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夏季有涵养的战斗民族俄罗斯和闷骚的伊斯兰民族伊朗之旅(之六伊朗亚兹德)

此次旅行共写了9篇游记,感兴趣的可按以下链接逐一浏览

俄罗斯莫斯科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651447.html
俄罗斯圣彼得堡游记1
http://www.mafengwo.cn/i/5670734.html
俄罗斯圣彼得堡游记2
http://www.mafengwo.cn/i/5674691.html
俄罗斯维堡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676455.html
俄罗斯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5685251.html
伊朗设拉子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6136799.html
伊朗亚兹德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6150356.html
伊朗伊斯法罕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6241607.html
伊朗卡尚、奥比杨奈村、德黑兰、马苏莱村游记
http://www.mafengwo.cn/i/6246143.html

亚兹德

说来也奇怪,我记忆中还是很喜欢亚兹德这座城市的,但当写游记时,记忆碎片却总拼不完整,似乎我住在亚兹德的时间并不长,不过查了一下微信,我确确实实在亚兹德住了3个晚上,但我都去哪了,做什么了呢?算了,还是且写且想吧。

亚兹德传说中的拜火教的中心,但所有拜火教的遗址都似乎在远离这座城市的戈壁滩或荒山上,有时候这种景点让我好生纠结,包车去那里只能走马观花,在那里停留却根本找不到住的地方,在这个炎炎烈日,我的求知欲还好没像当地气温一样高亢,自己做了下心里降温,随就放弃了。不过说来也是可笑,本来到伊朗的目的是为了探寻古波斯的痕迹,结果波斯波利斯没去,拜火教圣地没去,都说这计划赶不上变化,不过我自己都认为这变化有点太大了。

到了亚兹德后,和四个美国妞包了一辆黑车,去老城区的silk road客栈,被黑车司机黑了一下下,后来经过各方大神的指点,我得出在伊朗车站打车的技巧,其实每个车站都有正规出租车管理处,告诉他们去哪里,他们会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而且司机也不会随意涨价,一般情况下,像亚兹德伊斯法罕等地的出租车从汽车站到客栈大约20人民币,记住了是一辆车的价钱,而不是一个人。当然如果你有时间有精力不怕晒的话,可以考虑在汽车站做大公共。但我有必要告诉你,很多汽车站到老城的客栈都不近,路程起码有10公里,所以自己看着办吧。

话说,8月应该是伊朗的旅游淡季,但网上有名的丝绸之路这种背包客栈在没有预定的前提下早已爆满,因为网上没有任何预定系统,所以如想预定还是提前几天打电话靠谱些。

因为房间价格的问题,我没能和4个美国如花似玉的大妞一块住,司机带我去了另一家网上有名客栈kohan,客栈由于在古城建筑群内部,所以司机要在如图的巷道中穿梭,这也是亚兹德老城给我的第一印象,干净整齐朴素人少狭窄。

这回住的kohan客栈的大院应该属于地下一层,而我居住的2层其实就是门外看的一层,其实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就是凉快且接地气。我住的是10人房,房间的床单被罩感觉并不是很干净,幸好我带了睡衣裤,倒也无所谓了。屋里有一种传统的水制冷空调,所以室内并不是很热,而且洗的衣服基本上一晚上都能干。在伊朗这种类似青旅的客栈都没有上下铺布置,要不就是没这个传统,要不就是客人还没有达到极限,又或者是人家就是土豪有房有地,任性不带上下铺玩,不管怎样有个差不多的客栈住就行了,在住的方面我倒是不很挑。

老城里有一些类似房屋纵剖面的结构,不知道是改造中未完成的遗留物,还是可以留下的展示品,看看就当长见识了。

其实在亚兹德的人文景观给我最大的印象是风塔和坎儿井,

后来登上城中的高地,发现除了清真寺,这个风塔应该是当地最高的建筑了,随后在一个景点特意体验了一下这个风塔的效果,结果发现这种风塔的确非常科学,在保证屋内通风的同时又能给室内降温,一个人造的四面可以进风的大风扇

如图的风塔组合估计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建造,之间的大包其实是人家大厅的穹拱屋顶,上面的缺砖的地方是起采光作用的。

