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贡嘎徒步旅行日记

  • 出发时间/2016-09-2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400RMB

9月28日到10月2日一共5天的时间,我和同伴“左右”进行了一次户外徒步。路线是著名的贡嘎徒步环线。许多网友看别人的游记并非是为了饭后消遣或者欣赏美文,而只是为自己的行前攻略作些准备,因此我先用最精确明了的语言对路线作一个有用的介绍。

贡嘎山群形如台湾岛,南北长60公里,东西宽30公里。网上胡说环贡嘎徒步路线有好多种,让人看了眼花缭乱,但实际上贡嘎徒步的线路只有一条,也就是最贴近贡嘎山的路线:从康定的老榆林村向南翻越“日乌且垭口”,最终到达贡嘎寺,全程64公里。通常情况下轻装3天,重装4天。

到达贡嘎寺以后,路线分为两个“子路段”。一是向西徒步至“上木居”,然后坐车向北回到新都桥。这一条路线中间有一个叫“子梅垭口”的观景点,可以扎营远看贡嘎山群。 二是继续向南徒步到达“巴旺海”(百度地图上名字叫巴王沟),全程21公里。
有驴友开始计划自己的徒步路线,我计设了下面与朋友小明的对话,希望对网友有所帮助。
“鳄鱼哥,你徒步花了几天?”
“5天,其中老榆林贡嘎寺用了4天,在贡嘎寺住了一晚上,第五天从贡嘎寺徒步到巴旺海,然后坐车回成都了。”
“鳄鱼哥,我可不可以跟你的路线相反?从巴旺海开始,第一晚住贡嘎寺,然后再花4天徒步到老榆林?”
“可以。”
“鳄鱼哥,我感觉我体力不好,我想从巴旺海徒步到贡嘎寺,然后第二天从贡嘎寺徒步甚至坐车去上木居。”
“可以。”
“这样两天的行程,也算徒步贡嘎?”
“有许多事物没有公共的定义,如果你是在问我的话,我认为这不算徒步贡嘎,当然你可以认为是,甚至可以用来骗大学里面的妹子,那是你的事。”
“我突然想去新都桥看看,然后我从新都桥坐车去上木居,反正有国道,然后从上木居去贡嘎寺,再从贡嘎寺徒到巴旺海,你觉得这个行程怎么样?”
“可以,这样你可以第一天在子梅垭口欣赏群山,第二天在去巴旺海的路上看海子。挺好的。“
“这也叫环贡嘎?”
“你为什么老是在乎环贡嘎这个称呼呢?你就没点自我?非在乎个名?”
“我也想从老榆林贡嘎寺,我怕吃不消”
“你不想,你只在乎那个称号。”
“好吧,我承认,但是徒步四天风景有不同?”
“是的,第一天主要风景是红石滩,第二天你会看到小贡嘎,还有日乌且峰。第三天重点是翻越日乌且垭口看雪。第四天的重点是原始森林。第五天如果你去巴旺海,那主要风景就是海子,这里的风景比九寨沟还漂亮。如果你是去上木居,那重点就是子梅垭口观群峰。”
“知道了。” (完)


关于装备

据我所见纯粹徒步从老榆林贡嘎寺之间的人不足5%。95%是请了马帮驮了自己的装备与食物。如果你属于后者那你可以多带一些装备,反正马帮按人头和包算钱,多带几件衣服不影响旅行成本,清单网上有。如果你是纯徒步者,那么你可以考虑下面的清单。
背包(50-70升),帐篷,炉具(炉头,气罐,锅具),睡袋,防潮垫,羽绒服,袜子2双,防水手套,保温水壶,墨镜,遮阳帽,头灯,充电宝(15000毫安以上,出发前满格),牙刷,一小块肥皂。喜欢拍照的人可以带上单反。
我稍微解释一下。因为你是纯徒步,因此除了必需的物件以外,其它的东西尽量不要带,因为如果一件东西从头至尾没有被用过。而你却背着他走了近90公里,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另外,常人的心理是宁可多带不少带,如果这样的话,等你打包结束后你会发现,你背着包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背着他走一天了。

上面的清单不是全部,因为还有一些装备是你得一直穿身上的。一件Gore-tex面料的冲缝衣,一件速干登山裤,一双高帮登山鞋。

另外就是换身衣服,通常在野外不换衣服,但是进山前,出山后换下来的衣服怎么办,要不要洗?这是一个难题,如果不洗,则意味着你必须多带两套内衣,进山前换上一套,出山后再换上一套,把两套脏的带回家洗。如果洗,那基本上是不可能干的,你得背着湿衣服大约一周的时间。

我的办法比较简单。我带了两套快要丢弃的内衣或者说使用寿命快到期的内衣内裤。当我到康定后洗澡,就丢掉一套。出山后到了成都洗澡,我又丢掉一套。你也可以如法炮制带上三套或者五套。省得路上洗衣服而且还方便。

网上说要带雪套,我的建议是不要带,带了裤子还是脏。我倒是建议多带一条冲锋裤,这样晚上可以当睡裤用。穿上备用冲锋裤在睡袋里睡要暖和一些。在特别的时候可以替换身上的冲锋裤。防晒霜也没有用,建议买两个套头巾。

