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循着青藏高原东沿,征越界限

  • 出发时间/2016-09-2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九月的西宁,阳光与阴影是两个季节的界限,太阳下还留着夏日的余温,而阴影里已是深秋的冷瑟。曾经途径西宁很多次,但对这座城市实在是不来电。除了高楼丛中孤独耸立的礼拜塔和满街的清真餐厅,传统和地域在高速的城市翻新运动中日渐式微,正在被拆掉的老筒子楼杂糅着现代的欧式的倒洋不土的建筑,让一座高原城市变成一副平庸的面孔。

但不可否认的是,西宁在历史和地理上都有很重要的地位。作为青藏高原的东大门,西宁像是一道分界线:沿青藏线由东往西,过了西宁,就意味着从中国地形第二阶梯进入第一阶梯; 由西藏下来,过了西宁,意味着由藏族文化占主导的区域逐渐过渡到多民族文化混合的区域。

我们此行的路线,就是从西宁开始,沿着青藏东部边缘,向南穿越青海甘肃四川。这是一条比较偏门的线路,尤其是西宁循化若尔盖,能找到的攻略并不多。但正因如此,我们才有可能发现更多未定义的风景。界限维持着一种秩序,不能轻易被打破。但去探寻这些地理上的分隔、人文间的差异,将会是一段不同寻常的历程。

越过界限,从天空开始

西宁虽然属于高原城市,但也许是因为地形和周边工矿的影响,能见度并不是很好。上高速,往兰州方向,经过的城区都被一片灰霾笼罩。

一进入山区,就感觉是冲出了一道结界,天空立马变蓝。

之后到了甘南川北若尔盖一带,天已经是蓝的不像话,触手可及的白云在低空悠闲的散步。

而只有在这样高通透度的天空下,夜晚才能看见漫天星河,并可以适时装个逼。

从灰霾到蔚蓝,从破坏到环保。有界限才有对比,有对比,才能懂得我们守护着这一片蓝天的真正意义所在。

从山岳到草原,丈量大地的界限

西宁沿高速向西,在海东转往南,向化隆县、循化县方向。一路上的山势由沉闷的低山渐渐变为险峻的高山峡谷,远山上还隐隐现出了积雪。穿越了一条叫拉乌峡的峡谷,公路汇入另一条宽阔平坦的河谷。车窗外的色彩变的绚丽起来,赤色的丹霞山崖排列在河谷两边,搭配着河谷中的绿树很是好看。
原以为西北好看的丹霞都在张掖,没想到在这名不见经转的地方也有这么浓烈的色彩。少数派的风景,还真得用发现者的目光去探索。

度娘说,此处属黄河地区丹霞地貌,是在数千万年前由于造山运动,并在长期炎热的气候影响下,在重压之间通过胶结作用而结成的含有红色氧化铁的岩石,经水流沿断痕和节理侵蚀形成……

等等,“黄河丹霞地貌”,那“黄河”在哪?开阔的谷地小平原中都是一块块田地,染着收获的颜色,田地中间,一河碧水低调平静的向东流去……我读书少不要骗我,这就是黄河?说好的黄呢,说好的风在吼马在啸呢……

事实上,这就是黄河黄河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脉发源,这里还属于上游,河床没有什么泥沙,加上几座水库的束缚,才让黄河显得如此温顺。

沿着黄河路过循化县城,河谷陡然收窄,两片陡峭的红色岩体将黄河夹在其间,形成狐跳峡峡谷。一座铁索桥凌空飞架连接两岸,更衬托出峡谷的险要。

这座在地图上都没有显示的铁索桥属于临时桥梁,是在前些年交通建设还不怎么发达的年代用于临时通行。而在现今中国基建火力全开的势头下,峡谷上下游都新建了桥梁,这桥也就光荣退休了。

