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兰州,总有些真笑亦有真痛

23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10-04 14:44 319/4

这次的游记不如尼泊尔部分详细有意思,因为我没有每天记录,完全靠记忆。加上打字时赶上国庆假期,也给思想放了懒假。主要看图吧各位。

从火车上醒来的时候,我手脚冰冷一一这是典型需要一个男朋友捂的征兆。我们一早办好了行李寄存,随便在周围找了家小店吃早餐。没成想这家店包子里面放没味道的土豆丝,豆浆像是肥皂水。这里的人明显比敦煌的有点不耐烦,我们没有多停留,坐公交想去万达中心吃顿好的。
为了甩开豆芽,我们自然是利用了各种借口。比如胶圈在优衣库买的裤子还没裁好,我们女生逛街不想让他等之类的。但是正在吃着火锅的我们早就做好了不再和他同行的打算,于是他们派我这个最厚脸皮的大姐出马。我声音温柔理由健全的交代好了会合地点,让豆芽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去吃了牛肉面。
我有个特点,吃完正餐喜欢吃甜的,吃完甜的喜欢吃咸的,吃完咸的喜欢吃辣的,吃完辣的喜欢吃冰的,吃完冰的喜欢吃炸的……没错,在我的诱惑下我们来到了DQ。整个吃的过程和婚姻差不多,吃到最后简直是在折磨自己。透心凉的寒意传给了胶圈,即使没吃冰淇淋的她都要被我们扭曲的表情冻病,急忙逃离。

和楼下的胶圈会合后,我们在路口等了好久才拦到了出租车。这个司机说的普通话我们完全听不懂,只能嗯啊的答应。他虽然看起来脾气挺好,直到走到了黄河边上和旁边的司机斗气刮了蹭我们才意识到所有老司机都有千面脸。
“你们下车。”他大手一挥,下车就和前面超他的司机开始干架。我们吓得走到前面的车站急忙乘了公交,去黄河口坐快艇。我们遇到了很多招揽生意的老大爷,我当然首当其冲上去和众多的他们议价。其中一个老大爷把我拉到一边,却让我把30块的钱砍到了25,六个座位的船只坐四个人,还附带着走了更长的路线。其实平时价钱只有20的,但是当时很晒,我们都皮了。
坐过各种皮艇的我对水没有嫌弃,银鸽就不是了。我最在前排对着不敢抬头睁眼的她哈哈大笑,再一次让我的“巫婆笑”横贯黄河。她偶尔会抬几秒头,向其他人解释她小时候掉过江里的遭遇。在我停不下来的笑声下,谁也没关心。开快艇的大叔也配合着我的兴致,一直急速前进的同时还不时加大船的倾斜角度。一趟下来,我觉得我都笑瘦了。

卖水的地方如果坐下来喝水要更贵,我们就买了水在台阶上坐着,当着黄河母亲的面飙脏字吐槽着学校里认识的各种奇葩,前后路人偶尔转头质疑这么脏的字怎么会从小姑娘嘴里出来。奈何奇葩们喜欢自己花枝招展把别人当烂泥巴,犯贱的作风总能迷惑有些人也总能恶心到有些。认识他们是为自己的忍耐力和见识做准备,上天出的答卷上,题目总是鲜活的。
老乞丐看准了我们,要了一次又一次。再来时我们直呼没钱,他却说我们给的太少。我记得我小时候见到要饭的总要求骆女士给他们钱,不给就想哭。到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双眼空洞手脚无力的旁观者,我的独立难免让我冷漠,我的清醒又总是让我孤独。在做了一个选择的时候,是我们最单薄的时候。因为我们还没有得到这个选择的结果,就已经失去了选择另一个决定而带来的无限可能。可是我已经走上了一条鲜有人烟的独木桥,我就要对自己负责。
正聊着,我们就看到了赶来的豆芽。我们正想着别被识破,就看见刚刚那位老大爷指着我们跟豆芽推荐自家快船,提前准备好的台词都作废了。老大爷眼睛真尖。

