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 十·一 抚顺游

有想去赫图阿拉老城——满清发祥地看看的念头好久了,这个十一,脑子一热,中间有过后悔,一直只在长假出行,但是决定的事得做啊!
       我问售票员:“请问去永陵怎么做车?” “买到永陵路口。”去永陵有直达班车,真是没想到的便宜!票价39.5
       车行线路分五段,第一段向东,走本桓线,即省道315,到碱厂开始转向北,进入第二段,走铁长线,即省202;第三段再转向东,走木桦线,第四段向北,走边关线;第五段,向东北走沈通线,即S104。
       选坐班车,就是想在秋天里进山区看看,果然好看,大片成熟的庄稼和各种植物的叶子,展现出不再单一的绿色,斑斓杂陈。 
       没想到,售票员说的永陵路口,竟然就是永陵客运站外,那正是我要去的地方。
       时间已是下午二点多钟,快速安排好住处,就走去一公里左右的清永陵。买了点吃的,边走边吃。永陵五点停止售票。
       当看见横跨路上的牌坊时,景区就在前面不远了。路边出现写着陵界字样的小碑石,有气氛。当看到第二块界碑时,离路边二三米的树林里面出现了一个有座的高大的石碑。我顺着别人踏出的路走进去,凑近细看碑上的字:“诸王以下官员到此下马”,是一块下马碑。再走几步就是陵前马路,笔直地指向永陵。其实地图上的清永陵,并不是正好坐北朝南,而是坐西北朝东南。有意思的是,走在路上丝毫不觉得路是斜的。

       360资料:清永陵是清朝皇帝的祖陵,陵内葬有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曾祖福满、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及伯父礼敦、叔父塔察篇古以及他们的福晋,始建于1598年(明万历二十六年)。1634年(后金天聪八年)称兴京陵,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尊为永陵。从1682年到1829年,康熙、乾隆、嘉庆、道光等皇帝曾先后九次亲来永陵祭祖。1988年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长长的参拜道上,只有我一个人走着,车辆不断从我身边驶过。
       清永陵映在视线里的,是很小的一部分,后背就是绿树青山,按中国古建筑中轴线原则,我很好奇,这皇祖陵是如何在这么局促狭小的空间里布局的?

        走进不大的木栅正红门,就见四座碑亭,是为努尔哈赤的祖父及父亲辈的人立的。红墙黄瓦,在修剪整齐的绿色植物映衬下,干净爽丽。碑亭外四拱门两侧下部雕刻着坐龙,我以前没见过。百度一下,坐龙图案唐代已有,明清更为常用。
       一位老人家说:“眼前这些以前都没有,只有后边的坟包是真的。” 我不禁好奇,难道永陵早已被破坏?
       过启运门进入到第二进院里,是主祭场所,启运殿,里面放着四祖灵牌。导游员说:“里面的器物除了圆凳,都不是原件。”
       转过启运殿,出现在眼前的是极为狭小的空间,围墙突然收拢,拥着六座坟包,就是安葬祖先的地方,何其简单的样式,出人意外。六人中有两人无所建树,所以有坟无碑,
       走近西配殿,门里传出朗诵声,进门看到办公桌后边一位男工作人员正在读书。我进入,他停住了声音。殿里有段老树木,旁边墙 上有照片,文字说明那是原种在坟墓旁边的。案台上放着的祭器中,有一个长方形黄色盒子,我问:” 师傅,那个盒子是装什么的?“ 他说:”放香的。“ 他接着说:“什么是孝?这就是孝。你看人家身为皇家,建筑多朴素!” 我说:“一位老人家说,永陵里除了坟冢是原来的,所有的都是新的。是真的吗?” 他说:“ 都是原来的,现在的技术根本仿造不出来,老祖宗的手艺太好了!再说这地方偏僻,被破坏的少。” 
       木门和门槛的关闭配合,看得出关上门非常紧固严密。我敲敲木门,声音很实。男子说:“这都是实木的。” 他告诉我,门是红木做的,用水泡过再风干,也不变形。他曾经弄了一块红木条,做过试验。
       对于祭拜时天上曾拍到龙云,他说,“太常见了,院子里照片展示的都是小的了,比那大很多的也常见。”他走出殿外,指着低浓的云彩说,“看这云彩,多低,多厚。” 确实,有点象新疆高海拔地区的云。
       看着他光着的头,我说:”师傅,冒昧地问一下,您是出家人吗?“ 他说,不是,因为喜欢户外,头部总是出太多汗。
       他指着启运门两边墙上的雕龙说,那是与任何地方都不同的样式,龙头不是正脸,是侧脸。
       当我走出永陵时,已经快五点了。永陵是值得来一趟的,知道了许多原来不知道的知识。忘了说,过碑亭的膳房里,展示的是剪纸艺术,我很高兴地了解了以前不知道的物品名称,过年挂在门楣上的一组小剪纸帘叫挂签,是祭祖用的。
       走回到镇上,只用了十几分钟,但是天已经黑下来,这里是山里的的节气,冷的早,天黑的也早。
       进餐馆要了一份拌面,等待期间,客人逐渐多起来,几乎每桌都点辣炒鸡架。我也好奇地问有没有小盘的,店家说有,于是我象别人一样吃了糖醋辣炒鸡架。拌面味道不错。
        回到住处,发图片,洗漱休息。这一天从早上坐车就开始头晕,后来竟越来越疼,还以为高反了,躺在床上半天未睡着,起来吃了两粒感冒药。
 
