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缅甸速写【仰光、维桑、蒲甘、博巴山和曼德勒】

2
黑大兔 (重庆) LV.15
2016-10-02 11:27 173/0
  • 出发时间/2015-01-18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3000RMB

缘起

时间:2015/1/18 – 2015/2/1
路线:昆明 – 仰光维桑海滩 – 仰光 – 蒲甘 – 曼德勒 – 昆明

友情提醒:因为这篇游记反映的是2015年初的情况,而缅甸正处于飞速改变的时期,文中的部分信息肯定有过时之处。还请网友们在出发前以各种媒体上的最新信息为准,谢谢。

缅甸的心草,早在2010年去泰国的时候就种下了。小时候对缅甸的唯一印象,就是重庆话里那个“耐温将军”(取自上世纪后半叶统治缅甸的军政府领袖奈温之名)。后来坐在泰国大城的残垣断壁上发呆,就开始想去看看那个毁灭她的国家——缅甸。这个中国在高黎贡山西侧的邻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

泰国大城感兴趣的话,欢迎阅读拙文《暹罗的“大唐盛世”:大城(Ayutthaya) 》:http://www.mafengwo.cn/i/753285.html

仰光

时间:1月18日-20日

当昆航的飞机降落在老旧的仰光机场,我终于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坐上从旅店来接机的小伙叫来的出租车仰光市的样貌在我们眼前渐次展开。潮湿闷热的空气中混杂着一种淡淡的老家具味,并不难闻。老婆说这是东南亚特有的味道。感受着近三十度的气温,难以想象就在我们出发的当天,昆明下起了雪。

仰光是我最喜欢的缅甸城市——充满活力和生活气息,揉合了传统与现代。房屋多是殖民地时代的遗产,街上的万国牌汽车好似古董。街道虽然拥挤,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但并不让我觉得混乱。由配枪的门卫守卫的国际超市,竟让人忘却这是在尚未开放的缅甸

【入境】在老旧的仰光机场过海关的时候,不仅需要填写入境卡,还要填写一张申报单。前者交给海关,后者在过海关取到行李后由一名工作人员收取。这两张单子在下飞机后由东航的工作人员发放,是中英文双语的。过海关和取行李的速度还算可以。

【换钱】在仰光机场领取行李的区域内外有几家货币兑换点,有些给出的汇率相当好。我们在取行李的地方旁边找到一家按1025的汇率换了$200(当日汇率1029.75),还没有出行李区。事实上,这家的汇率和两天后我们在昂山市场的PHK Money Changer得到的一样。可见如果只是短期停留的话,的确可以如一些攻略上说的,在机场换钱就好了。机场的兑换点对美元的表面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只要大体平整,能够通过验钞机就行。这点比在昂山市场换钱方便。另外兑换缅币的汇率,的确是仰光最好,曼德勒次之,蒲甘最差。在我们旅行的时候,按照1025的汇率换得的缅币,每1000K相当于人民币6元。

仰光市内昂山市场的PHK是我们找到的汇率最高的一家,位于市场的西北角的一条巷子里。在昂山市场内挂着Money Changer牌子的商铺内换钱是安全的,但那些游走的印度人多是骗子,不能找的(这点网友们已经反复强调过了,但还是有人被骗)。换钱以前最好估算一下自己需要用多少缅币(注意在很多酒店支付美金更划算),否则换太多的话以后换回来时会有损失(相差约4个点),而且大额缅币不能带出境。我们在缅甸的日均花费大约是3万缅币(不含房费)。

【住宿】我们住在海贝旅馆(Ocean Pearl Inn),带空调的标准间每晚$30(含早餐),接受网上预订。房间的条件很一般,厕所还算干净,有热水(要放一段时间才出来)。在缅甸旅行,住宿的性价比不高。海贝旅馆有个分店(Ocean Pearl Inn II或称Aung Si Guest House),价格比老店要便宜,楼下还有个小夜市。海贝旅馆提供免费的接机服务。在仰光机场的行李区外,会有人举着写着你的名字的牌子等候,然后为你找好一辆出租车并付款。对于初来乍到的游客而言,是很有用的服务。

