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川嘻游

  • 出发时间/2016-06-10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500RMB

出行之前

        实际的行程表与事前计划的略有不同。原因基本上都是修路管制引起的,好在每个地方都有备选方案,结果是惊喜不断啊。

      上一次去高原还是2014年,到现在已经好久没有享受高原的紫外线了,好像还有一些想念。5月份的时候就开始计划着去高原晃荡一阵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了色达、年宝玉则,于是盘算着自己的最佳路线。自驾还是我的首选方式,正好检验一下今年新入撼路者的性能。这一次希望丰富而不重复、探险而不冒险,所以太好的路反而让我提不起兴趣了。想住藏寨、骑马、越野徒步、佛学院修心、爬雪山看冰川,那么一条环线就越来越明晰。成都丹巴、党龄、道孚色达、年宝玉则、阿坝黑水都江堰成都,事后证明确定这条路线是我们这一次最正确的选择。定了行程,接下来就该约上好友了。去年与博士去稻城的计划落空以后,一直惦记着什么时候一起再去个地方,所以首先告诉博士,一拍即合立马成行。因为博士没有驾照又是第一次上高原,我必须充分考虑我们这一趟自驾高原的安全,所以在蚂蜂窝发起了有驾照约伴。直到后来,同事的加入并认识了恺迪和丹丹,冥冥中让我们八人二车神奇的走上了川嘻高原之路。

在丹巴的藏寨与党龄

       6月10日成都出发走303省道,这条路正在大范围的翻修,有些路面实在太烂了,最好还是越野车走,普通轿车非老手慎入。特别是几个正在修建的隧道,路面以及顶端都不平整,有的隧道还在大量的渗水,一度以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诡异的气氛让车里的空气凝固起来。车里两个妹纸很坚强,不论是走隧道还是峭壁路,竟然没有让她们尖叫,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她们的表情一直很淡定,难道我的车技如此让人放心?可是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熟啊。不过这样难度的路面走久了会使人胆子迅速大起来,以致于在后面的路途中,没有驾照的博士经常嚷嚷着要开车,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沿303省道第一站到的四姑娘山,遇到交通管制堵的一塌糊涂。想想后面的路程,果断放弃四姑娘山,挺进丹巴。当时想,如果回程有时间,我还是希望带大家去长坪沟走走看看的,毕竟原计划四姑娘山是一个主要景点。可是,可是,四姑娘山最后成了可是,留做下回再去吧!

       此地离四姑娘山长坪沟大门1000米,交通限行。我们就是在这里耗掉了去长坪沟的时间,不过大家上午翻巴郎山时似乎玩嗨了玩累了,明显对长坪沟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晚上9点到的甲居藏寨,由于下雨天黑,找了名字顺眼的民居客栈,里面算是能住人,有发黄的热水还有各种昆虫陪伴,发现并打死大型蜘蛛两只,这是穿越到盘丝洞了吗?毕竟累了,大家在极不情愿中磨磨蹭蹭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天空放晴,对面山间荡着几层淡淡的云,不紧不慢的等着我们去拍照。每个人都摆着各种姿势,势必拍出几张绝佳的壁纸,我在想,大家平时的姿势也是这么丰富吗。

      藏寨散布在浓密的树林中,这个地点不是最好的观景点,最好的观景点应该在对面的大山上。

      早上起来发现后院停着这台机器,立刻引发了大家浓厚的兴趣,围着拖拉机一阵狂拍。

       很少拍景区的大门,因为总感觉那巨大的标识标牌放在照片中,就像给风景打上标签似的,又像是给人像贴上姓名一样,让人觉得怪异。可是这一次经过这里,鬼使神差的拍了一张。就像和一个陌路人擦肩而过时,驻足互瞥了一眼。有时候人与人也是一样,明明没有什么机会交集,但总是冥冥中被安排一次相遇,就此发生一系列的后续。离开甲居藏寨,计划直奔莫斯卡,土拨鼠等着我们。

       莫斯卡村与党龄村同属丹巴县边耳乡,印象中去边耳的路上有不少这样的积水路面,但这一段是最大最清的水面。酝酿好久才决心下车拍一段快速过水溅起水花的视频,花了大约一分钟教博士怎么用我的手机拍视频,并告诉他站位的角度。博士下车后打手势让我开始,满带着期许我飞快的将水花溅得老高,表情也配合的很到位,一切似乎都很完美.....任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博士忘记按下拍摄的按键了。后来,我们说好回来的时候补拍,可因为赶路不想就此错过了,幸好有恺迪拍的照片补充。人生中许多事情也是这样,当你准备好一切时,冥冥中忽然给你来个玩笑,当你不再有期许,又偶尔会有新的惊喜。当然,大部分时候总是有惊无喜的。

