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徒步洛克线,地狱天堂一念间

109
Gubucf (武汉) LV.15
2016-10-07 00:25 1326/25
  • 出发时间/2016-09-24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RMB

序曲

写在前面:
我记得是春节的时候和麒麟约的洛克线,当初真的是无知者无畏,不知道高海拔四五天的徒步对一个从来没有过连续徒步经验的fresh来说意味着什么。一直到我们背着硕大的包挤进成都的地铁然后第二天起床两肩酸痛,我们好像才意识到了什么。洛克线,徒步,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关于洛克线:洛克线是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徒步过的一条线路,他从木里出发,穿过亚丁,和稻城,还进入过贡嘎岭地区。然后在美国国家地理上发表了相关的文章和图片,使这条线路一下子红了起来,香格里拉一名也因此而来。经过各种探索衍生,现在洛克线不仅有从木里亚丁的经典穿越,还有从泸沽湖亚丁,或者卡斯地狱谷的路线。我们走的是木里亚丁的经典路线,这个线网上有料可查,但是写的详细的可供参考的攻略和路书,确并不算很多。希望我这一篇,能给后面的人带来些参考价值,尤其是那些赶时间想把五天时间缩短成四天的人。

关于行程:
洛克线的行程一般人都是五天走完,起点从嘟噜村或者水洛金矿出发(嘟噜村到水洛金矿是不到两个小时的徒步时间),到亚丁景区洛绒牛场结束。
我们因为时间问题,把五天的行程压到四天走完,体力好可以尝试,不然真的太虐:
D1 水洛金矿——满错牛场——藏别牛场
D2 藏别牛场——万花池牛场——杂巴拉垭口——新果牛场
D3 新果牛场——黑湖垭口——甲独牛场——蛇湖垭口——蛇湖营地
D4 蛇湖营地——松多垭口——牛奶海,五色海——洛绒牛场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你是四天还是五天走完,给向导马帮的费用都是按五天来算,这是规矩。。。

一张路线简图,随手画的,网上都有,但是感觉自己画一个更详细

时间和装备:国庆节的前后假期是徒步洛克线的高峰时段,据说最多一天能有上百人,我们没有碰到这么多。
九月底十月初,木里亚丁刚刚结束雨季,云虽然厚,但是天气不算糟,气温不低。
必须带的东西:
冲锋衣,薄羽绒,卫衣一件,软壳裤,速干裤,速干短袖,徒步的鞋(整个线路真的很废鞋),头灯(两组备用电池),头巾,包(一大包装行李一小包走路随身背),帐篷,羽绒睡袋(-6度舒适温标),垫子,锅(最好带高压锅。。),炉头,气罐(马帮和向导可以帮你解决),小刀,保温杯,各种药。
选带的:三脚架,登山杖,营地灯,手套,雪套,帽子,书,本子,笔,笔记本,以及其他各种腐败享受的物品。

摄影摄像:sony A7+Batis 25mm+Contax 85mm,iphone6s,Gopro Hero4Silver

序曲,央迈勇下拍的延时,拍的张数少了,只有三秒。然后拍的时候,神山始终没有露出全部,遗憾

重返成都

跑完北马的一个星期之后,我来成都了。是的,跑完了再去走洛克线,是我计划之中的,按理来说本命年不应该这么作,凡事要避凶趋吉,可是我偏不。
当我拖着还有些酸胀的左脚抵达成都的时候,我依然觉得很亲切。一年之前第一次来成都,第一站就是武侯祠和锦里,一年后的今天,再来到成都,我下了车直接转地铁在高升桥出站,去武侯祠,去年今日,成都的三号线还没有开通啊。和麒麟会和之后又去了锦里,一年的时间,故事却如此相似,连目的地亚丁也和去年一模一样,突然很感慨,突然又开始怀念去年和她们在亚丁暴走,在色达与陌生人聊天的日子了,时间过得真的快。就在我感慨的时候,突然收到嘻嘻姐的消息,她刚刚落机抵达成都,然后过两天中转拉萨,而我则将在两个小时后赶火车前往西昌,开始通向徒步起点的漫漫长征。

通往起点1 西昌——木里

通往洛克线的起点木里镇水洛乡嘟噜村,是一条艰辛漫长折腾人的路。首先得从成都中转到西昌。我们选择的是火车,因为便宜。。。然而从成都西昌的火车,基本都是当天下午发车,然后第二天凌晨到。我们坐的是下午五点半开车,次日凌晨两点到的车。因为考虑到,到了西昌的那天早上,就得在西昌坐大巴去木里镇,而从西昌发往木里的车,因为路途遥远的原因,最晚的一班车在九点(还是九点半),所以必须在早上六点之前到西昌才比较靠谱。事实证明这不靠谱。因为列车晚点,原本应该两点钟到的车,最后在三点半才到达西昌站,所以考虑到列车晚点的时间,早点到西昌比较好。但是太早也不好,我们三点半到西昌,在外面吹了两个半钟头的冷风,麒麟就直接被吹的拉肚子。

抵达西昌

一出站,我们就在寻找背着大包的人,想约着到了木里一起拼车去水洛乡。看到一大队人马,然而是去泸沽湖搞泸亚穿越的。又有几个零散的游客,可惜时间不一样。

西昌站看到的一队老外,去泸沽湖的。老外真的会玩,带着这么小的小朋友去玩徒步玩穿越,真心厉害。小朋友很萌!

