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反骑青藏线

15
K氪 (台州) LV.3
2016-10-09 01:46 1057/3

01

拉萨(3650m)—羊八井(4288m):104km
进入拉萨,恰逢十一,歇了几天,一边也在组人。但反骑青藏线的骑友实在稀少,组不到人,徒叹奈何。白日渐短,不想再拖,决定先走,或许幸运的话,在路上被捡。
八点起,忙到九点半,天有阴云,但并未下雨。骑行十公里,上了109国道,天已放晴。但是悲剧的是遇到了二十里修路。
过了修路的路段,柏油路平缓曲折,顶着太阳,喝着甜茶,骑行路上甚是开心。风景荒芜开阔。有人说相对于318这是另一种美。
只是路上大车很多,骑行必须当心。
近羊八井,从荒山峡谷中穿出,霍然开朗,北方横列雪山,蔚为壮观。

02

羊八井(4288m)—当雄(4307m/71km)—古露镇(4675m/73km)
昨晚(10月7日晚)在羊八井住宿时遇到一个反骑青藏线的哥们,本来准备一起到西宁,但今天早上那哥们量了体温,有点发烧,便停下休息一天。
于是我一个人上路。
上午十点出羊八井,便要爬念青唐古拉山,十七公里缓上坡,接着就是一段令人开心的下坡。下坡不是很陡,但能保持三十码,一百米的落差能下很久。
十二点多到宁中乡,路边看不到中餐馆。继续赶路。
十三点十分到当雄县城。县城的109国道段在修路。整个县城按109国道和火车站布局,比较狭长。
纳木错湖在左手边岔道,处于念青唐古拉山峦包围之中。
当雄物价比拉萨稍贵,问了三家,才得一碗二十的番茄炒蛋盖浇饭,份量还可以。
住宿基本单人五十,还行。
今日尚早,我还要向前赶路。
蓝天白云雪山草地,公路几乎笔直延伸,一座雪山骑行出了一百公里回头看看还是整个的,感觉从山那边走到尾巴从一道大门的左边进右边出。
虽然壮阔,我却有点昏昏欲睡。
过龙仁乡不远,当晴之空竟下起了冰雹。但不超过三分钟就停了。
三点半到达当雄乌玛塘乡,逛了一圈,没有住宿点。接下来翻芒隆拉山,坡不陡也不长,挺好翻。
幸运的是今次并未遇到传说中下午四点必来的逆风。
到古露镇已六点多。住藏民家庭客栈,床位三十,鸡蛋面二十。一个房间摆了八张床,但只有我一人住。
古露镇不能洗澡,物价贵。

03

古露镇(4675m)—那曲(4514m/99km)

凌晨一点,店家小朋友咳嗽声大,直到四点我才迷迷糊糊睡着。店家六点多即准备早餐。我是八点半才起,拖到十点出发。
(早上有点寒,不想太赶,所以等太阳照在身上出发)
今天行程较短,路也好走,但天气有点糟糕。
古露镇至香茂乡一段,远方山上已有大团乌云雨幕堆积,而眼前的109国道上仍然有阳光。非常好走的柏油路面,缓坡不用太费劲,下坡绵长,边拍照边磕大白兔,很开心。香茂乡到罗玛镇有爬坡,坡度一般。
过十二点,乌云密集,风势明显增强,幸亏不是逆风,不然今天有得受了。
路上有一湖名杭措,号称青藏线第一胜景,光影交错,青藏铁路跑在峡谷之中杭措湖边上,美极了。可惜我拍不出效果。
骑友有拍摄爱好的不可错过。
近罗玛镇最后一段是五公里左右下坡,下到中途,四十五码时速被一阵逆风吹停,旁边大货挟着强风而过,自行车禁不住打摆,真心惊悚。
不过,风势大,但是那雨下下来也只是毛毛雨。怪不得乌云压境,牧民还相对喝茶有说有笑。
进入罗玛镇寻找,并无一家中餐馆,着实令人失望。原因是我仅在香茂乡吃了点干粮,忍饥挨饿到了罗玛,准备大快朵颐,结果还是要吃干粮。
下午二点十分到那曲
那曲县城到处搞工程,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浆吃饱。
找了家河南烩面馆坐下,吃了一碗分量十足的蕃茄鸡蛋面,想着此时正在下雪的安多,明天的路恐怕难走。
但还是要走。
今晚住那曲,50一小标间。

04

那曲安多县扎仁镇(96km)

