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临安发了一个呆

41
鸣鸣 (无锡) LV.15
2016-10-07 21:33 708/4
  • 出发时间/2016-10-02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0RMB

收拾心情

今年的秋天显得有点多事,八月十五的晚上,因为下雨,月亮不见了,之后一直秋雨绵绵。桂花开了,冷空气来了,台风也来了。及至十月一日,台风带来的雨水依然淅沥不绝,太阳依然不见。
真是秋风秋雨愁煞人,定好的行程是10月2日前往临安,车票、住宿均已提前预订好了,是临时退订还是风雨兼程?查看天气趋势说得模棱两可,放眼观云测天顿觉希望渺茫,风雨飘摇,心念动荡。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已然不太适合我们这样的年纪。那么,来一场说好了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的旅行难道也做不到吗?或许是因为壮心不已,或许是因为心向远方,我和老友建新说,拼人品看运气吧,行程不改。
但凡心怀远方的人大概人品都不会差,人品不差,运气可能也就比较好。2日早起,雨彻底停了,天上的阴云也不似先前的厚重了。心情顿时随着天气好转,整装出发,临安,我将如约而至!
这次去临安,本意是去浙西大峡谷的迎宾山庄闲住几日,顺带看看浙西的自然山水。迎宾山庄的名字极其普通,没有白云人家、归园田居这类的名字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网上可查的关于迎宾山庄的文字和图片也比较简单大路,然而我凭直觉选中了这家客栈。最让我心仪的是三楼中间的那个带有宽大阳台的房间,阳台上应该可以看见远山,我是这样猜测的。我提前了一个月就和老板娘定下了这个房间,此刻,与其说是去临安旅游,倒不如说是去赴一场约会,和迎宾山庄的情定之约。
7:45分,我们一行四人乘坐开往临安的班车从无锡客运中心出发。车过了宜兴,进入浙江境内,天完全放晴了,蓝的天很蓝,白的云也很白,阳光比灿烂还灿烂。至此,我们确信自己的人品比不错还不错,也就是好。
(此处应该有窃笑) 

一路顺风

全程四小时,到达临安客运站,也就是临安东站。
临安有三个客运站,东站是长途客运站,西站是市内短途客运站,北站是市内公交客运站。车站外路边停着一溜候客的出租车,短程的旅客不是他们的目标,连议价的热情都不高,因为没有多少空间可谈。我们在钱王街和临东路的十字路口找了一个滴滴打车的司机把我们送到西站,车费10元。后来我们才知道东站到西站的距离只有1.8公里,临安的出租车起步价是7元/2公里。
12:13分,我们从西站坐上了到昌化的班车,票价13元。车行将近一个小时,到了昌化汽车站,不用出站,就可在站内换乘开往岛石的班车。13:30,车往岛石前行。13:55,我们在路经的太平桥(也称桃花大桥)下车。迎宾山庄有自己的接送车,原先说好老板来太平桥接我们的,不巧有其它事排不开,老板娘另雇了一辆面的来接我们,14:15,我们走进了迎宾山庄。
经过一路的山道颠簸,加之雨后湿气在太阳照射下迅速蒸腾产生的闷热,我们迫不及待地需要卸下行装,洗把脸,然后坐定,喝口茶。
预定的带有大阳台的房间位于三楼303,打开房门,正对着的是阳台上的花玻璃大移门,打开移门,是阳台,阳台正对的,是一座山,如果我的眼睛平视,看到的是大山的腰。
我们搬来一张方桌,四张圆凳,置于阳台正中。我泡上带来的肉桂茶,取出包里的什锦零食,还假装摊一本书在桌上,以此彰显一下自己的品味。有了书,我就多了一重身份——游客、品茗者、读书人。
迎宾山庄位于龙岗镇五星村的上坪,坪是指山区或丘陵地区的平地,接近山顶的为上坪,靠近山脚的为下坪。迎宾山庄就是在这么一座山头顶上的平地上。此刻,茶香开始隐隐地飘散开来,太阳识趣地躲进了云里。环视四周,才蓦然发现,东南西北四面皆山,远的近的低的高的,都是山,山间散布着零星的住房。放眼远眺,远处的山头上不经意的笼着一抹烟云,时而白色,时而又略带一点水灰色,比流岚多了一点凝重,比浮云少了一点变幻。垂眼下望,层层的梯田里盛放着的是成熟的金色的稻子。稻子可以盛放吗?是的,黄澄澄金灿灿犹如春天的油菜花。栽在田垄边的黄豆,也到了起棵收获的时节,每一片豆叶都已泛黄,只是比稻子少了一点生气,黄色中带着苍白的萧索。

