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3加德满都,烦烧城中叛逃者依依惜别(博大哈佛塔、泰米尔)

21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10-04 10:17 164/8

我十分清楚,昨晚我好像做了个梦,大笑了两次。而且因为是仰头睡的,笑得像猪一样。但是杏仁没有嘲笑我,还配合我的生物钟早早起床。我像往常一样进行着机械的梳洗,无奈水龙头没水,我只好开着喷头下的水管冲洗,可怜兮兮的。

看着杏仁一边唠叨回国一定要好好清洗背包一边利索地收拾行李,我默默地在床上吃饼干,还给了她一块。我们下楼后,发现没头脑和不高兴这两口子还没起,心里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杏仁打算背着登山包逛正在流行疟疾的帕坦,而我只能延迟换钱计划算计着剩下的纸币过活。

幸好这早极光带我和一个他当年手下兵的女朋友吃饭,不然我兜里的那点钱真的不够我挨过今天。我们走到不远的旅馆楼下等他们,再一起去华人餐厅吃自助早饭。那个姑娘长得很有气质,真想象不出来她男朋友是个在新疆开旅馆的退伍兵。跟着她的是一个还没入学的长春大学女学生。她不吃蛋黄的事情让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当然,她也比较胖。
我依旧使出了“我不要脸我没钱”的本事,把碗里的青椒咸菜薄饼煎饺韭菜包子甜咸豆丝花生鸡蛋大米粥吃个精光。极光原本以为我吃不了多少,没想到我每顿都是按照“没下顿”的量来的。两位女士眼神十分有深意,不知道是以为我是极光的女朋友,还是我真的吃的太多了。

吃得太饱的我好像头脑也傻了,一个劲儿的问只在柜台前呆了几秒的极光花了多少钱,我付给他。他在和两女告别后才骂我,“你傻啊,人家姑娘付的钱。”
今早,我没有坚持逛泰米尔的愿望,和极光又去了据说有活动的博大哈佛塔。一路上我们都在盼着200rs拉我们过去的车,那些傻瓜司机给出的价格都是250-500rs。甚至有人听到200rs的价格直接“切”了一声就走,留下我骂他们傻逼的涂抹横飞。我们绝不屈服这里的虚高价,走到大道上,问了两三个司机后随便又找了个路边停着的车。司机长得很和善,没想到也挺爽快,没说几句就成交。

不过这位司机包括面相在内的其他风格也真的不寻常,他一路绕来绕去让我以为他是去猴庙。无奈他英语不好,我手舞足蹈的几番确认后,看到那条熟悉的街道,才后背靠车座歇了一会儿,知道我们是在对的路上。我浸过水的冰袖和毛巾,这时已经被我捂热了。
一进门我们就看见佛塔上高高的悬挂了一位仁波切的头像,但是因为时间太早,活动还没有开始。在那个我们常去的佛堂前,我们和一群当地人坐在红塑料椅上等了很久。直到里面的僧人一个招手引极光进去,极光一个招手让我进去,我们才躲避开当地人的奇怪目光。

我们坐在进门的左侧,听着僧人们一边敲打一边吟诵,慢慢地有了倦意。我还是尽量坐直,为表示尊敬摘下帽子,眼睛微闭。正听着他们的诵经,我一个激灵,想到可以录下一段给姥姥听,整个人就都精神了。可是极光是彻底的颓废样,他拿着手机一边拍照一边看朋友圈,还不忘时刻让我去问今天那位莅临的大师的名字和活动。就是这样,僧人也愿意给他一瓶水。这时我还有点奇怪为什么不给我,但是果真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给我这个穷人是对的。
正当我半睡半醒却不敢乱动时,极光轻推我让我接过僧人给的一把米。我俩傻乎乎地看着僧人们念几句经文撒一点米,手捧着刚刚的大米不知道怎么办。就这样一直捧着,直到那位邀请极光进门的僧人过来。
他的英语算是当地人里不错的,但是我还是不懂他的意思。极光英语不好,只能一个劲的让我来回翻译。我也是确认了好几遍才知道僧人想让极光捐钱,“Now?”,“Yes, now.”
跟着僧人的我们到了寺庙旁的一个小卖部,我不忘手里的那把米,问过他后才知道那是祝福别人要撒出去的。我也没多想,直接都撩在了极光身上。虽然极光不乐意,我也以“我是在祝福你,把自己的好运给了你”笑着欺负他。

捧着僧人递出去的1000rs找回来的零钞,极光嬉皮笑脸但痛彻心扉地袒露今晚的晚餐我们吃不了好的了。但是回到佛堂,他被叫去在自己花钱的酒兑水前拜了拜,还让我帮忙照相的样子确是另一幅严肃脸。

