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翻山越岭 跋山涉水,只为见到你——记不清是第几次徒步墨脱了

15
陈小葱 (拉萨) LV.13
2016-09-30 11:31 902/8
  • 出发时间/2016-09-01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200RMB

有一种感情,翻山越岭也要来看你

    派镇到墨脱这条路,我走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虐得自己遍体鳞伤,却总也走不够。兄弟野马说,这是因为我们都有墨脱情结。可每当安静下来,思索自己所谓的墨脱情结从何而来,都没有准确的答案。距离上一次带队徒步墨脱,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今年换了份工作,不再是记者,也不再是领队,而是一名文秘。

    按照往年的时间,至少8月份都要去一趟墨脱,回一次汗密看看眼镜哥的,似乎这已成为我的习惯。时隔一年,思念与日俱增,想想雪顿节放假正好可以回去,带了几个同事和朋友,头一回不做领队、不捡垃圾,只是单纯的要回汗密去看看眼镜哥。

    这一趟走得十分轻松,但走完之后心情有些沉重,回来两周了,都调整不好自己的状态。这次,我明白野马说的墨脱情结了,我们的墨脱情结,都在汗密,在眼镜哥的四海旅社。这种感情,不管是翻山越岭,还是跋山涉水,都要来看你。

新同事不信我能走下来,宝宝要笑哭了

    初到新公司,与同事们迅速拉近距离的就是聊人家感兴趣的内容,我还没找到这样的话题,就发现原来龙胜同志在浙江的时候就喜欢到处徒步,来拉萨以后没人跟他一起玩。靠着我的骑行和徒步经历,搞定了他。龙胜说以后我要是有什么户外活动,就喊他一起,有了雪顿节回墨脱的打算,自然就告诉他了。

    闲暇时间在办公室谈论徒步墨脱相关事项时,司机杨师傅特别不信任我的样子,说你能走下来吗?包括到我们走完回来上班,还是在说,路上你能走动吗?我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杨师傅诶,宝宝可是经过培训的专业领队,带队走了那么多趟墨脱,捡垃圾捡得垃圾袋比背包还沉,您说我能不能走动哇……好像在很多人眼里,提到女生徒步,首先就觉得她体力不行。虽然我是体力渣,但墨脱还是没问题的好不好,何况我又是这次行动的主心骨。

    龙胜又忽悠了另一旅游部门的同事要一起走,这个家伙真是在后来烦了我一路,之前在群里发的注意事项、反复强调的问题丫好像根本没看,路上问得我想把他踹下去,因为话太多,梗太多,后被我们笑成他是娘娘的纯爷们儿,这家伙是鹏哥。

    休息时鹏哥说要跟我来张自拍,脸大还在前面,果然没优势(摊手)

    坐对面美工说,他有个朋友想去,问我能不能带,我说先沟通一下吧,毕竟不是商业队,我不想操那么多心,事儿逼公主病的可不行。聊天中发现这小玲子这妹子是个纯爷们儿……我甘拜下风,一路给我们带的脏话都多了起来,很好沟通、懂事儿的妹子。

    老来是闺蜜的未婚夫,俩人在拉萨开了一家客栈,规模好大,可以直接在自家花园过林卡……因为闺蜜跟我一起走过墨脱,这家伙不甘心,必须也要走一趟,当然这是闺蜜的一面之词。人员就这样构成了,领队丫头,队员龙胜、鹏哥、小玲子、老来。

    也有女同事问我能不能一起去,果断拒绝,我不想给自己找太多麻烦,毕竟是非商业队,对同伴我也是有要求的,真想去,报名参加活动,那个我不得不带咯~

阿旺家摘桃子 派乡的家庭客栈很靠谱

    念叨了一年眼镜哥拌的豆腐皮,总算要能吃到了。此处有个小插曲:去年5月带队过去,那豆腐皮儿让我念叨了好久,8月带队的动力就是这豆腐皮儿,没想到一到汗密,眼镜哥说豆腐皮儿没了,香油也没了……他答应我今年五一我带队过去的时候给我准备好,结果我们招到的队员有点少,领队去多了成本太高。队员霞姐早早赶到眼镜哥家,就有了如下对话:
眼镜哥:你们领队是谁?
霞姐:疯子。
眼镜哥:那丫头来了吗?
霞姐:丫头没来。
眼镜哥:小柒来了吗?
霞姐:……小柒也没来。
    然后眼镜哥自顾自的念叨:怎么该来的都没来,老板自己来了……然后就去忙活了,没再理霞姐。后来眼哥说,那天人实在太多,他得烧水给大家洗澡。耿直的眼镜哥。