恍惚一呆

最夺人眼球的还是阳台正对着的那座大山,那么安然那么坦陈那么一览无遗地立在你面前,任风起云涌,光阴荏苒,依旧挺拔,依旧苍翠。尽管我的眼光是贪婪的,极欲瞟尽目力所能及的每一个角落。然而,在和建新品茶闲聊之余,我的眼睛却总是会回到眼前的这座山。
她平心静气地正对着我,我气定神闲地凝望着她。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完整地平视过一座山,不是远了被什么东西挡住,就是近了就只能看到山的一部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可眼下我分明领悟到,山不在高,有感则灵。眼前的这座山,宽度远远大于她的高度,你会说,她是横着的。对,的确应该说是横着,毫无遮掩,也绝不带羞涩地横着。她是有形的,我可以看见她的整个轮廓;她是健美的,我可以看见她的迷人身姿;她也是青春的,我感觉得到她摄人心魄的魅惑气息。
茶过了三开,水的味道渐渐漫过了茶叶的香味。在闲聊的间隙沉默,在沉默的时候发呆,在发呆的时候恍惚。什么也不想是不是最好的想法?什么也不做是不是最好的做法?什么也不为是不是最好的活法?李白在吟出“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到底看了多久,他和敬亭山也是如我此刻这般真真切切地面对面吗?
大山不语,我亦无解。
一阵小风吹过,飘下两三点细雨,四五只鸟雀掠过头顶向远处飞去,闲云依旧萦绕在远方的山头,桌上那本书却一页未翻。天色阴沉,太阳是从哪边下的山,我们浑然不知。天光已暮,老板娘在张罗着开晚饭,饥肠辘辘,饭菜飘香。
吃罢晚饭,雨渐渐大了起来。山庄的夜,除了敲窗的雨点声,再无别的声响。

柘林探瀑

翌日早上六点,从晨光中醒来,雨早就停了,开门见山,山庄还没有完全苏醒,整个山庄保持着特有的神秘与静谧,只有不远处的山涧传来的潺潺流水声。山里雨后的空气特别的清新,我们在三楼的大平台上伸展了一下手脚,活络了一下筋骨,下楼等吃早饭。
门前的空地上停着来自上海杭州江西等五个不同地方的车,他们都是去浙西大峡谷景区游玩的。没来的时候以为浙西大峡谷是一个景点,等老板娘带我们买好门票才弄明白,浙西大峡谷景区从外往内依次是由柘林瀑、剑门关、老碓溪和白马崖四个景点构成的一个景区,景区的游客中心设在最外面,而迎宾山庄就在最里面的白马崖的边上。其实,整个这个地方都在浙西的大峡谷之中,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吃完早饭老板娘带我们到景区的游客中心去买票,景区四个景点的联票标准价是160元,老板娘带我们买是130元,和网上的售价是一样的,网上买的票也要到这里取票。门票上印着当日有效,但通过农家乐店主买票的好处是第二天依然可以游玩昨日没有玩过的景点。四个景点之间相互隔着一段距离,好在景区有来往穿梭的接送车,凭票可免费乘坐,不限次数。国庆长假期间更是增加了车次,所以一点也没有出现排队拥挤的现象,在这一点上景区做得相当好。
第一站,柘林瀑。柘林是柘树林的意思,名为柘林瀑,大概是瀑布周边遍植了柘树吧。柘林瀑的风景我就不赘述了,谨以美图数张供各位看官一览。

老碓溪访古

第二站,老碓溪。碓,是指借助水力来舂米的一种设施,虽名为老碓溪,但那道弯曲的溪流显然太过人工的,哪里有什么老的痕迹。不过一旁的人工牵磨的磨盘倒是着实让我们疯玩了一回。老碓溪景点纯属人工打造,就像餐桌上大荤之后端上的一个素菜,调调口味充个数而已,几可略过。
我们在老碓溪略了一圈,便坐景交车到白马崖门口,迎宾山庄老板的山货店就开在白马崖景点大门的正对面。老板姓桂,桂是这里的大姓。桂老板五十来岁,中等身材,是个亲切随和的人,说话不紧不慢,不夸张也没有刻意的套话,就像邻家大哥一样。脸上的微笑不是因为生意的经营练就出来的,而是那种山里人特有的真诚朴实的自然流露。夫妻两人共同经营这家迎宾山庄,白马崖下有一片属于他们的山核桃林,屋前屋后有一片蔬菜地,屋旁的棚屋里还养了2头猪。可以想见,一年四季他们大概没有闲的时候。在浙西的山里,绿水青山,有产有业,夫唱妇随,即便没有采菊东篱,却可卷帘见南山明月,推窗望北山星斗,绝对是人生一大乐事。桂老板的脸上除了薄敷的少许沧桑,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到得老板店里,老板托人照看一下生意,抽身开了车把我们送回山庄。我们今天的计划至此完成了一半,另一半的内容是,对付一锅土鸡、睡一个中午觉、喝一个下午茶、吃一顿农家晚饭、然后再夜眠睡到天亮。
显然,后一半的计划相当容易完成。

