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江西青原山净居寺

8
東玻莲花 (深圳) LV.13
2016-10-01 16:47 1285/9

(摘自佛教网)
江西吉安市青原山净居寺
在水东十五里青原山中,旧名“安隐”,为唐行思道场。景龙三年已酉建兰若,天宝十年辛卯为寺,会昌间废。大中五年辛未重建。宋治平三年丙午赐额“安隐寺”。崇宁三年勅赐“净居禅寺”。元末兵毁。明洪武九年丙辰僧师巩复修。二十四年为丛林,嘉靖间绅士创会馆,讲学寺旁。万历末迁会馆於山之阳,还其故地。清顺治康熙间,眉庵、笑峰、药地相继住持,寺内多古迹。唐纪事有段成式碑,北宋纪事有蒋之奇碑,曹能始名胜志。青原有天宝六年碑,又在段成式前山寺,规制入寺门,九楹两廊二十四楹池,中为大雄殿,三桥拱之。后为毗庐阁,藏亲王赐经。又后为七祖归真塔,唐开元勅建,明王守仁手书“曹溪宗派”额之。塔旁有荆树,即行思倒插黄荆。黄辉题曰:“法荫人天”,旁基为元宋长者荣甫祠,法荫堂在毗庐阁右,归云阁左,药地愚者建方丈在殿左。寺基左山脊为五笑亭,亭稍下一坡临龙潭为钓台寺,南数十式为凝翠亭,守道赵进美新之。翠亭上有晚对轩,知县于藻建,今废。临涧阁,唐刺史韩衢建。曼殊阁、雷泉亭、洗耳亭,唐刺史李彤建。印水矶茅亭,唐刺史张勉建。水阁,刺史韦悦建。徘徊亭、百花亭,刺史谢良弼建。寝堂,元僧定休建。善法堂、传心堂,元元监建。蒙堂,元师巩建。归云阁、詹卜轩,胡瑜书额,今皆废。翠屏山之阳有五贤祠
《通志》载:青原山唐、宋墨迹三宝,悉照药地山志编次有:鲁公、文节、信国之书,而於李忠定公纲石刻犹轶。鲁公题石“祖関”二字易为木坊,系施愚山摹刻,黄文节诗碑八版分嵌殿壁,缺末一石,亦施愚山摹补,信国“青原山”三大字旧在红亭,今如故。惟绍兴壬字李忠定公宣抚荆广,取道庐陵,饭僧青原诗字,与颜、黄并美,至康熙丁巳吴舫翁始得之广陵汪舟次,时郡人竹庵杨霖为太平郡守,即摹本镌四十一石送归青原。僧大槿嵌之斋堂壁间,而后四美具矣。雍正间,谢志失载,今补正。
周必大《游记》云:隆兴元年十月戊午朔丙寅,游青原山净居寺七祖大师行思道场也。自永和镇渡江,行六七里,冈峦环拥。逼山门方见瓦屋,其寺颇迫窄。塔在山之巅,蹑阶上下,塔左有三泉。号:卓锡、虎跑、雷震。颜鲁公题,及元丰六年黄、鲁直二诗并刻泉侧。饭罢,南过钓台,面对大山,下临清溪,气象幽深,可以隐居。溪浅而源远,其支流循寺而出。唐大中五年四月前刺史段成式〈寺记》〉云:景龙三年为兰若,天宝十载为寺。所载亭台颇多,今皆不可考。成式文务奇涩,或不能句。午后由小径过龙度院,即今之龙集寺也。憨山德清〈重兴七祖道场〉序云:佛法托之像教,禅道寄之祖庭,故瞻梵刹而三宝现。前指道场而慧灯发焰,盖由道假人宏事,因理显是以诸祖法窟之不可泯者,若人身之血脉不可一息间,任道君子可不为之动心哉。惟禅宗始鼻祖西来,直指最上一乘,令人当下成佛。此道六传於曹溪,而青原、南岳为的骨之子。两人执帜,大盛於江西湖南。其下五灯分焰,皆以二老为燧人。此道昭昭,如中天日,月千百年来,闇然而愈章者,知兹山为人心世道之所最重。