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5.7济南·青州:齐鲁青未了

22
天下无伤 (无锡) LV.9
2016-10-06 17:28 695/3

行程:
宜兴——济南西
济南神通寺(隋唐古塔·唐代石窟)·灵岩寺(宋代罗汉像)(包车,城外40公里)
济南——青州
青州博物馆(龙兴寺佛像)
青州古城(北关大街·昭德古街·青州真教寺)
范公井亭·李清照纪念祠
驼山石窟·青州大佛
青州——宜兴

济南城外:泰山下的佛国

        周四晚,一场台风将我的广东之行取消,书房里,看着白先勇的《台北人》时,其在《人间重晚晴》中写李欧梵与李玉莹的倾城之恋,写到了《老残游记》中的一句: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忽然脑洞顿开,决定去泉城,看看老残笔下的这座晚清名城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

        周五晚,在狂风暴雨到来前,乘着银箭一头钻入夕阳,一路向北而去,我第一次在火车上静静观察城西的水乡农村,稻田、水网、鱼塘,黛瓦白墙的二层小屋掩映其中,忽然发现故乡的夏天原来这么美,开始幻想其自己计划中未来的田园生活,有时候其实美就在我们身边…
        坐在飞速前进的列车中,对于窗外的江南水乡,黄昏晚霞,无论其繁华还是荒芜,都不属于我们自己,此刻我们都是旁观者,不悲不喜,以平静者的心态,看着这尘世的一切,这个纷繁世间,你孑然而立,却又非无依无靠,你的心中有平淡过后的从容,你是幸福的旁观者。火车经过了安徽徐州曲阜泰安,我在暴风雨来临前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济南
        济南这座城市,北面是一条大河,河是黄河;南面是起伏的山岭,山是泰山山脉,四门塔、千佛崖、灵岩寺、千佛山等佛教胜地都在这群山之中;中间是绿色掩映下的一座城郭,刘鹗笔下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就在此地。

        第二天清晨,我从趵突泉边出发先去山中寻找那些佛教胜地,由于路途遥远不便,我包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跟司机聊了起来,经过山东体育中心的时候,他说他是山东鲁能的铁杆,只爱这支球队,几十年如此,我说我是江苏舜天的球迷,因为足球的缘故,我们欢快地聊了起来,聊到球队的球员情况,老师傅如数家珍,说来也巧,今天正好是江苏舜天在主场与山东鲁能的比赛,老师傅约我晚上各自回去看电视,给自己的主队加油,我开心地笑了起来,老师傅名叫李希进,今年六十了,是他开出租车的最后一年,明年就该退休了,我说你可以安心在家看球了,他也笑了起来,一路聊着足球,我们就到了山下的神通寺。
        
        

        穿过新建的神通寺,沿着寺外的台阶顺级而上,很快就来到了四门塔前。现存的四门塔建于隋大业七年(611年),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单层亭阁式石塔,塔内的造像建于东魏武定二年(544年),早于塔的存在,塔内有一中心柱,柱的四方各一尊佛像,各有寓意,最上的须弥座四角置“蕉叶”,正中置覆钵和五重相轮及宝珠组成的塔刹,直指天空。朋友说,塔的外观像极了荷兰的风车。塔旁有一棵两千多年的九顶松,被隋文帝誉为“通灵神松”,隋文帝于开皇三年敕令更名塔旁的寺庙为神通寺,仁寿二年(602年),隋文帝再赐舍利于四门塔中。这一座神奇的塔,与大隋帝国的两代英王都留下了渊源。
        石塔对面的山谷里,藏着神通寺的遗址、唐代的龙虎塔、唐代的千佛崖石窟、金元明时期的墓塔林,形态各异的佛塔与佛像,让你穿梭在曼陀罗的世界中.站在山上远望四门塔,发现四门塔上面的高处还有一座小塔,走到面前,原来是一座宋代的青石塔,大拙至美。
        从隋、唐、宋到金、元、明,神通寺里的各种佛塔,见证着佛塔的不断演变,亦成为了见证漫长历史的注脚。最终,神通寺在清朝后期,化为了一堆废墟,留在了今人的眼前。

