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呼伦贝尔旅游:鸡冠之旅(四)——穿越大兴安岭

1
浪人 (广州) LV.2
2016-10-04 19:20 33/0

今天我们将穿过大兴安岭的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前往边境禁地奇乾。

临江到莫尔道嘎这段行程,经过老鹰嘴、月亮泡子、太平屯、莫尔道嘎森林公园、白鹿岛等景点,两年前我走的线路曾经包括这一段(临江——莫尔道嘎——临江),但由于两个小伙伴晚到了一天,使我只能把行程的线路减少一天,我就减掉了这天需要回头的线路。

这次和呼师傅设计线路时,我自然是想要补回这段路的行程,呼师傅建议我到莫尔道嘎后,再到奇乾去,并在那住一晩,然后出来的时候由根河出来。因为奇乾才是这条线路中最少人去又最远的地方,以往是个边防禁地,除了边防军外其它人都是进不去的,这样我们甚至不用走太多重复的回头路。

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大兴安岭林区,先来说一下防火期的概念,在每年的3.20至6.15期间是春季防火期,在防火期间,森林防火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对森林中作业人员或是进入的人员检查很严,而当我们进入真正的大兴安岭林区,看到那莽莽苍苍的森林连接在一起,就能感到森林防火和我们日常的防火不一样的地方,在森林一旦出现失火,几乎是没法控制的,所以基本上是没有扑救的希望的。

1987年5月6日至6月2日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发生特大火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森林火灾,又称为“无声的战斗”。该大火不但使得中国境内的1800万英亩(相当于苏格 兰 大小)的面积受到不同程度的火灾损害,还波及了苏联境内的1200万英亩森林。而相比较之下,翌年发生的黄石公园大火受灾影响范围则仅约为150万英亩。

大兴安岭森林火灾令五万同胞流离失所、193人葬身火海,五万余军民围剿25个昼夜方才扑灭。大火烧过了100万公顷土地、焚毁了85万立方米木材,是建国以来毁林面积最大、伤亡人员最多、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

黑龙江 大兴安岭“5.6”特大森林 火灾火烧区,经过20年的恢复和保护,火烧迹地上重新长起了大片树林。火烧区恢复面积已超过96万公顷,森林覆被率由1987年 火灾 后的61.5%提高到87%以上,动植物种群基本得到了恢复。

经过这一场浩劫,大兴安岭更注重森林防火,进行严格的防火管理,因为曾经有过血的教训。

因此在进入大兴安岭林区后,一路上有很多防火检查的关卡,由森林防火公安局进行管理,对进入林区的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在防火期里进入森林区域,是需要到森林公安局办理防火证的,因此早上呼师傅先去把防火证办了下来,他说我们一行十人的安全责任,都由他来担保了。

一切办妥,我们开始向林区深处前进。

昨晚应该是下过一阵小雨,清晨的额尔古纳河边空气格外清新,四野无人,一江如练,呼老大都轻叹了一声:真是太宁静了!

停车休息时我俩下到河边去拍照,天空的云很厚重,晨光熹微,远处的丛山透出一点点绿意。

关于防火期的命令

额尔古纳界河

额尔古纳界河

出了临江不远,我们就到了第一道森林防火检查关卡,这类的关卡,地方赋予了它一种权力,让它去履行一份责任,但在中国的很多地方,这类机构通常都只是使用了它的权力,而忽视了它的责任。

既然有检查的职责,就有放行和不放行的权力,想要放行你,有千百个理由,要想不放行你,也可以有千百个藉口,因此这种权力很容易变成了一种既得的利益。

这个关卡由一个男人把守,在关卡里他住的房子里放了一堆食品和饮料,就像是一个小士多。熟悉的司机师傅们都懂规矩,要检查的时候就会说,我去你那买点东西,然后到了关卡人员的小房子里,它会根据你的人数让你买一定价格的东西,然后就可以给你放行了,你如果不会做,关卡人员就会找借口刁难你了。

我随着呼师傅进了关卡人员的房子,呼师傅要他说了个数,他说是买50元的东西就行了,我们连上师傅在内10人,算是每人5元,当然也不算贵,相信外地人来到这里被放行,这个价没有什么人会有意见,毕竟比政府堂而皇之收的高价门票要便宜多了。我见到有当地产的草莓汁10元一支,我干脆买了十支,可以每人一支了,给他100元过关。出来时正好看到后面来了两部车,昨天在临江南山碉堡上见到的小伙子也赶上来了,他自然是不明白这些规矩的,我便给他说了说,大家一起顺利通过了关卡。

