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追寻曾经的梦想—2015年肯尼亚西察沃国家公园情怀之旅

93
tsavo (青岛) LV.16
2016-10-10 19:39 2269/18
  • 出发时间/2015-09-26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2000RMB

缘起

        每个人在孩提时代都有梦想,有的人想当科学家,有的人想当运动员,还有的人像成为宇航员遨游太空……我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够去东非大草原上去捕捉动物。这种想法来源于小时候读到的一套少儿历险小说——《哈尔罗杰历险记》。这套书讲的是哈尔和罗杰两兄弟在全世界捕捉珍禽异兽。尽管书的主角是外国人,时代背景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但是小说主题积极向上,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渗透着对大自然的热爱,还有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对那个时代的青少年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尤为难能可贵的是,虽然书中处处体现着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但是作者并没有采用心灵鸡汤式的说教,而是通过一个个让人欲罢不能的精彩故事让处于青春期的年轻读者们走出家门,走向大自然,热爱和保护这个星球多姿多彩的生命。

关于小说

        《哈尔罗杰历险记》是一部儿童冒险文学,作者是加拿大出生的英国人(据考证作者于1901年移居美国成为美国公民)威勒德•普赖斯。普赖斯1887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Peterborough,毕业于美国克利夫兰的西部储备大学,这所大学在《智斗猛兽》中也曾经出现过。普赖斯年轻时供职于国家地理杂志和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等机构,主要向杂志提供有关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和逸闻趣事的报道和专栏文章,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有关东亚、南亚和太平洋诸岛的内容。当时交通条件差、信息闭塞,更没有蚂蜂窝这样的专业网站来为旅行者提供丰富的信息,普赖斯发表的文章给当时向往外部世界的读者和驴友提供了宝贵的参考。借助工作之便普赖斯在1920年至1967年间足迹踏遍世界148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也包括二十年代的中国。据说他在上世纪30年代长期留驻日本期间还曾经为美国政府当过一阵子间谍。

        普赖斯在非洲
        1949年,普赖斯以自身经历为基础写了一本以哈尔、罗杰两位美国少年为主角的《亚马孙探险》并于1951年出版,随后又陆续出版了13本,这套丛书原本没有统一的名称,作者自己称作“the Adventure Series”,后来在国内被译者起了《哈尔罗杰历险记》这个听起来挺俗的名字。这套丛书每一本的篇幅都不长,字数七八万字不等,行文流畅幽默,情节扣人心弦,故事妙趣横生,虽然是写给青少年看的,但技术含量高、信息量可观,一出版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普赖斯自传封面(1982年)。
        在1983年临终前的一次采访中,普赖斯讲述了他写作这套丛书的目的:
        My aim in writing the "Adventure" series for young people was to lead them to read by making reading exciting and full of adventure. At the same time I want to inspire an interest in wild animals and their behavior. Judging from the letters I receive from boys and girls around the world,I believe I have helped open to them the worlds of books and natural history。

        晚年的普赖斯。
        国内最早的版本是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1989年和1990年出版的,骆行健、陈小兰、徐解颐、杨伟娴等人译。当时初版只翻译了其中的12本,缺《非洲历险记(Africa Adventure)》和《北极探险(Arctic Adventure)》两本。由于当时国内翻译出版的顺序不同,为了迎合读者的阅读习惯对部分内容作了调整。到目前为止这套书据我所知在国内至少有5个版本,分别是1989年—1990年初版单行本、1994年—1995年版单行本、1998年套装+单行本、2005年套装版、2012年套装版。最新的版本是北京出版集团2012年出的,主要区别还是在封面上。2012年版全套书的封面风格从1992年版的写实风变成了少年漫画风,让人很不理解。这套书虽说是青少年科普文学作品,但是内容是严肃而有现实依据的,也不知出版社为什么这样设计。

        最经典的初版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

        1993年我第一次读到的是《猎场剿匪》,一下子就被书中的跌宕起伏的情节和非洲迤逦的风光给迷住了,也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国家公园这样一种地方,野生动物可以自由的游荡,而人则必须老老实实的呆在车子里。反复咀嚼赞叹之余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够像兄弟两人一样去非洲游猎。为了满足收藏的欲望,我跑遍了济南的大小书店,终于在1998年凑齐了全套的14本书(1990年版2本+1995年版12本)。