        第二天早上起来头不疼了,昨天应该是感冒了。
        不到七点就出门了,吃过早餐,步行去近五公里的赫图阿拉老城。
        天虽然亮了,雾气大,路上行人并不多,眼看着前方建筑渐少,我向一位正扫街的女子问询,去赫图阿拉老城,这个时间,我一个人,安全吗?她笑,“安全......”
        站在桥上,看河水,浓雾笼罩,日光朦胧。
        过桥,见一碑,上写嘉禾,这应该是界碑。
        再往前,房屋更少了,黄澄澄的、大面积的水稻田铺开在眼前。顺着路走进田梗,有些地已经收割。田梗上还有几株黄豆秧,是怎么长在那里的呢?眼前一片水稻被压倒,是看成熟不成熟吗?为什么没收割?隔道节气也不同吗?
       走走拍拍,前方有个牌子上写”赫图阿拉村“。眼看着街道比之前规整起来,路边种着花,敞门的院子里有黄色的玉米棒。巷子里走过来一个女人,装扮吸引我,头戴清代红樱帽。等她走过来,我问她:”您这是要去表演吗?“她大方地说:“是呀,这就要去前面等车来接,去永陵。” 边走边聊,她告诉我,赫图阿拉村的一些村民被充当永陵和赫图阿拉老城表演的群众演员,十·一的几天,天天有表演,平日只在周六周日演,一年能演上六七十天。现在钱给的少了,七十元一天。上午十点在永陵表演,下午二点在赫图阿拉老城,服装得自己准备。忙的时候,家里活都干不上。临了,她笑着补充了一句:“人家正经种地的也不干这活!” 
       前边路边站着几个装着演出服的人,女子对我说,”那个老头是演大臣的。“
       前方右转上大桥,就是去赫图阿拉老城的路,远看桥那边的环境更好。
       看着风景,拍着照,走近看到有石碑,上写,赫图阿拉村。我困惑,之前那个牌子写在那里,或许这个村子是专门为旅游而设的吧。
       进村子的路两边,水稻田更美,远处白墙黑瓦的房屋,看起来倒象南方的样式。走过村牌坊,进入村子,房屋经纬成行成列,两户一栋,多数门前有牌子标示,可以接待游客,巷子里种着许多花。
       有个车喇叭里播放着在卖的水果蔬菜品种,走过去看,其中有一样很吸引我,油炸糕,我印象里的油炸糕,黑软,想吃心里又忐忑,样子看着就伤身体;这儿的却是金黄的,闻着一股熟油香,摸在手里是硬而脆的。买了三个挂在包上。
       村子里有条路直通向老城,两边的白山墙上是仿剪纸画,内容是满族的风俗习惯介绍。房屋最末一栋左侧是富察氏故居,现在是农家乐饭店。进去拍照有人看见也没理我。出门外,正有辆轿车停下,有位女子边打电话边从后备箱拿东西,美女一枚,我不禁想,为什么许多女老板都那么漂亮呢?
       村头就是公路,可通老城,看着路有些僻静,心里打鼓。走到路口,一辆黑色轿车停下,司机向一男子问路。我见状,快走几步,大声说:“你们带上我,我告诉你们怎么走。“ 上了车,我说:”这是去赫图阿拉老城的路。“ 后座的男子对我说,他们就想去永陵,想去看看风水。我说:”反正我已经上来了,你们把我送到老城,再调头去永陵,过大桥左转,顺着大路往前开,三四公里左右。 现在八点半,永陵十点有表演,你们时间完全够用。“