早晨起来一看,外面屋顶车顶等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行李准备妥,向店家拿回押金,被扣了十元。我说说好的住宿五十,店家老板娘说她说的是六十,那曲找不到五十的房间。我就说昨天我跟她对面说好的,然后我又确认了“五十一个单间?”她回答是。老板娘死叮住六十一间,好像隔了一夜什么都忘了。老板和小老板都在,什么话也没有。我怂了,人地头,我怕剩下的四十押金也拿不回来。认栽,拿钱走人。
正气苦,偏偏又碰到烂路。那曲安多方向出城,有一公里的路很烂,却汇集了好些早餐店。稀饭三元一碗,鸡蛋三元一个,大包子(跟内地的普通包子相类)三元一个,小包子(跟一笼八到十个的小笼包子相类)一块五一个,没有豆浆。
点了一碗肉丝面,肉丝炸得酥脆,撒在几片菜叶上。不够饱,老板把锅里剩下的也给了我。
不求吃好,只求吃饱,这个朴实的要求在青藏线上一般还是可以得到满足的。把自己当牲口挺挺就过去了。
那曲即是一段二十公里的缓上坡。
大雾遮天,遮住了羌塘草原,遮不住来来往往的大货车。
时间推移,雾越来越亮,气温在升高。雾不是慢慢稀释,而是像鲤鱼从水里一跃而出,突然前后左右的雾气都没了,整片整片阳光洒在草原上,非常奇异。
下坡时碰到了一小截一小截的烂路,不长。后面三十公里新柏油路加顺风骑行不要太爽。
以为就这样轻风快马走到安多,谁知在上了那曲最后一个坡、下坡迎着风进入安多县境果组乡时,凶猛的逆风,天空重重的乌云就疯狂地来操我了。
世人都知爬坡苦,但坡就在那里,不会多也不会少,等着检验你的发动机。但是逆风,疯狂的逆风,可就实在是,老天要和你对着干。
到扎仁镇三十公里路,我从十二点半骑到十八点,均速五码。
恼怒、崩溃和惊恐却是实实在在的一路相随。
七八级风力的逆风,在四千七百米海拔,本来空气中氧含量就低,逆风刮得你更胸闷喘不过气,甚至肋部发酸提不起劲。
当你转过一个角度,逆风变成侧风(从侧面吹向你),你坐在车上,只要掌握好平衡,将会跟无风时一样骑行。
但真的是这样吗?
尤其是在日有几千辆大货还有军车来往的青藏线,每一辆车挟着大风经过你,风和风之间在撕扯。你被大风刮乱了,你的平衡被打破,你使劲全力求稳,但两个车轮着地不像四个车轮着地的,平衡很容易被打破。
有些货车会在对面没车的时候远离你,但是当对面有车,或者后面有超车时,大货经常擦着你过去,平时已经让你犯毛,而当有强烈侧风的时候,你最好退让。
青藏线一般是两车道,不设行人或自行车辅道,但一般两边会有半米到一米的救急泥土路。)
我选择退到泥土路,让货车先走。这点时间也当休息。
但恶劣天气可不仅仅是风,滚滚的乌云伴随着雨雪冰雹,来的真是直接粗暴。本人又冷又饿,但注意力不敢有半分松懈。
传说中的青藏线之高海拔和恶劣天气,我算是有点见识了。
但今天在途中也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在扎仁镇的扎仁村(扎仁镇政府并不驻扎仁村,而是另一个村),有一家招牌上写着可以吃饭住宿补给的店(仅此一家),店家应该是回民,有一个女儿,应该受过高等教育,穿着风格跟汉人无二。
老板娘包着头,跟我说了几句,难以交流,把女儿叫出来。
我要了一碗鸡蛋面。
小老板竟然问我鸡蛋面怎么做,我就回答煎个荷包蛋放在面条上就可以,不忘补充面要多一些。小老板貌似懂了。我当时以为只要会做面的都会做一份鸡蛋面,所以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一边喝茶,中间还用支付宝给小老板充了话费,谁知最后捧出来的面竟然是生的(面条里面发白),而我需要的煎鸡蛋被全打散成蛋花了,且除了蛋花和生的面之外,没有一点点菜……
看官看到这里,一定会以为我会拒收。是的,在我的家乡,我十有八九会这么干。可你们知道吗,身在异乡为异客,而且人还是回民,我只有忍痛亲自下厨,把面煮熟,自己加盐,竟然也吃了个饱。

