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你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 出发时间/2016-09-30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情侣/夫妻

一次别离的开始


在兴冲冲准备旅游的时候,收到了工作调动的消息。即使从年初开始和家人抗争,表达不想调回省城的意愿。还是在九个月后将我调了回去。
即使心里十分沉重依然在表面保持缄默不语。尤其不想影响我俩去印度玩的心情。即使旅行刚刚开始,我也觉得像是一次短暂别离的开始。

废话

孟买机场T2的厕所是黄箭味的!!!孟买机场T2的厕所是黄箭味的!!!孟买机场T2的厕所是黄箭味的!!!

做一个决定其实就在一念之间。
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想去印度源于某部电影,我的入坑之作是男友带我看的《未知死亡》。如此便开始计划自己的印度之行,由于财务工作的原因,无法请长假。一直在踌躇怎么骗领导给我最少半个月的假期
本来打算明年3月去拍Holi,八月的一个午觉突然心头一亮,心想为什么不分成几次去,又可以解除心头之痒,下次也会有个念想。于是兴冲冲在携程上订了西安往返孟买的联程机票。
于是挑了最向往的城市,定了个仓促紧迫的行程。
这次主要去孟买瓦拉纳西、德里、阿姆利则四个城市,而且德里也是作为去阿姆利则的中转城市、只呆不到1天。
【交通方式】:是孟买瓦拉纳西瓦拉纳西坐过夜火车到德里,德里飞阿姆利则阿姆利则孟买香港西安。没错。坐了八次飞机。西安孟买往返四程5200。印度国内三程飞机加AC1火车票不到3000,总之是用金钱买时间了。而且本次不管飞机还是火车,印度国内的无一晚点。
机票加住宿花费下来够很多大神在印度呆一两个月,所以不具有参考价值。

【照相机】:泥坑D7200,Fuji X100T,泥坑F100胶片机,pentax espio120 mi傻瓜胶片机,胶卷20卷。

虽然说香港T1建议转机时间是1小时,但1小时真的不够。加上港龙西安香港这个航班每次必晚点,所以晚到40分钟的我们错过了联程航班,港龙给我们改签了晚上10:35飞加尔各答,又在第二天早上5:45飞孟买的飞机。香港赤腊角机场不小,一小时换乘真的不够,千万不要抱侥幸心理,我就是这样的想法,给携程客服打电话,客服欺负我没读过书说这个机场T1很小的一个小时完全够用,结果?????

晚上23:55到达加尔各答。贴纸签证柜台竟然一个排队的人也没有。电子签排有几十个人的样子。因为所有航段包括改签过的印度国内转机都是联程机票,所以下飞机到达加尔各答后地勤全程带我俩走完了海关流程,然后免费让我们在咖啡厅点了餐食交代好值机事宜才离开。想起香港机场两份炒河粉一个汤花了381人民币,此行单笔花费最贵竟然是在香港!比纱丽还贵,肉疼。
加尔各答包括很多飞机场的飞机行李托运多一个步骤,只要是不能手提上飞机的全都要在值机柜台外,相应航空公司的安检机过了安检贴了标签,才可以拿去值机柜台托运。

因为拿了胶卷,出发前发现X光袋找不见了,所以每次过安检都要把相机胶卷掏出来和安检人员说明请求手检。不够好在都够好说话,没有拒绝我的。不过由于疏忽有一卷400的卷大概过了3次x光,冲扫出来竟然没有变灰,有点惊喜。