       360百科资料: 满族后金政权都城。又名兴京﹑赫图阿喇﹐满语"横岗"之意。故址在今辽宁新宾县西永陵公社之老城。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努尔哈赤始建城堡于此。两年后,又增修外城。内城周四里,努尔哈赤及其亲族居住。外城周九里,居住精悍部卒。外城北门外,铁匠、弓匠分区居住。内、外城当时共有居民约两万余户。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即汗位,建国号为金(史称后金),建元天命,定都于此。天命六年(1621),始迁都至辽阳。天聪八年(1634),尊为兴京。现仅内、外城城墙有部分残存,城门遗迹尚清晰可辨,其余建筑已荡然无存。
 
        赫图阿拉老城,初到之人,对结构有点摸不着头脑。有导游带队顺着墙边路一直往里走,我也跟了过去。门外红告示牌上写着上下午各有的表演时间,其中下午二点是登基大典,其余时间是歌舞。我犹豫到底看不看表演,时间太晚了,看完回镇上怕赶不上去抚顺的班车,也怕去抚顺太晚,这一天的时间都被这个是否值得看的演出耗住了,边玩边拿主意吧。
       导游带去的地方说是努尔哈赤出生地,这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建筑群,房屋里的设计是我熟悉的,我小时候爷奶家和姥姥家里就是那个样子的,进屋是厨房,过道两边各有一个柴灶大锅连着两边的屋子,平日烧火做饭,冬季烧炕取暖。还有一个石磨,可磨面、磨豆子等。房间里对开窗或一面有窗,一边有炕或两边都有,三面有炕的叫万字炕。炕上有柜,装衣物,上放被褥枕头;地上有柜,放粮食和其他物品。正对门的墙上有横板,张贴着挂签。门上有板放着酱块,做大酱用。早时物质贫乏,交通不便,人们只求温饱,一户农家,吃穿用都可自己生产解决,过自给自足的日子。
       小时候去爷奶家和姥姥家,屋子里的房梁上,总挂着个筐,里面是好吃的。冬天,炕桌前,炕沿边有个取暖用的火盆,里边会放上土豆、地瓜,有时还会有“杨拉罐”——小小的椭圆壳子里是一种蜇人的虫子,还有螳螂籽...... 
       有的房间炕上方悬着一个摇篮,哄小孩子睡觉用。
       这个院子里有食品商铺,一女声喊“煎饼卷大葱,越走越轻松,五元一个......!"叫卖声,加上游客的声音,院子里非常热闹。年纪长些的东北人看到屋子里的布置,都觉亲切,多回忆早年时光的话语。有些游客还坐到炕上假装抽烟袋拍照,赏古的意味,夹在亲切的打趣声中,乐意浓浓。
       圆锥形的土抹烟囱立在地上,成串的辣椒、大蒜挂在屋前、门边。因为历史久远,景点主要内容是展示满族生活空间,与努尔哈赤有些远。 
       顺门前路右行,可到正白旗衙门,门外有鼓,允许人们敲三下。此衙门是一个稍大的单组四合院,展示有剪纸。
       门前有路通向下方的罕王井,很多人舀井里的水喝或洗手,一女子说,“洗了手不要甩。” 别把“钱”甩掉的意思吧。再向前走,就是景区的核心地带——汗宫大衙门了。
       上面出现了不同的罕王与汗宫(汗王之宫)两个罕(汗),在这里都是指努尔哈赤,前者是民间百姓的叫法,后者是比较正式的称谓。
       进得门来,左手边是个舞台,表演歌舞的地方,正好表演时间到,坐下观赏,是一些民间演员表演的满族舞蹈和歌唱。精彩在演出之后,在舞台右边,也就是西侧,有坐八人抬大轿的节目。坐轿不是重点,那个主持人的声音语调颇令我关注。我是歌舞未完就走开去看八角亭了,站在亭前,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八抬大轿,铜锣开道,50元一位......起轿......落轿” 她的声音是电视剧中宫廷式的,慢条斯理,抻着长的尾音,音色亮堂圆润,智慧大方,很有味道。听声音使我对她充满好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把那种哄托气氛的语调表达得那么熨帖?是刚才唱歌的那个女子?不象,以她的表现不似有如此聪慧,心想逛完前面一定要转过去看个究竟。
      

