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最后的香巴拉 - 稻城亚丁转山

  • 出发时间/2016-09-09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5000RMB

我的微信号: BeijingNative

亚丁转山的念头其实去年就有过,不过当时珠峰大本营的诱惑更大些,所以就拖到了现在。现在看来,比起全程汽车接送的珠峰,徒步转山(不管在哪儿)对肉体的考验和心灵的净化才是我和老婆真正想要的。

选择亚丁另外一个原因是她原始的美。这条转山路还没有被商业开发,换句话说就是除了转山的和放牧的藏民们外你很少会看到其他两条腿走路的。这里晚上可能有狼/熊出没,夏天晚上的飞虫也是徒步者的麻烦。

这次我们有幸见到了转山的年轻人和放牧牦牛的老人,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伸出援手,这个在后面会细说。网上攻略管亚丁转山叫"眼睛的天堂,身体的地狱",这条路线从充古寺出发,绕神山仙乃日顺时针一圈,其中徒步19公里。体力好的可以一天走完,差得2天。很明显我们错误的评估了自己的能力,把自己陷入了非常尴(wei)尬(xian)的境地。

这次徒步19公里一共见到藏民转山者5人,牧民2人,徒步迷路者1人,牦牛若干,藏獒一条,狼(有待考证)若干,无名牛棚若干,翻越4600米以上垭口两个,路过海子3个,雪山若干。

我们的转山是从牛奶海开始的。出发之前去问了几个藏民小哥,有的说时间来不及,有的问"你走路好不好",还有一位一直嘱咐我们"遇到岔路口一定要右转,不然会有危险"。现在回头想想,我们对"走路好不好"的概念有着本质的区别,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可在藏民眼里就是个2级伤残。

于是呼我们拍拍屁股就上路了。牛奶海是个挺漂亮的海子,网上照片多的是。再往上爬还有个五色海,不过我们想抓紧时间就没上去。

过了牛奶海我们一路上山,这时候高原反应开始害人了,总之就是走10步喘一会儿,头晕腿软。

不过当时天气巨给力,一边是5958米的央迈勇,另一边就是这次转山的主角6032米的神山仙乃日。我们走在两座雪峰中间,向着垭口的经帆前进。

花了多长时间真想不起来了,总之翻越了这个海拔4672米的松多垭口后心理还挺美。下一张图是在垭口上拍的,可以看到一边艳阳高照,一边烟雾缭绕,看着很美,可是却差点儿要了一个独行徒步者的命(容我卖个关子)。

翻过了第一个垭口,道路也变得平缓起来。

走着走着就到了第一个岔路口。我们真没想到标识非常明显,就是一个瘪了的经桶。

我估计往左边走就是藏民所说的大转山路,他们也要走4-5天,我们按照之前藏族小哥的嘱咐,老老实实的顺着右边的路走了下去。这个时候我发现手机已没有了信号,已经不知不觉几个小时没看见其他游客了。过了岔路口继续顺着唯一的土路前进,不久就到了一个山谷的边上。这个时候回头看看,心理还是有一点儿成就感的。

与其说是山谷,不如应该说是两座山之间的的一块盆地,盆地的中间有一个湖,攻略上叫智慧海。转山的路在山谷右侧的半山腰上,一路向下的缓坡,基本没有什么难度。远远的可以看看见湖边有牦牛,应该旁边有牧民的帐篷或牛棚,可惜后来下起了大雾,走近智慧海时只能听见牛脖子上的铃铛响,却什么也看不见。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们的身体状况还不错,饿了就吃一点儿肉干,温度不是很冷,而且这次没有打算重装徒步,背包很轻,所以体能保持的不错。山谷的景色只能用绝美来形容,是一种纯粹藏区的感觉,这是我们第一次感觉到了"眼睛的天堂"。我只是用便携的运动相机照了几张,加上起雾了,所以效果有限。

走过了山谷后绿色植被渐渐丰富起来。我们也到了第一个落脚点:几间无名牛棚。所谓牛棚就是藏民用石头堆起来的简易小屋,放牧季节可以住人和牦牛,也是转山和徒步穿越者们的临时过夜或避难所。我们在里面吃了午饭,简单休息了一下,就继续上路了。谁知道"身体的地狱"就在前边等着我们呢。

从地图上看,应该还有不到10公里的路,当时我估计在太阳落山前赶回充古寺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沿着仙乃日边上半山腰的小路蹒跚前进。

山头是转过了一个接着一个,天气也变幻无常,晴天,雨,雾,雪和冰雹交替进行,土路崎岖不平,到处是水坑和动物排泄物。

必须要说的是虽然这次徒步的准备严重不足,但是万幸我们带上了登山杖,这节省了大量的体力,也让我们有惊无险的淌过了几条小溪。两个人的体力和信心随着时间一点点消失在大山里,我们一遍一遍的鼓励自己,希望最后的垭口快点出现。

就这么一直走了几个小时,我开始担心天黑前能否走出去。带的给养已经剩下不到一半,关键是事先根本没有考虑露营,所以如何在接近零度的高原过夜开始困扰我们。大概在下午5点左右,我们转过一个山头后隐约看见远处有一个白房子。

这对当时的的我们可是个极大的激励,记得当时我对老婆说要是房子没人就鍬门进去借一宿。非常庆幸当时没有起雾,因为这个房子不在路边,要不然就错过了。

走了个把小时后发现在白房子的下边有白烟,而且还听到了狗叫,这就好比给我们打了一针强心剂,基本确定晚上不会挨冷受饿了。走过去发现烟是从一个石头搭的牛棚里出来的,旁边有几头牛,于是我让老婆在路上等着,我过去探个究竟。

我还没到门口,一个藏族大叔从门里出来,我赶紧盘道,说明来意,大叔的汉语不错,基本交流没有问题。说了半天,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基本上是歇菜了,希望能在您那里过夜。大叔也不含糊,说没问题,你们也没别的什么选择了,而且我这儿还有有一个跟你们差不多的主儿,说着从门里伸出一个脑袋来。我一瞅,心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这就是缘分哪! 