    这次为了保证能吃到豆腐皮,提前给眼镜哥打了卫星电话,他说豆腐皮多着呢,可是没香油了。背着朋友让我帮忙带给他的一瓶60度原浆酒、每次照例要背给眼镜哥的一大袋咖啡、野马交代的月饼,还有一瓶香油,上称,好家伙,背包还是30斤,跟带商业队没区别……憋说话,让我哭一会去。

    鹏哥还真是让我崩溃,很早之前就准备跟他说有哪些装备是必备的,没有的话要提前准备,结果这货特牛逼的给我甩了一句:装备我都有,你不用操心!发了装备清单和注意事项到微信群里,他才说自己这个没有,那个也没有……尼玛没有的都是背包、登山鞋、冲锋衣、护膝之类的必备装备!

    本来决定第一天直接从拉萨干到派镇,第二天开始徒步,可是318在修路,可能面临堵车,想在徒步前一天休息好一点,鹏哥建议8月31号下午集体请假先去八一,9月1日到派镇。我请好假,结果这些平时都能随时开溜的家伙突然都忙了起来,一直到下午4点多我们才顺利跑掉。要不是我催,不晓得要拖到什么时候,刚上了赶往客运站的公交车,就收到我领导的消息问我在哪,说雪顿节期间给老子安排个工作……鹏哥还没法开溜,只能第二天直接到派乡与我们汇合。

    按照朋友可宣的推荐,这次没住在兄弟客栈,在大峡谷景区外找到了阿旺家庭客栈,阿旺很热情,还带我们去他家果园摘桃子,那真是纯天然无污染,桃子熟得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在此我也推荐一下阿旺家,住起来感觉不比何姐的兄弟客栈差,阿佳做饭量超足的,家里好几个太阳能,啥时候都有热水用。

本以为自己是体力渣,没想到却是膝盖渣

    阿旺的车太给力,以前坐卡车要在后斗里颠40分钟才能到隧道口,没想到15分钟我们就到达松林口,天还没亮,尴尬了……在松林口调整了背包,教他们如何正确使用登山杖,简单热身后,我们就打着手电出发了,时间6点40分。

    老来在前面开路,我收队。老来是我们队伍里的身高担当,这家伙一步顶我们两步,刚爬坡的时候,小玲子 和鹏哥都有点走不动,好在老来懂得走一段要回头看看,等等同伴。最近一次走墨脱,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加上那次带着机长走得真的很慢,我们的速度,我已经无法估计,只是看着前面不远的山头,感觉那就是多雄拉垭口,可有点不相信,只是用登山杖指向那个方向,告诉他们要往那边走。没想到走了十分钟左右,卧槽!真是垭口!!才8点半啊兄弟们!你们要不要这么给力!!

    因为一直在下雨,整座山都被云雾笼罩,山口的风依旧那么大,拍了几张照片,嘚瑟了一会,就喊他们戴好护膝准备继续出发了,这样停留下去,很容易失温。接着往下走,太特么轻松了真的,就是我的膝盖隐隐作痛。从1月份从拉萨回家,到考完驾照回来,再到后来做文秘天天坐在办公室,基本没锻炼过,我以为自己体力不行,走起来会吃力一些,没想到这次我连腿都没酸,就是膝盖不给力,中间摔了一跤还扭到了痛感强烈的左膝。太尼玛快了真的,到拉格才中午1点!!

    安排他们住在老彭家,去的时候老彭不在,是一堆墨脱县的门巴族夫妇在经营,丈夫说老彭在八一,正准备这两天进来。安排好房间,就喊大家抓紧去烤火,老来和鹏哥的背包都没防雨罩,还是尽量把所有的东西都烤干,不然越背越沉。

    下午,七七大哥从汉密赶着骡队也到了拉格,时隔这么久,简直是遇到亲人了好么!