八角亭,又叫尊号台或金銮殿,是努尔哈赤处理政务的地方,一个重檐攒尖式的八角亭式建筑,与沈阳故宫里的大政殿相似,应该是仿之而建。在八角亭右侧偏后是汗王寝宫,内部不规则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间小的部分为睡觉所用,西间三倍于东间的空间,里面是万字炕,上置简单家具和祭拜用器具。
       八角亭后边是不大的萨满神殿,不喜欢看也硬着头皮往台阶上走,到下午二点还早,慢慢地磨吧。走到门口,一个男人就拿着几根香递过来劝进,我说,我只看看建筑。围墙上贴着的像片画,都是那个男人“作法”的内容。转到殿前,一个年轻的男人又拿了几根香递过来,自以为聪明地说,“结个佛缘....."我说,“你萨满教结什么佛缘。”他说:“一样的。” 我说,“萨满教是崇拜自然神,比佛教早多了。” 出门,离开。听后边还在讲着。
       再往后走是个小花园和围墙,我试着走了走,围墙都走几步距离就被封闭,资料里说围墙所剩无几。花园左走是北门所在,我走出门去拍了张照片,又返回来。北门内的荷花池,开花季节已过,满池都是田田的大叶子。走过去就又到了汗王大衙门了,进去看那个主持人。这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士,样子没什么出奇,倒也不出所望,看得出年轻时应该有几分姿色,也许就是吃文艺饭的。
       走出衙门外,看见有一位警察在那里站着,我走过去咨询,登机大典是怎么个线路?看表演时站在哪个位置比较好?他说:”从寝宫出来,走到衙门,再走到舞台旁边祭祀,看你想看啥。“他的同事说:”没什么意思,但初次来,还是值得一看的。“ 
       转过特产商店也才十一点多钟,我决定出去到对面的赫城湖景区看博物馆。我是凭证参观的,所以不知凭门票出老城范围,能否再回来。 
       赫城湖景区实际叫中华满族风情园,游览分两路,左路有博物馆、寺庙和游乐区;右路是历史文化长廊和满族老街,园子里的花已凋谢,景色打折。走到文化长廊处,感觉没兴头,未进就离开了。离开还是走的林子里的小路,走过拦水坝子,一条蛇蜿蜒伏在坝子下边不动,我走过去,在坝子上面拍了它。
       右路先走到的是孩子们的游乐区,鲜艳的各种设施间,孩子们的欢笑声夹杂在播放的音乐声中。过了桥是一个滑草场,是用化纤线代替草制成的滑道,游人坐在一个长形的塑料盒里下滑,五元一次。继续前行,是一个采摘园,里面有苹果和葡萄。再向前,就是寺庙和博物馆了,博物馆不大,四合院结构,里面呈示满族发展史。里面有那张赫图阿拉汗宫大衙门遗址的航拍图,显示只剩地基。
       当讲解员介绍马褂时,一女游客指着标示着”兰龙旗袍“的展品说,”这个马褂够瘦的,穿的那个人很瘦小吧?“ 讲解员说:”马褂应该有不同型号,那个人我不知道。“ 我想,讲解员机械地做着程式化的介绍,对工作并无热情,对文化本身也不感兴趣。工作、生活都局限在这一小方寸之间,直到岁月将人带走。
        博物馆旁边就是两个寺庙,我只在外面走过拍张照片。离两点还有二十分钟,我要快点回到老城里找个位置看大典。
        赶到汗宫衙门内,时间还未到,已经聚集了好多人,表演线路都用线条围住。我来到西边舞台上,那里已经站了一些人,我看外围一男子前后都有些距离,就跟他说,可否往后串点地方,让我拍拍照。男子情绪立即激动起来:”我站了半个小时了,你让我给你让地方!“ 我说,”我没让你让地方,就是串串,我只是想拍张照。“他说:“我站了半个小时,凭什么给你让,你想看为什么不早来!” 后边那个男的说,“你想拍照,我给你让。” 说了谢谢,我拍了一张比较正面的八角亭围观人群的照片,旁边那个男子还在那里唠叨 ”让我给你让地方!“ 我说:”好象要虎口夺食一样啊!“ 他不再说话。
        大典的整个过程没有表现出登基的气势,努尔哈赤的扮演者迈着戏剧舞台上的步伐, 端着胳膊,不好看地走着。等待看大典的迫切心情,提升了对表演的期待,实际所见平淡无味,好象念念地想吃鱼翅,吃到鱼翅发现不过就是无味的粉条。
       不到二十分钟表演结束,我抓紧时间往外走,景区门外的道路两边停满了车。一位大娘指给家人看地里的植物——烟,我也跟过去看。一个小男孩说,”有点象油麦菜。“ 拍了照,继续快步向外走。这里距离永陵镇区四公里,去抚顺的最后一班车时间是16:50,我要尽可能在天亮的时间赶到抚顺
       永陵的老百姓对自己生存的这块土地充满了无尽的自豪,出大清皇上的地方,风水好啊。 
       到住处取了包,去客运站买票,售票员告诉我,去抚顺的票在马路对面班车停靠的地方买。走到马路对面,刚好一辆标着新宾抚顺的班车停站,买票上车,坐在第一个位置,今天身体状态不错,没有头疼。
        