        1989年版的《猎场剿匪(Safari Adventure)》封面,浓浓的六十年代画风,据说书中很有特色的插图出自作者自己之手。原书出版于1966年,那时肯尼亚刚刚独立两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互联网还没普及,除了由译者骆行健在书中前言部分提及的一少部分关于作者的信息外,很难再查找到更多的资料。后来我特意在2004年特意向国家地理杂志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通过对方的回信我才对作者的身世及这套丛书的来历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随着网络资源的日益丰富,后来我又成功的找到了英文原版的电子文档,放在手机里随身携带。
        这套丛书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流行,很快俘获了不少80后的心。尽管这套书在诸多儿童读物中知名度不高,但是在看过的读者们中间口碑很好,豆瓣上很多看过的人都说要留着作“传家宝”,给自己的孩子们看。

        之所以要写出这么一段看似与旅行无关的考据文字,实则是因为这套书才是我非洲之行的动力所在。现在凡事都爱讲情怀,写完这段文字也算是对得起20多年来我对这套书的爱不释手和念念不忘吧。

行程安排

        在九十年代,去非洲冒险不过是一个少年人写在每周作文作业中的豪言壮语。而到了二十一世纪,随着出境游市场的日趋成熟,去非洲看动物成了很多中国家庭长线出游的一个选项,非洲终于从“探险”变为观光。而我的东非之行也是由于一次偶然的事件而成行的。
        2015年夏,我打算带Kkathleen去美西自驾,连攻略都做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面签被拒的现实让我不得不寻找新的目标。中秋+国庆的十四天假期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进行长途旅行。就这样,在2015年6月炎热的北京大街上,在距离第一次阅读普赖斯的小说22年之后,我终于做出了去非洲的决定。
        在肯尼亚境内的行程安排是:内罗毕马赛马拉—西察沃—安博塞利—内罗毕。通常来说,第一次去东非看野生动物的游客在游览完马赛马拉后会选择从内罗毕北上奈瓦沙和纳库鲁看火烈鸟,或者去阿伯德尔住树屋。察沃这个位于内罗毕蒙巴萨正中间的、有着22000平方公里面积的国家公园并不为中国游客所熟知。但是察沃这个名字对于《哈尔罗杰历险记》的忠实读者来说,却有着难以抵抗的魅力。因此在给旅行社提供行程意向时,我毫不犹豫的将西察沃放在了里面。

        陪我们走过马赛马拉的越野车继续忠实的服务着。

        能坐8个人的车里只有我们两个,奢侈是奢侈了些,但是宽敞。

第一天 2015年9月29日

        由于日程安排所限,我们俩真正在察沃逗留的时间只有24个小时。出于对这块遥远而神奇土地二十多年的羁绊,我还做了其他一些功课,将小说、历史和现实联系起来,本篇游记里我将尽可能的将书中的内容与我实际看到的景色对照起来。

        察沃国家公园的地理位置和平面图。

        一大早从内罗毕出发,沿着A109公路向东南方向开下去。途中遇到了正在修建的新东非铁路。

        跟非洲其他国家的很多铁路一样,这条从乌干达出发的铁路也是中国援建的。

        国家公园入口处的蒙提图安代村。这个村跟公路沿线那些乱糟糟的肯尼亚村庄没什么不同,是小说《追踪食人狮》发生的地方,村主任“库首领”给兄弟俩找了不少麻烦。

        公园西北方向位于A109旁的主入口——蒙提图安代门。由于察沃的海拔较低,因此温度也比身处高原的内罗毕要高一些。司机兼导游胖charlie认为这里非常热。不过对于生长在有“火炉”之称的济南的我来说,这里的天气算得上舒适宜人。