予少年曾礼七祖,见其僧皆俗物,寺委荒榛,唯诸贤祠宇尊祀其中,时则慨然叹曰:诸天奉佛,诸贤事天,然各尊其道理,或宜然恐神有所未妥也,徘徊而去间,常与紫柏禅师言之,谓禅宗寥落,必源头壅塞,当同疏之。师大以为然,师先候予於匡山及乙未。予年五十以宏法致谴放於岭外,因得力浚曹溪之源,以为禅道重兴之兆,辛苦八年而祖庭始开,功虽未圆,而中兴之机已见。辛亥秋日,安福邹匡明、子尹氏,发心重整青原,持邹给谏公书为先谈,且云子尹为七祖忠臣,予闻之跃然,乃先嘱其妥神祠为第一义。是时因缘未遇,遂寝之。越癸丑,予遂之南岳,践会金简仪部,约欲振之力未能也。丙辰,予吊紫柏有吴越之行,至双径见禅道大振,参究者众。予叹曰:此曹溪一派重衍也!丁巳夏归匡山作休老计。见东林莲社重开石门,禅期已结。予大欢喜,不三日而给谏邹公书,亦至,云:大修青原,翼得一指黠之。盖子尹之夙心,述予之本愿,先妥其祠。得刘晋卿、张寿长首为檀度,郭陵舄愿成主佛。予乃浩然叹曰:六祖有言,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然禅道自曹溪一脉始於青原,而传灯诸祖,至中峰之后渐微我国,初不多见矣。今二百馀年,予自浚曹溪不数年,而此道复振於越之天目双径之间,今且引归匡山石门,适青原大兴,千年之后复见今日,岂非应叶落归根之谶哉。惟昔盛时,莫盛西江马祖,今也重振再见於青原,是知,道运旋转与造化同流,信夫?意者将来八十一人,同马驹之下是有望於今日斯役也。檀度之功,任之者众,不俟予言,故特述禅道,隆替之由以告诸同志,不在荘严佛土,而在光辉佛日,以助尧天舜日,期与斯民共亭无为之化也。又岂可以寻常建一刹、创一宇,为佛事者同日而语耶!
清施闰章《毗庐阁记》云:浮图之言,禅者本曹溪言,曹溪之宗者首青原。盖七祖实绍,曹溪而青原,其手辟地也。自唐以来兴替,世相嬗最盛者,称笑峰大然师。先是明万历间,立禅寂公为名公卿於尊礼时,姚江之门人岁聚讲学,辐辏僧寺。寂公谓儒、佛不可慁祖庭,不可荒。於是,邹南阜、郭青螺、刘孝则诸君子议别建五贤祠及会馆,而以寺还僧。恢扩栋宇,崇墉广殿,爰有毗庐、佛阁之役,会力绌中罢寂公舍,去又三十馀年矣,公至乃落成。笑公起进士,历官曹郎,被谗在狱七年,日端居学易,旁通楞岩、南华诸经,视生死患难如浮云。酉戍间为僧,受具戒於云居颛公,又从天界浪公,受禅定久之,尽得其学。其来青原也,天界固属之,乃尸教事规制肃备,公谓是阁,岿然为寺冠,即不成如祖庭,何吾当了此归天界耳。又愍豫章穷瘠,募靖南藩府金数千,鸠工一时,野樵田父踊跃奔赴,雷动山涌,功逸而事举,会闻天界,浪公讣遽东下不久亦化去矣。阁始於戊午,成於戊戍,殆天定哉。公当爱颜鲁公所书“祖关”字,谓五贤祠馆既立,宜分树二坊,曰:“圣域”、“祖关”。予至吉,则坊之完,公志也。吾闻曹溪之学以理事兼融智行,并懋为长。笑公冥搜力行禅坐之馀,手不辍笔,着熄邪、正宗诸书,又习劳与众同役,不私一箸其教,人不专执,浮图说隋其高下,立中道引之故出处之,士皆乐闻其言,往来徒众常千馀人,用能阐浪公之传,以振七祖之绪,而青原为再盛。公既去,命其徒兴树守之。