加尔各答飞往孟买的飞机。

下面是流经加尔各答的胡格里河。

孟买——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

遇见几拨老乡,听了我的行程后都觉得路太绕,孟买偏南,阿姆利则偏北,大多数人都走常规路线。但是电影里最经常出现的城市就是孟买,不管是《未知死亡》里桑杰和卡尔帕拉约会的地方,还是《孟买日记》里莎伊所拍摄的千人洗衣场,都是印度情结最开始的地方。所以还是决定把它放进第一次来印度的旅程里。
到达孟买经过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气味,如果不是鼻子灵敏的男票告诉我我根本没察觉(真是失职),先是瓦斯味,走一走变成了垃圾臭味,到海边又是一股类似石油的味道,总之都是不可形容又不怎么美妙的各种气味,盘踞在各自的地盘里。男朋友已经受不了我却还在兴奋觉得这是正常啊。就算是脱离了贫民区来到了比较体面的地方也一样有味道,开始担心当地人的肺部健康问题。 
坐预付费出租车从机场到Marine drive的Hotel Bentely,花费700Rs,宾馆就在体育场旁边,算干净,服务很好。离教堂门站很近。 放了东西简单收拾下就出门去火车站坐车前往Mahalaxm站的千人洗衣厂,问人家怎么走就说你想去Dhobi Ghat【读音用英语大概是读Doby Gut的音】。开始以为售票在站外的亭子里,结果那个是巴士售票,也可以到,应该也能更彻底融入当地的生活。但为了扒火车,我……10rs两个人,旁边有本地人看我们俩排了好久的队,非常友好地把我们叫到他们前面先买票。然后发现孟买火车确实不需要票都可以直接上。而且可以在有火车停着的时候借助火车在站台间穿梭。

德比大门千人洗衣场进去要收200rs每人(非官方收费,更像当地社会团体),跟着他七拐八拐,潮湿的霉味扑面而来。人们站在药水泡的池子里淘衣服。看见镜头也会配合地停滞一下手上的动作。但因为是我自己进去的,有些紧张,明明收费的人告诉我待多久都可以的,还是有点着急地拍了照出来了 。出来后带你进去的人会要求给100rs小费,不过就算你拒绝他也会说OK。
由于是一个人进去的些许有些不安就出来了,听带路的人说这里工作的人有一万人左右。地铁口有小孩在向你兜售手镯,"Madam something something",从这里开始第一次感受到了印度的主要气质,贫穷,不放过任何一次赚钱的机会,赤裸裸的目光和人和人之间巨大的差异。

参观完德比大门千人洗衣场以后返回教堂门火车站,去看维多利亚火车站,还是喜欢叫这个殖民时期的名字,毕竟贾特拉帕提·希瓦吉火车站,读起来是很爽,很符合印度民族主义精神,但是作为中文来说,太没有存在感啦! 
在Mps.me上看了下距离只有1.2km于是决定从教堂门走过去。走起来时间也不算短呢。但也正好穿过了一条属于克拉巴区还是古堡区的漂亮的路。 
看到红色的双层巴士就会想起新年夜,巴士的第二层桑杰·辛哈尼亚给卡尔帕拉的表白,“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未知死亡》是我印度电影的入坑作。很久以前有同事拜托我帮他下载这个电影。我只是下载下来交给他。因为名字和“印度片”的标签使得我和它一错过再相逢就是两年以后了。两年以后的一晚上喜欢米叔的男朋友说有一部电影,评价很好想和我一起看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为米叔脑残粉。 
 

维多利亚火车站出来,我们出发前往印度门。导航有些不靠谱,所以问过当地的人打车去印度门大概50Rs之后,就决定坐出租车前往。 
印度门对应的电影多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终成眷属》里米叔捧着花等自己的新娘,等了那么久可惜女主因为车祸没能赴约。 
印度人真的很爱拍照啊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了,尽管天气阴沉下着雨,他们还是戴着墨镜摆出各种以为自己很酷炫的姿势。一个一个拍,然后两个两个地拍,然后一堆人一起拍。也有人找我们合照,那天在路上没看见亚洲游客,连欧洲游客都没有,所以回头率非常高233333。

因为原计划是当天凌晨到宾馆睡一觉早上在孟买玩一整天,晚上再看个电影。但是由于误机,到孟买安顿好已经中午了。原本的游玩时间缩短到了半天。而此刻的我们已经40个小时没有上床睡觉了。实在筋疲力尽于是决定先回宾馆休息一下。 
在旅行书上看到周围有几家推荐的饭店决定去找找,找到一半看见一家体育场餐馆,男票说要感受当地就要进当地人日常去的馆子于是就钻了进去。 
他要了Thali,我要了chicken masala,事后证明不知道吃什么直接点塔利就好了。每次吃都非常惊喜满足。 
这次包括后面每次吃饭要的饮料都是鲜柠檬苏打水,每次都会问你苏打水要SWEET OR SOUR,但是听了好几次才听懂,印度人会吐槽你中国人的英语功底不够深厚。

吃完在焦波蒂海滩散步就在宾馆旁边很方便,堤岸上都是成群的孟买年轻男女在自拍,印度人真的好爱自拍!
 