        甫一进入公园,褐色的沙石路就被棕红色的土路所代替。察沃的红土也是《猎场剿匪》里兄弟俩识破辛格法官伪装的重要证据。

        进入公园,蓝天白云和红土路相映成趣。一阵阵凉爽的微风拂过,路边的草树轻轻摆动,一股原始、粗旷、生机勃勃气息扑面而至。这样的画面已经出现了几百万年,在我们走后还将继续存在下去。我不禁暗叫道:这才是野性的非洲,真正的非洲

        越野车在红土路上缓慢的行进,稀树高草的公园突然陷入了静寂中,只有亘古不变的风拂过干燥的红土和灌木,仿佛进入了外星的异世界一般。天地苍茫,只有我们一辆车行驶在察沃的大地上。

        路边踱过来一只画着眼线、总是拉着脸的剑羚(Oryx)。

        运气不错,刚进门就看到一对短趾褐雕。

        鹰击长空。

        察沃国家公园设立于1948年,总面积2.2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欧洲国家斯洛文尼亚的国土面积。这里可以比较与东非两大著名safari胜地做个比较:赛伦盖蒂——1.467万平方公里,马赛马拉0.15万平方公里。蒙内铁路将公园分为东西两部分,东察沃面积12000多平方公里,地形以平原为主;西察沃面积9000平方公里,地形多样,既有草原,也有丘陵和山地。一般而言,游客更倾向于选择地貌多样、设施完备的西察沃进行safari,而从《猎场剿匪(Safari Adventure)》和《追踪食人狮(Lion Adventure)》两本书的主要情节来判断,故事主要也是发生在西察沃公园内。

        这里才更像我印象中的热带草原。

        虽然是中午,仍有不少动物在路旁出没。

        这只斑点鬣狗脖子上带着一只项圈,估计是哪个研究机构做的标记。

        躲在灌木丛里打盹的猎豹。罗杰曾经在偷猎者挖的陷坑里救出一只猎豹并驯养为宠物,这当然是小说里的情节。不过相比于其他大型猫科动物,猎豹跟人类的距离还是很近的,常有新闻说猎豹跑到safari的吉普车顶上睡觉。

        香肠树。可惜这些像香肠的东西不能吃。

        一只葛氏瞪羚(Grant’s gazelle)。

        柯氏狷羚(Cok’s hartebeest)。

        远远的望见了大象一家。
        在越野车里逛了一上午,也才走了地图上巴掌大一块地方。西察沃虽说只是整个察沃公园的一小部分,也已经大得很了,难怪小说里公园守备队要用一架鹳式飞机来巡逻。

        鸵鸟对我们的越野车并不理会。

        呆萌的马赛长颈鹿对我们不屑一顾。据说长颈鹿的颜色越深,年龄越大。

        一只扭角羚(Topi)。

        大角斑羚(Eland),现存体型最大的羚羊。

        蓬蓬一家。
        【他们穿过一些令人心旷神怡的树林,看到了长脸的猖羚、大羚羊、长颈羚,以及可爱的一蹦一跳的黑斑羚,它既长于跳高也长于跳远;森林里的小丑——疣猪哼哼吱吱给他们让路,一个狒狒家族穿过树林的时候,还凶狠地大喊大叫。】
        【They drove through some pleasant woodland where they saw long-faced hartebeest, waterbuck, gerenuk, and the lovely, leaping impala, expert in both the high jump and the long jump. The clown of the woods, the wart-hog, humph-humphed out of their way, and a family of baboons barked savagely as they passed.】

        蹲在树梢上的非洲角鸮(African scops-owl),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

        一只昏昏欲睡的秃鹳(Marabou stork)。

        天空中盘旋的秃鹫,应该是发现了尸体。

        山脚下的Severin Safari Camp。从我们进入公园到开到山上,就只有我们一辆车在safari,跟马赛马拉川流不息的车队相比这里的旅游业要萧条不少。说实话如果我不是因为跟察沃有这样一番情结,也会选择北上纳库鲁去看火烈鸟。

