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死海,马萨达山,隐基底公园一日游

去了以色列,就一定要去体验一次死海死海,在希伯莱圣经里面就是亞拉巴海。“又將亞拉巴和靠近约旦河之地,從基尼烈直到亞拉巴海,就是盐海”。(申命记3:17)。死海位于海拔负422米,也是世界海拔最低的湖泊。 死海水泊的盐分高得惊人, 比起一般的海水,她的含盐量是海水的9倍左右。来到死海,就算你不会游泳,也能在水上漂浮起来。 从耶路撒冷死海,如果你不会开车,那就要么从耶路撒冷坐公车,要么就参加当地的死海一天团。 我选择的是在耶路撒冷报了那一天团。主要原因是巴士只能把我带到死海的一个海滩,但我又不会真在海滩边耗上一天。而死海的一天游团会去三个地方:马萨达山(Masada Mountain),隐基底国家公园(Ein Gedi National Park),最后来到死海海滩自由活动。马萨达山和隐基底国家公园都有着非常令人寻味的历史或圣经故事。

一早车从耶路撒冷出发。45分钟后就经过死海,可那个角度不适合在清晨拍照,因为背光。于是我们先去马萨达山,下午回程时会有足够时间在死海附近摄影。开过死海,你会看到一座高耸而立的山,这山就像从平地突凸起来的一块高地。不错,那就是马萨达山。山看上去非常高,如果顶着炎热的阳光爬上去的确也很累,但是山的海拔却只有60米(因为山脚下的海拔是负400米)。 在马萨达山顶,那拥有着耶稣时代希律王建造的另一处行宫。把行宫建立在山上的原因是因为马萨达山要比周围的平地高出500米左右(下图)。 站在山顶,可以360度遥望四面八方。就连死海的对面(如今约旦边界)也可看得一清二楚。 要说易守难攻的防守基地,的确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说起希律王,无论在犹太教或基督教里都把他评判成了一位一无长处,残暴成性的君王。但事实上,希律王虽然残暴,却为以色列的古代建筑工程和军事防守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果历史上真的少了这位希律王,如今以色列就会缺少很多伟大遗迹。对于马萨达山,如果没有希律王这座山上城堡,也就不会有犹太人对抗罗马帝国最后时段的那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了。  

一路乘坐缆车上山(下图),到达山顶也就几分钟时间。从山顶往下看,除了死海外就是一片黄色的荒漠。 一眼望去都是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  但在山顶上拥有许多当时或重建的瞭望塔,兵营,民房,还有王宫浴室。不过有趣的还是那里的很多间皇室仓库储存室,听说在那些仓库里曾存有着将近3年多的粮食。 这可看出希律王不是三国演义里面的马谡。 在如此一旦被包围就孤立无援的山顶,希律王至少为此城堡的防守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在一些房屋里看到残遗下来的部分马斯内克砖拼成的图案,这些拼砖也是希律王朝给我们留下的历史遗物(下图)。 

公元66年,犹太人开始反抗压迫他们的罗马帝国。 刚开始,犹太人认为他们可以像在两百多年前击败希腊帝国一样打败罗马帝国(犹太人和希腊帝国的战争可看天主教圣经的两本马加比书(1st and 2nd Maccabees))。    可是罗马帝国要比希腊帝国强大的多。犹太人被击败了,耶路撒冷也被罗马帝国攻陷。 1000多名爱国的犹太人士誓死不降,撤退到了马萨达山顶。他们利用了马萨达的天险和之前希律王留下的粮食和宫殿房屋在山顶死守了罗马的围攻长达3年之久。 后来罗马帝国用了在耶路撒冷抓获的犹太奴隶为他们在山下建造登山的土坡。 这样一来使得马萨达山顶的犹太人束手无策,因为他们不能杀死自己的兄弟。 马萨达山顶终于也因此计策而被攻破。在山顶失手的那一天,除了躲在蓄水池内的2个妇女和5个儿童外,其他在山顶镇守的900多名犹太人集体自杀(男人先杀了自己妻儿后再自杀)。   死前他们放出口号:   “我们宁可为自由而死,也不做奴隶而生”。 如今,马萨达抗战已成为犹太士兵爱国精神的一部份。 目前以色列是个全面皆兵的国家。所有成年男子都必须服兵役3年(女子2年)。新兵入伍都要来到马萨达山顶并对那些为了自由而不惜生命的犹太先烈宣誓: "马萨达绝对不会再次失守!(Masada will never fall again!)"。  