05

安多县扎仁镇—安多县(4706m/44km)—天下第一道班(5070m/81km)总里程:125km。
夜里被狗叫吵醒,起来撒尿,外面冷风夹着雪花,飘洒呼啸。月黑风高,我连忙闪。可怜那狗叫了一夜。
藏家有很多流浪狗,藏家养牲畜的方式是放养,所以两者难区分。
早起,啃了点干粮,八点上路。
昨晚下的雪并不厚,使山峦变成了铅色,而不是耀眼的白色,在太阳出来后很快融化了。
十点十分爬上海拔4881m的申卡岗坡。
十点四十五分到安多。(我是第一个客人,但老板饭还没做,于是坐等。)
十一点五十分出发踏上爬小唐古拉山的征程。在小唐古拉山脚下的第五救助站要了一杯热水,听说第五救助站一样可以住宿,但被我谢绝了。
时间还早,我今天要住的是天下第一道班。
唐古拉山海拨5170m,坡并不难爬,但还是分了好几口气爬上去。有好几次我都觉得心脏要蹦出胸腔,不得不拿出手机拍拍照压压惊。
下山缓坡,而且有点逆风,中间起伏路,四面茫茫雪山。
下午五点半到达目的地——天下第一道班。
(欲知道班详情,可百度“天下第一道班”。)

06

天下第一道班提供热水住宿但不提供吃饭,晚饭自备干粮。凌晨一点饿醒了,上厕所要到屋外五十米公厕,遭遇到狂风呼啸,大雪凛冽,在五千米海拔上,方圆几十公里只有这个居住点,孤独得好像走在凄风惨雨的鬼蜮中,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曾经有前辈骑友入宿于此,因为海拔太高,半夜醒来睡不着,出门看星,真是好兴致。
海拔五千米的星空确实比海拔55米的星空清晰多了,这是我在海拔4700米古露镇夜晚看星的感觉。
早上醒来,满世界皆白,积雪有五厘米厚,风吹如刀刮。
吃了两包压缩饼干,喝了一杯奶茶,就告别了天下第一道班,踏上了翻越唐古拉山的征程。
路上有积雪。在逆风中用了一小时四十分钟登上唐古拉山口。下山的路有积雪,缓坡,起伏反复。
拍到109国道k3333里程碑不久,遇到一段可以不用踩踏的下坡,路面同样有积雪。因为对雪中骑行缺乏经验,虽然已经把速度放缓,仍然稳稳地摔了一跤。
摔着屁股,只是当时痛了一下,但也把我痛醒,再不敢放纵,一路捏刹车,将速度控制在十五码以内。
就在摔跤地前方两公里多一点,路面的积雪没了,(可能是撒盐了),但是很不幸的是,冷风中,我的坦克达结冰了。
只要沾上雪水的通通都结了冰,后拨两个齿轮更是整个冻住。
我车上水杯里的水已冷,无奈只能机械除冰。
正在除冰时,遇到反向而来一辆进藏SUV,下来一个趿着拖鞋的修车高手。
郑州某车店老板,非常感谢他有技术还热心。)
热水除冰,又帮助调了后拨和刹车。最后合影,依依惜别。
重新踏上征程,拍了几张雪山之后已经下午一点,肚子饿了,碰巧遇到一个反向徒步的藏族大哥。因为他没有背包两手空空,我开始以为是牧民。问了唐古拉兵站还有多远,分别后6公里,我到了兵站,选了一家饭店吃饭,其盖饭要价三十五,炒饭二十。我要了炒饭,分量还行。
吃饭时听店里人说,那个徒步的有车接应,今天走到哪里累了有车接回,明天在今天的路上继续。
下午五点多到雁石坪镇。住雁石坪,不能洗澡,蕃茄炒蛋盖浇饭二十,还可以。