        Kitani Safari Lodge。这里也是《猎场剿匪》里哈尔的非洲守备队员居住的地方。
        【哈尔已经看到,五英里之外,有一簇茅草盖的小屋,那就是有名的凯塔尼狩猎旅店了。从欧洲和美国来的游客都要在这儿呆上几天,体验完全置身于野兽之中的惊险味儿。】
        【Hal could make out a cluster of thatch-roofed cabins above five miles ahead.So this was the famous Kitani Safari Lodge where visitors from Europe and America might spend a few days enjoying the thrilling experience of being completely surrounded by wild animals.】

        驶过坑坑洼洼的红土路,终于来到在西察沃的住处—Ngulia Safari Lodge。

        这家营地有50多间客房,位于恩古里亚山上,所有的客房都能够俯瞰下方的平原。我们入住的时候,营地里只有另外两位游客,十分安静。

        房间不大,布置有着鲜明的非洲风格。阳台的屋檐下还有一窝燕子,傍晚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十分吵人。

        房间的钥匙坠是用木头雕成的萌萌的胖河马。

        我们的房间窗前,有个小水坑。不少非洲的营地都会在房前挖一个水坑,清晨和黄昏附近的动物会来这里喝水,游客可以借机近距离的观察野生动物。所以说水坑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

        换个角度看营地。

        从远处看营地。

        赤道的大太阳下,水坑边有几只狒狒在搔首弄姿。

        营地有一间开放的餐厅,叫豹子餐厅。到了晚上我们就明白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了。

        西式午餐。

        一开始我还以为这货是营地养的宠物,后来服务生告诉我是野生的,天热的时候自己跑过来趴在阳台上乘凉。

        这只蹄兔(Hyrax)倒是一点也不怕人。蹄兔又叫“啼兔”,顾名思义这种食草动物经常啼叫。不过中午在酒店的这一只表现得很乖巧,一声不吭,酒店的管理人员也就由它去了。

        白云之下的西察沃。小说中罗杰在飞越公园时如此形容察沃:真是一派秀丽的景色,森林、草原、平缓的小山岗、银色的河流、宁静的湖泊、明媚的阳光、朦胧的树影。(It was a lovely sight.It seemed a peaceful paradise of forest and plain, gentle hills, silvery rivers, quiet lakes, bright sun, and dreaming shadow.)哥哥哈尔说:“看起来真有点像仙境。” (Looks like a bit of heaven.)

        刚才在路上看到的大象一家慢慢溜达到营地这边来了。

        “房间里的动物园“:”象群来小池塘喝水。坐在房间里也能看动物,这种经历真是终生难忘。

        西察沃的黑犀牛保护区,坑爹的管理员没来上班。

        非洲五大之一的黑犀牛。

        国家公园管理处的营地,茅草屋就是书中提到的板达小屋。小说中克罗斯比队长和他的十名守备队员也是住在这种地方。
        【小房——非洲人称为“板达”——很舒适,实际上,对两个孩子来说几乎是非常豪华了,在这以前,他们在月亮山的时候一直是住在帐篷里。小房里有一间很大的起居室,放着大椅子,你可以靠在上面,看茅草屋顶,上面爬着壁虎,它们一会儿就抓到一只苍蝇,还有一间卧室、两张床、一个大澡盆;有一间是食品储藏室。最妙的是有一个宽敞的大门廊,里面放的有轻便折椅和一张餐桌。】
        【The banda - to use the African name for a cabin or cottage - was very comfortable. In fact, to the boys, who had been living in a tent during their adventures in the Mountains of the Moon, it seemed luxurious. It had a large living-room with big chairs. You could sit. back and look up at the inside of the thatch roof where lizards clung upside down and every now and then pounced upon a fly. There was a small bedroom with two beds, a large bath, a pantry, and, best of all, a broad porch with camp chairs and a dining-table.】