    这帮逗逼,无聊到用大盆当桌子,在一旁打起了扑克。

    马上到汉密,我跟小伙伴们说,我到家了

    清早起来,麻烦大了,宝宝的左膝肿起来了耶,虽然头天晚上擦了云南白药、白虎膏啥的,但没啥用……这不科学啊,至少到第三天我的膝盖才会出问题,这次才走了一天,膝盖竟然肿起来了,只好把护膝扎紧一些。

    鹏哥非要把我背包里的东西分担给大家,我担心他们的体力问题,没同意,只是把白酒丢给了体力好一些的龙胜。一路上,鹏哥一直在叨叨说要跟我换包包背,或者把其他东西都拿给他。他那破包,根本没背负,我不想肩膀的伤也犯了……虽然明白他的好心,他担心太沉的背包会给我的膝盖带来更大压力,但他絮絮叨叨的真的很烦,一句话堵死他:我知道后面的路是什么样,大概还有多长,根据这些我都能分配好自己的体力,安排怎么用膝盖,你知道吗?万一你废在路上,那不是让我更难办?自此,鹏哥不再提换背包的事情,只是强制抽走了我放在侧兜里的水瓶。

    这一路还是非常开心的,摘野草莓、桑葚吃,红彤彤的桑葚上还落着雨水,摘一把丢进嘴里,第一口咬下去直接爆浆,整个人都吃高潮了!

    开始进入蚂蟥预热区,我喊大家简单休息一下,准备迎接蚂蟥的挑战。结果鹏哥突然大喊:啊~~!!!宝~宝~~!!这是什么啊!!???这~是~蚂~蟥~吗????我简直要崩溃,从松林口开始,这货就一路喊我宝宝,喊得宝宝好心慌……我过去一看,他腿上正爬着一只去年最大号的蚂蟥,我淡定的用手指把蚂蟥接过来,弹飞,然后告诉他们,这正是这里的蚂蟥,并且是最大的。之后鹏哥又淡定的说:“我从小在江边长大,一点儿都不怕蚂蟥!”想到他刚才惊慌的样子,所有人都笑得喘不上气。

    没想到是我天真了,今年气候反常,我们进山之前下了一个月的雨,今年的蚂蟥简直变异了,鹏哥身上的蚂蟥只能算中不溜的,并且蚂蟥数量之多啊,从没想过往汗密走,我会被咬成那样。

    今天是我念叨一路眼镜哥,说他的仗义,他的能干,他的豪爽,还有他的好厨艺。大概离汗密还有半小时的路程时,走在最前面的老来说了一句:丫头在后面。我抬头一看,卧槽!眼哥出来接我了!!喊着眼镜哥就扑了过去,抱住眼镜哥。眼镜哥接过我的背包,说了一句:你包里装了些啥,咋那么沉?我才不告诉他呢~

    后面一段路,我走得心情愉悦啊,直跟小伙伴们念叨,我到家了,我到家了。而且眼镜哥把背包给我卸下的瞬间,我感觉自己能飞起来了~

实力证明,宝宝是酒渣

    到眼哥家后,安排他们先在门口清理一下蚂蟥再进屋。这里有两个梗,其一是龙胜的,其二是小玲子的。早上出发时就跟他们说,今天晚上能洗澡了,爽到不行,龙胜问是淋浴吗?我冷笑一声:你想多了吧,那种地方能洗个澡都不错了,还淋浴,给你烧锅水,兑上凉水,用瓢往身上浇。龙胜说,那我还不如直接下河去洗呢,雨季的河,呵呵,你去洗吧。结果刚到眼镜哥家,丫在门口就把自己扒得只剩下裤衩,第一个冲进去洗澡。在八一的时候,我洗漱完拿出一片面膜敷上,小玲子开始质问我:你不是说装备从轻从简吗,自己都带着面膜,还要我们少背点……结果我洗完澡出来,小玲子看我脸上又贴着面膜,马上换了一张卖萌脸,可怜兮兮的说,能不能给我一片呀……你们就这点出息。