桥虽然已经废弃,但也可以用车轮来征越一下天险。当越野车驶上上桥面,车轮与桥面的金属板铺装碰撞出“哒哒哒”的声响,像是有节奏感的鼓点引领前行。因为飘着小雨,金属铺装桥面有些湿滑,好在全时四驱系统差速锁的有效工作下,车并没出现打滑等操控困难的情况,有惊无险的通过索桥。

越过黄河,就离开青海,进入甘肃甘南的地界。雪山离的越来越近,气温也越来越冻人。从甘南临夏市-夏河县,直至合作市一带,多是山地+河谷草甸的地貌,农业形式也因地制宜,半耕半牧:山坡上开垦出田地,种植一些经济作物;谷地牧草肥美的草甸,放养着牦牛山羊等牲畜。

由合作市再往南,地势又变的和缓起来,开始出现大片的浅山草原,公路也因此变得笔直舒展,肆无忌惮的伸进天边的云里。

进入四川界不久,穿过一座大石头山下的隧道之后,一片触及天际的广袤草原就猝不及防的灌入眼帘。这便是被称作“云端天堂”的川北若尔盖大草原。若尔盖草原平均海拔在3300米-3600米之间,周围群山环绕,更像是高原上的一个盆地。作为中国三大湿地之一,若尔盖滋养着丰沃的水草,养育着成群的牛羊、野生动物。
路虎在草原公路上疾驰,车窗外是秋黄的草浪,翻滚着涌向远方。浪尖上是自在的牛羊牲畜,还有同样悠然的牧羊人的剪影。望着这简约空灵的景致发个呆,放空一下心情,也是极好的。

草原边缘有些小山丘,选个清晨登上山头,等朝阳升起,看到的若尔盖又是不一样的风景。草原被阳光渲染成金黄,聚居点的炊烟在低空散成一匹白色纱帐,草原深处的湿地上,升腾的水汽汇合成棉被状的云海,随着风潮起潮落。

飞起无人机,从上帝角度俯瞰若尔盖,还能欣赏到另一种有趣的景观:草原河曲。度娘又说了,河曲又称曲流,是指河道弯曲,形如蛇行的河段。多见于河床坡度平缓处,河流下蚀作用减弱,而侧蚀作用明显,河流不断地侵蚀河岸、扩展河床,致使河道开始发生弯曲。

感谢无人机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500米的高空俯瞰,草原上宽的窄的河流密集,弯弯扭扭的河道像是孩子信手涂画的线条,却又有着恰到好处的优美曲线。还有很多因河流改道形成的牛轭湖,像一弯弯月牙分布在河曲两岸。整个草原就是大自然即兴发挥的巨大涂鸦板。

若尔盖松潘方向,一路下行,高山峡谷重回视线。这边已属横断山脉,山岭巍峨壮丽,植被茂盛葱郁,山间云雾缭绕。
而到了松潘,必然要去九寨黄龙走一趟。尽管那是相当成熟的景区,尽管景区里遍地都是旅游团的小红帽,尽管里面的酸奶要卖15一杯……但是,“九寨归来不看水”这句话真不是浪得虚名。就冲这句话,也值得用220+80块的中国式捆绑门票,去看一眼那世界上最极致的水。

如果路上看到的黄河若尔盖河曲是水的普通形态,那九寨黄龙的水就是终极变身形态。感谢喀斯特、钙华、地震、堰塞湖等等一系列偶然的因素,造就了九寨黄龙惊艳的水景。不论曾经在各种渠道上看过多少九寨黄龙的照片,但当置身其中,亲眼看到那些让大脑跟不上眼睛的风景时,有素质的人还是会瞪大双眼情不自禁的“哇”出声,我这样的庸俗之流也会在心里默默惊叹:“我x!” 