        原计划在这里过桥,转去莫斯卡村玩土拔鼠。没想到我们出发的前一天因为修路而管制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还好事先有准备,立马改去备用地点党龄村。原以为这次看土拔鼠的愿望落空了,谁知道在年保玉则还是实现了我们的愿望,看来我们的人品实在是太好了。

        早上9点出发,中午12点左右就到了党龄村。进村子第一户是村长家开的民宿,房子大院子大,没有过多的选择,就住村长家了。每人100包食宿,马马虎虎吧,这里就这个条件。

        党龄住了一天,第二天早上离开党龄村时的一座小桥,由于桥上少了一根木头,实在没有勇气将车开上去。就从小河里面涉水走吧,对越野车来说水不是很深,但是轿车就不要想了,就算是普通SUV也悬。

        问了当地人,有一条小路可以翻山直接去道孚,只有100公里。可惜走到山上面时,发现小路被彻底挖断了,只能原路返回,绕八美再去道孚。虽说远了不少,但是一路上的风景依然不错,还顺道去了雅拉雪山和龙灯大草原。

洗净铅华在色达

       这一趟一直很幸运,到佛学院的时候是下午3点了,我们在山下川菜馆吃了饭就上山。车可以直接开到山顶的喇荣宾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结果发现正好有我们需要的两个四人间。

        漫山遍野的红色僧房与这天地融合的恰到好处。喇荣宾馆观景是个不错的地方,在山顶坛城的旁边,可以看到整个佛学院的布局。

         在喇荣宾馆旁边的小餐馆吃晚饭,是素面。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夕阳给一片片僧房撒上一层金光。

        晚上山顶特别冷,我穿了这一次带的所有衣服仍然觉得冷的不行。博士凯迪丹丹没有三脚架,只好装腔作势的胡乱创作一番,拍的稀里哗啦。我才发现我居然没有带快门线,只能手动快门,照片质量就不奢望了。坚持到最后的只有我和海哥、小伍,海哥带齐了装备拍的不亦乐乎,小伍也在津津有味的拍着他的星轨。实在是冷的不行了,我也扔下他们俩先撤回宾馆,后来海哥和小伍不多会也返回了。第二天,不知道是晚上高反还是冻着了,我和海哥头一直疼,直到晚上在道孚吃了博士的药睡了一觉才好。

        第二天中午,我们下山离开佛学院,依旧在前一日的川菜馆,吃过午饭便赶往天葬台。天葬台上空满天飞舞的秃鹫,等待着分配食物的一刻。博士与小伍对天葬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硬是挤到了游客的最前端。

        天葬台前几个硕大的头骨雕塑,让人毛骨悚然,张开的大口似乎可以吞噬一切众生。

        前一天小伍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外婆意外摔伤生命垂危。不得已,小伍回家心切,我们只得将他送到色达县城的汽车站,坐第二天一早去成都的汽车返回。至此,小伍提前离队,完成了他的川西高原之旅,我们的队伍也只剩下七人了。

        临别,大家真心不舍,小伍收拾行李之时,大家纷纷交待回程的路上要各种注意。这一别,对我们几个宜昌人来说,肯定有机会再聚,但对恺迪和丹丹来说,真不知她们与小伍是否还能再见。人生无常,大家各自珍惜眼前吧,有的人转身就是一辈子。
       送别后,我们默默地开车驶向青海班玛,向着此行最远端出发。

年宝邂逅土拨鼠

似乎在拍照的时候大家才安静下来,其他时间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年宝玉则在我的心里始终带着一丝仙气,或许是因为她的高海拔,又或许是因为她如同仙境般的画面在我脑海中早已定格。

        土拨鼠在这一趟中,前几天一直都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我们的周围,而在这里终于与它遇见,如此近距离,如此神奇。虽然喜欢,但终究带不走,因为它属于这里。真正的喜欢,就要让它做自己。

       返回营地是已经晚上10点,大家都累坏了,本来都想晚上拍拍银河,估计太累了起不来,最终只剩下我坚持下来,也如愿以偿的拍到了银河,虽不是最佳时机,但总算是有了。

返程依然美丽

原本没有以为达古冰川有多好玩,去了以后才发现也是个非常不错的景点,这里和九寨沟是一个公司开发的。大巴一直开到缆车附近,乘缆车可以上到4800米的山顶,最近距离的拥抱冰川。

这是返程路上最后一个景点了,离开这里就直接回成都了,意味着分别,大家将要各自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了。虽然都尽量避免提及分别,可离别的气氛却不知不觉的散布在车里各个角落。美丽的时光总是短暂,虽然不舍,但我们还是要回到故乡。我们只能期待着,有缘再聚。

6月11日

本篇游记共含3471个文字,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