抓绒衫和抓绒裤我实在说不出带这玩意的必要性。打火机可以在康定购买。

关于鞋子,有人喜欢带两双鞋,一双是登山鞋一双是备用的运动鞋。这当然很好,万一其中一双鞋湿了,可以有一个备用。不过这一次我只穿了一双鞋。新买的全皮登山鞋功能很强大,只可惜太重,五天时间内浪费了我20%的体能。如果有重来的机会,我会选择两双轻巧的鞋子,一双超轻运动鞋,一双中档登山鞋。这样既省了体力还能直面泥水坑。

由于在野外没有信号,只能靠“户外指南”软件进行导航。天气冷的时候苹果手机耗电利害,建议搭好帐篷后就关机。充电宝有可能就准备两块。

关于气罐,我买了瓶,一瓶是230克,一瓶是450克,直接用淘宝上采购并寄送到康定的国际青年旅社。实际上两人四天只用了一小瓶,那个大瓶最终在贡嘎寺送给了寺里面的藏族大哥。我的建议是:同样的行程气罐每人一小瓶(230克)就够了(管4天)。

游记部分:

人性到处都一样,如同其它驴友讲出的老套情节,这次计划原本是三个人(我,雨扬,左右)出发的时候却是两个人。老搭档雨扬上班时间固定,为了国庆旅行提前一个月请了假,定了机票。但随着节日的来临,雨扬提出了一些在我看来很“怪异”的问题:是否需要租用马匹,体能是否足够等。我知道当一个人不相信自己以往的经历而拼命校对网上攻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自我。

攻略我没有看太多,甚至有一些攻略是没有必要的,好多地名在徒步结束以后我仍然不知道在哪里。我只在意其实不在乎其名。我唯一关心过的是四天大约需要吃多少粮食。这一点上“左右”与我性格类似。当然了我的优点是依靠理性而不是性格行事。找到另一个自己作旅伴几乎是不可能的。不同的人形成团队就需要互相包容。虽然这是第一次同左右一起出远门,但他是的确一个难得的好旅伴。

27日下午,我们来到康定贡嘎国际青年旅社,之前我和左右已经把充电宝和气罐邮寄到这里。傍晚我们吃了水煮牛肉,喝了二两白酒。准备第二天出发。

晚上,康定下起了小雨,显得有一些湿冷。左右说最近几天康定天气一直有雨。但我们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多的影响。既然我们大老远地飞来了,不可能因为下雨而多出来的一些困难而伤脑筋。
28日清晨,吃了一碗粥之后,左右打了个的士,送我们到老榆林乡的水电站,网上攻略说徒步从这里开始。此时我并不知道未来4天我们需要走完64公里,只是听群里一个朋友讲3天可以走完。当然网友们说话有吹牛的成份,但话反过来说,如果需要5天才能走完,我们也还是能走下来。重要的是要有强大的意志。

(徒步正式开始,9月28日上午9点30分)

客观上讲我们走的速度不快,我有一些高反,另外我们也的确担误了一些时间。第一天风景不错,山上的雪水滔滔地往山下冲,发出轰轰的声音,大片大片的红石滩,远处还有小片的蓝天,大片的云雾压得很低,我们沿着岸边逆流而上。我当时感觉新买的鞋子有一些重,中午对面来了两个牵马的藏民,他们穿的是军胶,当时我就想着为啥我不买一双呢,才20块钱。

下午4点半,下起了小雨。左右说要么就搭帐篷吧。由于怕下大雨,我们还是决定就地搭帐篷。当时我脑子里想:5点睡觉,7点天才黑,睡到第二天早上7点,得睡14个小时,多痛苦啊! 说实话如果现在再让我重走一次,我们可能不会这样了。所以其实我们这几天消耗掉的不是体能而是激情,因为无知而产生的激情。

网上攻略讲第一天住在距离水电站3公里的格西草原,这是无法理解的,如果硬要给一个解释,那就是给驴友适应一下当地的高原反应。当然我们走得也不远,应该在两岔河过了一点点,就扎营了。如果我们每天早上9点半出发,下午5点扎营,平均每天也就徒步7.5小时。

格西草原 红石滩

晚上左右烧了一些开水,到19点左右的时候,我起来小解,当时又不想起来,又憋不住。于是乎我就下定决心钻出帐篷小解。当时外面下着小雨,我上身穿一件羽绒服,下身穿个裤头。我一转身吓了一大跳,远处一座巨大的山峰呈现在眼前,我立马叫醒左右快出来看。当时我就不顾身体的寒冷,用单反在夜景模式下拍了这张照片,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山峰叫“小贡嘎”。

