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5赵州·正定:骑驴小调寻古建

13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10-02 22:18 360/4

行程:
苏州——石家庄
石家庄南焦客运站——赵县
石家庄——132路——正定

赵县:赵州桥·永通桥·陀罗尼经幢
正定:一寺四塔·蕉林书屋·大唐风动碑·古城墙

小时候的记忆
        对于我们80后来说,小学时的一篇文章:茅以升爷爷的《中国石拱桥》让我们第一次知道了赵州桥的名字,大家都认认真真地背诵这篇课文:
        赵州桥非常雄伟,全长50.82米,两端宽9.6米,中部略窄,宽9米。桥的设计完全合乎科学原理,施工技术更是巧妙绝伦。唐朝的张嘉贞说它“制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以为”。这座桥的特点是:(一)全桥只有一个大拱,长达37.4米,在当时可算是世界上最长的石拱。桥洞不是普通半圆形,而是像一张弓,因而大拱上面的道路没有陡坡,便于车马上下。(二)大拱的两肩上,各有两个小拱。这是创造性的设计,不但节约了石料,减轻了桥身的重量,而且在河水暴涨的时候,还可以增加桥洞的过水量,减轻洪水对桥身的冲击。同时,拱上加拱,桥身也更美观。(三)大拱由28道拱圈拼成,就像这么多同样形状的弓合拢在一起,作成了一个弧形的桥洞。每道拱圈都能独立支撑上面的重量,一道坏了,其他各道不致受到影响。(四)全桥结构匀称,和四周景色配合得十分和谐;桥上的石栏石板也雕刻得古朴美观。唐朝的张鷟说,远望这座桥就像“初月出云,长虹饮涧”。赵州桥高度的技术水平和不朽的艺术价值,充分显示出了我国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桥的主要设计者李春就是一位杰出的工匠,在桥头的碑文里刻着他的名字。
        小时候对这篇文章烂熟于心的我们,在日渐长大的青春中,渐渐地淡去了对这篇文章的记忆,也淡去了小时候的那些点点滴滴,二十年后,我有幸来到了这座属于我们小时候的赵州桥。


2)造访赵州桥
        从苏州坐了17个小时火车到达石家庄,再从石家庄的南焦客运站一路颠簸来到了古城赵县,在赵县的石塔边上吃了这里特色的驴肉和赵州梨汁,赵州这座城市跟驴总是有分不开的关系,饿了一晚上的我,吃掉了整整一大盘的驴肉,吃完以后,坐上2路公交就可以到达南门外的赵州桥。
        赵州桥,学名安济桥,当地人称其为“大石桥”,因为赵州还有另外一座石桥“永通桥”被称为“小石桥”,大小石桥就这样在赵州人口中念叨了千百年。
        赵州桥现在已经建设了一座赵州桥公园,从大门进去,是一条八仙大道,两旁是八仙的雕像,大道尽头是一个放牛娃和柴王推车的雕像,我对这两座雕像的含义和为何要把八仙雕像放在此疑惑不解,继续往前,右侧是赵州桥的建造者李春的雕像,这位隋朝时代伟大的设计师也因为这座桥而名垂青史。完工于大业年间的这座神桥,也成就了其在世界桥梁史上的大业,这座桥的建造与当时隋炀帝时代的盛世也是分不开的,正是有了其伟大的气魄,也才有了那个时代这么多流传千古的遗迹。
        拜过李春像,就走上了这座神桥的桥面,光滑的桥面,古朴的石栏石板上蛟龙雕刻得大气美观,走下桥,来到桥下的一处空地,远望之,课本里的“初月出云,长虹饮涧”之感油然而生,这道美丽的弧线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轻盈很多,我始终无法想象这是建造于1410年前的大拱,李春天才的创造力,设计了这一个大拱,并且在两侧撞券部分砌两小券,做成空撞券,此法比欧洲早了一千二百多年。

