得全身冰凉。这时竟然碰到有人从上面下来准备下山去了!我一问,才知道原来半夜一两点钟时狂风暴雨,不少帐篷被掀翻了或者进了水没法住,已经有不少人当时便摸黑连夜下山了。这时,真是庆幸自己改帐篷为订房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啊!
武功山的雾日多于庐山,在金顶一年也就三十多天能看到日出,而我们终究没能有这个幸运。于是在吃过早点干粮后决定提前下山,七点钟便收抬起行李出发了。雾中还夹杂着密密的雨丝,雨衣也派上了用场,登山杖仍然不可或缺。在路口要注意看指示牌,往自己昨日来的方向下山,否则若走到旁边另一条路则是通往安福方向,那就是南辕北辙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此次体会最深。雨密雾浓,寒风呼啸,又象昨天上山时一样,好多时候风吹得自己走都走不动,只好努力站定一会儿,待风稍小时再继续走下去,并且紧贴着靠山的那一侧路边走,不敢走另一边怕不小心踏空跌落或者被狂风吹下去。走到昨天卖水的那个三岔路口,没有再走从吊马桩上来的路,而是选了另一条路下山,因为当地人说这条下山路近多了。后来看地图,这条路可能叫雷打峡?
从这里往下,便又成了昨天好汉坡那样的路,只不过是从漫漫无尽的上坡路变成了漫漫无尽的下坡路!路两旁的植被从草甸变成了灌木,除了能看到自己脚下的台阶外,一切隐没于浓雾中。而那台阶除了陡峭、狭窄外还不规整,猜测这里可能是以前不太好的老路。脚都软了,有些台阶本身就很窄,堪堪能放得下脚,有一次我的脚一软只有半只脚踩在了台阶上,差点踏空滚下去。披着雨衣,身上不断冒汗,而脸上却被雾中的雨丝打得沁凉。朋友的体力没有我好,几次提议是不是稍微休息一下,但我担心大雨随时来临,到时若仍在路上更难办,只好否决朋友的提议,不断地鼓励她坚持走到中庵再休息。途中盖了一间小小的有屋顶的地方,不少人在这里歇口气,我们仍然没有停留。
漫漫无尽的下坡啊!我真切地体会到了有网友说的:每次下坡都想变成一个球滚下去,膝盖简直想跪下去!
这段路旁是许多粗壮的高山杜鹃树,可以想象五月时这处山谷一定非常漂亮,据说山石也很奇特,可惜今天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终于透过树林的缝隙看到了一点点墙,走到一看,真的到中庵紫极宫了,就是我们昨天开始徒步登山的起点,这时觉得脚都有点打颤了。
找到一个屋檐下终于得坐了下去,就在此时,暴雨降临。刚才没在半道停歇、一直坚持走到这里的决定同样明智,否则就算是穿着雨衣也定然会淋成落汤鸡了。看了一下时间,从金顶下到中庵,我们毫不停歇地往下爬了近1个半小时。
好在暴雨很快减小,并且没有我担心的雷电或狂风(怕会影响到缆车停运,无法下山),于是赶紧下到索道站,买票乘坐一级索道下山,票价55元。在缆车上,再一次看到满山青绿。十分钟后到达地面,雨势又大了起来再不减小。
艰辛的武功山之行终于结束。说起来武功山的景色并不算绝美,景象也很单一,主要就是高山草甸,花岗岩的奇峰怪石并不多。但武功山仍然值得人们前往,并且愿意为之付出汗水和辛劳,只因在你征服了那漫漫无尽头的登山路到达金顶后,你会真切地体会到“一览众山小”的雄伟气势,那无边无垠的草原会令你心胸开阔、心旷神怡。哪怕你无缘看到武功山浩瀚的云海,哪怕你无缘看到武功山漫天的繁星,哪怕你无缘看到武功山壮丽的日出,你仍然能看到广阔的草原,单此一项便能让你不虚此行!