29日早上7点半起床完毕,到中午13点左右,我们来到了一块草地,上面有几户帐篷(大约是上日乌且)。一位牧民大姐跟我们讲,翻过前面的垭口需要3小时左右,要不你们就住在这里明天翻过去,要么就租我的马,我直接把你们送翻过这座山。说实话当时我还不知道有这个所谓的4900米的垭口。左右的意思是:现在才1点钟,三个小时我们足以翻过这座山,于是我们就决定冲刺一下。这时的风景已经是不一样了,随着海拔的升高,植被变少了。左右下载的路线轨迹也出现了问题,在快要上到垭口的地方迷了路,浪费了好些时间。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我们在山坡的一侧看到了壮观的画面,日乌且峰呈现在我们面前,日乌且峰的全貌很漂亮,有冰山上俯冲下来,在山坡上形成明显的边界,在冰层的前面还有一个海子。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清晰。这时候的天(从照片上能看出来)特别蓝。其实天越蓝越不好。虽然说普通人把难得一见的东西当成稀有,进而称之为美。但越蓝的天紫外线含量越高,对身体伤害越大,越不属于人类眼中的自然。

上面分别的日乌且峰,勒多漫因,能看到冰川俯冲,下面的海子清晰可见。

享受完大山美景的盛宴后, 我们发现时间来不及了。左右建议直接在垭口下扎营。我问要不要离水源近一些,另选地方。得到的答案是:在山顶离水源越近,风口越大,越不安全。我们可以就地安营,然后再去找水。

事情就这样定了,然的我们跑了好远去取水,我们烧了一些水,我不怎么吃得下,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着。今天也危险。我找了个大饼,泡了些水,煮开来了喝了下去。
夜里只听轰地一声,帐篷外一声响。当时也顾不得太多,接着睡,命最值钱,别的都是假的。于是乎我们就又来到了早晨。这才发现昨夜大雪纷飞一整夜。白雪煮水作早茶,收拾行李翻大山。

30日,早晨,大雪。左右说他的太阳镜丢了。环顾四周全是雪。不知道东南西北中。好在昨天的路大约的方向知道,而且我们有户外助手路线图。但需要我们沿各方向都试走一下,才能确定方向。

大方向对了,又开始雪盲了。其实也不是特别严重的问题,就是因为倒处白色,瞳孔因为白光太多开始缩小,这时候你看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是“黑屏”。这里需要墨镜滤掉一些白光,让瞳孔放大到正常状态。

最要命的是,前面的天色与地上的雪色是一样的,没有边界。照理讲天应该是蓝色地,但现在不是了,不要问为什么,找原因也救不了命,只能沿着路线冲过去。只要我们的活动半径够大,就能跳出这个圈子。毕竟我们已经离垭口不远了,而且我们知道应该向上走就对了。

(垭口回看和垭口往前看,有路但天与地没有区别)

左右的体能比我好,他在前面我跟着他的脚印,他听到有铃铛的声音从天上传下来,那应该是对面过来的马队吧?虽然看不到马,但听到声音就能知道方向。
站在垭口,我听到来时的方向也有马队的声音,感觉他们马上就要赶上我了,我赶紧几步上了垭口,但是马没有跟上来,后来我下了垭口,垭口上多了三个人。后来知道他们是从北京来的,晚上住在了上日乌且,也就是先前要送我们的牧民大姐家。很显然,他们是骑着牧民大姐的马上到垭口的。因为大姐家离我们扎营的地方有3小时的距离,而且我们已经爬了两小时的山。当时的时间是上午10点30分。他们不可能5点钟从上日乌且出发。

终于过了垭口,现在我们是顺流而下了,相对而言走路也轻松了好多。过了一条小河我们沿着融化的雪水一路向前,迎面来了几个反穿的,有骑马的,都是从贡嘎寺来的。

30日晚上我们在一个叫“冬季牧场营地”附近扎营,左右先赶到这里并在这里等我,我到达以后他建议我们住在这里的一个牧民的帐篷里面。后面跟来的三个北京的在外面搭营。

在网上看过别的攻略的人应该会知道这个地方,这里离第一个收费的桥的距离不远。第二天也就是1号,早上出发不久,我就来到了那个收费的小桥这里,付了20块钱。

这里我要插几小段关于人的情节。

由于左右走得特别快,所以我让他在前面先走,于是左右在约4点来到了一个塑料帐篷营地,里面有一对藏民夫妻。另外还有四五个采草药柴胡的藏民晚上也要住在这里。左右建议我们就不要搭帐篷了,直接住在他们的塑料帐篷里,让我去问个价格。藏民说有土豆牛肉和米饭,两人100块。可是晚上塑料帐篷漏雨,把我的睡袋完全浇湿了,我一夜没睡着觉。晚上的时候两人吃了一小碗土豆片,想来还不如自己在外面搭帐篷了。但藏民还是收了我们100块。 在藏民看来,你答应他的价格的那一刻生意就已经做成了,下面你就自然有义务付钱了,而他是否提供等价的服务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

在此之前,我还没有到达塑料帐篷的时候,遇到一个骑马的独眼藏民,他遇到我的时候对我说:你有一个伴在我家,我家就在前面的冬季牧场2号营地,你赶紧过去。他又问我要不要骑他的马过去。我问远不远。他说有点远,骑马过去100块。 我心想这独眼龙口气不小,肯定平是宰客宰惯了,一开价就是100。后来我没有理他继续前行。不久我就看到左右在塑料帐篷外面等我。