由于太累了。所以回到酒店倒头就睡着了,从下午6点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计划好的拍人文的克劳福德市场和电影都没能实施(男友刚到印度环境太差一直不爽说看电影也不情不愿的,后面也一直在吵架。姐妹们以后出来玩千万不要带这些大猪蹄子当累赘)。 
 
孟买一直淅淅沥沥下着雨没停过,《孟买日记》里的另一个女主角雅思敏,寄给弟弟的录像信里都是孟买湿润的样子。 
它在我眼里始终是个疯狂迷离,始终忧伤又带点不知所措的城市。
这种记忆包含喜爱,却丝毫不掺杂喜悦。因为每个故事都是以美丽的哀愁结尾,即使是美好的结局,身后依然跟着一个巨大的阴影。
这是孟买赋予我的感情。

瓦拉纳西——我叫Ajay,不,叫Manu

早起后我们坐前一天和酒店预约好的出租车600Rs前往贾特拉帕提·希瓦吉国际机场T2。真拗口。在机场吃了本次行程最难吃的一餐。 下面这种是南印度食品,不是甜的,是酸的,在旁边买了鲜榨果汁才勉强吃下去。

下午一点坐飞机到达瓦拉纳西,预约了酒店的车来接机。

瓦拉纳西不只是来北印的必打卡之地。南印的男神Siddharth已经很多次在这里拍戏了,到达了达莎什瓦梅德码头就算是和他间接见过面了吧,我这么想。于是又是经过电影的引导,我来到了迦尸Kashi。 

预约的车850Rs,因为恒河边有名的Alka Hotel以不给预定的客人预留房间闻名,为了防止他取消我的房子,事先在国内就把预约车位的价格说好,这样房子他肯定不会取消了(奇怪的逻辑),其实自己找车应该更便宜,反正此次预约车是全程最贵的。 

瓦拉纳西在我心中有三种气质。 

第一种是车渐渐开进闹市区,发现这里原来真的没有交通规则。街头只有汽笛声,因为什么声音都被汽笛声掩盖了过去。人啊牲畜啊车啊随意撒落在街道任何一处。即使被撞了,也回头拍拍屁股继续前进。爱耍聪明赚游客钱的印度人,好像完全不知道碰瓷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种是幽深的小巷子,习惯了后会觉得自己是在进行一场历险。出租车走到一个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司机叫我们下车等会,自己就走了,坐在大太阳的街边守着路人的注目,又不知道司机什么时候回来。过了会他走了回来。转身带我们进了小巷子。迷宫之旅开始了。刚到这里的我们,拉着行李钻入巷子,潮湿味、香料味和牛屎味扑面而来,尽管早有准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名状的心虚。巷子里各色的牛时不时像印度人般摇头晃脑一下,吓得我大叫躲开,明明已经很窄的路,印度人开着大摩托一路按喇叭,从不刹车,角度和速度拿捏地刚刚好,从身旁擦过去。巷口里基本都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察,不知怎的他们比老百姓还叫我紧张。 
网上说得对,瓦拉纳西的巷子里,什么都是风景,能拍出最有意思的人文,前提是你要完全融入到里面去。这些人大概不知道,自己坐在巷子里,一半的阳光打在脸上的自己是一幅多美的风景。


由于选购纱丽耽误了时间,没有占到外国人专座,只好和信众一起站在台下,婆罗门祭司完一阶段,信众都会齐齐高举双手。

一个在人群中奋力拍摄的宝宝!

晚上看完夜祭,去先前买纱丽的店量了做纱丽上衣需要的尺寸就回到alka,这时候已经不热了,洗了澡出来在院子里点了晚饭,坐在最靠近恒河的露台上,男朋友要了啤酒,我要了柠檬红茶,一人点了一份不一样的塔利,慢慢坐着吃。alka家的塔利量很大,总之我俩没吃完。我俩点了两种塔利,便宜的里面是一般的恰巴提薄饼,一种是里面有土豆馅的,贵几十卢比,不过只顾着吃没看名字。

很多时候感受到,门里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门里的我们喝酒聊天享受着世俗的牵绊,舍不得抛开。门外的教徒念诵经文,要么进行着几十年如一日的苦行。两种世界都被瓦拉纳西兼容并包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也许缺少了哪一个都不算是Varanasi。