    他们几人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蚂蟥,今年气候反常,我们进来之前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蚂蟥格外猖獗,数量也巨多。以往走这段路,根本用不着防护,结果今年,才是蚂蟥预热区,就把我咬得不成样子。帮他们先清理身上的蚂蟥,反正我已经皮了,咬咬去吧。眼哥冲我喊:你赶紧清理你身上的也,穿着黑裤子,都能看到血渗出来。我不以为意,眼哥过来掀起我的裤腿,一边惊呼着“卧槽”一边倒了一大把盐使劲儿在我腿上擦。我一看,卧槽这么多啊,我说咋那么疼呢,乐得哈哈大笑,眼哥瞅了我一眼,说:“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领队呢,走了这么多趟还被咬成这样,你咋不知道防护的!笑,笑个p啊你!”

    到了汗密,我算是卸货了,抱着酒、咖啡、月饼和香油,一股脑丢进眼哥的房间,然后就被眼哥用我背进去的酒把我灌断片了。一直都爱看眼哥做饭,不要太帅哦,我两只手勉强能颠一下的锅,眼哥跟玩似的…知道我就爱吃他拌的豆皮儿,眼哥每顿都给我拌一大盆,真的是论盆的…

    刚扒了两口饭,就一起碰了半杯,尼玛,酒下肚的瞬间,感觉整个肚子都燃烧起来了,不愧是60度原浆!只记得自己喝了好多,然后就断片儿了。再次有记忆的场景,真是……哎,我扒在床边吐,眼哥一边嫌弃我恶心死了,一边给我拽头发、拿热水、拍后背照顾我。还记得我哭了,哭什么呢?“5555好难受呀…眼镜哥,我是不是第一次在汗密喝醉呀…555怎么全吐了,我的土豆丝儿,我的豆腐皮儿,555…我白吃那么多了,全浪费了,55555……”

    醉到什么程度呢?睡醒后感觉一整天都还是晕着的,住对面老谢家的一位老爷子跑来参观,看到我跟眼哥坐在外面,就指着我说:“这丫头厉害,昨天是不是喝多了?”呃,好尴尬,老爷子,你咋知道的?“昨天晚上看你站在这里淋雨,一边淋一边傻乐呵,一看都是喝多了。”说着,老爷子还指了指门口的那块大石头。眼哥听后笑了半天:“我说咋吃着吃着不见了,原来跑外面淋雨去了。”尼玛,好丢脸…

    他们4个人跟着我,算是沾光了,眼哥难得出去接谁,他们遇到了。到家后,平时眼哥最多告诉大家洗衣机在哪,然后就忙着烧洗澡水。我们来了,眼哥给我们把洗衣服倒好,衣裤洗完就清,清完又甩干,还帮我们晾起来,眼哥可不这么伺候客人,他是真疼我。当我准备把鞋提溜进来刷刷的时候,看到眼哥正拿着刷子给我刷鞋,搞得我怪不好意思,伺候到家了简直。第二天中午,眼哥还用石锅给我们炖了只鸡。

    当然,我也不是好吃懒做的姑娘,来客人了帮着忙活,吃完饭照旧把碗都洗了,扫扫地啥的,眼哥那么能干,能让我干的活并不多。以前来汗密,吃东西的时候眼哥说就把这里当自己家,想吃啥就吃,想喝饮料自己去拿;干活的时候眼哥又说怎么能让客人干活。这次眼哥倒没那么客气了,只是依旧不让我干活,一直喊我去歇着。

不老男神老了,我也长大了

    以前一直觉得眼镜哥跟我一般大,差不了3岁,没想到他都快40岁了。第一次他说自己年龄的时候,我死活不信,以为他又在吹牛,看了他的身份证后惊呆了,他为啥看着那么年轻!今年回来,看到眼镜哥眼角又多了几道褶子,用手指抚了抚,真的抹不平……“眼哥,你看你眼角的褶子,咋这么多了?”我有点心疼了,眼哥甩了个白眼给我,你胡说八道,那明明是表情纹,说明我爱笑!

    我也爱笑,可我怎么没褶子?