再后来,那个独眼龙半小时后也来了,就坐在我对面。然后他与别的藏民聊了一会儿,到晚饭的时间他就骑着马走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家” 在所谓的“2号营地”,离我们住的“1号营地”不远,在河的对面。第二天还再次遇到了他,发生了一个小故事。后来到了贡嘎寺把这个故事讲给走完全程的朋友们听。我把这个故事的名字叫作《独眼龙——30块钱的故事》。

第二天,10月1日,我们塑料帐篷出来不久,便看见面前一个小屋,然后门口有几个藏民在收钱,说是过桥费。其实在此之前我和左右也渡过几次河,我们总能找到跨过这条河的方法,在实际的攻略上我们也是完全可以在没有这座桥的前提下走到对岸的。但碍于面子,就给了那藏民20块钱。

后来到达贡嘎寺以后,有一个马帮带着几十个人于2号清晨反向进发。里面就有一个大叔听说需要50元过桥费的时候说道:人家建的桥,给点钱也是应该的,这么长的路了。 我很反感这种说法。并不是说这么多年社会的洗礼依旧没有改变我身上的坏毛病,而是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些不在乎5块钱的人真正不在意的是尊严。

以前我在写日记的时候遇到这些丑恶的现象感觉无限地鄙视和轻蔑。我现在依旧这样认为,但我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有带有情绪。我只是把这些现象当作一种事实接受下来。藏民们的身上时而表现出大山里的纯朴,时而表现出规则缺失情况下的丑陋。这些都不难被解释。首先藏民的生活远离社会故而表现得纯朴,其次商业氛围不断地来袭改变了他们的环境而同时文明社会的规则还没有在西部建立起来,所以人性的弱点就得以暴露。其实,有驴友自远方来,自然就是商机,但是他们不懂得如何抓住这些商机,不知道如何提供服务,对他们而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拦路收费。

这一切从人性角度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而人性是客观的,无所谓好坏。就好比氢氧化纳倒进盐酸的化学反应一样是一种客观和机械。理解了这一点,我就象看风景一样看待这些大山里的现象。你盯着一坨牛粪上长出来的蘑菇,这蘑菇惧怕阳光,和野花不是同类而且不散发香味。你说他是好东西还是丑东西呢?

因此,在我的眼里,大山里藏民的表现如同大山里的河流一样自然,如同我不会憎恨一条拦住我去路的急流一样,我也不会因为一个藏民的无礼要求而愤怒。剩下的问题是你是绕过这条河还是淌过这条河。

一个人丈量这个世界的标准总是一样的,当你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当你穿上一身宇航服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对一切的事物的判断都因此而不同。当你把丑恶当成是一种珍蘑并认可其生存理由时,你对善也失去了感激。因为你知道藏民们帮助你只是出于一个本能而不是一种理智的爱。

过了那条20元的桥,前面就是冬季牧场营地,在那里我看见了独眼龙和他的妈妈。再往后我就进入了原始森林,在那里我见到了鹿,还有野鸡,各种小动物,还有一些可以吃的东西。满地的榛子没人采摘。

(20块钱的小桥,过桥后看见前面的白色帐篷就是冬季牧独眼龙的家)
(为了30块钱我沿着河绕了一圈,后来的原始森林里倒处都是榛子,无人采摘)

再后来,三个北京的驴友赶了上来,我们一起来到了一个丁字路口。丁字路口边上有一座小屋。屋里有三个和尚。向左1.5公里就是贡嘎寺,向右就是去下子梅村和上木居的道路。 有一个和尚让我们买票,他本人挺逗,但是他有一些话我受不了,他说如果我们不去贡嘎寺,直接去下子梅村,那也要买票的。

(三叉路口,一条通往贡嘎寺,一条是康定来时路,一条通往下子梅村)

不过后来,他告诉我,我的同伴左右已经住进贡嘎寺了,而且他还用对讲机问了贡嘎寺里的同事。这样我便买了20块钱的贡嘎寺的门票。19点左右开始徒步贡嘎寺,好在只有1.5公里,40分钟就到了。另外三个北京的坐了他们的摩托车前往的。
我打开头灯,虽然只有1.5公里,但是感觉路特别的漫长,我知道这是人的心理在起作用。但是我得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果这个世界都跟着我慢下来,那我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平缓自己的心绪,一个人独自地走着。

终于到了贡嘎寺,进了大门看到左右在一个房间里招呼我:鳄鱼,你来了!我进屋放下包,坐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感觉人特别轻松,不管怎么说,旅行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即便没有明天的徒步,我们也算是完完整整地走了四天,从康定走到了贡嘎寺。

左右也怀着同样的心情,今天一大早他怀疑我力体不支问我要不要骑马,然后他决定自己先走。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其实我也喜欢一个人走。我蛮享受一个人徒步的感觉。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几天我一直没有吃东西,出发前买的一斤牛肉也扔了。二楼上有人,我便上搂找主人买些吃的。推开门原来是间厨房,里面有几个驴友在里面聊天。贡嘎寺的主人是两位藏族大哥,长得特别像,我问他们是不是兄弟俩。他们说是,但我没有问他们是不是双胞胎,因为长得太像了。其中一位领着我去一楼杂货铺找些吃的,我没有挑方便面,只是拿了一瓶八宝粥。