黄龙,钙华池划出一圈圈奇妙的曲线,层层叠叠,合为一朵绽放的莲花。钙华池中盛满了五颜六色的水,为这幅线描图填充上完美的色彩。几棵灌木、一座石塔,就像盆景中画龙点睛的小品,恰到好处的点缀了这奇观。

在五彩池边上一个制高点,面对着由山、水、秋树完美搭配的画面,我暂时屏蔽掉在身边推搡着争抢着拍照的大妈们,再牛x的镜头相机也无法完整体现出此时此地的震撼,用脑子记着就好,尽管脑子已经不太好使,但这无与伦比的美丽应该很难从记忆里褪色。

九寨沟,水是灵魂。再普通的物件,只要摆在九寨沟的水面前,瞬间就有了灵气,不断勾起拍照的欲望。再加上沟里的枯枝藤蔓石头青苔颜值本来就高,随便来几道树枝、几片黄叶,碧水一衬,每一帧都是大片。

静水都如此有灵气了,活水更得把人魂给勾了。那些位于海子之间的瀑流跌水,不求气势,而以柔美取胜。每一棵树每一块青苔配合水的演出,甘当绿叶精心布景,把一场水的嘉年华呈现到极致。

九寨沟的水中沉木也是一道标志性的风景。由于水中矿物质含量极高,长期没入水中的沉木表面形成了钙化层,让其不易腐烂。透过清澈的湖水望着那些保存完好纵横交错的树木,在折射下光怪陆离,好像水下封印着一个异世界。

露出水面的沉木端头,生命在倔强的延续着。感觉不给拍个照,都对不起它们如此用力的卖萌。

五花海,那艳丽的蓝绿水色,加上水底的钙化、藻类和沉木,真的让一湖水有了五种颜色。这也让五花海成为景区里游人最密集的景点之一。

栈道上挤得水泄不通,相机在人堆里实在是无处安放了,看来还的祭出无人机大杀器。

颤栗吧,手机和自拍杆。
飞吧,我的骄傲放纵。

这个世界……安静了。

从上帝角度看九寨,“上帝打翻的调色盘”这句话才显得名副其实。水中各种层次的蓝色、绿色交融变幻着,与秋色渐浓的山林一起,渲染出一幅幅惊艳的水彩画

在空中俯瞰,原来避之不及的密密麻麻的人头也变成了一种有趣的元素,与瑰丽的大自然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没有车轮的时代,前人用双腿去丈量世界,正因如此,他们并不能感受到如今驾驶着交通工具的我们此刻的感觉。在仅仅两三天时间里,我们借着路虎越野车探索者一般的强大属性,翻越高山、路过草原,古人所谓思念的一日三秋放在此刻就是路过的一日四季,眼前不断变化的景色带给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虽然征服了地理的阻隔,但内心更多的是感叹自身的渺小和对自然的敬畏。

清真寺与经幡白塔,只隔着一座隧道的距离

西宁是一座多民族聚居的城市,但以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占多数,这从城区里的清真寺和清真餐厅就看的出来。西宁主城区的清真寺现在都基本被新建的高楼窝在里面,那种宗教的至崇感受还不是那么强烈。而到了西宁下辖的化隆循化等地,一座座地域风格明显的的清真寺耸立在田间地头,与田间劳作的村民、背景里的崇山峻岭,组合出很多有意思的画面。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城里,最高的的建筑就是高耸的清真寺宣礼塔。

每到礼拜时间,宣礼塔上的大喇叭就传出诵吟声,召唤信众前往礼拜。不管是不是无神论者,感知着这样的氛围,心中总会生出些敬畏。对世界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总是好的。

作为外来的建筑形式,清真寺落地大西北后,经过漫长的历史融合,渐渐发展出中阿合璧的形态。在循化县境内,我看到这里的清真寺有沿用阿拉伯风格的金光闪闪大拱顶,以及直冲云天的宣礼塔;也有采用中国传统的歇山屋顶,覆着绿色的瓦件,屋脊上立有伊斯兰教新月标志的花柱,宣礼塔也仿佛塔的结构而建。