西昌木里的路很烂,不好走,早上八点半出发,一直到下午三点半才到,足足开了七个小时。可是等到了次日,木里到嘟噜村的路告诉了我们,什么才是烂路!

西昌属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凉山这个地方,一直听闻,是中国最穷的地方没有之一,一说起支教啊什么的,就会想到凉山。为什么这么穷(据说是吸毒?)我不知道。当我亲身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其实作为一个坐在车上路过的游客,我并不能看出什么,看着路边的孩子,倒是感觉和新闻里照片里的记录很像。他们的眼神,盯着你过往的车辆,总让我觉得怪怪的

其实从西昌木里的路上,已经可以看到很多不错的风景了,但是七个小时的车真的能把人坐的累趴下,我没有怎么掏出手机照相

到了木里镇,木里镇第一眼给我感觉和神农架挺像的,拍图让别人看,居然也以为是神农架,是真的很像啊。到了木里我们找好住宿,然后去采购徒步路上的食材。因为整个的洛克线是五天走完,虽然我们计划四天走完,但是向导还是让我们准备五天的食物,以防万一。值得一提的是,食材一定要在木里买好,不要嫌带着麻烦想着去嘟噜村买。木里毕竟还是个镇子,镇子上还有像样的超市,而后面的嘟噜村是个小村子,很多东西都买不到。气罐在木里镇的消防队那里有卖。
说说采购的食材吧。
罐头,泡面,火腿肠,冲的紫菜汤,饼干,巧克力,软面包,土豆,大白菜,桔子,苹果,大米(没有高压锅就别买了,怎么都煮不熟),皮蛋,真空装豆干。买到的基本都吃到了,除了米怎么都煮不熟,皮蛋本来准备买着配肉罐头做皮蛋瘦肉粥的,事实证明我真的想太多,高海拔吃东西,不要太讲究。

徒步之前吃的最后一顿大餐,其实也还好,一个水煮肉片两个蔬菜,主要是多吃米,堆积一点糖原。

买的食材一览,真的很重,这一堆食材,得我和麒麟两个人抬着走才搞的动。真心佩服那些重装徒步的人。

通往起点2 木里——嘟噜

西昌车站和一对情侣商量好了拼车去嘟噜村。那对情侣是纯重装的,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强,但是有这个勇气就足以打败我了。值得一提的是,从木里到水洛乡有班车,但是班车不是每天发,非要凑满十个人以上才发车。我们头一天问好了司机说要发车,结果第二天早上因为人数不够,司机不走。于是无奈之下一起去拼了辆越野车到嘟噜村。好在碰上个价格实在的师傅,安利一下联系方式,扎西:15828757270.
四个人的包塞满了后备箱。

木里到嘟噜村的路,真的是我见过的最长的烂路,没有之一。之前走映秀到耿达的那段碎石子路,虽然也很烂很烂,但是那段路也就二三十公里,开几个小时就能上平路了,可是这次不一样,这路看着没有那么坑坑洼洼,其实也是碎石子路面,只不过被灰尘和泥巴给盖住了。早上八点半出发,十点钟上了坑坑洼洼的颠簸路面,然后就一直没有下来,一直到下午五点半到了嘟噜村,才告别这段足以把人颠散架的路。

近处的石堆是塌方的结果,远处桥面是一路过来扬起的灰尘。

铲车正在清理塌方路面

司机抄的捷径,路很窄,只能容纳一个车身宽,对面来车根本无法同时会车,对面的车是先退后到他左后的下坡处停着,让我们先过。

途经一个4000米的垭口,又一次见到了蓝蓝的天和如此低垂的大朵白云。

抵达嘟噜村,入住了村长的侄子鲁荣家。其实这种本土的居民家,结构设计都差不多,进门是养的牛羊猪,上一层楼,是客厅连着厨房和起居室的一个大的开阔地房子。因为去年在新都桥住过藏民家,所以这次再住,就见怪不怪了。他们家还可以洗热水澡,让我感觉,咦,还不错啊,还可以洗澡啊。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他们家的跳蚤简直把我的身体给掏空。一直到徒步回来,我回了家坐在电脑前码字,身上仍然还有不少跳蚤咬过留下的红点。

