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漠河忘记生死

  • 出发时间/2016-01-25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写在前面:
工作之后每年可得的假期就非常短,身处西南小城,要跨过国土广袤的大半个中国东北,交通时间成本与费用成本不可兼得。今年1月,就是新闻里各种播报遭遇最寒冷天气的时候,一同事说她想去看雪,网上看了一家靠谱包车包住车队,想到可以不用太操心,便在出发前一周打定主意一同前行。从没去过东北,那第一次就从最北边的【漠河】开始吧!


在国内去过的几十个地点中,从没有哪里像漠河那样给我泪流满面的感触。
在满眼红色屋顶的虔诚的色达,在神圣雪山的美丽的稻城,像我这种没信仰的人大概共鸣感会更弱一些。
除了感叹美景之外,陌生感和好奇感更重。
此次漠河之行,出于偶然,却让人感到深深震撼。

在结冰的黑龙江面上,冰凌在阳光照射下闪着金子般的光芒。
对岸俄罗斯的白桦树和这边隔着冰河相望,站在一片广袤的白色中间,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
特别多次,真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

漠河踏上火车的时候,眼泪忍不住就下来了。
中午零下三十度,天空让铺满白雪的大地沾上蓝色,沿铁轨郊外雪地里不时出现各种动物的脚印。
白桦树、蓝天、雪地、冰凌…漠河有一种沉静的直白肃穆,像司机赵哥他们人也粗犷真诚。
”抹掉过去,我愿意在这里重新一种生活“。
对于我这种热爱家乡美食热爱父母的人来说,不管之前去过哪儿,这念头之前从没出现过。
但在漠河,却有这样的冲动了。

司机赵哥说,夏天秋天依然美,不过我大概还是更喜欢冬天这种肃穆安静的漠河吧。
站在黑龙江面上的时候,心里特别感恩,感谢大自然接纳渺小的自己,融于天地之间顿生出安全感来。


感慨太多,先上图吧。(简单的行程参考附后)

照片基本没调色,就是加了水印。上图是漠河县城,因为八几年大兴安岭的大伙,县城也被烧毁,这是后来按照俄罗斯建筑风格重建的。

从县城前往北红村的路上,一路都是风景,特别有苍茫感。

前往北红村的路上,我们随时叫师傅赵哥停车,赵哥从来不抱怨地停车任我们拍照。

路上的美景,大片大片没有足迹的白色。

算是景点之一,一片白桦林。白桦林据说是大火之后长得最快的树,这边大片大片的光秃秃的白桦树和覆盖着雪的大地特别相配。白桦树直挺挺地立着,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里,特别帅气,特别有那种沉稳寡言忍耐的帅气。

路上都是直挺挺的桦树和杨树,大别大气特别开阔,穿行在路上感觉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也是去北红村的路上,不记得叫什么桥了,下面的湖面全部结冰了,有人停车奔到湖面去。

插着小红旗的是国界线,夏天冰雪融化的时候小旗子就收了,冬天结冰了,就有边防兵去插小旗子。

大约下午4点多的时候,太阳就落山了,我们一直追着夕阳走,实景真是比照片美太多!

到达北红村的时候,天还没完全黑,这里就是传统的农家木方,每户房子顶上烟囱都冒着白烟,给人进屋就能暖和的温暖感觉。村子开发较少,给人感觉特别朴素踏实,原汁原味。

第二天几乎一整天都是在这条结了冰的黑龙江上。

中文博大精深,”美不胜收“!一路上都是”美不胜收“!

听司机赵哥说,每年结冰之后,边防兵就会开着军用卡车在江面上开出车道。江面上雪特别厚,这让常年处于下雪都不会积雪的南方的我们很兴奋,光是车道旁边都有到膝盖那么深,赵哥说,往林子里面走,有的地方深过腰。

小旗子就是国境线了,对面就是俄罗斯。赵哥介绍,非常偶尔还会有俄罗斯军队的吉普从那边开过。

北极村走的路上,有很长一段路是像这样的,两边白桦树,不过据当地政府的做法,每隔一段就把两边的白桦弯起来拴在一起像门洞似的。我不太喜欢这样,更喜欢他们直立的站着,向上生长最原本的样子。

即使叶子全部落光了,这树枝的伸展也特别美,尤其在白雪皑皑晴空万里的时候。所以忍不住一直拍树。

这个好像是叫黑龙江第一湾还是啥的,不记得了,拍摄角度是站在江面上,对面山上的黑色的曲线是一条木栈道,我们爬到一半就没爬了,中午在这个山下的唯一一家停留点吃的饭,现成的做好的,像快餐类似自由选择。图片上俩人就是司机赵哥和广东小哥。

停留点的一个当地村民吧,去江面上打洞取水了。

看,多好看的树!