永通桥下的周末生活
        离开赵州桥,继续前行来到了古城西门清水河上的永通桥,在古桥家族中,赵州桥占尽了天下的风光,与赵州桥相比,同样有着千年历史的赵州永通桥--这座赵州桥的姊妹桥便黯然失色了。
        永通桥,始建于唐代宗永泰年间(公元765年),现存桥体已经是建于十二世纪的金代年间,它简直是大石桥的缩小版雏形,默默地跨在早已不清的清水河上,栏板上的图案则不同于大石桥之龙兽之状,多为花鸟、山水和人物,花鸟图案包括牡丹、莲花、梅、兰、竹、菊以及十字绣球、雉鸡凤凰等民间吉祥图案。人物图案则为历史故事,如“高山流水遇知音”、三国故事“关羽灞陵桥挑袍图”。所以有“大石桥上看功劳,小石桥上看花草”之说。
        如今的永通桥,已经变成了赵州人周末休闲玩耍健身的公园,我在这里看到了三个打陀螺的人,青年、中年、老年,三代人聚集在一起,因为这共同的爱好,姜还是老的辣,青年人快速挥鞭却频频打空,老人的每一下挥起来速率不快却都打实,打一下是一下,陀螺在他的鞭下像永动机一样根本停不下来,这是一种岁月积淀下来的沉稳从容,每个人都是这样从青年到老年这样过来的吧。另一处,二十多个老太一起欢快地把手搭在前人的肩上有节奏地一起跳舞,不经意间,一个轮滑小女孩滑到老人面前,好奇地看着她们,而我在小桥上望着这少年与老人构成的和谐画面。
        永通桥是老者又是年轻的,后人也会像前人一样通过对它不断地修缮,虽不曾大红大紫,但大家都习惯了使它永葆青春,我也在永通桥畔看到了岁月的传递,看到了变与不变间的那些日久弥新。

赵州陀罗尼经幢——每天都在朝圣
        赵州城是厚重的,拥有三座1961首批国保,这让其他县城都会艳羡不已,就是南京这样的十朝古都也要望其项背。除了这大小石桥外,还有一座就是被赵州人称为“石塔”的赵州陀罗尼经幢。
       该经幢建于北宋景祐五年(1038年),由知赵州王德成等督办,赵州人何兴、李玉等人建造。因幢体刻有陀罗尼经文而得名。幢高18米,分七级,造型雄伟俊秀,是我国现存最高大的石刻经幢。1961年3月被列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华夏第一幢”。
        经幢主体呈八角形,一至三层刻陀罗尼经文,其余各层刻满了佛教人物、经变故事、狮象等动物、亭台、花卉图案等。经幢整体轮廓庄严秀逸,形如宝塔,故民间俗称“石塔”。此经幢是我国古建筑造型和雕刻艺术相结合的杰作,展现了宋代造型艺术的辉煌成就。原先的开元寺早已灰飞烟灭,经幢如今成为了赵州古城的一个转盘,每天大家都绕着经幢而行,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早已习以为常的岁月,伴着古城人民对经幢的虔诚与经幢对古城的千年守护。
        八十年前,意气风发的梁思成先生听着《小放牛》的古调来寻访那传说中的赵州桥,而我去哪里聆听这“赵州桥来什么人修…”呢?

