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萦青海湖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 出发时间/2016-08-07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带小孩

                       

青海湖归来已近两月。好几回梦里还见到她。我是该写写这频来入梦的青海湖了。
见到青海湖,是在8月初。阳光透亮。一见到她,就被她独特的浩瀚与多姿所震撼。这青海湖浩瀚的蓝,我贫乏的语言简直无法形容。它比海蓝得活泼,比天蓝得丰富。近处,蓝里带黄,似乎溶进了金的华贵;远一点的,蓝中泛白,好像携裹着云的轻柔;再远一点的,蓝中透绿,犹如飘溢着草的清香。那湖水就这么奇幻地与天边的云海相接。云水相接处,云里有水,水里有云,也分不清哪是水哪是云。那湖水茫茫苍苍,却并不汹涌。浪花只是一层一层地像淑女挽着手散步那样从云际朝岸边款步而来。清亮的阳光照着那款款而行的层层浪花,又为这奇幻的湖水撒上一层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紫,增添了几分缥缈的梦幻色彩。
我骑上一匹高头大马,站在湖边浅水里,想把这梦一样的青海湖尽收眼里,装进心底。可我看不到湖水的边际在哪里。导游告诉我,青海湖又叫“措温布”,即藏语“青色的海”,既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湖区面积有4300多平方千米。看来,我太贪婪了,我这双凡眼哪能阅尽青海湖的美呢?
我们伴着高原八月的清风与阳光,沉醉于青海湖的美。虽不能尽览,但哪怕只见到她的一颦一笑,也足以让我们久久回味。
我们沿着环湖公路走走停停, 悠悠然向黑马河进发。一路上,我们的车仿佛穿行在一幅巨大的画卷之中。
沿湖的草滩上,一片片油菜花黄得比金子还亮还纯,有名字无名字的野花一大片一大片蓬勃着,偶尔点缀其间的蒙古包外五彩经幡在喁喁细语,它们是在祈祷这片神奇的大地永远祥和吗?草场上,壮硕的牛、马和羊一点儿也不忙着吃草,而是轻踏着芳草野花悠闲漫步。我想,那些牛马羊的蹄子一定染着花草的清香。这些花草、牛羊的背后,则是青海湖亮闪闪的蓝。我想,就算是极品的蓝宝石,也蓝不过这青海湖的水。抬头望,天空高远,但不空洞,这里的天空似乎有着别样的高别样的远别样的多情。是因为有这大地的映衬吗?
行走在这样一幅阔大神奇的画卷里,一切的尘间或烦恼或忿懑或担忧或焦躁,都随白云散于蓝天,随草香渗于大地,随浪花化于湖水。
到达黑马河,已近黄昏。夕阳为湖水、草滩、蒙古包罩上一层奇幻的色彩。天空中的火烧云映在湖水中,湖水这里一片紫,那里一抹粉,这里闪着金,那里跳着红……在这些变换的色彩中,湖面上开始升起轻轻淡淡的雾。那雾也说不清是什么颜色,有时这么梦一样地飘着飘着就不见了。草滩上一大片一大片紫的黄的白的野花也似乎闪着一层说不清颜色的微光,散着一层说不清颜色的微雾。悠闲而归的牛羊和牧人也变成了披着奇光的剪影。
如果说阳光下的青海湖是阔大的壮美,霞光下的青海湖则是柔和的秀美。正是这多样变幻着节奏的美,赋予了青海湖独有的韵味。我想,人,不也一样吗?若只有豪情万丈,没有柔情似水,这样的人生韵味是否足够呢?
最令人震撼的当数青海湖的日出了。凌晨五点多,我们就起床了。湖滩上已经有不少人翘首东望,有的已架好相机。
东方微亮,云层犹如一床厚厚的棉被盖着东方的天空。太阳是不是还在这被子里酣睡呢?“呼”“呼”,层层浪花像一阵阵山风由东而来,拍打着湖岸。那拍打不似母亲哄拍婴儿那样温柔,也不似惊涛拍岸的豪迈,恰如父亲拍打儿子的肩膀,质朴、含蓄、有力量。或三五成群或独自展翅的水鸟,在湖面上滑翔,从这一层浪起飞,到那一层浪落下。
东方越来越亮,云层渐薄。云层后慢慢泛出柔和的红光。红光越来越亮,直到将或灰或白的云全变得一片红亮。湖面搭好无边际的舞台,浪花备好立体声的音响,这会儿七彩灯光也亮起来。太阳应该登场了。
人群开始有欢呼。东方湖天相接的地方,露出一牙眉毛似的金黄,继而,那牙金黄像眼睛,像小孩子的半边脸,像张满的弓,像圆圆的盘。湖面托起那圆盘渐渐升高。
此时,从天空到湖面到湖滩,都变成一片紫红,继而一片金红。那浪花一层叠一层从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延伸到我脚下的岸边,像光芒四射的阶梯。仿佛那初升的朝阳就会顺阶而下来到我们的面前,又仿佛我们拾级而上就可以去拥抱朝阳。倏忽间,成群的水鸟不知从哪里起飞,聚拢,向着太阳飞去。或许,它们终究到达不了太阳的家园,但每一天的日出,对水鸟们来说,必定是升起一个新的念想,新的希望。它们每天向着这个希望飞翔,虽然不能抵达,却积蓄了它们飞翔的力量。
朝阳照耀着青海湖,也照耀着我们踏上新的旅程。