    知道眼镜哥的客栈是自己和老乡们一起盖起来的,他是汗密站唯一一个10月底出山、次年4月再进山的店主,每年开山,眼镜哥不走第一遭,当地人都不敢去翻多雄拉。我们到了汗密,眼镜哥都会烧好开水等着我们,而眼镜哥开山回去的时候,还要先修房子。毕竟汗密气候那么潮湿,客栈又是木板搭建的。

    我只是听说眼镜哥的洗衣机、发电机等都是自己背进去的,但没有见过当时的场景,总无法想象;我知道眼镜哥家的用电来源于河对岸的水力发电机,为防止发电机被夹杂着泥沙和石块的河水冲坏,眼哥还挖了井。每次发电机出问题,就要带着工具用最原始的过河方式去波涛汹涌的河对岸维修:溜索。对于一个恐高还晕水的妹子来说,根本不敢想象,溜到河心的时候,我一定会崩溃的…

    第一次到汗密的时候,就说出山有信号了,一定要好好百度下这个男人,他是怎么做到十几年待在这个没信号、交通只能靠走、物资基本靠背的地方,可每次一出山,就忙着洗衣服,那时候家里没洗衣机,出山后洗洗涮涮是个大工程,就把要度娘的事情完全忘记了。

    这次出来,把脏衣服袜子统统丢洗衣机里搅,倒也方便。虽然知道眼哥其实很辛苦,但脑海里总也没个具体的画面。百度了很多眼哥相关的图片、游记等,我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之,很不舒服,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调整不好自己的状态。以往带完队回拉萨,次日就要正常上班,我很快能收心,投入工作状态中,可是,连着两周了,我很低迷。

    度娘上看到眼镜哥的四海旅社,从以前很简陋的小木屋到现在的原生态木质二层小别墅,不用多想就知道眼镜哥在其中付出了多少努力,没有房子自己盖,没有家具自己打,没有电器自己背,没有交流电自己搞,没有蔬菜自己种……想想如果是我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大概早就放弃了。

    又看了很多文章、新闻报道,似乎看到了眼哥在茫茫大雪中搜寻、救援的场景,看到了眼哥打着溜索到河对岸修发电机的样子,看到了他一趟一趟背着沉重的柴火匆忙回家的情形,突然想不管不顾,就这样回汗密,待上个把月,帮眼哥洗碗换洗床单,帮他背柴火,哪怕他打一个来回的时间只够我走一趟,做饭时帮他打下手,闲着陪他唠唠嗑……

    可是欠着一屁股账,信用卡每月的最低还款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逃债去了…

    来得次数多了,自然也见过汗密难得的晴天。那次我们带了20多号队员,眼哥家正好住了一支施工队,我们只能住在对面老谢家,我到之后没直接上老谢家,而是钻进眼哥家的厨房,探出个脑袋轻轻喊了一声“眼镜哥~”。正在做饭的眼镜哥一看,诶?丫头来了?说着就举着一双油乎乎的大手过来抱我。

    第二天,我们安排队员休整,睡懒觉到中午,阳光正好,晒得身上暖洋洋的,木质的房子也散发出阳光的味道。我趴在二楼的栏杆上,眯起眼,感觉到阳光已经将体内所有的细胞激活,闭着眼睛都能看到眼皮上的细胞在不规则的浮动。再睁开眼,正看到楼下赤脚走来一个光膀子的男人抱着洗得雪白的床单,踏着石头过来。赤裸的上身反射着阳光,像是身体周围有一圈光晕,这赤脚光膀子男人,正是眼镜哥。他一趟一趟跑过来在向阳的地方晾晒洗好的床单被套,穿着拖鞋走这路,要是有颗小砂子钻到脚底都硌得生疼,眼哥就光着脚这么来回跑……

    那大概是我见过眼哥最阳光的样子,其余时候,都是在旅社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一起吃饭喝酒,以及他忙碌的样子,还有现在,他疲惫的样子。