       车到抚顺北站东的长途客运站,客运站已经关门。
       因为想坐早上的便宜班车回本溪,我在客运站不远处找好了住处,店家是一对年轻的夫妻。放下行李,我问女店主附近哪里可以去吃饭,她告诉我出门向右走。
       一个韩餐馆吸引了我,进门直对楼梯,挂饰迎面而来,墙饰密布,壁画也到处都是。现代装饰的特点,就怕不乱,乱眼乱心,就想进来看看。门左侧吧台没人,打招呼的是头上一个挂件,说韩语,没听懂,分析大致是欢迎光临的意思,主要作用是通风报信。
       一位男子从里门出来,请我上二楼。我说这个店铺装饰的设置者,是在韩国有亲戚还是在韩国留过学?男子说是上过学。抚顺少数民族中满族人数最多,第二位的就是朝鲜族,抚顺的韩餐馆不少。我大学同寝室的英就是朝鲜族,能唱能跳,性格开朗,爱人在韩国打工,她也经常去那里探望。国内少数民族与其他国家的亲缘关系最浓厚的可能就属朝鲜族了,因为交通太方便了,历史上交往就比较密切。新疆的少数民族也有国外同族,但是隔着高山荒漠,来往沟通较难。
       二楼有四个空间,厨房和一大两小三个餐厅,大餐厅也并不大,坐了几桌人,声音嘈杂。我没有听服务员的安排,进了无客的小包间里,将灯打开。服务员劝了好几句,我看着低矮的棚顶上的好多个小装饰灯,说,“ 一个人用这些灯是有些浪费啊!” 她说,”不是怕浪费,你一个人多冷清。“ 
       点了一碗热汤冷面,又点了一个拼花菜。上菜的空当,我拍了几张照片。餐上来,冷面和菜都淡而无味,与我怀念的朝鲜面和菜的味道相去甚远,甚至不及街头卖的快餐冷面,非常失望。付钱时才知道,热汤还要加2块钱。
        回住处咨询老板娘,去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在长途客车站的公交站点乘坐7路,再转22路。
        抚顺必去景点:平顶山惨案纪念馆,抚顺煤矿矿坑,雷锋纪念馆,东七路朝鲜教堂。去否皆可的景点:战犯管理所。
        明天早起些,争取把前面几个地点走完,那样后天就可以回家了。