回去的那条大路上,我们还是被要钱的孩子和背着孩子的妇女骚扰。记得上回帐篷给她们苹果她们不要,只要钱,而且要很多钱,然后她们会带着给钱的人去小卖部买一大罐奶粉。其实很多好心的中国人都会给的,比如和我一起去看老黄宫的山西小伙繁星。在老皇宫前面的十字路口,他就二话没说给没向碧眼妞讨到钱的小女孩了些零钱。不过他也没逃过她们给点甜头就燃烧的惰性,“No.我没钱了,就这么多。”他面对想要更多钱的小女孩儿摊手。
极光惊讶于我看都不看这些孩子直接走掉,虽然他自己也没给。我觉得他也应该渐渐意识到我不是个一般女生的这件事了, “我连自己都养不起跟着你蹭饭还要给他们钱是不是太过分了。”他也就没话说了。我很不喜欢大人毁掉孩子童年让他们出来讨钱这件事,当然这是我的借口之一,我穷死了。
回泰米尔的出租车上,极光好像是受了刺激一样跟我勾肩搭背,我也绷紧了全身回应他。除了他握着我手不放这个举动,我基本都作冷漠状。这时已经快中午了,退了房的我把行李放在极光屋里,趴在他旁边的床上看着国内新闻。
极光在一旁骂我没有曲线,这大概就是躺着也中枪的意思吧。他说着说着过来箍住我肩,好像要把我往下按,我权当是开玩笑了。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它过去。
那家重庆餐厅还是很呛,不过今天真的呛到我的是一个跟我带着同款帽子的姑娘。我这个调整好发型和衣衫的农妇拒绝谁丑谁尴尬的窘境,虽然为了防晒把自己捂得密不透风到俗气,我也尽量在极光骂我又胖又丑时保持着我至少整洁的形象。我们比帽子女先走,我基本上是逃出去的。

其实我应该对我自己做下检讨。为了防晒,我每天都像日本刚离婚的农妇一样在脖子上围一条浸过水的毛巾,两臂还戴着已经有点变色的白色冰袖。我不顾形象的叉开腿大步走,风风火火地让头发乱飞。在尼泊尔的这小一个月我其实带了很多衣服,但我除了冷的天气外一直穿着我的纯黑T恤蓝牛仔裤,原因很简单,我怕我这么暴走衣服显脏。所以我虽然天天洗身上除牛仔裤外的所有物件,黑短袖我绝对不换。
这和大街上包括我遇到的中国姑娘都不同。她们逛泰米尔时喜欢穿着坡跟鞋人字拖,配着连衣裙超短裤,戴着昨天刚买的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银饰或宝石。我这种一晒就出斑的人课做不到,就着“就见一次面”“谁能认识我”的想法破罐破摔,也难怪当地人总喜欢把我猜老。我虽然不愿解释,他们说多少岁就是多少,但是心里却骂着“你才二十五,你全家都二十五”。
这时极光已经到了第一家饰品店了,我想问他这家店银饰怎么买,他却在出门后好像很懂行的告诉我那些都是假的。又走了很久,我们进了另一家饰品店。这家店真的恶心到我的是,很有气质的中国女生奥利嫁了一个阿三模样的尼泊尔老板。她皮肤很好,但是每当我看到那个皮肤像坏核桃的老板摸上去时,胃里就一个劲的暗涌。
她一边做着极光和丈夫的翻译,一边玩着苹果手机,但是机灵地没有翻译丈夫说极光不懂行的一通埋怨。后来又进来了一个画手绘兼职卖珠宝会25国简单语言的姑娘,店里更加乱了。店小二拿来的在外面做好的奶茶我已经喝不下去了,极光也一直验货发朋友圈顾不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心里的火苗要烧到嗓子眼时,我一个起身就走了。极光冲出来告诉我走反了,其实我也知道,我就是想溜达溜达。
虽然想到极光的房门钥匙还在我这儿,我也没急着回去。我一个人淋着小雨,慢悠悠地在泰米尔乱转。街上人已经很少了,老板都投来奇怪的眼神。我绕到了很远的地方,我之所以知道很远是因为四周店铺已经不多。即使这样,我还是都进去看了看,听了听他们虚高的价格。在一家比较宽敞的小卖部,我买了大大的雪糕想镇定下来,拿了勺子就走。还好梳着麻花辫的酷大叔叫回我,找给了我我以为正好的钱。“我只是太想吃了。”他也同情地大笑。
第二十三天15
雨下到了冰淇淋的大碗里,我却仍在摩托车飞驰与嚎叫的小路上不急不慢地游走。在一个死胡同里,一个小孩正在哇哇大哭,他的爸爸却看着我无可奈何地笑。我最喜欢这种感觉了,明明可以失身死掉,却大着胆得到了一个微笑。所以我转了很久,意识到雨不会停下,才不慌不忙地没有方向地乱转,想着条条大路通罗马,总会回家。

