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5黄冈赤壁:一场美丽的附会

17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10-06 00:39 476/9

行程
宜兴——武汉
武汉——黄冈
黄冈——武汉
汉口——宜兴

黄昏时的宜兴

黄州老城

    黄州赤壁:一场美丽的附会与追忆

   题记:
   正是江南好风景,
   落花时节又逢君。
                  ——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五十年后的770年,漂泊潭州的杜子美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年,遇见了同样年入暮龄、流落江南的李龟年,他追忆起了曾经在歧王宅与崔府堂里的开元盛音,追忆起了那回不去的盛唐…
        当你老了,时间消逝,世事沧桑,我们都在追忆自己曾经的壮志豪情与辉煌时刻,追忆这个时代发生的兴衰荣辱,追忆古人的那些文明密码,“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我们的追忆都被安放在了时间的秩序之中…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杜牧《赤壁
        赤壁之战六百年多年后,杜牧之在赤壁古战场的一柄锈戟上,找到了周瑜与曹操的这场生死赌注,认识了这个朝代与它的命运。
        我们无法预知牧之的假设有何寓意,如果没有风伯长眼,二乔的结局是否会如此,历史该会怎样书写。但终究,追忆历史上的那些年,历史必然性的轨迹无法逆转,这是一种非道德的必然性,是周而复始的、机械运转的自然,这常被称之为“命”,在中国的传统里,没有西方历史意义上的传统悲剧,它没有“神的正义”,自然上非道德的必然性与人道德的秩序结合于“天”。
         于是,“赤壁”成为了古代历史关于“天命”的文明密码。
资治通鉴二〇八年条记载赤壁之战:
        操军众已有疾疫,初一交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瑜部将黄盖曰:“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操军方连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乃取蒙冲斗舰十艘,载燥枯柴,灌油其中,裹以帷幕,上建旌旗,豫备走舸,系于其尾。先以书遗操,诈云欲降。时东南风急,盖以十舰最著前,中江举帆,余船以次俱进。操军吏士皆出营立观,指言盖降。去北军二里余,同时发火,火烈风猛,船往如箭,烧尽北船,延及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瑜等率轻锐继其后,雷鼓大震,北军大坏,操引军从华容道步走,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
        我们该如何解读这个关于文明的密码?
        两百多年后,一个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北宋文人,在大江东去的追忆与豪情中,与文明擦出了最闪耀的火花。

石榴花开

捧读林语堂的《苏东坡传》

        元丰五年(1082)七月,被贬黄州三年的东坡居士,来到赤壁之上,面对滚滚东去的江水,想起了那场决定了英雄与国家命运的赤壁之战,想到了自己年至半百被贬此地的命运沉浮,留下了这首《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处,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江月。
        东坡并非不知黄州赤壁非公瑾大破曹兵之赤壁,但其顺意民间传说,“人道是”此地为周郎赤壁也,借助那个故垒与故垒里的多少豪杰,抒发自己政治理想落空的悲哀,但他看到当年的周公瑾也成了“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中的一员,他旷达了,他说“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这是在理想落空的悲慨中的一种超脱,一种跟高远的天地,跟江水与明月的一种结合。
        离家千里,宦海沉浮莫测,仕途得意者如鹏鸟展翅,途中写满兼济天下的豪情,而贬谪之士则在失意落寞中进退徘徊,执着的入世情怀,仕途的进退坎坷,人生的旷达与积郁,造就了苏轼的一场独具魅力的贬官游,这是一场关于天与人、变与不变的解读。
       七月之夜,东坡与友泛舟赤壁之下,在友人对曹孟德与赤壁之战的感慨与洞箫吹奏的悲音中,其发出自己的通达之言:“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前赤壁赋》里,这一趟泛舟重返历史杀戮战场之旅,很奇特地居然可以某种轻喜剧收场,尽管一度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却有如此简洁利落的“解答”,由哭而笑何其快速。人究竟该怎么面对天地中的变幻沉浮?苏东坡劝我们换个视角,别去看历史的瞬息万变而是看它的安然不动,“自其不变者观之”;退回来,把镜头拉远,拉远到细节一个一个消失,鹊桥俯视人世微波,你人在一定距离之外,孤舟嫠妇的暗哑哭声就听不到,人的表情也没有了,只剩剪影。
        故事结束了,世界退到了远处,停在了远处某个地方,像画中画一样悬在远处。
        黄州成为了苏轼人生的一个节点,元丰五年(1082)则成为了他在黄州的节点。在这一年,他在沙湖留下了“也无风雨也无晴”、雪堂之“只渊明,是前生,走遍人间,依旧却躬耕”、赤壁留下了千古二赋、临皋之“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从此黄州成为了解读苏轼、渴求东坡情怀的文明密码。