        第二天,起的早,附近没有吃早餐的地方,看博物馆时间长,饿肚子可不行。看地图,住处离路站点大约1.6公里,决定走过去,路上解决早餐。 
        市区北部,也许是有些偏僻,看不到早餐点。走上城顺桥时,对面走来的人拎着油条,看样子可以饱腹了。在一个外面的餐点吃了油条豆浆,继续上路。抚顺火车北站,一看就是那种统一模式的与高铁同时期建起来的建筑。
        问询一位等客的出租司机,知道路站点就在火车站对面的马路边。一位女孩子问我附近哪有肯德基店,她说”太冷了!“ 是的,抚顺本溪冷多了,有个开原的乘客说比他们那也冷。幸亏我有准备,穿的厚!我让她问当地人,她说,”他们哪知道!“ 当我向一位女士确认路站点时,她也上前问肯德基店,女士说:“这里没有肯德基。” 我说:“你快进到一家餐馆里,吃点热的东西吧!”火车站附近没有肯德基快餐店,这算不算是怪事呢?
        坐上车,快到站时,路边有一大片树林,怎么市区会这么像野外呢?到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门外时,离开馆时间9:00还有半个多小时。阴天,有薄雾,周围没有一个人。我跟守门的男士请求,让我站到园门里。等待期间,咨询男士得知,在我来的路上,有个免费的矿坑观景台,回坐到十一厂站再往前走点,就在路边。
       与其在这等待浪费时间,不如去看矿坑。看站牌,6、22、52路都有十一厂站。很快52路来了,上车站在靠路间这边,车行中发现树林中有一处低矮的建筑上写白字:平顶山惨案遗址。怪不得,这一大片树林给我野外的感觉,这是惨案发生地的范围!
        到十一厂站下车,过马路,继续向前走,没多远就是观景台了,路边停着轿车,有人在参观。好大的一个坑啊!一层层的车道盘旋着,可见火车和卡车在上面移动。阴天,雾大,视线不好,拍照效果差。
       到车站等公交,我明知道坐那三路车,可是当3路车来的时候,还是上去投了币,因为我正在看手机,走神了。投完币觉得不对劲,问司机哪个站离纪念馆能近点,司机说“哪也不近,你下去吧。”我下车了,继续等那三路车。6路车来了,我上车站在门口,随时准备拍树林里那几个白字。到了时候,只拍下不完整的部分。
       到纪念馆,守门的师傅还问我“去了?” “去了。” 登记身份证,园门离馆门还有段距离。纪念馆建筑样式朴素色暗,给人一种低沉肃穆的感觉。我反应过来,我的衣服是红色,里面的T恤也是暖色系的,与环境太相违了。进门很抱歉地与工作人员说,他边登记身份证边安慰我“没事”。
       对着门是裂开的巨石上几个黑色字:抚顺平顶山惨案史实展,史实,那就是铁证如山啊!因为日本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记录,
       馆里的灯光开得很暗,时有音乐传来,是几个单音旋律的不断重复,不动人也不悲伤,不聒噪也不激动,而是有一种重复提示的感觉。           
       惨案展示了当年受到爱国人士反抗的日本侵略军,竟然向手无寸铁的穷苦百姓撒气。三千多生命被杀害并被炸山掩埋,这么惨绝人寰的事件竟然想掩盖过去,所以日本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记录,许多日本爱国的人士不相信自己的国家竟然会做出这种灭绝人性、猪狗不如的事情,对于中国的凿凿史实,日本有律师团专门到中国来查资料,取证,最终证实当年那些畜牲真的造下了天理难容的孽。
        国势弱,百姓苦,日本关东军在抚顺制造的惨案,永远不应被淡化,更不应被忘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百姓要想过上太平的好日子,就要强己、强国。
        展品有照片,有文字,有录音,为那些冤魂哀伤,看着看着,眼泪时而就热了眼眶。
       纪念馆身后边还有纪念碑,走过纪念碑前广场还有惨案遗址馆。
       遗址是建在当年惨死百姓的遗骸处,那么多的白骨,层层叠叠,建筑的方寸,装不下那太多的寒凉遗骨,所以墙下留了空隙,使不压住了冤魂。
       我拍了照,我们就是要宣传,加大宣传!让天下昭然。
       我没来前,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悲愤到牙痒;他人没来,他人不知,他也不知国仇家恨的实质。
       为了发展,国家之间必须和平共处,但是为了真正能够和平,谁都不要当作没发生,历史不应该被忘记!我们应该努力使普通的生命得到做为人的尊严。 