隆兴寺·摩尼殿

开元寺须弥塔·唐代钟楼

临济寺澄灵塔

广惠寺华塔

天宁寺凌霄塔


重走“一寺四塔”——画意的潇洒
        我是第二次来正定,相对于第一次来时的惊艳,这一年对古建和历史知识的学习,让我第二次来正定,带着的更多是对正定这座历史名城的迷恋。
        从赵州古城坐车到石家庄市区,傍晚从北国商城站坐上132路,趁着黄昏的夜色,跨过滹沱河,到达了小城正定
重走正定,依旧是要去一遍“一寺四塔”的,这是正定的古建精华,也是我的梁思成情结。
        摩尼殿,再次见之,那画意的潇洒与古劲的庄严依旧让我痴迷,宋画里常见的此种十字形平面、每面歇山向前的建筑,在遗存中仅此孤例。
       不管是宋代的山水画还是画里的建筑,都被人用柔软的毛笔细细描画在上好的绢上,一千年前的绢,已经黄了,脆了,它们隔着博物馆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与我相对而望,它曾像一块水晶做的镇纸,清亮地压到我像纸一样轻脆的心上,使我镇定、空旷,而我却在“正定”这代表了佛教之正道的小城,与画里走出来的摩尼殿相对而坐,并无所求,只是清谈,旁白是梁思成先生。
        梁思成先生曾经按照敦煌壁面里的五台山,找到了被其誉为中国第一古建的大唐佛光寺,壁画里的飞檐如鸟振翅欲飞,飞到人间,与其重逢,让他在抗战之际对日本专家认为中国大地没有唐以前建筑的言论加以最好的反驳,这是民国学者的一代风骨,让后人景仰。
        摩尼殿旁边的小院里,我意外发现了一座梁思成纪念馆,让我欣喜若狂,这是我第一次来没注意到的,可惜的是梁思成纪念馆这几天正好在装修,我只好透着门缝看一看里面的情形,等明年石榴花开,我会来第三次吧,哪怕只为这座纪念馆。晚上在离开石家庄的火车上,一位北大毕业的七十岁老者,说起了正定,他如数家珍,他说道到正定隆兴寺,应该去看一下梁思成纪念馆,他对于这座城市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没有他,也许正定古城在文革中早已毁灭殆尽,面目全非。似乎每一次到正定,总会遇到那些与梁先生有关的故事,就像上次遇见的梁思成女弟子张锦秋,这许是天意吧,我们瞬间变成了忘年交,聊起了巩义大同、叶嘉莹与唐诗…
        四塔依旧在,各自隐藏一角,默默相望,它们依然是正定城最醒目的天际线,一千年了,未曾改变过,它们用各自的前世今生作为了后人解读古城历史的四把钥匙,走进一座塔,打开一把钥匙,古城的故事在向你娓娓道来…




蕉林书屋

崇因寺藏书楼

衰败了的辉煌——蕉林书屋
        在正定城南部有一处不起眼的院落,斑驳的木门、堆满杂物的院子、年久失修的房子,这里早已衰败冷清了多年,而它却也曾经如日中天过,这里便是“收藏甲天下”的蕉林书屋。书屋的主人梁清标是清代著名的收藏家,正定人,官至四部尚书。据《清高宗实录》中载,蕉林书屋藏书数十万卷,高出江南第一阁—宁波天一阁三万卷,藏品多为稀世珍品,王羲之的《兰亭序》、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隋展子虔《游春图》、唐阎立本《步辇图》、唐周昉《簪花仕女图》、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北宋郭熙《窠石平远图》、北宋李公麟《摹韦偃牧放图》等,都曾是蕉林书屋的旧藏。虽蕉林书屋早已破败,其藏品也早已星散了,但不管这些藏品身在何方,其上面的收藏章提醒着每个人它们都曾属于过一个叫梁清标的主人。
        蕉林书屋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民国时期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他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和心血都花在了购买和研究古代书画上并将所有收集的宝贝无偿捐献给了国家,其中就有花重金购买了隋展子虔《游春图》,从梁清标到张伯驹,那些诗意的山水,在他们的传承中缓缓展开,不曾离去,张伯驹与潘素夫妇是我非常敬仰的一对夫妻,什么叫做民国先生与民国女子,读他们的故事可以给你答案。最后的结局却是悲伤的,张先生在文革时期遭到了国家的迫害,唏嘘不已。