嘟噜村海拔2400m,足以看到满天星辰和银河了。本来第二天早上就要徒步了,应该早点睡才是,可是我还是没能忍住星河的诱惑,出去拍了好多。后来很后悔没有拍星轨和延时,因为我不知道在嘟噜村这个操淡的晚上会睡不着(拿个垫子睡地上很难受),我也不知道徒步进山的日子里,在海拔4000+的地方,每天晚上都是阴云密布,看不到星星(真的自带乌云属性,很想念某某)。

银河

徒步第一天

D1 水洛金矿——满错牛场——藏别牛场  时间8h

经过了成都西昌西昌木里木里到嘟噜村,嘟噜村到水洛金矿的一系列折腾,前后九个小时火车+七个小时汽车+九个半小时烂路颠簸再加一个小时汽车。来到洛克线的起点水洛金矿就已经能要了你半条命,然后还要开始高强度的徒步,真的太tough。我们都不由的咒骂约瑟夫洛克,真尼玛会折腾。好吧,其实还是我们自己要作。

起点水洛金矿,照相留念。踏上这条路,生死有定分,能活着走到那一头当然是胜利,但是倘若不能,那活着走回来,也行。

左边的两个人就是那一对全程重装的情侣,男的背包将近三十公斤,女的二十公斤,什么概念,就是我和麒麟的包,装着行李,两个人的包的重量差不多在二十多公斤。
不知道他们能否能坚持走完,我和麒麟都觉得够呛。

这一天的路就是一直沿着边上的这条河水走,就不会走错。当然还是会有一些岔路,所以最好还是请个向导。这条河叫白水河,不知道和云南的那条白水河是不是同一条,但是这条河的水很清很清,我们一来到起点,看到这条河,就兴奋了起来,水流的声音很大,哗哗的声音好像冲击着我的心房,让我兴奋的根本压不住走路的速度。

走了没多久,便遇上一群野猪,也不怕人,你走你的路,它啃它的东西。自然本该是如此和谐。其实这猪很萌啊!

这一天开始徒步洛克线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加我们在内一共有四个越野车的人。

半路上遇到牛群,人看到体积硕大的牦牛很害怕,不敢往前走,而牦牛看到穿着花花绿绿的冲锋衣的人类也害怕,不敢向前,这现象在过后的几天时常发生,很有趣。这森林,这些山,这些泥泞和磕碜的路本就属于这些动物们,于人类而言,人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花上四五天走完了这条路,便一辈子也很难再来,而这些地方,最多也就沦为人们口中的谈资和茶余饭后消遣的资本。而动物才是这里的主宰。面对这一现象,我觉得既有趣又可笑。

第一天的路上,会时不时的往复穿过河流,或踩在石头上过,或者走用树干搭好的独木桥过,真的是独木桥。

过了好几个独木桥,有的独木桥好走,有的不好走,需要慢慢慢慢的挪动着过去,而下面这个独木桥,我一个人真的是无法独自安全的过去(图片里有露正脸的都不是我)。我过的时候是走在前,向导在后面拉着我,不然我一开始的路绝对掉下去了。

满错牛场,如果计划走五天,第一天晚上就可在这露营。

满错到藏别牛场还要走两个小时,我们早上九点钟出发,到达藏别牛场的时间是下午四点五十,花了差不多八个小时。
这一天的路程其实强度很大,一直在丛林里穿梭,上下坡起伏很大,路面泥泞稀烂,不好走,因为我们是坐车到金矿再徒步,而马夫是直接从村子出发追我们,所以我们在十二点五十才等到马夫。而我们的吃的东西都在马的身上驮着,所以走到十一点多钟,都已经累的不行了,好在路上的好心人给了我一块旺仔牛奶糖,让我重新振作一直到等到马夫。等到马夫之后,我彻底复活,一直不停的跟着马夫往前走,跟他说今天一定要走到藏别。可是麒麟却不在状态,觉得我们太快,然后和他换了个包背,让他背我的小包。再走到后来让他把包也给马驮着,无负重走路,最后到达了藏别

藏别牛场的营地就位于白水河边,扎好帐篷,走四十米就可以取到水,十分方便。
藏别牛场海拔3600,因为海拔还没有上到4000,这天晚上先煮饭试试。结果第一煮把饭煮糊了,饭还没熟。于是我把饭转到另外一个小锅,加水继续焖,水开了好多次,饭就是没熟,于是作罢。改煮泡面,我削了两个土豆,撕了半颗大白菜下锅和面一起煮。然后开了罐头,榨菜,第一餐其实还是吃的蛮美味的。
可能是因为走的太凶,吃完饭我就开始剧烈头痛,然后浑身觉得冷,因为穿的不多,所以我很担心自己是不是发烧了或者被风吹感冒了,头很疼,我心里有点慌,我知道要是发烧就完蛋了,别说四天还是五天走完了,发烧就直接等着被马驮着滚回去吧。我可不想这样,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很快的钻进睡袋,吞了颗芬必得,以往这个药一直对我的高反产生的头痛很有效。我喝了药就睡,身上的卫衣也没有脱,直接拉上睡袋拉链,心想着,明天就知道结果了。后来睡到后半夜不冷了,身上很热,头也没那么疼了,我的心才微微放了下来。

