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观止黄山

  • 出发时间/2016-08-31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带小孩

        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徐霞客

前话

        正是十一黄金周,看着朋友圈里各处的旅游美图,心里还是有些蠢动。但想想高速已然成为停车场的盛况,便也打消念头,安心在家睡觉、喝茶、胡思乱想。

        回想自己一个月前的黄山之旅又何尝不是身陷出游高峰?当时正值G20峰会期间,整个安徽省景区全部向杭州人免费开放,因此,黄山也就成了最热门的景点。
        当媒体正在大肆发布“黄山已被杭州人占领”的新闻时,我们的确已经站在光明顶上欣赏落霞满天的盛景,可身边依然空旷安静,只有群山与天光,却未见涌动的人潮。所以,新闻毕竟不是实时转播,信息还是未能做到完全对称。

        其实当前,在这个政府极度支持旅游、媒体大肆渲染旅游、全民热情追捧旅游的国度里,想找一个真正安静人少而又景色绝佳的地方实在是太难了。
        那么,我们是不是真的只能呆在家里,从书本上去寻找美丽世界?然而,外面的世界毕竟有太多诱惑。于是,我们不妨换一种思维,既然没有净土,那也不必逃遁,坦然面对熙攘的人群,然后在路线和时间上作一些反常规的调整。那么,相信你仍然可以在喧嚣中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美丽。

登山线路

路线安排:
Day1:云谷寺(索道上)→白鹅岭→黑虎松→始信峰→北海→西海饭店(入住)→排云亭→西海大峡谷→光明顶→飞来石→西海饭店
Day2:西海饭店→光明顶→天海→一线天→百步云梯→玉屏峰→天都峰→半山寺(步行下山)

汤口:登山之前

        黄山位于安徽省的黄山市境内,整个景区的面积绵延区内的5个镇域,因此,景区分别设有南、北、西三个大门,位于不同的镇。所以登山前一定要计划好上山的路线。

        我们此行选择的是最通常的线路,即从位于黄山区汤口镇的南大门上山。

        作为“黄山门户”的汤口镇也因黄山而变得繁忙和热闹。如果是晚上从高速汤口出口下来,眼前立刻就会变得灯火辉煌。这在一般的小镇中是很难看到的。
        景区南大门离高速口也就200米的样子。门口正对着镇中一条主路,主路不宽,却林立着各类宾馆、饭店、小卖店、超市等等。背着行囊或神色轻松的游人穿梭在马路上,或和拉客住宿的大妈讨价还价,或只是酒足饭饱在街上闲逛。

        我们也是于登山前一天下午来到汤口,入住到提前预定的酒店。酒店离景区南大门不远,也就步行5分钟的样子。这的确便于第二天的登山。
        据说酒店是由一个上海人开的,所以店中处处充满了怀旧的海派元素。店里还有一项值得称道的服务,每天晚上老板都会在酒店的饭厅热情地为上山的游客介绍登山路线和注意事项,并会根据游客具体情况为游客制定合适的线路。也会代卖门票及索道票,省去了游客到景区排队买票的麻烦。如果是自驾的游客,上山时更可以将车免费停在酒店,也省去了停车场的一笔费用。
        其实,这些服务在汤口的许多酒店都有提供。大家可以对比选择。

        从南大门进山有两条线路可供选择。一是从前山慈光阁上山,后山云谷寺下山;二是正好反过来,后山上、前山下。另外,两条线路都可以选择坐索道或徒步登山。
        线路和登山方式的选择要根据自身的身体状况以及时间安排、还有就是山上住宿选择的地点进行合理安排。

        另外,还应知晓的是,所有登山的游客都是不能直接到达慈光阁或云谷寺的登山口的,必须在景区南大门的寨西换乘中心搭乘景区接驳车到达这两个入口处,回程也是一样。

        汤口的清晨是无法安睡的。天刚蒙蒙亮,无论是远处的街道还是酒店的楼道就到处是悉悉索索行走的人了,上山的人们已是整装出发了。

        当我们早餐后神定气闲地走出酒店,却有了隐隐不妙的感觉。大街上不知从哪儿一下涌出了这么多的人?还有一辆接一辆的旅游大巴也已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我们随着人流向换乘中心走去。越接近南大门人流越密,登山的游客、叫卖登山用品的小贩、下客的大巴全部混杂在一起。当到达南大门时已是举步维艰了。
        这时我们才开始后悔没有听从昨晚酒店老板的提醒,让我们最好能坐上6点钟的第一班索道。可抬腕看看手表,此时也才6点半,但我们已被淹没在了人海之中。