怀着无比鸡冻的心情,我回头找到仍然在路上焦急等待的老婆,告诉她今儿晚上有救了。老婆问我,咱们走的路对吗,我一拍脑袋,忘了问了。但是这都不重要,留得青山在,明儿早上再说。于是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大叔的牛棚走去。

聊天后知道藏民夫妇夫妇叫嘎嘎大叔和卓玛大娘,他们已经在这里放牧10多年了。每年3月开春儿上山,10月下雪封山前赶牛回到山下的卡斯村。大叔大婶说每年都会收留好几批我们这样的,我们很幸运,因为山里晚上有狼和熊,气温也很低,没经验的人很可能会走不出去,每年亚丁神山都会留下几个徒步者的性命。

下面说说屋里的迷路小伙。说实话小伙的经历和勇气让人佩服,他可是转过西藏阿里神山的人,另外还有无数徒步旅游的经验。他这次本打算从起点充古寺出发,翻过4780米的鬼门关垭口,然后去卡斯村与小伙伴们会合。谁知爬上垭口后起了大雾,下山路根本看不清,更别提辨别方向了。在雾里走了挺长一段时间,期间雨雪交加,越来感觉越不好。终于在一条小溪旁碰到了正在洗菜的卓玛大妈,用他的话说当时根本不敢相信,就觉得是雾里的幻觉,一直到大妈把他带到了小屋旁。听到这儿我算明白过来原来我们并没有迷路,只要翻过鬼门关垭口就是一路下山直到终点充古寺,不过无论是体力还是时间今天都没戏了。

大叔大婶真是非常淳朴的牧民,给我们吃的,喝的,晚上还把自己的衣服给我们当被子。尽管如此,因为小屋是用石头垒的,四面漏风,这一晚把我们冻的够呛。大叔家的狗汪了一夜,期间夹杂着"呜呜"的叫声。

第二天早上起来走出小屋,天气不错。大叔早早就出去放牛了,大婶给我们指了指垭口的方向,好在已经不远了。

大婶说昨儿晚上附近有狼,不过一般狼都怕人,不用害怕。大叔家的小屋依山而建,在半山腰的一片平地上,往下看是无尽的丘陵和雪山,向上看是垭口的薄雪和薄雾。大牛们被大叔带出去吃草了,剩下的小牛们则被留在了旁边的牛棚里。

过了一会儿嘎嘎大叔放牛回来,我们千恩万谢的告别了大叔一家和徒步小伙,顺着大婶所指的方向出发了。

攀爬垭口的路不算难走,只是因为缺氧所以走十几步就要休息一会儿。在半山腰还碰到了5个转山的藏族青年,他们背着过夜的装备爬山速度飞快。其中一个叫多吉的小伙子看我们走的实在困难就想过来拉我们一把,但老婆坚持要自己爬上去所以我们礼貌的拒绝了他。多吉最后没有办法只有去追该前边的同伴们,不过藏民的善良和淳朴在功利和尔虞我乍的商品社会里越来越少见了。

应该说昨天晚上睡得还不错,爬垭口的过程比想象的简单,天气也给力,没有出现意料之外的困难。从垭口上向两边看,大叔的小屋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儿,另一边则是通向成功的未知道路。

通向终点充古寺的路显得异常好走,也许是心情放松的原因吧。随着海拔的降低,身边的景色从不毛之地渐渐变成了半人高的灌木丛,最后则进入了树林,树都不是很粗,我瞎猜应该是西藏解放后种的。终于在中午12点左右我们回到了起点充古寺,结束了这次徒步。

后记

记得在这个攻略开始的时候提到,我和老婆向往神山是想折磨肉体从而净化心灵。要说肉体确实受了点儿委屈,可是回来后发现我还是原来的我,一个大俗人,依然有太多的东西看不清,放不下。

最让我忘不了的是这一天半我的内心完全处在彻底放松的状态,大山以外的东西什么也没有去想,眼睛在天堂里享受,身体在地狱里挣扎。

记得走回充古寺看见其他游客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我们走过了不寻常的路,体验了别样的风情,看见了你们不曾见到的美景"。其实现在想想当时够二的,我们走过的路其实算不了啥,转山难道是炫耀的资本吗?回来后还不是该吃吃,该睡睡,该烦恼还是烦恼。

到现在为止转山的意义也只能整理出这么多了。我们不信佛,不信因果,也不信轮回。但是两次进入藏区,亲眼看到藏民的淳朴与虔诚,让我对他们的信仰很好奇,希望以后可以了解的多一些。下次去哪儿?冈仁波齐吗?

本篇游记共含3710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悉尼胡同儿串子 的图片:

2016-10-28 23:29

引用 悉尼胡同儿串子 的图片:

2016-10-28 23:30

第一顶

2016-10-28 23:3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