徒步第二天

D2 藏别——万花池——杂巴拉——新果 9h
这一天的路强度也很大,应该是整个徒步过程里,最累的一天。头天晚上马夫说八点出发,我说早点,七点半。结果醒来弄完吃的就七点半了,清好东西出发已经是八点过十分。早上依然吃的泡面,对于对泡面不能忍的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其实我也没怎么吃泡面,给他们煮上之后,我自己煮了锅咖啡,就着一袋奥利奥解决掉了我的早餐。甜党的生活就是如此。

从藏别出发,走大概1个小时到达万花池牛场,万花池牛场很漂亮,能看到远处巍峨的雪山,在云雾里时隐时现,仿佛能看到雪山的全貌,还要讲一讲缘分

换上中长焦拍个大写

今天要翻一个4700m的垭口,杂巴拉垭口,杂巴拉垭口真的是个大垭口,弯弯曲曲上了半天,还没上到垭口的下面,这个转角过去,还是延绵无尽的陡坡。

回头看我上来的路,爬升了这么高,你能信!

上了半天,终于能够。。。看到杂巴拉垭口了,目测还有将近100米的垂直高度

爬上垭口的麒麟,这姿势是拍了准备做头像的?

始祖鸟这次真的飞不动了,在垭口撒了一把龙达,都有气无力的样子。

下垭口,不比上垭口轻松容易。不过,下了这个垭口,应该就不用爬坡了吧。

碎石头路面,横切过这几个山坡,我发现,还有延绵无尽的上坡等着我。

这一天我的速度不快,可能是因为昨天走的太凶,导致今天完全跟不上向导的节奏。被落在后面一大截,而麒麟今天简直是火力全开,跟昨天的我一样发了疯的飞,一整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后面慢慢荡,前面看不到他们人影,后面也空无一人,走着走着就怀疑自己会不会走错了路,可是并没有岔路,一个人走在大山里,头上是铅色的彤云,最后终于落下了雨来,我戴上帽子,慢慢的走着,周围是滴着水的树木植被,脚下是泥泞的路面,不时突兀出石头,我向前望去,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氤氲的雾气,能见度下降了许多。横切过了碎石子路面,走了一段之后,便开始上坡,我越走越慢,停下的频率越来越短,停下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很绝望,前方看不到东西,身边是悄无声息。头上还落着雨,后面也不会有人上来。想找人聊个天,可是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我甚至一度想到自己今天会不会就这样遗失在这个地方,晚上因为饥饿和低温死去,或者能侥幸熬过一夜,等着第二天后面有人走过来搭救。走着走着我就告诉我自己,不要乱想了,走下去再说。自己选的,就别后悔。于是我重新放空自己的脑袋,什么也不想,就想着怎么着才能爬到这座山的顶看到转折下降的路,我爬啊爬,转了又转,依然是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转弯,然后继续向上,最后,终于,我的记忆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记不下太多,反正终于翻到了山头,发现麒麟在等着我,然后跟我说,这个垭口真是他妈的,真是走死人啊。然后我们开始向下,下了没多久,回望后面那座山,回看那个翻过的垭口,我拍了一张,这个垭口,这么绝望的一个垭口,怎么会默默无名呢。