【餐饮】从海贝旅馆出来往北,就是Anawratha大街,往南,是通往苏雷塔的Maha Bandula大街,都是仰光老城的主要街道,两侧有很多小食摊,卖鱼汤粉、烧烤、卤煮麻辣烫和奶茶等本地食品。尽管有很多当地人光顾这些地方,但是卫生状况不佳。用过的餐具都是在盆子里涮过就拿来用,所以还是推荐到条件较好的餐馆里用餐。

随着缅甸旅游市场的开放,以前针对外国人的价格双轨制在餐饮行业是越来越少了。在我们这一路的旅行中,只有很少几家餐馆还有针对外国人的高价。缅甸的餐饮价格并不便宜。一份肉咖喱的价格在2000-3000K,一份最常见的炒空心菜的价格在800-1200K之间,一瓶可乐(450mL)或者1L瓶装水的价格是300K,而一碗白米饭的价格则是300-500K。

【交通】出租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起步价1000K,不出市区的话,最多1500K。在苏雷塔北面有许多公交车,用缅文数字写着线路编号。上车前需要向挂在门上的售票员确定目的地。仰光的出租车曼德勒的要规范许多,司机一般不会漫天要价;对大致相当的距离,最后的成交价要低很多。

仰光的大金塔位于仰光西北,始建于公元前585年。据说其中供奉有一对在印度经商的孟族兄弟从佛陀那里请回的八根头发。我们抵达的时候,佛塔正在维修,未能得见真容。如果女生穿着短裤和短裙,会被工作人员挡在门外。

这是一个被蛇神那迦(Naga)守护着的佛印石,其中乘有圣水。那迦的形象来源于眼镜蛇,有时被称作龙王,在印度缅甸泰国柬埔寨印度文化圈国家里被当做护法神而广泛崇拜。在南传佛教的传说中, 佛陀成道前在菩提树下冥想时,就有一条那迦为他遮风挡雨。

在大殿入口有一块圆滑的石头。如果许愿后能够将它举过头顶,则愿望能够实现,反之亦然。个人感觉这块石头不算太沉,一般人都能举起的吧?

摩诃冈塔吊钟(Mahaghanta Bell)意为伟大的钟,铸造于1778年,后来险些在第一次英缅战争中被英军盗走。不过,比起这口大钟,我更被房顶繁复精致的玻璃拼贴画震惊。

位于仰光正北方老旧的仰光火车站充满了英殖民地的风格。同样老旧的火车慢吞吞地从铁路桥下驶过。可惜这次没有时间体验一下缅甸的火车。

位于缅甸市中心金光灿灿的苏雷塔(Sule paya)是当之无愧的地标。Sule在巴利语中是“圣发”的意思。据说在佛塔中供奉着佛发。一位老人在黑板上写着什么,可能是些引人向善的话吧?那位女人的坐姿是当地女性盘腿而坐的姿势。在塔的周围有一圈房子,里面有僧人在为众人念经。

仰光的南面,波达通塔的旁边,有一个到对岸的渡口。傍晚的时候,很多当地人会在这里散步或者喂海鸥。这里是伊洛瓦底三角洲的一部分,仰光河泥泞的北岸。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许多人从这里乘坐机动小艇回到对岸,就像坐公交一样。成群的海鸥围着码头盘旋,敏捷地接住人们抛出的食物(周围有人卖像是油炸面団子一样的鸥食)。不时能看到情侣在此幽会。空气中飘荡着潮湿和温暖的味道,气氛轻松闲适。

小船载着下班的人们回到对岸的家。噗噗噗的马达声伴着海鸥的鸣叫回荡在仰光河上潮湿的空气中。

仰光,住在公寓里的人们常把一条系着锁和夹子的绳子从阳台上缀下来,方便拿取像报纸这样的小东西。在绳子的另一头,会不会系着一个小铃铛呢?