武功山下来后,回城并不算顺利。雨势又大了起来,下山的人又多,想到那20分钟一趟只能坐11人的依维柯,颇为担心。冒雨走下索道站,走到昨天下车的路旁等候,果然不少人已在那里。正巧这时来了一趟车,人们一拥而上,我们没能挤上去。再等,见远处驶来一辆车却没进到这里便掉头离去,一问,说是下雨修路的地方堵车了,后面的车可能进不来了,要是这样的话就得往外走很远去路上搭车,一听更沮丧了。但是我们实在不想继续走了,便决定再在这里继续等一两趟车的时间,若这么长时间还没能有车进来的话就只能往外走了。于是继续等。运气超好!整整等了20分钟一趟车的时间后进来了一辆车,还未待停稳我便走到了车门边,待车上的乘客一下完便立刻挤上了车,心终于定了。
回程车费仍为23元,时间上比清早来时稍微多花了一些。因为有几名乘客要赶高铁而我们的火车时间是明早的,司机在征求大家意见后便先把那几名乘客送到了萍乡南站(高铁站),之后再到我们乘坐普速列车的萍乡站(也称北站),不过感觉两个火车站之间车程并不远,并且在萍乡站前就有去高铁站的专线公交车。
武功山雨雾连绵,市区却是阳光灿烂。接下去我们要去安徽池州九华山,原来因为不确定从武功山下山的时间,没敢订今晚的票,订的是明天清晨萍乡池州的卧铺票,这样的话明天下午才能到池州,并且要抓紧时间才能赶在景区交通车下班前上九华山。现在不到中午便已回到了萍乡火车站,上网搜车票,一看除了明早那趟车外就只有一趟今天下午六点钟的车,关键是无票,也就意味着如果改签这趟车的话,我们得在火车上站8个半小时!昨天今天已经爬了两天山,明天起还得爬三天山,无座的话太辛苦了。但改这趟车的话明天一大早便可以上九华山了,整整可以多出一天游玩的时间,这个诱惑力又实在太大了。几经纠结之下,我们还是决定改签,熬一夜火车站票。
8个半小时的辛苦不必多说,这趟车又超级满员,就连车厢连接处都挤满了人,我们只能站在座位间的过道上,一有人路过便赶紧侧身让路,旁边的人一去上厕所就赶紧坐几分钟,人家一回来便赶紧又站起来。就这样,半夜三点到了池州。出站后在车站对面找了家宾馆,一进房间便倒在床上睡着了,但也只能睡一个半小时,起床后终于得以洗头洗澡了——在武功山上,两天没洗漱了!
早上六点退房,走到就在池州火车站隔壁的池州长途汽车站,要去佛教圣地九华山啦!
九华山之行,我计划并实际走的线路与大多数人不同,让景区工作人员、旅店饭店老板等不少当地人听说之时都大感意外并且表示钦佩。继续下一段——《双山记之环拜九华山》。
花台石长城

石佛

地藏菩萨肉身宝殿

吊桥

本篇游记共含11217个文字,1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9-30 12:26

啊,羡慕楼主,好想出去玩哦

2016-10-03 10:57

楼主的攻略好详细,照片拍的也美,以后有机会要去一次,不过我们一般都是在木鸟短租上定的房子,还不错,也是朋友推荐的,楼主可以试一下哦。期待楼主更多精彩攻略~~

2016-10-28 14:10

引用 牛牛的妞妞 发表于 2016-10-28 14:10:14 的回复:

楼主的攻略好详细,照片拍的也美,以后有机会要去一次,不过我们一般都是在木鸟短租上定的房子,还不错,也是朋友推荐的,楼主可以试一下哦。期待楼主更多精彩攻略~~

回复牛牛的妞妞:你也住过木鸟短租?我们毕业旅行去黄山住的山脚下的民宿,非常有当地特色,以后再也不住酒店了~

2016-11-02 17:2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