今药地、宏智又同公受学天界者也,总贯会通爰集其成,而青原至是为极盛世。言七祖倒插荆,孤根独茂,今其旁骈生新枝,佥以为异。徵云,然则一阁无足多,而笑公所造於青原功甚大。药公为置衣钵塔,且见属以阁记。予儒者不深悉佛书,然二公故皆以儒为禅,药公又与予善砻石,逾岁不可以辞。且作颂,曰:道以器行,数以象显,显晦因时,得人斯阐,於维青原,岩壑奥衍,七祖植根道场,用选历千馀祀,荆倒不枯,非有龙象,云谁之扶。寂公守绪,再拓其隅,有伟笑公,绍祖是图,探幽独朗,执行若愚,高卑雨化,顽慧风趋,冠山作阁,堂构以崇,孰云观美,法象昭融,力不告劳,成不尸功,朅来倏逝,何始何终。药公接踵,有源则同,磨岩命辞,式表洞宗,高山邃谷,留耀无穷。
宋《黄庭坚次周元翁》诗云:
市声固在耳,一源谢尘埃,乳窦响钟磬,翠峰丽昭回。
俯看行磨曦,车马度城隈,水犹曹溪味,山自思公开。
浮屠涌金碧,广厦构环材,蝉蜕三百年,至今猿鸟哀。
祖印平如水,有句非险崖,心花照十方,初不落梯皆。
我来螟讬宿,夜雨滴华榱,残僧四五辈,法延叹尘埋。
石头麟一角,道价直九垓,庐陵米贵贱,传与后人猜。
晓跻上方上,秋塍乳萁荄,莲子委箭镞,葵花仄金杯。
寒藤上老木,龙蛇委筋骸,鲁公大字石,笔势欲倾摧。
德人曩来游,颇有嘉客陪,忆当拥旌旗,千骑相排豗。
且复歌舞随,丝竹写繁哇,事如飞鸿去,名与南斗偕,
松风呤高邱,何时更能来,回首翠微合,于役王事催,
猿鹤一日雅,重来尚徘徊。
又诗云:
洗钵寻思去,论诗匡鼎来,鸦窥锡处井,鱼泳钓时台,
垂足收亲子,存身历劫灰,僧雏守金錀,一为道人开。
至人来有会,吾道本无家,阅世鱼行水,遗书鸟印沙。
斋盂香佛饭,法席雨天花,时有清谈胜,还同叹永嘉
王庭珪诗云:
异时黄鲁直,常赋青原诗,至今青原山,名与星斗垂。
自从有宇宙,孰能磨灭之,昨日从大旆,上读前人碑。
欲学下一语,自觉落笔迟,我等如斯辈,后世谁复知,
紫微千载人,治中同一时,两公俱大手,妙语仍崛奇。
得句未肯吐,神物悭护持,光艳出月胁,当留照岩扉。
佛屋深蟠七祖山,鲁公奇字刻孱颜。能来把钓溪台上,安用赋诗戎马间。薄宦不知何处好,浮生才得此时闲。夕阳渡口人争渡,又趁城头暮鼓还。
李纲诗云:
山空松桂香,殿阁森回环,三泉湛寒玉,洗我襟抱烦。
况与二三子,杖屦同跻攀,笑观颜黄碑,笔势惊飞骞。
昔也有高士,妙指穷元关。心花五叶开,法炬千灯传。
当时寻思人,一见心不澜,至今三百载。水碧山苍然。
嗟我爱山水,所至必纵观,聊於戎马际,偷此半日闲。
适野慕裨谌,命驾希谢安,规模寂寞滨,折冲谈笑间。
矧兹湖湘盗,钩锄本元元,弄兵潢池中,岂足劳戈铤。
愿宣天子德,往使疲瘵欢,龚遂理渤海,营平破先零。
威灵及襄汉,恢复从荆蛮,国恩粗可报,乞身返田园。
持此问祖师,神交当解颜。
文天祥诗云:
钟鱼闲日月,竹树老风烟,一迳溪流满,四山天影圆。
无言都是趣,有想便成缘,梦破啼猿雨,开元六百年。
空庭横螮蝀,断碣偃龙蛇,活火参禅笋,清泉透佛茶。
晚钟何处雨,春水满城花,夜影灯前客,江西七祖家。
彭举诗云:
揽胜栖真处,山穷境忽开,碧澄丹壑水,青叠翠屏苔。