这样充满殖民地风格的建筑在仰光随处可见,依稀透出上世纪中叶缅甸的繁荣。

这栋漂亮的建筑是曾经的总理府,如今被层层的铁丝网围绕,看起来已经被荒废了好久,似乎是个很敏感的地方。这一片刚好没有路灯,晚上经过的时候感觉有些阴森。

一栋色彩斑斓的公寓

这样的场景处处可见,缅甸人真会省力。

仰光,这种背靠背的人力车随处可见,是当地人常用的交通工具。

或许是缅甸人天性乐观随意吧,这样的微笑也是随处可见,很少有在国内大家对镜头的防备。憨豆先生在后面悄悄探出头来。

在一处菜市场上出售的黄香楝( Hesperethusa crenulata )树干和已经磨制好的特纳卡粉。用一块石磨将树干研磨成粉,便可以制作缅甸特有的防晒霜——特纳卡(thanaka)。

蔬菜都好诱人,可惜不能买回去做。

在市场上水产很丰富,海水淡水鱼都有。当地人用一块小贝壳刮鱼肉做鱼丸的方式很有趣。

缅甸的酸笋味道不错。老婆是昆明人,自然喜欢得不得了。我也渐渐爱上这酸中略臭的滋味了。

在菜市场的一角,有一家缅餐铺。虽然简陋,但菜品丰富。

在街上有很多为路人准备的水罐,可能是布施的一种形式吧?不过没敢喝。陶罐的造型和纹饰古朴,让我想起了中国上古时期的绳纹陶。

仰光人爱读书看报、性格随和,拿份报纸往街边这么一坐就可以安安心心看好久。这样的一幕并不鲜见。

下午5点半左右的昂山市场已经关门了。此时正是人们下班的高峰。街上的汽车堵得严严实点的,行动缓慢。

维桑海滩

时间:1月21日-23日

在这里,很难有wifi,电力供应不稳定,没有人来人往车马喧。坐下来,看着蓝色的印度洋,享受一下孟加拉湾海边的慢生活吧!

【往返】在仰光的昂山体育场南侧、火车站北侧的客车售票区可以买到从仰光维桑海滩的夜车票。在这个售票区,有许多客车公司的铺面,大多代售到维桑海滩的大巴票。相比从大衮车站出发的普通客车来说,夜车从昂山体育馆北面出发,可以节省很多打车费,而且客车是金龙大巴,舒适可靠,还能把每个客人送到预定的酒店,或者带客人看房。买往返票比较便宜,18000K/人。约定好返程的时间,到时大巴会到酒店门口来接,很方便。单程6小时。从仰光出发,晚上9点发车(8.30pm检票),凌晨3点左右到达维桑。如果酒店没有满员的话,能够提前入住。从维桑出发,早上9.30–10点来接,下午4–5点到达仰光。如果要直接转车去蒲甘或者曼德勒的话(可以跟维桑的往返车票一起买),可以给司机或者汽车公司的售票人员说,在进仰光市区前的一个路口提前下车再打车去敏昂汽车站(8000K),会便宜些。缅甸的长途车很磨蹭,每隔2小时左右就停下来休息半小时,车组人员都下来,把车门一锁,然后悠闲地吃吃饭喝喝水,把乘客晾在一边。这样走走停停,也就不怎么能让人睡好。客车的空调并不是特别冷,但凌晨后气温下降,还是挺冻人的。因此坐夜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暖。

【餐饮】维桑镇上的Royal Flowers餐馆性价比不错,其余的就不怎么实惠。在维桑海滩中部,Pearl Ngwe Saung Hotel和Yuzana Resort附近有几家餐馆,比如Golden Guest Restaurant和UME Japanese Restaurant都不错,感觉比镇上的餐馆来得实惠。从镇上坐背靠背的人力车到海滩中部1000K。

【住宿】我们住在Yuzana Resort,之前有网友推荐过,$35或者35000K一晚,设施比较老旧,条件一般,没有热水。在缅甸旅行,入住时首先要检查洗手间,比如冷热水供应和马桶的冲水功能是否正常。在维桑,白天停电是家常便饭,而WIFI在酒店大堂和一些高级餐馆才有。Yuzana Resort可以在网上预订,跟仰光的Yuzana Hotel和Yuzana Gardens Hotel同属一家单位。不过他们常常不回邮件,还是直接电话预订为好。