    在我的主观意识里,眼镜哥是一个如神一般存在的传奇,把他丢在哪里都能活下来,并且生存得很好,眼镜哥不会累。然而,晚上睡觉,被眼镜哥震天响的呼噜声吵到有点睡不着,次日说起,眼哥说自己累了才会打呼,平时不会。这时才发现,眼镜哥,和其他人一样,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会累,会疲倦,会有脾气,会变老……

    可能这也是我回来以后久久不能投入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的原因之一,时间饶过谁……

    眼镜哥不会老,我,也不想长大……

沿途的记忆,也是墨脱情结

    派镇到背崩,那么长的路,路上有那么多石头,我怎么可能记得清,可当真正又走在路上的时候就会发现,很多石头我都记得,这块石头虐过我,那块石头很滑,另外一块,我在上面摔倒过……

    每段路,都会有一些特别的记忆,这段路是跟平SS一起走的,他还调皮要到水里冲脚;那段路,是跟凯哥一起走的,他跟我一样,恐高,扶着石头谨慎通过;这段路,是跟小星星一起走的,我们蹲在多雄河边听着隆隆的水声抽着烟;还有那段,姐夫有点走不动了,我说要用登山杖戳他屁股……

    原来,这条路上满满的都是回忆,连石头、木头、流水都带着情谊和回忆。

    现在松林口那边的隧道已经快贯通了,眼哥说他家对面的山上也打通了100多米的路,3号桥已放置了施工设备,还有当地人在不断背施工设备、炸药等过去,墨脱县旅游局的工作人员说,将沿着这条徒步线路修公路,通车后,只需要3个多小时,就能从派镇到墨脱县城了。

    这条路,也将成为历史。对我来说,只要没通公路,我还是会一直走下去……

提醒!!

    最后,要提醒今年要徒步墨脱的各位小伙伴们,近两年气候比较反常,雨水异常多,以前走过的涓涓清流已然变成了黄泥汤汤,蚂蟥也变异似的比去年大了一倍。蚂蟥不是沿途最可怕的东西,而是脚下,尽管老虎嘴安装了护栏,但依旧十分危险,千万千万注意安全!

    墨脱仍保存着最为原始的森林,但徒步线路上总是丢了很多垃圾,这是本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希望大家都把垃圾随身携带,不要留在这片土地上。虽然我抽烟,但我会把所有的烟头都装进兜里带走。以前每次徒步墨脱,都是组织大家捡沿途的垃圾,尽管不能带走所有的垃圾,但希望能通过我们身体力行的这种行为,影响到其他人。对了,眼镜哥家墙上挂着用啤酒瓶和红牛灌串出的巨丑的“一起环保”四个大字,就是我们用沿途捡的一部分垃圾拼出来的,也希望以此给大家一些警醒。

    最最最后,希望所有徒步墨脱的兄弟们平安!!

本篇游记共含7852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10-03 01:04

嗯你说,我刚出山,又跑墨脱去了

2016-10-06 18: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精灵的独步舞 发表于 2016-10-03 01:04:37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精灵的独步舞:嗯你说,发完这篇我又带队进去了,一直没信号

2016-10-10 10:50

感觉就跟丛林探险一样 有意义~

2016-11-02 14:56

引用 二妞_ 发表于 2016-11-02 14:56:30 的回复:

感觉就跟丛林探险一样 有意义~

回复二妞_:走得多了,也没觉得怎样,但肯定是比在拉萨待着爽,心情舒畅,没信号,谁也别烦我

2016-11-02 16: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陈小葱 发表于 2016-11-02 16:52:09 的回复:

走得多了,也没觉得怎样,但肯定是比在拉萨待着爽,心情舒畅,没信号,谁也别烦我

回复陈小葱:心态100分 ~楼楼想跟您交流几个问题 能加您个微信吗 私信给我就好

2016-11-02 17:06

引用 二妞_ 发表于 2016-11-02 17:06:37 的回复:

心态100分 ~楼楼想跟您交流几个问题 能加您个微信吗 私信给我就好

回复二妞_:junjunjunjun26120

2016-11-02 23:2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二妞_ 发表于 2016-11-02 17:06:37 的回复:

心态100分 ~楼楼想跟您交流几个问题 能加您个微信吗 私信给我就好

回复二妞_:junjun26120,这个。。。

2016-11-02 23: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