岭树宜高下,溪流当去来,声光画不得,临此但只徊。
刘崧诗云:
闻说净居寺,莲花峰最奇,几年增怅望,何日是来时。
晓刹蟠丹壁,春泉注玉墀,塔前荆树好,应长向南枝。
王守仁《次山谷韵诗》云:
咨观历州郡,驱驰倦风埃,名山特乘暇,林壑盘萦回。
云石绿欹迳,夏木深层隈,仰穷岚霏际,始赌台殿开。
衣传西竺旧,构遗唐宋材,松风溪溜急,湍响空山哀。
妙香隐元洞,僧屋悬穷崖,板衣俨龙象,陟降临纬阶。
飞泉泻灵窦,曲槛连云榱。我来概遗迹,胜事多湮埋。
邈矣西方教,流传遍中垓,如何皇极化,反使吾人猜。
剥阳幸未绝,生意存枯亥,伤心眼底事,莫负生前杯。
烟霞有本性,山水乞归骸,崎岖羊肠坂,车轮几倾摧。
疎散麋鹿伴,涧谷终追陪,恬愉返真澹,(○)寂辞喧豗。
至乐发天籁,丝竹谢淫哇,千古自同调,岂必时代偕。
珍重二三子,兹游非偶来,且从山叟宿,勿受役夫催。
东峰上烟月,夜景方徘徊。
邹守益《次前韵诗》云:
道人爱邱壑,仙标绝氛埃。平原与文山,大字犹昭回。炯然忠义气,相照烟霞隈。我行蹑飞舄,云联恍洞开。深林却炎威,中有开元材。版桥喷玉虹,峡束湍声哀。扫石玩急流,扪萝瞰崇涯。冠敧穿篁筱,步滑缘松皆。散目憩层楼,劫火失雕榱。金刚有坏灭,矧复叹沉埋。稍喜年初熟,禾彧拥田垓。翻思在军中,枭狼正相猜。祝融似幸祸,淫毒枯陈亥。今日胡不乐,胜境款清杯。冲情斋宠辱,达观忘形骸。由来青蚪驾,羊肠屹易摧。逝将精琼爢,杖几终参陪。朝揽庐峰秀,夕泛海涛豗。哿矣东山墩,不离歌舞哇。怀哉醒心亭,幸以文词偕。皇极平如砥,车马谁往来。迷复亦己远,况乃岁月催。步趋追逸响,征轴敢迟徊。
罗洪先诗云
入谷寻源久未逢,空花落尽欲谁从。凭栏此日看秋水,隔院何人扣暮钟。衷壮自怜身是幻,将迎不为病方慵。黠晴且就闲来手,敢道长廊少画龙。
刘同升赠憨山诗云:君诗在箑三年字,粤海重封万里书。南去栽松人是否,  西来渡苇意何如。云修雁字成遗教,珠击传衣到草庐。耆旧萧条堪下泪,谁从高座析邻虚。
施闰章诗云:
雨中峰更绿,曲径满苔痕,溪水过林麓,山云出寺门,
崚赠飞塔古,空翠一亭存,不用持杯酒,僧厨饭蕨根,
揽接层峰峻,台廻细路斜,石林封旧雪,岩窦散阴霞,
清影时看竹,疎香不辨花,过桥三笑处,暝色噪归鸦。
李元鼎和笑峰诗云:
秋风落叶下晴空,坐对东湖似钓翁。鸿爪微留声自远, 口眉久谢画徒工。 谁云缁素情偏异,我觉英雄见略同。为忆翠屏山下路,相从杖履意何穷。
张贞生诗云
知音人许到,丝竹半泉鸣,花木尘中老,溪山物外清。
访僧须讳酒,登塔最宜晴,勘破千金钵,何常费力擎。
魏禧诗云
江上秋日佳,舍舟还登陆,七里到青原,清风引盘谷。
遥望宫嵯峨,参差出林木,文山与鲁公,入门景遗躅。
叹息阅人多,千载此属目,师闻履迎,一笑写幽独。
香积传白粲,饥来果其腹。共惜年时丰,处处多嘉谷。
辍箸行秋山,靓女初出浴,空翠四面来,十步成九曲。
最爱晚对轩,斜日上高竹。白石身嶙峋,寒水濯其足。
佳哉冷泉亭,颇似十五六,只此朝夕看,足资幽人福。
藉草话海潭,须眉朗可掬。开我天人理,倚伏如转轴。
明日扁舟行,江风何太速。
知府郑嘻五笑亭诗云:
五笑何人笑,亭名自昔垂,一身闲屡到,两载位频移。