07

题图拍摄自出雁石坪70公里处,离青藏传统分界线唐古拉山口已经有近两百公里。

雁石坪(4713m)——沱沱河镇(4547m/95km)
十月份的青藏线旅游业好淡,饭馆关门歇业,剩下的翘首以盼,旅馆一样清闲,讲价看房,都是空房,所以若提出只要床位,而老板答应了,你基本上可独亨一间。
(在五道梁,某宾馆给我双人间一个床位五十,三个床位房一百,但我问一个床位三十五,老板不给我,呛我想要三十五住一间……)
雁石坪镇很长,足足有3公里那么长。昨天我只走了镇子的前半段,比较土著居民化,而后半段超市饭馆宾馆建设得像一个集镇的样子。
买了一个大饼,10元。记得川藏南线类似的大饼5元一个。唉,(此处容小生感叹一把),同样是成熟的线路,比较可知,四川物质之富饶,是西北所不能比的。
出雁石坪,一路缓下坡。直到通天河,下起暴雪。半个小时雪停了,我站路边啃大饼,拆开一包香辣味榨菜竟然一半是辣椒,被我扔了。
大饼有点撑肚,没有饭或面生力。但今天行程不多,我并不着急,在路上慢慢走,有逆风,有降雪。直到实在乏力了,取一块士力架充饥。
士力架实在是伟哥一样的东西,虽然并不像红牛那么有害,但我限定一天最多吃一块,而且是下午四五点钟最TM想要放弃的时候。
有压缩饼干的时候基本上是拿压缩饼干生力的,可惜青藏线上这货难补给,连拉萨最大超市都缺货。最后两块终于在爬唐古拉山那个早晨被消灭了。
热水除了在饭店补充外,我是在道班——现在应该叫工区了——补充的。道班改工区,青藏线上的道班数量减少,大概压缩了一半吧。路上碰到一个被废弃的,有些大概已被拆除,剩下的应该是在原基础上扩大加强。
现在我一般不向土著讨热水,一是青藏线居民点太少,反骑后半段几乎无人区,二是青海的土著并不像康巴西藏那边那么淳朴好客。
热水补给点少了,保温杯也出现了问题。我用的是迪卡侬保温灯,塑料的。加入热开水,一小时变温,两小时变冷。以前补给点多,且气温并不像藏北可可西里这莫变态,所以还凑合。现在无疑成了一个短板,也为这吃了苦头。
整个下午都没喝水,快要到沱沱河镇,大雪逆风,冻得我直打哆嗦,两条手臂都被冻麻,冲锋衣裹得严严实实,但里面仍然感觉到冷。那时如果有一杯热水下肚,必然可以振奋一下。
当你身在冰雪天气,车子被冻住时,热水非常重要。
终于穿出峡谷,看到一大片低平之地,我知道这一天的折腾快结束了,雪竟也停了,且出太阳了。
沱沱河镇上有青年旅舍,有半条街的加油站,半条街的饭店和旅店,还有水果店和保护站。应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补给点。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可以洗澡,虽然洗澡还要另收费。
夜住回民兴旺宾馆,30一床位,15洗澡。

08

沱沱河镇——沱沱河保护站(4779m/64km)——风火山口(5010m/15km)——五道梁(4637m/69km)

凌晨五六点,外面还黑着。
住的房间里塞了一个人,开始在外叫门,我去开门,他已经推开窗,自己开门进来,咕哝着普通话:就你一个住了一晚上呀!我没话,只看对方似藏民,打电话,听不懂,看视频,抽烟。像是货车司机。
到七点多,我起来去吃早饭,外面天还没大亮,倒是有些私家车和旅行团的人已经起来,街上只有一家早餐店开张。
回宾馆时,那个刚来睡的藏民已经走了。我收拾了一遍,迎着朝阳上路。
过沱沱河不远,穿铁道桥而过,便是可可西里保护区。
在保护区东南方,视野开阔的平原上,只有一条覆雪的山脉,那大概就是可可西里山了。
六十多公里后,来到沱沱河保护站,也就是攻略上的二道沟。有一个写餐饮商店住宿的排屋,没有面只有方便面,没有饭就是没有饭。什么也没买,回头在道班借了一壶开水。
离风火山口还有十五公里。其中十三公里缓坡,最后两公里稍陡。
下坡有点寒,记得多穿衣。
到达五道梁时天已经黑了。
五道梁吃住点不少,贵的省钱的都有,自选。

09

五道梁——不冻泉保护站(4667m/88km)
昨天下午喝了点冷水,晚上拉肚子了。今天有点腿软元气漏,就让自己轻松一点。
今天基本是没什么难度的缓起伏路,近不冻泉时才有一点坡。
中午到索南达杰保护站,找不到索南达杰雕像,问工地上的师傅,说雕像在昆仑山口。
到不冻泉,住青年旅舍。
如果不想住青旅,不冻泉东南侧铁路桥那边有几家吃住点。
专门去找不冻泉景点,却很不起眼,就在国道旁,看起来就是小池子。泉眼源源不断喷涌。
此处提醒:住青年旅舍请注意,其他还好,但千万不能充电。太阳能电压低,烧坏充电宝和充电器,幸亏某果手机拒绝来历不明的电,逃过一劫,不然手机也报废了。