第二日露营地新果牛场。是个木房子,能遮风挡雨,我们称之为野外五星级住宿。
这天晚上下的挂面,是的又是面条,不过应该比泡面好吃吧。可是我没有吃。这天到了营地,因为体力消耗实在太大,我一口气吃了两个苹果,然后去河边洗米洗菜。我还是不甘心,饭煮不熟,那试试煮粥。多加点水,就不信熬不软,事实证明我太天真。可能是因为太过劳累,又在河边被风吹了,我洗了菜回来感觉胃很痛,很不舒服,我以为是饿时间长了的原因,想着等下吃点东西应该会好,可是胃还是越来越难受,到后来开始翻胃,不妙!要吐!我赶紧跑出去,结果刚跑到门口,就哇的一下没忍住吐了,把刚刚吃的苹果全吐了。吐完之后,之前的难受劲强多了,可是还是不舒服,不想吃东西也不敢吃东西。于是就找麒麟要了袋饮料能量粉,烧热水冲着喝,然后吃了块巧克力。晚上真的是一滴米一颗菜一片罐头肉都没沾,我在一旁坐着看他们吃,坐着坐着感觉到胃空了,可是不敢吃。因为高反的症状也包含呕吐啊,新果牛场海拔4200m,4000多米的高度我真的不敢瞎搞,我想起了之前嘻嘻姐叮嘱我的不要乱来,我确实没有乱来,可是结果为什么会这样,我那天心里非常复杂非常沮丧,从一整天的徒步慢一截,到看不到人内心的绝望,再到晚餐时的呕吐,整个人已经down到了极值,我在想,是不是我四天走五天的路就是乱来啊,可是我觉得我能搞定啊。Too ambitious。我心里对自己说,我再也不玩这些东西了,为什么要受这个罪,明明没这个能力,干嘛要跟着来凑这个热闹。很负,一下子就很负很负。一个人呆了很久,心里想着,还有两天,明天的路强度也很大,首先我得活着出去,再来想这些有的没得吧。
马夫和麒麟都说,不行明天骑马,我说好。可是我心里并不想骑马,骑了马,这一段徒步就不完整了啊,对于一个重度强迫症的我来说,骑一步马,都不算完成这个target。我也不想乱来,一切看明天的身体状况,何况明天得翻越五个垭口,强度也是相当的大。

徒步第三天

D3 新果牛场——黑湖垭口——甲独牛场——蛇湖垭口——蛇湖营地 7.5h
马夫说这一天的路也不好走,要翻两个大垭口,三个小垭口。而昨天翻了三个垭口我就已经虚的不行了,我当时听到五个垭口,心里是非常没底的。
因为晚上都没有吃东西,早上睡着睡着胃开始疼,早就把饼干准备了放在帐篷末端,就是怕饿了没吃的。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懒的爬起来拿。夜里下了一夜的雨,一直听到雨水噼里啪啦的声音,好在我们睡在牛棚里,雨水声加上胃饿的生疼,我一直在睡袋里辗转反侧,到了四五点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起来摸了饼干开始吃,就着保温杯里面昨晚冲的热能量水,边吃边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觉比昨天要好多了。我满足的抹了一把鼻涕,习惯性的看了看手,咦!颜色好像不对,我拿过头灯一看,果然是红色的。我没有惊慌太久,赶紧抓了张纸巾塞鼻子,我知道高海拔的干燥会导致流鼻血,或者是鼻涕里带血丝,可是我从来没遇到过。我感觉鼻血流的不是很多,没多久就有止住的趋势,于是就放心了。躺下继续休息了一会儿,到了六点多钟,起来收拾东西,即使是刚刚流了鼻血,我觉得我的状态比昨晚强,今天可以走,但是可能会走的慢,所以早早的起来,准备催促麒麟和向导早点出发。早上是用马夫的锅煮的饭,马夫告诉我们晚上没有柴生火,所以早上趁着有火烧锅,要吃饱,我面对夹生的饭和一堆香肠肉罐头根本提不起食欲,勉强就着点榨菜吃了小半碗饭。因为今天的路我还是想走完,我知道坚持完了今天,整个洛克线就成功了百分之九十,所以我犟着吃了点,然后清东西出发。

新果牛场,临走前马夫把牛棚用木头封了起来 ,防止牦牛进去,将牛棚的住宿留给下一波到达的人。而这个牛棚背后,隐藏着雾气中的大山,则是我们一大早便要翻过的山。

出发一个小时,翻过第一个垭口。

翻过第一个大的垭口,便是这种无尽连绵而又悠长的横切路面,路面是砂石路面,路很细。路的一边是堆满石头的山坡,路的另一边同样是由石头堆满的山坡,不过这一面是下坡,下面不是深渊,但是万一失足滑下,命肯定是没有了。

这一天麒麟的状态好像不太好,似乎是被第一个大垭口给乱了节奏,图中央偏左的一个黑点就是他,他的身后开始起雾,而前方除了路还是路,人在山的面前是多么的渺小。

翻过了几个小垭口,便来到了黑湖垭口的脚下,这是个大垭口,爬山去要废一些力气,但是我始终觉得,这些所有的垭口,都没有昨天那个不知名的所谓的小垭口伤人。

黑湖垭口,海拔4600m,到达之后没有多作休息,直接继续向前。

过了黑湖垭口走向下走不久,就能看到黑湖了。黑湖的水呈墨黑色,看起来有点恐怖的样子。至于水为什么会是黑色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们的路线只能远观它,不会走到边上去近看,所以不知道也没人解释这湖的颜色,不过要是走近了,应该会很吓人吧。