【游玩】维桑是个很适合发呆的地方,因为这里的生活实在简单。面朝孟加拉湾,喝着椰子汁,嚼着椰子肉,欣赏夕阳,十分惬意。

情人岛旁,一个准备驾小船出发的人正在从船里舀水。

残阳把天空染成了玫瑰色。情人岛旁,小孩子们踢起了足球。

两兄弟塔——维桑海滩的地标之一。

海浪、沙滩和椰林

躺在沙滩椅上,吹着海风,看着蔚蓝的印度洋与头顶翠绿的椰树,吃着烤虾,这样的慢生活真惬意。

椰林

清晨,海水退去,露出浅滩上的礁石。昨天下午趁着涨潮试着下了一次水,但因为水底礁石太多,那一路磕绊的感觉可谓酸爽——根本游不开。

维桑的第二天傍晚,沿着沙滩向北走到小镇附近。尽管这里是游客比较集中的地方,但却依然安静。

阳西下,新月如勾,长庚如灯。这是我们一起看过的最美的夕阳。

蒲甘

时间:1月24日-28日

晚上8点30(check-in:8pm)从仰光的昂敏汽车站坐Bagan Min Thar公司的夜车去娘乌镇。凌晨4点抵达娘乌新汽车站,距离镇上约7公里。汽车站里有很多漫天要价的掮客,不要理会他们,直接出汽车站走到公路上等待,会有面包车和出租车经过,价格要便宜很多(面包车:1000K/人)。

由于佛塔和寺院分散在娘乌、老蒲甘和新蒲甘的广阔地带上,我觉得最好的旅行方式便是租一辆电单车(5000–6000K/天),省时省力又自由。可以早上5点半出发,看6点半左右的日出,再骑回酒店一边吃早餐一边充电,然后再出去。景点的位置都标注在在旅游地图上非,并不难找。非常不推荐坐马车,一来速度特别慢,二来我找过两个马车夫,没有一个靠谱的。第一个可能是在别的地方接了客,于是第二天一早就放了我们鸽子;第二个谈好了价格和行程,结果到了下午就变卦要加价,被拒绝后就一路苦大仇深的样子。而且,尽管这个车夫看来是做了好多年,皮肤晒得黝黑,但他不知道蒲甘老城中生僻一些的景点,可能平时就是拉着客去几个热门景点糊弄一下,然后尽早拉回去再觅下一单。后来,还是我给他指路,去了就在蒲甘老城中心的三藏经库和其它几座寺庙!想想这些人对自己祖先的辉煌竟如外人般陌生,也是挺可惜的。如果要看日出和日落的话,一天下来合理的马车费应该是3万K,不要相信他们2万就能包一天的鬼话。

住在娘乌镇最方便。蒲甘地区在旱季的时候很干燥,路面的灰尘极大(雨季的时候就全是烂泥),加上当地人爱在早晨和傍晚烧枯枝落叶,空气质量很差,最好戴上口罩。

初到蒲甘,冒着烈日和尘土,在车流喧嚣的路口找到了萨帕达佛塔(Sapada paya)。难以想象此时,就在高丽贡山的另一侧,昆明正飘着雪。正是冰火两重天啊!佛塔的建造者萨帕达来自今天的勃生省,是蒲甘王朝时期的僧人,曾留学斯里兰卡,于是这座佛塔借用了斯里兰卡的僧伽罗风格,呈细长吊钟型。值得一提的是,缅甸最初的佛塔也是这种风格。

日出。就在太阳快要冒出地平线的时候,热气球就纷纷升起来了。靠近地面的不是晨雾,而是扬尘——咳咳咳!