我挖了一大勺冰淇淋放进嘴里,好像一口吞下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回到极光房间的那层,我看房门是开着的。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极光问我刚刚是不是生气了,还带回了奥利那句“你把你小女友惹生气了”。我也用演技装作我只是很烦那家店走掉了。极光说我出来不久他就离开了那家店,到路口却没有看见我。我这个大长腿,当然是飞快地跑掉啦。

我们没多在房里停留,虽然极光声称没钱,还是请我吃了出门左拐那家九鼎饭店的羊肝豆腐地三鲜汤,因为他说他今天又挣了一笔。屋外的雨毫不客气的在泼洒,取完手机的我马上幸运地看到了满桌的菜。师父再次吃惊于我的饭量埋怨我不给他留点,我也再次接受他的批评继续吞咽。

回到旅馆的我马上进床位房把行李倒腾出来,打算进公共浴室冲洗。不料今天天气太冷,水凉的要命,我只好委屈我的头发一晚。刚出浴室门的我正好遇上还我伞的极光,他说他把刚刚想送我的牛肉干已经吞到肚子里去了,我没有理他,玩着手机,穿着刚洗完没干的黑T恤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把我吵醒的,是这个四人床位房里的对床姑娘,我很佩服她能用从脏乱差的印度淘来的几块钱的民族风布包每天去赌场套三百人民币,还能在极光说“带上我们这个小姑娘”时抢在我前面拒绝,“那辆摩托车只能坐两个人”。
她虽然轻手轻脚还是让我这个神经衰弱马上就醒,“我马上关灯”,“没事,你没吵到我”。接着我就完全昏了过去,留下在雨天仍开着的电扇和身上的破洞牛仔衣之间暧昧的沙沙声。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故作哀伤还时常转身仰望,明明没有写着本人大名的退路却还逼自己在生活的长征路上排队。在缓慢的路段,有一刹那的黑暗我就要,有一星星的狡黠我就吸。我是临街最挑事的孩子王,拥堵路段最扎眼的大小便。我黑洞,我放肆,我夸张。可是往往那种“我赢了”的爽快终是抵不过“你终究是弱”的事实,我刺给别人的刀总要再“赐”回来。我期盼的表情你没有,所以我总哭丧脸。谁让整个世界都欠我的。也想过变成白莲花冬硬梅,可是污秽的身板排斥任何善良异物。对自己的讨伐只有一点好,因为意识到越是得不到越是踮脚要总会失败——谁让你总做错事——因果报应的轮廓也就十分清晰。还好一切的起和落都有某个可循的定数,谁知道哪天我少交的番茄钱作了哪天的孽?不是我惨,不是我傻,不是我弱,我可以对自己好点了。我也可以硬朗地承认本人是个坏人,并且永远脚落地头顶天,回头是岸眼前是山。看,不是一切都在我手中吗?

本篇游记共含4216个文字,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看了楼主写了好多的游记啊~应该
合并成一起~我觉的 看的就方便了哈哈

2016-10-04 23:25

引用 zwxjerry 发表于 2016-10-04 23:25:34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了好多的游记啊~应该
合并成一起~我觉的 看的就方便了哈哈

回复zwxjerry:一篇游记算上当天总结至少有6000字,一共25天,我都可以出本书了,写在一页里进度条都不好用。。。我是理科生,喜欢分类写。。。原谅我。谢谢您的关注。

2016-10-05 09:24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6-10-05 10:25

引用 90后_深愛我... 发表于 2016-10-05 10:25:34 的回复: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回复90后_深愛我...:是啊,千奇百怪形态各异开天辟地游刃有余的人总是有。希望您也能开启自己的旅程轻装上阵。谢谢您的关注。

2016-10-05 11:01

很不错

2016-10-07 04:15

请问你住的床位房是哪里啊?

2016-10-07 15:30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2016-10-10 11:51

引用 nmgchenpeng 发表于 2016-10-10 11:51:07 的回复:

求更多美图放送~表吝啬嘛

回复nmgchenpeng:这已经是全部的了,其他的在其他游记里.有些太大传不上去.谢谢您的关注.

2016-10-10 14:1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