隋代四门塔

唐代千佛崖石窟

唐代龙虎塔

远眺四门塔

唐代送衣塔

泰山脚下的神通寺遗址

塔林

泰山山脉

宋代青石塔

灵岩揽胜

宋代罗汉像

       中午时分,离开神通寺,去往另一处名胜——灵岩寺。灵岩寺贵为与泰山一起的世界文化遗产,却并无太多游人,许是泰山的锋芒太过毕露,让人足以忽略了这座在泰山背后的佛教胜地。老师傅说灵岩寺这里是个很诡异的地方,有点妖,说话间,灵岩寺脚下原本还晴朗的天忽然狂风大作,下起了大雨,待我走到寺门口时,雨停了,太阳又出来了。
        进入灵岩寺,走过天王殿和大雄宝殿,我看到了一座废墟,是五花阁的遗址,透过蔓草中的斑驳残门,可观远处的泰山灵岩。五花阁背后,便是千佛殿,明代所建的木构建筑,我没有兴趣,殿内的宋塑才是最吸引我的。大殿两侧分布着40座罗汉,其中32座为宋塑。每座不同的罗汉,都有其不同的形态和表情,栩栩如生。想起去年在苏州保圣寺看到的唐塑罗汉,不同时代的雕塑艺术,各显其美。殿后的半山上,乃宋代所建辟支塔,八角九层,每层亦有腰檐,基座上有阿育王进入佛国世界的浮雕,绕佛一周,后方是般舟殿的遗址,几根残柱,依然天庭饱满,却黯然神伤;依然地阁方圆,却满目疮痍,几分依稀尚在的威势,浸透了苍凉之感。
        离开灵岩寺,沿着104国道往济南城区而去,一旁的高速公路,另一旁的高铁疾驰而过,让这条老国道日趋落寞,两旁许多早已关门的老房子,依稀可见上面的酒家、饭店等字样,曾经想必这里作为交通要道时,店家的生意也兴隆一时吧,如今似乎已不会再有翻转的可能。
        下午四点多,回到了这片城郭。趵突泉与大明湖依然人潮涌动,另一边的芙蓉街等古街挤满了找寻美食的游客,那些百姓人家的泉水和垂杨在哪里呢?我忽然在大街上很迷茫,不知道该往何处去,一条条老街只剩下了铭牌与铭牌上的历史,而成为了空壳,挤满了人声鼎沸的商家,泉水依在,可在景区,垂杨仍寻,却早已不在人家,城市的现代化变迁,大量旧城的改造,却似乎失去了它的文化味道,一百年后的老残走在路上,想必也会迷失了自我吧…不知何处可去,就坐上了3路车,到达了济南站,这座会让人无限感伤的车站,曾经它是津浦铁路上最美的哥特式车站,却在城市规划者无知的指挥中于1992年被拆除,变成了如今一个无比平庸的新车站,宣告着城市的现在…

寻梦青州:佛眼绀青,如青莲花


        为何会来青州,一个并不算出名的城市?因为之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张山体巨佛图,因为龙兴寺造像里的那个东方维纳斯,深深吸引了我,我决定趁此机会去一睹真容。

旅行者的故事
        到青州来旅行,让我想到了唐代的一个旅行者——日本僧人圆仁。他在自己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详细记载了自己在中国几年的旅行和求法见闻。公元840年,在青州拿到了“公验”的圆仁一行正是从青州出发,前往佛教圣地五台山与都城长安,开始了其漫漫的求佛之路。当时的唐朝已经进入了后期的藩镇时代,“公验”作为一种旅行的证明文件,也正是在此时因为各藩镇的独立而兴起,与“过所”一并成为民间人士旅行的必备证明,古人的旅行不似现在,每个城市的交通、城门都有关卡,没有这样的旅行证明,是无法远足的,从汉代的棨、到魏晋南北朝的“过所”、唐代的“公验”、宋代的“公凭”,不同时代的旅行证明文件,蕴含着不同的历史内涵,也从另一面体现出了王朝对于百姓不同的管理理念与运行模式。
        当时的青州是管辖山东地区的平卢节度使幕府所在地,圆仁在山东登陆后,只有通过层层上报拿到了节度使赐给的“公验”,才可以踏上全国各地的旅行。这是关于古代旅行者的一个故事,也是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而在一千多年后,只需一张车票一张身份证就可以开始自己的全国旅行,我正是通过这样的途径在夜晚到达了曾经的省府青州
        其实有关青州的求佛者旅行故事不仅有圆仁,东晋时候的一代名僧法显在求法归来时正是在青州登陆,并在此呆了一段时光,宣扬佛法,使得青州地区的佛法日趋兴盛。不管是玄奘、法显还是圆仁,他们的求佛之路都历经了各种磨难,但文化的拯救和弘扬,最终靠的都是人的坚韧信心。他们怀着信心上路,用信心接过赛棒,而那棒端始终燃着一柱明亮的文化焰火,生生不息,这火的种子,就是佛学佛心。我,该怀揣着什么种子走在路上呢?