                          
       

8月初,在西宁铁骑俱乐部吴文杰师傅的热情引导、周到服务下,我们一家三口拥有了愉快的青海七日游。虽时隔几月,仍记忆犹新。

                    梦萦青海湖

青海湖归来已近两月。好几回梦里还见到她。我是该写写这频来入梦的青海湖了。
见到青海湖,是在8月初。阳光透亮。一见到她,就被她独特的浩瀚与多姿所震撼。这青海湖浩瀚的蓝,我贫乏的语言简直无法形容。它比海蓝得活泼,比天蓝得丰富。近处,蓝里带黄,似乎溶进了金的华贵;远一点的,蓝中泛白,好像携裹着云的轻柔;再远一点的,蓝中透绿,犹如飘溢着草的清香。那湖水就这么奇幻地与天边的云海相接。云水相接处,云里有水,水里有云,也分不清哪是水哪是云。那湖水茫茫苍苍,却并不汹涌。浪花只是一层一层地像淑女挽着手散步那样从云际朝岸边款步而来。清亮的阳光照着那款款而行的层层浪花,又为这奇幻的湖水撒上一层若隐若现似有似无的紫,增添了几分缥缈的梦幻色彩。
我骑上一匹高头大马,站在湖边浅水里,想把这梦一样的青海湖尽收眼里,装进心底。可我看不到湖水的边际在哪里。导游告诉我,青海湖又叫“措温布”,即藏语“青色的海”,既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湖区面积有4300多平方千米。看来,我太贪婪了,我这双凡眼哪能阅尽青海湖的美呢?
我们伴着高原八月的清风与阳光,沉醉于青海湖的美。虽不能尽览,但哪怕只见到她的一颦一笑,也足以让我们久久回味。
我们沿着环湖公路走走停停, 悠悠然向黑马河进发。一路上,我们的车仿佛穿行在一幅巨大的画卷之中。
沿湖的草滩上,一片片油菜花黄得比金子还亮还纯,有名字无名字的野花一大片一大片蓬勃着,偶尔点缀其间的蒙古包外五彩经幡在喁喁细语,它们是在祈祷这片神奇的大地永远祥和吗?草场上,壮硕的牛、马和羊一点儿也不忙着吃草,而是轻踏着芳草野花悠闲漫步。我想,那些牛马羊的蹄子一定染着花草的清香。这些花草、牛羊的背后,则是青海湖亮闪闪的蓝。我想,就算是极品的蓝宝石,也蓝不过这青海湖的水。抬头望,天空高远,但不空洞,这里的天空似乎有着别样的高别样的远别样的多情。是因为有这大地的映衬吗?
行走在这样一幅阔大神奇的画卷里,一切的尘间或烦恼或忿懑或担忧或焦躁,都随白云散于蓝天,随草香渗于大地,随浪花化于湖水。
到达黑马河,已近黄昏。夕阳为湖水、草滩、蒙古包罩上一层奇幻的色彩。天空中的火烧云映在湖水中,湖水这里一片紫,那里一抹粉,这里闪着金,那里跳着红……在这些变换的色彩中,湖面上开始升起轻轻淡淡的雾。那雾也说不清是什么颜色,有时这么梦一样地飘着飘着就不见了。草滩上一大片一大片紫的黄的白的野花也似乎闪着一层说不清颜色的微光,散着一层说不清颜色的微雾。悠闲而归的牛羊和牧人也变成了披着奇光的剪影。