换上镜头照了个长焦

原本以为黑湖垭口是最后一个垭口了,结果忘了还有一个蛇湖垭口,于是继续先下山再往上。

走离黑湖不久,便可以看到另外一个小湖,因为靠近甲独牛场,所以马夫叫它甲独错。

甲独牛场离甲独错不远,我们在甲独牛场作了休整,然后往前走,准备翻今天真正的最后一个垭口,蛇湖垭口

从甲独牛场到蛇湖垭口,路的上升坡度也没有昨天那个无名垭口的路陡,但是路很长,似乎没有尽头,怎么也走不完,而且全是布满乱石头的路,不好走。我们爬到蛇湖垭口的时候,马夫似乎已经坐在垭口哪抽了好几支烟了。蛇湖垭口4700m,大垭口,于是撒了一把龙达。然后往前走了几步,看了了蛇湖。看到的第一眼,我和麒麟都情不自禁的大呼好美!原谅我已经累的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我的亢奋欣喜的心情了,好吧,我承认是我词汇量有限,是我语文学的不好啊。就是很美。蛇湖的后侧,靠左的是仙乃日,而右边则是央迈勇,蓝天是底色,白云是肆意涂抹在底色上的写意的一层,而湖则像是精心描画却又不刻意的一笔杰作,一部分云的影子盖在湖面上,又涂上一层。而远处的雪山与这一层一层衔接的非常融洽,美如画啊美如画。感觉蛇湖的这个景,应该只有羊湖能够媲美了吧。

蛇湖垭口

仙乃日

央迈勇

蛇湖全景

运气不是很好,仙乃日和央迈勇大部分时间一直被云遮住

露出真身的央迈勇

早上九点四十出发,下午五点左右到达,用了七八个小时。从蛇湖垭口下到蛇湖营地的路很长,路也是泥泞路面加乱石头路面,不好走,且没有明显的路的痕迹,走到营地的时候,和前两天一样,虚的不行了,可是我还是全程走完了,感觉真的不容易。同时也挺兴奋的,我知道不出意外,明天从蛇湖营地到洛绒牛场的路,绝对是稳稳的了。
看到蛇湖让我觉得一切都值了,三天以来,自己一直在没信号的大山里穿行,不能洗澡,吃不到熟的米饭,还要在高海拔忍受高反的折磨入睡,每晚都睡得不死,翻来覆去,简直就是自己作死,在地狱里行走。可是这景色,我身边的一切,仿佛就是诸神的天堂。
去年嘻嘻姐和宣宣姐骑马被坑,花了三百元被马帮从牛奶海带来到蛇湖,吓的她们惊魂不定。其实花三百元从亚丁景区来看看这个湖,真的挺值啊!可是当你身处这样一个环境的时候,周围没有任何的人,手机没有信号,只有大山,山上流下的水 ,水汇聚成的溪,溪流入的河,以及无尽的草地,惊吓恐慌之情会压倒一切吧。
我在营地搭好帐篷,支起了三脚架,想拍个延时。最后还是拍少了,不够用。

第四天,重返亚丁

D4 蛇湖营地——松多垭口——牛奶海,五色海——洛绒牛场 4h
蛇湖营地海拔4500m,因为是最后一天在山里露营,我很想拍很靓很靓的银河星空,于是设了三个闹钟,十二点,两点,四点。结果没到十二点,就被头疼疼醒了,吃了颗芬必得,然后拉开帐篷一看,啥也没有。二点钟闹铃响了,挣扎着起来看,隐约看到两三颗星星,完全达不到要求。四点钟再看,好像连之前的几颗星也没了。于是放弃。真的很想很想很想某某啊。
早上起来的很早,六点多就出了帐篷,云散开了那么一下子,又重新聚拢,有那么片刻,阳光打在央迈勇身上,我以为自己能看到日照金山,结果还是想多了。

云压的很低很低,简直是仙气,仿佛自己已经在云端。

离开营地,出发向松多垭口爬。回望蛇湖,美的沁人心脾。

离开之前,最后近看一眼央迈勇。

洛克线其实是围着三怙主神山的转山线路。三怙主神山又名贡嘎日松贡布,意为终年不化的神山圣地。三座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呈品字形排列。每一座都对应着佛教中的一位佛,仙乃日对应观音,央迈勇对应文殊,夏诺多吉对应金刚手。我最喜欢的央迈勇,排在三怙主神山之首。据传转三怙主神山一次,功德殊胜,转三次可以消除极深重的罪恶,我不会再转一次了。功德殊胜也不错吧。

离开蛇湖营地,继续往上,大概四十分钟的样子,便到了松多垭口,整个洛克线最后的一个垭口,坡很陡,在一些阶段性的爬升上很累,松多垭口海拔4700m,和蛇湖营地的垂直海拔落差并不算很大,所以爬到垭口处,整体感觉还行,不是很难爬。