        夕阳下的金合欢树。

        赤道地区的天黑得很快,山脚下的大草原已经陷入了暗淡的暮色中。

        晚上七点一刻,侍者急急忙忙来敲门,说豹子来了。

        原来酒店在前空地上竖起的架子,每晚会挂一些羚羊肉,附近的豹子在傍晚时分会过来吃肉。就像书中提到的那样,豹子尽管位列非洲“五大”之一,但惯于隐藏伏击,昼伏夜出,很多游客一直到离开非洲,都没有机会看到它们。
        【地板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压在罗杰身上的东西跳了下去,在房间里狂跑。哈尔从枕头下抽出手电筒,打开一照,罗杰感到眼前满是斑点——黄底上的黑斑点,在追一只老鼠。】
       【 There was a scampering sound on the floor. Whatever it was that had landed on Roger leaped off and went careering madly round the room. Hal dug under his pillow for his flashlight and turned it on. Roger saw spots before his eyes - black spots on yellow chasing a big rat.】

        就在豹子的身影隐没于察沃的夜色中的一刹那,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尖叫从远处黧黑的丛林中传了出来,让看豹子的人不禁打了个寒战。其实这叫声来自于日间我们看到的蹄兔,想不到小小的一只动物竟能发出如此尖利凄惨的嚎叫声。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撕破了傍晚的宁静,罗杰不禁打了个冷战,只有一头大公象才能发出这么大这么响的叫声——但罗杰一镇定下来之后就明白了,这是蹄兔的叫声,它是一种夜间活动的动物,只有一英尺多长。】
       【A terrifying scream ripped the air. It was loud enough and strong enough to come from a bull elephant - but Roger, when he got over the chill it gave him, remembered that it was just the night cry of the tree hyrax, a nocturnal animal only a foot or so long.】

        酒店的露天餐厅就这样无遮无拦的正对着架子,幸运的客人可以很轻松的看到豹子。很快一根大梁骨就被消灭干净了,豹子跳下木架在旁边的水坑里喝水,吃饱喝足以后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据导游胖charlie说,这家营地每晚都会挂肉吸引豹子,但不是每次都会有豹子光顾,也是要看运气的。虽然略有作弊之嫌,但不管怎么说非洲“五大”终于在这一晚集齐了,也不枉我俩不远万里来非洲一趟。

        头顶上赤道地区的璀璨星空闪烁不定,一弯银河斜挂天边。我坐在豹子酒吧里啜饮着带有豹子图案的非洲啤酒,侧耳倾听草原上传来的各种动物的嘶吼鸣叫,其乐无穷。

第二天 2015年9月30日

        晨曦中的察沃国家公园,数不清的鸟鸣和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

        营地还有一个观察哨,视野非常开阔,唯一可惜的就是望远镜不好使。

        早饭时间,松鼠和栗头丽椋鸟(Superb Starling)也来凑热闹。

        这只椋鸟不知为什么,在我吃早餐的时候一直盯着我。

        吃完早饭告别酒店继续出发,土路上遇到一窝行军蚁。这种蚂蚁在哈尔和罗杰兄弟设置陷阱捕捉食人狮的时候给俩人添了很大的麻烦。
        【在搭这个“波麻”前他们就仔细地检查了这地方是否有蚁巢,这些蚂蚁肯定是行军蚁,鬼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它们列队前进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切挡在它们前进路上的东西都会被吃掉。真不幸,它们碰巧选择了这条穿过荆棘丛的路。】
        【The ground had been carefully examined for ant-nests   before the boma was built. These were evidently army ants,  coming from heaven knows where,  marching in a column like a well-trained army,  eating up everything on the way.  They had chosen to parade straight through the boma.】