       去煤矿博物馆乘坐52路车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只花一元钱,但是绕上大半个抚顺市;一种是花一元钱坐到52路终点站,再一元钱搭乘另一个反向的52路公交车,后者大约车程是前者的四分之一。
        我用第二种方式。 
        在纪念馆外的车站等车时,旁边一位妇人一直看着我,微笑地,我也笑笑,她说:“你知道三退吗?” 我没听懂,问”什么?“她说”退,退,退!“正好车来了,我请她先上车。刚看完惨案纪念馆,再遇到个她,头皮不觉发麻。
       佛教,我比较喜欢小乘,修已。很多人借着大乘的名义,骗钱、贪色,玷污了大乘的名声。任何一种信仰真正的意义都在于“善其身”而后“济天下”,现在,太多的人打着“济天下“”的名义到处宣传,语言偏颇排异,效果自是让人避而远之。
        到了终点站,下车,买了个煎饼果子权充午餐,再上反向的车。车行路过景致好的地段,路过狗市,路过集市,有时候真想下去步行,悠闲地混迹在人群中。
      

 (更正声明:    第二天,起的早,附近没有吃早餐的地方,看博物馆时间长,饿肚子可不行。看地图, 住处离路站点大约1.6公里,决定走过去,路上解决早餐。
本节中上面的这些及后边的文字中凡是提到公交XX路前没有数字的(原来写的是7路,删掉想改正的),应为22路,即,“看地图,住处离22路站点大约1.6公里,决定走过去,路上解决早餐。
           不知为何,编辑状态也改不了。只好在此画蛇添足了。对于给朋友们阅读上带来的不便,非常抱歉。)