        青州的历史无需多言,古代历史传说中的古“九州”之一、十六国时期的南燕国国都、唐朝后期的平卢节度使幕府…如今,虽然已成为了潍坊管辖的一个县城,但青州城地上地下的文物与深厚的文化底蕴让我们不会忘却它曾有的如日中天。

北魏晚期秀骨清像风格——东魏

北齐时代曹衣出水的青州风格

隋唐时期的璎珞装饰

海岱佛都
        它,虽深埋地下了千年,待它重现天日之时,必是惊艳世界之刻。这便是龙兴寺的佛教造像。
        范公亭路的尽头,便是青州博物馆,博物馆的一楼讲述了青州这座城市5000年的文明历史,二楼右侧的展厅便是龙兴寺造像的专属展厅。
        龙兴寺佛像,最早为北魏晚期,体现出了当时的褒衣博带、秀骨清像的特点,而到了北齐时期,佛像被“重新胡化”(“北齐的胡化”参见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青州的造像肉髻低圆,螺发多样,面带微笑,菩萨面相、体态与佛像相同,曹衣出水式的服饰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上的装饰亦日趋华丽和精美,形成了并蒂而生的“青州风格”,在佛教造像的造型和风格上产生了东传与汉化以后的一次极大逆流。既不同于龟兹、凉州模式,亦不同于云冈、龙门、巩县的模式,独树一帜。到了隋唐时期,龙兴寺的发展盛极一时,其造像也丰满圆润、服饰贴体、装饰华丽,北宋以降,造像趋于小型化,雕刻也日渐粗糙,曾经天外飞仙般的“青州风格”也在这座城市的日趋落寞中消失殆尽,花落人间。
        瞻仰完各个时期的造像,无论是北魏的“东方维纳斯”还是北齐时的“微笑菩萨”,几乎每尊佛像的脸上都带着深浅不一的笑意,神圣的佛陀、菩萨身上散发着浓厚的生活气息,这些闪耀着神秘灵光、受人顶礼膜拜的佛,一个个被注入了人性的光辉,那是人性的佛光。对于这从污泥中显露的极致之美,青州博物馆的人说:有几尊断臂的观音菩萨,出土时静静地躺在地窖里。人们都说维纳斯漂亮,我看她们比西方的维纳斯更漂亮。
       从博物馆离开时,一位工作人员跟我说:“西面那里就是龙兴寺造像出土的地方。”我独自走在现在已经开辟为龙兴寺文化公园的遗址上,想象着当年地下的尘土被一点点刷去,佛陀、菩萨慢慢睁开睡眼,当他们目光流转,再次打量眼前的这个世界,天地间早已沧海桑田,但他们依旧绽放出那永恒恬淡的微笑,那是东方最迷人的微笑。这是考古人员心中的感慨,也是考古事业虽艰辛但最迷人的地方。
        青州西郊的驼山,还有着北周到隋唐时期的五个石窟,在38度高温的中午,我毅然往山顶进发,在半路爬不动时,只要转过身,膜拜对面的巨佛,身体仿佛充满力量,激发我继续上行,此乃曼陀罗世界之力量,这尊2500米长的仰面巨佛——仰面朝天,双唇微张,脸颊瘦削,喉结清晰,巨佛的双唇随着向上爬时观之的角度不同而觉不时开合,在对芸芸众生传授佛法。到达山顶,这里的石窟造像最大高7米,最小不足10厘米,大小佛像638尊,无论个体大小,每一尊佛像都直接遥望着对面的山体巨佛,所谓佛教所言之“一佛出世,千佛护持”。每一尊佛像的迷人微笑总会让之前的苦累烟消云散,这也是石窟佛像的魅力所在。
      《法华经方便品》曰: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青州佛教的盛衰就是这座城的历史缩影,随着朱元璋将山东的行政中心由青州迁至济南,其曾经的锋芒也一点点褪去,当花雨散尽,青州像一个疲惫的战士,卸下盔甲、重回田园,在南阳河畔筑起小宅,坐在小巷门口,回顾历史,默默老去…
      这便也有了如今还在生活中的青州古城。