        碰到的第一个难题是购买接驳车的车票。先生只能轻装上阵,杀入人群,一阵混战,终于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算买到了票。
        这时,困难才刚刚开始。无尽的队伍和涌动的人潮,让我们只能被人群一步步挤着向前。进了第一道检票口,接着是进入换乘中心的人流,又是曲曲折折,如长龙般。

        其实,换乘中心的规模还是相当大的,就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客运汽车站。接驳车也是基本保持不间断的运力。可是,就是这样,依然丝毫减轻不了如海人群的压力。
        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算坐上了大巴。到云谷寺半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可以让我们小憩一会儿。
        窗外是山间变换的景物,我们也随着摇晃迷迷糊糊起来。当清醒时,已经到了云谷寺停车场。
        从停车场到索道口也就5、6分钟的步行距离。可是当我们到达入口门前的广场时,又一次被震惊了。在广场边的山坡上向下望去,只见密密麻麻的红色和黄色小帽铺满了整个区域,游龙般的队伍往复折叠,以极慢的速度向前蠕动。
        事以至此,我们也只能把心一横,一头扎了进去。还好,此时虽然已是阳光高照,但毕竟已是山脚,空气还是清凉舒爽。
        好吧,不必懊恼,随波逐流吧。就把看人海也当成是另一种风景吧。

        终于,我们在极度的耐心与无聊后坐上了缆车,此时离我们到达景区南大门已足足四个小时了。当然,我们的黄山之旅也才真正开始。

奇秀“始信”,原来如此

        这真是一架神奇的车厢。当海拔快速上升时,我们的视野和内心仿佛一下被打开,甚至有点措不及防。之前4个小时的煎熬也一下化为乌有。
        当云雾在周身环绕时,同车的大姐不停地开始叨叨“好怕哦、好怕哦”,脸上却分明是喜悦的表情;而全副武装的独行小伙便开始为我们普及诸如海拔、气温等等关于黄山的各类数据。
        尽管大家并不相识,此刻却有着共同的话题,只缘同在此山中。

        仅仅10分钟,当我们走出索道,来到白鹅岭时,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幅巨幅山水长卷。那些原本在图画中出现的奇松怪石就这样真实的展现在眼前。

        我们沿着黑虎松、始信峰的方向一路走去。虽是忽上忽下的山路,但都是较为平缓的石阶,因此走在上面并不吃力。之前在山脚涌动的人潮也神奇地散了开去,并未有任何拥挤之感。

         虽说时刻注意着脚下,但我们的眼睛却不肯放过身边的每一块岩石、每一颗奇松。
        远处,峰林如山凹中破土的巨大石笋挺立在天地之间。一棵棵造型独特的松树遒劲却异常精致地从石缝间傲然而出,如猛虎下山、如龙爪狂舞。这奇松仿佛是山间活的魂灵,让我们仿佛步入了神灵的家园。

        女儿负重而行,却脚步轻盈,爬上攀下。不断手持相机,拍下她眼中的美丽。

        终于来到始信峰,这是黄山最富盛名的山峰之一。始信峰三面临壑,位置异常险峻,虽说峰小玲珑,峰顶只可站立几人,却悬崖突兀。登峰极目,只见石笋林立、云烟缭绕。
        这里也是观赏黄山松的绝佳位置。有谚云:“不到始信峰,不见黄山松”。到了此处,黄山松的“挺秀、幽秀、灵秀”才表现得淋漓尽致。
        的确,至此,我们也才深谙明代黄习远“始信”黄山天下之奇的感慨。

        过始信峰唯有渡仙桥可至石笋峰,古时断木为桥,此时已是石板桥。桥畔石隙有状似接引仙人渡桥的接引松,这也是黄山的十大名松之一。

        过了始信峰就来到了北海景区。这里的地势一下变得平坦开阔起来。在此可远眺“仙人下棋”、“梦笔生花”、“猴子观海”、“猪八戒吃西瓜”、“十八罗汉朝南海”等奇观。

        北海宾馆也在这片开阔地上。此刻,宾馆外的空地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支满了游客过夜的帐篷。颜色煞是好看,也成了另一道风景。