第三种气质就是太阳初升,石阶边上虔诚的印度教信徒,和周围的风景融合所表现出的欣欣向荣无比热忱的生命力。应该还没到枯水期吧,LP上说的可以沿着河岸一个个石阶走过去,但是并不可行。巷子又太幽深,即使拿着maps me都会走乱。最好的方法是坐船。
第二天早起去坐船,和船夫说好从Meer Ghat出发,1小时200卢比。我问先去看烧尸然后去Assi Ghat多钱,他说划船500rs,结果上船后他说niania风浪太大咧不好划,带我到一个小伙的马达船旁边说700卢比做带马达的,非要把我们往摩托艇上拉。交涉无果后,他开始手划,结果看完烧尸再划回来不到20分钟,他说他太累了,给我展示他的手,说他不划了划不过去,要我给250rs下船走人。Excuse me???当时我还心软了,哈尼很生气,说让我上岸先走,上岸后他给了200rs就走了,从200一小时到250二十分钟,觉得自己被套路了。等我胶片洗出来,贴出这个船夫的照片。
那个年轻小伙子一直跟着我们,我生气的说"Never trust Indian”,小伙跟我一会要钱无果,说“Chinese not good”转身走了。走的时候还很好心地给我指明了主码头的方向……??

这个石阶和寺庙妹尾河童先生在书里素描过,惊奇三十几年来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所以除了价格以外,觉得河童先生的书完全可以当作旅游文化方面的前导攻略了。

恒河猴,听说天敌是长尾叶猴,就是哈努曼的那个种类,开始的我还以为只要是猴一律可以看做哈努曼的化身呢。

恒河印度教百态~

白天在巷子里穿梭,达莎什瓦梅德的主路边有个巷子拐进去,有家饮品店,没看名字,里面挂的是名字叫Vivek Desai的摄影师用xpan画幅和135常规画幅拍的瓦拉纳西,下面这一幅最喜欢。还有一个拍印度很厉害的摄影师叫史蒂夫麦凯瑞,买了一本他的照片集,很多印度的内容,常常翻看到精彩处捶胸顿足嗷嗷叫着想立刻去拍属于自己的印度

汉娜100rs,不过没有干就被镯子刮花了。手背出汗多于手指导致后来洗掉后颜色是渐变的- -

中午饭在Alka酒店后门旁边的ganpati后门的餐馆吃了饭,店主是一个长得像泰国人的小哥和一个长得像意大利人的小哥,结果一问全都是印度人。 

南印最喜欢的演员Siddharth演的一部电影《180》,讲他在生命就剩下180天的时候开始了一段旅程。片头是他在瓦拉纳西沐浴,所见所闻让他从阴郁中走出来,积极面对剩下的每一天。
然而也许是信仰的力量在我身上并未有所体现,或者这样的心结本身就无法靠神力解脱,要么干脆是严重中暑头痛欲裂。总之离开瓦拉纳西的时候,感觉自己像在逃离。

德里——诶嘞嘞嘞嘞嘞嘞嘞~嘞嘞嘞嘞嘞

瓦拉纳西到德里是提前一个多月定的AC1,ShivGanga 12559次。
因为ac2的状态是Rac,加上和男票是分开买的票,为了能够睡在一起,最后买的是直接有定席的AC1的票,在Manduadih进站后看见了一个first class候车室于是进去等车,但是说好的空调还能洗澡的豪华候车室呢??里面只有昏暗的灯泡和风扇。被风扇吹着头疼欲裂,还要注意着站台是否有变更的广播。两趟列车经过后,Shivganga号在六点多就开进了站。 
在寻找AC1车厢的时候,发现车厢外正对着的AC1专用候车室。明亮的房间,空调、皮沙发、有电视洗手间的豪华休息室。敢情我们在一般的AC休息室呆了快两个小时。没有享受到近300元票价带来的舒适体验。有一个陪爸爸上车的女学生很热情的带我出去教我上车的流程。 
本来车厢外面应该贴着乘客名字,但是头等车厢好像没有,列车员看我总是过去看,哭笑不得地叫我先上车就好。上车后发现包厢里面是上下铺共两张床。很宽敞,门带锁。列车员让乘客用pnr码查了我们的铺位。我们是A包厢的。原来我们是最先买ac1卧铺票的乘客。可是只有A包厢里有4张床,其他包厢都只有两张床而已。看来我们买的太早了。 
 