拿上八宝粥重回二楼厨房,藏族大哥帮我把八宝粥放在炉子上烘烤。北京的三个驴友和一个山东的驴友大哥在聊天,我也参加进来。北京的两男一女,虽然今天与我有一半的路程为伴,但在路上并没有怎么讲话。山东的驴友长得高大英俊象83版水浒中的武松。听山东驴友与北京驴友中的一个聊天,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却有共同的驴友朋友。说某某人徒步很快然后在山东带过队,然后北京的驴友接着说那人常来北京玩。我心想来自不同省份的驴友竟然有着共同认识的驴友,感觉圈子一下子变小了,说明我快徒步到户外圈的核心圈子了,看来贡嘎寺二楼的厨房不是什么人随便都可以进的,能进来的都是跨过坚难险阻的人。说不定在后人眼里,这就是徒步界大师们切磋的圣地。我一下子脑子里就神圣起来,感觉自己虽然还不是这个圈子的核心成员,但我已经快敲开这圈子的大门了。

大家都带着巨大的成就感讲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都很平实,一点不做作,没有装的成份,因为好多事情都是大家的共知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可显摆的。

山东大哥的故事是这样的。他应该与我是同一天进山,但是在我的后面。起初他们一共有五个人。第一天结束就有两个人跑了,那是一对低估了徒步难度的小情侣,小情侣决定换去武功山看草甸。第二天结束又有两个人跑了,那两人也是嫌徒步太累,叫了两匹马直接翻过日乌且垭口跑了,最后只剩下这山东大哥一人。第三天晚上山东大哥一个人搭帐篷,哪知道帐篷搭的地点不对,被一个会打洞的动物(我们叫不上名字但肯定是比黄鼠狼要大的野货)把鞋子差点给拖走了。后来早上打开外帐才找着。第四天早晨出发的时候他还说了句豪气的话:“让他们骑马的来追我。” 这话让三个北京的驴友听见了。不过山东大哥出发比较晚,所以一直在我们后面。据别人讲他是在我后面到贡嘎寺的,应该是我坐在床上与左右聊天的时候,他上二楼的吧。

在边上听故事的贡嘎寺大哥知道那叫什么动物,可惜他说出的名字我们都不会写。两位藏族大哥和另外两个骑摩托车送北京驴来的藏族小伙听了这故事可乐坏了。再后来我也讲了两个故事,其中一个叫《独眼龙——30块钱的故事》

付了20块钱,跨过那座黑心小桥,来到河的东岸,我继续沿着路线顺流往前走。没过多久我就看到前面河边有一块平整的草地,上面有三个白色的帐篷。我快步走过去,在门口草地上一个50多岁的妇女向我挥手:“扎西得勒”, 我也挥手:“你好!”,然后继续前行。 然而那中年妇女却停下手中的活,走了过来。简单的问候以后,她开始问我要钱。

我问要什么钱。她解释说:她家在这里建了三座桥,每座桥要收10块钱,一共30块。 我出于条件反射地回答:我刚付过20块钱。 这中年妇女便又耐心地重新跟我解释了一遍。此时又来了另一个差不多年龄的女人,跟我讲:她们不骗人,人家一座桥收20块,他3座桥收30。我回答:“你们这些藏民看起来挺纯朴,怎么也会这样乱来。”

大约是因为看到我们对话有一些久了,本来在屋里的男人走了出来,我一看原来是昨天还对面坐过的独眼龙。由于是一只眼,所以他看人的时候侧着脸盯着你,感觉是想要打架的公牛,不管他是否有意都会给你带着怒气的感觉。“昨天你的伴,肩上别着一台对讲机就住在我家的,一直等你没等到。他今天一早走了,他都付了30块钱。你付的那20块钱我不管,前面一座桥,后面两座桥是我造的,我收10块钱一座桥一点也不贵。”(其实那根本不是我的伴)

我知道跟他们讲道理也是枉然,我才不会跟他们讲诸如“外面的世界不是这样的”的道理,然后显摆一下我的身份,把自己捧高点,然后付钱的时候显得有一种施舍感,让自己好过点。我告诉他我不会走他的桥。独眼龙说:“你已经走了,前面你过来的桥就是我造的。” (我讲到这里的时候那几个驴友拼了命地笑都快抽筋了。然后我告诉继续讲我真的退了回去,下到河边沿着河水重新走过。)

那三个人也没人追,在攻略上有讲道前面那个20块的小桥,原先收费是10块钱,而且不是强制性的。只是有的时候驴们显得很软弱,给这些坏了长了胆。所以当我显示强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想像的那样理直气壮,而是一个劲地为自己辩护。后来我沿着河边跨过了两道急流,好在我的鞋子很给力。快到第三条山涧的时候,那两人妇人老远再次向我挥手,赶了过来。“小伙子,你不要为了30块钱下河了,刚才的小伙子走了,我们就当不知道,你给20块钱,我们放你过去。”

”那小伙子就是你儿子,是不是?“

“呃,是” 显得很不情愿。

“那你会瞒着你儿子来帮我?我跟你有什么交情?”