勇攀白马崖

第二天依然早醒,太阳升起的地方霞光万道,此时方始搞清了东南西北。一直以为迎宾山庄的大门是朝南的,那么大门的右侧应该是西面,突然就有种太阳从西面出来的错觉,可是怎么看怎么也想不明白大门竟然是朝北的,难道这就是李白诗中所说的“青山横北郭”?
第二天的安排是白马崖——剑门关——回山庄吃饭——午觉——田园采风。
白马崖是浙西大峡谷的主要景点,山高林密,奇峰突石,飞瀑流泉,一路拾级而上,景色变化万千,随手一拍,皆成佳作。行至高处无路可走,见一挂瀑布,底下一潭绿水。说水是绿色的似乎不太合适,说是蒂凡尼蓝可是最恰切不过了。白练似的瀑布掉进潭里,立刻化为蒂凡尼蓝,随后又转成清澈透明的水往山下流去,着实引人留连。
白马崖有上下的缆车,来回票价60元。在山下仰望,缆车攀升轨迹的陡峭程度绝对令常人却步。真正爬到上面一看,不过如此。其实缆车只到半山,甚至半山都不到,真正是个应景的摆设。

剑门关寻幽

剑门关景点是两山之间的一道河流,河边有步行的栈道,也可顺水道漂流,河水一贯的是浙西的蒂凡尼蓝。此处省略三百二十个字,看图吧。
回到白马崖,见老板在店内忙碌,我们没好意思再动烦他开车送,便自行循山道爬山回山庄,肚子已经咕咕叫,走了许多路脚步也已沉重,然而要吃饭只能硬着头皮往上爬。

陌上话农

下午午睡醒来,去山腰间的田里走走。
十月,是收获的季节。已经有人在收割稻子了,山里无法用收割机,手工割稻又累人,用的是一种汽油发动的手持式割草机。割下的稻子有序地躺倒在田里,踩在稻茬上发出嗤嗤的声响,细小的田鸡在割过的稻田里四处乱窜,这才是活的稻田,绿色的稻田,有生命力的稻田。
前面传来嘭嘭的声响,见一老伯双手握着稻棵在一个腰圆形的大木桶里敲击脱粒,我们便上前与之攀谈。老伯倒也健谈,他种了一亩地粮食田,一年稻麦各收一熟,吃不完给城里的儿子送去。每年养一头猪,年终杀了自己吃,也给儿子送去。山上有一片山核桃林,一年能有一万五六千的收益。家里有一座四开间的三层洋房,有菜地。说话间老太来了,她是来帮老伯把割稻的机器扛回去的,因为等会老伯收拾好了要把打下的谷子扛回去。我们笑着和老伯告别,看着远去的老太,又是一对夫唱妇随的典范,好生赞叹!
日暮西陲,天光暗淡。
晚饭时,我和建新喝光了剩下的一点点天之蓝,刚好一人一小杯,很小的杯子。临安的三日基本就算过完了。
天明,早饭,回程。

归程

中午12:20,我们坐上临安无锡的班车从临安东站出发,国庆长假的第五天,按理不应有堵。可凡事总有意外,总有插曲。
先是进站安检必须出示身份证,上车时也得出示身份证,确保本人乘坐,据特警透露因有突发状况,平时是不需要的。
上车,发现原先说好的来时的那个司机临时有事,由他的同事顶班。
等到过了收费站上了高速,司机才看见前方南京方向封路的警示,无奈只得拐往杭州方向,至青山收费站下,依然封路,旋即掉头回上高速,发现位于车尾的汽车方向机漏油,然后一通电话,加油,继续漏。
车离湖州南约有三公里处,路堵,车行如蚁。前方封路,有交警的车横于路中。只得由湖州南出口下,改走104国道。
然并卵,104国道依然堵。
好不容易畅通了,还得送两个到宜兴的乘客,一个到莘庄,一个到漕桥,因为是代班司机,路线不熟,兜兜转转,车内怨声不绝。
好不容易回到无锡客运总站已经晚上十点半过了,原本四个小时的路程,足足走了十个小时多。回到家,疲惫不堪。
但是转念一想,临安三日,闲适悠然,稍有曲折,无伤大雅。
再者,若是去的时候有此遭遇,那当如何是好?
看来,人品好就是运气好!
(此处应该仍有窃笑)

本篇游记共含4789个文字,4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10-09 19:26

迎宾山庄的位置确实不错

2016-10-10 09:06

认认真真全读完了,给楼主一个大大的赞

2016-10-10 10:09

谢谢夸奖,如果你去住店,跟老板娘提到无锡的赵先生,她一定印象深刻

2016-10-10 11:3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