10

不冻泉——昆仑山口(4767m/21km)——西大滩(4150m/32km)——纳赤台(3553m/38km)——格尔木(2875m/90km)
不冻泉青年旅舍早餐:稀饭馒头鸡蛋。
出门不远,爆胎了。
停下修车,胎上扎了一钢针。
重新上路,爬了二十一公里缓坡,登上昆仑山口。
下山很冷,直到西大滩吃了一份便宜又好吃的盖浇饭才暖和起来。
接下来九十公里下坡。
然而在沟壑上拍照时碰到一对正骑的,一个外国小伙,一个翻译小伙,爬昆仑山过不冻泉转玉树去的。别过之后,下一个U形路口,上来就是逆风。
晚上八点到格尔木,住大漠孤烟客栈。
出去吃饭,感觉自己神仙下凡,重回人间,享受凡尘。

11

格尔木停留。
感觉自己神仙下凡,重回人间,享受凡尘。

12—13

格尔木——诺木洪乡(2590m/148km)
诺木洪乡——巴隆乡(2971m/98km)
因为这几天要跑几百公里戈壁,特地买了一只大保温杯,有充足水源的旅行者,在横穿戈壁的马路上无忧无虑。
黄沙无边无际,风景千篇一律,不久便审美疲劳。
只有到了乡镇才有一片绿洲。
过诺木洪乡之后,沙地上开始长草。
这些草好像叫梭梭林,国家还特地为此建了个国家级保护区,叫国家级梭梭林自然保护区。
没有水真的太可怕。
而内地有多少河流被污染。
诺木洪乡属于宗加镇,镇中心在诺木洪农场。在国道旁有多家吃饭点(多为回民开的),但只有一家可住宿。
参考价格:50一个单间。
巴隆乡新建的区域就在109国道旁,我是弯进岔道,走了大概5公里,到了老巴隆乡,那里吃住买都实惠。
参考价格:30一个床位。
另:一路上有许多古城遗址,有闲有钱可以参观。

14

巴隆乡(2901m)——香日德(3093m/46km)——都兰(3043m/61km)
有草地就有牧民,有一片小树林就有村庄,如果还有一条清澈的河流,就能升起一座乡镇。
这是沙漠戈壁滩的真实写照。
出巴隆乡,便要爬脱土山,然后是乌兰山。之后又是一片林美草肥的村落。
在46km到达香日德镇,用过午餐。
出镇后即是二十多公里上坡,往东北偏东方向,且有小逆风。
之后向北,缓下坡。
下午三点半路过热水乡。
四点二十进县城。
住车站宾馆。车站门口有个面馆,量足价廉,是为骑行驴友的不二选择。只是肉夹膜里夹了太多青椒,吃起来与内地版差异很大。

15

都兰(3043m)——夏日哈(3157m/16km)——旺尕秀哑口(3666m/80km)——茶卡镇(3104m/36km)
叶黄草黄,一片田园风光。一路欣赏,过夏日哈镇,便是漫长的缓上坡。
刮了一天的北到东北风,风大时咬牙也还10马以下,不过一般逆风还可以坚持十六七马。
高原戈壁,找不到坡了,骑行重要看风,顺风太美,碰到逆风,自认倒霉,但还是得骑不是。
旺尕秀垭口海拔3666m。14公里下坡,22公里平路,到茶卡已天黑。不顾吃住,先去盐湖摸黑。打着手电在冰雕群里逛了一圈,回来时天下小雨。
住茶卡。

16

青海湖

茶卡镇——大水桥(3200m/50km)橡皮山(3817m/13km)——黑马河乡(3214m/18km)——江西沟乡(3200m/48km)
一脚蹬出了茶卡镇,才记起还没吃早饭。但也不想回头,车上有干粮腰板硬,口含大白兔,顶到了小水桥(自驾游基地)。
一路顺风上了橡皮山
快下到黑马河乡,就看到镜面一样的青海湖,但是湖边一路都有围网,要打牧民门口过,要收5—100不等的保护费。
进黑马河,菜单上仍然是旅游旺季的价格,太贵,(好像另有一份当地人价格的菜单)。在馍馍店买了点干粮。
出黑马乡,有一些免费直通湖边的招牌。
进了其中一个。
坐在草地上,就着甜茶,晒着太阳,看着湖景,嚼着干粮。
然后骑车到湖边。
近湖有一段烂泥路。来回之辛苦相当于越野。
重回国道已是下午4点,赶到江西沟乡已天黑。而且青海湖边挺冷,就不急着赶去青海湖渔场了。

17

路边还开着黄花。(貌似不是油菜花。)

江西沟乡(3200m)——倒淌河镇(3456m/68Km)——日月山口(3520m/13km)——湟源县(2626m/33km)——西宁(1974m/60km)

End

本篇游记共含7751个文字,12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诶?楼主写完了?不打算多写点么?

2016-10-09 14:24

会继续更的

2016-10-09 16: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没更新完吧,等楼主更新哦~

2016-10-10 20: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