“小伙子,你这样是危险,你听我的劝”


我现在是把这个故事讲给你们听,今天上午在现场,我可真的不想跟他们多说一句话,对一个听不懂你讲话的人讲道理,本身显得你自己很愚蠢。我可不是为了一吐为快而对着空气讲话的人,我这人只讲效率,我很诚实地讲我当时没有一丝想跟这些人对话的动力。毕竟这样的事我遇多了,细分析都可以写一本书了。不过你们不要笑,我往返花2000块钱的机票不是跑到这深山老林里送给他们30块钱的。别人没有原则那是别人的事,我是一个身上某此方面有毫无妥协精神的人。(我对着满屋的人讲道)

屋里一阵爆笑,好几个人的肚子开始抽筋。

那老女人还是不肯放弃她的努力,她的贱心一眼就能明白,要不到30,20也行啊。当然我也看得出来,她不希望我出事,倒不是她心有多善,只是怕到时候连累她全家。她想赚点钱又不想冒风险。她在恨我为什么不愿意妥协,这样便把她拖进风险的旋涡里。

“小伙子,你就给20吧,我们保证不跟别人说”

“这荒郊野外除了你儿子,哪来的别人”我心想,但是我还是最后回复了她一句,好把她支开:“这样,如果我能走过去,那这事就算了,如果我发现这条河我跨不过去,我会再回去,到时候你我保准给你30,说不定我一感激就给你50了,你们先回去等着吧,我可能马上就回头了。”

说完我就从边上绕到了河边,因为有的地方有3米高的断崖,所以我必须绕道过去。最后我看到一个大约1.5米的湍流,我一个跃身跳了过去。

“你重装跳的啊?” 山东大哥张着嘴呆看着我。

“是啊,当事还出事了,我怕滑到河里,我把脚拼了命向前伸,最后卡石缝里了” (大家再爆笑)

“我以前看过一个电影,上面的男主角的脚卡在石缝里面,后来涨潮差点死了,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脱鞋保命” (爆笑)

“鞋我是不打算要了,脱了鞋我安全了,我扭头一想,不对,这里是山上的雪水,没有潮起潮落,于是我又静下心来把鞋慢慢取出” (哈哈大笑声)

后来我过了那条河,便重新上路,再后来我发现前一天捡到的一个保温杯给丢了,不过我没有跟任何人讲我捡到过杯子,得而复失吧,我想这就是人生。带着一丝回味我继续前行。翻过半座山我回头望去,那独眼龙还站在那个河边的山坡的高处朝我在看,喊着什么但我不知道喊什么内容。然后我继续我的旅程。

一个北京的驴说:“你真有意思,为了30块钱,要去跳河!”
我说:“故事就是这样,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花这么多钱,这么多时间,这样地让自己受苦。如果我给了这30块钱,那这一切的意义就不存在了,这跟骑马过垭口有什么区别呢?我们需要战胜困难的快乐,而这就是其中之一。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别人,我们只为自己,如果我们做了一件与此行意义相冲突的事情,那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就不存在了。 我们不是为了形式上的走过这4天,来获取什么称号,然后在其它方面可以毫无顾忌地妥协,没有原则地让步,只为走完这4天。我觉得这样才是可鄙的,既然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自由,那我就要最彻底的那种。”

后来天晚上,大家都回房休息了,左右早就钻进被窝,看得出来他也很开心,一种完成任务的快乐,这四天的经历是我们起初没有想到的。第一天遇到雨,第二天在垭口遇到大雪……

第五日,10月2日 起床感觉很好,昨夜睡得很香,前几夜几乎没有睡着。起来在贡嘎寺外面看近距离看到了贡嘎山。山体巨大比先前拍到的小贡嘎高出1000多米。寺庙外面有许多帐篷,那是一队反穿的人马。十几匹马,5个马夫在候着,其中有许多女学生,收好帐篷后,把大包交给马夫,然后每个人背一个小包。她们正在期待未来3天或4天的行程吧。

(7556米高的贡嘎雪山,无比巍峨,摄人心魂。)

左右走得比较快。他跟我说他想先走并问我在什么地方见面。 我心里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对我来讲行程基本上结束了,今天在草科见也行。反正草科应该有手机信号了。临行前左右说我们在草科汽车站见,万一到时候还没有信号。我回答:可以。

左右出发一小时后我开始下山。我和山东大哥,和北京的三个朋友告别。他们打算今天去子梅垭口,然后再去草科。我没有要他们的微信号,我想旅途中的相见就是给对方最好的问候,也是最好的自己的展示。我成为他们,他们也是我旅行画卷中最好的点缀。真的没有必要把自己普通的一面展示给他们。说什么呢?你是做什么工作?来江苏找我玩? 感觉没有意思,最好的一面留给对方就是最好的方式。

贡嘎寺下山的时候看到一队人马带着冰镐上山,我知道苏州的小O说这几天要去登那玛峰,我没看到他,他却看到我了。呵呵,看样子这世界不大。

在我的意识里贡嘎寺向南应该开始有人家了,我所以我还真没把第五天的徒步当回事。不过事实上这一天的行程,还真给了我意外。总体上来讲这一段路程21公里基本上是下坡,所以不吃劲。但是风景真的很美,符合多数人的味口。这里的风景与前四天的风景完全不一样。这是典型的九寨沟风景。