空调车厢的空调太冷了。长袖外套派上了用场。我在上铺昏睡过去,听男票说他吃了好吃的鸡肉塔利,终于不是素食了。 

到达德里后下车在一站台寄存了行李。如果下一站依然从新德里站出发坐火车的话建议在此寄存(还便宜),我们是打算当天玩完坐机场快线去机场飞阿姆利则Amritsar的。过安检穿过站台进站取行李太远,所以在进入地铁站时发现机场快轨的地铁口,过了安检后有cloak room,所以又折返回去新德里站穿过所有站台拿回行李寄存在了机场快线的寄存处,小件物品4小时以内50rs。地铁站和机场快轨是同一个入口。
新德里站内寄存处是一号站台,地铁站是在一号站台的相反方向,就是走到最后一个站台下楼梯,过马路出大门就可以看到地铁口。开始走错了,从一号站台出大门。

本来打算去印度门、哈努曼神庙、红堡、贾玛清真寺和月光集市,结果因为完全不知道哪个口,maps me 没有交通方式的指示,进入新德里地铁站,买了一日卡,50卢比押金100卢比的资费随便坐。向康诺特广场所在的Rajiv Chowk出发。然而走出地铁口的我懵逼了——中心的大圆圈里咋没有印度门??因为都是辐射的形状,理所当然地认为康诺特广场的中心就应该是印度门。其实是在还要向南边几公里的地方。只好再次换乘地铁。再搭tuktuk20Rs才到达印度门。 
印度门拍照取材完毕后准备回地铁站,然而发现要过的那条马路整个都戒严了,我问旁边荷枪实弹的士兵怎么回事,我能不能过马路,他说总理要回来了。原来是因为莫迪的车要经过这里进入总理府。真想站那里等看看莫迪的车。但是看到枪总是很怕,大概是克什米尔有关的电影看太多了。附近也没有什么民众,所以还是尽快离开了。 

为什么胶片机我要离这么远看。。。

地铁站的鹰嘴豆塔利!好吃到窒息!!!!

因为在火车站绕路、在地铁站走错路耽误了至少两个小时。所以本来时间充裕的我们,计划去的红堡以及月光集市在航班保险起见未能成行。 
想去红堡是因为那部美到不行的《坠入》,有一个穿过红堡廊厅的镜头。想去拍一张一样的(而且还有纱丽加持,画面应该不错)。 
月光市场嘛电影出现太多次了,想到萨尔曼·汗欢乐地学着鸡叫唱着“月光集市上,查德里餐馆里~”就很想去。 
但也不是特别遗憾,因为既然已经确定下次还要来。就在下次中转的时候来玩吧(反正我不会专门在德里花时间逛太久的)。 

阿姆利则——芭萨缇的颜色

出发当天看见印巴边境冲突的消息,心情顿时一落千丈,金庙是我本次去印度最大的目标。而且时间短行程根本没有太多的机动性,经过多次和酒店确认阿姆利则没有收到交火影响,哈尼也坚持前往,最后还是上了德里到阿姆利则的飞机。
住在Lonely Planet书里面和之前有人推荐的Hotel Grace。 就在金庙后面,出门右拐再右拐就是金庙入口。
下午六点十分到达,司机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800Rs,住在金庙后面的Hotel Grace,我们进店的时候店主拿着两瓶冰镇矿泉水在等我们,“欢迎”他说,“告诉过你阿姆利则没影响吧,这里很安全的。”其实晚上有大把时间可以呆在金庙,因为还不到9点嘛。现在想想蛮后悔的!晚上的阿姆利则也很热闹。看见了很多买好看尖头鞋子和旁遮普服的店面。和其他城市比起来干净许多。在这里受到了最最淳朴热情的对待。 

胶片长曝幸亏多试了几张,终于出了一张没糊的。

那种感觉太好了。看了这么多电影、照片。现在它终于不通过任何介质,直接反射入你的眼里。闪闪发光,静静立在那里,这是属于你自己的金庙。佐以周围那些善良热情又虔诚的人。我很希望我有信仰,这或许能够帮助我在毫无希望时熬过一个个难关。可我无法逼自己说神就在那里,虔诚地侍奉他来世你就有善的果。这种无条件的相信对我来说太难了,所以很羡慕他们。