        路上时常会碰到挑夫,扛着蔬菜、食品、日用品,快速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们只能在他们身后,为那双能扛起一家人幸福的肩膀报以默默的敬意。

西海一夜,养精蓄锐

        过北海再向西行,便来到了西海景区。我们今晚的驻地就在西海饭店。

        饭店的店名是由著名国画大师刘海粟先生十上黄山时题写的。

        走进饭店,大堂的辉煌的确让我们始料未及。我们的房间虽然不算宽敞,但床褥和卫浴设备也达到了五星标准。在这样的山顶、在这样局促的位置,再想想刚才在山路上遇到的挑夫,我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西海饭店西餐厅的早餐也是足可称道的。西点、中式餐点、水果、咖啡……在山上能有如此丰富的品种真的只能满怀感恩之心,多多吃饱了。一天的体力还要仰仗它呢。

入西海,方知险峻

        到西海饭店已过正午,方便面加烤鸡、水果就是今天的午餐了。平时难得有这样的搭配,女儿也吃得狼吞虎咽。
        躲过正午直射的太阳,我们终于可以轻装出行了。西海大峡谷是下午的重头戏。
        出饭店过一小桥左行,也就5分钟的路程,就是排云楼宾馆。宾馆周边汇聚着提供快餐、小食的摊位,还有一家咖啡馆,煞是热闹。
        穿过宾馆,沿西海大峡谷方向前行,左侧已是峡谷万丈。只见一长型石亭正扼守西海大门口。石根楣刻有“排云亭”三字。
        亭前有一平台,好像悬空支在悬崖之上。台前设有石栏铁索,铁索上挂满了游客的同心锁。凭栏而立,仿若置身于群峰大壑之中。山谷中云气升腾翻滚,扑面而至。此时如若二人同行,此情此景确是海誓山盟的好地方。

        过排云亭,一路悬壁而行。一侧壁高千仞,一侧峰林耸立,直插云谷。百态奇松从谷底,峰顶、石隙中挺立而出。此时,阳光正从云团后喷薄而出,云气渐散。谷中群峰远近浓淡,层次毕现,如水墨层染。

        再向前,峡谷开始深狭陡峭,四周群峰峭拔,如刀劈斧斫般,偶露一罅,天光泻入。沿巨壁悬梯盘旋上下,贴身石峰状如石片,像垒积木似地堆积起来,形成破碎状的峰林,看似有摇摇欲坠之感,其实却壁立千仞,稳如泰山

        沿俗称的一、二环在谷中绕行,一面是奇石林立,石柱峰、石床峰、双笋峰、薄刀峰、牌坊峰、佛掌峰、松林峰等等,另一面却是绵延群峰,奇绝壮阔。置身其中,只觉自己渺如蝼蚁,正艰难爬行于沟壑岩壁之上。

        将近2个小时,终于到得谷底。仰望四周群峰,高矗入云,远处峰林在云中渺如掌中玩物。此时阳光已是西斜,万道金光从云中、峰林中穿射而出,让眼中的景物也显得迷离破碎。

        谷底有一地轨列车,如出狭游龙,一路沿峰林沟壑向上、跃谷而出。我们登上地轨,只十几分钟,上下近500米落差,便如腾云般冲出大峡谷。再回首时已是俯瞰群峰。

飞霞满天光明顶

        地轨的出口在石床峰,海拔1574米。此处已属黄山前山的白云景区。到光明顶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沿途走来,地势较为平坦。途中可见刘海粟大师的“黄山是吾师”和康熙帝御笔“黄海仙都”的崖壁题刻。

        到白云宾馆,又见到处都是五彩帐篷。这的确可以算做是黄山顶峰的一大特色。

        从白云宾馆到光明顶还要走一段向上的石阶。石阶并不陡峭,但由于之前的大峡谷,也让我们的体力有些不支。走走停停,也有半个小时。途中有许多抬滑竿的轿夫招揽生意。

        光明顶是黄山第二高峰,海拔有1860米,因高旷开阔,日光照射时间长而得名。

        还没到光明顶,就可以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色的大球,这就是华东地区海拔最高的气象站——黄山气象站,现在也是光明顶最显著的标志。

        登上光明顶,眼前一下豁然开阔。山顶是一块极大的开阔地和一些起伏的小山包。山包不高,仿佛人工装点的园林小品,上面还建有亭阁。在开阔地上有一高台,也是一家旅店。气象站的大白球就矗立在高台的最顶端。这里也曾是明代大悲院的遗址。