整体的路线是向东南方向走。左边(也就是东北边)是雪山,右边是被群山环绕的海子。海子不深象草坪一样淹没在清澈见底的雪水里。有的海子里还有小岛。沿途不时有来这里露营的游客,还有一些是打算上贡嘎寺的。这里环境特别好,只可惜离最近的城镇太远了。有一些小岛上有人搭好了帐篷在烧烤。迎面络绎不绝地有人骑着马往上走,也有重装背包客见人就问下子梅村还有多远。

我是花了不太多的时间,从贡嘎寺下到下子梅村,然后我就安步当车地继续下山,听说只有十几公里的路,我一直走到下午4点钟。

沿途有一些山上的雪水形成的铺着沙石的急流。遇到两座人工桥,过桥要给10块钱。过第二座桥的时候,我看那收费的中年人一脸阴沉,估计他自己也感觉到这是丢人的事情。收了钱也不抬头。

在最后一段,我的心有一些急,我心想都走这么远了,怎么还没见到头的意思。我知道我心理有一些波动。但好在我总依靠理智来思考。我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但理智告诉我既然感觉时间流逝太慢是一种直觉。那么因为这个世界是和谐的,所以其它空间的时间也会随着慢下来。我顶多就是多徒步一会儿,多看看这些风景,我又有什么损失的呢,反正这些时间是额外的?想到这里我就不再催促时间的流逝,保持匀速的步伐。

最后在下午4点,我走到了尽头,徒步真的结束了,结束在巴旺海。

(从里面向外看和从外面向里看)

(巴旺海停车场,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最近的镇草科离这里25公里,停车费每小时20块。)

我再简述一下,巴旺海在贡嘎寺东南约21公里,我从早上8点半开始从贡嘎寺开始徒步下山,于下午16点整到达巴旺海,一路风景连绵。

巴旺海是一个停车场,这里没有手机信号。节假日停车费还很贵,据了解可以包车去草科,五菱宏光的车可以坐7个人,估计350块能到草科。 在出发前就听说草科鸡蛮有名,想跟左右在那里吃鸡泡温泉。当我到达巴旺海的时候,左右已经离开了,我想他应该正在草科车站等我的吧?

我现在要从巴旺海到25公里外的草科,然后和左右汇合一起去石棉县,有可能今天晚上就去成都。我环顾四周,这里全是私家车。并没有公共汽车。手机也没有信号,也不知道价格如何,大师现在处在一个不利的环境里。

一个老头,上前问我是几个人,我老实地告诉他我只身一人。

“一个人?你要去草科?”

“是啊!”

“一个人难找车,找不到,这里没有班车。”

他在抬桥,我现在没有好牌,只能从他们的话中找漏洞。我找了一个塑料凳坐下来,发一会儿呆,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和变化。 情况真不容乐观。我整理一下包,站了起来。

把自己放在停车场中间醒目的地方,一只老苍蝇走了过来,“小伙子,去草科吗?”

“嗯!”
“一个人?”
“嗯!”
“200块,马上走,走不走?”

我摇了摇头,他又走回他的小面包车,招乎其他小蛋糕。

没一会儿,他又转过身来,“100块,马上走。你说句话,不走就算。”

我转过身去,我思考着,草科在25公里之外,如果不能到达自己外境就不太好。如果是我认识的那些性急的人,可能再高的价格也会接受。我得把自己包装得不那么被动。25公里徒步需要5个小时。晚上9点到草科,这是最坏的结果。

我重整了一下行李,毫不犹豫地上路了。

迎面来过两辆车,在我身边停下,问我是不是去草科,我没有搭理他们。我知道这些人想得到我的许诺:等他们回程的时候站在这里等他们。当然他们也假装说到了巴旺海马上就会返回。他们当然不会亏,如果游客足够多,他们马上会忘了我。显然这些司机不是我的猎物,我不会浪费时间搭理他们。

后面来了一辆车,开价80块。我表示不想坐车。司机悻悻地踩着油门走了。原则一,自己不要开价,哪怕交易失败。当别人问你你愿意出多少钱的时候,立马中断交易,寻找其它交易可能的对象。
半小时后又来了一辆东风商务车。副驾驶上坐一个老女人和那个50岁的司机差不多大。他们看到路边有一个徒步者在机械式地挥动作登山杖。他放慢油门,想拉上这小伙,毕竟晚上回家,能拉一个是一个,否则空车回家也是开。

“小伙子,去草科吗?” 他很老练,他不知道车窗外移动的大脑以十倍于他的速度在高速运转。
“是”
“坐车吧,我们去草科顺路”
“我徒步的,不坐车!”
“徒步去到那边很晚了”
“我徒步习惯了。“
”小伙子上车吧,这里路弯弯曲曲,你要走到什么时候,坐车去多快呀!”边上的老年女人在帮腔。
“多少钱?” 我转过脸来,但没有停下脚步,一脸的孤疑。
“你给多少钱?”
“我徒步,不需要坐车!”
“50块,上车吧!”
“30块”
“你看我都50多岁的人了,像个骗人的人吧?小伙子。50块不多,这里的山路,后面又没有车。”
“我本来就是徒步的,我都走了一周了,你们走吧!”
“40,小伙子,不能再低了,40带你去草科。”老太婆急了。“你先停下来,40块钱真不多,真没有骗你。”
我再次狐疑地看着他们。他们马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让我先上车。