在清真寺周边的撒拉族民居,建筑布局很像西北的农家大院,门头及窗棂雕花则汲取了中原汉式风格,显出浓浓的混搭风。

车至甘肃临夏境内,通过一座公路隧道后,窗外忽然画风突变,之前与风景搭配的清真寺,换成了在风中飘扬的彩色经幡阵和白色的藏式佛塔。宗教建筑形态的变化标志着居住民族和信仰的变化。这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文化间的距离,没有想象中那么远,仅仅是隔着一座隧道。

甘肃南部夏河、合作及四川西北若尔盖松潘等地区,藏族人口比例逐渐占多。沿途的民居虽然从外墙上的装饰和构件能看出些许藏族基因了,但还算不上纯正的藏式住宅。由于多民族混居及气候的原因,甘南的藏族民居更像西北的农家院,而川北的藏式小楼跟盆地内穿斗式四川民居类似。

但在这片区域里的藏传佛教的佛院建筑却是很典型很西藏。大一点的寺院如拉卜楞寺郎木寺,主殿都是采用红墙金顶的形制,雄伟而金壁辉煌。白塔、转经道、转经筒、经幡,身披红色僧袍的喇嘛,磕长头的虔诚老阿妈……这些符号化的经典元素组合在一起,瞬间就把人带入另一种浓厚神圣的宗教氛围里。

而清真寺并没有在这里消失。混居在此的伊斯兰教信众也建立着他们的信仰图腾。于是,在夏河县、合作市等地,经常看到这样有意思的画面:街道这头,规模宏大的藏传佛教寺院香火旺盛烟雾缭绕;街道那头,高耸的宣礼塔顶安然颂唱着古兰经。两种截然不同的宗教维持着一种微妙的界限互不干涉共存一地,暂且不去探究它们深层次的关系,至少,看上去挺美的。

不同的地理环境和宗教文化背景,也造就了人与人之间在生活习俗上的差异。

循化撒拉族的农家大院里,穿着撒拉族传统服装的农家院老板一边包着糖包一边介绍说,糖包是他们民族在结婚、生日等宴席上必备的一道面点。而“七大盘八小盘”是接待客人的标配,“八小盘”是上主菜前放上桌的八小盘点心,有各种干果、甜食。作为吃货,我表示光这八盘点心就已经吃的半饱了。“七大盘”里则是撒拉族人擅长的各种面食,油饼、撒子、包子等等,以及带肉的大硬菜,大盘鸡、手抓羊肉。最后喝一碗盖碗八宝茶解腻,完美!

同样是羊肉,在川北若尔盖大草原上是另一种吃法。烤全羊蘸点辣椒面,羊肉片好配蔬菜涮火锅,已然有些川菜的影子。藏族豪爽帅气的小伙在旁边激情献唱一首藏式rap,干一碗青稞酒,完美!

甘南仁多玛乡的草原上,我们颠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去参观一座生产牦牛绒织品的工坊。起初我以为那不过是一个兜售旅游商品的小作坊。但走进工坊,看到别致的新藏式建筑和站在大门口迎接我们的工坊女主人时,我知道这座工坊一定不一般。

益西德成,这个有着一半藏族血统和一半美国血统的姑娘,个子小小的,西方人的轮廓,有着一双藏族人一样透彻的眼睛。很难想象,这样一张在习惯思维里很难与高原搭边的面孔,却在这片草原上呆了十年。

十年前,她创办了这座工坊,用藏族人都会忽略的牦牛绒来生产各种织品。她用了十年时间,让当地习惯于游牧的人们能够坐到纺织机前,学会用传统技术织布纺纱;也用了十年时间,让这种原生态织物火爆了西方市场。

一个西方人和一群当地人,现代设计理念诠释下的传统原料与技术。当这些因素聚合到一起,奇妙的化学反应就在这片草原上持续的作用下去。

益西德成的故事,应该就是对“征越界限”四个字最好的注解吧。

发现不止,征越继续。

本篇游记共含5181个文字,1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九寨沟   若尔盖   阿坝
476865张照片
2016-10
10/24
2016年10月24日 蜂首纪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