海棠花开

我家祖祠里的苏东坡手植千年海棠

        一九三六年,一代国学大师陈寅恪在海棠园里想到了苏轼,“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梦回锦里愁如海,酒醒黄州雪作尘。”大师在去年今日的追忆中,在海棠花开中看到了“酒醒黄州”,“黄州”在此刻成为了苏老与旷达的专属代码。
        海棠对于我与苏轼之间又有着特殊的缘分。北宋时期,苏轼与我祖上先人邵民瞻私交甚笃,禁不住邵民瞻多次的盛情邀请,在经历了乌台诗案与黄州贬官后,苏轼终于来宜小住几月,寓居闸口邵氏家中,种下一棵蜀中西府海棠,并题匾一额“天远堂”,一千年过去了,天远堂早已不见踪影,唯有这千年海棠花开依旧,还有东坡先生在我们村上邵氏后人心中祖祖辈辈留传下来的各种闲闻轶事。
        900多年的时间,这棵海棠曾经历了几度枯竭,亦曾被台风吹倒,却依然枝繁叶茂,老根生新枝,不错过花期。看守海棠园的老太说海棠花易逝,一场春雨、一场大风花便会落,而这棵海棠的经历却像极了东坡先生的人生,几度沉浮,历经风雨,直面生死,终豁达了人生,成为永不陨落的恒星。
        海棠花开,那清雅的幽香与浅红的低语,幻化成树下的那个古老诺言。

        2015年5月10日清晨,带着千年海棠花刚刚开过的韵味,我来到了黄州城外的赤壁,登上如今的赤壁远目,已无法所见东坡吟咏的大江东去,长江的改道让江水在一公里外向东流去,但当我登上栖霞楼,坐在问鹤亭,手捧一本东坡传,对着东坡塑像,一个人放声吟诵东坡之诗文,古人的通达古今之心境似乎在那一瞬找到了我自己的追忆节点。      
        此时不论是惊涛拍岸之景是否远去,无论赤壁之战是否真的在此发生,这些已经不再重要,黄州与嘉鱼为赤壁争了数百年,现在变成了“文赤壁”与“武赤壁”,赤壁战场肯定本就只有一个,苏轼给黄州的一场美丽附会,让赤壁二字流传千古,也成就了这奇特的文武赤壁,其实当我们定义了这两处赤壁之时,就已让赤壁不再单单成为一个古战场的名字,而成为关于解读天命与个人的一个文明密码。
        元丰七年,东坡离开黄州,又开始了自己新一个轮回的进退沉浮,但其此时已不再悲哀: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
        在遥想与追忆中,希冀找寻到更多文明延续的密码,以完成自己对文明的解读,对人生的解读。
      

  从赤壁出来,沿着古街漫步,看到了一条交通巷美食街,一条街,数十家店面,数十年如一日,只卖一样东西:土鸡汤,一个个砂锅在外面的煤炉灶台上供着,没人吆喝,没有显眼的标牌,想喝了你就随便走进哪家小店坐下来,老板从灶台上给你取下一锅,拿走一锅老板再在灶台上摆上新的一锅,灶台上的时光就这么周而复始而循环着,简单而又素朴,对于每个到访的人来说,这是属于小城的慢时光。
        从黄冈老汽车站出来,坐上公交到达了黄冈站,再从黄冈坐城际铁路到达了武汉站,继而转乘地铁到达汉口站,我还是第一次到汉口站来,古典的欧洲风格,百年武汉诠释其中,汉口踏上了回家的旅程,期待下一次的出发,黄昏时分,经过了铁血红安,看到了一条弯曲的小河边,一只孤独的黄牛在晃着尾巴,自由自在…

本篇游记共含3612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天下无伤 的图片:

漂亮

2016-10-06 06: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0-06 07:43

2016-10-06 08:34

2016-10-06 09:0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10-06 09: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赞赞

2016-10-06 11:16

旅行只有记录下来才能生成一份回忆啊,楼主很棒

2016-10-06 11:25

每次想粗去玩了,就来看看别人写的游记哈哈!!

2016-10-10 10:05

2016-10-17 10:09
相关目的地:   湖北
9358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黄冈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