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独游宣州记

6
黄博扬 (合肥) LV.3
2016-10-05 23:19 177/2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李白《独坐敬亭山》

一半是蓄谋已久,一半是心血来潮,国庆假期的第二天,我购买了合肥宣城的车票。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匆忙吃了早饭赶往火车站,开启了这趟一个人的旅行。(手机电量捉急,为了避免失联,我省着电量很少拍照)

绿皮车往南开了三个小时,在烟雨中缓缓驶出宣城站。站在宣城站台上,头顶是锈迹斑斑的铁梁顶棚,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出站后,不出所料,与所有的火车站一样,围了一圈操着浓浓口音的拉客的人,我匆忙挤过人群,逃往了公交车站。

在市中心的宾馆稍作休息,吃过午饭后便前往第一个,也是这次来宣城最主要的目的地,敬亭山。

昆仑山脉东西延绵数千里,西起帕米尔高原,向东伸入东海,见上图,被称为中华龙脉,敬亭山为昆仑余脉,在龙头的位置,汇集天地灵气。(这段是我胡诌的)

事实上敬亭山是黄山余脉,到此处山势已尽,往北到长江便是一马平川,因此在古时候宣州大概也算得上是一个江南富庶之地吧。悠久的历史造就了敬亭山丰富的人文底蕴,除了李白七次来到敬亭山,谢朓、白居易、杜牧等诸多名士均登临过敬亭山。坊间传闻,武则天时代的玉真公主在此出家修行,李白与其相好,于是便有了七次来敬亭山。事实上这仅仅是敬亭山景区为了吸引人气安排给他们两的绯闻,历史上的玉真公主大李白9岁,他们见面时已经过了不惑之年。

景区是今年3、4月份才开始收费的,之前一直免费,门票倒也不贵,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搞了个打折票就进去了。大概是景区觉得既然收门票了,景区总得有点好看的景点吧,于是开始对景区进行翻修。于是这次的旅行我是既没有看到古韵的敬亭山,也没有见到修好之后了,可惜。

检票进入景区后,最先看到的是广教寺双塔。大门紧闭不得入。广教寺和双塔最早修建可能在宋代之前,但是历经多次重建和损毁,最后只剩下缺顶的双塔,新中国广教寺曾改名为弘愿寺,后又改回广教寺,如今这两座寺庙都在敬亭山脚下更靠近山的位置。由于在很早的文献记录中,广教寺双塔的塔顶便没有了,于是便有传说中两个神仙一夜建塔,却因为鸡鸣提前塔顶未能完成。

从广教寺双塔往上走不远是一个十字路口,往左是广教寺,往右是宏愿寺,正前方则是敬亭广场以及景区的二门。如果在地图上看,广教寺和宏愿寺恰好关于敬亭广场对称坐落,也许这布局也是有风水在里面呢。广教寺新址左右各有一个小湖,从近处的湖岸望过去,能依稀看到广教寺的红墙黑瓦。远处的山顶有一座亭子,仿佛与乌云相接。后来走到那儿才知道那里名叫“天际阁”。绕过庙门走到另一个湖的位置,却让我大失所望,远处是正在施工的住宅楼,而本来该是湖的位置却很少能看到水。

进到庙里,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佛像都是未完工的,有的佛像还未拼装完成,有的瓶装完成了还没有加入粘合剂,而有的已经在佛像的各个部分之间抹上了黑色的粘合剂,等待上色。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佛像是用木头先雕刻好,再拼装起来,原先一直以为佛像就是一个完整的石头雕刻而成。在大雄宝殿的背面有一副壁画式的群体雕像,每个人物都是向斜上方突出来,正好适合从下方仰视。群像最中间最大的一个像是观世音,在他上方略小点的是坐在菩提树下的佛陀,而他们周围是各式各样的仙佛罗汉。我向一个路过的导游打听,据她说她这可能叫做“百汉图”。再往上走便是地藏殿,背后也有和百汉图类似的雕像,当然主题则是地狱。

离开广教寺便前往宏愿寺,两个寺庙相距不远但是风格迥异,宏愿寺从山门前的莲池便给人一种宏大气派的感觉。然而还没进庙门,便传来唱诵佛号的声音,走近了原来是一众信徒在殿内走圈念佛。一股阴森肃穆的感觉油然而生,整个大殿放佛在说“生人勿近,恶邻退散,与我气场不合,于是转身离去。