风动碑

常山赵子龙广场

风动碑下的偶遇——吹笛老人与《小放牛》
        正定城内的9座国保单位,除了一寺四塔二文庙和城墙外,还有一座大唐风动碑,它就隐藏于两座高楼之间的一处树荫下,但没想到的是在风动碑旁我却找到了昨天在赵州桥疑惑的答案,只因偶遇了一个老人和他的笛声。
        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摆摊老人。当你从他身边走过,几乎不会注意到他,但悠远的笛声,让我停下脚步,拿起一张小板凳坐了下来,买了一瓶绿茶,听他吹笛,听他讲关于笛子的故事。
       老人名叫梁作气,他形容为‘梁山泊的梁,工作的作,气势的气。’一股英雄好汉之气被藏在其手里的笛中。
        老人今年73,正好本命年,家住正定的文化街。十几岁开始学笛,到今年已快六十年,其在文革时曾在天津的部队当兵,他说到曾在部队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吹笛,满脸的自豪感与笑容,却因那个特殊的时代被认为是靡靡之音,终逃不了被批斗的命运。复员后,其在正定的中学教过初中语文,也重新拾起了搁置多年的笛子。退休后,其利用别人不用的一处小屋和一块空地,摆起了一个饮料摊,一摆就是十多年,有人来就卖饮料维持生活,没人的时候就守着自己一生的爱好——笛子,吹着当地的民谣。今天他吹的是赵州民歌《小放牛》,吹完一曲,他又唱起了这首民谣小调:
赵州桥来什么人修
玉石的栏杆什么人留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他跟我讲起了民谣里的神话故事,昨天我在赵州桥看到的小放牛和八仙雕像的疑惑豁然开朗。继续跟他聊着,他说‘新的歌曲都不会吹了,只会那些老的河北民谣了,那些老歌现在已经没人听了’,语气中带着一点点哀伤,自己苦笑了一下,我连忙跟他说‘我就是喜欢听这样的传统调调,还是老的旋律好听’,他开心地笑了起来,摸了摸手中的笛子,仿佛它找到了知音…
        老人身后,就是大唐风动碑,记载了一千两百多年以前正定此地的官员一心为民治理水患造福百姓的故事,当年的功绩被人用石碑刻了下来,留待后人追忆,一代又一代的人,通过自己的追忆,把文明本身一直延续下去…问起这块碑,老人用起北方口音自豪地说:一千多年了,宝贝儿啊~我跟他说:你正好在这里守护着它,挺神圣,挺好~他又露出了笑容,虽然已没有牙齿~
        说话间,我就要离开去往下一个目的地,跟老人挥挥手告别,他也放下笛子腾出一只手跟我挥手!转身离去,背后又飘来了《小放牛》…
        愿一切安好,每个人守着自己平凡的梦想,过自己的简单生活~
        当年梁思成先生循着《小放牛》的调儿去往了赵州,而现在,我却在梁思成先后来过四次的正定找到了八十年前的小曲儿,这也算是一种奇缘吧,我也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赵州桥来什么人修,玉石的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


        我在这寻常的县城巷陌中走走停停,眼前的正定与追求摩天大楼的省城石家庄如此不同。它看起来或许有些破落,但当我慢慢走进它的肌理,感受它沉重的历史呼吸时,我忽然发现,这曾经的想象并没有错,它就像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来到我面前,让我来亲近它。这小小县城中的九处国保单位,躲在深巷中的宝贝,一点点向我述说着正定城非凡的历史。这正定古城墙横亘在青灰色砖瓦院落和成片的玉米地中,披覆着茂密的野草,盛开着各色野花,即使被岁月剥蚀得只留下大半截的夯土,却用它硕大的身躯告知着人们它曾经的三镇雄风。看着一寺二庙四塔那曼妙的身姿与斑驳的历史,我恍然觉得正定城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历史脚注,它的辉煌嘎然而止,但也正因如此,它迷人的旧物得以长存,谁说这又不是一个更好的结局呢?

本篇游记共含5609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10-03 17:58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2016-10-04 09: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10-06 07:44

引用 夜访吸血鬼1989 发表于 2016-10-26 16:11:11 的回复:

古色古香
真不错,没从木鸟短租上找个民宿住住啊

回复夜访吸血鬼1989:木鸟短租啊,我知道!十月一出去玩的时候闺蜜从上边订的房子,特别好,这是我认识她之后干的最靠谱的一件事儿~~

2016-11-02 14:4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