(半小时以后)
“小伙子,你要去石棉吗?去石棉也可以。”
“我有一个同伴在草科,但是他可能已经买票了。”
“让他来坐我这车吧!”
“多少钱?”
“这样吧,也不多要80块,两个人”
“等有信号了我就问一下他。”

(有信号了,手机也响了)
“鳄鱼,你在哪里?”
“我在去草科的车上,你在哪里?”
“我在草科汽车站,我在等你。”
“你在汽车站,你看一下车票多少钱,我马上就到。” 我很大声,虽然我不知道草科是什么样子,但我必须依我的判断来作出决定。
“你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一下,不然我的车在草科汽车站不好停车,当地人不会让我在那里拉客。” 司机有一些急着。
“你那边车票多少钱?” 我抬高了声音。
”等你来了再说吧。”左右在电话里回答。

“我朋友想在草科吃顿鸡,然后再泡个温泉,然后明天去石棉。” 我对司机讲。
“草科的鸡都是假的,我们就在附近,都不去吃的,你去石棉一样有鸡吃。这样吧!你也别问草科汽车站的价格了,你们两个人,50块钱一共,送你们到石棉。”
“我要问一下我同伴的。”
“你现在就打,让他从草科汽车站,向下走100米,我去接他。”
“向下?”
“对,草科就是一条街道,向前,向石棉的方向就是向下。”
“好吧,可惜,草科鸡吃不成了,我们可能这辈子也来不了草科了。好多地方都难得来一回。”
“鸡哪儿都一样。”

到了草科,路边果然有好多黑鸡,草科乡不大,就是在一条路边上。司机把车向前慢慢开着,停了几回下来想拉几个客人,没拉着。然后便看见了左右,我招呼左右上车。

到了石棉司机问能否一共给100块,因为今天实在是没带到人,我同意了。

石棉的宾馆都满了,我又叫了顺风车去成都

在车上左右告诉我,他在草科吃了半只鸡,70块钱,两碗饭。我问他你是如何从巴旺海到草科的。左右讲的故事开头跟我一样,他见没有班车去草科,便试着徒步过去。走了半个小时,发现没走多远。山上的路啊十八道弯。后来来了个摩托车他给了80块就算了。

这样的结果可以理解,左右做事比较干脆,我说来贡嘎,他没想太多就同意了。不像雨扬那样做事缜密。观察周围的朋友,但凡有远见擅把握大局的人一般都缺少细致,但凡做事小心周全的人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浪花不见风暴。道理很简单,这都是由人的性格的运行机理决定的。只能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如果由性格控制行为必然会是这样。

虽然我也是普通人,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性格并烙有相应的缺点。幸运的是我学会了把自己行为的控制权交给理智而不是性格。我从来不会说出诸如“我这人就这性格,我就这样!”的话。我很享受自己是一台焦距可大可小的镜头,可以拍微距也可以拉出长焦。

在车上我定好了酒店,到成都快11点了,晚上睡得很香。

第二天(10月3日)起来快11点了,点了火锅,去了文殊院。喝了两瓶石榴汁,定了晚上的机票。夜里2点到家。

这一次旅行相对而言,比较满足,因为徒步的时间比较扎实,五天85公里。力量用差不多了。第四天的时候有一些累,但我知道哪一次出行不是这样的感觉呢?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在从贡嘎寺下山的时候,过了下子梅村但还没有到巴旺海时,我看到一路风景极其漂亮。东边有白色的雪山,小路就在山边悬崖上,一会儿一个转弯并上下波动,右边就是静静躺着的海子。我突然来了感慨。我很难想象在什么情况下我会掉眼泪,但是想到这几天积累的美好风景和感慨,突然有了情绪。脑子里突然一酸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不会影响我的行为模式而且无害,因而我没有必要阻止他的流露。我本以为雪山上的雪是很少的不流动的。经过这一次旅行我知道雪山上的雪是多少大江大河的不竭源泉,感慨雪山的伟大,进而想到大自然所依赖运行的真理的宏大。我随手在手机上写下了下面的话,虽然后来情绪过去以后我便没有了动力再发在微信上,但想来删掉还是可惜。毕竟这些想法真实地自动地在脑海理涌现过。

“大江滔滔,河伯心喜于不辨牛马,又见沧海漫漫,望洋兴叹,然殊不知大水天上来,雪山不语,下自成溪水潺潺,然后百川汇海,道之大,其大无外,观之使人感慨,不禁潸然。”

本篇游记共含14879个文字,5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10-09 13:27

2016-10-09 13:28

一直计划着想去这里呢,碰巧就看到了你的游记哈哈~

2016-10-10 11:58

记录好具体,可以给想去的人提供详细参考

2016-10-30 01: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波塞冬 发表于 2016-10-30 01:19:44 的回复:

记录好具体,可以给想去的人提供详细参考

回复波塞冬:呵呵,写游记的方式可能有些不同,个人习惯吧!哈哈!

2016-10-30 01:2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