再往前就是这一带出名的景点老鹰嘴了,山上一块像老鹰一样突兀而出的石头引人注目,看老鹰嘴有在山下和山上看两个点。山下有一道清溪相伴,清幽雅致,绿意盎然;而到山上看需要爬上一个山坡,坡度有些垂直,倒是很有意思的(当然实在不想爬,车辆最后也要上到坡顶上,那是必经的路),在山上看则视界广阔,森林和碧水,在天空下相映成趣。

虽然是个小景点,但我倒觉得老鹰嘴这个地方很不错,满目清新,满心惬意。

山下的清溪

清溪倒映,这相片发了微信,朋友们说好想知道红衣女子是谁?我回复说,我也很想知道:)

老鹰嘴

转出老鹰嘴,我们回来了大道上,从临江开始入山,道路全都是泥路了,也难怪以往好多人来的时候,都是说道路难走,司机也不太愿意走,不过由于近期没有下大雨,所以虽然车速不快,但也还不算太难。

车继续走了一段,路边出现了几个丢弃的空饮料瓶,呼师傅说:看到了垃圾,你们想到了什么?

我们还在发楞之际,呼师傅说:当然是景点到了。引来我们一阵无奈的狂笑。

是的,月亮泡子到 了,一下车,我就惊叹:好漂亮啊!

月亮泡子其实就是一个河弯形成了近似小岛状的地形,岛上林木青翠,河水绕着绿岛弯出了一个满月之形。尽管天空的云彩仍然很厚,但在阴天仍然无损月亮泡子的美。

我爬上了公路上的一座山,接近100米的高度,在那里有比公路更好的观景角度,不过就算在最高点,我的18厘米的广角镜仍然没法把这个全景的月亮泡子拍出来,只有采取各种角度拍摄,尽量把它完整的展现出来。

虽然是夏天,颜色依然是丰富的,而这个地方最美的季节自然是秋天,那时姹紫嫣红的秋景,绝对更让人迷醉。

我很喜欢这种风景,自然、宽阔,多彩,它像是告诉我们,人类没有改造过的自然,有一种自由奔放的魅力,有一份浑然天成的韵味。

而在自然的泡子里,也有不少野生水鸟在飞,我还拍到了一只类似白鹭一样的野鸟。

月亮泡子

泡子上的野鸟


继续深入,开始爬坡,一直上到了山顶,这里有一个大兴安岭的观景位置,可以看到连绵千里的大兴安岭。在一路上我们也不断了解,同时不断观察,大兴安岭的动植物品种是比较单一的,我们看到的林木基本上就是白桦树、樟子松和落叶松,这几种树繁殖相对较快快,想当初20年前这里是曾经是灰飞烟灭的景象,如今又已经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在人类不破坏的情况下,自然的自愈能力还是很强的。

而在动物方面的品种其实也是相对较少的,由于植物相对单一,冬天环境恶劣,爬行动物不太利于生存,大兴安岭里能够见到最多的动物就是狍子、驯鹿和松鼠,我们在一路上都见过几只“横穿马路”的狍子。

大兴安岭

落叶松的松果,我们戏称它为玫瑰松。


下了山后就是太平屯了,传说这里是俄罗斯人后裔的伐木村,本来呼师傅昨天就是建议住在这里的。

太平村是一个有着百年历史却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只有十几户居民在此居住的小村。来到这里似乎走进了与人间隔绝的世外桃园,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车流的干扰,小村的木刻楞房屋和木板杖园子,它们静静的安立在村中,用独特的方式诉说着百年的沧桑….

我们爬上了太平屯旁边的一座小山,那里有一个小观景台,可以看到太平屯的全貌,树里也开始建新的房子,自然在旅游开发的今天,一个地方想要保持古老的原貌,本身就是一种奢望,也是不太合理的事情,毕竟时代是向前的。

太平屯

听从了呼师傅建议,我们在太平屯吃午饭,因为这里有特色的铁锅炖菜,我们要了一锅炖鸡和炖鱼,还要了一大盘这里特色的花卷,还有发面饼蘸着鱼汁吃,非常不错。

午饭后我们就向莫尔道嘎森林公园方面前进,这是唯一的路,我们并没有准备进莫尔道嘎森林公园,但我们想去它的其中一个景点——白鹿岛。森林公园的门票是需要60元的,含白鹿岛,我们没有买票,幸好在白鹿岛外的查票口没有人查票,我们相当于免去了60元的门票。