其实从原始性崇拜来看,这个像极了男性生殖器和女性的乳房,同时也像极了天朝的坟头和墓碑结构,哈哈,只不过天朝的叫做阴宅,伊朗这种建筑叫做阳宅罢了

其实我是从趣味角度照这张照片的,但现在一想有瞬间邪恶了的感觉,这也许仅是巧合,也许就是常言道的建者无意观者有心吧。

坎儿井水博物馆在一个民院中,这里保留着原来的水流系统,虽然已经废弃不用了,但进到最深的窖底,还是能感到浓浓的水汽。博物馆里面有介绍区和参观区,图文并茂,的确很长见识,我知道新疆也有坎儿井,但我还没有去过。波斯语的发音与天朝的坎儿井发音略同。

在一处路边的沟渠旁,我看到流速很快且很清澈的水,我猜想这肯定和坎儿井有关吧

在古城中行走,会发现很多这种类似于隧道的通道,从外观看是几个大穹拱连接起来的的建筑,从内看就是被削掉顶部的穹顶,这些东东的作用当然是采光,其实我一直相等一个场景,就是在太阳垂直照射这些孔洞时,在路中央有一条笔直的圆形光斑,恰巧有一位美女从光斑下走过......,但你们知道的这种场景永远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圆包包的外观,如果既想采光又想防雨,那么在顶部装一个玻璃制的半球状的“窗户”就好了,想想古波斯的玻璃制造业那么发达,想必古人也是怎么做的的吧

在一家名叫艺术房子的咖啡屋房顶可以俯瞰真个古城,,虽然黄突突的一片,但视野还是很好的,从上面感觉这个区域的房屋建设像是被有计划的修缮过的,估计是为了旅游的需要吧,目测周边很多房屋都没有人居住,而且房屋之间基本能从房顶翻越,即已一家进入另一家可谓相当容易,有宗教信仰的好处就是道德约束和自律,所以想想这里的偷盗事件应该很少吧。

由于屋顶相连或相隔不远的缘故,而且房子有明显的错落格局,我想这应该是玩跑酷的人的最爱场所吧,但不知道这些房屋顶结实不结实,据我所知那些穹顶并不是很结实的

亚兹德会看到大大小小的诸如这样形状的木结构建筑物,据说叫做"Nakhl",用于什叶派的阿舒柱日纪念,需要众人一起扛起来的,这让我想起了岛国类似的仪式,不过岛国人民钟爱的是男根

从高点眺望星期五清真寺

星期五清真寺理我住的地方很近,但我猜想里面的结构都差不多,就没有进去,只是在门口外拍了点照片,

这是星期五清真寺大门上的图案,清晰吧,但你能找出她的规律吗,我虽然有强迫症,当幸好不是在这个方面,所以照了这让人眼花缭乱的图案,让有能力的人去破解这里的奥秘吧

星期五清真寺的宣礼塔正对一条马路吗,这了马路像极了天朝的旅游步行街,只不过这里可以走和停汽车罢了,我本想拍了夜景,但等到了好晚,也没有把这些车等走,于是只能用这张充数了

在清真寺你会看到诸如这样的六角形的小石头,它的名字叫做alifa,教徒祈祷时头部触碰到石头,就相当于触碰到真主,尤其是教徒在非清真寺做礼拜时,这个可以代替清真寺的礼拜堂,大致是这个意思哈,我的设拉子免费老导游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表达正确了。不过至于那些珠子串是做什么用的我就不知道了,很少能见到有人用珠子串

亚兹德的商铺中的天朝货,飞人牌,不知道你们在天朝见没见过这种不用脚踩而用手摇的缝纫机,反正我是没见到过,其实伊朗已经有了电动缝纫机,估计价格差距比较大的原因吧,所以这种老式的还没被淘汰出局

亚兹德当地的一所小型的民间图书馆,我站的位置还有几台电脑可以网上阅读,不过想想伊朗慢如牛的网速和各种屏蔽,上电脑还真不如看纸质书来的痛快

此图是亚兹德的停车收费员,他们除了着装一致外,就是使用的计时和收费工具都已经现代化了,有人停车后他会用黄色的仪器扫描车辆的机架号,车辆离开前再二次扫描,虽说这个装置看上去很简单,但杜绝的弄虚作假的现象,同时这也比天朝手写的纸条计时有档次不是吗,另外,看他腰间的仪器,应该是移动POS机,看来伊朗的停车设施运用已经走到天朝的前面了