        大眼睛的犬羚在灌木丛中向我们张望。

        珠鸡,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匆匆跑过去的丁满一家。

        狐獴(Suricata suricatta)是一种群居的小动物,以昆虫为食,一大群一起活动时总有几只像哨兵一样站直了身子左顾右盼。

        另外一只小松鼠。

        察沃的主角—大象又一次出场了。

        这只带娃的母象看我们靠得有点近,唿扇着耳朵扬着鼻子向我们示威。

        丘卢岭山(Chyulu Hill)脚下的熔岩流,这是100多年前一次火山爆发的产物。

        深色的岩浆岩将原本的红土路染成了黑色。

        绵延8公里的施塔尼熔岩流(Shetani Lava Flows)从远处看更壮观。熔岩流周边还有一条徒步路线,不过相当危险。

        大戟树。

        著名的姆济马泉(Mzima Springs)。泉水的源头在察沃西北方的Chyulu山上,经过48公里地下潜流,在这里涌出地面,形成了这个泉。

        这块石头上详细记载了姆济马泉的基本情况。

        激流在乱石间奔涌而出。
        【他们一路往下游走的时候,一直听到阵阵奔流声,并且越来越大。拐了一个弯之后,河流终于出现在眼前:从熔岩的顶盖之下奔腾而出,激流挣脱了它身上的侄桔之后变得平静下来,河面宽了,形成了一个大池塘,或者说一个小湖泊。他们站在熔岩的顶盖上,脚下可以感到急流带来的震动。】
       【 As they walked they heard a rushing sound which steadily grew louder. They rounded a corner and then saw the river, gushing out in great volume and thunder from under the roof of lava. They could feel the roof tremble from the violence of the current. Released from its prison, the stream broadened here to form a large pool or small lake.】

        在下游水流逐渐平缓,形成一个大池塘。

        茅屋下面就是著名的水下观察窗。

        据附近的守卫说,这个观察窗建于1969年,晚于小说成书的1964年,应该是后来改建加固的。
        【队长说完就拨开一丛小树,地面上现出了一个倾斜的洞口。他们进了洞,沿着半明半暗的陡斜坡道走下去,不久就来到了一个水下房间。这一定是队长说起过的那个水下观察室。通过窗口,可以看到水下的情况,朝上,可以看到阳光闪烁的水面。】
        【He brushed aside the bushes and revealed a slanting hole in the ground. They descended the steep slope in the half darkness and came out into an underwater room.This must be the underwater observatory the warden had mentioned. Through windows they could look out into the heart of the river and up to its shimmering sunlit surface.】

        从观察窗看水底的非洲鲫鱼。

        路边长得像蜘蛛侠的姆万扎平头飞龙蜥蜴。

        守卫说有鳄鱼,我瞅了半天也没发现。还是Kathleen眼尖,原来小鳄鱼就趴在图片中间的那段木头上。

        从观察窗转过一个弯,泉水逐渐形成了姆济马河,流过七公里的路程最终汇入察沃河。胖胖的河马泡在水里很舒服。

        景区连厕所都这么有非洲风味。

        蒙内铁路察沃火车站。
       【在这个昏暗、肮脏的小火车站,孩子们从坦嘎的嘴里得知库首领的许诺——他要保护他们。】
       【 In the dingy little railway station the boys listened to Tanga’s assurance that King Ku would take care of them.】
        在《追踪食人狮》里,兄弟俩在这里与当地人一起捕捉食人狮。在这本书的第四章,哈尔也向弟弟详细讲述了十九世纪食人狮的故事。

        Chyulu门是西察沃通向安博塞利最近的出口。

        从西察沃到安博塞利大概要30多公里,这段路要求有武装警卫陪同。这位带枪的老兄就是这样跟了我们一路。

        在去安博塞利的路上,我们很幸运的多次目睹了乞力马扎罗的雪。

        雪山脚下的坦桑尼亚国鸟——灰冠鹤。在非洲的这短短几天时间里我见到的鸟类比这一辈子加起来的还要多。

        雄壮的公象和倒毙的斑马,草原上的生生不息与天道循环。

        暮色下的乞力马扎罗
        【太阳已经离开了山谷,但仍然照耀着乞力马扎罗的雪峰,使它显得光彩夺目。白色变成了粉红色,随着太阳越落越低,粉红色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慢慢地,越来越暗,最后消失在星光灿烂的苍穹之下。】
        【The sun had now left the valley of death but still glorified the snowy heights of Kilimanjaro. The white had changed to a warm pink and, as the sun sank lower, the pink snow turned blood-red which gradually became black under a canopy of brilliant stars.】

        在察沃很遗憾的没能看到狮子,这张是前些天在马赛马拉拍到的狮子一家。相比起来,由于马赛马拉和安博塞利的草比较短,所以越野车可以沿着地上的车辙开到里面去近距离看动物;而察沃的草树都很高,车辆只能呆在大路上,限制了视野范围,能否看到更多种类的动物主要还是要看运气。