我们以要吃牛肉面的借口搪塞了已经吃过了的豆芽。不知道是聊得太久还是报应,我们走了很久才打到车。到了一家安泊尔的分店时已经没有牛肉面卖了。我和银鸽还好,因为我的肠胃已经不舒服很久了,而银鸽正憋着一泡屎。可是胶圈和迦叶泫然若泣的样子真是逗极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因为吃不到好吃的就想哭的人,可是仍旧忍住了大笑,安慰她们去另一家店看看。
原来另一家店就在我们出发的地方不远,还好他们还在卖。我的肠胃从今天下午起就开始了极度不适模式,不光浪费粮食吃啥拉啥,还频率很高的间歇性疼痛。我就像被强奸了偷吃避孕药的小孩,自己上网偷偷查了下原因,才知道这是肠胃痉挛。
等面的功夫我和银鸽去了厕所,听着彼此肚子叫的声音,我没忍住在公厕笑了起来。引得有点正经的银鸽也一起不顾形象的捂着嘴笑。
吃完面的我们觉得时间来得及,就逛了当地的夜市。美食这位情人让我们相见恨晚,可是我们已经婚约在身,这之后我们还要和小麻烦豆芽会合,一起去西安。他因为找错路跟我们不耐烦,我们也因为反感没有说话。

在候机厅里,我眼看着我们的火车一次次晚点,而别的火车按时发车。督导员拿着喇叭大骂不懂指示的游客,让整个候车厅冷得一哆嗦,不敢出声。原定十点半的火车,凌晨一点多才发车。
等待的感觉,对任何人都不是好受的。但是听着胶圈讲着她大姐的过往和自己的情史,我却需要更多时间来缓冲。她说她把一个月的话量都用完了,我也说我把我一个月的听力都用完了。
我记得Florence and the Machine有首《Say My Name》,因为我唱了太多次,歌词很熟悉。里面有一句“When we first came here, we were cold and we were clear”。到底是什么让干干净净的我们变得粗糙枯槁形态各异,我也不知道。有人灯红酒绿欲盖弥彰,就有人兢兢业业活泼开朗。世界这盘大棋,不太下得起。

被人流堵在过道的我们被后方的大爷推搡着,可是过道和桌下都挤满了人,我们也只能缓慢移动。坐在我和迦叶对面的,是两个中年人,男的忙着拿好几个手机抢红包,女的忙着瞪大眼看我们。我和迦叶正聊着怎么上厕所,他们却告诉了我们火车不开厕所不开的坏消息。
只要涉及到胆量和丢人的事情,我自然是冲在最前面的,这次是为银鸽和胶圈开路。与其说寸步难行是因为买不到票直接坐在过道的各位,还不如说是因为生活。在厕所的门口,大叔包了个塑料袋在闷着泡面。等他放好调料,我才开门第一个进去。里面的场景我就不形容了,连尼泊尔的厕所都不如。我和面前用过的厕纸只有一拳远。
银鸽和胶圈很怕,于是一起进了厕所。那么窄的厕所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轮番上,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害怕。大叔们不时地看着等候的我,这才是我怕的。我看到他们,就好像看到了未来的我自己。工作是为了有吃的然后拉屎,钱真是好东西。
我再次出马开路,过道上好像更挤了。桌子下面已经有人什么都没垫没盖直接倒下睡觉。这一夜,我好像每隔一会儿就要醒来,身上没有厚衣服,我就抱着自己睡。每次睁眼看到天还没亮,就逼着自己再闭一会儿眼。最后完全清醒时,才刚刚六点。晚点的火车上,我靠戳自己浮肿的腿打发时间。对面的中年妇女眼袋很大,对着旁边吹牛自己每次去北京都有人接的大叔说:“老乡,她们走了你能不能挪过去。”











月夜
沈尹默
霜风呼呼地吹着,
月光明明地照着。
我和一株顶高的树并排立着,
却没有靠着。

本篇游记共含2707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2016-10-05 11:25

引用 爱逛的佑子 发表于 2016-10-05 11:25:33 的回复:

感觉去之前应该先恶补一下当地的人文地理历史知识

回复爱逛的佑子:您是说我吗……是的,我对当地很不了解,是临时改的行程。谢谢关注。

2016-10-05 11:38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10-10 11:51

引用 pinkzerg 发表于 2016-10-10 11:51:17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pinkzerg:谢谢您的关注,也给能评论的人一个赞.

2016-10-10 14:1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