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三清山-婺源四日流水账

4
赤豆小丁 LV.1
2016-10-05 15:14 390/1

九月份的时候,母上大人看着为工作生活愁肠百结的我,大开皇恩:“国庆放假去外面玩儿吧,娃我们照顾,你好好散散心。”三跪九叩,朱先生研究许久,定了去江西三清山婺源的高铁和酒店。十月二日下午,带着整齐的行囊和对七天乐大军的忧虑,我们踏上了两个多小时的高铁征途。

上饶东联浙江、南挺福建、北接安徽,八方通衢,可惜我们只是匆匆过客。出了高铁站,站在空空如也的出租车候车点,已经预定了一小时后出发去三清山长途客车的我们来不及犹豫,头脑一热,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早已站在离目的地有十几站的公交车上。好在城市不大,到了市区更是五分钟一站,不出四十分钟便顺利到达长途客车站取到票。

汽车一路驰骋,天色不佳,到了山路竟开始瓢泼大雨,老表司机毫不露怯,山路十八弯,不踩刹车一路蛇走龙游,惹得车上的少女连连惊叫。到三清山景点,抛下一句:“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再见!”便又疾驰而去。围着三清山景区,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农家乐酒店村落。顺利找到我们预定的那家下榻,品尝了特色鱼头汤和野菜。好客的老板告诉我们,要想顺利游三清山,非得四点半起床不可。我们大为吃惊,转念一想,也许是日出景色甚美。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们便早早准备就寝。

不愧是农家乐,床板甚是道地,硌得我几乎无法入眠。农民私宅改成的酒店,墙板薄隔音差,不时听到有房客大呼:“老板吹风机!”“老板我门卡没带!”“知道了,轻点!”“啥?我说我门卡没带!”“我知道了!轻点!别人都睡了!”…

迷糊到一点多,惊醒的我决定铺一床被子再睡,不料这被子或许曾经被醉汉吐过,一股酸臭熏得我难以入睡。好容易进入梦乡,突然窗外大喇叭歌声大作,三清山的主题歌男声版、女声版、男女合唱版分别被播放一遍,一看时间,三点过半。睡意全无的我们认命地决定起床去爬山。

吃过农家乐的早餐,仍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带着老板嘱咐要带好的五元一件的雨衣上了清冷的索道。窗外雾气弥漫,只能隐约看到大山黑色的轮廓渐渐包围了我们,却不感到十分害怕。出索道,才发现山上平台早已人头攒动,我们取道农家乐老板推荐的路线,下了索道先往右手走,游人冷清,天色微亮,围绕山体崖壁,栈道如天梯,走峭壁如履平地。站在山体突出部分的栈道上,只靠着身后的山壁和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及腰围栏,仿佛可以摸到远处山体上的雾气,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天色放亮,但云雾颇多,看日出显然是没戏了。随着逐步攀高,一步一景。三清山生态系统保留完整,休息区时常见到野生松鼠和相思鸟与友人相聚甚欢。待到走到巨蟒出洞,已是群山几乎尽收眼底,满眼云遮雾绕,如入仙境。远处的山顶从云海中耸出,我脑中立刻开始循环播放87版红楼梦主题曲“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不由得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好景不长,眼看着云雾从山底不断向上涌来,带来一阵阵细雨。上午我们还硬撑着不穿雨披,时断时续地下了几场雨,到中午,终于雨势逼得我们穿上了雨衣,而转过几个山头的我们也终于与在山顶听到的脚下云雾中喧嚣的人声大队伍迎头遭遇,源源不断的游客大军将栈道霸占得几乎水泄不通。一路上,我们目睹了穿着丝袜高跟鞋的女游客,也看到了穿着拖鞋的游客,还看到了穿着沙滩凉鞋的游客;我们看到了半空中栈道上抱着熟睡中婴儿的游客,也看到了提着公文包抽烟随地吐痰的游客,还看到了抱着泰迪爬山的游客,可谓形形色色,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强撑着到下午一点,眼看浓雾弥漫美景无望而栈道几乎难以前行的我们决定打道回府。不料,英雄所见略同,通往下山索道的栈道上排起了两千米的长龙,浓雾中,只闻人声,不见排头,也望不到排尾,左手边是粗糙的崖壁,右手的水泥栏杆外便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山底,只有温馨提示和黄色警示灯告诉我们前方的路,比当年排世博馆的队伍更让人胆战心惊。此刻突然开始庆幸今天的早起,据说早晨八点过后,上山索道的队伍也如此惊人。这般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浓雾遮罩下的群山早已让人审美疲劳,而栈道的质量的确过硬。

好容易下了山,精疲力尽的我们决定饱餐一顿然后便提着行李来到头一天约定的长途车上下客点前往下一个下榻点——婺源县城。没有任何站点标志,只有一个渺茫的时间点,这种原始的约定方式让我们心神不宁地等了半小时有余。正当我们等得抓狂,中巴车姗姗来迟,来不及为赶上行程而庆幸,老表又一次把我们带上一路油门的盘山公路。几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我们默默抓紧面前的椅背,担心着放在后备箱的行李会不会在某个转弯处被甩进悬崖,吓出一身冷汗。

带着行李箱踩上婺源县城的瞬间,我们双双为平安到达而鼓掌。县城酒店的套房外间是一个自动麻将桌,床板依旧坚挺,但劳累一天的我们仍沾枕就睡。

第二天我们闻鸡起舞,溜到菜场附近的早餐一条街一路猛吃,打着饱隔踏上了去往篁岭的长途中巴车。十点,篁岭山脚已是人山人海,我们原以为已经预定了篁岭酒店的我们妥妥的拥有vip特权,谁料酒店只是帮我们把行李寄放在索道上客点,我们仍旧要自己排索道约半小时的长队。