离开马萨达山,开车15分钟就到了隐基底国家公园(Ein Gedi)。 说起隐基底,在希伯来圣经中的约书亚记内,她曾是犹大部落的一个城池。如今,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城池和村庄,隐基底已被以色列列为国家公园。 在这一毛不拔的死海荒漠,隐基底这块意外的绿洲成了一个难得的世外桃源。尽管经历了将近5个月的旱季(以色列从4月到10月都很少下雨),但公园内的大卫瀑布却还没有任何干枯得迹象。清纯的瀑布从山顶往下流下,在山腰附近又分成了好几个小巧玲荣的小瀑布。小瀑布旁拥有着茂盛深绿的丛林。丛林之间还随时可以看到一些稀有的小花朵。如果在美国,这些景色可能根本不值一提。在美东爬山爬多了,我见过比这更亮丽的景色数不胜数。但是在这荒凉而无任何生命气息的死海之地,能够有此公园的确是一个自然奇迹。走在那公园的小径上慢慢徒步,那翠绿的树林使我忘记了荒漠地带的炎热,也令周围一切充满了激情和活力。 

除此之外,在希伯莱圣经内隐基底还发生过一件苦笑不得的事。当时的以色列王扫罗担心大卫会抢夺他的皇位。  所以扫罗想除掉大卫。 当有人告诉扫罗大卫就在隐基底时,扫罗率领部队前去追击大卫。 到了隐基底,扫罗内急并在隐基底的一个洞内大便。结果凑巧大卫和他的士兵也在洞中隐藏。本来大卫可以杀死扫罗王,但最后大卫却只用刀悄悄割去了扫罗战袍的一角。“扫罗最感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任的谗言,说,大卫想要还你呢?"(撒目耳记上24:1-10) 。  本来我的确想乘这徒步的机会深入公园去找找那扫罗王大便的洞。但是一看到瀑布和在瀑布下戏水的游客和当地人,我就失去了抵抗力。在瀑布底下,我放下背包,换上泳裤,立即光着脚走向瀑布。因为失策没带拖鞋,我被地上的碎石刺得剧痛。但已经换上了泳裤,而且看当地人也是这样赤脚在地上踏来踏去,我就决定忍痛加速前进,一路走到瀑布底下并冲进那凉快的清泉中。 刚冲进瀑布时全身发冷打了几个寒颤,但不过几秒钟,身体就适应了水温。 在瀑布底下冲凉,清凉的水流不但消除了我身上那炎热的暑气,也更像是给我肩膀一种天然的按摩。 如果不是周围太多人在旁等着像我一样戏水,我真想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处瀑布的泉水下,然后闭上双眼,慢慢享受着这大自然的恩赐。 

下一个目的地就是我期待的死海了。 车再次来到死海附近时,早晨那刺眼的眼光已经过去了,如今可以拍照了。下车后望着死海那优美清晰的海岸线和那悠绿的海水,这令我想起了跟死海性格完全相反的大海。 死海死海,虽然她跟大海都拥有一个海字,但两者皆然不同。 大海波涛汹涌,一望无际,那轰隆隆的浪花声令人感到他的气势宏伟。大海表面海阔天空,底下深不可测,里面哺育了无数生命。  可是死海不一样,站在她身边,她一声不想,水面优美寂静,没有任何浪花扑上岸边。 水下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生命可在里面存活。死海是孤独的,她身边没有任何朋友,却也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中自信的表现着她那独特的魅力。同样是海,可是死海和大海之间的距离竟是如此之大。

死海的对面就是约旦了(下图)。但是千万不要尝试靠游泳渡过死海进入约旦。 死海是让人漂浮的,不是让人游泳的。死海水内的盐分过高,一旦眼睛不小心碰到水,真会让你痛得哇哇叫。  以前看网上说如果去死海海滩上的小石子很坚锐,如果没带拖鞋就下不了死海,等于没去。可我当天好像中了邪一样偏偏就把拖鞋忘在了旅社。 来到了死海海滩,一看这不就是一堆黑色的淤泥吗? 哪来的坚锐小石子? 那堆烂泥绝对比不了上午瀑布底下的石子刺脚。 于是我脱下鞋子,举起我的相机,想慢慢走进那传说的死海之中。 在刚赤脚踏入那淤泥的一刻,我知道自己失算了。虽然淤泥上没有那尖锐的小石子,但淤泥的表面却被那炽热的阳光给晒得滚烫。 真的赤脚走在上面简直就像铁板烧。我被这毫无防备的滚烫淤泥烫得大叫起来,看到了死海的水就在不远处,就立刻以冲刺的速度跑过去,总之我希望淤泥在死海水中会稍微有所冷却。谁知这时我犯得第二个错误。    "不能走那里!" 上午刚认识,并和我同一个团队的台湾人在死海水中的另一边向我大喊。可惜太迟了,我已踏入水中。 突然我感到自己身体从淤泥里陷了下去,情急之于我的双手把相机高举,确保相机不能接触水面(如果相机一碰到这高浓度盐水,那它注定要报销了)。   但是双手举着相机,我根本没法从那水下的淤泥之坑内爬出来。 “快,把相机给我。”周围的一位游客伸手接过我的相机, 然后另一位游客把我从淤泥坑里拉了上来。 上岸后,滚烫的淤泥逼得我还没来得及跟那两位游客说声谢谢就快步跑回我岸边的背包旁。 打开背包,我顾不得擦洗满脚的黑色淤泥,就立刻套上了鞋子。  