两张长曝。

寄存了鞋子领了头巾走进金庙,看见的一瞬间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庙里的锡克教徒带我们去找厕所,介绍金庙,从来没要一分钱。平等、共享,友好的气氛。


一整天都在金庙附近逡巡,老是心痒痒想看看它。路上不断有人合影,同样先是一个一个,再是两个两个,然后是一大家子。也有很多女孩特别热情告诉我说你穿纱丽太好看了!作为一个看了许多防骗手册的外国人,来到旁遮普也许该放下防备好好与当地人接触。下图是阿姨们合完照之后看我纱丽穿的不太对,要扯下来给我重新穿。大家知道纱丽里都是要穿衬裙的,然而我怕热干脆就光腿穿了。当她们已经要扯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着急了忙说我下面是裸的!阿姨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给我塞了回去,只整理了上半部分。然后来一张大合照。

遇从金庙出来前往加连瓦拉园,也是从《芭萨缇的颜色》里了解到阿姆利则惨案。 
下面这个屋子里面是一口井,就是当年戴尔下令开枪,很多人无处可躲抱着孩子跳进的那口井。 
下面那堵红色的墙上还保留着弹孔,用白色粉笔标了出来。 

第二天又跑去Lonely Planet推荐的饭店大快朵颐了一番,下午就坐飞机飞回孟买回国了。

阿姆利则的麦当劳都是素食。

黄油馕!根据LP推荐的找过去的!心头好!

 唔印度饭店饭后都有的口香糖,基本就是白糖加香精。有的是白糖加小茴香。

一只把纱丽穿得像佛祖的我QAQ!

阿姆利则机场看见一身非常漂亮的旁遮普服,要价5000卢比,在孟买机场一条羊毛围巾的价格。然而犹豫了一下广播召唤登机,就错过了。白色底色渐变成淡绿,还有精致的绣花,闭上眼睛还能看见。一整身加上杜帕搭(头上的长头巾)也不是很贵。孟买机场看见的的旁遮普服都是素色完全不能比,现在还心心念念。以后看见喜欢的绝对不会手软了! 
 
孟买机场买了杯子冰箱贴、象头神的本子这种能时时刻刻想起来我来过这里的纪念品,男朋友喜欢哈努曼,问店里有什么哈努曼的东西,售货员问我们喜欢印度电影吗,我说喜欢啊这就是来印度的原因呀,他说你最近看的一部是什么,我说是《苏丹》,“好看吗”“非常好看啊”我摇头晃脑地肯定着,这么多天后摇头的习惯已经改不过来了,别人一定以为我是在卖萌吧。我没说我最爱的是阿米尔·汗和希达。 
其实和其他人的游记一对比就发现,人人称道的景点其实我去的挺少的,甚至因为难受赌气,没有去喝世界上最好喝的Blue lassi,但身处异乡,无论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新事物,都是时刻接纳感受的过程,所以有时候到没到达某个具体的地方反而不是太重要了(这个借口仅针对好感度一般的地方,像金庙这种能呆着坐几天的地方就算印巴冲突我不是也得不顾一切得去嘛)。 
不过就算是去的地方少,话却一点都不少,真是太啰嗦了。 
 最后享受一600Rs一杯的扎啤!

相比旅行享受派,自己更倾向于感受派的大伙们。即使是吃了亏、迷了路,也因为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使得这个地方变成不再是他人口中的地方,而是变成专属于自己的地方。 

写在后面的话

你我都是铁胃,既没有水土不服,也没有吃坏拉肚子,10月7号晚上,一到家就开车去吃了火锅,鸭肠、毛肚不亦乐乎。
10月8号晚上,一起开心地吃完了川菜,回家一起重新看了一遍《芭萨提的颜色》,晚上睡觉的时候告诉他了这个消息。结果当然是紧紧抱在一起怕以后就忘记了这种契合的感觉,哭得泪流满面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们也都责怪过各自没有勇气,但最后想想这其实都是必然的结果。剩下的几天多么珍贵。即使新单位要求尽快去报道,也想尽办法撒谎拖延一周。
10月9号晚上,被叫去新单位报道,和你仅剩的5天时间立马减少了20%,中午你下班跑来见我,不例外地又抱着你哭了。

本篇游记共含9197个文字,12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