 下了车,去煤矿博物馆还需走一段距离,问了人知道,觉得最不象应该走的高架桥却是去博物馆的路。看了地图知道,其实那是专门为煤矿架设的跨越煤矿铁道线的高架桥。
       看了地图还知道一件事,东岗矿坑与西露天矿坑是一个大的矿坑的东西两端,周长大约二十公里,真是好大的一个坑啊!
       在博物馆的地图上看到,标注的东岗矿坑与西露天矿坑是不相邻的两个矿坑,中间还隔着个矿,也就是说,从1901年到现在的一百年间,地球的这个部位被挖出一个面积大约25平方公里的大深坑。全世界这样或那样的人造坑还不少,想想也够可怕的,改造自然,根本就是一句违天的话,实际意思就是打破自然的平衡规律,现在全球气候的不按节气运转,已经是地球被过度开发后的恶果显现。
       话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人的生命短暂,人类生命的延续呢?能走多远......物质的追求无止境,欲望会使人无所顾忌。
       地球,请你一定要坚强。
       博物馆里看到一个肿骨鹿的化石,看着像是一段鹿角,叹时间强硬,可以将万物石化。
       博物馆外有个广场,陈列着许多退役的大型机车头、推土机、自卸汽车,国产、外国产的都有。有的巨大如科幻。
       博物馆题字落款我竟然没有认出来,问过讲解员,她说是(欧阳)中石,我很惭愧,认了半天都没认出来,很多时候我的脑子僵化不灵,愚笨透顶。 
       出馆走到车站,乘坐37路公交去下一个目标——雷锋纪念馆。
       车到同名站,下车回走就是雷锋纪念馆门外的小广场,雕塑的雷锋与小学生们手牵手,都戴着红领巾。右边的门通向纪念馆,走过甬道,走过雕像,走过纪念碑,后边是纪念馆。
       在我看来,当品德需要榜样,需要引导,就是时代的倒退。做人就当做好人,不能济人,也要修已。人不怕没有信仰,就怕没有良心。我们都应该向雷锋那样,主观有愿望要求自己去做个好人,完善自己,帮助他人,知恩图报。说起来,雷锋做的都是平常的事,都是我们也能做到的事,关键是他做到了始终如一。
       照片里的雷锋总是微笑着的,是个时尚爱美的俊秀青年,在一张集体照中,他翻着小白领,图中还有两个人是翻了白领子的,都是女子,我想起在电影中扮演过他的张良和另一个演员,气质都是稍有些女性化,我当时是有好奇的。当然我也知道,男孩子身上稍有女性的羞涩与细腻,往往都有着追求完美的性格。
       一天完成了三个展馆的参观,我心里被填装得满满的,身心都很累,需要放松一下了。
       看着地图,步行300多米去附近的一个教堂,马路对面买了几个梨,超市里买了一点黑瓜子和葵花籽。走到地方看教堂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样式。我又走回到车站去做公交去东七路,那里有一个老的朝鲜族教堂,还有热闹繁华的商业街。我查过信息应该乘坐803路公交,但站牌上却没有,只好问人了,一个孩子妈妈让我与她一起上了一个公交车,开了一会我觉得不对,一查信息果然不对,问旁边的男子,他告诉我在前面下车换乘803公交,下了车发现站牌上还是没写,再问人,一位大娘告诉我,“803路其实是83路,中间没有那个零了。” !!!
       到站下车,走走看看天就黑了下来,进到一家麻辣店去吃麻辣拌,老板娘借给我充电宝给手机充电。平生第一次被麻辣到嘴唇象触电一样,老板自豪地说:“咱这就是正宗!” 
        坐上7路公交回到住处时,已经快晚上八点钟了,女店主看我回来与我聊天,还把别人送她的辽宁旅游年票送给我,我没要,说“给我可惜了,我很少在辽宁境内玩!” 跟她打了招呼明天早起坐班车,就回房间了。

        第二天早上,收拾好东西,提前出门,客运站还没开门,大雾,好冷!售票时间到了,买了本溪(海浪)票,才21.5元,稍晚还有一班票价才19.5元。我问售票员,“海浪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走海浪那条线。” 
       回来的路正好与去时的路合成一个圆,但是景色不如去时路上所见。不过,我的旅行很圆满,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9月24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9月的某天-10月的某天,
我计划去新宾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主要目标是赫图阿拉老城,看时间再扩展吧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本篇游记共含11913个文字,9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10-09 21:27

游记用心,照片美美的,顶一个支持!

2016-10-09 23:54

有好心情就有好风景。

2016-10-10 10:12
相关目的地:   辽宁
6487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抚顺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