这时那个在水中的台湾人也上了岸。虽然她带了拖鞋,但是却好像也没用。据她经历,水中的淤泥粘性极大。真的穿上拖鞋后到了水里根本无法自由活动,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和我一样赤脚行走。 休息片刻后我们决定像上午一样互相照相。她在水中躺着时我拿相机帮她照相,然后我躺着时由她帮我照相。 大家在水里互相用脚探路,免得一方又次掉入坑中。 再次赤脚踏入那淤泥时还是那股钻心的烫痛,但是至少有了心理准备,也看好了能最快进入水中的捷径。  忍着脚底滚烫的剧痛,一步又一步,这次终于如愿以偿的踏入了死海水中。 在下半身全部进入水中时,我发现网上的另一个传言也不假:“进入死海前最好确定身上最好没有任何伤口”。  当时我没放心上,但如今腿上那两个我抓破的小伤口却被这高浓度盐水深深刺痛。不过比起那滚烫的淤泥,这点疼痛还能忍受。

水到胸部之后终于可以试着躺下了。为了表演在死海水上的漂浮功夫,那台湾人还特地一早从旅社带了一份希伯来文的报纸。  她想试试躺在是否真能躺在水面上阅读报刊。 其实虽说在死海上能够浮起来,但是真要做到那姿势却也要稍微练一下(你会不会游泳跟这没有任何关系)。这不?那位台湾同伴本不想把报纸弄湿,但身体刚一躺下,就好像失去了平衡,身体向一侧翻了过去。她用手一撑,手中的报纸顿时浸入水中全部湿透。就这样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勉强找到了平衡点,我也乘机按下快门,帮她照了几张相留念。轮到我了,我也碰到了相同的问题,想躺在水上,但平衡一开始根本无法掌握,身体不是往左倾斜就是往右倾斜。 最后我两臂完全张开,才终于成功地仰卧在了死海水面上。然后慢慢双手往上同时伸出水面,接过那湿透的报纸,躺在水上慢慢翻阅了起来。 说到底,死海内的盐分和矿物质对身体骨骼关节有好处,所以既然来到这,大家都应该浮上一会儿。 但却不要乐极生悲, 水面上也不别躺太久。 毕竟死海的盐分太高,如果再加上太阳狂晒,这很容易使人身体产生脱水。

要说死海水中高浓度的矿物质,那一定属于死海水下的大片黑泥了。  黑泥放在你手里,你可能会感到非常油腻。 但据说把这些黑泥涂在身上会有健身美颜的奇特功效,而且这是最天然的美容品。 所以一到死海,除了漂浮,接下来很多游客们要做的就是从水底检起那一团团粘粘得黑泥,然后全身涂抹,最后只露出两只眼睛,两只鼻孔和一张嘴唇。 看着其他游客们涂得浑身发黑,我也拿起了水底的泥擦在自己身上。可是无论如何涂,好像身体有些部位就是没有擦到。不管他了,说实话涂这些黑泥也就是为了拍几张照,照拍完就准备洗掉。不过在洗掉的同时,我也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十分的华润,当时感到十分吃惊。怪不得现在很多市场上会有死海之泥做的面膜,看样子真的名不虚传。

如果真有兴趣,在离开死海海滩之前,那里的礼品店内也有装了包的死海之泥可买。一小包5美金,买5送1。 本来我是想买上几包,但却担心回美国万一被海关拦下搜查,这就属于违禁品。 犹豫之下我还是没有买,但我还是买了一块死海肥皂。 虽然我不知这肥皂是死海淤泥的啥成份做的,但相信效果也应该不会太差。

对于自驾得朋友,如果去了死海之后还有时间,还可以再去死海北部的昆兰(Qumran)。那里就是死海古卷的出处。 在1947年刚出土时,此发现在圣经考古研究界产生了巨大轰动。除了以斯特记(Book of Esther)没有找到之外, 死海古卷拥有目前为止保此最久的希伯来圣经中的手抄本。 除了希伯来圣经的抄本,死海古卷也包括了很多基督新教所认为的旁经和次经(有些在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圣经内),还有一些我们根本没有听过的书籍。可惜这次行程没有包括此景点。为了弥补此遗憾,一周后我特地去了以色列博物馆。 当时死海古卷出土后,就被以色列博物馆收藏。所以如今以色列博物馆内的才是当时找到的古卷正本。只可惜在古卷正本旁我们不能拍照,只能看着那陈旧的遗迹,读着那耐人寻味的介绍去了解当时发生的一切。

本篇游记共含5156个文字,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10-12 12:2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10-13 00:20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10-17 10: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