晨光中的蒲甘第一高佛塔——达宾纽寺(Thatbyinnyu Temple)。这是座塔寺合一的建筑。在佛塔的下面几层,是僧人起居学习的地方。最顶层是内含佛堂的佛塔。

在瑞喜宫大金塔正前方台阶的下面,有一眼清水。听当地导游说,当时的工匠在施工时借助其中的倒影来检查佛塔是否竖直。

瑞喜宫塔(Shwezigon Paya)由11世纪中叶、蒲甘王朝开国君主阿努律陀王(King Anawrahta)始建。佛塔体量巨大,金碧辉煌,是良乌的代表之一。 Shwe·zigon意为金色的胜地。瑞喜宫佛塔呈多级金字塔构造,体现了缅甸佛塔建筑的高度发展。

江喜陀石窟Kyansittha Umin对面一处不知名佛塔内部的精美壁画。应该是描绘了当时人们去寺庙供佛的盛况。年代未知。长时间曝光拍摄,不可使用闪光灯。

修建于1215年左右的悉隆敏罗寺(Htilominlo Temple)是位于良乌镇和老蒲甘之间的一处高大寺院,也是当地人爱去拜佛的地方。在佛像上方有残存的彩绘藻井。

在寺院精美的外墙石雕上,处处能感受到印度文化的影响。

完工于1091年,迄今保存最完整、塔寺合一的阿南达寺(Ananda temple),以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多闻第一的阿难得名。阿南达寺与达宾纽寺一样,在蒲甘老城中十分醒目。

在卜帕耶塔旁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去。江面泛着金光。空气湿热。小船驶过平静的江面,留下马达声声。这样的景象,让我想起小时候放暑假时欣赏重庆“嘉陵夕照”的情景。

灯泡形的卜帕耶塔(Bu paya)完成于公元850年的骠国时期,是蒲甘地区最古老的佛塔之一。矗立在伊洛瓦底江畔的它,是欣赏夕阳的好地方。它那金灿灿圆滚滚的样子,十分可爱。

达宾纽寺佛像上方的彩绘藻井

必达开特(Pitakat Taik)是蒲甘王朝的三藏经库,修建于1058年。在这里曾经收藏有蒲甘王朝开国君主阿努律陀伐灭南方孟族人的直通国(兴建了勃固古城)时劫掠来的佛教典籍。里面很黑还有些潮湿,需要手电才能参观。除了空空如也的房间,现在的必达开特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可看的。

伊洛瓦底平原是缅族国家的发祥地,与伊洛瓦底江一道,哺育了今日缅甸的大多数人口。今天的老蒲甘,是9–13世纪首次统一缅甸蒲甘王国的都城所在,是真正的千塔之地。站在“许三多”顶上,遥想当年佛塔和寺院金碧辉煌(参照现在佛塔的样子,这些古老的佛塔应该都会贴金)、鳞次栉比的盛况。梁武帝时期的健康,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离开蒲甘的前一天,在新蒲甘的罗迦南达塔(Lawkananda Paya)小憩。这里有一个小渡口。小船把几个放学的小学生渡到了对岸。那个小棚子可能是船夫的家吧?江面平静如镜。如此乡土的场景真是美丽如画。

博巴山·Taung Kalat寺

一柱擎天的Taung Kalat绝对是伊洛瓦底平原上一处奇特的地质景观。它其实是位于博巴山火山锥上的一处寄生锥。历经风雨侵蚀,核心坚硬的凝固岩浆玄武岩就出露成了今天的Taung Kalat岩峰。缅甸人惊奇于其独特,认为这是最强的神灵居住的圣地,对其顶礼膜拜并在顶上建立了金碧辉煌的寺庙。在整座山上不能穿鞋,走一圈下来基本双脚全黑。在长长的台阶步道两旁和山顶,敏捷的猴子在时刻等候行人的施舍。山顶视野开阔,是眺望平原的好地方。Popa源自梵语,意为开满鲜花的地方。因为它太有名,人们常常用博巴山来代指Taung Kalat岩峰。

在去博巴山的路上,一日游旅行团在一个制糖的小村停留。我们参观了制作棕榈糖(palm sugar)的过程。因为是旱季,土地很干。在村子周围种了很多糖棕(palmyra palm,Borassus flabellifer),是东南亚的特产。