        在光明顶上随便找个制高点,便可观东海奇景、西海群峰。天都、莲花、玉屏、鳌鱼等诸峰也尽收眼底。难怪古人将光明顶视为群峰之冠,位于三十六峰之上。

        因此,光明顶也成为观黄山云海和日出日落的最佳地点。顶上也会有大屏预告每日的日出和日落时间。

        我们登顶时,阳光已经西斜。橘黄色的金光将气象球都覆盖上了一层暖暖的光泽
        与光明顶相连的是炼丹峰,传说轩辕黄帝与容成子、浮丘公曾在此炼丹而得名。立于炼丹台上,远观群“海”,笋林耸立于纯净湛蓝的天地之间。心海也与“碧海”共同苍茫辽阔起来。

        此时离日落时间还有一小时余。我们到处闲逛,总希望能找到一个最佳的观赏地点。顶上除了我们来时通往前山的路,另外还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北海,一条通往西海。我们自然是向西海方向边走边寻。
        终于,我们在一个草坪缓坡处坐下,眼前已毫无遮拦,鳌鱼峰正远远矗立在前方。在越来越浓的金色光芒下显出俊美而神秘的模样。时间还早,那就索性躺下来,让余晖毫无保留地笼罩着我们,畅快地呼吸着这来自仙山云都的清明之气。

        渐渐地,太阳的光线越来越弱,但色彩却越来越浓。白色的云彩也被染成了金红色。周边的一切,群山、奇松,还有我们,都被镶上了一圈金边

        太阳继续西落,变得越来越红,也越来越小。但整个苍穹却像是被一团团的烈火燃烧了起来。而最后的落日也在天地间画出了一条水平线,将如血残阳托举在这条天际线之上。

        我们在夕阳的余晖中向西海方向走去。周身的松林仿佛都在用自己的枝臂去尽力地抓取天空的碎金,投射下美丽的剪影。

        一路走来,落霞满怀。在燃烧的天光和婆娑低语的松林中一路向下。飞来石已在天地间凝固成了一座雕塑。

        登上飞来石,我们已与群峰融入一体。光的天际线穿过我们的头脑、穿过我们的身体,直抵我们的内心、我们的魂魄。也将我们凝固成了一尊雕塑,永远矗立在这黄山之巅。

玉屏迎客,摩崖抒怀

        西海饭店的一夜,让我怀揣着晚霞入睡,连梦里都是绚丽如火的。本打算第二天早晨还要在丹霞峰看日出。甚至在从光明顶回程时还计算好了从饭店到丹霞峰的时间。可是,第二天早上,当闹钟准时响起时,我迷迷糊糊地问先生:“日出和日落一样吗?”听此一问,先生马上猜到了我的意思,甚解人意地说到:“一样的,一样的。还是睡觉吧!”闻得此言,我便又呼呼过去。当再醒时,太阳已高高挂在了半空。
        西海的早餐补足了一天的精力。一杯咖啡下肚后,我们便开始了今天的行程。

        从一线天到百步云梯,再到玉屏峰和天都峰,这条线路是黄山最传统,也是最经典的线路。尤其是黄山的标志——迎客松就在玉屏峰。所以,只有到了玉屏峰才算到过黄山

        由于这些景点都处于前山,所以我们从饭店出发的第一目的地仍然是光明顶,因为只有翻过光明顶才能到达黄山前山。
        今天我们选择的是从北海到光明顶的这条路。虽然路程会相对昨晚的西海线略长。但相比会较为平缓一些。因为今天毕竟是步步上行,感觉这样会相对省力些。

        今天继续负重前行,但由于已经卸下了许多水果和水,行李里已基本没有什么重量了。
        这条线路和来时的路有部分重叠,因此,开始的时候,我们的行进速度也相对较快。过了北海宾馆就开始一路向上。整条路就像是普通登山的石阶,既不陡峭也很宽敞。

        渐渐的路上的游客开始多了起来,既有和我一样向上攀登的,也有从光明顶上下来的。我们一路歇歇停停,大概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光明顶。
        此时的光明顶上已是游人如织,早已没了昨晚的空旷安静。我们没有作停留,直接穿过光明顶,下山向天海景区方向继续前行。