龙兴寺遗址

青州古城
        从青州博物馆出来,便是范公亭路,此路是青石铺就,两侧是青色的槐树,背后是一片青山,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青色大地,“青州”之名如此地恰如其分,当年子美还是杜少时豪情万丈呼喊的“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在我心中有了自己的理解。佛有青眼,地有青州
        在大路上漫步,岑参登上大雁塔所见长安城“青槐夹驰道”之语甚是应景,汽车开过青石路上咔咔作响,那是清脆的交响乐,头上槐花随风飘落,路旁的环卫阿姨弯下腰把散落在地的槐花扫在一起,然后从中挑拣着什么,我好奇地过去问起了阿姨,阿姨说可以把里面的花拣出来有部队会来回收的,可以用来做军装,她的回答让我这种花草大白很是吃惊,这军装的青绿色原是来自于这槐花的青色,这样的军装便带上了一份生活的气息与自然的淡雅。
        继续前行,不远就来到了北大街,这里现在成为了一条专门卖古玩字画的街道,两旁的房子还是以前的老房子,青砖黛瓦,路口的一家青春理发店与街道另一头的“朱记理发店”在街上显得有些另类,但两者相同的却是那属于八九十年代的传统剃头方式,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家乡的桥下,那家从我爷爷、父亲到我都会去剃头的老式理发店,如今伴随着拆迁的大潮,曾经热闹的街道与这家老理发店早已消失在荒草中。“朱记理发店”门口,摆满了各种花草,上面挂着三个鸟笼,这样的氛围把理发店打造得充满了诗意,这是一座田园式的理发店,深藏于热闹的街道之中。
        旁边一家卖冰棍的店,老板和他的爱犬吸引了我的注意,买了一根5毛钱的老冰棍,那是属于小时候的味道:炎热的夏天,听到村上有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在满村上喊:雪糕棒冰!雪糕棒冰!我总会停下手中的作业,从抽屉里找几毛钱,冲到卖冰棍的人那里,买上一根香蕉或草莓味的白糖棒冰,没有夹心,没有巧克力,撕开包在外面的一张薄薄的纸,就纯纯的甜味,一口口舔着,舍不得咬碎吞下,总要等到棒冰融化了,糖水四流,才万分不舍地把它舔到干干净净,这样才肯放手,吃完还要一边抹着嘴角的冰水,一边摸摸自己吃到冰凉的肚子,直呼过瘾。不知现在,哪里还有这样的场景呢?吃着冰棍,老板邀请我到里面走走,我就进去跟他聊了起来,我问他这里的房子是不是他自己的,他说已经住在这里好多代,以前的旧房子因为老旧不堪,所以现在盖起了新的楼房,平时也没什么事情,现在旅游发展了,就在家门口摆个饮料摊,赚点小钱,闲时,跟狗一起玩玩,跟隔壁邻居一起聊聊天。我问他现在这样的老房子在青州还多吗?他说这边的房子里住的基本还是以前的老居民,大家都很熟,关系也好,在东关大街那里,还有老房子,住的还是老居民,其他地方大多都拆掉了。他让我可以去东关那里看看。我告别了卖冰棍的中年男子,继续往前走走,在一面墙上看到了一封感谢信与一张红色的捐款人名单,感谢信下的一块闲置的门板上,一个大大的“福”字包含了一切的情感与人性的温暖。街道不长,一里许,不宽,仅供行人和自行车通过,但狭小的空间里,家家户户门口摆满了的绿意,让小街趣意盎然。
        北大街的尽头,是一座明朝的万年桥,它的前身就是中国最早的虹桥,清明上河图上那座著名的虹桥即以它为模板。