Taung Kalat寺

全程带凉棚的登山道

Taung Kalat岩峰和顶上的寺庙

曼德勒

曼德勒又称瓦城,是缅甸的第二大城市,但可能是我对它的期望太高了吧,到达曼德勒后的失望也很大——我本以为这个城市至少会有几分仰光的样子。这是一座拥挤、炎热的城市,当时街上的扬尘很重,地上的垃圾也很多。出租车司机的要价比仰光高出很多。这一切让我对城区没有太多的兴趣。离开城区,缅甸静美的一面又展现了出来。我们从Mann restaurant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到了王宫。Mann restaurant的饭菜还算可口,我们很喜欢他们的酸笋炒肉片。但上菜极慢,似乎他们只有一个灶。在用餐高峰时段,请做好等待1个半小时的心理准备。Pan Cherry Restaurant有印度餐和缅餐两家分店,味道都很不错,推荐。

曼德勒山上的两条登山道,可见凉棚的外观。

从南面入口上山,在接近山顶处遇见了这样一处地方。很喜欢这里的墙上写满佛语的感觉,虽然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看着这张照片,为什么有种读报的感觉?

曼德勒山位于曼德勒城的正北方,这种格局有北京景山的意味。因为整座山都是佛教圣地,所以必须把鞋装在背包里游览。下山后的脚丫子嘛,自然是全黑了。由于登山道的全程都有凉棚,所以即使外面阳光灼热,爬山时感觉仍然十分凉爽。

位于曼德勒城外东北方的柚木寺本名金色宫殿僧院(Shwenandaw Kyaung),曾经位于王宫内,是敏东王的寝宫。在敏东王去世后,其子,末代国王锡袍,为避讳,将之移到现在的位置。柚木寺是贡榜王朝时期唯一留存至今的木质建筑。其上密集的木雕十分精美。由于室内遍施金漆,故名。

柚木寺房檐上精美的木雕

王宫入口处尖塔的侧面。房檐的装饰极具东南亚特点。

这是王宫主体建筑最后方的一栋,同样是典型的缅式建筑,与泰国的建筑有几分相像。房顶的白色物体有点煞风景。可能是个小型气象站吧?

站在柚木做成的瞭望塔上俯瞰位于曼德勒老城中的王宫。这里是缅甸末代王朝贡榜王朝的权力中心。原建筑已经毁于二战,现在的建筑是1989年以后根据史料在原址重建的。

中国坐北朝南的皇宫格局不同,曼德勒王宫坐西朝东,符合印度宗教文化中以东为吉位的习惯。高高飞扬的房檐边角,描绘出缅甸人心中天宫的样子。

曼德勒城东门内侧。城墙很厚实,游客可以走到城墙上面去看看。

曼德勒城的东墙成为了最大额的缅币——壹万甲钞票背后的图案。

这是外国游客能够进入曼德勒城的唯一入口。在每一个城门都有军人把守。门口的影壁上有垛口,战时可驻守一列士兵。

东南侧角楼。曼德勒城在营建的时候参考了北京城,在城墙的四个拐角处同样设置了角楼。拍过紫禁城的角楼,如今也拍拍曼德勒的。

宽阔的护城河

位于曼德勒城以南的摩诃牟尼塔(Mahamuni paya,意为伟大的圣人之塔)是当地人十分喜爱的佛塔。由于两百多年来不断地贴金箔,如今的佛像早已穿上了一层黄金甲。

在摩诃牟尼塔一侧的厢房里,有六尊高棉风格的青铜人、象和狮。它们从遥远的柬埔寨暹粒一路辗转来到这里。1431年,泰国大城王朝攻灭吴哥城(从此高棉人迁都金边),将它们掠至大城;1569年,缅甸东吁王朝国王莽应龙带兵占领大城,将它们掠到勃固。此后它们在缅甸各邦国间的战争中又数次转手,直至1784年被贡榜王朝的波道帕耶王夺得并安放到摩诃牟尼塔为止,可谓见证了中南半岛半个世纪的政治变迁。今天的缅甸人相信抚摸它们就可以治愈自己身上对应位置的病痛。不过在我们参观的时候,铜像已经被保护起来,摸不到了。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话,不妨移步《泰东北呵叻高原上的吴哥背影 (披迈和帕侬蓝)》http://www.mafengwo.cn/i/752415.html

话说自从一度强大的吴哥王国被泰国人毁灭后,高棉人就江河日下,沦为泰国越南打怪练级的对象,直到1991年柬越战争结束。其地被日削月割,终成今日小国。我们应以此为鉴!