下了松多垭口,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牛奶海

过了松多垭口,往下,便进入了亚丁的景区。下面是牛奶海,五色海。一年之前,我曾经在这个地方奔跑疾驰,一年之后,我又来到了这里,我还是以自己最好的速度在这块高原上奔跑,下到了牛奶海,我飞快的跑向上面的五色海,只为了回到一年前曾经站过的地方,再看一遍。
麒麟今天状态很差,早上起来费了半天的功夫。好像是感冒了,头疼,似乎都站不稳了,于是骑马上了垭口然后从垭口慢慢走下来。马夫看着在后面远远的麒麟说不去五色海了吧,我说我可以去的,我先上去吧。
于是一下子,就梦回了365天前。我站在五色海的上方,满眼都是那个穿着同一件衣服在冷风中微笑着的自己。而这一天,海拔4500m的风依然吹的很冻,可是有太阳啊!

应该是唯一一张正脸,一年前。

阳光下的牛奶海,才更美,颜色仿佛像是上帝打落在人间的调色盘。

五色海边上的一个错,叫琉璃错。名字很美。

牛奶海的上面,有一个很小很小的错,不知道叫什么错。换上85mm的焦距,看上去也很小。

远处的雪山,始终不肯轻易露面,我是无缘之人。

离开牛奶海,五色海,要到达洛绒牛场的时候,看见一群羊,不知道叫什么羊,一点也不怕人。

十二点多钟到达洛绒牛场,手机终于有了信号,还是4g。将近4天手机没有充电,还有百分之三十多的电量,没有信号待机时间是长啊。
赶紧开了网,刚开网,就收到了一些消息,家里人担心询问的,朋友聊天讨论的。我赶紧报了个安全,然后发个朋友圈证明自己还活着。
亚丁的景区很熟了,坐上电瓶车去冲古寺,我们背着大包小包,拿着防潮垫,一路居然没人找我们补票。我心想着到了冲古寺坐大巴总是逃不掉的,结果在冲古寺走向大巴候车点的路上,有一堆藏族人卖饰品的那一排摊子,有人问我们要不要去稻城。我赶紧和他交谈。700块,包车直接到稻城。我一算,差不多,两个个人如果买景区门票就是540,包车去稻城还不知道得多少钱,感觉还可以啊,于是也没砍价,直接让他安排。最后坐着他的车出了景区,逃掉了亚丁昂贵的门票。然而令人愤怒的是,出了景区,他让我们换乘到另外一辆车,这辆车是个拼车的车,他给了车主一百元,算是我俩的拼车费。说好的包车变拼车,于是电话交涉,最后退了两百。所以到最后算到底,我们两个人花了五百元,从亚丁景区逃票坐车回到了稻城。值得一提的是,从亚丁稻城拼车的价位是一人五十。

连续四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到了稻城,到住宿处安顿好,第一件事是洗澡,第二件事是去找饭馆吃饭。本来说去去年离开稻城时的那家百家乐吃饭的,再搞两瓶啤酒,算是庆祝一下。可是麒麟早上感冒中午又发烧,已经走不动了,于是就近找了饭馆吃饭。点上家常菜,熟了的米饭,开始狼吞虎咽!
没有酒,没关系,有回忆,满满的都是回忆啊

出来了好多天,其实真正在山里面作的日子,只有四天而已。走出来的时候当然不会觉得它长,只想着怎么不能再多玩几天,可是走在洛克线上的时候,却着实是一天一天的盼着赶紧走完,迫切的期望着能够早日回到正常的人类文明社会。
次日很早来到亚丁机场,因为赶着另一个约,不得不选择这最昂贵的一种方式离开亚丁。一千五的机票,现在还有点心疼。不过飞机上看到的景也挺美,想开点,算是值回票价了吧。

不知道这座雪山是不是贡嘎

正中央的这一座雪山,应该是四姑娘山的幺妹峰吧。

稻城飞到成都的时间很短,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到达双流机场,等行李的时候,我回想着过去几天发生的一切,觉得有点不太真实,难以置信啊,不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就完成了洛克线,觉得自己好棒,最棒的是健康的活着出来了,活着的感觉真好。

