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心向高海拔——阿里大北万里行(三)

2
学涯 (杭州) LV.9
2016-10-01 13:57 327/0

古格

札达神奇的地貌:

壮观的土林:

土林中劈出了柏油路,车在其中宛转穿行,仿佛驶于城市林立的楼宇间。一座座土山好似施了人工,如城堡似塔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赞叹。

札达县城,驻军似乎占了一大半,据说是阿里唯一有树的城市:

没有居高临下的衙门气势,挺亲民,冷清了点:

给游客看的吧:

托林寺是历史上名气很大的寺庙,建于11世纪,当时阿底峡大师从印度入藏后在此传法,对以后的藏传佛教影响巨大。寺里面在维修,外面靠河有些遗存的佛塔,黄土垒成,不知经历了多少沧桑。
这里是本地人转寺转塔的地方:

岸是又高又陡的土崖,边上有大块塌下去的地方,拦着绳子。宽阔的象泉河、连绵的土山尽收眼底。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落日:

兔子等到的彩虹金山

古格遗址是9至17世纪古格王朝的城堡,被遗弃有三四百年了。土黄色的断壁残垣对着雄浑的土山,似在诉说往古的苍凉。布局巧妙的房舍,方整的门窗,内壁熏黑的洞穴,令人遥想当年的鼎盛。如此繁复巧妙的构筑,精心设计的人居,竟空无一人,仿佛置身虚幻空间。我想象当年,这么高的地方,水背上来得多费劲。国王是不是常年困在这山头上不怎么下山?这窄小的台阶,国王的仪仗如何展开?
藏族女导游用钥匙打开佛殿的大门,进去让我们摘下帽子,不许拍照,然后观看讲解。壁画内容虽不怎么懂,但看得出确是精美,经历几百年那色彩还那么鲜艳,不可思议。但惊心怵目的是那些雕像,残肢断臂,有身无头,泥土剥落,泥像中的木橛突兀裸露,残破不堪。雕像是佛殿的主体,壁画那么漂亮,雕像应更精美。但眼前只让人感到震惊、遗憾。导游说是文革中砸的。谁砸的?红卫兵。红卫兵是什么人?她也没明确。
古格遗址修整过,修整中没把这些雕像的残破遗迹清除掉,是一大功德。文革中,西藏所有寺庙几乎都不同程度地被砸毁,格鲁主寺甘丹寺被夷为平地。但后来经过重建、修缮,都焕然一新,历史灾难的痕迹被抹光了。这在内地也同样如此,文革真相渐被屏蔽。而古格佛像的残破遗迹,则在提示着那段历史,告诉我们那摧毁文明的浩劫是何等残暴。导游说,历史上这城堡经历过两次战火,王朝虽然垮了,但佛殿不曾被毁,但二十世纪的文革竟把这文明结晶砸得一塌糊涂。现代人比起古人,究竟谁更野蛮?我一直纳闷:藏人受佛教熏陶上千年,谁会干这样的事呢?看过王力雄的《天葬》,才知砸庙的确是藏人,藏人红卫兵。藏人天性信神,新造出的神比旧神强悍猛酷,席卷天下,横扫灵魂,一些藏人都中邪了。这是这场浩劫的真正残酷之处。坏了人心,断了文明的香火,贻害至今。

佛殿:

国王的会议厅,这可相当于人民大会堂啊:

班公错

达瓦说现在走大北线的一般都不往狮泉河去,而是从札达219返回,到霍尔北走亚热至仁多,景色不错,可能会看到野牦牛。但我们心中挂念着班公错,宁愿跑远点。事实证明我们没错,狮泉河班公错一百公里景色美得醉人。
札达狮泉河

望见狮泉河了:

狮泉河大门:

镇子不小,到处在修路。印象深的是这新疆餐馆,里面维族味儿十足,好像到了新疆

狮泉河班公错。一扫此前相随的阴云,尽情享受阿里的艳阳晴空:

美丽的湿地,大气强烈的色彩,哪里是花花草草所能比的:

班公错。本想坐船去鸟岛,但没赶上船,下一班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就在湖边看鸟。鸟岛现在是不让上的,船就是在边上绕一圈。

多想像他一样在这天空中翱翔:

太帅了:

这鸟就是红嘴鸥:

一场空战,红嘴鸥大战直升机:

去鸟岛的船回来了:

它们就是要吃的,撒一把青稞就都跟过来了:

昆明滇池也有成群的鸥鸟,但那儿太公园化了。这里的山水更原始,天空更辽阔,鸟儿翱翔的画面更美丽。

那么自在,这天地好像都是他的:

啸傲群鸥:

群起振翅;

水中现秀美,如闺房淑女:

冲天展雄姿,似鹰击长空:

班公错返回狮泉河

面对照片,我不禁想:西藏怎么会保有这么美的景色?天赐是没说的,但人对这天赐美景的珍爱、敬重,也是很重要的。藏人自古崇奉天地神灵,山山水水皆有灵性,神山圣湖遍布大地。或以为其愚昧。是的,把山开膛破肚挖出金子,断河筑坝变出银子,是够精明的。精明得洪水泛滥、山倒泥埋。精明得寰球燥热、海水漫涨。精明得满天阴霾、气不能喘。如此精明下去,也许要断子绝孙了。最可怕的是头脑膨胀,愚而不自知,反以为智。藏人信奉自然神貌似愚昧,但却使人在大自然前保持谦恭,克制自身物欲扩张,天地以此而和谐,美景因而长存不衰。这不是古往今来的人间圣哲所教诲的智慧吗?

本篇游记共含1756个文字,10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