恕我孤陋寡闻,我在天朝真没有看见如此胖的假模特架子,对于胖人来讲,这样的陈列肯定会吸引他们的眼球的,毕竟衣服难求嘛

没去逛当地的巴扎,巴扎就在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的对面,但街边的类似的手工毯店和礼品店倒也不少,从橱窗中拍张

用剪绒和剃绒工艺完成的地毯,价格不菲,中间那副类似天朝工笔的飞天作品,其实应该是用编织和剃绒工艺表现出的伊朗传统细密画的手法和图案。这儿做工跟天朝的刺绣真可有一拼呀

伊朗的馕店,在波斯语的发音中,馕的音与天朝相同,所以我觉得天朝的馕的发音应该是舶来品的可能性居大。店里的白胡子老板,看我在外面照相,就直接把我拉进屋里,让我近距离参观拍摄,还送了我一个馕让我尝,多不好意思呀,后来这个馕成为我在一个皇家花园休息时和小猫咪的下午茶。

看来这馕也是伊朗居家必备的食物,

伊朗当地,你会看到有这样的老人和小孩,他们端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堆纸签,傍边还有一只小鸟,其实这是当地的一种算命方式,让小鸟叼出纸签,上面写了算命的话,当然我不知道

路过一家冰激凌店(应该说可算找到一家,这时我已经开始怀念设拉子的冰激凌了),看到有人吃一种当地的冷饮,随也要品尝一下,结果和图上的帅哥随意聊了两句,人家就坚持要请我吃着亚兹德的特色饮品,虽然不贵(4元RMB)。但一天2次白吃白喝这样真的好吗

饮品的名字译音叫“佛楼德”,微甜有酸味冰凉,白色的是类似于凉粉似物食品。发到朋友圈中,结果有商丘人说,这在商丘叫蛙鱼,用淀粉做的咸品;有游历过四川重庆的妹子告诉我这在当地叫凉虾。好吧,估计世界上有很多食品都是同款不同名的,这怎么也算当地特色了,即使吃过也要尝一尝,看看有什么不同,更何况这碗冷饮见证了中伊友谊和当地人的热情,我坚信这跟男人与男人没有关系,哈哈。

等冷饮的中途,一父亲带女儿进店吃冷饮,我看小姑娘对我的大相机感兴趣,看他父亲也没反对的意思,就想给给小姑娘拍几张,可这小姑娘很害羞,见我拿相机对着她,就一直往她爸爸的身后躲,我也是出于开玩笑的心理,拿着相机对着小姑娘一阵盲拍,结果没想到小姑娘竟然害怕的哭了起来,以至于本来要吃冷饮的她,似乎见我就像见到魔鬼一样,拉着她爸爸委屈的跑出了冷饮屋,当时我真的好尴尬,实在不知道是这样一个解决,幸好她爸爸只是冲我无奈的笑了笑,而没有抽我这个用相机调戏她家姑娘的光头大叔

多莱特阿巴德花园,不知道是我来的季节不对,还是我的欣赏G点太高,这个花园完全不如我法眼,且不说看不见献花,就连这花园中的水也是绿油油的,不过想想也对,伊朗中部这地方有片绿洲规整一下围个围墙,再在里面建点服务设施,叫花园倒也不牵强,只是这与我理解的开遍鲜花的园子却相差甚远。

主建筑就是以我站的位置为中心的正方形园子,上面两张图分别为一前一后两个主建筑,中间用水道和甬道相连接,南侧主建筑的四周有餐饮和卫生间,餐厅门口有10几张带地毯的大木榻,供游人休息

本想安静的坐在榻上画会儿画,结果这三个不开眼的高中生非要找我练习英文,刚开始我就跟他们说了我英语不好,让他们去找白种人,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又过来找我聊天,然后狂问我各种问题,比如在天朝上学和最后工作有关系吗?你对世界杯怎么看?听说天朝人吃虫子?......,我的天呐,我本被烈日烤得发晕的头脑,终于在这几个熊孩子的强烈求知欲的猛攻下崩溃了,最后我不得不对他们说,我来这里是度假的,我不想费没必要的脑细胞,这样我的头会很痛的,然后就直接把他们轰走了,我日你个仙人板板,累死我了,

可是没想到刚走了豺狼又来了虎豹,一堆伊朗的游客看到我在那画画,就又凑过来问东问西,然后各种合影留email,整到最后,我已经不能再平心静气的画画了,看太阳下去了不少,于是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去里面的景点转转,