槐花

        离开北大街,向东关走去,东关历来是汉回杂居区,这里的人大多信仰伊斯兰教,门牌上的回文尤其特别。东关大街由昭德街、北阁街、粮市街、东关街组成棋盘式的结构,为中国十大历史名街。这条古街,与其他古街最大的不同,就是几乎没有为游人开放的商家,清一色的普通民居与点缀其中的普通商店,使我走在上百年的青石街道上,感受到的是古城古街的安逸,没有喧嚣,唯有宁静。恰逢斋月,几乎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偶尔有几个老人坐在门口或骑自行车穿过身旁。
         昭德街路口,有一座建于元代的真教寺,这里是东关居民一起做礼拜、过伊斯兰节日的地方。我来的时候,恰逢盖德尔晚夕,这是宣告斋月结束的重要节日,真教寺门口,欢度盖德尔晚夕的标语已经悬挂起来,全街道的人都在等待着晚上盛大的节日,我也是第一次有幸看到回民一起在礼拜殿里做礼拜的场景,这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凝聚力。门口的一位回民,看到我问我从哪里来,他很自豪地说起他们的信仰,全世界信仰伊斯兰教的都是一家人,不管是阿富汗伊拉克还是新疆宁夏,不知为何他也许是怕我没听懂,反复强调着“一家人”三个字…不知何时,这座佛都开始有了回民来此杂居,也许是因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吧…
        离开东关大街,走到偶园街的一棵宋槐那里,发现了一家旧书店,端个小板凳坐在那里,一排排地从里面淘出自己喜好的中古史方面的旧书,最后花三百多块钱买了十几本书装满了一书包,虽然很重,但是很满足。
        我喜欢徜徉在青州古城里的每条青石板路上,忘记时间,忘记纷扰,在这里,体会青州文化里的那种“根柢槃深,枝叶峻茂”,感悟取与舍争那种辩证相依的人生之道,更能够找寻到那种悬浮在钢筋水泥丛林中容易迷失的真诚与素朴。

驻足青州的北宋士人
        青州博物馆旁边有一座公园,名为范公亭公园,乃纪念北宋一代名臣范仲淹所建。公园内,古木参天,唐楸宋槐处,有一座范公井亭及三贤祠,此井为宋之古物,亭刻“井养无穷兆民先顾,泉涌不竭奕世流芳”,亭后乃世界楸树之最古者,已1300年久矣,树后乃三贤祠,中为范公祠,左为欧阳公祠,右为富公祠,是为青州百姓拥戴怀念三人之贤治而建,历代不歇。

南阳河畔归来堂
         三贤祠不远处,有一座李清照纪念祠,从趵突泉边的李清照纪念堂,沿路经过清照故里章丘,来到了其生活了数十年之久的青州。李清照来到青州之时,年仅24,其与赵明诚在此度过了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此时的他们幸福清闲,对未来生活无比地憧憬,更无法预知后来的国破人亡之凄惨。在青州,二人在南阳河畔筑“归来堂”,赵明诚竭力收集金石书画,李清照协助整理校勘,每当饭后,二人坐在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茶饮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杯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此时的李清照,面容清瘦,风度娴雅,其在归来堂绘自画像一帧,赵明诚题词曰:“清丽共词,端庄其品,归去来兮,真堪偕隐。”二人在青州真的是过着一种闲云野鹤般的隐逸生活。
        一场靖康之变彻底改变了这一切,国家的灭亡,丈夫的去世,让她的后半生孤苦凄凉,颠沛流离,在遥远的南方,其想起了她的第二故乡青州与那段美好的时光,写下了“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青州一抔土”。
       李清照的词流传千古,我拿出一本宋词,在南阳河畔的清风亭中,静静地读着…
        因为一座佛,慕名而至,却也因此爱上了一座城,这就是我与青州的因缘。

范公井亭

归来堂

南阳河畔

本篇游记共含7428个文字,1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领略一下齐鲁大地的风姿   第二顶

2016-10-06 21:18

过几天我也要去这儿啦,回来跟你交流哦,超兴奋ing~~

2016-10-07 09:25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10-10 10:06
相关目的地:   济南   潍坊   山东
5924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青州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