僻地常招我,前贤未识谁,开来与继往,独羡尔能为。
知府庐崧诗云:
祖关高射鲁公颜,磴转溪廻云树间,月偃遥吞三叠水,天圆环入四围山。净居望去心先净,闲日游来意更闲,传语僧徒休置酒,渊明到此自忘还。
五笑亭,山志称徐俯建,明万历间祁承业修。天启间,张鸣鹗重修。永新何氏《又尚集》及尹氏《司马实録》载:万历间,永新尹愿所倡葺,偕郡守张司理、刘别驾、胡乡先辈甘宴焉。因名“五笑”。后郡守郑嘻诗盖指尹事也,应并存之以备考。
青又庵青又山,距净居寺五里,又名青幽庵,基枕青原,夹出山谷间,绵邈不尽,故名。
药地愚者《青又记》云:由水碓而入青又庵,凡五里许,溪之源三,一出千佛楼,一出谢坪,青又庵其一也。萦涧而行,涧岸类皆崭○樛葛,故右穷则渡涧而左,左穷则渡涧而右。凡二十馀渡,渡皆石步,足不得停;水行石间,斩冰雪,驱雷霆,人不能语,语不能闻,红尘世之嚣至此尽矣。其渊渟为渚,少衍为潭,清浅之流,分沙漏碛。鱼挂空中,人影湛然,草茵石枕,随处可歇。此青又庵之大概也。七祖塔後为桃树牛尾山,其下为长潭、乌泥坑,当其面石从北起,磊砢□□而浸趾,潭中是曰钓台,黄鲁直曰“似渔非世渔”,愚者欲架离钩轩以临之,似不似奚计焉。并水岩、虎岩、鸡山、鸽山,相峙错立,遂入长坑,两崖如峡,天为之小,鸟道逶迤,白云生焉。其兀然铁壁,障日者飞云石也。其踞而回首者,香象崖也。其在山半独出者,麟角石也。又转数曲为漱青峡,溪之中有方石如棋盘,笑公常坐此终日。是为中顿,少息奢臂再折而入碎然石,巘蒸蔚其上,土人呼为观音坐莲。从后陟其巅,形适肖之,其下陡陗不可攀援。一水自左来,则千佛楼之流也。参差数百步一水自右来,则谢坪之流也。由此数转为石楼、丹梯。梯之下两崖如阙,号曰“联门”,蹬而上忽开平,田禾黍瓜瓞彷佛桃源,却无人家。独前阿茶丛之中,垂瓦两下,是所为青又庵。千峰青又青,殆取此乎,行者烹所采茶,正不必北苑岕法也。饭后经大小嶅,历观茶圃,皆笑老人所经尽前人种之,后人享之。后人当如何田有翏而半荒。深山多野兽,惟种茶与姜,昼夜守田良苦,设机惊之,久亦画饼矣。过冈为千佛楼之顶,其麓开阳数百丈,楼毁多年,其腋有茅厊,将以兴作也。千佛之肩为定慧庵,其背为嵁庵,庵之谷口有荆陇洞,可容百人。破庙塞之,越嵊为鸠岭,道士□则主山之龙脊也。稍偏为窑坑,外为浮山,即古莲社地,刘须溪所记江相国之皐歌应在此处。今结寂公塔,子孙守之。他日从龙集访资福,五峰并路游焉,可也。遂冲棘而下,循流而出,会於谢坪之谷,谢坪安可不至,蹑而登焉。山上有山围,之中坦如掌,旧有堂基,今皆榛芜,其坟如者,土人传为文山之祖茔,求碑记不可得。此地外襟大江,内案隐抱,或在斯乎。其阴有崖,巉然而突召,望崖返矣。南有径达张家渡,六仙所出北下为泥湾村,鸡江岭渡永和、冬涸、石骨见於河堧,周益公所称不虚,宜永和之五杰至今瞻仰也。游青原者舍舟登岸於此,愚者为建一亭,前轩后室,颜之曰“青原岸云”是游也。先尽幽隐,后得平旷,或者犹述龙湫、三叠之瀑,浮渡林屋之洞,意将以轩轾乎。愚者曰:天地间各适成其,天然之致,原不以夷、险、大、小角争也。知此者可与游矣。