出了机场,艳阳高照,温度有点高,应该换上拖鞋的我心里想。

天气仍然没似预期,但还是要走也要飞。

尾声

恩施见到jj和大姐大已是十月二号的晚上,我在公交车上向她们吐槽,说自己从无人区回到成都,然后再来到恩施,就好像刚从地狱出来进入了天堂,然后一下次又重回人间。这感觉太,简直是过山车一样。引的斜前方的一大叔不停地回头看我。
去大峡谷的前一天我莫名其妙的过敏了,然后第二天还是撒着我的哈瓦那去了大峡谷。从空无一人的大山里来到人贴人走不动的景区,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个落差。
所以到底什么是地狱什么是天堂,都在一念之间。在洛克线上翻了不知道多少座山的我去爬大峡谷的时候,真的是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虽然最后下山导致我小腿第二天有点酸胀)是的,大峡谷对我来说确实是low了点,没有任何不敬之意,low换成easy应该更为恰当。我想说的还是那句,重要的不是景而是人。
很多徒步爬山的人,总是习以为常的用上征服这样的字眼,征服了什么山,什么路线。很讨厌这样的人,然而搞户外运动的好像有太多这样的人,抱着类似的态度,总想着去征服,去跨越。可是不应该是这样。对于自然,人应该有敬畏心。走完了洛克线,我一直觉得自己运气好,在自己走的那几天里,白天徒步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下雨,没有碰上恶劣的天气,没有碰到山里野兽的骚扰和伤害,没有碰上发疯的野狗和牦牛,没有碰上黑心无良的牧民。而我的体力和身体状况,只是完成这条线的一个充分条件而已。山千百年来都一直在那儿屹立不倒,路也是。而人区区几十年的肉体凡胎,甚至都经不起风吹雨打,在山里面走着,就像是沧海一粟,如同蝼蚁一般渺小。谈什么征服山川和河流。征服的只是自己而已,征服的只是自己的懦弱,恐惧,优柔寡断和畏首畏尾罢了。
回到稻城的那天晚上,刚刚吃完晚饭,麒麟走出饭店没几步,便扶着我语无伦次,我吓了一大跳。然后过了二十秒,他慢慢的正常了,他说头晕,晕的站不住。然后一下又好了。没走几步,又开始发作。于是我们最后去医院挂号看医生。
我突然发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强壮如麒麟,一个三次骑行进藏,在高原得了肺水肿治好了又上去的人,如今虚弱成这样,我不禁唏嘘。可是四天的徒步经历,让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如此脆弱。某段横切路上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送掉自己的性命。

拜伦说,生如白驹过隙,此生乃是草芥,任死神随意收割。你的青春总算过得差强人意,即使照你的心愿能再活一遍,它们仍将流逝。

365天一下就过去了。走完洛克线的我说,我一定要好好重新做人。我记得我去年从色达回来也说过一样的话。。。
没关系了,最多就是再打一次脸。还是赶着在又要年长一岁的时候写完了,感觉手上写字的能力又退步了一些,anyway,本命年,我还是希望能做我想做的事,能爱我爱的人。

本篇游记共含12380个文字,12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不能去旅行的时候就跑来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过过眼瘾~

2016-10-08 11:25

2016-10-08 14:08

2016-10-08 14:09

2016-10-08 14:10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这路感觉很危险

2016-10-08 14:11

引用 白水橙 发表于 2016-10-08 14:11:23 的回复:

这路感觉很危险

回复白水橙:确实很危险。路很烂,塌方太多。最危险是有一段路整个路面都塌了一半

2016-10-08 17:47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2017-01-06 08:37

引用 Gubucf 的文字:

他们家的跳蚤简直把我的身体给掏空。一直到徒步回来,我回了家坐在电脑前码字,身上仍然还有不少跳蚤咬过留下的红点。

这个太痛苦

2017-01-06 08:57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美好的开端

2017-01-06 09:01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就凭他(她)们的勇气,让人折服

2017-01-06 09:05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美好的开端就冲这条河说的,这么清澈奔流不息,看着就会无名的感动、激动。(喜欢水)一路陪伴,爽!

2017-01-06 09:21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真心佩服!!!

2017-01-06 09:22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牦牛以为不速之客争地盘来了

2017-01-06 09:23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险,揪心。

2017-01-06 09:25

引用 Gubucf 的文字:

,然后和他换了个包背,让他背我的小包。

好样儿的

2017-01-06 10:09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跟你一路走,这会儿稍稍松了口气。

2017-01-06 10:18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险!险!险!

2017-01-06 10:24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够恐怖的

2017-01-06 10:26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茫然中出现,有打强心针的感觉。深藏着的惊人的美。

2017-01-06 10:35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2017-01-06 10:42

引用 Gubucf 的图片:

2017-01-06 10:42

引用 雯仔 发表于 2017-01-06 10:24:11 的回复:

险!险!险!

回复雯仔:哈哈,你一张张的引用了,好耐心!图片还是不能100%的还原当时的场景,如果有机会,自己去尝试一次最好。

2017-01-06 11:37

去是不可能了一个50后的老太太,自去年自助走了川藏线,现在每每看到有关徒步这条线的游记都会关心,这是需要有多大的勇气、意志力、体力。值得敬重!!!

2017-01-06 12:06

这样啊。这线路是对身体有些要求,海拔还是很高,不过为什么对徒步这条线如此关注呢。也很多其他的路线风光美可以自驾亦或是玩的不这么辛苦的

2017-01-06 15:22

这地方还在建电站

2017-04-01 09:4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