结冰的江面并不是总是平的,据赵哥介绍,像这种疙疙瘩瘩的大块大块的会闪着光的冰棱子,就是气温下降的时候,江面结冰太快,上游已经冻上,下游还没来得及顺开,就被一层一层地推挫着成这样了。

在江面上的时候,特别想停车熄火,站在这四野寂静的白雪中停了十分钟。当然是停了的,不过在外面站了几分钟就受不了了。

江面上的雪被蓝天都映成了蓝色。

当地村民在打鱼。每隔一处会看到有些杆子,这是由村民打洞插进去的,杆子与杆子之间在冰的下面是连起网的,就把鱼挂住,第二天或者多久再把网拉出来。

我们停车去看了村民打鱼,都是些小鱼,拉出来,蹦跶2、3秒就冻僵了,毕竟屋外是零下三十多度呢,不过赵哥说,如果放回去还是会活回来的。

冻僵的鱼保持着扳动的姿势,不过太长时间的话,直接冻出血来。

这后面是北极村滑雪场,120块钱一个人,随便滑好像是。我们去玩了俩小时。

快到达北极村了。天边的颜色非常好看,层次非常丰富,从蓝到绿到黄到橙到红,可惜的是真没拍出来。

最北邮局,人很多,里面那个自动制作明信片的建议别用,十多块钱一张,很容易褪色。不过从中国最北邮局这里寄一张明信片给自己,还是很有意义的。

漠河县城

漠河县城,炒瓜子的,大家眼睫毛头发上全都是水雾遇冷空气变成的白须。

这就是冰棍儿摆在外面卖。我们买了几个雪糕。

物资准备

由于从小就活在零下1度就不得了的地方,所以没办法理解天气预报里”零下30度“是什么概念,只知道得多穿,于是,性价比考虑,在迪卡侬和淘宝搞定了所有物资:

一)防水雪地靴、轻薄羽绒服两件、外套防风衣一件、保暖内衣一套、正常棉裤一条、防寒面罩一个、防寒厚手套一副、帽子和围巾等;
二)还带了风油精、去痛片、士力架、湿巾、纸巾、暖宝宝等;
三)电子产品类,充电宝多带几个,气温低手机容易没电,相机防寒套、相机电池两块,充了话费,和流量叠加包

(基本洗漱用品就不谈了,以上内容差不多就够了,还带得有其他的都没穿,事实上真冷的话,在户外也带不了多长时间,暖宝宝剩了非常多,因为没有想象中那么冷得夸张,帽子和围巾我基本没怎么用了,只是把全身所有能拉能扣的地方全部拉上扣上。)

行程安排

大致行程如下:
1月25日,贵阳北京(绕道去北京办了事,机票580也比较便宜);
1月26日,北京——哈尔冰,D27动车(15:15---23:00),耗时7小时45分钟,全程站票;
1月27日,哈尔滨住果戈里大街附近,白天去中央大街和圣索菲亚大教堂转了转。
                 哈尔滨——漠河,K703火车(18:36---11:35),耗时17小时,没买到卧铺,硬座过去;
1月28日、29日,包车包住宿¥570,从漠河县走北红村,住北红村,次日走北极村,住北极村;
1月30日,从北极村早餐之后出发前往漠河县城,中午火车回哈尔滨
1月31日,早晨6点到哈尔滨,在哈尔冰玩耍一天,去了老厨家大吃,沿着松花江走到冰雪大世界;
2月1日,哈尔冰——沈阳,T3018火车(11:42---18:06),耗时6小时24分,到沈阳见朋友;
之后从沈阳飞机回家。

整个行程吃、住、交通等,大概花费4500左右,其中回程机票花费1600元。
以下主要挑拣在哈尔冰和漠河的四五天进行详细说明。

吃住哈尔滨

北京动车到达哈尔滨东的时候是夜里11点,乘坐了火车站大巴(20元)到哈尔滨站附近的酒店入住。大概东北夜里出门的人比较少,开门的店也不太多,花了30多块钱吃了顿饺子,哈尔滨第一印象是冷冷的结冰了的路面。

26号晚住宿,哈尔滨凯悦之星连锁宾馆邮政街店,商务大床房(条件不错,有窗),去哪儿网上订的折扣下来129元;31号晚哈尔滨时佳快捷酒店果戈里大街店,大床房(房间特别窄,无窗,条件不好,就在凯悦之星对面),去哪儿网预定折扣下来154元。(后面这家真心就不要去了,各种不推荐)

哈尔滨的两个白天,去了中央大街吃了马迭尔冰棍、华梅西餐厅吃了俄式西餐,去老厨家吃了锅包肉和拉皮,沿着松花江走了几公里走过了大桥去了冰雪大世界,在牛棚牛奶棚蛋糕店买了红丝绒蛋糕卷,在果戈里大街上一家秋林商场买了红肠。