接下来是爬山的时间,可惜玉真公主像在维护被“腰斩”,古绿雪茶社也不见踪迹,李白独坐楼完全是新修的建筑,感受不到当年李白在此想看两不厌的心境,而绿雪神树竟然是一株枫香不是茶树,反而无人问津的翠云庵还有点意思。

敬亭山东北角的山峰有电视塔,旁边有个观景台,上来后正巧天放晴了,能够纵览宣城。照片中的河便是水阳江,向北流去最后汇入长江。

一峰是敬亭山的主峰,也是之前在广教寺看到的天际阁的所在地。从游览图上看,过了天际阁还有杜鹃诗坪、一峰石刻等景点。然而!然而天际阁之后的景点还没有建造!!上图是从天际阁之后一直到下山的路线,这条路一直是沿着山脊走的,一上一下大概翻了六七个山头。起初还能振奋于找到一条没有其他游人的路线,但是渐渐的地上的落叶开始将石板路覆盖住了,显示出一副荒废的景象。走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仍然没有看到地图上标示的景点。如果不能在太阳落山之前走出去,这里没有信号,没有带吃的水也快喝完了,一旦没有光线看不见道,就只能在山里冻一晚上了。好在在五点半之前走出了山,整个敬亭山的游览正好四小时。

饥肠辘辘的我在公交车上不知道晃悠了多久,来到了名字十分霸气的“敬亭第一楼”。人不少等了一会儿才有位置。然而一个人吃饭颇为纠结,这也想吃那也想吃,无奈最终只点了一道“泥鳅锅仔”。味道与印象中的徽菜一样重油重盐,但是配合滑嫩的豆腐是再好不过了,泥鳅则没平时吃到的泥鳅那样入口即化,有点像炸过的口感,也许是这边特有的做法?
吃完饭休闲地散步踱回了住的地方。

考虑到第一天在山里跋涉了四个小时,第二天的行程安排比较宽松。早上睡到自然醒,在宾馆吃了个早饭出门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步行十来分钟就来到了宣城市博物馆。俗话说博物馆是开始了解一个城市的地方,除了我所参观过的所有博物馆都会展出的陶瓷青铜器,宣城市博物馆还展出了带有书卷气息的文房四宝。宣纸就是从宣城市下辖的泾县产出的,而宣城附近的歙县出产著名的歙砚和徽墨,近邻的湖州出产湖笔。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也难怪诸多文人墨客都曾来过这里。

宣城市博物馆旁边就是著名的李白饯别校书叔云的谢朓楼。若是在古时,那么登上谢朓楼一定能环视宣州,看澄江如练。然而如今的谢朓楼早已淹没于城市之中,登上谢朓楼视线也被居民楼所阻挡。虽然谢朓楼如今是免费开放的,但开放时间很短, 我十点半去的时候已经让下午再去了。而且,经过翻新的楼上再也看不到文人墨客所写的“到此一游”古迹了。

从谢朓楼往南走不远便能到鳌峰公园,鳌峰公园对面是宣城中学旧址。宣中正门前有一个半圆形的水池,水池上跨一座三拱石桥,名唤状元桥。相传是明代某年乡试解元、会试会元和殿试状元都出自宣城市,于是宣城知府便修建了状元桥。如今宣城中学已经迁到了敬亭山脚下,但是状元桥还是保留在这里。

据不知道哪里听到的史料记载,宣城城区所在地叫做陵阳山,陵阳山整体呈现巨龟(鳌)的形状,有三个主峰,分别为鳌身,鳌尾和鳌头。鳌身建有谢朓楼,鳌尾建有开元宝塔,鳌头则有龙首塔,参考上图,依稀还能看出点形状来,估计再过个几十年连轮廓都找不出来了。野史说,明朝的时候朝中有人说宣州这个地方龙脉灵秀,必出大人物,甚至是天龙,因此皇上就派人在龙首处修剪一塔,镇压鳌首。(看来不止我一个人胡诌,而且就算有风水之说,经过现代城市的改建早已面目全非)。

龙首塔附近的其它建筑在二战时被日军轰炸成为瓦砾,龙首塔也千疮百孔。建国后经过整修,再经过几十年便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后来在这附近修建了鳌峰公园。公园内除了这座古塔之外,还有许多有意思的古碑,如建造龙首塔时立的碑文里说,“麻姑敬亭诸山龙翔凤舞之势且水口不宜缺陷“,看来之前的胡诌是受到官方认可的哈哈。

自此我的宣城之行便宣告结束,前往火车站回家!

本篇游记共含3015个文字,1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10-06 00:44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10-10 09:54
相关目的地:   安徽
2997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