这是花园里面的自助饮水系统,有自取的一次性吸管可以插到饮水管处,按饮水管上的按钮,饮用水就可以从吸管中喷涌而出,即卫生又方便,我真不想再拿此和天朝对比了,因为没有可比性。

花园中的母猫和三只小猫,他们倒也不馋,连没有油腥馕饼都吃,看来平常的伙食也好不到哪去。话说在伊朗中部地区,基本上是看不到狗的,包括流浪狗,这一路上屈指可数的看到过不到10只,其中一只是警察检查过往车辆的警犬,2只是在服务站附近的自养犬,在德黑兰我住的客栈背后有一家养了3只没事老叫唤的狗狗,除此之外,就是在西部山村有印象看见过,除此之外,连个狗毛都没见到,猫倒是有些,但也不像我去过的其他国家那样多,后来陆续问了些人,给出的答案也是多样的,一是不吃狗肉所以不养狗,其次是狗是一种不详的动物,好吧在众多国家把狗当做宠物或朋友看待时,这个国家竟然说它不详,不知道其他的伊斯兰国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状况,有机会再去考证。

带有巨型风塔的建筑物内部是这个样子的,穹顶是有规则的线条堆积图案,

下面是一个喷泉池,而我照照片的位置的身后就是风塔的出风口,我确信当时户外感觉不到风的存在,而在出风口,却能感到徐徐微风吹过

大厅四周使用不同色彩玻璃建造的窗户

看来应该中午时分进入这里吗,这样彩色的光影这好打在中心线上。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爬上了房屋的二层,但我围着这个屋子找了3圈,也没能找到上去的路或能上去的楼梯,当时就有一种智商全无的感觉。

在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附近碰到了布偶猫,这惊恐的表情,我也真是醉了

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清真寺

阿米尔恰赫马格广场,我去的时候广场南端正在做地面施工,而清真寺门口正在布置晚上商业的活动的场地,随日落时间还不错,但整个画面还是显得有些嘈杂

倒是在四周的孔墙处,拍的剪影还挺让我满意的

虽然墙下面有汽车通过,但压暗之后也就不影响整个画面的美观了

广场上正在做一个商业活动,会给过往的女士发送玫瑰花,话说这玫瑰的品种还真不错,花头还真大

围绕着阿米尔恰赫马格清真寺走了一小圈,没什么特殊的,周边会有些小巷道可以慢慢转转,当地的饭实在是吃不习惯,怀念在俄罗斯可以自己做饭的日子

商业活动的工作人员,远远的用长焦拍了一张,姑娘长得还算是很清秀的

这样的骑车带人的方式且不说它的危险程度,我就想问问那小姑娘,油箱烫屁股吗

古城区有价格小博物馆,没有刻意去找,转到了就进去看看,仅此,这个是钱币博物馆,也是由一个传统的伊朗民居改造的

除了钱币外,还有很多当时的生活和装饰用品

各种小印章,这种戴在手指上的印章,倒是真方便,随时用,不怕忘记带

我一直认为锁是人类一个伟大的发明,从天朝到国外,不同形式的和造型的锁真可用单独的一篇文章来讲述,这里就只是看看吧

伊朗各时期的纸币硬币,只不过所有的展品都没有中英文的介绍,有点遗憾

博物馆的味民居的标准院落,院里有棵无花果树,看门的帅哥给我摘了几个吃,在清真寺院里的水池是礼拜前净身用的,但在传统民居院中的水池,我猜想应该肩负美观、凉爽(这个院子的榻是放置在水池之上的)、还有救火的作用的,不过伊朗的房屋多为砖石结构,估计如果着火,应该也不会损其根本吧,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对伊朗救火栓的印象基本为零,不知道是不是我猜想的缘故

古城中有一家用丝线手工编织围巾的作坊,由于所用的丝线是七彩的,所以没有一块丝巾是相同的,丝的是25刀,棉的是10刀,丝绵(经为丝纬为棉)的忘记问了,本想这玩意在首都德黑兰应该也会有卖,结果没想到,这玩意这有在亚兹德有,后悔呀