上些哈尔滨的图

从宾馆走去中央大街的路上,是的,我们几乎所有的行程都是步行。

中央大街跟各种商业街一样,人很多。由于没啥文化,所以也不了解历史了。

著名的华梅西餐厅,排长队的是买大列吧的。当然里面依然是在排队等位。

据说哈尔滨的各行各业的服务员都是拽拽的。反正我们没看出客气到哪儿。去领了号排队大概半个来小时。

有羊肉,有出名的红菜汤,这一顿大概130多块两个人,第一次吃某种食物总是好奇多过于品尝,所以就是为了尝个鲜,没啥想法。那个红菜汤感觉有点像我们家里吃火锅煮了各种菜之后,剩下的汤。

走通中央大街,就有江面滑冰场,各种人。太滑了。

圣索菲亚大教堂,我们回来之后一个月出了个新闻,有人投毒把鸽子们都毒死了。这种不热爱大自然和小动物的人真是希望赶紧现世报。

出名的老厨家。

据说要等位的老厨家,我们去得不算晚,11点多中午,还有位。不过生意的确不错

锅包肉、拉皮、地三鲜,还有个小锅豆腐,三个人,饱饱的,分量足。这大晚上的口水又留下来了。

冰雪大世界人蛮多!

专门等了下午时候玩到晚上。很童话有木有。

吃住漠河

漠河订了【大伟包车】家的三天两夜行程,单人¥570元,包车包住宿,相对比较省心,司机师傅吃饭由我们全包(当然,司机去的店可能都是熟悉的或者有一定关系的,不过如果司机师傅比较厚道,这些都没设么)。

28号到漠河之后,司机在火车站接站,开车一路到县城(县城不大,大约就十来分钟就到了)一家火锅小店,我们两人跟从广州来的一个小哥搭伙拼车,互相不认识的几人见面就吃火锅,一开始还是有一点点尴尬的,味道不错,点了几盘肉和菜,花费230元(感觉是正常火锅价格)。便开始出发前往北红村。

漠河天黑得比较早,天气晴朗,蓝盈盈的,满地满眼都是雪。北红村是比北极村更北的更朴实更没有开发的村,睡的农家小院的炕上,晚上吃饭点了猪肉炖粉条、土豆牛肉之类大概四五个菜,花费277元。

29号车开在结了冰的黑龙江面上,去了”我找着北了“的石碑、北极村滑雪场等,晚上到了已被开发得很多的北极村,住在北极村,中午吃饭花费190元,晚上花费180元。(没专门省钱,差不多就点的4、5个菜左右,有肉菜有素菜)

30号上午,在北极村住的那户农家吃了饺子(20元一盘),就往漠河县城赶,还在漠河县城自己转了转,买了放在屋外卖的雪糕。

出火车站的第一眼,手机图片,有色差。

漠河县城的北极星广场,觉得应该没啥意思,就没上去。

到北红村的晚上第一顿,应该是有4个菜,上面写的200多?反正就是200左右吧。全部没吃完,剩了大半。

北红村农家炕,墙上是热的。第一次睡炕上,还是挺稀奇的。

包车师傅都是一家的,所以遇到的另一个车的大学生小朋友的照片,盗用来看看。

就是那个什么黑龙江第一湾的那边山脚下停留点的”快餐“,近十种菜。

北极村的住宿,就是正常的标间了。不过我不太喜欢光线太暗的地方,这几个吃饭的地方光线都太暗了。

关于包车

关于本次旅行愉悦与否的关键,当然离不开一直同行的司机师傅。他们不仅给了许多帮助,也让我们对漠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车队叫作【漠河大伟旅游包车服务部】(网上可以搜到),单人570元包车包住宿(2016年1月价格)。我们的司机师傅叫赵景春,帅气又贴心。

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我给司机赵哥发了条短信,感谢两天以来的照顾,原文如下:
”赵哥,这两天特别感谢,不油腔滑调偶尔幽默,话不多却亲切,这让人感觉不是交易,而是跟着一个之前就认识的大哥玩了一趟漠河漠河粗犷直白肃穆,人也类似。出来铝兴,最怕就是商业化流水化利益化,跟你们接触下来,至少感受是实在人,觉得你们是有着感情的,看着你们聊天玩笑,认认真真做旅游做餐饮搞住宿,依靠本地生活认真赚钱,觉得你们都在踏实认真的生活。虽然只有两天,却特别舍不得,真心的,再次感谢赵哥。“

说一个细节,我下车拍照的时候手套和包是放在座位上的(副驾驶),回来的时候刚开车门,赵哥把包和手套拿起来,我还在想他在干啥,后来才反应过来他是为了腾空位置让我赶紧先坐进来。

路上遇到一些要收门票的景点,我们说不去也不勉强,也没摆过脸色,总是微微笑着,偶尔还跟我们说他自己的事情。他们一个车队的我们还遇到了两个司机,感觉都是特别实在的人。总之,这个车队挺靠谱的。

车上就是赵哥了,太清楚的照片就不发了。





游记就告一段落,漠河,我大概还会再去的。

本篇游记共含5055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骆骆达 的图片:

2016-10-08 22:40

引用 zj882003 发表于 2016-10-08 22:40:08 的回复:

回复zj882003:

2016-10-12 11:1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