施闰章游《青又记》云:枕青原而夹出於山谷者,为“青又”,予闻之药公以其山缅邈不尽故名。土人相传或谓之“青幽云境杳,邃咎似武林,九溪十八磵”。自五笑亭而左,穿山液侧下,窅然以深,左右诘曲,缘磵行,落叶在林,履声飒然。与诸子登钓台,水清、石峭,顾而乐之。前二里得飞云石、礌仄礌,望之若垂天之云,又涉磵数重,大石横出,径隘甚从,人私语曰盍凿诸。予笑谓山灵所留,以拒车马客也。迳再折层崖、峻峡、石骇,水飞、奔雷、曳练,药公名之曰“涑青客”,皆选石列坐,聆翫淹留委情栖寄。自青原寺至此可五里,委蛇复嶂中,其进若阻,其往若回,惟一缕泉声淙淙随人不绝。山中草木苍翠,如早春将至,一僧舍寒香发林则,山梅已华矣。延目前峰,遥青无际,景仄而归。途既半,坐谿中盘石与药公论生死鬼神事,良久又言此山之阳十里为天玉山,上有瀑布从飞云石畔一峡横入,旧有千佛楼,今皆山榛隰苓矣。山之幽固不可胜穷也,同游五人刻石纪姓氏。
康熙乙已季冬之六日施闰章游青又庵诗云:
晴冬风日好,乘兴恣攀跻,岚气盈襟袖,泉声遂杖藜。
天 围一握小,峰截片云低,暗穴熊留馆,荒陂虎印泥。
钓台邀客坐,石壁待谁题,置屋缘茶圃,分流润麦畦。
野梅寒早发,谷鸟腊先啼,白饭烹葵美,青林采药迷。
惠荘心共远,支许手同携,不尽青青色,重看万岭西。
药地智《青又庵》南新得悬泉诗云:
冬壑如春雨,青林白浪奔,笔先垂瀑布,斧已劈雷门。
玉漏飘纱幔,岩廊洒墨痕,数千年今日,山水自知恩。
何永绍青又庵诗云
一径青林合,苍山万树低,苔花蚀乳窦,柘刺挂轮蹄。
路转逢僧话,蛙成扫石题,白云飞不尽,归拥数峰西。 (黄年凤)
大家也在搜
青原山净居寺挂单 青原山净居寺不腐之身 吉安青原山 青原山风景区 青原山江西著名风景名胜区 青原山动物园 青原山净居寺网站 青原山净居寺早晚课 青原山净居寺曹溪宗派 江西寺庙
净居寺
净居寺
  青原山
青原山
  释妙安
释妙安
  释体光
释体光
  
电脑版转码声明用户反馈站长认领
提示:原网站已由百度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本篇游记共含7206个文字,3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2016-10-01 20:04

不错

2016-10-01 20:11

引用 東玻莲花 的图片:

2016-10-02 03:49

2016-10-02 05:04

2016-10-02 06:0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详实

2016-10-02 12:08

引用 東玻莲花 的图片:

2016-10-02 17:35

名山古刹   环境清幽

2016-10-02 21:57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10-03 18:55
相关目的地:
575228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