我们直接下到了白鹿岛下的河边,拍完照

后,个个都摊在河边休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这时天也好了,白云的背面出现了纯净的宇宙之蓝,疲倦的我们在这个宁静的地方得到了歇息。

休息好了,我们的车又开到了山上,这里才是观看白鹿岛最好的地方,不过观景台还是不够高,而白鹿岛又太宽阔了,镜头最多只能拿下半个白鹿岛。

这时我看到观景台后面有一个护林观察铁塔,大概六七十米高,正好没有人看护,我背着相机偷偷爬了上去,下面的其它客人一片哗然,也许他们都觉得这太危险了。

是的,这个护林观察铁塔是相当危险的,如果你平时不是习惯于爬高,很容易有畏高症出现,另外这个铁架几乎是没有保护设施的,要爬上去需要一定的技巧,更需要一定的胆量。

特别是铁搭最后上到平台的楼梯竟然是少了两级的,不知道是有意所为不让游客上去,还是真的松脱了。观察台也只是用了很薄的铁板做的,走在上面摇摇晃晃的,风吹过来的时候铁塔都在动,感觉非常危险。特别是下来的时候,那个空了二级台阶的地方就真是考心理了。在我下来之后,也有三个男人爬了上去,但是他们面对那两个缺了的楼梯,就没有勇气继续往上了。

即使是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我的18毫米广角还是拍不到完整的全景,多少有些可惜了。

但毕竟为了这个全景照我也努力过了,也许天空也有些许感动,此刻在天边报以彩虹,引来一阵惊呼。

离开了白鹿岛,我们向今天的目的地奇乾奔去,但此刻我和呼师傅的心都是忐忑不安的。

因为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上奇乾的客栈,我们完全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昨天在临江,呼师傅开始联系奇乾的客栈,但电话一直接不通,今天到了太平屯后,还是接不通,以为可以在太平屯了解里面的情况,但太平屯里的人也不知道,大家分析大概是里面的电信基站坏了。

因为奇乾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它以往是个边防禁地,只有边防军可以进入。现在奇乾已经没有地方政府管理,以往有政府时,政府曾经下令村里的人全部迁走,但还是有几个钉子户在留守在小村里。

所以里面除了边防部队就只有几户留守人家,人家其实就占着地,也未必有人在家。近年开展旅游,里面的人开了两家客栈,但平时没有人去,需要提前先打电话预约好,客栈才会有人等候。

另外要进奇乾,还得通过防火公安和边防的关卡,通常是订好客栈后,客栈老板会打电话到进入奇乾的关卡,告诉关卡来人的数量,车牌号,然后每人收取80元的放行费,这样才能进去,这里已经约定俗成地出现了一条利益链。

现在我们电话也没打通,客栈是否有人是个问题,现在还不是旺季,另外没有人打电话通知关卡放行又是另一个问题。毕竟现在还是防火期,所以呼师傅心里也很折腾,在太平屯的时候曾经和我商量是否还进去?我说,既然来了我们就走一趟,不让进再说吧,只不过呼师傅想的是,一但不让进,我们就得走100多公里路出来莫尔道嘎,才能有地方住。

不过我是坚定的,也相信我们有进去的办法和运气,还是为了能见奇乾一面,我们也要拼拼运气了。

就在我们快到检查关卡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个我们不想看到的情况,前面有两部车回头了,他们没有进入奇乾,而那两部车正是昨天在临江古堡上见到的小伙他们的。

情况不好,我们怎么办?

交通攻略:

1、广州或全国各地前往海拉尔,有几种方式,可以直飞海拉尔,但有季节限制,不是任何时候都有这航班,而且价钱较贵。另外可以坐飞机到哈尔滨沈阳转火车到海拉尔,基本上就是一晚上的火车就到了。再就是直接坐火车到海拉尔

2、呼伦贝尔包车司机信息:

呼和:蒙古族师傅,对内蒙一带以及草原和牧场非常熟悉,非常专业和敬业,有全心为客人服务的意识,把行程交给他,绝对可以放心,我已经和他合作过两次,完全可以信任。

电话:13847006047

和他联系时,说是广州洋哥介绍的,相信会有更好的效果。

本篇游记共含4775个文字,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