        离开察沃以后,我们又在安博塞利呆了两天,然后离开肯尼亚飞往桑给巴尔。
        在桑岛的所见所闻,可参见拙作《翩然蹈远域,渡海会层檀——2015年桑给巴尔岛自驾游记》
        蚂蜂窝链接http://www.mafengwo.cn/i/5428710.html

后记

        与察沃有关的典故中,最著名的非“察沃的食人狮”莫属。1898年5月起,在察沃修筑蒙内萨铁路跨越察沃河的铁路桥的印度工人连遭狮子袭击,短短几个月之内就有130多名工人葬身狮口。后来奉命监督修建铁路桥的英国工程师帕特森(John Henry Patterson,1867-1947)孤身犯险,终于在该年的年底将两只食人狮“黑夜”和“魔鬼”正法。现在这两只狮子的标本仍存于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

        博物馆里的食人狮标本。相比于普通的狮子,这两只食人狮体毛明显稀疏,据分析是由于身体病变造成的。后来帕特森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察沃的食人魔(The man eater of Tsavo)》,1996年好莱坞以此为蓝本拍摄了电影《暗夜猎杀(The Ghost and the Darkness)》,影片由迈克尔•道格拉斯和瓦尔•基墨主演。


        这次的西察沃之行,可以说完全是一种情怀之旅、怀旧之旅。正是由于少年时代《哈尔罗杰历险记》给我留下的关于非洲的美好印象,促使我不远万里来到东非这块人类起源的神奇土地上,也促使我在离开肯尼亚一年以后写下这篇也许没有多少人会关注的游记。当我真正踏上察沃的红土地,雄奇壮丽的热带草原和数不清的珍禽异兽终于从梦想变成了现实。这次圆梦察沃,功劳最大的当属Kathleen,离开了她的支持,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进非洲的。

        附上一张Kathleen在马拉河渡桥的照片,以表达我的感激和爱意。本文写作完成之时我俩的爱情结晶已经四个半月了,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父子二人能够有机会重返非洲,重返察沃。


        《哈尔罗杰历险记》自出版到现在,已经六十多年了,从国内中译本出版算起也有二十四年的时间,现在这套书第一批80后读者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为生计奔忙,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
         小伙伴们,大家儿时的梦想,都实现了吗?

本篇游记共含13069个文字,9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2016-10-11 13:26

😃,祝玩的愉快。

2016-10-11 13: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10-17 12:51

引用 gundam 发表于 2016-10-17 12:51:25 的回复: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回复gundam:是啊,写游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016-10-17 15:1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为何没有去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那里的动物可多呢。

2016-11-09 19:37

引用 老船长杰克 发表于 2016-11-09 19:37:22 的回复:

为何没有去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那里的动物可多呢。

回复老船长杰克:去过的,只不过没在这篇游记里写出来。

2016-11-09 20:0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savo 的图片:

2016-11-09 20:10

好用心的游记!

2016-11-12 07: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onder 发表于 2016-11-12 07:24:00 的回复:

好用心的游记!

回复wonder:谢谢。十几年的情怀了。

2016-11-12 07: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savo 发表于 2016-11-12 07:24:42 的回复:

谢谢。十几年的情怀了。

回复tsavo:在那边看到的动物多吗?

2016-11-12 07: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在察沃由于时间短,并没有看到太多动物,不能跟马赛马拉比,但是环境和景色也是一流的。

2016-11-12 07: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tsavo 发表于 2016-11-12 07:27:38 的回复:

在察沃由于时间短,并没有看到太多动物,不能跟马赛马拉比,但是环境和景色也是一流的。

回复tsavo:这个公园在国内不太知名,希望你的游记能够带来点人气。

2016-11-12 07:2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onder 发表于 2016-11-12 07:29:48 的回复:

这个公园在国内不太知名,希望你的游记能够带来点人气。

回复wonder:但愿吧,我是非常喜欢这里的。

2016-11-12 07: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4F

引用 tsavo 的图片:

美拍!送上第59顶!

2016-11-25 19:36

2016-11-28 16: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8 16: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9 08: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11-29 08:4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