古老的木织布机

围巾尺寸为120CM*80CM,其实在另一个博物馆也有卖,但价格比这家的略高

一个加工地毯的作坊,工人正在用电推子把织完的羊毛地毯推平捋顺,满屋剃下的羊毛,进去后感觉有些呛人,有的工人是带着口罩操作的。一个大哥知道我是从天朝来的,张嘴就说的布鲁斯.李(李小龙),其实不光他。好像很多伊朗人,听说天朝后的第一反应都是李小龙,看来李小龙的俨然成了天朝在伊朗的代言人了,只可惜这个代言人现在不在天朝,而在天国。

聊完李小龙,大哥给我展示一个踢球的动作,然后伸出3个手指,说道3比零,天朝足球不行哈(当时世界杯的预选赛刚结束,天朝队一路残败被淘汰出局),我心里这个骂,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但事实如此,只能打着哈哈说道,比赛失利那是因为天朝队没有请我出山缘故。天朝队你就不能多给点面子,虽说家丑不能外扬,但是国际化的社会,连被封锁的伊朗人民都知道了,你们长点心眼吧

一个卖水果的和蔬菜的老板,其实当时我有一个想法,给不同性质的店老板拍张照片,但这清一色男性,还我觉得还是有些单一,也不知道我想通过这个主题想表达什么思想,所以就没有刻意进行这个项目

一个博物馆内有几个手工作坊,有手工艺人正在现场加工,我仔细看了这铜器雕花制作的过程,发现此匠人并没有在铜胎上画任何草图,上来就直接雕刻,我问他不先画草图吗,他说图案都已经在他的脑子里面了,

做彩色玻璃镶嵌的老板,他告诉我他的儿子在国外上学,并没有继承他的手艺。说到出国,伊朗的出国护照对男性还是很苛刻的,成年男子必须服役2年才能领护照,如果你没有服兵役,那对不起,你只能在伊朗待着,不过对女性好像就没有这么多限制,随着米国对伊朗的制裁减弱及伊朗市场的逐渐开放,这些苛刻的政策也许会渐渐变宽松

一家彩色瓷砖制作作坊,这玩意估计只有清真寺外部和民居内部可以用吧

古城内有多家如图所示的古玩店,装饰都很奇特,

包括一些手工作坊,多转转可能会发现更多好玩的东西

一天一幅禅绕画,开始画伊朗的印象,伊朗的元素慢慢融到画中,

写游记的当天,刚从一个朋友那知道,这种图案其实起源于古巴比伦,盛行于印度伊朗,18世纪,传入法国,经过改良后迅速风靡欧洲

英文叫Paisley,佩斯利,是一种由圆点和曲线组成的华丽纹样,状若水滴。它的名字来源于苏格兰西部一个纺织小镇,这里因大量生产该纹样的披肩闻名。

网络上介绍的是它曾在东方各国流行,在中国古代被称为"火腿纹";伊朗与克什米尔称它作"巴旦姆纹"或"克什米尔纹";日本则为"曲玉纹"…它甚至流传到非洲,他们叫它"腰果纹样"。佩斯利纹样总和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充满了神秘感。

我原以为这玩意和印度的宗教有关系,没想到和伊朗关系也很近,怪不得我一来伊朗,就发现清真寺有很多我借鉴的图样和线条素材呢。

另外一点,想到伊朗文化在历史上曾多次融合,也许这些图案里就应该有古波斯文化的身影,有机会考证一下

这幅应该是表现亚兹德印象的画,包括穹顶风塔花园,还有一些传统线条

最后来一张用手机拍的亚兹德全景吧

亚兹德,碰到了一对来自北京穷游的老夫妻,70岁的年龄,英文很差,但每年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去国外穷游一下,住青旅床位,省吃简用,相比较他们,我已经算是富游了。不过我真不清楚到了他们这个年岁我还会有没有他们这种精力和说走就走的激情,突然间觉得人生苦短,想想只有劳逸结合才能对得起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未完待续
下一篇是伊朗最开放也最闷骚,最热情也最现实的手工艺和文化之都,伊斯法罕

本篇游记共含7264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首顶!大美大赞👍

2016-10-03 20: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自由摄影苏岩 的图片:

2016-10-03 20:47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10-03 21:09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2016-10-04 09:25

2016-10-05 10:28

引用 萨摩 发表于 2016-10-04 09:25:17 的回复: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回复萨摩:心动不如行动

2016-10-05 10:30
相关目的地:   伊朗
1424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