如果说阳光下的青海湖是阔大的壮美,霞光下的青海湖则是柔和的秀美。正是这多样变幻着节奏的美,赋予了青海湖独有的韵味。我想,人,不也一样吗?若只有豪情万丈,没有柔情似水,这样的人生韵味是否足够呢?
最令人震撼的当数青海湖的日出了。凌晨五点多,我们就起床了。湖滩上已经有不少人翘首东望,有的已架好相机。
东方微亮,云层犹如一床厚厚的棉被盖着东方的天空。太阳是不是还在这被子里酣睡呢?“呼”“呼”,层层浪花像一阵阵山风由东而来,拍打着湖岸。那拍打不似母亲哄拍婴儿那样温柔,也不似惊涛拍岸的豪迈,恰如父亲拍打儿子的肩膀,质朴、含蓄、有力量。或三五成群或独自展翅的水鸟,在湖面上滑翔,从这一层浪起飞,到那一层浪落下。
东方越来越亮,云层渐薄。云层后慢慢泛出柔和的红光。红光越来越亮,直到将或灰或白的云全变得一片红亮。湖面搭好无边际的舞台,浪花备好立体声的音响,这会儿七彩灯光也亮起来。太阳应该登场了。
人群开始有欢呼。东方湖天相接的地方,露出一牙眉毛似的金黄,继而,那牙金黄像眼睛,像小孩子的半边脸,像张满的弓,像圆圆的盘。湖面托起那圆盘渐渐升高。
此时,从天空到湖面到湖滩,都变成一片紫红,继而一片金红。那浪花一层叠一层从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延伸到我脚下的岸边,像光芒四射的阶梯。仿佛那初升的朝阳就会顺阶而下来到我们的面前,又仿佛我们拾级而上就可以去拥抱朝阳。倏忽间,成群的水鸟不知从哪里起飞,聚拢,向着太阳飞去。或许,它们终究到达不了太阳的家园,但每一天的日出,对水鸟们来说,必定是升起一个新的念想,新的希望。它们每天向着这个希望飞翔,虽然不能抵达,却积蓄了它们飞翔的力量。
朝阳照耀着青海湖,也照耀着我们踏上新的旅程。

本篇游记共含3669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城。会。玩。

2016-10-06 18:24

引用 悠然云舒 的图片:

2016-10-07 11:29

游记写的不错,曾经去过的地方,给你点赞,欢迎互相交流游记哦

2016-10-07 15:06

引用 Little Rebel 发表于 2016-10-07 15:06:53 的回复:

游记写的不错,曾经去过的地方,给你点赞,欢迎互相交流游记哦

回复Little Rebel:谢谢哦!

2016-10-07 19:34

给你点赞,欢迎互相交流游记哦

2016-10-08 19:56

有好心情就有好风景。

2016-10-10 2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