        可是此时,山路上的人流已是非常密集,已经达到了排队下山的情形。我们在人流的簇拥下一路向下,不能做丝毫停留。

        从白云宾馆到玉屏峰的一路,人流达到了极致。幸亏昨日的西海大峡谷已经让我们领略了峭壁悬崖和奇松怪石,此刻,著名的一线天和百步云梯并没有给我们多少惊异。

        惟有一面面巨大的,如刀削斧劈般平直高耸的花岗岩壁一次次引得我们停足观望,啧啧称奇。

        诸如,金龟、石猴、猪八戒、玉玺……等奇石依然引得我们绞尽脑汁、脑洞大开。

        途中会经过莲花峰登山入口。莲花峰的海拔有1864米,是黄山最高峰。由于周围群山环绕,颇似莲花,故得此名。但目前莲花峰正是处于关闭轮休中,也就无缘一睹真容了。
        沿此路到玉屏峰,应该是传统上的反向行走,因此最先迎接我们的不是迎客松,而是送客松。

        过了送客松,也就到了玉屏峰。玉屏峰位于天都峰和莲花峰之间,是黄山36峰之一,海拔有1716米。峰壁有如玉雕屏障,故名“玉屏峰”。明代普门和尚曾在峰上为文殊菩萨建有文殊院。现在其旧址之上是玉屏楼宾馆。
        可惜,此时的玉屏楼前的平台上已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导游们正在卖力地喊着喇叭,疲累的游客也随处坐着、吃着,场面一片混乱。

        玉屏峰前如平台般的巨石上也坐着、斜倚着满满的人,迎客松前满是排队拍照的人。
        但登上巨石远眺,黄山的奇秀峻峭仍然会铺满而来。让你仍会有初次谋面的惊喜,难怪有古谚云“不到文殊院,不见黄山面”,说的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此时,惟有抬头仰望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玉屏峰上,毛泽东手迹“江山如此多娇”的巨幅摩崖石刻在蓝天的映衬下依然气势恢弘。
        旁边的青狮石上是朱德“风景如画”的手迹,还有刘伯承所题《与皖南抗日诸老同志游黄山》的诗篇。另有“大巧若拙”“佛陀境”“一览众山小”“黄山第一处”“云海大千”“宇宙大观”“别有天”等大量古今石刻汇聚在各个峰壁上,内容也是磅礴大气。书法艺术也是极其精湛,真是绝好的人文景观。

        说到摩崖石刻,不得不多说几句。它绝对是黄山的一项艺术瑰宝,凝聚着前人的踌躇满志与激昂文字,也凝结着先贤的无穷智慧与光风霁月。
        在现存的230多处崖刻与40多处碑刻中,大多集中在风景奇特的悬崖峭壁上,尤以温泉、北海与玉屏楼景区最多。
        因此,当我们在黄山之颠赞叹自然的鬼斧神工时,也不妨停下脚步,欣赏和感受一下前人的豪情与艺术。

不悔天都

        天都峰,海拔1810米,与光明顶、莲花峰并称三大黄山主峰。虽然它并不是黄山最高的山峰,但却因其雄伟险峻而被誉为“黄山第一峰”。

        此次的攀登天都峰纯属偶然。对于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山城的人来说,爬山真的让我爱不起来。而这回的黄山之行也是在先生和女儿的一再力促下启程的。
        本来我的计划是游览完玉屏峰后就直接坐玉屏索道下山。
        可是,当我们在向索道方向前行时就已经被如海的人流给震撼住了。回想来时的盛况,我的心已开始动摇。加上先生和女儿在旁边的鼓动,我便把心一横,决定爬天都峰。
        其实,这中间还有一个机缘。就是昨晚在西海时接到一个忘年朋友的电话,一位七十多岁的浙大老教授知道我在黄山,便电话和我畅聊关于多年前爬黄山的种种,并告诉我,本月底她将和自己的先生再次来登黄山,并一再强调,想再登一下天都峰。闻此,我不禁愧然。内心也开始有了些小波澜。

        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地开始向天都峰进发。从迎客松到天都峰老道口并不远,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我们从“一线天”下方向蓬莱三岛行进,两侧石壁直削而立,中间向谷底伸出一条石阶。登数十级,回首再看时,便见三座参差不齐的小石峰相拥而立。峰巅似剑,峰上奇松挺拔,形态各异。这就是“蓬莱三岛”。据说,每当云雾缭绕,峰尖微露,似海中岛屿。可惜今天空气澄清,我们无法体验这蓬莱仙境了。