乌本桥上候日落。湖面水波不兴,头上天高任鸟飞。邀二三好友,泛舟湖上,岂不乐哉!

阿玛拉普拉曾两度成为贡榜王朝的都城。乌本桥奠基于1856年,由名为本(Bein,缅人无姓)的地方官为方便当地人出行,从因瓦城旧王宫运来的柚木建成。因缅语中对先生尊称吴(U,如吴登盛;女性尊称杜/Du,如杜昂山素季),故乌本桥其实翻译为吴本桥更为恰当,也就是“本先生桥”。乌本桥,既于彼时造福一方,又能于今日成为历史遗产,吸引源源不断的游客,所谓良政便是如此吧。这位本先生,功莫大焉!

红日西沉,倦鸟归巢。我们的缅甸之行在这里划上了句号。

后记

缅甸,曾经是中南半岛上的小霸王,与中国有着自古以来的联系。她是印度文化圈里的国家,是连通古代中国印度的陆上通道之一。东汉时,有缅甸部落遣使来华。唐代时,生活于川藏甘交界地带的一支羌人南下,形成了今天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与此同时,中国白族祖先的南诏国败缅甸骠族的骠国,缅族的蒲甘王国因此兴盛。1287年,元世祖忽必烈大军破蒲甘。明万历十九年,在攻破暹罗大城东吁王朝国王莽应龙去世后,他的儿子莽应里向云南的持续扩张终于触发了明缅战争。明亡,明神宗之孙南明永历帝朱由榔逃入缅甸,被东吁国王莽白设计捕获,囚于当时的首都、今天曼德勒的阿瓦古城,后于1662年被献于吴三桂,遂在昆明遇害。1762–1767,缅甸贡榜王朝对云南的蚕食触发了清缅战争。这次战争搞得乾隆皇帝很不爽。1942年,昂山将军试图通过与日本占领军的合作来争取缅甸独立,然而这个事实上的傀儡国却成了日本的帮凶。后来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与英印联军一起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终于恢复了援华通道。1944年,昂山将军组织“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让日本人很受伤。1945年,日本投降,缅甸终被允许独立。再后来,江心坡、果敢和佤邦,波胞情谊深。2015年,缅军进攻果敢,几发炮弹入中华,逼出解放军边境演习。诚然,缅甸人有性格温和、爱微笑、善良的一面,但在涉及到利益的时候也有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反反复复的黑暗面。这次的缅甸之行让我对两者都有所体会。不过,总的来说,感觉接触到的缅甸人待人接物普遍很有教养,值得我们学习。

缅餐值得一试,感觉口味介于印度咖喱和中餐之间,吃法类似印度人。缅甸人有时候对外国人以咖喱指缅餐。可能是气候炎热的缘故,当地人似乎并不介意吃冷菜,所以我们吃到过冷盘红烧肉等等比较“奇怪”的东西。值得注意的是,在偏远地区吃当地人的路边摊时注意一下食品卫生。在去缅甸之前就听说过缅甸人会吃别人的剩菜剩饭,没想到竟能亲眼得见。在从蒲甘坐车去曼德勒的路上,长途车在乡间一处窝棚停留用餐。我们看见店主把客人的剩菜倒回了菜盘,还不忘用手指抹了碗上的汁水又刮回菜里,似乎当地人也是见怪不怪。幸好还没轮到我们点餐,想想都后怕。也难怪甲肝在缅甸有很高的感染率。这种回收食物的做法,或许在大城市里的正规餐馆里会少一些吧?

【完】

本篇游记共含9826个文字,6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131942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