八分钟的索道,以为篁岭梯田已摸个大概,孰料随车进入酒店接待处,方才看到篁岭村庄美景。依山傍水的村庄徽派建筑群,白墙黑瓦,高脊飞檐,雕梁画栋,在群山梯田衬托下,美不胜收。村子为高山环绕,村外山谷借山势开垦大片梯田,现虽秋收季节,但想来年春天,满山满谷的油菜花海,必定甚是壮观。

篁岭以村中原有的民居为基础,改建了大大小小不到百间住宿,屌丝如我们没舍得订正当季的晒秋景观房,定了梯田花海房。屋内设施一应俱全,床铺干净柔软,推窗,梯田美景尽收眼底,据说到了春天,这房间收费便与现在的晒秋房互换,不得不佩服商人的生意经。

金秋十月的篁岭虽没有春天的梯田花海、冬天的白雪皑皑,却有农家颇具风味的晒秋风俗。所谓晒秋,就是将成长了春夏、在金秋收获的农作物放在晒台上晒干的过程。辣椒、玉米、菊花、鸡鸭鱼肉…分门别类放在圆形的竹晒匾上,搁在家家户户伸出窗外、碗口粗的圆木架成的晒台上,远远望去,红的、黄的、绿的、橙的…蓝天白云晴朗日,阳光下的晒物散发着辣椒的芬芳气息,喜喜庆庆、高高兴兴地组成了一副农家生活的诗意画卷。

既然要在村里过夜,我们将拥有大把的安静村庄时光,自然不必和游客一般挤在人头攒动的村内,而是沿着村路往花海一路游走。漫步横穿梯田山谷的大索桥,索桥上有一段五十米的玻璃栈道,风吹索桥荡悠悠,引一桥的小孩鬼哭狼嚎。步入梯田,收获过后的田地仍旧是整整齐齐的一块块,几块晚夏种下的荞麦已然开花,花开半山,风吹轻动,一大片白色细密的小花,在绿叶衬托下,很是喜人。梯田山顶有滑道可以飞跃山谷,但眼见几个壮男被困滑道当众等待施救的窘相,我们便打了退堂鼓。

走过梯田,是千年古树红豆杉林。古树浓密高大,不止红豆杉,香樟、香榧、枫香,树木特有的香气宁心静气,古树历经千年风雨,仍在当地人的敬畏与保护下枝繁叶茂。林子尽头有个五显庙,求得一卦上上签,心满意足地返回了村子。

此时,游人陆续排队坐缆车下山赶路去了,夕阳下的篁岭村落展现出她特有的静谧气息。悠哉悠哉去白天大摆长龙的天街美食街一家家吃过来,汪一挑馄饨皮质细腻,依稀有老上海柴爿馄饨的风味。在江西三四天,便吃了三四天的江西风味。与上海不同,地处内陆的江西菜重辣重咸,便于下饭。食材偏少,猪肉独挑大梁,粉蒸肉、猪蹄…农家小炒肉以其香味四溢、特别下饭独领风骚。篁岭上的天街食府却是最让我失望的一家当地风味,味不美而价不廉。

暮色降临,白天喧嚣的篁岭变身为宁静的度假村,众屋前的广场上,人们纷纷尝试着白天轮不到的人力车、高跷,拍照留念,仿佛过节一般。酒吧消费亲民,现磨咖啡、进口啤酒,不来一杯简直浪费。一口清新的山风,一口清醇的啤酒,耳畔不时传来酒吧老板和游客的寒暄,远处孩童的欢笑,感叹这才是度假该有的慢生活。

酣眠一夜,五点闻鸡起床,倦意全无,趁景点尚未开放,天色渐渐放亮,赶紧跑到村高处寻找晒秋老人晒秋的精彩瞬间。饥肠辘辘在晒房等了半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等到晒秋老婆婆将一匾匾辣椒晒出晒台。她仔细地将玉米一爿爿翻好,将菊花用杖抹平均。我拍着,拍着,老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突然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她的家。她只是被雇来每日早晨晒秋、晚上收起来的农家而已,这些晒出去的作物只是用来给没有花海的篁岭一个可供游玩值回票价的所谓人文景观罢了。楼下,别着小蜜蜂的导游带着第一批游人走进篁岭村落:“篁岭在2013年才被开发,之前是户外爱好者发现的这里,普通游客根本进不来,没有路。”那些户外旅行爱好者发现的篁岭,是怎样的篁岭呢?梯田一定没有这么齐整,饭点一定弥漫着呛人的袅袅炊烟,但晒秋的时候,望着秋收的美景,老婆婆的脸上一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大山里的静谧村庄,古旧的黑瓦白墙里,除了蒙受皇恩声名显赫的曹家荣耀,一定还埋藏着许多说不尽道不明的里短家长。假如说,彼此篁岭行有什么遗憾,我想,那就是我所见到的篁岭是被商业化从大山中剥离出来的剪影。她美则美矣,却美得那么空,那么浮,那么薄,但也许,在这原本就浮躁的世界,这是唯一可以保留住这美好风景的方法了吧?

十点一过,篁岭又变得喧嚣吵闹,我们逆着上山人流,下山的缆车空空如也,到山下看见上山的长龙,心里还是浮起一股优越感。十一长假国内游竟也可以享受此等尊贵,你只需要比旁人多付一些游资,起得早一些,就能坐拥一两个小时的美景而不被打扰。

踏上返沪的高铁,匆匆写下游记,领导的短信提醒我:除了旅行,我还有生活与工作。走道对过两三岁的小男孩笑起来和虫虫很像,思念如潮涌,哦,明天我就能抱抱他了,而长假,也只剩下两天了。

本篇游记共含3869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10-10 21: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