        过蓬莱三岛继续下行,便至渡仙桥。渡仙桥也名断凡桥,是古时前山登玉屏峰必经之路,人谓“过此成仙侣,归来无俗人”。桥东侧就正对天都峰。

        过渡仙桥经小心坡就真的要进入仙境了。天都峰老道口就在眼前。

        从老道口向上看去,眼前只是普通的石阶,经一座铁栅栏向上伸去,并不见得陡峭。道口立一“戒碑”,记录的是天都峰曾经一场由烟蒂引起的大火,警示着人们对自然的保护。

        至此,很多游客都已望而却步,回头下山了。这时,女儿已迫不及待地踊跃向前登上了石梯,我们也紧随而上。

        爬上几十级台阶后,发现之后的路并不像刚才在山脚看到的那样。石梯已不是之前用石板铺就的了。全部是从石壁上雕琢而出的,狭窄而陡峭。有的地方有铁索可扶,有的地方干脆只有岩壁上凿出的石窝可以用来借力。

        开始,还可以在拐杖的帮助下躬身直立攀爬,到后面就只能双手落地,贴身向上了。前面人的脚后跟就在我的头顶。遇到从山上下来的人时,也只能侧身相让,等安全过去后自己才可以继续上爬。

        不一会儿,已感觉有些气喘吁吁。尤其是心脏,仿佛悬到了嗓子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仰身掉下。此时,已没有闲情拍照,所有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脚下和手上。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拐弯处,可容一人帖壁站立。这时,我才直起身,转身望向四周。
        远处,正前方的玉屏峰此刻正遥相呼应。山间的人流已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小点连成的线,点缀在灰黄色的石壁和绿色的松林中。近处,各种怪石嶙峋而立,在湛蓝的天空中幻化成各种意象。

        其实此时,我的内心又开始有些摇摆,真想找个方法,马上下去。可现实告诉我,这只是痴心妄想。在这样的地方,旁人就是想帮助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一切只能靠自己。回头向下怎么可能?惟有咬牙向前。

        越往上,之前的急促呼吸好像反而平缓了许多。只要我直身远眺,眼前的一切就已足够让我的内心再一次充满力量。这是一种靠自己的力量矗立于群峰之巅的豪迈之感。之前,我从来没有感受到攀爬的乐趣。而当此刻,我手脚并用地匍匐在天都峰的石阶上时,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虽然后面的每一步都很艰难,但就是这每一步的前行都是对自己的一次超越。
        在先生的一再鼓励下,终于,著名的鲫鱼背就在眼前了。
        所谓的鲫鱼背,其实就是峰顶一段长约十余米的山棱,纯石无土,宽仅一米。上面被凿出了一些石梯,两侧以铁索相拦。人站在上面,仿佛悬空而立,四周是万丈深渊,叫人不寒而栗。

        上鲫鱼背,先要过一天桥,一块巨石架于两峰之间,下面是深山万壑,想必在云雾四起时,定像行于天河一般。

        战战兢兢地走过鲫鱼背,便至峰顶。地势一下变得开阔,上面竟有一个天然石室,可容纳十多人,宛如人工。室内有石凳可憩,还有一池,蓄有天水。坐在室中,只觉凉意渐浓,甚是舒爽。室外有石,形如醉仙斜卧,名为“仙人把洞门”。

        出石室,再向上数级,终于到达顶峰。峰顶平坦如掌,以铁索石栏相围。有一大石横卧中间,上面有“药师琉璃光佛”等石刻。女儿早已坐在石边欢欣鼓舞地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此时虽然没有云海,但天空却是万般变化。一会儿碧空如洗,一会儿又乌云翻滚,气势磅礴。放眼望去,众山已匍匐在我们的脚下。这时,只想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远望再远望……

        接下来,便是下山的路了。从这里到半山寺的一段也是天都峰最险峻的路了。所有石阶都异常陡峭,有些地方甚至基本处于垂直状态,身后根本无法背包,只能将包挎于胸前。很多的石阶就是在两座巨石的石缝中凿出的一条通道,窄得只能侧身而过。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一步一步的挪移,我们终于下到了半山寺。也就结束了天都峰最险峻奇美的一段。
        在半山寺回头仰望,“金鸡叫天都”正高高地面向天都峰引吭高歌。

本篇游记共含9737个文字,15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10-10 10:03

引用 xuweiya 发表于 2016-10-10 10:03:41 的回复: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回复xuweiya:

2016-10-10 10: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